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险恶用心/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谭果翻看着秦豫带回来的两份合约,一份是黄家将风帆海运股份低价转卖给秦豫的,一份则是秦家无条件将风帆海运的股份赠予给秦豫。

目前除了被柯华和赵紫菲握在手里的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余下的百分之八十五的股份都属于秦豫。

秦豫目光诡谲的看着表情纠结的谭果,大手宠溺的揉了揉她的脑袋,“怎么了?感觉秦家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谭果拉下脑袋上秦豫乱揉的大手,表情严肃的开口:“如果……我是说如果你发现你爷爷对你并不是你以为的那么关心,你会怎么样?”

“你是指不管我有没有回到S省,爷爷其实都打算培养秦天霖当继承人,而我秦豫只是秦天霖的磨刀石。”云淡风轻的开口,秦豫嘲讽的勾着薄唇,俊脸上那一抹浅笑显得极其刻薄而冷血。

黑幽幽的大眼睛因为震惊猛地瞪大,谭果错愕的看着秦豫,他早就察觉到了?

在之前,秦豫一直以为秦老爷子是真心实意的疼爱自己,他之所以会培养秦天霖,不过是因为血缘关系,再者自己失踪了六年,秦家需要有人继承,秦天霖是最好的人选。

可是之后发生的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却让秦豫发现从始至终秦老爷子要培养的只有秦天霖这个私生子,那么秦老爷子过去对秦豫的疼爱偏宠就值得推敲了,至于秦老爷子到底有什么打算,秦豫其实也很好奇,毕竟自己才算是秦家的嫡孙!

“以前我只是怀疑,可是黄幽纹逃走这件事让我知道了爷爷不为人知的另一面。”秦豫并不傻,对于秦家人,他唯一在乎的只有秦老爷子,以前他没有发现异常,不过是当局者迷。

可是如今,秦豫跳出这个局,遮在他眼前的虚假情意渐渐就剥落了,当日在黄家围堵黄幽纹,原本是必胜的局面,可就是因为秦老爷子的到来,让黄幽纹挟持了他当人质,然后顺利的逃走了。

秦豫并不相信什么巧合、意外,所以爷爷以担心自己的名头来了黄家,实际却是为了让黄幽纹以他为人质逃脱。

谭果有些心疼的握住了秦豫的手,不管如何,他还有自己。

“你这是安慰我?”诧异的反问之后,秦豫突然笑了起来,心情愉悦的挑着眉梢,“没有和爷爷这层羁绊,我对秦家动手就更加方便了,以前总是被牵制,如今总算可以大开杀戒了。”

谭果难得温柔的表情僵硬在脸上,看着心情大好的秦豫,谭果感觉自己的同情心就该去喂狗!以秦豫变态的性格,他会在乎秦家的血缘亲情才奇怪!

“谭果,有时候我发现你还是挺傻挺天真的。”秦豫笑着调侃着,谭果性子看起来温顺,其实透露出一股子天生的薄凉淡漠,谁曾想还有这样感性的时候。

“行了,你就当我脑子进水了。”谭果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嘲笑自己的秦豫,自己果真是吃饱了撑着,就算全世界都与他为敌,她家秦总裁也不会在意,说不定还会豪情万丈的来一句:大不了杀光全世界,不行就毁灭地球!

看到谭果恼羞成怒了,秦豫摇摇头,一把将人搂在怀里,下巴亲昵抵在谭果的头顶上磨蹭着,性感的嗓音里蕴含着可以感知的笑意,“不,我家小宝贝只是太心疼我。”

“停停停,秦豫,你恶心不恶心,还小宝贝,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谭果受不了的抖了抖,果真自己也是个小变态,她宁可面对变态冷血的秦总裁,也接受不了突然温情暖暖的秦豫,太寒碜人了。

“这就接受不了了?”秦豫眉梢一挑,抱着谭果一个翻身,直接将人压在沙发上,幽深的凤眸深情款款的凝望着谭果娇俏的容颜,刻意压低的低沉嗓音性感的让人耳朵都怀孕了,“小心肝?”

谭果挫败的瞪着人来疯的秦豫,皱着鼻子哼哼着,“有本事你再肉麻一点。”

闻言,秦豫低头在谭果的额头亲了一下,“秦豫家最可爱的小甜心。”

“滚!”谭果噗嗤一笑,斜着眼瞅着秦豫,受不了的在他脸颊上掐了一把,“你还蹬鼻子上脸了?”

秦豫顺势抓过谭果的手放在唇边亲吻着,“我最爱的小糖果,或者亲亲老婆大人?”

一边说,秦豫的眼神越来越热烈,黑眸里盛满了可以感知的温情款款,细碎的吻从谭果的额头转移到了她的眼睛上,然后是那挺翘的鼻尖,最后落在谭果染笑的樱唇上。

气氛顿时热烈缠绵起来,谭果闭着眼,黑暗一片里,触感变得更加的敏锐,秦豫的唇是那么的烫,这股热度顺着交合的唇瓣一直蔓延到了谭果的心里头,烫的她的心也跟着软化了。

全身的血液在沸腾,在叫嚣着,谭果无意识的抱住了秦豫的脖子,抬起头,热情无比的回应着他的亲吻,这一刻,空白的脑海里只有最原始的疯狂……

半个多小时之后,盯着雪白的天花板,谭果眼睛都有些发直,秦总裁竟然会,余下的话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客厅沙发上的两人如同木头桩子一般,谭果干咳着,拿起之前被丢在地上的两份合约,喉咙干的冒火了,回想起之前的一幕幕,谭果脸刷的一下爆红的充血。

不过此刻她还是一本正经的开口:“这两份文件怎么可以随便乱丢呢,这可都收好了,价值多少个亿啊。”

秦豫第一次没有接谭果的话,不过却一本正经的接过她手里头的文件,快速的将两份文件理整齐了,然后光着脚踩着地板向着书房方向走了去。

“秦豫,虽然已经六月份了,可是你光着脚不凉吗?”谭果嘶哑着声音调侃了一句,脸上的笑意已经遮掩不住了,难得能看到秦总裁这么狼狈的一面。

“不冷!”冷邦邦的两个字丢出来,秦豫砰的一声将书房的门给关上了。

而此刻,谭果终于趴在沙发上爆笑出声,他们家无所不能的秦总裁,一激动,竟然就那什么了。

刷的一下书房的门被打开了,  “不许笑!”秦豫咬牙切齿的开口,峻冷的老脸黑的可以刮下一层锅灰来。

秦豫不开口还好,他这么一警告,谭果终于哈哈大笑起来,也顾不得自己衣裳不整的状态,双手不停的锤着柔软的沙发,简直太乐了。

“谭果!”冷厉的声音骇人的像是包含着万钧雷电,秦豫挫败的低吼一声,依旧光着大脚咚咚咚的从书房里出来,一把抱住笑的不能自已的谭果,恨不能将这个小妮子给活活掐死。

“我不笑了……”说着说着,谭果又控制不住的闷笑出声,“秦豫,我真的不笑了,我只是没有想到你会。”

最后两个字谭果靠在秦豫耳边轻轻的说了出来,可惜这两个字如同导火索一般,直接将秦豫的脾气给点爆了,他抱起谭果大步向着卧房走了过去。

踹开房门,将人丢在大床上,秦豫随即压了下去,凶狠的目光死死的盯着笑的眼泪都出来的谭果,怒到极点之后,秦豫忽然勾着嘴角危险的笑了起来,“很高兴是不是?”

谭果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一般,不怕死的开口:“嗯嗯,我以为以你的变态,俗话说的一夜七次郎都不算什么,谁知道秦……秦总裁……你竟然……”

“好吧,我不说了,我们来说秦家,来说风帆海运股份的事情,啧啧,不管你爷爷怎么想的,那可是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价值好几个亿啊,没有想到老爷子竟然就这么给了你。”

秦豫冷哼一声,想到秦老爷子之前的话,嘴角勾起冷笑,“比起秦家的产业,这点股份九牛一毛都算不上,更何况爷爷将股份无条件的转让给我,不过是为了稳住我而已。”

最开始的时候秦老爷子的确是这个打算,利用这些股份稳住秦豫,也等于是利用血缘亲情间接的牵制秦豫,只是秦老爷子没有想到秦豫的性格那么极端,他尖锐的嘲讽直接戳破了老爷子伪善的外表,所以即使没有撕破脸,秦老爷子也知道秦家和秦豫之间不可能和好。

所以在秦天霖赶来之后,秦老爷子才会一改以前兄友弟恭的态度,让秦天霖防备秦豫,当然,对秦老爷子而言秦豫会出手也好,这对秦天霖而言绝对是最好的磨练。

“算了,秦家放弃你,是秦家的损失。”谭果感觉喉咙终于舒服一点了,安慰的拍了拍秦豫的肩膀,“反正我不会嫌弃你,即使你瞬间就……”

“你可以再试一次!”从牙缝里挤出话来,秦豫危险的表情诡谲的如同诱惑小白兔的大野狼,两次不行还有第三次赠送机会!他会让谭果心甘情愿的改变之前错误的判断。“秦豫,我错了!”谭果苦巴巴着表情求饶着,这就叫不作就不会死!“秦总裁,我真的错了,手酸!”谭果都想要哭了,好吧,她就不该嘲笑秦豫。

谭果一本正经的给自己辩解,“是个人就有弱点,我不该嘲笑别人的弱点,这样太不厚道,可是秦总裁,那也不能怪我啊,谁让你以前表现的那么凶悍,让龙虎豹的手下见到你双腿都发抖,我怎么知道你之前表现会那么惊天地泣鬼神。“

尤其是当时秦豫错愕的表情,蠢萌到了极点,谭果恨不能将时间倒转回去,然后拿手机记录下这惊人的一瞬间。

又过了片刻……

谭果一脸生无可恋的躺在床上,反正她是没有力气了,就当将右手借给秦豫了,他爱咋的就咋的,反正自己不管了……

终于这一次,秦总裁验证了自己虽然不是一夜七次郎,但是他一次的时间绝对超过其他人七次的,所以这种事不在乎次数,关键在于持久力!

估计是在床上“抵死缠绵”了一个多小时,所以晚饭的时候,谭果胃口大开,筷子如同龙卷风过境一般,一筷子下去碟子里就空了一小块地方。

“秦豫。”吃着饭,谭果抬起头看着秦豫,含混不清的开口:“你为什么第一次秒了?”

刷的一下,秦豫黑着脸,凶残的目光锁住不怕死又来挑衅的谭果,“你晚上是不是还想再尝试第三次!”

头摇得跟拨浪鼓一般,谭果后怕的瑟缩的小身板,连忙解释着,“我只是好奇。”这就跟学霸每一次都考第一,大家都习以为常了。

可是如果有哪一次学霸突然考了全班倒数第一,相信很多人都会好奇,即使学霸后来依旧保持着第一的霸主地位,但是大家的关注点肯定都在那一次倒数第一上。

“食不言!”秦豫丢出三个字,起身去厨房盛饭,他才愿意承认第一次的时候,自己竟然如同毛头小子一般,当谭果柔嫩的手心碰触到自己的小秦豫的时候,他一下子激动的不能自已,然后瞬间秒了……

这种丢人的事情,秦豫宁可谭果烂在脑海里,她却偏偏惦记上!秦豫拿着饭勺狠狠的在电饭锅里挖着,凶神恶煞的凶残表情,像是要将半锅米饭给粉身碎骨一般。

!分隔线!

谭果这段时间心情很好,又过起了混吃混喝等死的生活,毕竟风帆海运的事情已经算是完美收官了,顺便还收拾了黄幽纹和唐毓婷这两个情敌,再也不用天天去上班,日子过的美滋滋的,之前消瘦下去的小脸日渐圆润。

龙虎豹的生意也逐渐稳定下来,下个星期在S省南川市将召开全球科研研讨会,这一次的会议绝对是顶尖规格的,距离会议还有一个星期,会场中心的主干道已经开始戒严了。

因为是全球性质的高端会议,所以明面上除了出动特警保护会场之外,暗地里,关煦桡也联系了秦豫,让龙虎豹的保全在暗中进行保护,双重保险,务必确保会议的顺利举行。

“煦桡,你这绝对不只是一次会议这么简单吧?”谭果扭头看向正在看安保计划书的关煦桡,因为在市里工作,负责的又是公安系统这一块,所以这一次研讨会的安全将由关煦桡全权负责。

关煦桡放下手里头的文件,温和一笑的点了点头,“我接到二哥的电话,这一次会议上,石安全博士将要留在国内,他在M国时负责的是远程弹道式导弹的自我防御系统。”

如果仅仅是研究倒也罢了,可是石安全博士在这一块已经取得了关键性的成功,所以石博士就偷偷联系了华国的特工,想要带着自己的研究回国。

但是M国的人也一直在监视这石安全博士,在M国的种种营救计划都失败了,好在这一次全球的研讨会,石安全博士做为特邀嘉宾肯定会出席,这也是他脱离M国监控的最好时机。

听到这里,谭果眉头一皱,“如果M方成功阻拦也就罢了,一旦他们发现自己无法阻止石安全博士回到华国,那M方很有可能鱼死网破,进行暗杀行动。”

这就是典型的我得到就宁可毁掉,这样谁都得不到!

“所以不管是会场的特警还是龙虎豹的保全,这都是明面上的,大哥还会派人暗中保护石安全博士,等他的发言结束之后,立刻将人秘密带走。”关煦桡将笔记本屏幕转了过来,指着地图上面的安全线路。

“这里有三条安全线路,大哥那边会派人假扮石安全博士,从这三条道路同时出发,迷惑M方的视线。”关煦桡点开了三条安全线路,“大哥真正的打算是让石安全博士从这里的下水道离开。”

------题外话------

先一更,一会再补上二更,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