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临阵倒戈/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律师对宋涵开出的条件,在场记者一片哗然,之前他们就打听到消息:吴泰鸣被抓是因为当年陷害方衍,估计是害怕方衍这个学弟继承了宋老的一切,这才痛下黑手。

但是传言归传言,市局这边还没有结果,案子还处于审查阶段,所以记者们也不清楚事情真相如何,可是此刻听到律师的话,再看着表情为难的宋涵,众人就信了一半。

这么一来,大家倒真不同情宋涵了,她仗着和方衍博士过去的情谊,这样下跪逼迫对方,却不想想当年吴泰鸣那么卑鄙的陷害方衍,害得他以强暴未遂的罪名坐牢,如今吴泰鸣被抓不过是一报还一报,宋涵这样下跪太强人所难了,根本就是道德绑架。

“吴夫人,你要考虑清楚,方博士看在已故宋老的面子上,这才愿意撤销案子,但是吴泰鸣必须公开道歉,这是我们的底线。”律师冷冷的开口。

宋涵这么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作法,不过是博取大众同情,利用舆论压力逼迫方博士,果真是贱人都到一家去了,吴泰鸣不是好东西,宋涵也不是什么好人。

“如果吴泰鸣不愿意接受这个条件,那就等着法庭开庭吧,相信法官和法律一定会给方博士一个公道!”律师紧接着开口,面色冰冷,嘲讽的看着目光闪烁的宋涵。

“我回去考虑一下。”宋涵也不跪了,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推开四周围拢的记者,快速向着不远处的车子小跑了过去。

看到落荒而逃的宋涵,在场的记者咔嚓咔嚓的拍着照片。

律师冷冷一笑,不过面对在场记者时,笑容倒是真诚了几分,“各位记者朋友,天气热,大家不如进公司休息一下。”

记者们纷纷同意道谢着,跟着律师进了新锐科技的会议室,又问了几个敏感问题之后,记者们也坐下来喝着水,吃了点水果,律师也熟门熟路的将红包送给了在场的记者,这样一来,今天的新闻报道肯定是偏方衍这一方。

离开新锐科技之后,宋涵将车子开到了市局,等了许久之后,这才见到了胡子拉碴,青黑着眼圈的吴泰鸣。

“你们有十五分钟交谈时间,但是禁止身体接触。”警察说了几句之后,退到角落里站着。

“怎么样了?方衍愿意撤案吗?”吴泰鸣迫不及待的开口,一提到方衍的名字,原本就颓败的表情顿时转为了狰狞,恶狠狠的咒骂,“都是方衍这个杂种害得我!”

“我去了,方衍不同意撤案。”宋涵低声开口,有些害怕的看着表情扭曲的吴泰鸣,在他发火之前连忙开口道:“不过我后来下跪求了他,方衍答应撤案了,不过他提了条件。”

听到这里,吴泰鸣表情终于舒缓了一点,他真是一分钟都不想待在看守所了,“他开了什么条件?要多少钱?”

话音一顿,吴泰鸣看着红着眼眶,保养得体的宋涵,宋涵已经四十多岁了,虽然不像二十来岁那些女孩子拥有青春肉体,可是因为这些年一直养尊处优,宋涵这个少妇却还有几分单纯的韵味。

吴泰鸣表情扭曲了一下,阴阳怪气的开口:“还是说方衍对你念念不忘,还想要和你重修旧好?”

宋涵一愣,呆呆的看着吴泰鸣,一开始宋涵是愤怒的,吴泰鸣这是说自己红杏出墙?枉费自己为了他还去去方衍,又是哭诉又是下跪的,他竟然还敢质疑自己的清白!

可是想明白之后,宋涵不由的一喜,比起已经声名扫地的吴泰鸣,他即使不用坐牢了,也不可能再有任何前途了。

但是方衍不同,他如今是新锐科技的顶梁柱,经过这一次科研会之后,方衍的名声已经赶超当年的宋老了,在无人机的研究上,方衍绝对是首屈一指的专家,如果自己嫁给方衍?

越想越是兴奋,宋涵脸上不由浮现出娇羞之色,方衍一直都没有结婚,听说他还拥有新锐科技的股份,他今天那么生气,不同意撤诉,是不是吃醋了?

毕竟自己是来求方衍放过吴泰鸣,一定是这样的,方衍还喜欢自己,所以今天他那么生气,难道他一直不结婚,原来都在等着自己?

“不要脸的贱人!”一看宋涵这淫荡的表情,吴泰鸣顿时大怒起来,猛地站起身来,抬起左手就要抓宋涵的头发,右手已经高高抬了起来,想要扇她几巴掌泄愤。

不过一旁警察动作很快,连忙冲过来止住了吴泰鸣的动作,厉声怒喝着:“你干什么?坐下来!”

砰的一声,头被摁在了桌子上,剧痛让吴泰鸣也冷静下来了,人也怂了,不停的求饶,“警察同志,我知道错了,我刚刚情绪太激动,我错了,我已经冷静下来了。”

“注意一点!”警察严肃的提醒了一句,这才放开了摁着吴泰鸣的手,退到了一旁,只是目光依旧紧盯着吴泰鸣,防止他又会情绪失控。

宋涵也被吓的够呛,和吴泰鸣结婚这些年,除了最开始几年,因为顾及到宋老在科技界的影响力,吴泰鸣早几年对宋涵非常好。

可是等吴泰鸣的名声地位渐渐升起来了,吴泰鸣就不将宋涵当一回事了,在外面开始找年轻女人当情妇,宋涵也抗议过,可惜等到的是吴泰鸣的拳头和离婚协议书。

没有了宋老的光环,宋涵不过是个一无是处的家庭主妇,她和吴泰鸣离婚,基本就是净身出户,宋老虽然有名声,但是毕竟是做研究的,一生清贫,根本没有留什么遗产。

宋涵为了名声财富地位,只能委曲求全霸占着吴夫人的位置,不愿意便宜了外面那些小贱人。

如今有了更好的出路了,宋涵腰杆子一下子就硬起来了,嘲讽的看着胡子拉碴,面黄肌瘦的吴泰鸣,越看他越像是个糟老头。

方衍虽然也是四十多岁的男人,但是风度翩翩、气质儒雅,看起来只比当年成熟了一点,一点都不显老。

“学长说了。”宋涵连称呼都改了,一副方衍夫人的身份自居,“当年你陷害学长的事情,学长可以不追究,但是你必须公开道歉,否则你就等着法律的制裁吧。”

“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咬牙切齿的开口,吴泰鸣铁青着脸,如果公开道歉,那自己的后半生就毁了,虽然现在也毁的差不多了,只是吴泰鸣不愿意承认而已。

“该说的我已经说了,要不要道歉随你的便。”有了退路,宋涵一扫之前的哭哭啼啼,高昂着下巴,一脸的得瑟,风情万种的理了理凌乱的头发,“我先走了,你如果想通了就告诉律师吧。”

“等等!”看着起身要离开的宋涵,吴泰鸣阴沉着老脸,眼睛里迸发出恶毒的寒光,“你让方衍无条件撤诉,我就同意和你离婚,否则我不离婚,你就别指望嫁给方衍,你的贵妇生活就只能终止了,外人只会当你是劳改犯的妻子!”

“你?”宋涵转过身,愤怒的瞪着威胁自己的吴泰鸣,可是忽然笑了起来,“我呸,你现在还在牢里,你凭什么威胁我,我可是打听清楚了,新锐科技背后是龙虎豹,只要学长出手,你不离婚也得离婚,你就等着我的离婚协议书吧。”

得瑟的说完之后,宋涵踩着高跟鞋啪嗒啪嗒的离开了,开始想着如何去拢住方衍的心。

晚上,八点,秦家辉煌集团总经理办公室。

秦天霖让秘书去找宋涵,就是为了制造舆论压力,不曾想方衍竟然妥协了答应撤诉,但是要求吴泰鸣公开道歉,如今局势秦天霖很不利。

办公室里亮着灯,秦天霖站在窗户旁看着外面的灯火辉煌,“我原本以为以谭果和秦豫的性格,他们绝对不会撤诉的。”

章继那边无法将佘政调离案子后,秦天霖就想到利用舆论压力逼迫方衍撤案,如果方衍不同意,秦天霖就利用这件事大做文章,从舆论道德上抹黑秦豫的公司。

再弄一些龙虎豹黑吃黑吞掉客户的资金,或者龙虎豹保全仗着有几分身手,打压欺辱老百姓的假新闻,这些脏水泼过去,秦豫想要洗白就不容易了。

谁知道谭果和秦豫这一次竟然不硬到底了,反而同意方衍撤案,这样一来,方衍倒是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而秦豫开始就这个事件大做文章,吴泰鸣名声臭了,聘用吴泰鸣成为研究所所长的秦家辉煌集团也成了众矢之的,被秦豫各种泼脏水。

“秦经理,现在舆论对我们很不利。”秘书关掉了刚刚打开的新闻报道,吴泰鸣已经刚被媒体骂成了人渣,秦家辉煌集团也被牵累了,以前一些负面新闻都被翻了出来。

秦天霖沉着俊脸,眼神阴狠了几分,“无妨,新闻这一块章家已经开始给各大电视台和媒体施压,明天这些后续新闻就没有了,你再去找宋涵一趟,让她召开新闻发布会,方衍控告吴泰鸣,不过是求爱不得才生恨。”

秘书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这一出爱恨情仇的大戏一出来,广大民众必定会被煽动,这样一来,虽然不能将吴泰鸣和秦家洗干净,但至少可以挽回如今的劣势,“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去安排。”

!分隔线!

方衍这边答应撤案之后,秦天霖立刻就通知了章继,按理说章继已经出面了,S省这些新闻媒体杂志社多少要给章家几分面子。

但是让人震惊的是,第二天关于吴泰鸣的新闻依旧挂在头版头条,而且这一次记者媒体的矛头直指吴泰鸣背后的秦家。

【一个研究者的牢狱之灾,背后黑手究竟是谁?】

【有钱能使鬼推磨,法律是否能保障大众的安全?】

【吴泰鸣是小老虎,那他背后的大老虎是不是秦家?】

【商界百年世家,金钱的背后,秦家是否藏着民众看不见的黑暗!】

各大版面的头版头条,将秦家推上了风口浪尖,再加上方衍这些年的求学经历都被报道出来了,这绝对是一个有志青年的成长史和血泪史。

方衍幼年家贫,但是他勤奋好学,上学期间物理竞赛更是拿到不少国内大奖,航模设计比赛也多次拿奖,大学的学费都是方衍勤工俭学赚回来的。

为了研究无人机,方衍可以说是付出了一切,最苦的时候,一天就吃两个馒头,喝自来水,他所有的钱都投入到了无人机的研究里。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再一次无人机学术交流会上,方衍受到了宋老的青睐,最后被宋老收为了关门弟子,师徒两人最新研究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在宋老的教导下,方衍的研究越来越出色。

宋老收了方衍这个徒弟,也算是后继有人,即使宋老后来因病去世,但是他也能瞑目了,在宋老的余晖之下,按理说方衍绝对是前途坦荡。

谁曾想吴泰鸣这个师兄却嫉妒方衍的聪明才智,最终设计了这一出强暴未遂的陷阱,毁掉了方衍的前途。

这样的报道,让那些在S省漂泊的人感同身受,多少人都和方衍一样,想要依靠自己的勤奋自己的才学在S省大展宏图。

可现实却是那么的残酷,自己的劳动成果被上级冒领;明明资质够了可以升迁了,就因为有些同事在公司里有背景有靠山,升迁就这么黄了;更有倒霉的,一不小心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直接被扫地出门……

砰的一声,章继将报纸狠狠的拍在桌子上,让病房里的章成康和刘心音都吓了一跳,两人回头一看,章继脸色铁青的骇人,脸上是无法遏制的怒火。

“继哥,出什么事了?”刘心音温柔的询问,大清早的,两人原本是来医院探望章成康的,谁知道章继突然发这么大的火。

“没什么!”阴沉着老脸,章继起身向着阳台走了过去,砰一声关上了阳台的玻璃门,力度之大,玻璃门都在不停的颤动着,足可以知道章继此刻的情绪有多么的暴躁。

刘心音眉头皱了一下,拿起桌子上的报纸一看,表情倏地一变,怎么会这样?昨晚上刘心音是和章继同睡一床的,她自然知道章继昨晚上打了几个电话出去,就是要将吴泰鸣的新闻压下来,不能让舆论媒体继续给秦豫造势来抹黑秦家。

但是今天省报的头版头条竟然还是吴泰鸣的报道额,而且还将矛头直指秦家,省报的报道言辞异常犀利:吴泰鸣如果是个触犯法律的人渣小人,那秦家的辉煌集团那就是藏污纳垢的黑窝,否则怎么会聘用吴泰鸣这样的人当所长?

省报在S省的具有相当大的作用,甚至可以说是一个指向标,一旦省报的新闻报道偏向秦豫,那么之前想要联手对付秦豫分一杯羹的人,此刻就要掂量掂量了,秦豫这个硬骨头他们能啃的动吗?

之前章家秦家和刘家三家联手,可谓来势汹汹,秦家是S省的百年世家,在商界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刘家是商界才发展起来的新贵家族,资金雄厚而庞大。

三家之中刘家的影响力更大,这可是帝京的二等家族,一旦刘家要对付秦豫,秦豫绝对是在劫难逃,所以外界的那些势力才会想着趁机分一杯羹。

可是如今省报直接偏袒了秦豫,这说明刘家根本动不了秦豫,至少在政1治的层面上是如此,秦豫背后也有靠山,也有人撑腰,鹿死谁手还说不定呢,也难怪章继会如此震怒。

同一时间,秦家别墅,秦老爷子面色沉重的看着手中的报纸,对着管家摆摆手,让管家将早餐撤下去,看到这样的新闻报道,秦老爷子已经没有食欲了。

“爷爷,怎么会这样?”秦天霖震惊的开口,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章家出面都不行,难道秦豫背后真有人撑着,这个人比起章继还要强?”

“不要慌,天霖,你记住任何时候都不要慌乱,只有冷静下来,你才能做出正确的分析和判断。”秦老爷子教诲了秦天霖几句,视线停留在报纸上,仔细的阅读着,略显得苍老的脸庞上表情晦暗不明,但至少没有慌乱。

秦天霖深呼吸着,他原本以为三家联手,秦豫必死无疑,谁知道却是接连的出师不利,如今省报都偏袒着秦豫,秦天霖一时情绪失控也在所难免。

“爷爷,我知道了。”秦天霖陈恳的开口,看着手里头的报纸,“我这就去召开新闻发布会,让宋涵出面,将吴泰鸣的案子搅浑。”

局面对秦家明显不利,所以只有将水搅浑了,这才是破解之道!秦天霖站起身来,有秦老爷子坐镇,他也渐渐冷静下来了。

等秦天霖离开之后,秦老爷子回到了书房,书桌上放着好几份报纸杂志,头版头条都是关于吴泰鸣案子的报道,同样都将矛头指向了秦家。

“老爷,你喝点参茶。”管家将茶杯送到了桌子上,随后恭敬的站在一旁。

秦老爷子沉默片刻之后,这才端起参茶喝了起来,“你说是不是那些人在暗中出面?否则秦豫哪里有那么大的能耐,连章家出面都摁不下这些新闻报道,省报都偏着秦豫,看来那些人一直藏在暗中。”

“老爷,我之前按照您的命令已经彻查了,可惜暗中帮秦豫的人能耐很大,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或许真的是那些人。”老管家面色平静的开口,眼中不时闪过一抹冷厉的寒光,让人明白这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管家。

秦老爷子冷笑一声,带着皱纹的老脸此刻阴冷的扭曲起来,“这些人还真是阴魂不散,上百年了,竟然一直潜伏着,哼,若不是这一次我借着章家的手收拾秦豫,这些人只怕还会藏着不露面。”

“秦豫是他们的少主,也是那一脉唯一的继承人,他们蛰伏了上百年,就是为了日后可以报仇,秦豫一旦出事,这些人肯定会出手保下他。”老管家也不得不佩服秦老爷子的老谋深算。

六年前秦老爷子出手,原本想趁机暗杀秦豫,试探一下,果真,秦豫这边一出事,就被一股神秘力量给救走了,一消失就是六年,再回来,秦豫已经接手了龙虎豹保全。

只可惜之前几次秦老爷子出手试探,秦豫都独自化解了危机,当年那些人的线索一点都找不到,不得已秦老爷子只好借机和章家联手,而这一次的巨大危机之下,暗中那些人终于出手保秦豫了。

只可惜这些人蛰伏了上百年,谁也不知道他们的力量有多么的庞大,这一次虽然暗中人出手了,但是却还是一点线索都没有查到。

“他们从祖辈就蛰伏起来,当了上百年的缩头乌龟,一时半会找不到线索也正常,有秦豫这个小畜生在,不怕这些人不露面。”秦老爷子表情扭曲起来,嘴角的笑容显得诡异而阴冷,上百年了,这些人终于藏不住了!

老管家明白的点了点头,“老爷,天霖少爷那边需要派人保护吗?”

“暂时不用,那些人不敢轻易出手的。”秦老爷子不在意的摆摆手,自己不对秦豫下杀手,那些人也不敢对天霖下杀手,目前的战争还是处于明面上的,所以秦老爷子不需要派人保护秦天霖。

“这一次就当是锻炼天霖,比起秦豫那小畜生,天霖手段还是太嫩了,心性也不够,正好借着机会多锻炼一下。”说到秦天霖,秦老爷子还是很满意的,“王侯将相,宁有种乎?那些人将血脉当成了至高无上的权力,哼,不过是一群没用的老古董而已,成王败寇,如今胜利的是我们秦家,那一支的血脉这么多年了,也就出了秦豫一个而已。”

丝毫不知道秦老爷子和老管家在书房里的谈话,此刻辉煌集团的会议室里已经坐满了记者,吴泰鸣案件成了秦天霖和秦豫较量的第一个战场,目前为止,秦豫占了上风,秦天霖势必要将局面扳回来。

“各位记者朋友,大家早上好。”主席台上,说话的是辉煌集团的公关部经理,他右手边坐着的正是宋涵,秦天霖并没有出席今天的记者会,“关于我们辉煌集团下属研究所吴泰鸣所长的案子,想必大家都非常专注,鉴于之前一些不实的报道,我们公司决定召开今天的新闻发布会……”

不得不说公关经理口才极好,很会带动现场气氛,巧舌如簧之下,更是推翻了之前所有对吴泰鸣的负面报道,将他塑造成了一个兢兢业业、尊师重道的研究者。

“为了证实吴泰鸣所长的清白,我们还请来了当年案件里的受害者。”公关经理说完之后,在场的记者错愕一愣,手中的镜头更是对着带着口罩和墨镜走出来的女人咔嚓咔嚓的拍起照来。

芮蕊此刻是全副武装,此时走到了主席台上之后,对着记者深深的鞠躬,拿下了墨镜,大家这才看见那一双盈盈如水的大眼睛已经泛红,盛满了泪水。

“原本我以为那件事带来的伤害已经离我远去了,时隔多年,我有了幸福的家庭生活,有了爱我的老公,我已经走出当年的阴影。”芮蕊声音很好听,此刻语调里夹杂着哽咽,几度落泪,可是她还是坚强的挺直了腰杆。

“可是我没有想到那个罪犯,那个暴徒,竟然还颠倒是非,我今天站出来,甚至不惜毁掉自己平静的家庭生活,我只是要给自己讨回一个公道,我要找回我的尊严,我不能容忍一个罪犯否定他的罪行!”

铿锵有力的指控,让现场的记者心里不由自主的偏向了受害者,芮蕊抹去眼角的泪水,抬起头,刚毅的目光坚强的面对着现场的镜头,“方衍,他当年差一点侵犯了我,他是一个罪犯!”

啪啪啪的鼓掌声突兀的响起,在场的记者和主席台上的几人错愕一愣,众人回头一看,却见一个人一边拍手一边走进了会议室。

“以芮蕊小姐你的演技,你不去娱乐圈发展真的是暴殄天物啊。”谭果笑着走上前来,身边跟着罗非鱼和顾大佑。

公关经理眉头一皱,站起身看向谭果,余光扫了一眼,却见不远处秦天霖的秘书点了点头,公关经理明白过来,此时开口道:“谭小姐,如果你是来参加今天记者会的,还请保持安静的坐到一旁,公道自在人心,我想不管是在场的记者朋友,还是广大民众,大家心里头都有一杆称,孰是孰非并不是靠嘴上说的。”

谭果直接无视了口才极好的公关经理,笑着走上主席台看向眼角发红的芮蕊,“芮蕊小姐,你是说你今天出现在这里,对着记者媒体指控方衍博士,是要给自己讨回一个公道?”

“是的,我不管方衍如今有什么成就,但是在我心里头,他永远都是当年要强暴我的罪犯!”芮蕊很快就冷静下来了,谭果的出现在意料之外,但是芮蕊并不担心,她该做的已经做了,秦家答应的三百万也会兑现。

“当了婊子还要立贞节牌坊,芮蕊小姐,你果真是人至贱则无敌。”谭果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公关经理脸色一变,严厉的指责,“谭小姐,如果你是来捣乱的,还请你马上离开!”

说完之后,几个保安已经快速的冲上来了,要将台上的谭果带下去,可是罗非鱼和顾大佑已经迅速的挡到了谭果的前面。

记者一看这剑拔弩张的局面,一个一个眼睛都是贼亮,这可是大新闻!当然,他们也不敢拍谭果的脸,所以将镜头对准了保安和罗非鱼、顾大佑。

“给我五分钟时间。”谭果拍了拍顾大佑的肩膀,从包里拿出手机,然后走到桌子前拿过话筒。

谭果打开手机,将话筒对准了手机,一道录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在场众人一听,嗬,这声音不就是芮蕊的。

【出面指控方衍?抱歉,不是我不帮你,可是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我不想让这件事打破我平静的家庭生活,抱歉,我真的帮不了你。】

手机录音里,芮蕊可没有刚刚的气愤填膺,而是直接推脱了对方的帮忙,不愿意出来指证方衍,这也正常,当年方衍是以强暴未遂的罪名被抓捕的,芮蕊是受害者,她不愿意旧事重提,真的是在情理之中。

可是听着听着,记者的表情就变了,芮蕊的声音已经变成了讨价还价,【什么?一百万?呵呵,不是我财大气粗,可是区区一百万不过是一套首饰的钱,我没有必要为了一百万来掀开自己的伤疤。】

【好吧,三百万就三百万,这是我在国外的银行账号,你们先将一百万打到我的账户上,等明天早上我出席了记者会之后,将余下的两百万再打给我,放心了,当年我能在法庭上声泪俱下的指控方衍,现在我同样能在记者面前再演一遍。】

芮蕊从手机录音传出来之后,表情就转为了惊恐,她根本没有想到自己之前的通话竟然被人窃听了,不过在震惊和惶恐之后,芮蕊很快就冷静下来,她刚想要开口。

一旁谭果却抢先说话了,“芮蕊小姐如果认为这个录音是合成的,我们可以请几个记者代表,马上就去鉴定一下,看看这个声音是我合成的,还是芮蕊小姐你自己的声音,如果你不放心,你可以任意指定一家鉴定机构,S省的不放心的话,我们还可以去其他省,所有费用包括记者同行们的费用都由我们来出。”

谭果一句话,将芮蕊所有的辩解都堵了回去,说这录音是假的,那就去鉴定啊,鉴定机构随便选,谭果和秦豫就算本事再大,也不可能买通国内所有的鉴定机构,而且还有记者陪同前往,谭果这边就想要弄虚作假也不容易。

芮蕊脸色煞白,脑海里一片空白,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一旁公关经理也傻眼愣住了,他再能说会道,可是在铁一般的证据面前,公关经理也哑巴了。

“我也有话说。”就在这时,一直坐在主席台上的宋涵突然按着话筒站起身来,“其实我来之前,辉煌集团的武秘书也找了我,让我说方衍学长之所以会控告吴泰鸣,是因为当年他也喜欢我,求爱不成,所以生了恨,才会诬告将吴泰鸣抓起来了。”

宋涵此时看了一眼四周,豁出去的开口:“其实我想告诉大家真相时,当年芮蕊被强暴一案,都是假的,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她收了吴泰鸣给的钱,才会装作受害人陷害方衍学长。”

说到这里,宋涵哇的一声哭起来了,“这么多年我一直备受良心的折磨,我想要去报案,可是吴泰鸣那个畜生他用孩子的命来威胁我,这些年我经常被他家暴毒打,昨天我去新锐公司请求方衍学长撤案,也是被吴泰鸣威胁的,他说他背后有人,如果我不按照他说的去做,他就派人弄死我和孩子,我也是被逼无奈,我没有办法啊……”

嚎啕大哭的宋涵颤抖着手从包里拿出一个文件夹,上面有不少照片,都是她被毒打被家暴的,时间持续数年之久,还有医院出具的各种诊断证明,还有吴泰鸣保养大学生,婚内出轨的证据。

谭果也被这个神转折给弄愣住了,转念一想就明白了,宋涵这么多年来,默默收集了这些证据,只怕就是想着,如果有一天她和吴泰鸣真的离婚,这些证据至少可以让她分得不少的财产。

现场局面已经失控了,记者就跟打了鸡血一般,一个一个都冲了上来,对着宋涵的证据不停的拍着照,吴泰鸣已经从人渣变成禽兽了,这样一个家暴、出轨、陷害学弟的禽兽,竟然是秦家研究所的所长。

难怪这些年秦家研究所都只会从国外买淘汰产品,然后回来弄成山寨货在国内各种包装,打着高科技产品的噱头大赚特赚。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一看这火爆的局面,谭果带着罗非鱼和顾大佑就离开会议室了,公关经理很想控制局面,可惜他根本控制不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宋涵竟然会临阵倒戈。

“呵,真没有想到宋涵这个女人这么狠。”罗非鱼感慨的开口,这些年宋涵看起来唯唯诺诺,被吴泰鸣吃的死死的,谁知道暗地里收集了这么多的证据,果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女人的心百分百的海底针。

“她是看吴泰鸣没用了,想要巴上方博士。”谭果虽然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出,但是转念一想就知道宋涵打的如意算盘了。

顾大佑感觉自己脑子有点不够用,现在女人都这么可怕吗?想到老家父母对自己的催婚,顾大佑感觉自己还是当一条单身狗比较好。

“一会等宋涵出来之后,你找人开车将她撞一下。”谭果忽然压低声音对着罗非鱼开口。

“陷害秦天霖?”罗非鱼立刻反应过来,诧异的看了一眼谭果,虽然说宋涵很可恶,但是罗非鱼没有想到谭果竟然会这样做,毕竟谭果大多数时候都是柔软的,除非对方触犯到谭果的底线,否则谭果轻易不会出手。

“是不是不太好?”顾大佑弱弱的开口,有些不安的抓了抓头,宋涵是可恨,可是顾大佑感觉她也挺可怜的,被吴泰鸣那畜生家暴了这么多年,开车撞人是不是有些过了。

谭果无奈的看着眼前的罗非鱼和顾大佑,“你们想多了,我这是以绝后患,宋涵之所以改口,不过是为了巴上方博士,可是如果方博士拒绝了她的追求,以宋涵的心性,天知道她能干出什么事来。”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宋涵这个女人看起来懦弱无能,其实是极度的自私,她知道方衍是被诬陷的,这些年来却从来没说过。

她痛恨吴泰鸣在外面找女人找情妇,但是为了霸占吴夫人的地位,宁可忍受家暴也不离婚,宋涵这种性格自私的女人,她一旦发现方衍根本不理睬她,宋涵说不定又会改口,说是被龙虎豹给威胁了。

所以要将危险扼杀在摇篮里,谭果宁可现在就将宋涵撞进医院里去,让她没办法去纠缠方衍,等事情尘埃落定之后,宋涵再怎么改口,也翻不出什么浪花来了,当然,能趁机诬陷一下秦天霖也是不错的。

“我马上就去办。”罗非鱼明白的点了点头,他还真没有想到这一点,不过也对,宋涵一旦求爱不成,到时候又改口诬陷方衍和龙虎豹,如果秦天霖再出手将人弄死了,龙虎豹就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还是先下手为强更保险。

看到迎面走过来的人,谭果示意罗非鱼先走,自己带着顾大佑站在原地,温和浅笑的看着面色阴沉的秦天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