第181章 谈成合作/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181章

去往看守所的路上,高天明苍白着脸,他知道这一次自己真的完了,他哪里想到丘局让自己过去是为了顾少,当时那种情况下,韩子晖嚣张的厉害,高天明会错意了,以为丘局要照顾的就是韩子晖。

自己真是猪脑子啊!高天明恨不能让时间倒转回到昨晚上,他怎么就不想想以韩子晖的身份,丘局有必要连夜赶过来吗?如果是韩蒙这个韩家大少才有可能,可是现在说什么都太迟了。

另一辆车子里,韩蒙脸色也格外的凝重,虽然这乌龙事是高天明做出来的,可是归根到底是因为韩子晖而起,顾少当时没有表明身份,估计是不能善了了。

“韩总,你也不用太担心,顾少虽然脾气暴烈了一点,不过倒是光明磊落的性子,应该不会针对韩家的。”丘局安抚的开口,可是心里头也是七上八下的没底。

顾少如果真的不生气,昨晚上他就该表明身份的,高天明就算是猪脑子,在知道顾家身份的时候,他也不敢乱来,丘局想到这里才稍微安心了一点。

“丘局,如果这事是秉公处理的也就罢了,偏偏在人证和物证上都动了手脚。”韩蒙依旧眉头紧锁,在医院里他就已经询问清楚了。

手枪是艾文东的保镖的,可是为了陷害顾少,高天明让手下的人将保镖的指纹擦掉了,上面只留下顾少的指纹。

顾少出手其实分寸,可是韩子晖他们为了陷害人,将徐沉弄成了重伤,在手术室里抢救了好几次,几个保镖也是重伤。

韩蒙心里头明白如果对方不是顾少,而是个没身份的普通人,这样非常不利的情况下,对方最少是两年以上的有期徒刑,再加上韩子晖的瞎搅合,说不定能判上十年以上的刑期。

看守所这边早就接到了丘局的电话,可是棘手的是顾岸不乐意出来,就待在房间里里,口水都说干了的所长抹着额头上的冷汗,只感觉这一次出大麻烦了!

偏偏人是昨天凌晨转移过来的,值班的人也马马虎虎的,也不管有没有问题,符不符合程序,直接将人就关进来了,什么叫做请神容易送神难,朱所长算是见识到了!

这不一看到丘局的车子停下来了,朱所长忙不迭的跑了过去,“丘局,我真没办法了,顾少待在里面不出来啊。”他也不敢武力将人给弄出来,只好这么僵着。

“我亲自去请。”丘局叹息一声,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高所长,这破事闹的!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进了看守所,看到坐在床上安然无恙的顾岸,丘局松了一口气,忙不迭的道歉,“顾少,这事是我的错。”

“不,丘局,是我的错,我的错。”高天明更是点头哈腰的给顾岸道歉,昨晚上自己真是脑子进水了,就顾少这气度,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自己怎么就那么瞎呢。

顾岸倒也没怎么生气,昨晚上如果不是暗中有人盯梢,他和谭果也不会被抓进来,至于韩子晖和高天明玩的那点手段,顾岸都看不上眼。

“丘局,我找了一下,女囚那边没有昨晚上没有进人。”看守所的一个工作人员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没有人?怎么可能没有人?”高天明第一个叫了起来,昨晚这事是他亲手操作的,两人都是他同意之后才转移到了看守所。

看着表情狰狞,似乎要找自己拼命的高天明,工作人员吓的一个哆嗦,结巴的开口:“真的没有人,我找了三遍记录,而且也打电话给昨晚上值班的人确认了。”

顾岸的表情刷的一下阴沉下来,一股子磅礴的怒吼从黑眸里迸发而出,一把抓住工作人员的胳膊,力度之大,让对方痛的直哆嗦,却也不敢挣脱,“就算把看守所给我翻个底朝天,也要将人给我找出来!”

“快去查监控。”丘局只感觉头都大了,被抓的这个姑娘肯定是顾少重要的人,说不定还是顾少的女朋友,结果人在自己的地盘上出事了,丘局现在恨不能将高天明给活剐了。

从监控上明显可以看出来谭果和顾岸是一起进来的,不过因为男女有别,在走完程序之后,两人是分开被带走的。

谁知道谭果就莫名其妙的不见了,关键从监控视频上来看,只有谭果进来的图像,没有出去的,所以谭果肯定还在看守所里。

“女囚那边没有,会不会在男囚这边?”韩蒙突然开口,表情愈加的凝重,如果真的是这样,即使顾少之前不打算追究韩家,但是此时怕是不死不休了,韩蒙此刻恨不能将医院里的韩子晖给揍死。

顾岸脸彻底的阴沉下来,怒火在黑眸里炽热的爆发燃烧着,“去找!”如果不是知道谭果的身手,知道谭果是有备而来,此时顾岸真的要杀人了。

韩蒙眯着眼,一抹寒光从眼底一闪而过,他忽然感觉对方是不是冲着韩家来的,看起来只是顾少和韩子晖之前的冲突,可是后续出了这么多问题,韩蒙怀疑对方是布了局来算计韩家,如果今天顾少或者另一个被关押的女孩子出了任何问题,顾少一怒之下绝对会报复韩家。

“人找到了。”当听到这话之后,顾岸率先向着办公室外走了去,丘局等人也连忙追了上去,一个一个脸色都格外的难看,人果真在男监这边!

一想到一个女孩子被关到了男监这边,丘局和韩蒙表情愈加的难看,他们就算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事暗中有人操控,否则怎么会变成这样。

当门哐当一声被推开了,看着安全无虞的谭果,顾岸悬着的心算是放了下来,虽然他也知道以谭果的身手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但是此时真的看到谭果平安无事,顾岸才真正的放下心来。

韩蒙和丘局等人一看,却见原本住在这个房间的十多个男囚都鼻青脸肿的躺在床上,被揍的很惨,这会一个一个都爬不起来了。

“能回去了?”谭果笑着对着顾岸摆摆手,看了一眼门口脸色沉重的丘局等人,估计自己出现在这里将他们吓的够呛。

“嗯,回去。”顾岸沉声应了一句。

幸好,幸好没出事!守所门口,目送着谭果和顾岸上车离开了,丘局长长的吐了一口浊气,韩蒙紧绷的脑神经也松缓下来,看情况顾少似乎知道暗中有人才操控这件事,并没有怪罪韩家,这真的是皆大欢喜。

汽车里,顾岸看向谭果,有些不解的开口:“暗中盯梢的人到底要干什么?”以谭果的身手,别说将她弄到男囚室里待着,就算是在危险的地方也不会出事。

“暂且还不清楚,但我有感觉对方很快就会再出手,到时候就知道了。”谭果并不在意,对方既然出手了就会留下痕迹,顺着这些线索去查就容易多了。

果真在当天中午一则报道在网络上炸锅了,一名女犯人竟然因为工作人员的疏忽大意而被关押到了男囚室里,而且这个囚室的男犯人都是些暴徒凶徒,其中有两个就是强奸杀人犯,只是因为法律程序还没有走完,此刻还在看守所羁押着。

这个帖子一出,网络上顿时炸开锅了,若是其他工作失误也就罢了,这种失误简直太让人无语了,而网络的吃瓜群众最想知道的是这个倒霉的女犯人最终的结果是怎么样的?

可惜帖子却没有后续了,但是依靠吃瓜群众那无限YY的大脑,各种猜测推论是满天飞,当然最坏的打算不用想也知道了,这就像等于一只小羔羊掉进狼群里去了,绝对会被生吞活剥的。

谭果看着手机上的帖子,无语的摇摇头,这种报复手段还真是幼稚,对方知道这并不能伤害到自己,但是也要恶心死自己。

就在这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一看上面的号码,谭果神色微微一凛,“林修,发生什么事了?”

“什么?”听到电话另一头林修的话,谭果错愕一愣,“你说唐夫人死了?”

“是,死在了汽车爆炸里,金三角这边都猜测是我动的手。”林修并没有想过要杀掉唐母,在唐毓婷私自带走了红毒帮属于她们母女的亲信去暗害谭果时,就注定了红毒帮将成为林修的天下。

这个时候,林修并不打算弄死唐母,没什么意义,而且她毕竟是红毒帮名义上的老大,林修不介意养着她给自己营造好名声,可是唐母还是死了。

“我知道了,你注意一下自身的安全。”谭果又和林修说了一句之后这才挂断了电话,陷入到了沉思里,有什么人要暗杀唐母呢?

这些年华国地区的一系列婴儿被拐案件,背后操控这一切的就是唐母,尔后这些被拐来的婴儿则是通过赵家海运的线路输送到国外的,唐母是死是活并没有什么大的影响,为什么暗杀她呢?

通过林修刚刚的电话,谭果知道唐母因为唐毓婷的死变得草木皆兵,将最后的亲信手下都调到了身边,唐母是防止林修动手害死她,这样重重保护之下,唐母竟然还被杀了,暗中动手的人在金三角的势力并不小。

忽然的,脑海里一道亮光一闪而过,谭果半眯着眼,脑细胞高速的运转着,将所有的线索全都平铺在脑海之中,隐隐约约里,谭果感觉自己好像要找到线索了。

谭亦下班回来时就看见谭果一动不动的坐在沙发上神游,不由笑着走了过来,“傻丫头,你这是修仙呢?”

“二哥,我正在顿悟,得,被你这么一打断,什么灵感都没有了。”谭果不满的睁大眼睛瞅着谭亦,冥冥之中好像抓到什么线索了,偏偏被二哥给弄没了。

“我发现你被秦豫惯的越来越无理取闹了。”谭亦坐了下来,揶揄的看着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谭果,这丫头的脸皮忒厚。

亲密的抱着谭亦的胳膊,谭果将头枕在他的肩膀上,“二哥,你这样就是太累了,爸都说了让你没事找个女朋友,谈个恋爱,你就算撂担子不干了,我们谭家也不会倒的。”

谭亦俊美的脸上笑容微微一顿,随后将眼中的情绪隐匿下来,“好,等以后遇到合适的,二哥一定结婚生子,让我们家小糖果当姑姑。”

谭果猛地抬起头,怀疑的目光瞅着谭亦,威胁十足的开口:“二哥,你要是敢为了谭家的利益考虑,来一个政治联姻,我这辈子都不会再理你了。”

在谭果那直指人心的清澈目光里,谭亦莫名的感觉到几分狼狈,为了谭家的考虑,他即使结婚也是因为利益关系,至于感情,谭亦从不曾想过。

“二哥!”谭果不满的瞪着谭亦,只感觉心里头堵的难受,二哥为什么要这么优秀,为什么要这么完美,他可以像自己这样更懒散一点,可以让自己过的不要那么累。

“傻丫头,这是二哥选择的路。”谭亦宠溺一笑的揉了揉谭果的头,只要他们过的好,谭亦就感觉圆满了。

谭果也知道多说无益,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谭亦,又无比依赖的靠在他的身上,许久的沉默之后,谭果忽然开口道:“二哥,我一直以为我挺聪明的,可是我发现我被人给利用了。”

谭亦了然一笑,他们家的小糖果懒归懒,但是脑子绝对是顶呱呱的,这种高智商和高情商是天生的,只是很多时候她懒得去想那么多,不过有自己在,有谭家在,糖果可以这样过一辈子。

“二哥,你要笑就笑吧,谁让我夜郎自大了。”谭果不服气的哼哼着,看二哥这表情,谭果就知道谭亦早就知道自己被人算计利用了。

“唐家整件事的发展都是顺理成章的,但其中还是有些诡异的地方。”谭亦看着仰着头,睁大眼睛,全心全意依靠自己、信赖自己的谭果,只感觉心都萌化了,这是他的妹妹,即使没有血缘关系,也是他一生里最重要的家人。

“唐父的死看起来是被唐家母女算计了,唐父想要利用唐家母女去吸引红门会所的目光,自己带人从飞机场逃走,却没有想到自己被反利用了,这就说所为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谭亦正色的开口,“这其中你忽略了一个问题,这些年铁钱帮都在他的掌控之下,只有红毒帮才是林修替唐母在经营,以唐父的为人,他都能狠心抛弃儿女,这种人心狠手辣,精通算计,谭果,你想唐家母女两人的反算计,他难道一点都没有察觉到吗?”

谭果怔了一下,是啊,唐母带走了铁钱帮那么多精英,只要其中有一个人向唐父泄露了消息,唐家母女的反算计肯定就会失败了。

看着若有所思的谭果,谭亦笑着继续解释:“这只是其中一个疑点,唐毓婷的死亡则是第二个疑点,韩子方选择你合作的确是最好的选择,可是他没有必要替你算计唐毓婷,你和唐家母女是仇敌,唐毓婷活着,你就会被牵制,这样韩子方更容易控制你。”

这就是制衡的原理,谭果虽然聪明,可是在权术谋略这一块终究还是欠缺了,唐毓婷活着,对韩子方而言更好,只要他不答应和唐毓婷合作,唐毓婷绝对不敢去暗杀谭果。

“第三点二哥你不用说了,唐母死在汽车爆炸里,幕后黑手就是利用我这个大傻蛋将唐家三人都杀光了,连带的将铁钱帮也给灭了,天字一号大笨蛋就是我。”谭果垮着小脸嘟囔着,这就是典型的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

听着谭果那不甘抱怨声,谭亦不由笑了起来,“那我们家小糖果认为这个幕后黑手会是谁?”

“还能是谁?对唐家三个人如此赶尽杀绝,肯定是当年在医院里被拐走的那个婴儿。”谭果没好气的哼哼着,白眼瞪着拿自己取乐的谭亦,二哥这是瞧不起自己的智商!这都猜不到,自己可以回老妈肚子里重新投胎去了。

当年偷婴案之所以闹的沸沸扬扬、举国皆知,就是源于唐家双胞胎在医院里被偷,谭果知道当年这个案子绝对是唐母贼喊抓贼、自导自演出来的,所以如今唐家三口人被杀,源于这个被偷婴儿的报复。

“二哥,当年唐母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孩子给偷走?”谭果不解的眨了眨眼,谭亦没有回来之前,谭果坐在沙发上就在想这个问题。

谭亦笑着开口:“以前让你学医你不学,现在不知道了吧,双胞胎在医学上还有一种极低的可能性叫做异卵双胞胎。

谭果猛地瞪大了眼,傻愣愣的瞅着谭亦,“唐母当年出轨了?她怀的双胞胎不是同一个爹?”

如果是这样,这一切就都解释清楚了,唐母当年怀孕之后,因为婚内出轨,她并不清楚自己怀的孩子到底是不是唐父的,所以唐母为了以防万一,双胞胎没有出生之前就进行了羊水穿刺检验DNA。

谁知道其中有一个婴儿属于唐父,另一个婴儿属于唐母出轨的情夫,无奈之下,唐母就利用铁钱帮的势力,在医院里放了一把火,然后偷走了其中一个婴儿,二十多年后,这个孩子回来报复唐家了。

“二哥,你替我查到唐母当年的奸夫是谁了吗?”谭果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唐家果真没一个好东西,她要报复就报复吧,凭什么利用自己,哼,真当自己好欺负啊!

谭亦起身从书房拿了一份文件出来递给了谭果,“该调查的都在上面了,这事交给秦豫去做,你难道回来,在家里好好歇歇。”

在谭亦的观念里,妹妹是用来疼的,妹夫则是用来奴役的,这些事就该让秦豫来处理。

“对了,二哥,你查一下青竹帮为什么要在全国开连锁高档的饭店,我怀疑这中间有猫腻存在。”谭果这才想起这一茬,如果只是开普通的饭店,青竹帮没有必要花血本去弄这些菜谱。

“自古以来高档的饭店会所都是窃听情报的最好场所,青竹帮这些年之所以敢和顾家叫板,估计背后有人撑着,这事我会让人去调查的。”谭亦俊美无俦的脸上有着凌厉的杀机一闪而过,他可以接受有些人为了利益不择手段,但是他不能接受这些人无底线的谋求利益,青竹帮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幕后人在暗中盯梢谭果,算计谭果时,不管如何都留下了痕迹,丘局之前的交通意外,看守所里的乌龙关押,只要对方做了,谭亦这边追查起来就容易多了,虽然查到的都是些小角色,可是顺着这些小角色才能钓到最后的大鱼。

谭果回到S省时,顾岸亲自陪同谭果回来的,两人异常的高调,收到消息的艾元鸿表情格外的凝重,艾文东三天前就从帝京回来了。

原本他们利用徐沉已经拿下了一品楼,谁知道被谭果和顾岸插了一脚,韩蒙直接拒绝了青竹帮的合作,而帝京其他的世家在知道韩子晖和艾文东得罪了顾岸之后,都将艾文东当成了瘟神,没有一个家族敢和他合作,艾文东只好灰溜溜的回到S省。

“爸,谭果是什么时候和顾家勾搭上的?”从牙缝里挤出话来,艾文东脸色阴翳的骇人,每一次都是因为谭果!

艾元鸿也调查了,可惜什么都查不到,谭果这边查不到,顾家那边艾元鸿也不敢查,在S省这些年,顾家一直很低调,艾元鸿又得到了一股势力的帮忙,他才有了压顾家一头,取而代之的野心。

但是在帝京的地界上,艾元鸿真的不敢去调查顾家的事,看着挫败又愤恨的儿子,艾元鸿叹息一声,“很有可能是因为秦豫而认识的,龙虎豹在国际上地位不轻,顾家又是华国黑道的龙头老大,两人会认识也不奇怪。”

“而且根据A小姐给我的最新情报,顾岸之前曾经来过南川市一趟,住的就是秦豫的地方,顾岸和秦豫应该早就认识了。”艾元鸿此时也有些的烦躁。

顾家之前就放出话来,艾文东得罪了顾家少主顾岸,日后在华国哪个家族或者企业集团敢和青竹帮合作,那就是和顾家为敌。

这个消息传出去之后,青竹帮不少产业都受到了严重的打击,A小姐交待的让青竹帮出面开高档连锁酒店的事情也泡汤了。

艾元鸿知道真正可怕的是顾家随后的报复,尤其是这一次顾岸亲自来了S省,艾元鸿做最坏的打算那就是顾家要出手了。

谭果没有想到艾元鸿会约见自己,接到电话之后,谭果考虑了一下就同意了,直接约在离风帆海运不远的咖啡厅。

等谭果到来的时候,艾元鸿已经来了,短短一个多月不见,谭果明显发现艾元鸿起色变差了很多,想来是因为顾家的关系。

“谭小姐,请坐。”艾元鸿微微一笑,姿态放的很低,看得出他是来求和的。

“艾先生有什么话直接说吧。”谭果倒真有几分诧异艾元鸿找自己的意图,难道是让自己去顾家那边求情。

艾元鸿从殷卓手里头拿过文件,然后递给了一旁的谭果,“谭小姐,你先看一下。”

这是一份股权转让的合约,上面艾元鸿已经签好了名字,而谭果只需要签上自己的名字,风帆海运里艾元鸿所占的百分之十的股份,他就无条件的转让给谭果。

将文件大致的翻看了一下,谭果笑着看向艾元鸿,“这是艾先生对艾文东在帝京得罪我的赔偿吗?虽然有些重了,不过艾先生诚意满满,那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艾元鸿眼角抽了抽,他见过无耻的,没有见过谭果这般无耻的,在帝京一品楼的冲突,真的说起来也是韩子晖导致的,韩子晖负主要责任。

至于艾文东最多算是次要责任,艾元鸿就算要给艾文东赔礼道歉,也不至于拿出价值上亿的股份来赔偿。

“谭小姐。”艾元鸿压下挫败,正色的开口:“这些股份我可以无条件的转让给谭小姐,只希望谭小姐可以高抬贵手,替我向顾家求个人情,以后我青竹帮就是顾家的附属,以顾家马首是瞻。”

不得不说艾元鸿是个老江湖,眼光毒辣看的准,而且也能屈能伸,他警觉到顾家要对自己出手了,而且一旦顾家和龙虎豹联手,青竹帮绝对没有任何的活路。

所以艾元鸿宁可先低头服输,让青竹帮成为顾家的附庸,只求一条活路,否则以顾家和龙虎豹的行事风格,青竹帮必定会被灭。

谭果笑着摇摇头,将股份转让的合约推了回去,“艾先生说笑了,我和顾家也就是面子情而已,我谭果还没有那么大的脸面让顾家听从我的指挥,再者一旦青竹帮覆灭了,这些股份自然会回来。”

“可是等到那一天,这些股份即使回来,也只是归秦豫所有,谭小姐你甘心吗?”艾元鸿一针见血的开口,目光锐利的紧盯着谭果脸上的表情,再接再厉道:“谭小姐你之前宁可和秦总裁闹翻也要去金三角,不就是为了培植属于自己的势力,我将这些股份转让给谭小姐,这就是属于你的私产。”

“可是艾先生,如果我找秦豫索要,他难道会不给我吗?”谭果不在意的一笑,之前秦豫可是将所有的固定资产都转移到了谭果的名下,让整个S省都震惊了,见过对自己女人大方的,但一般就是送点名牌衣服和首饰,大方一点的则是送豪车别墅。

可是秦豫绝对开创了宠女人的先河,他将所有名下财产都给了谭果,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创举。

艾元鸿眉头微微一皱,谭果说的的确有可能,可是艾元鸿并不愿意就此放弃,“可是谭小姐,你之前和秦总裁因为金三角的事情闹翻了,最近秦总裁和黄幽纹走的非常近。”

说完之后,艾元鸿将殷卓手里头的另一份文件拿了过来,从里面倒出一沓照片,上面都是秦豫和黄幽纹相处的照片,当然,大多数都是工作照,可是从照片上明显能看出黄幽纹对秦豫的感情,那眼神明亮而热切的盛满了爱恋之色。

秦豫!谭果看着看着,不由沉了眼神,已经在脑海里幻想着将秦豫酱紫酱紫的各种鞭打。

“我可以帮忙,不过我只有一个条件。”谭果忽然正色的开口,看了一眼旁边的殷卓,这是艾元鸿的心腹,估计他对殷卓的信任都超过了艾文东这个儿子,“我们单独谈。”

艾元鸿犹豫了一下,他倒不认为殷卓需要回避,可是他有求于谭果,艾元鸿只能同意,“殷卓,你先去门外守着。”

“是,洪爷。”殷卓没有任何异议的就离开了。

包厢里,只有谭果和艾元鸿在了,她并没有开口,而是拿出手机将信息发给了顾均澈,而此刻已经监听到两人声音的顾均澈也回了消息过来:一切准备就绪。

对上艾元鸿诧异的表情,谭果笑了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从包里拿出一个小型的仪器对着艾元鸿扫描起来,仪器突然发出了红光。

谭果了然一笑,显示打开了手机,里面先是传出来谭果的声音,过一会儿是艾元鸿的声音,谭果快速的在纸上写了一句话:你第三颗纽扣是高级监听设备,现在我们只用纸笔交谈。

艾元鸿脸色猛的一变,他不认为谭果有必要欺骗自己,自己所有的衣物都是由殷卓打理的,如果自己身上被装了监听设备,那动手的人只可能是殷卓,这也是谭果之前让殷卓出去的原因。

刷刷刷,艾元鸿快速的在纸上写了一句话:你有什么条件,尽管开口。

艾元鸿今天来见谭果唯一的目的就是保下青竹帮,甚至不惜成为顾家的附庸,实在不行的话,艾元鸿愿意再退一步,他可以离开S省,只求活命!权力再大,钱再多又怎么样,关键是要有命去花去享受。

如果真的走投无路了,艾元鸿愿意求饶,他只求活命,所以不管谭果开出什么条件,艾元鸿都愿意答应。

手机里是顾均澈利用电脑制作出来的合成嗓音,除非用转业的设备去分析,否则绝对听不出来谭果和艾元鸿此时的对话都是电脑合成的,而他们正在用笔直进行无声的交流。

谭果没有其他的条件,她需要询问的只是青竹帮为什么要开连锁高级饭店,是谁促使他这么做的。

看着纸上的问题,艾元鸿震惊的看着谭果,她竟然能查的这么深,这个人绝对不简单!

此时,艾元鸿已经没有任何的保留了,他知道自己只要合作才能活命,艾元鸿快速的在纸上写着,当初国外有一股势力找到了自己,和自己联系的正是A小姐,艾元鸿也清楚A小姐绝对不是为了开什么高级连锁酒店。

只怕是为了探听一些情报,毕竟能来这些高档饭店吃饭的客人身份都是非同一般,虽然不至于是顶级的身份,但是绝对都是每个城市的权贵阶层,能窃听他们的谈话,A小姐所图不小。

最开始艾元鸿也犹豫过,毕竟他清楚这件事性质完全不同,这是卖国!但是在殷卓的劝说之下,再加上艾元鸿自己的野心,他一直想要成为S省的龙头老大,将顾家压下去。

可是艾元鸿也清楚只靠自己绝对不可能完成,所以他只有借助A小姐的势力,最终艾元鸿还是答应了,不过要开这种高级酒店并不容易,菜的口味一定要极好,要有特色,所以青竹帮这才打算去找那些御厨,拿到他们祖传的菜谱。

但是不少大厨都在一些高档酒店里工作,工资非常高不说,关键是这些酒店也有后台,艾元鸿不敢随意出手逼迫对方,这才知道了梅家小馆,后来找到了一品楼。

A小姐?谭果眯着眼沉思着,难道是阿修斯?也对,当初唐毓婷在国际杀手榜上悬赏要买自己的命,因为龙虎豹的关系,不少杀手并不敢接下单子,只有阿修斯接下了单子,而且她还是个女人。

谭果快速的拿起桌子上的照片,仔细的看了起来,不对,阿修斯是个左撇子,可是从照片上来看,黄幽纹惯用的是右手。

将桌子上的纸张收起来之后,谭果关上了手机,对着艾元鸿笑着开口:“只要艾先生答应我之前提的条件,我一定会和顾家求情的。”

“那就拜托谭小姐了。”艾元鸿也朗声回答,看起来他的心情很好,似乎解决了心头大患一般。

等两人离开咖啡厅之后,坐在副驾驶位置的殷卓回头看了一眼后座的艾元鸿,“鸿爷,谭果愿意帮忙了?”

艾元鸿哈哈一笑,“是啊,我们之前猜测的一点不错,谭果这个女人野心不小,她不单单要吞下风帆海运百分之十的股份,还要青竹帮日后听她的命令,我们不算是顾家的附属,算是她谭果的附属,等解决这件事之后,青竹帮就整体去金三角,那里才是谭果的大本营。”

殷卓还想要开口说什么,却也停了话,毕竟这对青竹帮而言是最好的选择了,一旦和顾家正面冲突,青竹帮必定会被灭。

------题外话------

昨天的章节被和谐了,一会就去修改,汗滴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