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欺人太甚/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吃了几口血糊糊的牛排后,谭果只感觉一嘴巴的血腥味,将手里的刀叉一丢,就这么睁大眼睛恶狠狠的盯着面前大快朵颐的秦豫。

阵阵的牛肉香味飘散开来……

秦豫慢条斯理的享受着精美的晚餐,不时还端着高脚杯喝一口红酒,对面的谭果舔了舔嘴巴,三分熟的牛排真不是人吃的。

片刻之后,见秦豫一点表示都没有,谭果不满的哼哼着:“你就这么看着我饿着?”

抱怨之后,桌子下的小脚毫不客气的向着秦豫的小腿踢了过去,“秦豫,你绝对是我见过的最没风度的男人!”

“浪费食物是不对的。”秦豫挑着眉梢笑着,心情显得极好,指了指谭果面前只吃了几口的牛排,“这一份就688。”

“秦总裁,你多少也是个大总裁,你这么差钱?”从牙缝里挤出话来,谭果气恼的瞪着秦豫。

之前被秦豫的自残弄的火大,气匆匆出门的谭果也就忘记了拿包,否则此刻她绝对抽出银行卡砸到秦豫的脸上,让他抠门,让他故意用牛排馋自己!

“喊我一声,给你吃一口。”秦豫切了一大块牛排,显摆的在谭果面前晃了晃,然后又放回自己的盘子里,诱哄的模样如同正在摇晃尾巴的大野狼,而谭果正是即将被吞下腹的小白兔。

谭果斜睨了一眼秦豫,一点不客气的丢出两个字:“秦豫?”

“换一个!”秦总裁老脸一沉,她还敢和自己拧着来?

“秦总裁!”谭果果真换了一个,可惜秦豫表情更冷了,S省商界那些人见到他都会喊一声秦总裁。

“死老头?”

“冤家?”

“郎君?”

“官人?”

秦豫干脆利落的将牛排塞到自己嘴巴里,嘴硬是吧,她有本事就不吃啊!

“我果真是瞎眼了!”谭果没好气的一瞪眼,帝京那么多世家贵少,她怎么就那么眼瞎的看上秦豫这个要风度没风度,要胸怀没胸怀,还喜欢斤斤计较的坏男人!

就在此时,一阵男士香水味席卷而来,同时响起的还是男人故作温雅的声音,“这位小姐,不知道可不可以赏光一起吃晚餐?”

谭果回头一看,旁边站着一个身穿白色西装的年轻男人,口袋里还别了一支蓝玫瑰,长的不错,带着世家子弟的风流习气,勾着桃花眼看着谭果,章成康不认为谭果能拒绝自己的男性魅力。

秦豫目光冰冷的看着张狂的章成康,说实话在S省还真没有人敢和秦豫横,尤其是在这样的高档餐厅,进出的都是S省的知名人物,他们都认识秦豫,也都知道秦豫的狠辣绝情,这个时候有人来挖秦豫的墙角。

餐厅其他座位的客人都诧异的瞪大了眼,随后一个一个都笑着看好戏,不管这个风流青年是什么人,能找秦豫晦气也挺不错的。

无视了秦豫,这样的男人在帝京一抓一大把,他们在地方上还能耀武扬威,哼,到了帝京,就成了一条狗,根本不够资格让章成康重视,他的目标依旧是谭果。

对着谭果绅士十足的一个欠身,章成康将手伸了过去,如同邀请女伴的白马王子一般,只要谭果点头同意,她就能成为公主。

“滚!”秦豫冷冷的开口,他和谭果气氛正好,从哪里跑过来的傻缺!还穿一身白西服,他们家死人了吗?

谭果虽然和秦豫怄气,但是也不会用这样的方式,所以此时谭果抱歉的摇摇头,“多谢邀请,我和秦总裁闹着玩而已。”

“这样吗?”章成康站直了身体,脸上依旧带着笑意,看起来并不在意谭果的拒绝,可是眼底深处却有着一抹阴冷一闪而过,“那我就不打扰小姐用餐了,后会有期。”

章成康面带着浅笑向着楼上走了过去,白色的西装,修长的身材,那股世家子弟的贵气,让餐厅用餐的不少女人不由自主的将目光看了过去,虽然是一张生面孔,可是这个男人绝对非同一般。

二楼包厢门口,看着走过来的章成康,秦天霖笑着迎了过去,“章少,欢迎来到南川。”

“哈哈,天霖你太客气了,我爷爷和你爷爷那可是兄弟,我们也是兄弟,不用这么客气,叫我成康就行了。”章成康笑着寒暄着,不过那倨傲的表情看得出他很满意秦天霖对自己的恭敬态度。

帝京章家那也是响当当的百年世家,而且和那些没落的世家不同,章家风头真劲,家里头小辈也都争气,可以说是各个优秀。

别看章成康不过二十七岁,一副风流纨绔的模样,可是他在帝京外交部工作,虽然只是个办公室副主任,可是工作岗位在帝京,足可以看出章成康的工作能力还是很强的。

“天霖,楼下那男人是你们秦家人?”径自走到包厢的窗口,章成康看下东边角落靠窗坐的谭果和秦豫。

刚刚上楼的时候,章成康听到四周人的议论声,在S省南川市,能称为秦总裁的,章成康自然而然的想到了秦家。

秦天霖看了一眼楼下,眉头微微一皱,无法确定章成康为什么会问起秦豫,是欣赏秦豫还是有过节?

“怎么?有什么难言之隐?”章成康勾起嘴角,似笑非笑的看着秦天霖,看来真的是秦家人了,而且和秦天霖的关系很差。

“那是我大哥。”秦天霖没有犹豫,他相信以爷爷和章家爷爷的关系,不管如何章成康都会站在自己这边,所以秦天霖也不掩饰什么了,大致的说了一下秦豫和秦家之间的恶劣关系。

半晌之后,章成康突然笑了起来,眼中多了几分真诚,“既然是天霖你的仇人,那我就没有任何顾虑了,我看上秦豫的女人了。”

章成康并不怕秦天霖有野心,会对自己大哥动手并不奇怪,别说只是同父异母的大哥,就算是亲大哥,为了家族利益,斗的你死我活也正常。

秦天霖有野心,章成康感觉才有合作的可能性,如果他一脸伪善的说什么兄友弟恭,章成康才懒得和秦天霖合作。

毕竟秦豫看起来可不是善茬,面对一个凶狠的敌人,秦天霖还只顾着伪装善良博取好名声,那秦天霖早晚会被秦豫弄死,所以也就没有合作的可能性了。

“谭果?”秦天霖着实一愣,章少怎么看上谭果了?

可是抬头一看,秦天霖发现章成康并不是说说玩的,他邪肆的目光里露出势在必得的欲望,谭果难道是个绝世美女?引得这些男人前仆后继的!之前从帝京来的袁野也是对谭果十足的上心,虽然最后人惨死了。

“怎么?天霖感觉谭果长的不够漂亮?”章成康慵懒的靠坐在椅子上,嘴角勾着笑,朗声开口道:“看得出秦爷爷将天霖你教育的很好,哈哈,我倒是喜欢女色,男人嘛,风流一点并不会影响男人的成就。”

更何况阅女无数,章成康看得出谭果绝对是一块璞玉,只等着一个男人细细的雕琢,然后就能展露出万千风情,而章成康更愿意成为整个雕刻师。

虽然有些不满章成康以一副长辈的姿态对自己说教,不过鉴于帝京章家的名头,秦天霖倒也不敢得罪他,只是笑着说起了谭果的一些事,章成康果真来了兴趣,两人之间倒是越来越熟络。

一个小时之后。

终于说到正题了,秦天霖这才松了一口气,他实在对谭果那疯女人没什么兴趣,以前还有几分好奇谭果是怎么抓住秦豫的心,后来知道谭果竟然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杀手,秦天霖就一点兴趣都没有了。

这种疯女人也就秦豫会喜欢,他可不想哪天睡下之后就再也醒不来了,毕竟不是哪个男人都能接受枕边人手上沾着鲜血和人命。

“章少,你这一次来为了科研研讨会,我们秦家也有一个研究所,负责的就是电脑程序的开发。”这才是秦天霖的真正目的,一旦秦家辉煌集团下属的研究所参加了这一次高规格的研讨会,那么秦家的事业必定会更上一层楼。

“放心,这件事之前秦爷爷已经和我爷爷商量过了,相关资质的资料也提交到了上面,再加上有我们章家的面子在,上面已经通过你们秦家的申请了,到时候会给你们留一个展台。”章成康肯定的回答,从爷爷那里他知道秦家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庞大的多,而且秦家和章家的关系也非常密切。

当然,这种密切关系外界知晓的并不多,章家只有家主才知道,这一次也是因为章成康要来S省,而且他也负责这一次科研会的举办,所以章家老爷子才会透露了一点情报给章成康,让他不要轻视了秦家,毕竟帝京出来的世家子弟,有谁会看重地方上的家族。

“多谢章少,我敬你一杯!”秦天霖喜上眉梢,虽然他已经被秦老爷子内定为了家族继承人,但是秦家还有不少人不服气,有些看不上秦天霖。

倒不是说秦天霖工作能力不强,而是有了秦豫做对比,秦天霖就显得平庸多了,秦豫失踪六年,一回S省就成立了龙虎豹保全公司,在国际上有着相当大的影响力。

然后强势十足的吞并了赵家,接手了风帆海运和赵家的新锐科技,如果说这只说明了秦豫的能力,那么唐家的覆灭,黄家的退让,无一不说明了秦豫手段的强大到令人害怕的地步。

更何况他还是秦家的嫡子,秦天霖说到底不过是个私生子,种种的流言之下,秦天霖更想迫不及待的证明自己的能力,而这一次的科技研讨会正是他最好的跳板。

等秦天霖和章成康从楼上下来时,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章成康瞄了一眼靠窗的位置,谭果和秦豫已经离开了,章成康阴冷一笑,他看上的女人还从没有逃得过的。

!分割线!

随着研讨会的接近,秦豫和关煦桡那边都已经忙起来了,只可惜谭果和秦豫依旧没有达成协议,谭果怕秦豫疯起来又开始拿刀自伤,所以也不敢明着说去保护石安全博士。

此时,客厅里,谭果打开门看着不请自来的罗非鱼,“进来坐吧,秦豫该不是不敢回来了吧?”

“不是,先生那边有点忙。”罗非鱼连忙开口,然后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你是说让我带领新锐科技参加这一次的研讨会?”谭果看着表情讪讪的罗非鱼,接过他递过来的资料,这才知道这一次的研讨会华国也有三家公司会参加,其中有一家就是赵家的新锐科技,如今在秦豫名下。

“是,先生说我们的无人机技术研发了十多年,已经非常先进。”罗非鱼点了点头,不时的瞄一眼谭果,按理说先生手上的伤不会是谭果弄出来的,毕竟她也不像是有暴力倾向那,难道先生是自己给了自己一刀?

“那行,我知道了。”谭果知道这是秦豫的底线,让自己以另一种身份进入会场,暗中保护石安全博士,这样一来就减少了暴露的危险。

送走罗非鱼之后,谭果就拨通了新锐科技这边的电话,将会展的事情交代下去。

国际会展大厦。

“呦,原来是方学弟啊,看不出你们新锐科技关系很强那,这种高端的研讨会,秦豫竟然也能弄到展台。”说话的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干瘦着一张脸,戴着眼镜,目光嫉妒又嘲讽的看向正打算布置展台的方衍。

“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方衍冷冷的开口,愤怒的看着吴泰鸣,双手攥紧成了拳头,若不是强大的自制力,此刻方衍绝对会一拳头挥过去了。

看着恼怒的方衍,吴泰鸣愈加的得意,走近几步,忽然压低声音道:“昨天晚上在床上的,小涵被我干的死去活来的,一个劲的哭,啧啧,那柔软的表情……”

“你无耻!”方衍怒到极点,一把抓住了吴泰鸣的衣领,气的浑身直发抖,这个伪君子,这个禽兽不如的畜生!“你不喜欢小涵,当初为什么要破坏我们!”

低头看着揪着自己衣领的手,吴泰鸣阴冷一笑,嫌恶的将方衍的手挥开了,嚣张的挑衅,“没有为什么?因为我有这个权利,小涵是我的女人,在床上怎么做是我这个丈夫的权力,而你,只是个失败者。”

“滚!”方衍怒吼一声,终究没有出手,因为吴泰鸣再可恨,可是他说的却是事实,那是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情,方衍无权干涉。

当年在方衍一无所有的时候,他的确没有这个能力,可是在进入了赵家的新锐科技之后,在知道了吴泰鸣这个畜生的种种恶行之后,方衍曾经见过小涵一面,只要她愿意,方衍可以帮助她离婚。

可是方衍没有想到的是小涵不想离婚,却想要借用方衍的帮忙去对付吴泰鸣在外面包养的女研究生,看着满脸泪水不停哭泣,可是说到这个女研究生,却咬牙切齿,满口粗言秽语的小涵。

那一刻,方衍忽然感觉自己这十年的努力拼搏像是一个笑话,他想要将小涵救出苦海,可是她却早已经深陷其中,而且甘之如饴,却将所有的责任和不幸都怪到另一个女人身上。

方衍并不是说他要去维护当了小三的女研究生,可是从他调查的情况来看,却是吴泰鸣利用博士导师的身份强迫了对方。

而对方或许是破罐子破摔,就这么成了吴泰鸣的地下情人,这件事追根到底终究是吴泰鸣的错。

但是在小涵眼里,所有的错都是女研究生的,是她不要脸,是她勾引了她的丈夫,所以当方衍拒绝帮忙时,小涵彻底暴怒了,那曾经温柔如水的女孩,像个泼妇一般,大骂方衍,发泄之后,又哭着道歉,言语暧昧,方衍也算是彻底死心了。

只是没有想到这一次在会展中心会碰到吴泰鸣,看到两人之间起了冲突,新锐科技的其他员工立刻围了过来,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模样。

“你干什么呢?敢对我们方博士动手,你小子不想活了吧!”

“就是,看他这老鼠脸,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敢来我们新锐科技的展台捣乱,我呸,你也不看看我们背后是什么人,担心我们秦总裁弄死你!”男人威胁的同时,还比了个捏死蚂蚁的手势。

被众人挤兑着,而且方衍这边人多势众,吴泰鸣愤恨不甘的看了一眼方衍,转身向着辉煌集团的展台走了过去。

“哈哈,夹着尾巴逃走了。”

“快滚,快滚,下一次再敢来找事,我们就揍死你!”

新锐科技的工作人员大笑起来,说实话,这些人看起来真的不像研究员,一个个五大三粗的,像是工地搬砖的,不过他们的确是研究员,而且技术精湛。

回到秦家的展开,吴泰鸣越想越不甘心,尤其听到方衍那边的真正笑声,吴泰鸣的表情更加的狰狞,恶毒之色不断在眼中闪烁着。

原本这一次的研讨会,不仅仅是秦天霖腾飞的机会,也是吴泰鸣成名的机会,同样是做无人机研究的,可是早些年华国的无人机的研究才起步,所以吴泰鸣最后放弃了,转攻机器人程序。

这些年也有一些成就,可是吴泰鸣心里头清楚自己那一点的成绩,放在国内还行,如果放到国外,根本不够看,名利心太重之下,吴泰鸣就想借着这一次的机会让自己扬名立万,可是他没有想到竟然会看到方衍这个死对头!

“吴博士,出什么事了?”女研究生一本正经的开口询问,在外人看来这绝对是正经的工作关系,可是借着身体的遮挡,女研究生的手顺着吴泰鸣的大腿抚摸下去,暧昧的挑逗着。

比起家里头的怨妇脸,吴泰鸣自然喜欢女研究生那青春美妙的身体,尤其是在床上的时候,她更放得开,而且学过舞蹈,所以肢体柔软,吴泰鸣是食髓知味、欲罢不能。

“没什么,看到一个不想看到的人。”吴泰鸣阴沉着表情开口,他和方衍如今研究的领域完全不同,可是吴泰鸣却有种感觉,这一次的研讨会,方衍一定会死死的压自己一头,然后功成名就!

越想越是不甘心,越想表情越是狰狞,吴泰鸣眯着眼,恨不能像当年一样狠狠的算计方衍一把,可是他清楚的知道方衍对自己有了防备,要算计他就不容易了,更何况新锐科技的那些人一看就不是好招惹的。

女研究生毕竟是吴泰鸣的枕边人,听他说完之后,不由笑了起来,娇嗔的拍了拍他肩膀,压低声音道:“这还不简单,我听说秦经理和从帝京来的人关系很好,只要我们制造一点混乱,绝对可以将新锐科技的人赶走。”

女研究生的办法虽然下作,可以说是狗仗人势、狐假虎威,但是在某些时候,这个办法还真的管用。

吴泰鸣没有离开回答,只是用阴森森的目光诡谲的盯着女研究生那得意的表情,一把将她的手腕用力的抓住了,“你对秦经理的事情知道的很多吗?怎么?想要踹掉我去爬秦经理的床,可惜啊,以秦家的背景,秦经理绝对看不上你这个二手货。”

脸上一阵青白的难堪,女研究员愤怒到了极点,可是瞬间就压抑下心里头的怒火,此时娇媚的笑着,“死相,难道是我今天早上没有将你伺候舒服,所以你才来这里挤兑我?我这辈子就跟定你了,你可别想找借口甩了我。”

虽然知道女研究说的是假话,但是吴泰鸣还是非常受用,大男子主义的心理得到了满足,抬手在女研究生的丰满上掐了一把,这才说起正事,“你说我们该怎么制造混乱。”

“这种事当然是我们女人擅长了……”女研究员低声笑着,随后快速的和吴泰鸣说着什么,两人脸上露出狼狈为奸的奸笑。

半个小时之后,方衍这边的展台已经快布置好了,后天就是研讨会正式开幕的日子了,所以今天和明天一定要将展台布置好。

“这里……还有那边都注意一下,对,就这样,嗯。”方衍交待几句之后,这才起身向着卫生间方向走了过去。

几分钟之后,一道凄厉的喊叫声突兀的响起,女人尖锐的喊着救命,一面哭还一面喊着不要不要……

“出事了!”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吴泰鸣这边的人咚咚的向着卫生间方向跑了过去。

新锐科技的工作人员对望一眼,看着不见了的方衍,只感觉肯定出事了,也随即放下手里头的活计,连忙追了过去。

此时,卫生间外的走廊里已经站满了人,女研究生呜呜的哭着,衬衫扣子已经被扯掉了,露出肩膀和大片雪白的胸口,上面还有青紫的痕迹,暧昧的让人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

不仅仅是衬衫,女研究生的裙子似乎也被人用暴力给撕坏了,嘴巴上的口红也糊了,头发凌乱着,不停的哭泣,还时不时的颤抖几下,好似受到了多大的惊吓和不安。

而被堵在墙角处的男人正是方衍,此刻他脖子上和脸上多了一道指甲的划痕,血淋淋的,看得出对方抓的时候多么用力,连脸上的肉都被抠掉了。

“方衍,难怪你四十多岁都不结婚,原来你是厕所变态!”吴泰鸣站在道德制高点指责着,似乎这样才能衬托出他吴泰鸣的伟大,方衍的丑陋和渺小。

“你敢欺负我们辉煌集团的人?”说话的是另一个男人,此刻愤怒的上前,突然一拳头向着方衍的脸砸了过去。

毕竟是搞科技研究的,方衍也没有料到对方会动手,被一拳头打翻在第,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打死变态,辉煌集团的众人立刻冲上来就要对方衍拳打脚踢。

可是好在新锐科技的人来的很快,一看这些人渣敢欺负他们方博士,新锐科技的人不由大怒起来,直接嗷了一嗓子,抡着拳头就冲上来了。

瞬间,双方二十多个人混战在了一起,比起身材魁梧、人高马大的新锐科技工作人员,秦家研究所的这些人都像是瘦竹竿一般,虽然叫嚣的挺凶残,却根本不经打,被揍之后,一个一个哭爹喊娘的嚎叫起来。

“你们这是干什么?”一道愤怒的怒喝声响起,负责会展这一块的毛主任气的浑身直发抖,对着保卫科的人吼了起来,“还不将他们都拉开!像什么样子!”

估计已经发泄够了,新锐科技的人不用拉就纷纷收起拳头,不屑的看着被揍的十多人,“敢和我们打架,也不看看你们有没有这个资本!”

“方博士,你没有受伤吧?”也有人关心的看向一旁的方衍,这可是他们新锐科技的顶梁柱,真正的国宝大熊猫,伤了谁也不能伤了方博士。

吴泰鸣赶紧的向着发火的毛主任走了过去,“毛主任,事情是这样的,我们一个女工作人员去洗手间,谁知道差一点被人给强暴了,幸好会展中心这边安静,她一哭喊我们就听到了。”

女研究生此刻哭哭啼啼的看向毛主任,肩膀一抖,刚披上肩膀的衬衫又滑落下来,露出雪白的胸口,梨花一枝春带雨,女研究生早已经通了人事,此时眉眼里含着泪水,又含着羞恼,勾的五十多岁的毛主任连魂都飞走了,恨不能将她抹眼泪的手臂拿下来,这样就可以看见她胸口的春光了。

“就是他将我堵在卫生间里……”女研究生见勾引起到了效果,此时娇媚着嗓音指控着,一手指向被新锐科技围在中间的方衍,“我显示求饶,他却撕了我的衣服,在我身上又是咬又是啃的,我太害怕了,幸好我呼救了,否则我……”

方衍愤怒的看着洋洋得意的吴泰鸣,已经十年了,没有想到他还是这么卑鄙无耻,用这样歹毒的办法来陷害自己。

因为是洗手间,再加上这一次的研讨会是全球性质的,国外的人更注重隐私,所以卫生间的走廊这边都没有监控,所以没有了物证,只能依靠人证。

比起方衍这个文质彬彬的男人,毛主任自然是相信女研究生的指控,更何况之前秦天霖还请了毛主任吃饭,饭局里自然少不了一些表示。

俗话是拿人手短、吃人嘴软,秦天霖这么上道,可是新锐可见却是一毛不拔,对比之下,高低立现,毛主任肯定是帮着秦家。

“好了,都不要吵了,这种关键时刻,竟然还会出现这样的恶行,简直是丢我们华国的脸面,让我们华国在国际友人面前抬不起头!”冷冷的开口,毛主任端着架子开始了长篇大论。

不过听他话里户外的意思,却已经给方衍定罪了,新锐科技的人又不是傻子,搞科研的人,也许性格简单了一点,但是绝对不笨,此时新锐科技的人不满的开口:“既然双方各执一词,我们不如报警来处理吧。”

“对,只要警察来了,就能取证了,这个贱人说我们方博士轻薄他,那她身上肯定有方博士的指纹,不是说又亲又啃了,那肯定能提取到口水检验DNA。”

“对,报警吧,反正没有监控,也不知道是谁在撒谎,警察一调查肯定就水落石出了。”

看着振振有词的新锐科技员工,吴泰鸣脸上露出嘲讽的冷笑,这些蠢货,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马上就要召开研讨会了,一旦报警,将消息传出去了,华国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外国不少记者都已经进驻到了S省,估计都在盯着这一次的研讨会,这个时候报警,那就是吃饱了撑着!这种负面影响,上上下下谁都担当不起!

果真看着叫嚣着要报警的新锐科技众人,毛主任气的直发抖,“都给我闭嘴,这件事现在由我处理,谁在多说一句,给我滚出会展中心!”

方衍毕竟年纪大了不少,他性子再耿直也知道这其中的弯弯绕,此时对着众人使了个眼神,让大家不用再吵了。

“好了,不管谁对谁错,但是这件事绝对不能姑息,研讨会期间,还有很多外国女友人,不管如何,我不能让任何意外发生。”毛主任斩钉截铁的开口,冷眼看着新锐科技的众人,“现在你们只有一个选择让方衍离开会展中心!这一次新锐科技的展示他绝对不能参加!”

此话一出,新锐科技的众人都愤怒了,而吴泰鸣等人则得意洋洋的笑了起来,女研究生更是感激不已的握着毛主任的手连连道谢着,“谢谢毛主任您给我做主,真的太感谢了,否则我都不敢再留下来了。”

“有毛主任您的安排,我相信这一次的研讨会一定会圆满成功的。”吴泰鸣也跟着拍马屁,不管如何,只要能将方衍赶出去就行了,而这一次又是自己胜利了,方衍注定了只是自己的手下败将。

看着已经完成了一大半的展台,新锐科技的人员一个一个都绷着脸,他们虽然都参与了无人机的研究,但是核心方面都是方博士在的成果,如果方博士被赶走了,他们还展示个屁啊!

“好了,不用这样,这事我的私人恩怨,不应该影响到公司。”方衍虽然不愿意,可是却也没有办法,安慰的看向众人,“我的研究小刘最清楚,你就代替我主持这一次的会展。”

“我不!”小刘虽然是三十多岁的人了,可还是一张娃娃脸,也是暴脾气,让自己负责展台算什么,这些成就都是属于方博士的,不是自己的!“大不了,我们都退出不干了。”

“哈哈,方衍,你怎么还不滚。”就在众人纠结难受的时候,吴泰鸣带着手下过来炫耀了,挑衅着看着气愤填膺的众人,“方衍,你已经被毛主任没收了通行证,你还是快滚吧,我们研究所里可有不少顶尖的研究,你这样一个外人在,我可不放心,你要是偷了我们的研究成果怎么办?”

“对,快滚吧,你就算再磨蹭也没有资格进来了。”

“就是,这一次的展会我们研究所才是领头老大,你们新锐科技算个屁啊!”

看着耀武扬威的众人,新锐科技这边的人气的浑身直发抖,方衍虽然还想劝阻众人,可是吴泰鸣却故意的一挥手,刚摆放在展台上的无人机被他故意扫落到了地上。

“哎呀,真不好意思,脚滑了一下!”得意一笑,吴泰鸣却一脚跺在无人机上。

“哈哈,吴博士,分明是他们的东西太垃圾,一摔就碎了,怎么能怪您呢。”狗腿子连声附和着。

“不对,分明是这架无人机没有摆放好,自己从展台上掉落下来摔坏了,还砸到吴博士的脚了。”还有更阴险的人直接指鹿为马、颠倒黑白。

新锐科技这边的人原本就气的够呛,此时看到他们的无人机被吴泰鸣故意踩坏了,更是气的直发抖,再也顾不得什么就冲了上去。

可惜他们小看了吴泰鸣的恶毒,这边众人刚冲上去,毛主任竟然带着保卫科的人围过来了,“好啊,你们简直不知悔改,你们是来参加会展的吗?我看你们都是来捣乱的,既然你们不珍稀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行,你们都走,把通行证交上来。”

“妈的,老子还不愿意来了!”有脾气暴躁的直接骂了起来,一把扯下通行证向着毛主任砸了过去。

众人也知道自己被算计了,多说无益,纷纷将通行证都丢了过去,然后快速的收拾着东西,半个小时之后,站在会展中心的大门外,头顶是明亮的日光,被这么一晒,众人这才冷静下来。

一个一个都耷拉着脑袋,他们中了吴泰鸣那个畜生的奸计了!

“方博士,他们一定是担心被我们的无人机抢了名头,所以才故意使坏将我们赶出来了。”有脑子快的人终于反应过来了。

方衍叹息一声,无奈的摇摇头:“现在说什么都太迟了,算了,你们不用管,这件事我来通知公司,毕竟是因为我的私人原因。”

接到电话,听到新锐科技整个小组不给赶出了会展中心,谭果蹭一下站起身来,火气不断的往上涌,被秦豫拿捏住了,谭果也没办法,谁让她家秦总裁疯起来简直不是人,刀子都敢往身上戳。

可是那什么吴泰鸣算个什么东西,还敢将他们新锐科技赶出来,谭果笑的愈加危险,“行,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方博士你们就在大门口等着,我半个小时之后就到!”

敢欺负我的人,这个吴泰鸣真的活腻味了!谭果带着一身煞气,上车之后,直接一个电话拨到了龙虎豹公司,“带上人,带上家伙,直接去会展中心,我还有二十分钟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