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手撕情敌/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谭果出现在风帆海运,公司上到经理、员工,下到保安和清洁大妈,都感觉神经刷的一下绷紧了,因为谭果的表情看起来太过于凶悍了,那圆润的大眼睛里是毫不保留的杀气。

“谭果,你这是?”赵紫菲诧异的看着凶神恶煞的谭果,似乎想到了什么,俏丽的脸上不由染上了妩媚的笑容,看来传言果真是不假,谭果也是知道黄幽纹和秦豫之间的绯闻,所以急匆匆的从金三角赶回来了。

谭果目光依旧凶悍,被赵紫菲挡下了无所谓,转身看向身后一群魁梧大汉,危险的目光扫过全场,“你们是听我的还是听我们家秦总裁的?”

“听夫人的!”整齐划一的回答声洪亮的几乎要将天花板都给掀翻了,一群大汉绷直了身体,眼神极其坚定的对上谭果的目光,似乎前面就算是刀山火海,他们也会义无反顾的踏进去。

这个时候谁敢违背夫人的命令!夫人自己都说了那是她家的秦总裁,他们就是再借几个胆子,也不敢惹夫人那,到时候枕边风那么一吹,他们说不定就被分配到了撒哈拉大沙漠去了。

很是满意龙虎豹这群大汉的回答,谭果笑着点了点头,眼神陡然一狠,迸发出一股子凶光,“听我的就好了,现在有狐狸精敢趁着我不在S省就勾引我家秦总裁,你们说该怎么办?”

“听从夫人调遣!”震耳欲聋的回答声再次响起。

还能怎么办?那肯定是撸袖子去干仗,手撕了小狐狸精!他们家秦总裁只能是他们家夫人的,外面那些狐狸精来一个死一个,来两个死一双!

“很好,现在你们就跟我上楼去!”谭果肉爪子一挥,带着身后的魁梧大汉们雄赳赳、气昂昂的直奔楼上而去。

自己倒是小觑了谭果,她竟然能收服龙虎豹的这些手下,赵紫菲眯着眼笑着,随即也踩着高跟鞋跟上去看热闹了。

黄家在公司里安插了自己的人,所以谭果带着七八个魁梧大汉来找黄幽纹算账,黄家的人立刻就通知了黄幽纹。

“黄经理,你还是先回避一下吧。”一旁秘书担心的开口,黄幽纹在公司里负责人事这一块,她工作能力强,但是为人温柔,短短数日就收服了人事部的工作人员。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黄幽纹摇摇头向着门外走了去,她并不怕谭果,只是没有想到谭果会这么简单粗暴。

长长的走廊里,双方碰了个正着,杀气四溢!

黄幽纹身后跟着的都是人事部的员工,谭果背后跟的是黑色劲装的彪形大汉,对比之下,就像虎王带着手下去羊群里打架,黄幽纹这边的战斗力明显不够看。

“黄幽纹,秦豫之前已经明确的拒绝和黄家的联姻,你竟然趁着我不在公司,处处勾引秦豫!”谭果兴师问罪的开口,将手里头的一沓照片啪一下向着黄幽纹的脸砸了过去。

照片天女散花一般飘落下来,众人低头一看,嗬,照片上都是黄幽纹和秦豫在一起的画面,虽然都是工作照,但是从拍摄角度明显能看出来黄幽纹眼中那毫不掩饰的爱意,对秦豫浓烈的感情几乎要喷发而出。

“知道这是什么吗?”谭果似乎还不解气,从包里刷的一下拿出了两本红本本,“看到没有,结婚证,我和秦豫的结婚证,看到上面的日期了吗?六年前我和秦豫就是合法夫妻了,黄幽纹,黄小姐,你是要当小三吗?”

人事部的众人包括公司里的其他人原本只感觉谭果仗势欺人,毕竟她身后那些魁梧大汉震慑力太可怕,可是此刻看到谭果拿出来的结婚证,众人表情就诡异的变了变,看向黄幽纹的目光就多了几分复杂。

“我和秦总只是正当的工作关系。”黄幽纹柔声开口,抬起头,目光平静的看向谭果,“虽然我一直爱恋秦总裁,可是他从没有回应过我,谭果,我并没有破坏你们的关系,可是你也无权利要求我停止爱一个人。”

你不爱我是你的事,可是你不能阻止我爱你!黄幽纹此刻要诠释的就是这句话的涵义,这是她的爱情观,而她也没有想过去破坏谭果和秦豫的关系,她只是控制不了自己的心。

谭果嘲讽的笑了起来,“我不能接受一个别有用心的女人待在秦豫身边,黄幽纹,你收拾收拾东西就离开公司吧,我就不追究了。”

如果说谭果之前看起来有些咄咄逼人,此时一看倒也不算过分,毕竟她只是让黄幽纹离开而已,今天这事平心而论,谁也不能接受一个处心积虑的第三者留在自己老公身边工作。

而且还是一个温柔漂亮、工作能力又强的千金小姐,将一切苗头扼杀在摇篮里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可是让所有人错愕的是,黄幽纹却摇了摇头,“不,你没有权利让我离开。”

“呦,你这是贼心不死?”谭果突然笑了起来,只是这笑声听起来格外的危险,“那行,既然你不见棺材不掉泪,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说完之后,谭果往后退了几步,对着一旁的彪形大汉开口:“替我好好收拾黄家大小姐,不要将人打死了就行。”

听到这话的赵紫菲也是一愣,她没有想到谭果竟然真的敢动手,而几个魁梧大汉没有丝毫犹豫的就上前去了。

进入龙虎豹的第一个要求就是听从命令、执行命令,再者对他们而言对女人动手并不算什么,在国外那些战乱地区,别说一个女人了,就连五六岁的小孩子都可能是危险的,随时能开枪要了你的命。

“啊!这真的动手?”

“不是吧?这……他们还是不是男人啊?怎么能打女人呢?”

“天那,这可怎么办?黄经理会不会被打死?”

“太过分了,就算黄经理不愿意离开公司,也不能让这些男人出手打她啊!”

四周众人七嘴八舌的嘀咕起来,可是谁也不敢上前去阻拦,之前他们也感觉黄幽纹有些过了,可是谭果这一出手,众人不由自主的同情弱者。

只可惜谭果身边还站着两个彪形大汉,再者她又是总裁夫人,谁也不敢对谭果唧唧歪歪的。

五分钟之后。

还真能隐忍,谭果看着被打的鼻青脸肿,趴在地上都爬不起来的黄幽纹,将嚣张跋扈的总裁夫人威名发挥到了极致,“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自己离开公司,否则以后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我不走!”回给谭果的却是坚定的三个字,黄幽纹喘息着,努力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太痛之下,一手捂着腹部,摇摇晃晃的才站稳了身体,对上谭果轻蔑的目光,黄幽纹愤怒的开口:“我不走。”

“看来你受到的教训还不够,将她抓起来。”谭果冷冷一笑,一旁的两个大汉快速的抓住了黄幽纹的胳膊,一左一右的将她给摁住了。

谭果突然掏出一把锋利的匕首来,刀锋闪烁着银光,啪一下,锋利的匕首被谭果拍在黄幽纹青紫红肿的脸上,危险十足的开口:“再给你一次机会,你知道我虽然不敢杀人,但是毁容什么的倒是可以的。”

“你敢?”黄幽纹身体莫名的抖了抖,可是随即又镇定下来,“龙虎豹保全虽然强大,可是我们黄家也不是好欺负的,谭果,你大可以试试看!”

“黄幽纹,忘记告诉你,之前和我青竹帮达成了协议,你说我让艾元鸿随便找个混混,然后开车撞死你爷爷,再撞死你,你们黄家是不是就完了。”谭果笑的云淡风轻,可是任谁都知道她并不是在开玩笑。

到时候就算案子查清楚了又怎么样?肇事司机只是几个小混混而已,而黄家的损失就惨重了。

一时之间,黄幽纹气的浑身直发抖,恶狠狠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谭果,估计她也没有想到谭果竟然这么心狠手辣。

从头到尾目睹了这一切的赵紫菲此刻倒真有几分震惊了,之前从柯华那边得到消息,谭果虽然是孤儿,从小却是被杀手组织培养出来的精锐杀手,只可惜这个组织几年前就消失了,更详细的情况就查不到了。

赵紫菲总感觉谭果不像是杀手,她身上缺少那股子杀气,可是此刻,赵紫菲终于相信了柯华的话,谭果这样的顶尖杀手,混在人群里就和普通人一样,那些满身杀气的杀手不过是三流角色。

“我数到三,如果你还不离开公司,那我就一刀一刀划了你的脸。”谭果把玩着手里头的利刃,轻轻一动,利刃在她之间灵活的旋转起来,“一……二……”

就在谭果要数到三时,忽然有人开口道:“秦总裁回来了。”

众人回头一看,秦豫带着罗非鱼和顾大佑正从电梯走了出来,看到眼前围拢的众人,秦豫表情不变,顾大佑则是诧异的瞪大了眼,不敢相信黄幽纹竟然被打成了猪头脸。

“怎么回事?”低沉的声音响起,秦豫径自的向着谭果走了过去,看都不看被抓住的黄幽纹。

谭果哼哼着,不满的瞅了秦豫一眼,满是醋味的语调里充满了威胁的意味,“带着手下来行使正妻的权力教训小三,怎么?秦总裁你要干涉?”

此时秦豫才施舍般的看了一眼狼狈的黄幽纹,对上她期待的目光,秦豫却嘲讽一笑,随后拿下谭果手里头把玩的利刃,好声好气的叮嘱,“下一次让他们去,没必要自己动手。”

“那我偏要自己动手呢?”谭果咧嘴一笑,似乎很满意秦豫刚刚的话。

看着孩子气十足的谭果,秦豫勾起薄唇笑了起来,似乎很是无奈,“那我给你善后。”否则还能怎么样。

嗬!围观众人的嘴角狠狠的抽了抽,原本以为谭果已经够疯狂了够嚣张了,原来他们秦总裁才是嚣张的代表,面对这种仗势欺人,甚至谋杀害命的事,他就轻飘飘的来一句我给你善后,这简直是助纣为虐!

黄幽纹不敢相信的看着秦豫,片刻后,又低下头,隐匿住眼底一抹狠戾的寒光,这才缓慢的开口:“我认输,我离开公司。”

“早这样说不就行了,非要讨一顿打才甘心。”谭果无语的摇摇头,对着两个大汉开口:“放了黄幽纹,你们跟着她,一直到她收拾好了离开公司。”

一出闹剧就以黄幽纹的惨败收场而结束,黄幽纹根本没有回办公室收拾什么,直接就离开了公司,赵紫菲倒是被秦豫认命暂时接替人事部的工作。

“你这是闹的哪一出?”总裁办公室里,罗非鱼端着了两杯茶过来,不解的看着坐在沙发上的谭果,她竟然带人将黄幽纹打的鼻青脸肿的,怎么看这种事都不像是谭果会做的,也太幼稚了一点。

“黄幽纹之前算计了,难道还不准我报复回去?”谭果挑着眉梢笑了起来,将沾染了黄幽纹血迹的纸巾递给了罗非鱼,“比对一下黄幽纹和黄家人的DNA,之前我那里还有唐毓婷的DNA样本,顺便再对比一下,看看这两个人有没有血缘关系。”

罗非鱼现在是真的蒙圈了,黄幽纹和唐家有血缘关系?谭果到底从什么地方得出来的推论,不过不管如何,既然谭果交待了,罗非鱼肯定要处理,“我立刻就送去化验。”

“不用保密,我就是让黄幽纹知道。”谭果扬唇一笑,唐母死在汽车爆炸里,尸骨无存,也代表不能检验DNA了,可是黄幽纹只怕没有想到自己这里存了唐毓婷的DNA。

等罗非鱼和顾大佑都走了,秦豫放下文件向着谭果走了过来,“这一次不走了?”

“已经到了收网阶段了,等事情结束之后,我就可以好好休息了。”谭果一想到可以每天混吃混喝等死,美的不要不要的,双手抱着秦豫的胳膊,小脸上露出谄媚的表情,“这段时间你不准叫我起来跑步,我要天天睡到中午再起来。”

秦豫无语的掐了掐谭果水嫩饱满的脸蛋,软绵绵的触感,让秦豫有些的爱不释手,谭果看起来脸颊圆嘟嘟的,都是肉肉,其实特别的软,指头一摁下去就像是按到了最柔软的棉花,这也是秦豫最喜欢的动作之一。

“我脸本来就够圆够大了,你再掐掐,估计会更大了。”谭果一把拉下秦豫的手,眼珠子忽然一转,笑的极其的猥琐,“要不你换给地方掐掐,我听说越掐会越大。”

饶是秦豫处事不惊,此刻也被谭果雷的很是无语,他是正常男人,软玉温香肯定就会有反应,只是秦豫自制力极强,所以他一直克制着,可是秦豫都怀疑早晚有一天他会克制不准,结果这丫头还反过来挑逗自己。

“你不试试?我保证手感比脸蛋软。”谭果眯着眼笑的很是得瑟,挺了挺自己并不算多丰满的小胸脯,谁让她是吃不胖体质,唯一的肉都长到脸颊上来了,所以胸口也就正常的尺寸,比B大一点,但是不到C。

被迫当柳下惠的秦豫恶狠狠的瞪着得瑟的谭果,一把将胳膊从她那软绵绵的胸口处抽了回来,深呼吸着,从牙缝里挤出话来,“早晚有一天我让你好看!”

“喂,秦豫,小别胜新婚那,你竟然去处理文件了,你果真不爱我了。”被丢在沙发上的谭果扯着嗓子抱怨着,“秦豫,你真不试试,这关系到你以后的性福啊,我听说现在还有专门的按摩师,要不我改天去试试?”

咔嚓一下,钢笔差一点被折断,秦豫额头上青筋直跳,猛地抬起头,凶狠的瞪着沙发上找死的谭果,“你是不是以为我不敢拿你怎么样?”

“任君处置!”谭果盘膝坐在沙发上,豪气十足的拍了拍自己并不算挺立的胸口,“怕死就不是共产党员!”

秦豫深呼吸着,看着瑟瑟显摆的谭果,将文件一丢的站起身来,凤眸诡谲而危险的看着谭果,然后迈开了大长腿。

眼睛猛地瞪大,谭果看着来者不善的秦豫,身体本能的往后一缩,可惜背后就是沙发靠背了,“秦豫,你要干什么?”

“你说呢?”低沉的男音显得格外危险,秦豫一手按在谭果的肩膀上,一手撑在沙发靠背上,倾下身,笑的异常诡谲,“不是说任我处置吗?”

谭果后怕的吞了吞口水,“好男不跟女斗?”

回给谭果的是秦豫的冷哼声,明显是不打算善了。

“大人不计小人过?”谭果身体再次缩了缩,被秦豫强大的气息包围着,谭果莫名的感觉脸颊有点发烫,心脏扑通扑通的加快跳动着,似乎要从胸膛跳出来一般。

哼哼!秦豫依旧冷哼着,一手轻佻的抬起谭果的下巴,视线下移落在她衬衫下的挺立上,“不是说要找按摩师吗?我免费给你按摩,而且还是你的专属按摩师!”

什么叫做不作就不会死!谭果算是明白了,挑逗过头了,倒霉的还是自己!

“按摩就算了,要不亲亲?”谭果陪着笑脸,抬起头,吧唧一下亲在秦豫的下巴上,恶魔化的秦总裁还真有点吓人。

秦豫鄙视的看着求饶的谭果,“有贼心没贼胆。”

“秦总裁,你不要太过分!”谭果不满的哼了一声,牙齿坏坏的咬着秦豫的下巴磨蹭着,“你的风度呢?你的胸怀呢?”

“被狗吃了。”秦豫理直气壮的回了一句。

目瞪口呆的一愣,谭果不可置信的看着表情极其坦然的秦豫,半晌之后,谭果用力的点了点头,“行,你强,我自愧不如。”

“傻丫头。”秦豫不由笑了起来,大手宠溺的揉了揉谭果的脑袋,说她精明,有时候看起来就是这么蠢萌。

“被你惯出来的。”谭果厚颜无耻的笑着,双手搂着秦豫的脖子撒娇着,“我二哥说了,我就是被你惯坏的,所以你得负责到底,谭家出品,概不退货!”

一个男人将你当成女儿一般娇宠一辈子,包容你的调皮胡闹、胡作非为,这就是幸福。

秦豫英俊的脸上也不由露出笑意,情不自禁的在谭果的额头上亲了亲,他乐意之至!不说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他都愿意负责到底。

两个人就这么腻歪着,似乎连时间的流逝都感觉不到了,夕阳的光芒落地玻璃窗照射进来,这一刻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同一时间,六楼。

“我终于明白谭果和秦豫为什么是一对了。”办公室里,赵紫菲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柯华,“这两人都是疯子都是变态,一般人根本驾驭不了。”

赵紫菲可以肯定,今天黄幽纹再不松口,谭果绝对真敢划掉黄幽纹的脸,如果黄家敢报复,秦豫绝对敢派人去弄死黄老爷子和黄幽纹以绝后患,这两个人真的是天生绝配!狠起来简直灭绝人性。

“你在公司小心一点,不要招惹谭果。”电话另一头柯华并不诧异谭果的举动,一个杀手即使伪装的再无害,那也是凶残至极的角色。

柯华接着开口道:“我不久前得到消息,唐家母女两人都死了,应该是谭果下的手,而且谭果借着顾家的名头,逼的艾元鸿让出风帆海运的股份,谭果远比我们想的更加心狠手辣。”

赵紫菲闻言怔了怔,沉默片刻后开口:“我知道了,我不会去招惹谭果的。”

她也招惹不起,即使有了柯华这个靠山,但是以谭果的凶残狠辣,还有秦豫在后面,赵紫菲还真不敢随意招惹谭果,这个女人疯起来和秦豫一样,而且谭果身手又精湛,赵紫菲很惜命。

“嗯,你只要守着我们的股份就行了,有我们柯家的面子在,秦豫和谭果也不会做的太过分。”柯华倒是有几分了解谭果的性子,她平常都是无害的,但是一旦触犯到谭果的底线,这个女人狠起来比男人还可怕,赵紫菲安分守己的待在公司里,谭果不会出手的。

至于黄幽纹那纯粹是找死,黄幽纹爱慕秦豫,她做的也不算过分,可惜她的情敌是谭果,柯华也派人打听了金三角的事情,以谭果的手段和狠辣,别说黄幽纹了,就算是黄家都架不住谭果的报复。

离开风帆海运公司之后,黄幽纹表情阴沉的回到了自己的住所,当看到镜子里青紫的面容,黄幽纹眼神陡然一狠,左拳愤怒的砸到了镜子上。

谭果装的倒是挺像,可是过犹不及,她这样大张旗鼓的找自己麻烦,不过是为了拿到自己的血迹,想要检验DNA,黄幽纹脸上露出阴沉诡谲的冷笑,可惜谭果注定要失望了。

等到将自己脸上的伤都上了药,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黄幽纹将药棉放到茶几上,“有什么事?”

“刚刚我们的人传回来消息,罗非鱼去了医院检验DNA,小姐,需要我们修改DNA的结果吗?”电话另一头是黄幽纹的手下,他负责监视的就是罗非鱼和顾大佑。

“不用,谭果说不定就等着我出手,然后顺藤摸瓜的找到我们,随便他们去检验。”黄幽纹冷冷一笑,唐家三个人已经死绝了,所以自己根本不用怕。

挂了电话之后,黄幽纹靠在沙发上思考着,谭果倒是比自己想象的要聪明,她在怀疑自己不是黄家的人,而是唐家当年丢失的那个双胞胎之一,只可惜DNA的检测结果会让谭果大失所望。

朝中有人好办事!一般的DNA检测至少要一个星期的时间才能出结果,可是罗非鱼这边托了关系,24小时就出了结果,黄幽纹和黄老爷子的确是有血缘关系,而另一份比对也有了结果,黄幽纹和唐毓婷也有血缘关系。

黄幽纹被谭果大张旗鼓的赶出风帆海运之后,蓝海市的众人都在等待着,等着黄家的报复,毕竟黄家在S省也是个庞然大物,黄老爷子在商界也算是一言九鼎的大佬。

黄幽纹是他最疼爱的孙女,如今被谭果给赶走了不说,还被打的鼻青脸肿,黄家不找回这个场子,以后还怎么在商界立足。

可是众人还没有等到黄家的报复行动,秦豫带着谭果竟然回到了南川,第二天一大早,秦豫带着龙虎豹的人浩浩荡荡直奔黄家别墅而去,清一色的彪形大汉将别墅围了个水泄不通,而秦豫则带着十多个人直接踹了黄家大门进去了。

“秦豫这是要干什么?”黄家别墅所在地正是南川的富人别墅区,所以秦豫这边的举动,立刻引起了四周的人的关注。

“他这是要灭了黄家。”一旁围观的人低声开口,看秦豫这架势,绝对是来势汹汹,没有想到黄家还没有报复,秦豫竟然杀上门来了。

有年纪大的长辈摇摇头,无语的开口:“见过张狂的,没有见过这么嚣张跋扈的,秦豫也未免太小觑黄家了。”

黄家和秦家一样都是S省商界的老牌世家,能在商界立足这么多年,黄家自然不是外人以为的那么简单,秦豫的龙虎豹虽然也不容小觑,可是他如此张狂行事,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这话也不一定,唐家之前不就是被秦豫连根拔起了?”有人不认同的回了一句,唐父那绝对是个狠角色,要能力有能力,要手段有手段,可最终也被秦豫给赶出了S省。

有人看了看四周,这才压低声音道:“我从道上听到消息说唐家三人在金三角都被谭果给弄死了,一个都没有活,说是谭果动的手,我看就是秦豫下的狠手,铲草除根,秦豫此人还是不得罪的好。”

众人讳莫如深的对望一眼,心里头倒是多了几分忌惮和畏惧,如果只凭在商界的实力,他们自认为不比秦豫差,可是龙虎豹毕竟是保全公司,如果秦豫下狠手下杀手,他们这些商界家族还真是防不胜防。

秦豫这样气势汹汹的杀上门来,黄家也是如临大敌,所有保镖都严阵以待的,好在有黄老爷子坐镇,黄家倒没有乱起来。

“秦豫啊,我和你爷爷也算是八拜之交,你这样是什么意思?”黄老爷子端坐在主位上,目光冰冷而锐利的看向进门的秦豫和谭果,一股威严迸发而出,商界黄老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站在黄老爷子身边的黄家众人都气愤填膺的瞪着谭果和秦豫,一想到黄幽纹那被打的几乎不能见人的脸庞,黄家小一辈子更是愤怒的盯着两人,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谭果和秦豫此刻已经是千疮百孔了。

无视了黄老爷子的喝问,秦豫让谭果坐了下来,“老爷子言重了,今天我来只是要找黄幽纹算账而已,和黄家其他人无关。”

“可如果黄家有人要干涉我的行动,那就不要怪我翻脸无情了!”秦豫冰冷的峻脸,目光凶狠而暴戾,似乎谁敢给黄幽纹撑腰,秦豫就要活撕了谁,而他背后龙虎豹的这群保镖就验证了秦豫话里的重量。

黄老爷子铁青着老脸,一旁黄家的小一辈更是气愤难耐的骂出声来,“秦豫,你算个什么东西,幽纹是我们黄家的人,还轮不到你来放肆,谁敢动我们黄家的人,我们绝对和他不死不休!”

“就是,还当我们怕了你,我呸,我们黄家在S省这么多年,还从没有怕过谁!”

“要打就打,我们黄家就没有孬种!”

黄老爷子倒是很满意黄家小辈的团结,此刻一抬手制止了几人的怒喝声,锐利的目光如同刀子一般看向秦豫,“秦豫,之前是幽纹做的不对,我们黄家也没有追究,你却得寸进尺、咄咄逼人,既然这样,我们之间也没什么好说的,你要动我们黄家,那就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秦豫冷声一笑,嘲讽的看着给黄幽纹出头的众人,“黄老爷子,我见过蠢的,却没有见过像黄家这么蠢的,你们处处维护黄幽纹,甚至不惜和龙虎豹开战,可惜黄幽纹根本不是黄家的种!”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黄家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秦豫,黄幽纹不是黄家的种?这怎么可能!可是秦豫也没有必要撒这种弥天大谎,毕竟随便检测一下DNA就能戳破了。

黄老爷子表情也是一阵错愕,如果黄幽纹是黄家的人,黄老爷子肯定会维护黄幽纹,这不仅仅是因为黄幽纹,也是为了黄家的脸面,可如果她不是黄家的子孙,黄老爷子绝对不会为了维护黄幽纹而和秦豫撕破脸。

似乎知道黄老爷子不相信,秦豫将一份鉴定报告递给了黄老爷子。

黄老爷子翻开一看,当看到上面的鉴定结果,不由错愕一愣,表情变得相当难看,深呼吸着,黄老爷子努力的想要让自己冷静下来,可是一想到这么多年对黄幽纹的宠爱和维护,黄老爷子脸上的怒火怎么都压不住。

一看老爷子这表情,大厅里黄家其他人心里头都咯噔了一下,难道秦豫说的是真的,黄幽纹真的不是黄家的种?不过想想也对,否则秦豫怎么敢这么打上门来。

“让人将幽纹叫下来。”黄老爷子沉声开口,表情格外的狰狞,他从没有想过黄幽纹不是黄家的人。

陪同黄幽纹一起下楼的还有两人,一个是他父亲黄海,一个是她大哥黄幽楠,只是比起黄幽纹的经商天赋,黄幽楠似乎继承了父亲黄海的平庸,他在公司里只是个普通职位,可是对妹妹的疼爱却一点不同。

“小海,你自己看。”黄老爷子冷冷的开口,目光阴毒的看了一眼鼻青脸肿的黄幽纹,之前对她有多么的疼爱,此时黄老爷子就有多么的恼火和愤怒。

黄家子嗣不算多,黄老爷子这一脉就黄海一个儿子,只有黄幽纹和黄幽楠一对孙子孙女,可是黄幽楠太过于平庸,性子朴实,所以黄老爷子一直都打算让黄幽纹继承黄家。

至于旁系的黄家子孙,优秀的倒也有,可是黄老爷子不愿意培养,甚至不动声色的打压,所以他们这些旁系子孙子在黄家一直不算出色,比起黄幽纹算是差了很多,所以虽然不高兴一个女孩子继承黄家,可是谁让他们没本事,再说还有黄老爷子坐镇,所以旁系也不敢多说什么。

好在黄幽纹性子和善,即使日后她继承了黄家,也不会亏待旁系的人,所以大家倒也很拥护黄幽纹,但是此时看向黄幽纹的目光格外的诡异。

“这不可能!”黄海第一个开口否定,黄幽纹长的很像自己,而且当年他是看着黄幽纹这个小女儿出生的,妻子当年对她一往情深,虽然性子古板了一点,无趣了一点,可是黄海不认为早逝的妻子会出轨。

而且黄幽纹长大之后,从面部骨架上来看,明显就是黄家的人,和黄海至少有五分的相似,至于另外五分不相似也正常,孩子继承了父母双方的基因,总不可能完全相似。

“爷爷,妹妹肯定是黄家的人。”黄幽楠也不相信,黄幽纹这个妹妹是他看着长大的,怎么可能不是黄家的人。

“爷爷。”众矢之的的黄幽纹终于开口了,目光平静的看向众人,“这份检验报告是假的,我绝对是父亲的亲生孩子,如果爷爷不相信,我们可以马上去医院检测。”

说完之后,黄幽纹不屑的看了一眼秦豫和谭果,这两个人还真是下作,用这么幼稚的手段陷害自己,哼,只要去了医院,自己的DNA和父亲肯定吻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