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成功营救/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190章

科研会顺利的开幕,安检这一块也是极其的严格,全方位无死角的摄像头监控,当然卫生间除外,各个角落和出入口也有执勤的武警。

至于龙虎豹的人则化身为会展的工作人员,不过他们的主要保护目标则是今天早上抵达会展的石安全博士。

关煦桡看着混到了石安全博士身边的谭果,哭笑不得的开口:“我总算知道这两天秦豫为什么没给我好脸色看了。”

“先生很在乎谭小姐,有时候行为会有些偏激。”一旁罗非鱼干咳两声的解释着,就为了不让谭果涉险,秦豫都对自己动刀子了,那左手掌心的伤口划的可不浅,再深一点都要到骨头了。

所以在面对疯狂又偏执的秦豫,谭果也只能退让一步,不再以保全的身份跟在石安全博士身后,以新锐科技老总的身份出席今天的会展。

“石博士,这是我们无人机项目的负责人方衍,之前无人机的悬停就是方衍攻克的。”谭果笑着介绍了两句,打算将石安全博士引到了新锐科技的展台前。

“我们的无人机研究起步比国外迟了很多,其实很多科技研究我们都落后了几十年,不过我们已经在迎头赶上来了。”石安全博士头发已经灰白了,不过身板却是挺的笔直,一双眼睛里闪烁着睿智的光芒,这是一个值得所有人尊敬的研究者。

谭果认同的点了点头,“是的,我们起步迟,所以落后了很多,但是随着经济和科技的发展,我们很快就能赶上来,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就不需要再委曲求全了。”

石安全博士一怔,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谭果,对上她清润目光里的敬佩之色,不由慈爱的笑了起来,拍了拍谭果的手,“华国的未来还是需要你们这些年轻人,我们这些老一辈子再多的牺牲都是值得的。”

其他人不知道,可是谭果却清楚的知道,当年石博士选择留在了M国,被无数的学者怒斥为卖国贼,各种辱骂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甚至因此妻离子散,被书香门第的石家除名了。

卧薪尝胆、忍辱负重数十年,为的就是一朝一日可以将所有学到的东西送回国内,石安全博士做到了,他孑然一身留在M国,在所有人都以为他是被M国的金钱和利益诱惑时,他依旧保持着一颗赤子之心。

也正是因为石安全博士当年远走M国的事情闹的太大,这些年M国那边也渐渐放松了警惕,很多核心的项目研究都让他参与了,而远程导弹防御系统的成功设计,一旦用在华国的军事上,整个华国的军事力量至少要提高一成。

所以石安全博士的安全太重要了,M国也隐约的警觉到了不对劲,但是因为没有明面上的证据,而且石安全博士在防御系统这一块绝对是泰山北斗的领头羊,M国也不敢随意抓人,防止引起整个动乱。

可是一旦发现石安全博士有逃离投靠华国的可能性,那么他们是宁可不惜一切代价将人给杀了,也绝对不会让他将研究成果交给华国。

“石博士,您好,我是吴泰鸣,这是我们最新型的风雪灭火机器人模型,是按照一比十五的规格缩小的。”看着谭果和石博士一起走了过来,吴泰鸣虽然知道他们是要去新锐科技的展台,此时却故意走出来拦了一下。

石安全博士主攻的远程导弹系统的程序编写和设计,但是在计算机这一块也绝对是佼佼者,机器人程序也好,无人机程序也罢,终究脱离不了计算机程序的编写,而且跟在石博士后面还有国外的那些专家组,其中就有专门研究机器人程序的专家。

“做工很精致。”虽然被拦住了,石博士倒也不在意,接过灭火机器人模型细细的看了起来。

吴泰鸣得意的瞄了一眼谭果,反客为主的介绍起来,“这台灭火机器人集排烟、稀释、冷却多种功能为一体,可以在三百米的距离内进行远程遥控操作。”

“石博士,这是我们独立研究的机器人,前面一共有三百个喷嘴,从这些喷嘴里可以喷出雾化的灭火干冰,射程高达六十米。”吴泰鸣越说越是得意,指着机器人模型继续介绍。

“这种灭火机器人可用于隧道、地下仓库等各种密闭环境内的抢险救援,而且造价我们控制在一百万之内,我们省三个市的消防局已经开始了首台试用,效果非常好。”

跟在石博士后面的一个主攻机器人的D国女专家嘲讽的看着洋洋得意的吴泰鸣,“如果我没有记错,这种灭火机器人是华国从我们D国引进回来的吧,哼,你们除了会将他国的研究成果拆开,然后自己随意组专一下,就当成是自己的研究成果了,你们华国的研究者还会做什么?”

女专家此话一出,吴泰鸣脸上的笑容顿时僵硬住了,D国的机器人技术的确领先华国太多,不过D国制造出来的机器人价格极其昂贵。

就如同这种灭火机器人,如果从D国购买,至少要两百万,而秦家研究所出来的只需要一百万,价格就低廉了一半。

不过俗话说一分钱一分货,仿造D国制造出来的灭火机器人在性能上肯定差了很多,虽然吴泰鸣信誓旦旦的说这款机器人的性能有多好,但是实际应用的时候,效果肯定大打折扣。

一旁来自R国的山本博士更是讥讽冷笑起来,“艾琳达博士,有些话你心里知道就行了,不需要说出来的,这事我们科技强国的涵养。”

说到这里,山本博士更是骄傲的挺起他那啤酒肚,倨傲的目光不屑的扫过华国的三个展台,“想当年华国的第一台国产洗衣机是怎么制造出来的?哼,还不是买了我们R国的洗衣机,然后将核心部分拆除下来,然后用华国的铁皮子捶捶打打,然后贴上商标,就成了华国的第一台国产洗衣机。”

山本博士身边的助理接了一句,“华国的第一台电视机、电冰箱,都是这么生产出来的,这就是华国的国产产品,这就是他们的研究成果。”

一下子,四周的外国专家都跟着大笑起来,嘲讽的看着在场的华国人,这种科研会在华国举行就是最大的笑话,华国有什么研究成果?有什么出名的研究者吗?

被嘲笑的吴泰鸣虽然脸上是青白的难堪,不过此时还强撑着笑容,谄媚的对着D国的艾琳达博士开口:“其实我们辉煌研究所和艾琳达博士您所在的实验室是合作关系的,有些资源我们是共享的。”

说完之后,吴泰鸣连忙拿出一份文件来,似乎想要证明他所说不假。

艾琳达扫了一眼点头哈腰的吴泰鸣,根本不屑接他递过来的文件。

“你不用解释了,我们D国的实验室是国际一流的实验室,里面都是最顶尖的研究人才,我们绝对不会和你们华国的研究所有什么合作,你所说的合作不过是交一笔巨额钱财,然后可以合法的剽窃、盗取我们的研究成果。”

吴泰鸣口中的合作不过是花大价钱,然后研究D国的灭火机器人,但是缺少核心资料,所以这种研究只能是仿冒,说白了就是山寨货。

但是即使是山寨货,那也侵害到了D国的专利,所以吴泰鸣的研究所才会每年出一笔高额的资金,用来买这个仿冒专利的使用权。

可是D国也不可能为了钱真的出售自己的核心资料,所以卖给华国的灭火机器人要不就是他们国家已经要淘汰的过时产品,要不就是在使用过程里有明显的故障,即将要停产,不能再次使用了,这些产品才会卖到华国来。

吴泰鸣难道不知道吗?不,不管人品如何,他也是有几分真才实学的,他自然知道购买回来的产品有问题、有故障,要不就是过时的产品。

但是为了自己的名声,也为了能拿到高工资,吴泰鸣乐此不彼,花大价钱买回国外的垃圾,研究个七七八八之后,就在国内申请专利,然后再大规模生产,还打着高科技产品的噱头。

至于后续问题,吴泰鸣就不管了,反正只要不出人命,那都是小问题,毕竟产品卖出去了,按照国内的潜规则,购买他们研究产品公司的销售经理都会拿相应的提成。

所以即使出了什么问题,购买方的销售经理也会想办法遮掩下来,毕竟一旦事情闹出来了,研究所这边会被追责,拿了回扣的销售经理同样难逃其咎,所以吴泰鸣就是利用这种方法,将秦家下属的研究所吹成了国内顶尖行业。

石安全博士脸色也有些的难看,他虽然拿的是M国的绿卡,可是骨子里他还是华国人,如今当着他的面,这些人如此的羞辱华国,让头发花白的石博士几乎克制不住内心的怒火。

谭果一把抓住了石博士的胳膊,随后看向故意挑事的山本博士,“的确,我承认华国在科技这一块是落后了,因为过去的几十年里,我们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国防上,毕竟国家军事强大了,才能独立的去发展科技,否则就只能和某些国家一样,成为其他强国的附庸,却洋洋得意,以为自己是亚洲强国!”

山本博士表情猛地一变,愤怒的看向一旁的谭果,“我在和石博士说话,你有什么资格插嘴?哼!你们华国人自诩礼仪之邦,实际上连基本的礼貌都没有!”

谭果笑着看着恼羞成怒的山本博士,却没有再多说什么,不管华国的科技研究如何落后,但是华国的军事力量绝对是国际顶尖的,这一点没有人可以否定。

所以何必拿自己的弱点去和人争论,要比就该比自己的强项,比起R国,华国国防军事强太多了,若不是依靠着M国,R国绝对不敢这么嚣张,即使言论上也不敢。

新锐科技的展台。

方衍站起身来介绍着展台上的无人机,“这一款无人机也是用于消防的,在无人机上我们装有红外、激光、测距多等重传感器,可以将火场的情况清晰的传回电脑上。”

一旁D国艾琳达博士眉头一皱,他们的实验室也在研究同样的程序,因为是用于消防,所以地面机器人的作用就小了,消防无人机则是实验室主要研究的对象,可是却存在诸多的困难,毕竟火灾现场不稳定因素太多。

“火灾现场浓烟滚滚,而且还有热气流,你们确定你们的无人机能拍照?不会是模糊不清的照片吧?”山本博士刚刚被谭果下了面子,此时连忙开口讥讽,似乎不将华国的无人机贬低到尘埃里绝不罢休。

方衍可不是吴泰鸣那种沽名钓誉之辈,面对山本博士的嘲讽,方衍平静的开口:“我们的无人机已经可以空中平稳悬停,所以火灾现场的热气流不会影响到无人机的拍摄,而且这款无人机安装的是最高像素的镜头……”

听着方衍的介绍,即使是挑衅的山本博士此时都被吸引住了,而艾琳达博士更是接连提问,而方衍这边也是对答如流,新锐科技的无人机研究的确已经达到了国际一流水平。

看着光彩夺目的方衍,一旁被挤到角落里的吴泰鸣脸色阴沉的骇人,愤恨不甘的盯着方衍,这些荣誉都该属于自己的!方衍!

早上的科研会可以说是非常的成功,石安全博士等人都进行了发言,而且各国的专家也在各个展台进行观看了,大致了解了各国科技发展的层面。

吃过午饭后就是午间休息,谭果连忙追了过去,“石博士,关于我们新锐科技的无人机,我一直有个问题想要问您。”

“可以,来我的房间吧。”看着抱着一大叠资料的谭果,石博士笑着点了点头,一直跟随他身边的是M国的小组,可是看到谭果过来了,其中一个高个男人眉头皱了一下。

“博士,现在是您休息的时间,不如等到下午提问环节?”高个男人低声开口,戒备的目光看向一旁的谭果。

抵达华国之后,关于这一次科研会的相关资料高个男人也都拿到手了,现场的安保可以说非常的严格,除了武警之外,还有龙虎豹保全公司,看来华国是花了大价钱的。

龙虎豹保全在国际上也有相当的地位,对高个男人而言,现场的安保越严格,对M国越不利,一旦石安全博士想要脱离自己的监控,现场的安保将是最大的障碍。

“怎么?你要限制石博士的自由?”谭果冷眼看着挡在面前的高个男人,冷冷一笑,周身迸发出一股子骇人的煞气。

别看谭果身材属于娇小的,而高个男人是M国人,天生体格高大健硕,但是此时没有一个人敢小觑谭果,她周身那股凌厉的气势丝毫不比高个男人弱。

高个男人眉头一皱,他记得之前的资料,眼前这个女人不单单是新锐科技的新老板,而且还是龙虎豹秦豫的妻子,而她真正的身份则是零失败记录的杀手。

“你可以和博士交谈,但是我必须在现场,这是为了保护博士的安全!”高个男人冷声开口,眼神暗示的看了一眼谭果,她可是零失败记录的杀手,自己防备着她也正常。

谭果点了点头,“可以,不过你必须保证,今天听到的任何商业机密,都不能泄露,否则即使你回到M国,我也会要了你的命!”

话音落下时,谭果眼中杀机一闪而过,不管是她自己的身手,还是龙虎豹的威名,如果要追杀一个人,即使对方逃到天涯海角也难逃一死。

高个男人很不满意被谭果威胁,可是想到自己此行的真正目的,还是点头同意了,侧过身让谭果跟着进了房间。

“石博士,我们的无人机研究目前存在最大的一个问题……”谭果进入房间之后,也直奔主题来了,“因为无人机的使用很多都是在危险场合,所以我们想要对无人机的程序进行更改,添加一个自主防御系统……”

高个男人一直站在门口,此时听到谭果的话,高个男人蓝色的眼睛猛地睁大,石博士的研究项目就是远程巡航导弹的自我防御系统,而谭果提出来的问题虽然是用在无人机上,而且简单了很多,可却和石博士的研究是相通的。

好在谭果这边交谈了一个小时就离开了房间,下午的科研会依旧顺顺利利的进行了,一眨眼的功夫,已经到了科研会的最后一天。

新锐科技成了这一次科研会最耀眼夺目的一颗新星,国外好几家公司都和新锐科技签订了价值数千万的协议,而秦家的研究所则无人问津,毕竟一个依靠剽窃发展起来的研究所,没有一家公司会和他们合作。

中午时分,谭果坐在休息室里,眉头紧锁着,按照原计划,石安全博士今天下午将逃离M国的监控。

虽然之前秦豫不愿意谭果介入其中,但真到了关键时刻,谭果也不可能置身事外,即使因此被M国盯上,谭果也必须掩护是安全博士离开。

咔嚓一声,休息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谭果猛地抬起头,看着走进来的秦豫,谭果苦着脸,她已经知道秦豫来的目的了,“你要看着我?”

“嗯。”秦豫沉声开口,反手咔嚓一声将房门给锁上了,然后搬过椅子直接坐到了门口,摆明了不会让谭果出去搀和到这件事里。

“他们或许并没有怀疑到我身上。”谭果弱弱的开口,她也知道自己这句话没什么说服力,虽然对M国而言自己只是新锐科技的老板,接近石安全博士不过是为了新锐科技的无人机研究。

但是谭果心里也清楚,一旦石安全博士失踪了,M国肯定会怀疑到自己身上,不管是对自己下杀手也好,还是将自己抓去审问,追查石安全博士的下落也好,总之自己会成为M国的目标。

秦豫冷眼瞅着谭果,不管她说什么,求饶也好,撒娇也罢,秦豫都不会让开,只要有一分危险,秦豫也不会让谭果去涉险。

谭果抬手看了一眼时间,无奈的摇摇头向着秦豫走了过去,笑眯眯的开口,“真不让开?美人计也不行?”

“你可以试试看!”秦豫雷打不动的坐在椅子上。

谭果眨巴着大眼睛,跨坐在秦豫的大腿上,双手亲昵的抱着他的脖子,然后故意将脸埋首在秦豫的颈窝处。

温热的气息喷吐在耳边,勾的心弦一动,一股说不出来的瘙痒感觉在内心深处涌起,秦豫下意识的绷紧了身体。

而谭果像是感觉不到这拥抱的姿势过于暧昧,舌尖调皮的舔了舔秦豫的耳垂,感觉到他身体绷紧的跟石头一般,不由格格的笑了起来,含混不清的声音暧昧的响起,“秦总裁,我还以为你是柳下惠呢?”

秦豫深呼吸着,压抑住躁动的血液,大手猛地掐住了谭果纤腰的腰身,这个该死的小丫头!

谭果终于放过秦豫了,倾过身,柔软的红唇突然吻住了秦豫的薄唇,舌尖一顶,将口中的小药丸顶到了秦豫嘴巴里。

察觉到不对劲,秦豫凤眸猛地一沉,可是谭果速度更快,右手对着秦豫后背猛地一拍,猝不及防下,药丸顺着口腔滑了下去。

“你?”秦豫脸色阴沉的骇人,愤怒的看着满脸歉意的谭果。

“放心吧,为了你,我也会保护好自己的。”谭果亲密的抱住秦豫,自己会注意安全的,不会让自己出事的。

药性发挥的很快,秦豫虽然努力的想要撑起意识,可是却感觉头越来越沉,黑暗一点一点的席卷而来。

“于磊,将他放到床上,留下来个人保护秦豫的安全。”谭果沉声开口,看了一眼被于磊抗在肩膀上的秦豫,打开门向着外面走了出去。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石安全博士已经做了最后的发言,此刻向着卫生间走了过去,M国的人也紧随其后的跟了过去,而且前几天就高个男人和他的两个手下在石安全博士身边,可是今天下午却足足有五个人。

石安全博士进了卫生间的隔间,高个男人也跟着进了卫生间,留了四个手下在卫生间外,从第一天抵挡会展中心,他们就已经入侵到了会展中心的监控系统里。

至于唯一没有安装监控的卫生间,高个男人也派了手下进行了检查,卫生间里并没有任何的异常,不过即使如此,高个男人依旧没有放松警惕。

关上隔间的门,石安全博士打开手机,小便的淅沥声从手机里传了出来,而此时隔间后面的墙壁突然被人从外面挪开一个五十厘米的口子。

从口子里无声无息的钻出一个男人,他对着石博识坐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动作轻柔的站在地上,而石博士则站到了马桶上。

男人快速的将安全绳系到了石博士的裤袋上,让他从口子里钻了出去,自己代替了石博士显示关了手机里的小便声,然后坐在马桶上,发出便便时的嗯嗯声。

而悬空的石博士则迅速的降到了下面一层的房间里,谭果快速的接住石博士,迅速的拿起一个仪器对他进行了扫描,当看到扫描仪上的红点时,谭果眉头一皱。

“博士,他们在你的脑后安置了微型追踪设备,我们只能尽快离开会展中心。”虽然早已经料到了这一点,可是真知道这个结果了,谭果面色还是有些沉重。

这种追踪设备是植入到皮下的,一般都是在手腕上,可是石安全博士的这个却被装到了脑后,除非进行外科手术,否则无法取出。

一旦取不出来,最多三分钟,M国的人肯定会发现石博士的失踪,谭果也顾不得给石博士进行伪装了,带着他快速的向着电梯方向跑了过去,同时对着联络器开口:“切换所有监控画面,一号二号三号队伍准备,五分钟后我们离开大厦。”

卫生间里,高个男人闻着臭味,原本并没有多在意,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一股不安的感觉涌了上来,高个男人敲了敲隔间的门,“博士?”

“干什么?”坐在马桶上的男人按下了手机上预先存好的录音,而此刻马桶里则是他之前倒入的两种药剂,发出了大便的味道。

是博士的声音?高个男人悬着的心松了下来,可是又过了两分钟之后,高个男人再次开口:“博士,请打开门!”

砰的一声!隔间的门被里面的男人猛地踹开,站在门边的高个男人猝不及防之下被撞的一个踉跄,可是这个动静,立刻惊动了外面的四个手下。

“通知猎鹰,立刻寻找博士的下落!”高个男人厉声一喝,随即向着男人发起猛烈的攻击。

听到联络器这边传来的声音,谭果知道事情已经败露了,而几乎在同时,一号二号三号掩饰的队伍同时冲到了大门口。

“捕鱼队伍立刻行动!”谭果随即下达命令,带着石博士也跟着冲到了大门口,只希望一号二号三号,三个替身可以暂时吸引M国安排在暗中的敌人的注意力,给自己这边争取几十秒的时间。

只要一百米的通道!看着不远处的120急救车,谭果回头看向一旁的石安全博士,“博士,一会你听我指挥,直接冲向那边的急救车,到了车里你就安全了。”

“零一,我是捕鱼五号,我意外受伤了,请求支援!”联络器里突然传来一道男音,声音里带着压抑的痛苦。

谭果猛地抬头向着对面不远处的三层小楼看了过去,那是一幢有了几十年历史的老楼,之前谭果也考察过这个地方,不过作为最后一个地点,这个三层小楼并不算最佳位置。

可是谭果没有想到五号地点竟然出问题了,“捕鱼五号,你立刻自救,支援马上就到!”

谭果说完之后,看向躲在柱子后面的石安全博士,“博士,情况有变,三分钟之后,你立刻就跑向急救车!”

说完之后,谭果对着联络器另一边的顾大佑开口:“不惜一切代价阻挡住会展大厦里的人!”

话音落下的一瞬间,谭果身影如同利箭一般冲了出去,直接暴露在空旷的通道里,如果此刻几处地点的一旦敌人动手,谭果必定会非常危险!

速度快到了极致,谭果宛若猎豹,直奔对面的三层老楼,而此刻联络器里不断的有消息传了过来。

“一号地点已经安全。”

“二号地点已经安全。”

三分钟的时间却像是三年一样的漫长,躲在柱子后的石安全博士目不转睛的看着手表,当分钟走到十二之后,石安全博士用最快的速度向着对面的救护车跑了过去。

而同一时间,当谭果踹开了临窗这间房的房门时,站在窗口的男人猛地回过头来,眼睛i带着震惊之色,随即向着谭果看了一眼的同时将椅子踹飞了出去,身体同时向后跃了过去。

追!避开飞过来的椅子的同时,谭果立刻追了过去,同时顺着三楼的窗户跳下,一场生死追逐在闹市区展开……

当黑暗降临时,为期七天的科研会顺利的结束了,石安全博士的失踪并没有引起外界的注意,M方暴怒到了极点,可是偏偏没有拿到任何有力的证据可以指控石安全博士的失踪是华国方面造成的。

所以这个闷亏他们只能捏着鼻子认了,然后调动了所有的可以调动的力量,在南川开展了地毯式的搜索。

黑暗的山林里,谭果靠在树后面,压低了喘息声,看了一眼地上的血迹,“出来吧,你是逃不掉的!”

若是寻常的生死追逐,整整四个小时的疾驰和躲避,一般人的体力都已经到了极限,可是对谭果这边天生体力的小变态而言,她只感觉到了体能的消耗,但是并没有感觉到累。

可是被她追逐的敌人就不同了,因为体能的迅速消失,所以他被谭果之前丢掷的飞刀扎伤了右腿,不过在受伤的情况下,还能躲避开谭果的追捕,看得出对方绝对不是普通人。

估计是想到自己的确逃不掉谭果的追捕,安静之下,有着脚步声轻微的响起,一道身影缓缓从躲避的树后走了出来,借着夜色,目光锐利的看向先一步现身的谭果。

“你是谁?”异口同声的询问着对方,谭果和男人微微一怔,在戒备的同时,两人眼中也都升起了疑惑之色。

从最开始男人的逃亡的时候,谭果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对方不像是M方的人,而且他的身手更像是华国训练出来的,此刻看到一张普通的东方面孔,谭果就更坚定了之前的判断。

“你是来对付石安全博士的?”谭果平静的开口,双手空空,但是如果对方有任何异动,谭果以极快的速度,绝对能抢先诛杀敌人。

听到谭果的问话,男人表情沉了沉,缓缓的摇摇头,“不,我是来保护石安全博士的。”

听到这话,谭果松了一口气,算是相信了对方的话,“可以说说吗?这一次保护石安全博士的任务是我负责的,可是我并没有见过你。”

“我已经退役了,不过半个月前,我接到老领导的电话,他拜托我再次出山。”男人似乎也放松了警惕,或许是谭果的身手让他放心,男人走到了谭果身边坐了下来,撕下了一块衣服包扎着还在流血的右腿。

男人名叫方团山,他曾经是军中最优秀的一员,只是在服役十年之后,因为受伤,方团山只能选择退役,就这样过起了普通人的生活。

可是半个月前老领导的电话打破了他平静的生活,而老领导来找方团山只有一个目的,希望他可以来南川,在会展中心四周进行地势地形考察,确定最适合的狙击点,利用反侦察的手段,寻找出敌人可能会选择的地点,然后进行埋伏。

这半个月来,方团山一直在会展大厦四周进行地势地形的考察,而今天就是最关键的一天,他正在三楼的老楼进行最后的确定,然后就可以将结果报给老领导。

可是当通过望远镜看到了会展大厦北门口的一幕,方团山感觉到了不对劲,就在这时谭果踹门冲了进来,方团山警觉到了危险就跳窗逃走了。

“我需要确定你的身份。”谭果平静的开口,对着方团山拍了一张照片,然后迅速的将照片发给了谭宸,虽然还没有求证,可是谭果隐约的感觉到方团山说的是实话,他似乎被人设计了,从保护石安全博士变成了猎杀石安全博士的凶手。

今天如果不是谭果追踪过来,不管方团山是逃走了还是被抓了,他的罪名是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想到这里,谭果眉头不由皱了起来,是谁利用石安全博士的安全来设计方团山,对方是怎么知道华国会在今天行动的,越想谭果感觉越不对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