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打算翻案/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会展大厦的产权是你的?”饶是秦豫也有些的震惊,毕竟之前也没有听谭果说起过。

对于之前新锐科技和秦家研究所之间的冲突,秦豫并不在意,至多就是新锐科技退出这一次的会展。

但是之前为了保护石安全博士,龙虎豹保全接了这次的任务,在暗地里进行保护,就冲着这份关系在,新锐科技之前被赶出来了,之后还可以再回去,秦家那一点面子,根本无法和石安全博士的安全相提并论。

只是秦豫也没有想到会展大厦的产权是谭果的,而谭果一不高兴,得,大厦不出借了,要召开科研会可以,换地方吧,谭果这一折腾,负责科研会的大大小小领导被上面训了个狗血喷头。

还有三天就是科研会了,这个时候说场地不能用了,简直是乱弹琴,对于上面领导而言而言,他们不会管什么理由原因,他们只需要一个结果,这事搞砸了,就算是帝京章家都保不住章成康。

再者说到底,新锐科技和秦家研究所之间的冲突,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所以章成康等人悔的肠子都青了。

原本以为新锐科技不算什么,他们可都是从帝京来的,秦豫的龙虎豹在S省算是一霸,但是对章成康他们而言根本不值一提,谁知道这一次踢到铁板了。

谭果正坐在沙发上吃荔枝,听到秦豫的话抬头一笑,明明该是温柔娇俏的小脸却显得无比奸猾,“早些年是二哥建的,然后产权直接挂到我名下了,之前我也不知道。”

会展大厦是八年前才建成的,当时谭亦建这个地方也是两方面考虑,一来S省是全国经济最强省份,南川又是S省经济最强市,很多重要的金融经济会议都在这里召开。

谭亦建了这个会展大厦只会赚不会赔,而且有了谭家的关系在,那些大型的会议都指定在这里召开。

二来则是从军事方面考虑,S省在华国的经济地位实在太重要了,会展大厦地下其实内有乾坤,在外人看来这是八十八层的大厦,其实整幢大厦只一百层,地下还有十二层,只是迄今为止外界并不知晓而已。

也正是因为所有的大型会议都在这里召开,时间一长,这就成了约定俗成的规矩,大家都以为会展大厦是国有资产,谁也没有想到这是私人建造的,而且产权归谭果所有。

一想到自己一下子多了这么一幢大厦,心情极好的谭果剥了一颗荔枝,刚打算塞到秦豫嘴巴里,却见他忽然躲了一下。

谭果眉梢一挑,危险十足的开口:“你在看什么?”

“没什么?”秦豫表情自然的回了一句,将手里头的文件夹合起来放到左手边的立柜上,一回头对上谭果那怀疑的小眼神,秦豫干咳一声,“公司资料而已。”

哼哼!谭果不相信的瞅着秦豫,将手里头的荔枝塞进他嘴巴,身体越过碍事的秦豫将柜子上的文件夹拿了过来。

翻开一看,前几页都是公司的财务数据,密密麻麻的表格和数字,谭果看的一个头两个大,可是当翻开到最后两页时,谭果鄙视的丢个秦豫一个白眼,就他这样还想欺骗自己,“你调查章成康做什么?”

“他对你有企图。”反正也瞒不了,秦豫吃着荔枝含混不清的回了一句。

然后接替了谭果之前的工作,将鲜荔枝一颗一颗的剥出来放到了盘子上,省的谭果剥的时候整个手上都是汁水,而且连指甲盖都弄秃了。

资料上是对帝京章家的一个简要调查,当然,更详细的资料是关于章成康的,想到之前在西餐厅章成康的搭讪,谭果无语的摇摇头,将文件夹丢回柜子上,笑着看着专注剥荔枝的秦豫。

“我说你至于吗?帝京那些世家子弟,一个一个都自诩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章成康这个人虽然喜欢显摆了一些,雅痞了一些,你也不至于特意去调查。”谭果说着说着就笑了起来。

揶揄的瞅着秦豫,她知道秦豫有些的偏执,占有欲强到变态,可是他真没必要这么做,也不嫌累得慌。

秦豫低头认真剥着荔枝,他的手型很好看,骨节修长,因为皮肤略显得苍白,所以不像一般男人的手显得那么粗糙,看起来绝对可以媲美男手模的精心保养的手,不过却多了一份力度。

谭果腻在秦豫身边,看着不回答的男人,使坏的掐了他的腰一把,调侃的笑着,“你这是不相信你自己的魅力呢,还是不相信我从一而终的人品?”

“章成康不一样。”秦豫沉声回了一句,同样都是男人,他自然清楚章成康眼中那诡异的占有欲是如何的疯狂,虽然他掩饰的极好,可是却逃不过秦豫的眼睛。

只可惜秦豫这边拿到的资料并没有有用的线索,章成康看谭果的眼神太诡异,秦豫倒不是怕了他,只是他不想将未知的危险带给谭果。

“真的不一样?我怎么没察觉?”谭果疑惑的眨了眨眼,努力的回想着,好像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啊。

秦豫回头,幽深的凤眸沉沉的看着谭果,直看的她心虚起来了,这才继续剥荔枝。

好吧,自己是懒,平日里出门就极少,即使出去,大哥也派了特调一局的人在暗中跟着,不存在什么危险。

和秦豫一起出门,有这尊大杀神在,谭果心神也都全部放松,所以根本没有警觉到章成康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晚上少吃一点。”秦豫将剥好的十来颗新鲜荔枝递给了谭果,将余下的放到果盘里送回了冰箱。

“嗯嗯。”谭果听话的直点头,捻起一颗丢嘴巴里,满是吃货般的幸福表情,这荔枝口感真的不错,汁水多甜,关键是很新鲜。

只可惜秦豫不爱吃水果,零食就更不吃了,这让谭果少了许多乐趣,可惜,今天不是住在古名居那边,否则有藏藏那个吃货陪着也行那。

谭果端着盘子一边吃一边看着站在冰箱门口,估计在考虑明天早上做什么早餐的秦豫,这么居家的好男人竟然是自己的了,谭果笑着裂开嘴,这辈子赚到了!

听到背后的笑声,秦豫回头看向沙发上一脸满足的谭果,冷峻的脸庞也跟着柔软下来,她不需要多勤劳也不需要多贤惠,对秦豫而言,只要谭果在自己身边,她全心全意的依靠自己,这就够了。

从冰箱里将牛肉拿了出来,晚上闷个牛肉,明天早上下面条吃,秦豫开始忙碌起来,专注的目光里闪过一道诡谲的算计之色,他会编织一张密密实实的大网,让谭果一辈子都无法离开自己,衣食住行都得靠着自己……

吃荔枝的谭果浑然没有察觉到切牛肉的秦豫此刻表情是那么的危险而诡异,不过以谭果的粗线条,估计她就是发现了也不在意,反正她也没打算离开秦豫,所以秦豫要怎么变态都随便他。

!分隔线!

第二天早上,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关机提示音,章成康脸色异常的难看,无论如何这一次的科研会不能砸在自己手里头。

只可惜昨晚上知道会展大厦的产权属于谭果之后,章成康就拨打了谭果的手机,也是关机,秦豫的手机也是关机,只好派人去了龙虎豹保全公司。

得到的消息却是他们家秦总裁已经下班回去了,因为个人隐私,所以对外联络的手机关机了,私人手机号码,他们并不知道。

找了一晚上,也没有找到秦豫的私人手机号,章成康也派人去了古民居那里,谁知道就罗非鱼和顾大佑在,秦豫和谭果没回来住,无奈之下,章成康只能派人守在古名居这边的巷子里等着。

“章少,这会已经八点半了,秦豫或许会去公司。”秦天霖低声开口,一夜没睡,脸色也是格外的难看。

原本以为有了秦老爷子的首肯,即使和秦豫为敌也在所不惜,这也是他之前要将新锐科技赶出会展中心的目的,就是让S省的人知道,秦家和秦豫已经决裂,秦天霖将是秦家的继承人。

可谁曾想立威不成,反而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所有人都以为会展中心是国有资产,否则王科长他一个保卫科的小领导,哪里敢和谭果这么横,还将新锐科技赶走。

“这事找到秦豫没用。”烦躁暴怒了一晚上的章成康已经冷静下来了,此时他嘴角勾起阴邪诡谲的笑。

秦豫的行事风格他已经有些了解,比起谭果更霸道更狠辣,所以这事只能找谭果,想到这里,章成康开口道:“我听说关煦桡和谭果关系很不错,还有刑侦大队那个佘政,让他们出面吧。”

秦豫开的是保全公司,时间紧迫之下,章成康还真没什么办法,但是关煦桡和佘政都在体制内工作,只要上面给他们施压,他们只能屈服,到时候和谭果谈判也就容易多了。

接到上面领导打的电话后,关煦桡和佘政差不多是同一时间到达了章成康预订的玉锦阁,两人在停车场碰面之后,不由笑了起来。

“他们又是怎么惹到谭果了,老领导可是给我施压了,我连什么事都不知道就被赶出来了。”佘政笑着向着关煦桡走了过去。

谭果之前去了蓝海市,佘政才感觉南川终于平静了,结果这人一回来,得,又搅的风云突变,一大早老领导就冲到他的办公室,只有一句话,务必要将谭果约出来,不管用什么办法。

关煦桡倒是知道事情的经过,温声一笑的开口:“我们先过去,能将谭果和秦豫约出来,我们的责任已经尽到了,至于他们如何谈条件,我们俩可管不着。”

的确,如果不是走了关煦桡和佘政的关系,今天中午这个饭局,谭果和秦豫肯定不会出席,就该让这些人好好急一急,仗势欺人也有可能会踢到铁板。

玉锦阁的包厢里,章成康还有科研会的主要负责人陈主任也已经到了,秦天霖也带着吴泰鸣过来了,毕竟事情的起因就是因为吴泰鸣和方衍的旧怨。

至于保卫科的王科长此刻哆哆嗦嗦的站在角落里,他是没有资格出席今天中午的饭局的,让他过来不过是为了给谭果消气用的。

“关副市长,请坐。”章成康笑着迎了过去,和关煦桡握了握手,看起来风度翩翩,只是依旧带着帝京世家子弟的倨傲,招呼关煦桡也像是招呼晚辈一般。

章成康的确有些欣赏关煦桡,年纪轻轻就能在南川市任职,这个关煦桡不简单,只可惜对方是军转政的身份,章成康也不敢贸然去查,但是绝对要交好的。

当然,这种交好也只是章成康稍微降低一下自己的身份,只要他示好了,这个关煦桡但凡不是傻的,就该知道如何做,就和他之前结交秦天霖一般。

可惜面对章成康的示好,关煦桡神色依旧平静而温和,半点没有受宠若惊的姿态,“章副主任客气了。”

对于这个帝京章家的人,关煦桡并没有任何的谄媚和巴结,论起身份来,关煦桡比起章成康可是高出许多了,只是他性子太过于温和,反而让人以为他并没有什么来历和背景。

眉头微微一皱,章成康有些不满关煦桡冷淡的态度,自己都已经自降身价了,姓关的还端着架子,哼!关煦桡难道自认为自己的职位不低,就高人一等了?

地方上的这些人果真是井底之蛙,见识太少了,虽然不满,章成康脸上倒是不显,只是对关煦桡的欣赏减去了几分,不是世家子弟,没有家族从小的培养和教导,这些年轻人的格局果真太小了。

章成康连关煦桡都看不上,佘政这个刑侦大队的队长更被忽视了,如果不是因为他和谭果关系还不错,上面也会打电话让佘政也过来。

中午十二点,谭果和秦豫准时过来了,方衍也跟在两人身后一起进了包厢,别管之前在会展中心闹的多么不愉快,此刻章成康像是什么事都发生一般,热络的像是见到了老朋友,“秦总裁,谭小姐,快请进。”

“章少,不用这般客气。”谭果此时正色的打量着章成康,昨晚上被秦豫提醒了,所以谭果也就留了心。

“谭小姐能这么说真是太好了,之前的误会我们一笔勾销如何?”看到谭果,章成康心砰砰的跳动着,那隐匿在内心深处的野兽似乎要破笼而出。

已经整整二十年了,偏执早已经扭曲了他内心的感激之情,成为了变态的占有,只可惜,这些年,利用章家的关系网,不管他如何打听,那个女孩就像是从没有出现过一般,卷宗里也好,当年的那些警察也好,都没有人承认当时现场还有其他人存在。

可是章成康知道自己没有记错,即使那个时候他只有七岁,而且还被绑匪绑架走了,被喂了安眠药,可是迷迷糊糊里,他依旧记得那一张脸,如同天使的脸庞一般,将他从绑匪的手里头救了出来。

二十年的时间,很多记忆都已经模糊不清了,但是只有那一张脸却如同烙印一般刻在章成康的记忆最深处,从他十三岁第一次梦遗,睡梦里,他拥抱的对象就成了那一张面容,从此之后,章成康的心里头就住进了一头恶魔。

直到看到谭果的那一刻,章成康所有压抑的情绪疯狂的涌现在脑海里,她对谭果的调查很深入,他想要找到谭果的母亲,只可惜不管怎么查,谭果的资料都太少了。

孤儿,幼年就被杀手组织带走,大一的时候,杀手组织因为未知的原因破灭,谭果回归正常人的生活,再多的资料就没有了。

章成康不甘心,他想了二十年的梦中人,即将能找到了,他怎么甘心就这样放弃!可如果真的找不到,谭果也不错。

虽然和梦中的那张面容还是有些出入,可是轮廓却非常的相似,偶尔的神情也是一模一样。章成康只感觉全身的血液都躁动起来,他想要得到这个女人,不顾一切的得到这个女人,然后撕碎她的衣服,狠狠的占有她,让她成为自己的禁脔,永远都无法离开!

对上章成康那有些扭曲的眼神,谭果眉头皱了皱,她已经相信她家秦总裁的话了,这个章成康真的很诡异。

秦豫眼神陡然一冷,浑身迸发出一股子骇人的杀气,长臂霸道十足的揽过谭果的肩膀将人带到自己的身侧,挑衅的看着表情猛然一变的章成康,“章少,你如果缺女人,我可以去夜店给你找几个,有些人不是你能肖想的!”

如果说章成康对谭果还有几分耐性,对挑衅自己的秦豫,章成康根本不放在眼里,不过看到谭果肩膀上那碍眼的大手,章成康也冷了表情,“你算个什么东西,敢和我这样说话!”

包厢里其他人都傻眼了,想尽办法约了秦豫和谭果出来,不就是为了商量会展大厦的事情,章少他这是要干什么?

“我和谭果一个户口本,领了证。”说到这里,秦豫原本冷峻的表情转为了显摆和得瑟。

这些年来,他唯一感谢唐毓婷的就是这一点,当年要不是她弄了李代桃僵的这一出,以谭果那死宅的性子,秦豫可以肯定自己和谭果只怕很难有交集。

刷的一下,章成康怒到极点,他早已经将谭果当成了自己的所有物,是他的禁脔!可是如今自己的东西却被另一个男人占有了,这简直不可饶恕!

“谭果,我想你还不知道帝京章家的门第如何高贵,我可以简单的告诉你,我爷爷虽然已经退休,可是以前在帝京也有不少的属下,我父亲在L省工作,我大哥……”章成康将章家的家世摆了出来,倨傲的看了一眼秦豫,随后对着谭果继续道。

“只要你嫁给了我,你就是章家的媳妇,真正的名门贵妇,日后你的孩子就是世家子弟、勋贵出身,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一出生就能得到别人几辈子都无法得到的地位和财富!”

“我已经和秦豫登记了。”感觉到肩膀上秦豫那爪子似乎越来越用力了,谭果不得不开口打断了章成康一连串的许诺。

“我不会离婚!”秦豫同时补充了一句,所以这个傻了吧唧的章成康从哪里来就滚回哪里去!虽然他现在只是和谭果的一个假身份登记结婚的,但是秦豫相信终究有一天,他能将谭果的户口从帝京柳叶胡同谭家大宅迁出来,然后放到自己的户口本上。

章成康嗤笑的看着秦豫,不屑的冷哼着,“想要用婚约束缚住女人,秦豫,你真让人看不起,不过你以为一纸婚约就行了吗?也许对别人而言,你不离婚的确拿你没办法,可是对我而言,对我们帝京章家而言,要解除你和谭果的婚约关系,不过是一个电话的问题!秦豫,你真不算男人!”

可惜,面对嚣张跋扈,仗势欺人的章成康,秦豫嘴巴愈加恶毒,“我是不是男人谭果知道就行,至于你,我性取向很正常!即使你去泰国做了变性手术,我也不打算和你讨论我是不是男人的问题!”

“给脸不要脸的东西!”章成康怒喝一声,着实被气狠了,怒到极点反笑起来,“好,秦豫,你够种,只可惜敢和我横的人,到最后都跪在地上求我放他一马!”

谭果无语的翻了个白眼看着天花板,就她家秦总裁那尿性,别说他比这个章成康狠多了,就算有一天真的虎落平阳了,她家秦总裁也不是软骨头,跪在地上?谭果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她终于相信这个章成康真的脑袋有问题。

“章副主任,我们是来讨论会展大厦的问题的。”眼瞅着火药味越来越浓烈,一旁的陈主任终于忍不住的开口提醒章成康一声,以前感觉章少真正常,虽然性子高傲了一点,但脑子没问题啊。

可是今天一看,陈主任感觉章成康绝对是被妖邪附体了,哪有人一上来就让人家夫妻离婚的,再说帝京章家也不可能接受一个离婚的女人当儿媳妇,而且看秦豫和谭果的感情挺好,章少这是哪根筋坏了,他想要媳妇,帝京多的是名门淑媛,有必要和秦豫抢老婆吗?

而且抢也就抢了,那至少是暗地里,偷偷摸摸的进行,哪里有人这样大庭广众的要人家夫妻离婚,然后嫁给自己!别说秦豫本就不是善茬,估计就是个老实男人,这会都能愤起拿刀杀人了。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在陈主任看来谭果根本不鸟章成康,即使他已经摆出了章家在帝京的地位,可是陈主任特意看了,从头至尾谭果的表情都没有变一下,这说明谭果对秦豫感情挺深,而且不为外物所动,章成康根本是剃头担子一头热。

终于说到正题了,谭果看向开口的陈主任,“我的要求还是和之前一样,秦家赔偿我们一百万,然后让吴泰鸣给方博士道歉,至于这个保卫科的王科长直接开除。”

陈主任一愣,之前谭果和秦豫手机都关机,怎么都联系不到人,他的心就一直悬着,好不容易给关煦桡和佘政施压,将谭果约出来了,陈主任已经做好被谭果刁难的心理准备了,没有想到谭果这么干脆。

“好,这个要求我同意。”陈主任连忙接过话,唯恐谭果反悔了,将事先准备好的租赁合约拿了出来,“这是合约,只要谭小姐你签字了,一百万的赔偿马上到位。”

关系到华国的脸面和利益,谭果又怎么可能真的耍性子,拿过笔刷刷刷的签上自己的名字,回头看向一旁的方衍,“方博士,你坐着接受道歉吧。”

吴泰鸣脸色一阵青白的难堪,他一直认为自己比方衍有能力多了,而且他已经是秦家研究所的所长了,方衍在新锐科技不过是无人机小组的负责人,地位和自己根本没法比。

而且因为秦家的关系,吴泰鸣这些年获得了不少荣誉,在科技界也有几分话语权,可是今天他却要当众折腰给方衍道歉,吴泰鸣怎么都吞不下这口恶气。

陈主任干咳两声,警告的看了一眼吴泰鸣,本来这破事就是他惹出来的,他现在还硬气个屁啊,要不是谭果不追究,科研会的事情一旦出了问题,吴泰鸣绝对是吃不了兜着走,当然,那个时候陈主任也难辞其咎。

脚步上前,看着坐在椅子上的方衍,吴泰鸣低着头,终于还是屈服了,“对不起,之前都是我的错,我道歉。”

方衍一直以为不必要和吴泰鸣这种小人计较,可是此时看到他低头给自己道歉,方衍突然感觉心里头一松,似乎一把无形的锁链咔嚓断掉了,这一刻,他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一直都是不甘心的。

只是被现实所逼迫,他知道自己斗不过吴泰鸣,所以他才懒得去计较什么,直到此刻,方衍这才真正的放下了,看开了,心境也豁然开朗了。

“我接受你的道歉。”平淡的开口,方衍感激的看了一眼谭果,能跟在这样一个维护员工的老板后面真的是太幸运了。

方衍这个伪君子!吴泰鸣依旧低着头,愤恨不甘的咬着牙,他现在倒是装的胸襟宽广,似乎不和自己计较,可是他如果真这样胸怀广大,他为什么又要让自己道歉!

呸,不过是个当了婊子又想要立贞节牌坊的人渣!吴泰鸣越想眼神越是扭曲,以前他还以为方衍有几分高知分子的骨气,现在看来方衍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人、人渣!

除了之前章成康和秦豫之间的争锋相对,今天这事算是圆满解决了,谭果和秦豫打算走,陈主任也就客气了一下,也没强行留客,毕竟他心里头清楚,双方都有矛盾,不可能坐下来吃饭,还不如各吃各的,等到七天的科研会结束了,管他们斗的你死我活,都和自己美关系了。

玉锦阁另一间包厢里,精致的菜肴早已经端上桌了,谭果眼睛蹭的一亮,“那我就不客气了,你们随意啊。”

知道谭果的吃货属性,关煦桡笑着摇摇头,一旁佘政倒是好奇的看向秦豫,“秦总,你左手食指上的伤还有可能是切菜切出来的,你左手掌心怎么也受伤了?”

佘政是真的好奇啊,他虽然没有亲眼目睹秦豫动手,但是就他那一身气势,再者能压住龙虎豹那些练家子,秦豫的身手绝对不简单,所以看到他手受伤,佘政就奇了怪了,怀疑的目光往埋头苦吃的谭果身上瞄了瞄,难道是谭果家暴了秦豫?

秦豫没有开口,只是给谭果夹了一块排骨,然后用阴测测的目光扫了一眼关煦桡。

和我有关?关煦桡错愕一愣。

顺着秦豫的目光看向关煦桡,佘政也是不解,可惜秦豫不可能开口,谭果只顾着吃,两人对望一眼,还是之后抽空问谭果吧。

“对了,佘队长,还有件事要麻烦你。”吃到一半的时候,谭果终于想起来还有正事,连忙从包里拿出了一份卷宗递给了佘政,“这是方博士当年的卷宗,你帮我查一下,我打算给他翻案。”

方衍呆滞一怔,刚夹起来的虾子吧唧一下掉到了碗里,不敢相信的看向谭果,当初被冤枉强暴未遂之后,方衍不是没想过给自己翻案,可是人证物证俱在,方衍最终还是被判了一年牢狱。

“虽然是陈年旧案,不过要重新调查并不算太困难。”佘政大致的翻看了一下卷宗,虽然之前和方衍没有接触过,可是身为刑警,佘政观人面相还是很准的。

方衍一看就是那种醉心研究的高知分子,也许性格古板了一点无趣了一点,但是绝对不会做出给女大学生下药然后强暴的恶行,所以方衍绝对是被冤枉的,而陷害他的只怕就是吴泰鸣。

“方博士,可以说说你和吴泰鸣之间的恩怨吗?”佘政放下筷子开口,要查这个旧案,这绝对是一个重要的线索。

当年,季老可以说是无人机界的开山鼻祖,早些年季老在国外从事的也是相关研究,后来回到国内,在帝京清大有成立了专门的实验室,攻克的就是无人机的研究。

吴泰鸣是季老收的第一个徒弟,最开始季老是非常满意吴泰鸣这个学生的,勤奋踏实肯干,而且在无人机的研究上也有天赋。

可是伪装终究是伪装,一年半载的季老发现不了,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季老渐渐发现自己看走眼了,吴泰鸣太注重名利,根本静不下心来做研究,他的野心太大,这样的人无法成为一个研究者。

而就在这时,季老发现了方衍,不过有了吴泰鸣这个前车之鉴后,季老就留心了,随着观察,季老越来越喜欢方衍,在方衍的身上他看到了一股纯粹的研究精神,甘于寂寞、甘于贫困,但是那颗研究的心却永远火热。

就这样季老收了方衍这个小徒弟,师徒两人常常一做起研究就是数日泡在实验室里,不断的实验再实验,记录各种数据,进行各种推理演算……

以前季老出席一些研讨会,都是让吴泰鸣陪同,可是后来就变成了方衍,在季老看来这样也好,吴泰鸣虽然也喜欢无人机研究,但是野心太大,所以方衍以后从事纯粹的研究工作,至于后期的推广和其他事情就交给吴泰鸣来运作。

季老并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老顽固,他也清楚无人机的发展最终会走向商业道路,所以吴泰鸣和方衍这师兄弟两人正好合作,取长补短。

可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季老想的很好,在他将平生所学都交给两个徒弟之后,季老终于走完了他的一生。

季老过世后,自然要有人顶替他的位置和在科技界的名誉,吴泰鸣终于开始了他的布局和算计,因为他知道季老不死,不管他如何算计,方衍都会平安无事,因为有季老给他出头撑腰。

那是季老死后的头七,当天帝京清大也有不少学生来悼念季老,吴泰鸣和方衍身为季老的徒弟,肯定要出面接待这些人。

晚上的饭局,方衍并没有喝酒,可是头却晕乎乎的,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宾馆房间里了,一旁女大学生惊恐的哭喊着,衣服被撕碎了,身上有很多青紫的痕迹,而方衍则是一件衣服都没有穿。

就在这时,房间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打开了,进来的是走廊里打扫的服务员,一旁女大学生惊恐的扑到了服务员身上求救着。

然后住在楼上的吴泰鸣和其他几个学生都下来了,再然后警察来到了现场,女大学生身上的那些掐痕,经过指纹检验正是属于方衍的。

而且她的胸口还有口水痕迹,检测了DNA,也是属于方衍的,再加上女大学生的指控,方衍虽然说自己没有喝酒,可是他的血液里检测出了酒精成分不说。

最关键的证据则是从方衍的电脑里查到了他购买迷幻药的记录,种种证据之下,方衍无论怎么给自己辩白都是无用的,在自己老师死亡的头七这一天,给前来悼念的女学生下药,甚至还意图强暴。

方衍的名声彻底坏了,不过这个时候吴泰鸣却不断的给方衍找关系,四处去求人,季老生前的确有不少老友,再加上吴泰鸣的恳求,方衍最后被判了一年。

听完方衍的讲述之后,谭果同情的看着他,这就是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的典型吧。

不过对一个最一心只会研究的方博士而言,当年他应该没有想到陷害自己的人会是吴泰鸣这个师兄,毕竟事后他那么卖力的给自己四处求饶找关系。

佘政干咳了一声,示意的看了一眼谭果,她那眼神不要太明显,方博士是单蠢了一点,可是他毕竟是搞研究的,估计所有的聪明才智都放在研究上了,对于人情世故肯定很薄弱。

“那什么,方博士我不是笑话你,我只是感觉吴泰鸣太阴险了。”谭果尴尬的解释了一句,方博士实在是太可怜了一点。

之前那资料上说,当年季老唯一的女儿季涵原本喜欢的是方衍,可惜最后,方衍不但丢了名声,连女朋友也弄丢了,实在是太悲催了。

“其实我真的很蠢。”方衍不在意的一笑,继续解释道:“一直到出狱之后,我还很感谢吴泰鸣,可是那个时候他已经不打算研究无人机了,否则我真的打算给吴泰鸣打工,我四处找工作,可是到处碰壁,最开始我以为是因为自己坐过牢的原因。”

直到后来被一个和季老关系很好的老前辈指点了,方衍才知道是暗中有人在使坏,自己才一直碰壁,而这个人就是吴泰鸣。

一旦不信任他之后,方衍突然想起来能动自己电脑的人只有吴泰鸣了,那当初肯定是他利用自己的电脑从网络上购买了迷幻药,然后所有的一切都想通了。

方衍只是不精通人情世故,并不是真的蠢,所以他也就发现了吴泰鸣的真面目,可惜人单力薄,无力回天,没想到一晃这些年就过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