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互不搭理/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目送着谭亦离开之后,秦豫擦去嘴角的血迹,谭亦出手半点没有留情,此刻秦豫不单单是脸上,包括身上都挨了不少拳头,微微一动牵扯到伤口都痛的厉害。

“先生,要去医院吗?”罗非鱼不放心的询问。

虽然看起来都是皮肉伤,但是两人交手时,那凶狠的攻击招式,让站一旁的罗非鱼看的心惊肉跳的,谭果的二哥分明是想要将先生给打残。

偏偏从最开始出现到揍人的时候,谭亦都是面带春风般的微笑,配以他英俊的脸庞,优雅尊贵的气息,像是从古画卷里走出来的古代君子,可是那出手实在太凶残了,一拳一拳的打在身体上都发出了闷沉的声音,罗非鱼第一次发现原来还有人比他们家先生更变态。

秦豫的狠辣,是从外表就能看出来的,可是谭亦明明优雅像是高洁的白玫瑰,出手却像是地狱血修罗。

“不用。”冷冷的回了一句,秦豫径自向着办公室走了去,砰的一声关上门,也隔绝了外面手下的视线。

“罗哥,刚刚那么凶残的男人到底是谁啊?”看到秦豫离开了,四周的大汉们刷一下将罗非鱼给围了起来,一个一个都好奇的瞪大眼,尼玛,见过凶残的没见过这么凶残的,连他们家总裁都敢揍,还揍的这么狠。

当然更让这群五大三粗的大汉们诧异的是,他们家总裁却是宁可挨揍,也不怎么还手,还手的力度还控制住了,这让大家好奇的心里头跟猫抓了一样。

“都闲着没事做是不是?”罗非鱼阴险一笑,诡谲的目光扫过围着自己的众多大汉,“要不要我给你们找点事情做?”

“不用了!”

“靠,罗秘书太阴险了!”

“快走快走,尼玛,姓罗的有时候比总裁还要狠!”

警觉到不对劲的众多大汉刷一下逃的无影无踪,好奇归好奇,他们可不想栽倒罗秘书手里头,这就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禽兽。

想当初有个大傻子才进龙虎豹不到三个月,一不小心得罪了罗非鱼,然后被整的哭爹喊娘,就差没抱着罗非鱼的大腿求饶了,得罪了他们家的先生,最多就被狠揍一顿,得罪了罗秘书,哼哼。

公司所有楼层的厕所都归你打扫,当然,这还是轻的,最可怕的是还要给全宿舍的这群糙老爷们洗臭袜子和内裤,那简直是让人生不如死!

那袜子拿出来都能熏死老鼠,那内裤,就更不能说了,尼玛,竟然有人正面穿了穿反面,那味道简直不敢想象,而且一群大老爷们,又没有女人,晚上睡着了,春梦一做,第二天铁定要换内裤,所以这个时候负责洗内裤人,那是恨不能将时间倒转回去,得罪天得罪地,他也不敢得罪罗秘书啊。

谭亦的到来让谭果的生活回归到了正常,他从玉锦阁调了个大厨过来,一日三餐给谭果准时开饭,绝对不会让这一人一狗再饿到只能靠睡觉来缓解饥饿。

佘政是在早上九点多来的,诧异的看着来开门的谭果,“你竟然没睡懒觉?”

“这么热的天睡不着。”谭果侧身佘政进来,“方衍的案子有进展?”

佘政之前答应帮忙给方衍翻案,所以这几天都在调查当年的案子,虽然时间过去十多年了,不过当年吴泰鸣陷害方衍的计划其实很粗糙,有不少的漏洞。

只可惜当年方衍无权无势,社会经历又少,再加上吴泰鸣暗中使坏,方衍这才以强暴未遂的罪名被关押了一年。

客厅里,谭果翻看着卷宗,当年宾馆的监控录像是没有了,不过听到呼救声,第一个冲进房间的服务员还是能找到,这个服务员叫做胡玉梅,现在已经六十岁了。

“当年这个胡玉梅曾出庭指控方衍意图强暴。”佘政指了指卷宗后面的口供,“胡玉梅说她当时正在走廊里打扫卫生,听到了女大学生芮蕊的呼救声,感觉出事了,所以拿起门卡就打开了房门。”

口供上胡玉梅明确的指出:当打开房门后,被害者芮蕊几乎是浑身赤裸的扑到她身上求救,而床上,方衍一丝不挂,而且有明显的男性生理特征,看到胡玉梅出现之后,方衍表情极为惊恐慌乱。

法庭采信了胡玉梅的口供,再加上芮蕊的指控,还有方衍电脑上购买迷幻药的交易记录,可以说是铁证如山。

案发后的物证采集也是法庭定罪的重要原因,被害人芮蕊身上的确提取到了方衍的DNA,尤其是在胸口这些敏感的地方出现了他的DNA,再次证明了方衍确实意图侵犯芮蕊。

谭果从卷宗里抽出三分口供,看向一旁的佘政,“被害者芮蕊、女服务员胡玉梅,还有这个给芮蕊化验血液的医生马志诚,这三个人肯定都是被吴泰鸣收买的,要翻案只能通过这三个人。”

“这三个人都活着,马志诚早些年因为收受贿赂被医院调查了,原本他该坐牢的,不过后来医院没有再追究了,马志诚就被调离了原来的岗位,成为后勤办公室主任,算是个混吃混喝等死的岗位。”

佘政将公事包里关于这三人的最新调查资料拿了出来,之前翻看卷宗之后,佘政立刻就让人去调查了这三个人证的情况。

“至于胡玉梅已经退休了,不过听说她唯一的儿子嗜赌成性,媳妇也跑了,丢下一双儿女,都是胡玉梅在养着。”说到这里,佘政都感觉是善恶终有报,这三个人当年收受了吴泰鸣的钱陷害方衍,结果三人过的都不好。

谭果大致的翻看着马志诚车胡玉梅的资料,然后看向最后一份文件,“当年案子的被害人芮蕊呢?”

“芮蕊父母早年离异,她是跟着奶奶长大的,算是大山里走出来的成功典范,可是在S省上大学之后,芮蕊就泯然与众人,不过这个女人一直有野心和欲望,否则当年她绝对不敢用自己的清白来陷害方衍。”

佘政当了这么多年的刑警,他不得不承认有的时候女人狠起来比男人可怕多了,“当年的案子闹的很大,方衍被抓了,好在芮蕊还有几个月就大学毕业了,所以对她的影响不是很大。”

芮蕊凭借着漂亮的长相,再加上吴泰鸣暗中的帮忙,后来进入了S省一家国有企业工作,嫁给了一个富二代。

不过可惜的是她婆婆太厉害,芮蕊一直无法生育,早些年夫妻感情还行,可是她丈夫似乎也在外面养了小情人打算生儿育女了,家里基本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

谭果合上芮蕊的资料不由笑了起来,“果真是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这些人当年为了钱或者前途,陷害方衍。结果呢?如今方衍绝对是华国无人机研究的领头羊,金钱、地位、名声都有了。

吴泰鸣倒也算成功,但是之前科研会的时候,吴泰鸣被国外的专家各种嘲讽奚落,扒了秦家研究所花钱买国外过时产品,然后开发山寨机器人的外皮。当时还有国内外的记者在,这件事被曝光之后,吴泰鸣绝对是名声扫地。

芮蕊三个人证过的也没有一个顺心舒畅的,这让谭果也不由相信有些事冥冥之中自有注定。

“那我们先去找胡玉梅。”谭果站起身来,要翻案,肯定需要找这个三个人,让他们招供当年在法庭上的确做了伪证。

佘政诧异的看了一眼准备出门的谭果,外面可是三十六七度的高温,明晃晃的太阳火辣辣的刺眼,谭果这个时候竟然愿意出门?

“不需要问秦豫一声?”佘政好奇的问了一声,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谭果换鞋的动作微微一顿,心里头针扎了一下,不过瞬间又恢复了正常,背对着身后的佘政笑着开口:“不需要,我们都分手了。”

“啊?”佘政目瞪口呆的瞅着穿好鞋,已经转过身的谭果,想要从她笑靥如花的脸上发现玩笑的痕迹,可是谭果的眼神太过于平静,所以这两人是真的分手了?

一瞬间,佘政感觉自己有点中暑了,所以脑袋晕乎乎的,秦豫会和谭果分手?这两人闹哪一出!

对上佘政那诧异又怀疑的目光,谭果无奈一笑,没好气的丢过一记白眼,“别这么瞅着我,可不是我出的幺蛾子,是我们家秦总裁提分手的。”

好吧,自己果真中暑了!佘政再次感觉自己幻听了,秦豫舍得和谭果分手?想当初自己和谭果多接触一下,秦豫那眼刀子就不要钱一般咻咻的戳了过来。

煦桡和谭果也算是青梅竹马,感情堪比家人,可是秦豫还不是大吃飞醋,要不是在乎谭果的感受,秦豫绝对会给关煦桡套麻袋,然后拖到巷子里狠揍一顿。

“不相信是吧?行,我证明给你看。”谭果三两下将卷宗塞到佘政怀里,两人一起出了门。

巷子里,看着亲昵的挽着自己胳膊的谭果,佘政嘴角狠狠的抽了抽,为什么有种生命受到威胁的感觉?秦豫该不会一怒之后给自己几颗子弹吧?这种证明自己真的不需要啊!

“放心吧,我现在是单身!”谭果明明在笑,可是那话却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秦豫都不在乎自己会饿死了,难道还会在乎自己重新找个“男朋友”?

一直到巷子外的车上,佘政看了一眼副驾驶的谭果,得,这两人肯定是闹矛盾了,暂时冷静一下也好,想到这里佘政发动汽车离开了南川市。

胡玉梅是S省陵安市的人,住在下面的白水镇,驱车过去要两个多小时,佘政和谭果抵达上,已经是中午时分了。

“两位客人里边请。”饭店的服务员殷勤的招呼着,“我们店里最特色的就是炒公鸡,都是自家散养的公鸡,吃玉米粒和稻谷长大的,口感绝对一流。”

“行,上个炒公鸡。”佘政看了一眼谭果,她有多挑嘴,佘政是知道的,平日里秦豫工作再忙,却都会赶回来给谭果做饭。

虽然听谭果说他们两分手了,而且还是秦豫提出来的,可佘政怎么看都感觉诡异,偏偏谭果不说,佘政一个大男人也不好意思追根问底。

谭果和佘政在靠窗位置坐了下来,佘政指了指街道斜对面的一个小超市,“那就是胡玉梅开的,她把自家的房子改建成了临街的门面,开了个小超市。”

一开始超市生意还不错,后来胡玉梅经常卖一些山寨货、假冒品牌,差一点闹出人命来了,后来生意越来越差了,现在估计只能做一些来往司机的生意。

白水镇介于陵安市和南川市的中间,临街的这条双车道虽然不太宽,却是货真价实的省道,所以来往的车子很多。

胡玉梅的小超市就靠过路客的生意才能维持下去,不过生意也很惨淡,最多就是维持日常开销。

服务员很快送来了茶水,热情的介绍道:“这虽然不是什么好茶,不过是我们山里的野茶,味道很清香,两位可以喝喝看。”

“问一下,对面那超市是不是违章建筑,我看和临街其他商铺格局完全不同。”谭果指着胡玉梅的友福超市,这一排其他的店铺都是两层楼,可是胡玉梅的超市明显是后来搭建的。

服务员诧异的看了一眼谭果,然后目光在佘政身上停留了片刻,有些怀疑这两人是不是上面下来调查违章建筑的。

不过服务员估计也不喜欢胡玉梅,只迟疑了一下就开口了,“对,那超市早几年镇里都来人了,要拆除,可是胡玉梅那个老女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还将两个小孩子丢到镇政府,扬言说自己不想活了,把孩子交给政府养。”

服务员就是白水镇本地人,了解的也多,一说起来话匣子都停不住。

估计镇里的领导都被撒泼耍无赖的胡玉梅给弄怕了,最后这个违章建筑也没有差拆,总不能为了城镇建设弄出人命来,所以胡玉梅的超市就一直开到现在。

“这超市是不是十几年前建的?”谭果再次开口,十多年前,胡玉梅在南川市的宾馆里当保洁的服务员,工资最多也就两三千。

她那时不但要养嗜赌成性的儿子,还要养两个嗷嗷待哺的孙子和孙女儿,胡玉梅那点工资最多就是解决温饱问题,怎么可能有钱建这两个门面的房子?

所以谭果怀疑但是胡玉梅盖房子的钱就是吴泰鸣给的,唯一的条件就是让她做假口供陷害方衍。

“这我真不记得了,估计是十多年前吧。”服务员抱歉的摇摇头,毕竟她也就三十来岁,十多年前的事情她不可能记得那么清楚,不过胡玉梅这房子的确存在不少年。

犹豫了一下,服务员忽然压低了声音开口:“两位客人是城建部门来查违章建筑的?”

谭果笑了笑,端着茶杯喝起茶来,她这表情反而让服务员肯定了心里头的猜测,这肯定是来查违建的。

白水镇街道就这么大,谭果和佘政吃晚饭之后,直接去了镇子新建的一家宾馆,虽然装潢的一般,不过因为是新宾馆,胜在干净。

此刻,标间里,佘政无语的看着盘膝坐在床上正翻看卷宗的谭果,“我们为什么不订两间房?”

虽然谭果说她和秦豫已经分手了,但是在佘政看来,不管这两人闹腾什么,这都是他们的事,自己这个无辜者就这么搅合进来真不合适!

尤其是秦豫那爱记仇的刻薄性子,日后他不报复自己才怪。

“省钱那,你放心,我晚上加班看文件,不会打扰你睡觉的。”谭果理所当然的回了一句,又低头看着手机上于磊发过来的文件。

之前于磊派人去追踪方团山了,对方利用这几天时间,差一点将全国给绕了一边,好在暂时在H省落脚了。

这是省钱的事吗?佘政头痛的揉了揉眉心,实在被谭果这理所当然的表情给打败了,想到自己的人生安全,不得不开口道:“一晚上两百块钱,我还能出的起。”

“浪费是可耻的,我记得上个月南川才召开了对落实‘八项规定’,加强‘三公经费’管理的会议,你肯定参加了,明明一个房间两百块钱就能解决的事情,为什么要开两个房间,多花两百块钱!”谭果义正言辞的将佘政的话给堵了回去,反正铁了心的将佘政拉下水。

什么叫做交友不慎佘政今天算是明白了,谭果大多数时候都是温和懂事的,可是她任性闹腾起来,别说佘政了,就连谭宸和谭亦都没办法。

白水镇街道就这么大,谭果中午吃饭的时候,故意和服务员说了些似是而非的话,果真,一下午不到的时间,街上开店的人几乎都知道了。

“哎,你听说了没,今天镇里来人了,估计是查违章建筑的,我估计胡玉梅那超市危险了。”一个妇女一边说,一边瞄着不远处的友福超市。

虽然胡玉梅性子刻薄小气,爱占小便宜,但都在一条街上开店,都是邻居,最开始的时候,大家也都去她的超市里买东西,后来发现缺斤少两不说,有些东西比提起他超市还贵上三五毛的,时间久了,大家自然不乐意了。

更别说胡玉梅的超市里假货太多,明明是旺旺牛奶,她卖的却是大旺,康师傅方便面,到了她超市里就成了康帅傅方便面。

来往的司机吃了亏也只能认了,毕竟不可能为了十几块钱的事再将车子掉头开回来。

可是街道上的人就不乐意去友福超市买东西了,生意越做越差,胡玉梅不但不检讨自己,还将所有隔壁都当成了仇人,见不得他们生意红火,总是指桑骂槐说什么隔壁邻居都不照顾自家超市的生意,人心那,都是黑的,被狗啃了。

“我也听说了,不过我估计悬,胡玉梅家里四个人就靠她的超市养着,她儿子万友福还天天泡在棋牌室里,谁要拆她这家超市,我估计胡玉梅肯定会找人拼命。”另一个店主并不看好这件事。

旁边走过来的一店主笑着接过话,“是啊,当年镇里说要拆除违章建筑,胡玉梅就将两上幼儿园的孩子丢到政府大楼不管不问,现在胡玉梅都六十岁了,也算是老人了,我估计谁要拆她家的房子,她绝对能要死要活的跑过去撒泼。”

这年头不管开展什么工作,最担心的就是碰到胡玉梅这种胡搅蛮缠的人,要是个年轻人还好一点,至少讲理,而且年亲人也要去工作。

可是碰到这种老年人,你能怎么办?碰一下,她都能躺地上要死要活的,然后天天躺在医院病床上,今天头痛,明天心脏痛,所以要拆胡玉梅这个违章超市估计真不容易。

而此刻,同样听到风声的胡玉梅坐在超市里,绷着一张刻薄的老脸,气的浑身直发抖,超市能赚到的钱越来越少了,好在是自家房子,不用给房租,勉强可以度日,现在那些狗日的竟然要来拆自己的超市。

就在此时,一个男人走进了超市,黑着眼前、打着哈欠,一副烦躁的模样,“妈,我今天手气正好,你不停打我手机做什么?”

“整天赌赌赌,你怎么不死在麻将桌上?”胡玉梅尖利着声音骂了起来,“你知道有人要来拆我们家超市了,房子一拆,到时候你喝西北风去!”

“哈哈,妈,你真是瞎担心,这超市一天都赚不到一百块钱,如果拆迁了,我们这可是门面房,到时候至少能拆上一两百万,我们把钱放银行里吃利息,一个月至少有四五千,够我们一家花销了。”

万友福嘿嘿的笑了起来,眼睛里冒着精光,一想到拆迁之后,大笔的钱到自己手里,至少是一百多万,万友福恨不能现在就签拆迁协议。

“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那些人是拆违,一分钱都不会给!”胡玉梅没好气的骂了几句,越想越是恼火,什么脏话都骂了出来,“想拆老娘的房子,老娘放着这条命不要和他们搞,老娘倒要看看他们还想不想要工作了!”

万友福这一下也恼火起来,虽然超市不赚钱,至少他饿了可以过来直接找吃的,柜台里也有烟和酒,这要是被拆了,他以后怎么还有钱去棋牌室,他吃什么喝什么?

“妈的,老子倒要看看谁敢拆我们家超市!”万友福暴戾着一双眼,一头冲出了超市,他在镇里也结实了不少狐朋狗友,有时候吃饭聚餐,万友福免费提供烟酒,所以这些混混和他关系还不错。

今天开的是佘政的车子,万友福拍了车牌号,发给了自己的一个狐朋狗友,“小刚,你不说你表哥在交警队工作吗?帮我查一下这个车牌号是哪里的?”

朝中有人好办事!有了车牌号要查车子就容易多了,也就一个电话的事,不过小刚此时脸色都有些发白,“表哥,你说什么?”

“小刚,我告诉你,这车子绝对不是一般的车子,开车的人你绝对不能惹,你要是打架斗殴什么的,我这个当表哥的还能帮你,但是你要是惹了不能惹的人,谁也救不了你!”

郑重的警告了自家整天混世的表弟后,男人咔嚓一声挂了电话,当看到车牌号的时候,男人也没有多想,就将车牌号输到了电脑系统里。

谁知道片刻之后跳出一个弹幕来,上面只有一句话:你没有权限调查,请立刻退出系统。

男人吓得手一抖,这说明这个车牌号绝对不普通,只怕是一些机要部门的被保护的车辆,男人只是在交警队工作,他还想将这份工作干到退休,所以退出系统之后,立刻打了电话警告自家表弟。

坐在烧烤摊上吃烧烤的万友福此时将啤酒瓶一翻,皱着眉头开口:“你说你表哥不敢查,这个车牌号来头不小?”

“友福,我言尽于此,你自己小心吧,有些人可不是我们能惹的。”小刚说了一句之后转身就走了,他可不想惹事。

看来妈说的是对的,还真是上面来人要拆除违章建筑了!而且这一男一女来头还不小!万友福有些的害怕,但是一想到自家超市真被拆除了,那他的日子还怎么过?

想到此,烧烤也不吃了,啤酒也不喝了,万友福起身咚咚的向着超市方向走了过去,这事还得他妈来拿主意,自己要是一闹被抓起来吃牢房那就惨了。

反正妈都六十岁了,不管她怎么闹,估计也没有人敢去抓一个老人,弄不好血压一高,心脏加快跳动,人倒下了,这个责任谁都担当不起。

入夜之后,不管胡玉梅母子两人在家里如何诅咒,如何想对策,宾馆房间里,看着已经睡着的谭果,一旁佘政无奈的摇摇头,是谁说晚上看文件一夜不睡,这才十二点不到,人都睡着了。

佘政看了看关的好好的门窗,他总有种感觉,好像秦豫会突然破门而入,然后醋意大发和自己大打出手。

将空调温度调高了一点,佘政将手机和卷宗都拿了起来,得,自己还是重新开一间房间吧,就秦豫那性子,他绝对能干出秋后算账的事来。

宾馆,大堂。

“你说什么?所有房间都被人预定了?”佘政错愕的看着前台的服务员,白水镇这一个小镇子,能有多少客人,而且这间宾馆还是新开的,房间也有二三十个,怎么一下子都预定关了。

“是的,抱歉先生。”服务员肯定的回答,原本她也奇怪啊,就算节假日的时候,房间也能空出六七间来,谁知道下午五点的时候,所有房间都在网上被人预定了,而且已经支付了费用。

所以即使客人并没有来办理入住手续,但是服务员也不能将预定的房间给佘政住,对方若是凌晨过来了那怎么办。

佘政刚打算转身离开,忽然回头问了一句,“预定房间的客人是不是姓谭?”

服务员一愣,随即开口道:“抱歉,先生,我们不能透露客人的信息。”

但是对从事刑侦工作的佘政而言,服务员刚刚那错愕的表情就证明了一切,宾馆所有的房间肯定是谭果预定的,这丫头还真是嫌事情不够乱!

佘政无语的摇摇头,现在自己就两个选择,要不在大堂坐一晚上,要不回谭果的房间,当然,自己也可以撬开一间房门住进去。

犹豫了一下,佘政绝对当一回小偷去撬锁,可是这边刚走到三楼,还没打算撬锁,于磊忽然走了过来,“抱歉佘队长,这些房间已经被预定了。”

佘政无语的看着阻挡自己的于磊,他知道谭果身边有人保护,而且还都高手,看了一眼面色坚定的于磊,佘政点了点头,认命的向着谭果的房间走了去。

得,秦豫要报复就报复吧,总不能将自己给宰了,这就是无妄之灾!

第二天早上九点,佘政将车子停到了友福超市的门口,这边车子刚一停下来,超市胡玉梅眼珠子一转,坐在收银台这里没有动。

佘政和谭果进了超市,四处看了看,然后去货架上挑了两瓶矿泉水,还好,虽然假冒品牌多,还有一些商品是正品。

“两瓶水五块钱。”掀起眼皮看了一眼,胡玉梅阴森森的开口,恨不能将这两人给弄死,目光不时向着店外看了去。

而此时万友福借着车身的阻挡,偷偷的将后座车门拉开了一点点,忍痛将一千块现金塞到了车后座下面。

佘政付了钱之后,和谭果又出去了,可是这边两人刚上车,超市里的胡玉梅突然咋呼的叫了起来。

“哎,你们先别走,先别走!”胡玉梅扯着嗓子喊了起来,一边喊一遍追了出来,“我刚刚放到柜台上的一千块钱是不是你们偷走了?”

胡玉梅嗓音大,这么一喊,左右隔壁开店的人都诧异的走了出来,他们虽然知道上面下来两个人调查违章建筑,估计要拆胡玉梅的超市,但是并不知道是谁,所以此刻还真以为有人来胡玉梅店里偷钱了。

“天杀的小畜生,我刚刚放在柜台上,打算给我上大学的大孙子汇过去的生活费就被你们给偷走了,你们这些丧尽天良的小畜生,你们不得好死啊!”

胡玉梅扯着脖子哭喊着,一下子冲到了汽车前面,似乎像是被车头给碰了一下,人一软的倒在了地上。

而这时万友福从人群里冲了出来,“青天白日的,你们敢开车撞人!还有没有王法了!”

冲到汽车边,万友福将驾驶位的车门拍的咚咚咚,“快滚出来,滚出来,你们将我们撞了,还打算躲在车里不出来吗?”

汽车里,谭果和佘政对望一眼,得,胡玉梅还真的敢栽赃陷害啊!昨天中午将风声放出去之后,谭果就让特调一局的人去偷听了,自然知道胡玉梅和万友福打算来这一出,但是在两人看来,这栽赃陷害实在是太低劣了,说是漏洞百出也不为过。

“快滚出来,老子已经报警了!”万友福恶狠狠的开口,对着躺在地上的胡玉梅使了个眼色,让她将身体再往车子底下挪一点,这样警察来了之后,看起来更像是被车子给撞到了。

四周的群众一下子将现场给围了起来,事情发生的太快,他们也不知道车子到底有没有发动,不过即使真的撞到胡玉梅了,估计也只是轻微蹭了一下,没看见胡玉梅刚刚喊的那么大声,哪里像是受伤的模样。

谭果和佘政打开车门下了车,万友福倒是想要冲上来揍人,可是对上佘政那锐利的目光,立刻就怂了,“你们别想逃,我已经报警了。”

派出所的民警来的很快,一看这架势,立刻疏散了四周看热闹的人,这才看向躺在地上的胡玉梅,“有没有撞到哪里?哪里痛,需要去医院吗?”

“我不去医院,我大孙子一千块钱的生活费被他们偷走了,没有钱,我大孙子在学校要饿死了,我这个老太太也就跟着去了,我还去什么医院,我就被车子撞死得了!”胡玉梅又哭喊起来,一副不想活的模样。

民警无语的看着撒泼的胡玉梅,都是白水镇的人,谁不了解谁,胡玉梅那就是个老无赖,尖酸刻薄又小气,而且喊的这么大声,将车黔轮胎抱的这么紧,怎么看她也不像是被车子给撞到了。

一个民警向着佘政走了过去,“要不先将人送医院吧?毕竟年纪也大了,这天气热的狠,躺在地上也容易热出病来。”

“行,就送医院吧。”佘政点了点头,既然胡玉梅母子两人将现成的把柄送上来,他自然要接着。

一看佘政是个好说话的,而且看起来也不差钱,民警也跟着松了一口气,这事最多也就是赔点钱给胡玉梅,就当是花钱消灾了。

“我不去医院,你们先把我丢的一千块钱找出来,否则我哪里也不去!”胡玉梅铁了心的要陷害谭果和佘政偷钱,所以此时死死的抱着车轮胎。

民警无语的看着胡玉梅,她也不看看这两个是什么人,这气质一看就不是普通人,会偷她的一千块钱?

但是胡玉梅这样闹,民警也没办法,只能按照程序来处理。

------题外话------

秦总裁作了一下下,哈哈,其实,他就是心里头不平衡,爱的深、爱的偏执,可是谭果心里头却装着其他人其他事,秦总裁一下子接受不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