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上门找事/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母大致的了解了事情经过之后,怒到极点,“该死的小贱人!竟然敢勾引我儿子!以为我们章家的门是那么好进的!呸,下贱的东西,还想成为章家媳妇,老娘弄不死她!”

秦天霖来到医院看望章成康,就看见跪在走廊里的两个保镖,不由错愕一愣,随后目光看向一旁暴怒的贵妇,立刻就知道了她的身份。

“伯母,您好,我是章少的朋友,秦家秦天霖。”秦天霖快步走上前来,态度放的很低,似乎完全不在意章母身上那股子泼辣的气息。

“你姓秦?打伤我儿子的那个小畜生和你什么关系?”怒声质问起来,章母满是横肉的老脸一变,凶神恶煞的盯着秦天霖,“都姓秦,我看你们就是一家的吧?”

“伯母您误会了,秦豫和我是同父异母的大哥,但是他早已经脱离秦家,说起来他将我们秦家也当成了仇敌。”虽然心里不屑章母的泼辣低俗,可是面上却是半点不显。

秦天霖英俊的脸上露出一股无奈,然后转为了忿恨,“我也没有想到秦豫这么胆大包天,之前因为科研会的事情,秦豫就多次刁难我和章少,这一次仗着身手了得,竟然还敢下狠手。”

章母并不算太聪明,看着说起秦豫,脸色也格外难看的秦天霖,原本的怒火倒是散了几分,只是依旧有些的怀疑,“你是说你和秦豫那小畜生是仇敌?和我们家成康是朋友。”

秦天霖面容英俊,又是世家子弟,身上有股子尊贵优雅的气息,此时刻意放低了姿态,三言两语的就将章母哄住了,就差没把秦天霖收为干儿子。

“我要给成康找回面子,不过我们章家的人暂时就过来五个了,天霖你借些人给我,老娘要将谭果那个小贱人亲自押回来跪在成康的病房门口!”章母恶狠狠的目光,目光里满是歹毒之色。

一个贱人,成康看上她了,那是她的福气,还敢和她的姘头一起对付成康,简直不知死活!等老娘过去了,将人抓起来,扒了衣服丢到成康的床上,呸!

“好的,我都听伯母您的。”秦天霖没有半点迟疑的就答应下来了,这让章母更加满意了。

秦天霖拿着手机去走廊尽头打电话调集人手了,眼中快速的闪过一抹算计的狠辣光芒,既然爷爷之前就已经首肯了,那么秦豫就是秦家的敌人,不死不休!

所以刚刚秦天霖才会答应的这么干脆,不过秦天霖也清楚即使自己借了人给章母,就凭这些人根本不可能将谭果和秦豫如何,但是以章母的性子,这事肯定会闹的不可收拾。

而且谭果和秦豫性子那么强势,一旦章母吃亏了,章家肯定要找回这个面子,如此一来,秦豫就等于和帝京章家结仇了,不对,还有白家,章母可是白家的女儿,对于无形之中给秦豫树立了两个强敌,秦天霖感觉很满意,这就是借刀杀人。

谭果因为和谭宸夜谈,凌晨两三点才睡的,谭宸清晨离开都没有发现,直到院子外传来砰的一声巨响,伴随的是藏藏愤怒的嚎叫声。

“给老娘弄死这条蠢狗!”看着院门被汽车直接给撞掉了,车子里章母嚣张跋扈的开口,对留在医院里照顾章成康的秦天霖更加满意了。

如果不是秦天霖事先提供的信息,章母也不知道谭果院子里还养了一条凶恶的藏獒,不过是有备而来,章母让人带来了麻醉枪,不过以章母的恶毒,又怎么可能简单的放过藏藏。

她已经打算好了,先用麻醉枪将藏藏给放倒,然后再将安乐死的药水注射到藏藏身体里,一条恶狗而已,等杀了剥了皮,正好炖一锅狗肉。

“汪汪!”低沉的吠叫声里透露出凶狠的味道,藏藏压低了身体,浑身爆发出王者的凶悍和暴戾之气。

两个保镖并不敢下车,而是坐在车子里,打开了车窗,将麻醉枪对准了藏藏,一条凶猛的藏獒,即使他们身手不错,也不敢正面和藏獒对抗。

驾驶位和副驾驶位的两个保镖同时向着藏藏开枪,一瞬间,藏藏身体凌空扑起,如同一道黑色的流星一般,一个左闪的同时身体在半空中竟然又一个右闪,精准无误的避开了射过来的麻醉剂。

嗬!这还是狗吗?开枪的两个保镖傻眼的愣住了,他们知道藏獒很凶猛,战斗意识很强,所以两人才不敢托大,坐在车子里,将车窗打开对着藏藏同时开枪,可是他们没有想到藏藏竟然却精准的避开了同时飞射过来的两支麻醉剂。

在战场上一瞬间的失神就是致命的危险,两个保镖愣神的一瞬间,藏藏黑色的身体径自向着驾驶位扑了过去。

“啊!”驾驶位的保镖惊恐的喊了一声,想要将伸出去开枪的胳膊收回来,可是他却小看了藏藏的速度,在他警觉到危险的同时,右胳膊剧烈一痛,惨叫声响起。

锐利的牙齿直接咬住了保镖的右胳膊,巨大的咬合力之下,藏藏咬着保镖的胳膊用力的往后一拽。

“啊,我的手!”杀猪般的惨叫声再次响起,哐当一声,保镖手里头的麻醉枪掉在了地上。

藏藏松开口,迅速的咬住麻醉枪,然后奔到了院子里。

副驾驶位置的保镖看着同伴鲜血淋漓的胳膊,呆滞的一愣,猛地将手从车窗外收了回来,幸好,幸好那藏獒咬的不是自己。

听到外面的声响,谭果穿着睡衣走了出来,目光冷冷的看着被撞坏的院门。

一旁藏藏已经将麻醉枪丢到后院去了,此刻威风凛凛的奔回到前院,然后蹲坐在谭果身边戒备的,至于另一只麻醉枪,直接被藏藏无视了,有主人在,什么枪都不用怕。

“你们是什么人?”谭果冷声开口,可惜因为有藏藏的存在,所以车子里的人根本不敢下车,毕竟藏獒的速度实在太快了,被咬上胳膊最多就残废了,可是如果被咬到了脖子,那就连命都没有了。

“藏藏,你先回屋子。”谭果拍了拍藏藏的大脑袋,知道车里人是畏惧藏藏。

“嗷呜。”藏藏对着谭果抗议的叫了两声,摆明了不愿意离开,随后又摆出攻击的姿势看向车头挤进了院子的汽车,黑幽幽的大眼睛里迸发属于兽类的凶残暴虐。

“好了,藏藏,你先进去,如果我打不过他们,记得打电话求援,手机在床头柜上。”谭果笑着开口,无奈的看着战意蒸腾的藏藏,“接下来一个星期都让你到床上睡觉。”

藏藏眼睛一亮的盯着谭果,又嗷呜了两声,黑乎乎的大爪子对着谭果的腿抓了一下。

“一个星期你还嫌少?你也不看看你浑身的毛,你在床上就跟一个大火炉一样,最多两个星期!一个月你就甭指望了。”谭果不满的瞪着得寸进尺的藏藏。

一人一狗就这么诡异的交谈起来,最后谭果和藏藏各让一步,最终以三个星期的时间达成交易,藏藏抖了抖了身体,对着车子发出一声警告的低吠声,这才转身回了屋子。

藏藏快速的跑到了卧房,趴到了窗台前的桌子上,透过窗户注视着院子里,只要发现不对劲,随时就冲出来。

看到藏藏离开了,车子里的人这才松了一口气,毕竟对付谭果一个女人,可比对付一条凶猛的藏獒容易多了。

撞坏院门的汽车向后倒退着,谭果也不想一会打斗的时候将院子给弄坏了,也跟着向着院子外走了去。

看到谭果出来了,从副驾驶换到驾驶位的保镖眼中一喜,连忙将车身一横,将院门给堵住了,这样那条藏獒要出来就不容易了。

余光瞄了一眼,谭果不在意的一笑的,向着巷子看了过去,一共来了五辆车,此时随着车门的打开,一个一个黑色劲装的保镖走了下来。

而最后一辆车的后座车门被保镖打开了,章母走下车来,目光阴狠毒辣的盯着谭果,“原本我还以为是个妖里妖气的贱人勾引我儿子,没有想到却是一朵白莲花,哼,你以为你装的清纯高雅,老娘就不知道你骨子里的骚气了!”

章母虽然粗俗泼辣,不过毕竟是白家的女儿,章家的媳妇,也经常出入贵妇圈子,现如今这些贵妇倒不怕那些拜金女。

毕竟那些女人再妖娆再艳丽,可她们都是冲着钱来的,这样的媚俗的女人,她们家老公也不是眼瞎的,肯定看不上这些女人。

最麻烦的就是那些白莲花,平日里装的清纯又深情,端着清高的架子,好似他们眼中只有感情,谈钱那就是玷污她们的感情,这种女人才是最有心机和城府的,往往能将男人迷的神魂颠倒,大把的钱和房子都送出去了,有些男人甚至还闹起了离婚。

此刻看着穿着睡衣,披散着头发,一副没睡醒模样的谭果,章母阴狠着表情,“不要脸的贱人,太阳都晒屁股了还在睡,昨晚上是不是伺候男人去了?”

谭果肤色白嫩,此刻张大黑黝黝大眼睛,看起来蠢萌又可爱,章母立刻就认定这就是贵妇圈子里说的顶级白莲花,看起来清纯干净,其实最有心机,否则成康怎么会被这个贱人给吸引了。

眉头一皱,谭果冷漠的看着出口成脏的章母,实在不明白这个暴发户一般的女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而且看这架势绝对是来者不善,“你是谁?”

“老娘是谁你这个贱人没资格知道,一个爬床的下贱货色,还想要嫁到我们章家,我呸,你也不看看你算个什么东西,我们帝京章家要娶的那都是门当户对的世家名媛,你一个下贱的小保姆,还敢妄想成为章家媳妇!”

章母劈劈啪啦又是一阵恶毒的叫骂,不过三言两语就将自己的老底都交待出来了,“你这种千人骑万人骑的小贱人,给我们家成康舔脚都不配!”

章成康的母亲?谭果错愕的看着脖子上带着硕大的钻石项链,左右手腕都是镶嵌着宝石的铂金手镯,手指头上还有蓝宝石、猫眼石戒指的章母,实在无法将她这个暴发户的形象和帝京章家重叠在一起。

将谭果的错愕当成了心虚,章母更是得意起来,高傲的抬着双层肉的下巴,大步走了过来,“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明明已经有了秦豫那个小畜生,还敢勾引我家成康,呸,下贱的东西,害得我们家成康都住院了,你现在就给老娘一路爬到医院给成康道歉!否则老娘今天就不放过你!”

“我和秦豫已经分手了。”谭果倒是接了一句,如果没分手,古民居这边都有龙虎豹的人在保护着,但是秦豫提出分手之后,那真的是要一刀两断,撇的一清二楚,

所以原本古民居的保镖也都撤走了,谭果和藏藏的吃饭问题也不管了,否则之前谭果和藏藏就不会饿了三天。

章母噗嗤一声冷笑起来,一口唾沫吐在了地上,“呦,还有几分脑子,知道我们家成康比起秦豫那小畜生强多了,所以你立刻就和秦豫那杂种分手了,想要巴结上我们家成康!”

章母虽然看不起谭果,但是对她的选择倒是很满意,他们家成康比起秦豫那杂种可是强多了,是个女人都知道该选择谁。

“我对你们家章成康也没兴趣。”谭果无奈的补充一句。

“呸,你以为老娘是傻的吗?你这是以退为进。”章母鄙夷的看着谭果,装的还挺像的,哼,贵妇圈子里,她们可是听过不少这样的例子。

“你现在装成被迫无奈的分手,然后又跑到成康那里一副委屈不已的模样,掉几滴眼泪,然后说你是不得已才答应分手的,不能让成康夹在中间难做,你这种下作的手段,老娘见多了。”

谭果无语的看着无限脑补的章母,“既然如此,我也不装清纯扮可怜了,你说要怎么办吧,划出道来!”

“知道骗不到老娘,真面目露出来了,不要脸的贱货。”章母阴毒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谭果,对着四周的保镖开口:“给老娘将这个贱人抓起来,然后就在巷子里上了她,一个贱人而已,等她成了残花败柳,我倒要看看她怎么去勾引成康!”

谭果表情倏地一下冷下来,章母虽然一直口出恶言,谭果也没有多生气,和这种泼妇生气不值得,她也知道章母来者不善,毕竟带了这么多人,可是她没有想到章母竟然恶毒到了这种程度。

秦家的保镖眉头微微一皱,都带着犹豫和不安,谭果和秦豫的威名在S省绝对是家喻户晓,这两人可不是善茬,狠起来那堪比嗜血阎罗。

让他们上了谭果?别说他们的身手只怕不够看,就算能抓住谭果,他们也没这个胆子,想当初秦翰兆这个父亲不过是招惹了谭果,就被秦豫给活生生的打断了腿。

他们不过是秦家的保镖,若是敢对谭果如何,只怕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当然,以秦豫狠辣的手段,能死还是幸运的,就怕到时候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秦家保镖迟疑了,章母带来的五个保镖则没有任何的迟疑,一个一个面露凶光的走上前来,他们跟在章母后面,没少干这些伤天害理的事,说起来都是驾轻就熟了。

谭果勾起嘴角冷笑起来,这几天因为秦豫的事,谭果心里头也憋着一股子情绪,既然这些人送上门来,谭果也就不客气了。

在第一个男人淫笑的向着谭果冲上来时,谭果身体猛地一个后退,一脚蹬上了身后的墙壁,借着这股力量身体瞬间凌空跃起,一脚狠狠的踢向了男人的头。

谭果速度太快,而且男人也轻敌了,警觉到不对劲时,男人只感觉太阳穴剧烈一痛,整个人直接被谭果踢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眼前一黑的晕了过去。

余下四人一看这情况,瞬间联手冲上前来,可惜他们还是太小看谭果的身手,却见谭果右手猛地攥紧成拳头,十成的力度迸发而出。

只听见四声痛苦的惨叫声,四个男人都被谭果一拳头击中脑袋然后打晕了过去。

“你们可以一起上了。”谭果咧嘴一笑,活动了一下还有些僵硬的手腕脚踝,“快点,别耽搁我睡觉的时间。”

秦家十多个保镖对望一眼,想到秦天霖之前的交代,只能硬着头皮冲了上来,不过他们可不傻,看起来架势十足,但是半点杀伤力都没有。

谭果也察觉到了秦家保镖的出手没什么力度,不过却是丝毫不留手。

巷子里,只见人影涌动,然后一个一个身材健硕魁梧的男人都被打飞了出去,谭果天生神力,而且每一拳每一脚都是冲着脑袋来的,所以被打飞出去的人最多就挣扎几下,眼前一黑都昏了。

短短十分钟不到的时间,看着地上躺着一片的人,谭果笑着看向脸色煞白的章母,“还要来吗?”

“你给老娘等着!”章母被着实吓到了,她根本没有想到谭果身手会这么强悍,之前秦天霖倒是说了这一点,只是以章母高傲自大的性格,她根本不将秦天霖的话当成一回事。

此刻,章母快速的跑回车上,油门一踩,发动汽车就要离开。

估计是被谭果给吓狠了,章母有些的手忙脚乱,就见汽车车头直接向着围墙砰一声撞了过去,然后倒车的时候又砰一声转到了后面的围墙。

在将车子给撞的散架之前,章母终于将车子开出了巷子,谭果无语的摇摇头,刚刚章母那么快跑上车,谭果还以为她要开车来撞自己,谁知道她只顾着自己逃走了。

汪汪!藏藏的委屈的叫声响起,虽然被汽车堵住了院门口,不过却拦不住藏藏,一下子就跳上了车顶,然后身影矫健的跃下,看着巷子里横七竖八躺着的人,藏藏摇着尾巴向着谭果走了过来。

“藏藏,将这些人都拖到巷子口去。”谭果指了指地上的人。

嗷呜!藏藏不满看着谭果,分明是不乐意当苦力,大脑袋蹭了蹭谭果的腿。

“行了行了,我们一起行了吧。”谭果挫败的开口,左右手各抓起一个男人的胳膊,一百多斤的两个大男在谭果手里头就跟布娃娃一般,直接被谭果当成破布拖了出去。

藏藏也不甘示弱咬住一个男人的裤脚,然后精神抖擞的将人拖着向着巷子口,和谭果比起了速度。

五分钟之后,巷子里的十多个人都被丢到了巷子口,鉴于谭果和藏藏的恶趣味,直接将人都堆到了一旁的垃圾桶旁边,而且还是一个叠着一个。

回到巷子里,看着堵在院门口的车子,谭果打开车门,可是看着驾驶位上那斑驳的血迹,谭果嘴角抽了抽,一旁藏藏无辜的坐在地上,好似这血迹和自己半点关系都没有。

“一会回去刷牙。”谭果拍了一下藏藏的大脑袋,砰一声将车门关上了,身手利落的跃上车顶,然后翻了过去。

藏藏动作同样很快,谭果到了院子里,它也从车顶上跳了下来,摇着尾巴跟着谭果进了屋子,一人一狗回到卧房,接着呼呼大睡起来。

!分隔线!

秦豫早上被谭宸揍了一拳头之后,上了药油就去公司上班了,因为之前说分手,撤走了古民居的手下,所以秦豫半点不知道巷子里发生的一幕。

“先生,这都快十一点了,你不回去?”罗非鱼诧异的看向还在忙碌的秦豫,先生既然打算和谭果和好了,难道不该回去做午饭?

“不回去。”秦豫头也不抬的开口,心里头的揪结散开了,秦豫心情显得极好,忽然抬头看向面前的罗非鱼,“你可以告诉谭果,我中午在公司加班,还没有吃午饭。”

“呃……”罗非鱼呆愣愣的看着秦豫,只感觉脑子有点不够用,先生这是故意不告诉谭果他已经放下心结了,还想要谭果继续讨好他?

尼玛,这也太奸诈了吧!罗非鱼嘴角狠狠的抽了两下,虽然以前感觉先生照顾谭果的衣食住行挺不容易的,但是先生毕竟会做饭,只是需要多花点时间而已。

可是让谭果来照顾先生的衣食住行?就真的太折腾人了,就谭果那懒散的性子,她连自己都照顾不好。

“怎么?有问题?”秦豫凤眸倏地眯了起来,危险的目光危险十足的盯着罗非鱼,之前他不是挺难说的。

“不,没问题,我现在就打电话给谭果。”罗非鱼忙不迭的接过话,先生真够不要脸的!

“就在这里打。”秦豫放下文件,姿态慵懒的靠在真皮椅子上,现在已经十一点了,谭果肯定不会自己做饭。

所以她应该会买了外卖送过来,然后各种巴结谄媚的求自己吃午饭,想到这里,秦豫脸上露出得瑟的笑容。

罗非鱼拨了谭果的手机,手机并没有关机,可是响了半天却没有人接听,过了一会,手机终于被接听了,里面却传来男人的声音,“喂,谁找……”

男人刚说了三个字,突然察觉到不对劲,卡一声挂断了手机,等罗非鱼再次拨打时,手机里已经传来了关机的提示音。

“先生,不对劲,谭果的手机在一个男人手里头,对方刚刚已经关机了。”罗非鱼正色的开口,这个时间点,谭果肯定还是在古民居睡觉,她的手机怎么可能在其他人手里头。

秦豫眼神一沉,手指快速的在笔记本键盘上敲击着,虽然谭果手机是关机了,但是只要电池还有电,秦豫这边就可以通过特定的追踪系统定位到谭果的手机。

“怎么会在这里?”几分钟之后,看着电脑屏幕上显示的定位,罗非鱼更感觉不对劲了,“这里离公司就十多分钟车程。”

此刻,巷子里,一个身影猥琐的男人正不安的四处看了看,随后向着一间手机店走了过去,“我有新手机卖,你们收吗?”

柜台后面的胖子打量了一眼猥琐男人,“拿出来看看。”

“这可是新手机,最新的型号,听说市面上卖七八千呢。”猥琐男人贪婪的看了一眼胖子,犹豫了一下,这才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黑色的手机,的确是最新的款型,“而且还没有设置密码,你们换个卡就能当新手机卖。”

“行了,五百,手机我们要了。”胖子眼睛亮了一下,不过随后又恢复了吊儿郎当的姿态,一副随你卖不卖的模样。

“什么?五百?”猥琐男人震惊的开口,一把将手机抢了过来,“不卖,这么便宜我自己用都行了,还五百,五百你能买到这个手机。”

看着作势要走的猥琐男人,胖子趴在柜台上阴笑着,“那你拿走吧,不过我告诉你,这个型号的手机都有定位功能,你就算换了手机卡,机主也能找到手机,到时候别说五百了,你直接去派出所和民警解释清楚吧。”

“你少忽悠我,老子可不是被忽悠长大的。”猥琐男人已经走到了街上,不过还是被胖子的话影响到了,脚步迟疑了不少。

“我骗你有个屁用,这种新手机,除非我们店里用特定的程序进行刷机,否则机主就能找到你。”胖子嘿嘿的阴笑着,“行了行了,给你八百,成了吧。”

最后两人讨价还价,一千三的价格达成了交易,就在胖子数钱时,突然,店门外,急刹车声响了起来,两辆黑色高级轿车停在了店门口。

随着车门的打开,清一色的黑色劲装大汉下车站在了车子旁,秦豫也从后座下了车,一眼看到柜台上的手机,凤眸倏地一沉。

罗非鱼快步走了过去,一把拿过手机,开机后看到屏保就知道这是谭果的手机了,随即目光冰冷的看向吓的直哆嗦的猥琐男人,“这手机你从哪里来的?”

“我……我……”猥琐男人想开口,可是外面那满身煞气的大汉,再加上秦豫那过于慑人的气势,猥琐男人我了半天,愣是一句话都说不完整。

“说!”罗非鱼声音陡然一狠,锐利的目光死死的盯着猥琐男人。

“我从巷子里捡到的……”第一句话说利索了,后面就好多了,猥琐男人连忙将手机的来路说了一遍。

原来他就是个捡破烂的,经常去巷子里翻垃圾桶,小中午的时候,猥琐男人没有想到会捡到了手机,看了看四周,虽然巷子里停了几辆车,还有一辆车堵在一座房子的院门口。

猥琐男人以为这是有人在巷子里打架了,所以手机才会丢在地上,猥琐男人也顾不得其他了,将手机揣兜子就跑了。

之前罗非鱼打电话的时候,猥琐男人都忘记手机不是自己的,下意识的接了电话,反应过来后就立刻关机了,然后来二手手机店想要卖掉,谁知道钱还没有拿到手就被秦豫这边逮了个正着。

“回去。”秦豫脸色有些的难看,此刻他是真的后悔将手下从古民居撤走了,否则不会到现在才知道谭果那边出事了。

秦豫来的快走的更快,手机店里,胖子吓的脸色都有些白了,而一旁猥琐男人已经坐地上了,双腿直哆嗦,估计都站不起来。

车速很快,直奔古民居而去,罗非鱼看了一眼面容阴沉的秦豫,“先生,以谭果的身手不会出事的,更何况谭果身边还有其他人在保护。”

虽然龙虎豹的人撤走了,但是特调一局的人还在保护谭果,所以罗非鱼不认为谭果会出事,不过他也不知道谭果的手机为什么会掉在巷子里。

事发十多分钟之后,巷子口被谭果和藏藏拖出来的那些大汉已经被民警送去医院了。

接到报警电话,民警也吓得够呛,还以为发生什么重案大案了,十多个男人生死不知的被人丢在垃圾桶旁边,想想就让人瘆得慌。

好在这些人只是晕过去了,呼吸都在,民警连忙叫来救护车将人都送去医院了,不过因为巷子口这边没有监控,而且行人很少,所以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这边民警正打算进巷子调查,就看到几辆黑色汽车呼啸的冲了过来,速度之快,一旁几个民警幸好退让的快,否则都会被撞到了。

“我靠,这些人急着去投胎吗?”一个民警被吓的够呛,刚刚那车子速度真是够快的,差一点将自己给撞了。

“好了,你没看到那几辆车子都是豪车,一辆都上百万,估计有什么急事。”另一个民警安抚了一声,忽然声音停住了。

他们来巷子里是为了调查之前那十多个大汉昏迷不醒的事,几个民警对望一眼,随后快步脚步向着巷子小跑了过去。

汽车一停,秦豫就下了车,巷子里停了五辆车,其中一辆车横在谭果古民居的门口,原本两扇的大铁门已经被撞坏了,再想到谭果手机被人给捡走了,秦豫第一次感觉到了害怕和不安。

“先生,不会出事的,你要相信谭果的身手。”罗非鱼虽然也是一头雾水,也有些的担心不安,但是他更相信谭果的身手,那绝对是变态级别的练家子,暗中还有人在保护谭果,不可能出事的。

秦豫也直接越过挡在门口的车子跳进了院子,罗非鱼等人跟着都进去了。

砰的一声推开房门,当看到床上睡的正香的一人一狗时,秦豫握着门锁的手这才松了下来,悬着的心也跟着放下来了,还好,谭果没出事。

“秦豫?干什么?”谭果补眠不到一个小时,睡的正舒服,此刻睁开眼,迷迷糊糊的看着站在房门口的秦豫,一旁藏藏估计知道来的人是熟人,所以连眼睛都懒得整,睡的正舒服。

“你手机呢?”秦豫恢复了常色,大步走进了房间。

罗非鱼见谭果没出事,就让跟进来的手下都退到了客厅里,自己站在卧房门口,他也好奇,谭果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手机?谭果抬手往床头柜上一摸,手机不见了,谭果揉了揉眼睛,从床上爬起来,找了一下,床头柜上和抽屉里都没有。

“藏藏,我手机呢?”谭果这才想起来之前章母来的时候,自己让藏藏进屋,还说了如果情况不对,让藏藏打电话求援。

藏藏睁大黑黝黝的大眼睛瞅着谭果,看着空荡荡的床头柜,半晌后汪汪叫了两声,随后一下子从床上跃起,向着站在一旁的秦豫扑了过去,对着他的裤子口袋汪汪大叫着。

秦豫从口袋里拿出谭果的手机,“掉在巷子里了!”

藏藏动作极快,一仰头叼住秦豫手里的手机,然后就跑到了谭果这边,显摆的将手机放在床头柜上,然后大脑袋对着谭果拱了拱。

看着藏藏,谭果大致猜出手机为什么会丢了,之前担心打架的时候弄坏了院子,谭果就去了巷子里。

藏藏害怕谭果出事,就叼着手机也跟出去了。毕竟藏藏还记得谭果说打电话求援的事,所以它叼着手机一起出去了。

后来和谭果一道将巷子里十多个大汉当垃圾一般拖出去,藏藏就把手机的事给忘掉了,这才被猥琐男人捡到了。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月票,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