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我们分手/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黑暗的树林里,晚风吹来,带来淡淡的血腥味,方团山靠坐在树杆前,目光不时的看向不远处的谭狗,从发现自己被老领导算计之后,方团山知道眼前的谭果是自己洗清罪名的唯一希望。

“大哥,你说方团山的老领导魏锦斌上个月在任务里牺牲了?”谭果错愕一怔,之前的种种让谭果明白方团山可是能被设计了,从保护石安全博士变成了谋杀的凶手。

谭果以为这个案子脉络很清晰,只要查出魏锦斌的情况就真相大白了,却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已经牺牲了,那是谁冒充了对方的身份来算计方团山?

“是的,不过因为牵扯到我们在国外的一个任务,所以消息并没有传出来,知道的人就是这一次任务的几个高层。”低沉的声音从手机另一头传来,谭宸也是接到谭果的电话之后,让人调查了才知道这个情况。

当然,目前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有人冒充已经死亡的魏锦斌的身份,知道他和方团山之间的联系代码,然后诱骗了方团山。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方团山在撒谎,他埋伏在五号狙击点,就是想要对石安全博士动手,可却被谭果给阻止了,为了给自己脱罪所以编造了这么一个理由。

“行,大哥,这件事我来查。”谭果接过话,自己在S省要调查也方便一些。

挂断和谭宸的通话后,谭果向着已经站起身来的方团山走了过去,仔细的观察着他的面部表情,不得不说方团山不愧是曾经的枪王,眼神坚定,面容磐石,只从面部表情根本无法判断他内心深处的想法。

“情况怎么样?”方团山目光平静的看向谭果,他清楚对方核实的只是自己的身份,至于之前的陷阱,在没有任何证据之下,方团山无法确定谭果会如何做。

“你的身份没有任何问题,不过刚刚得到的消息,魏锦斌在上个月已经意外死亡了。”谭果说完之后,再次看向方团山,却见他眼睛猛地瞪大,似乎很震惊魏锦斌的死亡消息。

低着头,方团山双手猛地攥紧,原本以为是老领导魏锦斌因为某种原因陷害了自己,可是老领导竟然也死亡了,那到底是谁要害自己?

而且能拿到自己和老领导之间的联系代码,甚至之前自己还和老领导通过电话,虽然只是简短的几句交流,可是对方的声音也好,说话的语气和方式,都和老领导如出一辙。

这一瞬间,方团山感觉一张大网密密实实的笼罩下来,他不过是在巨网下扑棱翅膀的小麻雀,根本不知道往哪个方向逃,陷害自己的幕后黑手绝对不简单,可是为什么是自己?

想到这里,方团山目光深处快速的滑过一抹不甘的忿恨,他之前因为肩膀受伤已经退役了,如今只是个普通人而已,幕后黑手为什么要这样处心积虑的陷害自己?对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谭果等方团山情绪冷静下来了,这才开口道:““方团山,你跟我回去接受调查,不过你放心,你的安全我绝对可以保障。”

这个案子不单单牵扯到了石安全博士,也牵扯到了高层,谭果不得不慎重,虽然凭借直觉她目前比较相信方团山,可是在没有找到确切的证据之前,方团山依旧是嫌疑人。

“可以。”方团山迟疑了片刻就同意了,他清楚的知道谭果虽然使用的是商量语气,可根本容不得自己拒绝,而且之前的生死追逐也让方团山知道了谭果的可怕。

“不过我有一个要求。”方团山紧接的开口,原本黝黑而冷硬的表情此刻柔软下来,如同天底下任何一个普通的男人一般,“我希望你们可以出面保护我妻子的安全,我担心幕后黑手会对她动手。”

“嗯,你把地址报出来,我让人过去。”谭果点了点头,幕后黑手的意图还不明,方团山的妻子很有可能会遇险,即使方团山不开口,谭果也会派人去保护对方。

或许是谭果和善的态度,方团山心底最后一点戒备也放下了,快速的报出了地址,甚至说出了和妻子袁荷事先约定的安全口令,这样一来谭果的人一过去,只要说出安全口令,袁荷就不会有任何的怀疑和反抗。

谭果和方团山向着林子外走了去,虽然已经是晚上八点了,山林这边也有些偏僻,好在他们运气不错,下山后走了不到十五分钟就碰到一辆出租车。

“你先请。”方团山打开出租车后座的车门,随后退到了一旁,让谭果先上车。

谭果也客气背对着方团山,刚打算上车,突然惊觉到不对劲,可惜因为车门阻挡了她的动作,谭果只感觉脖子后一痛,眼前一黑的昏了过去。

快速的接住被自己打晕的谭果,方团山将人放到了汽车后座上,前排的驾驶员此刻已经吓的脸色苍白。

“你要干……干什么……”驾驶员惊恐万分的看着方团山,原本还以为这两人是一对情侣,谁知道这男的突然就动手了。

“我已经记下你的车牌了,这是你的名字吧?”方团山看了一眼贴在副驾驶前出租车司机的姓名,随后亮出了右手的黑色手枪,“将人安安全全的送到市里,她没事,你就没事,否则后果你知道的。”

“是,我保证将人安全送到!”司机声音都哆嗦起来,只要不伤害自己,什么都好商量。

方团山这才砰的一声关上驾驶位的车门,“开车!”

话音落下的瞬间,整个人如同猎豹一般跃入到了夜色之中,片刻的功夫就消失在了黑暗里。

而此刻后座上,谭果揉了揉脖子刚坐起身来,惊魂未定的司机余光不经意的瞄到后面,吓的啊的一声惨叫起来,“你……你……”

“靠路边停车。”谭果哭笑不得的回了一句,自己是个大活人,又不是见鬼了,这司机叫那么大声做什么。

嘎吱一声汽车停到了路边,可是突然响起之前方团山的威胁,司机惊恐万分的喊了起来,“你不能走!他会杀了我的……你不能走……”

说到最后,司机声音里已经夹带着哭腔了,他不想死啊,可是刚刚那个男人不但记下了他的车牌号,也记下了他的名字,对方如果来找自己,自己肯定会被杀掉的。

谭果开车门的手一顿,无语的看着哭的稀里哗啦的司机,“放心吧,他不会来找你的,我会告诉他是我醒过来之后就走的。”

说完之后,谭果下了车,一边走一边通过联络器开口:“追上方团山了吗?”

联络器另一头传来了于磊的声音,“已经盯上了,放心。”

于磊他们都是特调一局一队的精英,是谭宸派过来保护谭果安全的,除非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他们不会现身,所以之前谭果追捕方团山时,于磊他们都在暗中跟着,但是并没有出手帮忙。

“那就好,远远的盯着就行,不要让他察觉了。”谭果又交代了几句,这才切断了和于磊之间的联系。

看了看四周,谭果在马路边的栏杆处坐了下来,从最开始的时候谭果就知道方团山肯定会逃走,因为幕后黑手不但目的不明,而且手段很强,这种情况下,方团山不会相信任何人,他只会相信自己。

他选择将妻子袁荷的地址告诉谭果,除了让谭果放松警惕之外,也是因为方团山别无选择,他可以自己逃往,但是却不能带着身为普通人的妻子一起逃,所以他只能将袁荷的安全交给谭果。

再者幕后黑手既然设计了这个局,不管对方目的是什么,只要方团山还活着,那么袁荷就不会出事,因为幕后黑手说不定会利用袁荷来威胁方团山现身。

马路上不时有车子飞驰而过,谭果看了看手机,已经九点半了,按照药性,秦豫应该在八点半就醒来了,然后他定为自己的手机,一个小时绝对就能赶到这里。

可是自己都等了这么久,难道秦豫是气狠了?所以不打算过来了?谭果心虚的摸了摸鼻子,想到秦豫那偏执的性子,谭果突然有些头痛,若是大哥二哥,自己就算再胡闹,他们再生气,只要好好哄哄,撒个娇肯定就没事了。

但是对秦豫肯定没这么好哄,谭果知道自己是利用了秦豫对自己的信任,然后借着接吻的机会才将药丸塞到了秦豫的嘴巴里,不管自己有多么合理的理由,自己终究是背叛了秦豫的信任。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当时钟走到十点了,谭果拍拍屁股站了起来,得,秦豫肯定是生气了,而且是非常非常生气!

这边谭果刚走了两步,迎面的汽车灯光刺眼的亮了起来,谭果咧嘴一笑,还好,虽然生气,不过总算是来了。

黑色的布加迪精准的停在了谭果身边,后座的车门打开,当看到下来的人时,谭果失望的垮下脸来。

“先生气狠了。”罗非鱼侧身让谭果上了车,说实话他是真的佩服谭果的勇气,明知道先生不准她搀和进来,为此连左手都划了一刀,那刀口再深一点都划到骨头了。

罗非鱼以为谭果肯定是妥协了,毕竟她只要在乎秦豫的感受,就不可能搀和进来,谁知道谭果安分守己了几天,麻痹了所有人,包括秦豫在内,然后将秦豫给弄晕过去了。

一想到秦豫之前那张阴云密布的脸庞,罗非鱼都感觉神经一跳一跳的,这辈子他都没有看见先生如此暴怒过。

汽车飞驰在黑夜里,古民居的住宅一片黑暗,“秦豫不在家?”谭果扭头看向身旁的罗非鱼,这都离家出走了?

“先生只交待了我和大佑来接你,我并不知道先生去哪里了。”就秦豫当时那种暴怒疯狂的状态,罗非鱼也不敢问。

等洗漱完毕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谭果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滚着,都已经凌晨十二点多了,却是一点睡意都没有。

“这还没有到七月,怎么就这么燥热!”谭果抱怨的嘀咕着,翻出空调遥控器,卧室里的温度似乎降下来了。

凌晨一点钟。

谭果懊恼的一把坐了起来,将枕头直接向着床对面的墙壁砸了过去,烦躁的抓了抓头发,“该死的秦豫到底跑哪里去了?”

以前习惯了一个人睡,当秦豫要和谭果同床共枕的时候,谭果是各种嫌弃,谁知道睡着睡着就睡习惯了,现在床上少了个人,谭果根本睡不着。

当然,谭果心里头明白,其实不是因为秦豫不在这里睡,而是因为她担心秦豫,以秦豫那偏执又变态的性子,谁知道他会干出什么事来,越想越是暴躁,谭果打开灯拿过手机,秦豫的电话依旧是关机状态。

“难道要让大哥或者二哥帮忙找人?”谭果嘟囔着,看着手机又犹豫了,一来是时间太晚了,这都快凌晨一点钟了,大哥二哥肯定睡了。

二来是谭果有些不好意思,自己和秦豫矛盾了,让家里头知道,谭果总感觉有点的尴尬,犹豫了好几分钟,还拿不定主意的谭果向床后倒了过去。

砰的一声巨响声响起!谭果忘记了现在睡的凉席,而不是柔软的席梦思,所以后脑勺重重的磕在床板上,痛的谭果眼冒金星,想哭的心都有了。

“不问了,如果明天秦豫还不回来,自己再让二哥帮忙。”谭果揉了揉后脑勺,砸的太重,都感觉有肿包了。

而此刻,同一时间,龙虎豹的一处隐秘据点,训练时里,狠狠发泄之后的秦豫倒在地板上,粗重的喘息着。

许久之后,秦豫冷着峻脸站起身来,拿过手表看了一眼,已经是凌晨两点半了,他知道如果谭果真的要找自己,即使这个据点很隐秘,但是以谭家的能力,最多一个小时就能找到自己的下落。

而且秦豫之前并没有特意的隐藏下落,可是从晚上十一点钟一直等到凌晨两点多,谭果依旧没有出现,秦豫的黑眸沉了沉,复杂的情绪在眼底深处凝聚着。

等洗完澡之后,已经是凌晨三点了,秦豫坐在椅子上,静静的看着窗户外的夜色,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清晨五点半,窗户外的夜色已经褪去。

坐了一整夜的腿有些的发麻,秦豫起身走到窗口打开窗户,清晨的空气迎面袭来,青色的天空下,偶尔能看到飞鸟掠过,一切显得如此静谧而美好,只是秦豫的内心深处却是一片的荒芜和冰冷。

谭果一夜没有睡,在床上翻滚了一整夜,早上五点半,心里藏了事的谭果就爬了起来,不过并没有去找秦豫,而是去了厨房。

对一个厨房高手而言,随便一点食材都能变成一叠色香味俱全的精致菜肴,可是对谭果这种厨房杀手而言,就算是再新鲜再昂贵的食材,她都能做成连狗都不愿意吃的黑暗料理。

或许是存了要讨好秦豫的心思,谭果咚咚咚的忙碌起来,切的太难看的丢到垃圾桶里,省的影响整碟菜的外观形象,从来都是秦豫做饭,谭果是坐享其成,真到自己手里头来做了,谭果才发现做菜还真容易。

“好吧,当中餐也行,反正早餐也吃不了这么多菜。”看着桌子上的四菜一汤,谭果终于松了一口气,拿过纸巾擦去脸颊上滚落下的汗滴。

谭果原打算是做一顿早餐,然后将秦豫找回来,然后无比陈恳的道歉,谁知道谭果厨艺太渣,等到垃圾桶都被黑暗料理给填满了,谭果终于做出了还算能看的四菜一汤,只是时间已经到了中午十一点半。

而她白嫩嫩肉呼呼的小爪子上已经多了几道切菜切出来的伤口,胳膊上更被热油烫了好几个水泡,好在过程虽然艰辛,总算是吃了结果。

洗掉了一身油烟味,谭果拿起手机拨通了秦豫的电话,当电话接通的声音传来,谭果眼睛一亮,声音里多了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喜悦和欢快,“秦豫,你在哪里?中午回来吗?”

“公司,中午不回来。”低沉的声音听起来和往常没有什么不同,如果真说区别,大概就是以前谭果只要一个电话过去,秦豫肯定会丢下手头的工作回来做午饭。

“那行,不回来就不回来吧,我自己解决。”谭果扁了扁嘴,知道秦豫肯定还在为之前迷晕了他的事在生气,所以连中午都不回来做饭了,幸好自己准备好了。

谭果这边刚打算再说点什么,手机里就传来被挂断的声音,秦豫这个小气鬼!

谭果从厨房拿了食盒开始打包装菜,等谭果将两个食盒都装满了,这才开车直奔龙虎豹保全公司而去。

办公室里,挂断谭果的电话之后,秦豫并没有再工作,昨晚在药性褪去清醒之后,秦豫是暴怒的,他以为谭果会在乎自己,可是自己想错了,她根本不在乎自己。

勾着薄唇自嘲的笑了起来,秦豫靠坐在椅子上,原本冷峻的表情转为了嘲讽和不屑,在事情没有发生之前,秦豫以为自己不在乎,他知道谭果心里头排在第一位的是谭家,秦豫一直以为自己会安心的待在第二名的位置上。

可是自己错的离谱,除了谭家,还有很多事都排在自己的前面,那一刻,当知道谭果对自己下药时,秦豫在愤怒的同时更多的还是悲哀,如果爱一个人会如此卑微,如此求而不得,那么他宁可不要了,斩断这一切。

将手中拎着的食盒放在了外面的办公桌上,谭果推开秦豫办公室的门,将手上的双手背在了身后,笑的看向办公桌前低头工作的秦豫,“秦总裁?已经十二点了,该去吃饭了,工作是做不完的。”

像是没有听到谭果的声音,秦豫目光依旧专注的落在面前的文件上,整个人看起来和往常没有任何的不同,但是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秦豫眼中再没有了过去的温柔缱绻,只余下一片冷漠的荒凉。

“好吧,我知道昨天是我不对,可那也是没有办法啊。”谭果走上前来,谄媚的拉了拉秦豫的胳膊,严肃着小脸郑重的对秦豫鞠躬道歉,“对不起。”

“不用道歉。”低沉的声音响起,秦豫看向直起身,喜笑颜开的谭果,“中午事情很多,你要是饿了自己出去吃。”

笑容从脸上褪去,谭果皱着眉头,敏锐的发现了秦豫的不对劲,看着面容冷肃而透露着嘲讽之色的秦豫。

“秦豫,对不起,我道歉,我不该利用你的信任。”谭果再次开口,比起刚刚的道歉,谭果的表情严肃认真了很多。

可惜面对谭果的再次道歉,秦豫眼神依旧冷淡,抬头看着身侧的谭果,秦豫忽然笑了起来,只是嘴角的笑容却显得冷漠而嘲讽,如同他面对外人时一般。

心咯噔沉了一下,谭果怔怔的看着秦豫,好像是回到第一次在古名居前碰到秦豫时的场景,那个时候秦豫就是这样冷漠疏离而透着嘲讽的表情。

只是那时是陌生人,谭果并不在意,可是此刻,看着如此疏离的秦豫,谭果感觉心里头闷闷的钝痛起来,像是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掐住了心脏,让人难受的都无法呼吸。

“谭果,我们分手吧。”秦豫终于开始开口了,看着谭果那猛地瞪大的双眼,看着她脸上呆滞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秦豫想要收回刚刚那锥心刺骨的话,可是瞬间这种心疼的情绪还是被秦豫强大的自制力给压制下来了。

深呼吸着,谭果扭过头看着窗户外,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办公室里的气氛压抑的让人透不过气来。

谭果知道秦豫这一次会生气,甚至会暴怒,可是她没有想到秦豫会说出分手两个字,以前开玩笑的时候,谭果倒也说过同样的话,不过那不过是戏言而已,是两人之间的打趣。

但是此时,谭果能清晰的感觉到秦豫话里的认真,可正是因为这样,谭果才会这样的难受,当听到分手两个字时,谭果面色依旧平静,可是内心深处已经是翻江倒海。

似乎过了十多分钟,谭果终于再次将目光看向秦豫,一字一字的开口:“我知道这一次是我不对,你生气我也知道,可是秦豫还有些话是不能说的,我也不会同意的。”

“我只是通知你而已,并不需要你的同意。”秦豫直视着谭果的面容,他的话清冷而薄凉,自嘲一笑继续道:“我并不是因为这件事生气,我只是忽然意识到,我没有办法接受在你的心里我不是第一位。”

秦豫需要的是一段绝对的纯粹的感情,他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宽容那么大度,看着表情始终如一的谭果,秦豫嘲讽的笑了起来,“这一次石安全博士的事情只是第一例,接下来还会有第二例、第三例,谭果,你也清楚你不可能以我的意愿为第一意愿,所以我们分手吧。”

“所以你想要找一个温柔娴淑的女人?”谭果怒到极点反而笑了起来,只是那笑容是如此的僵硬而愤怒,“你撩完了我之后直接来一句gameover!秦豫,从你认识我的时候你就知道我不可能乖乖待在家里头被你圈养!”

当然在某种程度上,谭果愿意当一只金丝雀,可是她是谭家的人,她享受了谭家带来的一切荣誉地位和财富,所以在很多时候,谭果无法做到置身事外,这是属于每一个谭家人身上的责任和重担。

就如同这一次石安全博士的事情来说,谭果其实可以不介入的,谭宸手底下有很多可以用的顶尖人才,但是谭果不放心,因为没有人比她更合适。

如果换成了其他人,导致石安全博士被杀身亡了,谭果会一辈子内疚不安,在民族大义面前,个人感情也好,个人安危也罢,都显得微弱而渺小,可以说真的需要牺牲性命的那一天,谭果也会义无反顾,只是烙印在她骨子里的忠诚和爱国。

“谭果,我努力过,我也以为我可以接受这样的你,可是现在我发现我错了。”秦豫平静的开口,一直以来他都是这样认为的,可是当被谭果迷晕的那一刻,秦豫突然感觉到自己并不能接受。

或许这是他扭曲变态的人格导致的,这种病态的占有欲让他无法接受谭果一次又一次的背离自己的意思,与其日后成为仇人,与其日后自己伤害了谭果,他宁愿现在放手,再痛他也能接受。

秦豫如果暴怒如果发火,谭果还可以认为他说分手不过是气话而已,可是他这样平静的解释,谭果知道这是秦豫深思熟虑后的结果,而且不会再更改。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谭果突然感觉心里头难受的厉害,眼角也酸涩起来,谭果面容僵硬的扯起嘴角笑着,“好,我知道了。”

说完之后,谭果转身向着门口走了过去,之前的坚强在瞬间崩塌,泪水从眼角扑朔的滚落下来,谭果死死的咬住嘴唇,血腥味涌到嘴中,才压抑住那铺天盖地而来的痛哭。

手落在门把手上,背对着身后的秦豫,谭果微微仰着头,将泪水逼回了眼眶,嘴唇哆嗦着,努力了许久之后,谭果才恢复了正常的嗓音,“秦豫,你真的要分手吗?如果你说分手,我们说不定就回不去了。”

“抱歉,我坚持。”简短冷厉的五个字,是秦豫最终的答案。

站在门口的谭果嘲讽的笑了起来,打开门,平静的走出去,反手关上门,看着对面办公桌上的两个食盒,谭果无声的裂开嘴笑着,泪水已经模糊了视线。

咚咚咚的走了过去,谭果抓起两个食盒大步向着电梯走了过去,一路上,谭果行走的速度极快,直到回到车子里,关上车门的那一瞬间,谭果扑在方向盘上放声大哭起来。

在没有恋爱之前,谭果感觉她绝对不会为了一个男人爱的死去活来,她天生心情薄凉,和秦豫在一起,其实更多时候也是秦豫占据了主导地位,谭果一直认为自己是被动的接受了这段感情。

如果秦豫不是那么霸道不是那么固执,谭果认为自己和秦豫说不定走不到一起去,因为自己太懒,她不会主动去爱一个人,所以才需要秦豫的主动。

可是直到秦豫说出分手两个字之后,谭果才知道心可以这样痛,痛的无法呼吸,痛到脑海里一片空白,只有泪水怎么也控制不住。

“那个混蛋!”许久之后,眼泪似乎流干了,眼睛酸涩的干痛着,谭果怒吼一声,发动汽车离开了龙虎豹保全公司的停车场。

而此时,办公室,秦豫以为在经过一晚上的心理建树之后,他可以平静的接受分手的局面,他甚至在脑海里模拟了许多次。

可真的说出来之后,秦豫才知道自己没有想象里的那么坚强,狼藉一片的办公室,证明了秦豫那暴躁而痛苦的内心。

办公室门外,听到里面安静下来了,罗非鱼揉了揉眉心,之前和谭果迎面擦过时,罗非鱼清楚的看到了谭果眼角滚落的泪水。

认识谭果这么久,罗非鱼知道谭果看起来娇憨懒散,可是比谁都坚韧,谭果会哭,这是罗非鱼怎么都想不到的,也正是因为太过于震惊,罗非鱼才会呆愣在原地,忘记去追谭果。

等他回过神来时,总裁办公室里传来了巨大的打砸声,罗非鱼一惊,连忙走了过去,可惜还没有开门就听见办公室里秦豫的怒吼声。

“先生?”试探的询问了一声吼,罗非鱼打开了门,嗬!看着如同灾难现场的办公室,罗非鱼着实吓了一跳,所有能砸的东西都已经被砸光了。

秦豫站在办公桌前,右手的拳背上鲜血淋漓,一旁的橱窗玻璃已经碎裂了,不用猜也知道是被秦豫用拳头给砸碎的。

“先生,你和谭果?”罗非鱼将椅子扶了起来,看着面容阴冷到极点的秦豫,心里头咯噔了一下,不祥的预感浮上心头,先生难道和谭果?

“我们分手了。”嘶哑的五个字从薄唇里吐出来,如同五把尖刀狠狠的扎在胸口处,秦豫自嘲的笑了起来,锐利的目光阴狠诡谲的看向震惊的罗非鱼,“是不是认为很吃惊?”

先生这情绪明显不太正常!罗非鱼后怕的瑟缩了一下身体,他比谁都知道秦豫对谭果的在乎,这种在乎不关时间的长短,那绝对是一见钟情,再见倾心,然后可以为了对方死的感情,浓烈疯狂又偏执。

罗非鱼原本以为一辈子都不会从秦豫口中听到分手两个字,如同之前秦豫和谭果之间的玩笑一般,他们之间只有丧偶,没有离婚!

秦豫勾着嘴角笑着,可是似乎感觉到扯动嘴角的动作太过于刚硬生涩,秦豫转过身背对着罗非鱼,“这是我的决定,我和谭果不适合,她在乎的东西太多,而我只在乎谭果。”

这就像是一个感情的牢笼,秦豫牢笼里只让谭果一个人通过,也只有她拥有唯一的一把钥匙,可是谭果的牢笼却有许多门,很多人都可以拿着钥匙进来,秦豫只不过是其中之一。

以前秦豫以为自己不在乎,他可以包容,这段感情,他认为只要自己爱谭果就行了,可是他渐渐发现自己错了,错的离谱,谭果在乎的人太多,在乎的事情太多,秦豫已经无法接受了,当然,就目前为止,秦豫还可以控制住自己的感情。

但是终究有一天,他的承受会到达大限,所以与其在那个时候以更加痛苦的方式分开,还不如现在就分开,如今斩断情丝都这么痛,那么到了以后,等感情更浓烈了,岂不是更痛,秦豫双手死死的抓住窗棱,所以自己并没有做错,越早分手,双方的痛苦也就越小。

罗非鱼震惊的看着背对着自己,似乎是无坚不摧的秦豫,虽然看不到秦豫此刻的表情,可是罗非鱼知道事情绝对不会秦豫说的那么简单。

“先生,我知道谭果心理有很多人和事,而先生却将谭果当成了唯一,这就导致了感情的天平开始倾斜了。”罗非鱼斟酌一番之后开口,“但是先生,你为什么要分手?你难道是害怕等到以后,自己爱的更深,而谭果爱的却更浅,所以先生你是害怕了,所以宁可此时就分手?”

“闭嘴!”怒吼声突然响起,秦豫猛地转身来,冰冷的凤眸愤怒的盯着面前的罗非鱼,声音冰冷的骇人,“出去!”

“先生,你只是在害怕谭果不够爱你。”罗非鱼第一次违背了秦豫的命令,面色严肃的看着暴怒的秦豫,“我知道以前你所说的不在乎,不过是缓兵之计,你想随着时间的沉淀,谭果对你的感情会越来越深,越来越浓烈,而那时谭果的心里只有你一个,可是现在你害怕了,你担心等不到那一天的到来,所以你选择了分手。”

说完之后,罗非鱼不等秦豫发怒,转过身步伐沉稳的走出了狼藉一片的办公室,可是当关上门的那一瞬间,罗非鱼双腿一软,扶着墙壁才站稳了身体,那一刻,他从先生的眼中分明看到了杀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