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全面大战/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202章

秦天霖阴沉着表情,目光里压抑着冷怒之色,他找来了宋涵和芮蕊就是为了将吴泰鸣的案子搅浑,以此来挽回秦家的名声。

可是秦天霖没有想到谭果竟然会出现,一段电话录音就暴露了芮蕊的真面目。

更让秦天霖愤怒的是宋涵临阵倒戈,秦天霖不用想也知道如今秦家身上的脏水是怎么都洗不干净了,毕竟章继之前出面都无法压下S省的媒体,如今绝对会雪上加霜。

“谭果,你还真敢来辉煌集团!”一字一字阴冷的开口,秦天霖嗜血的目光盯着谭果,他已经在心里谋算着如果借着机会将谭果扣押下来,那是不是可以威胁到秦豫了。

像是看透了秦天霖内心的打算,谭果嫣然一笑,神色一片坦然,“你可以试试看,看看能不能留下我,我不介意在辉煌集团大开杀戒。”

听到谭果的话,一旁顾大佑立刻戒备起来,这里毕竟是秦家的地盘,而且顾大佑也清楚秦家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可怕。

秦家除了明面上的力量之外,暗地里还培养了一批势力,这些人的身手不比龙虎豹的差,所以顾大佑也担心双方真动手,秦家暗中的力量会伤到谭果。

目光阴沉的闪烁着,秦天霖的确想动手,但是想到谭果的身手,犹豫了一番后,秦天霖终究了这个念头。

谭果身手太强,听说当初在金三角的时候,国际知名的杀手阿修斯都没有能暗杀掉谭果,如果自己动手了,却留不下谭果,一旦激怒了秦豫,后果不堪设想。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毕竟秦豫狠起来绝对敢杀人,而谭果就是秦豫的逆鳞,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着想,秦天霖不想做没把握的事。

“既然没事,那我就先走了。”谭果笑了笑,小眼神轻视的瞄着冷着脸的秦天霖,似乎是吃定了他不敢对自己动手。

三两步之后,谭果脚步一顿,“秦经理不送送我们?怎么说上门也是客啊。”

谭果在搞什么鬼?秦天霖着实有些摸不透谭果的心思,被她鄙视的眼神一激怒,秦天霖也火起来了,他处处被秦豫压了一头也就罢了,难道还会怕谭果不成?这里可是秦家的地盘!

“哼,虽然是不请自来的客人,不过我这个秦家的主人还是懂礼数的,请吧。”秦天霖倨傲的开口,不忘记点明自己秦家继承人的身份。

在秦天霖的陪同之下,谭果和顾大佑一起进了电梯。

终究有些不甘心,秦天霖忽然笑了起来,英俊的脸上流露出算计的光芒,“谭果,有没有兴趣和我合作?秦家的强大是你无法想象的,龙虎豹要和秦家斗,不亚于鸡蛋碰石头。”

闻言顾大佑眉头一皱,愤怒的盯着挑拨离间的秦天霖,秦家再强大,先生也不会惧怕的!而且龙虎豹也比外人知道的要强大很多。

“秦天霖,你知道吗?龙虎豹虽然比不了秦家,但是有一点你忘记了,龙虎豹要倾尽力量去杀一个人,即使秦家再强大,也是挡不住的。”谭果戏谑的开口,平静的目光含笑的看着脸色陡然一变的秦天霖,

这绝对是威胁!赤裸裸的威胁!龙虎豹和秦家就好比一个强大的杀手组织和一个国家,虽然在整体力量上无法相提并论。

但是龙虎豹却可以用全部的力量去暗杀这个国家的国王,虽然最终的局面注定了两败俱伤,那就要看谁能输得起了!

而秦天霖此刻表情这么难看,正式基于这一点,他或许可以利用秦家的力量诛杀了秦豫,将龙虎豹连根拔起,但是秦豫也百分百会干掉秦天霖。最终的胜利是属于秦家的,却不是属于秦天霖的。

“那就商场上见真章吧!”秦天霖也放弃了挑拨谭果和秦豫的关系,也放弃了暗杀这种不入流的手段,毕竟他怕死,和秦豫火拼不值得,只有活着才是根本。

秦家不出手暗杀,秦豫这边也不会主动出手,双方算是维持一个表面的和平,至于其他方面那就是斗智斗勇,各显神通,看看到最后鹿死谁手。

电梯到了底层的停车场,此刻外面正是乱哄哄的,原来宋涵在记者会上反水之后,为了自身安全考虑,就打算尽快离开辉煌集团。

记者自然也都跟了出来,想要再问宋涵一些问题,再拍一下照片,这绝对是头版头条的大新闻。

“好了,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请大家让让!”宋涵提高声音喊了几句,努力的挤出人群向着自己的车子快速的走了过去。

可是就在宋涵从记者的包围圈里走出来时,迎面突然开来了一辆汽车,看到宋涵之后,车子不但没有减速,反而加速冲了过来。

四周的记者包括宋涵都愣住了,眼睛猛地瞪大,宋涵脸色煞白着,想要躲避,可是身体却像是被钉在了原地一样。

砰的一声响起,来不及躲闪的宋涵被车子撞上之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而撞人的车子还想要倒回来进行二次碾压,谁知道油门踩重了,车屁股一不小心撞到了停车场的柱子,一下子熄火了。

四周被吓傻的记者们这才反应过来,拿着单反咔嚓咔嚓的拍起照来,这是要杀人灭口吗?有几个男记者动作极快的冲了过去,一把打开车门,将想要发动车子逃逸的司机拽了出来。

“这是辉煌集团的保安?”记者愤怒的喊了起来,撞人的司机穿的的确是辉煌集团的保安制服,而且他刚刚撞人的动作,分明就是要撞死宋涵。

远远的看到这一幕,电梯里的秦天霖阴冷着眼神,愤怒的盯着一旁的谭果,低吼着,“你陷害我!”

宋涵临阵倒戈,公开指明吴泰鸣家暴、婚内出轨,还指明当年方衍就是被吴泰鸣陷害的,现在宋涵在停车场差一点被撞死,而撞人的是辉煌集团的保安,这摆明了是秦天霖要杀宋涵,不管是灭口也好,是泄恨也罢,这脏水终究是泼到了秦天霖头上。

看着暴怒的秦天霖,谭果再次关上了电梯门,否则被记者看到秦天霖,只怕他就没办法脱身了。

“你到底要干什么?”电梯一直到达了顶楼,秦天霖皱着眉头,怀疑的看向谭果,脸上的怒火怎么都压不住。

可秦天霖转念一想,谭果都安排人去撞宋涵,刚刚记者都在,而且情绪很激动,如果谭果将记者吸引过来,自己跳到黄河都说不清了,她为什么将自己带到顶楼来?

“大佑,你去旁边守着。”谭果对着一旁顾大佑开口,对着秦天霖做了个请的手势。

秦天霖点了点头和谭果走到了楼顶栏杆处,辉煌集团是南川第三高的大厦,站在楼顶,放眼看去,让人不由自主的产生一股君临天下的豪迈之情。

谭果眺望着远方,沉默片刻后,缓缓开口道:“秦天霖,在此之前,你是不是以为秦老爷子一直属意秦豫当秦家的继承人?”

“你想说什么?”秦天霖眯着眼,审视的目光盯着神色过于平静的谭果,总有种不安的感觉。

在此之前,秦天霖的确是这样想的,所以他也一直将秦豫当成了竞争对手,好在秦豫一直在和秦家作对,再加上他和父亲的关系恶劣到水火不容的地步。

爷爷活着的时候还好一点,等日后爷爷如果去世了,秦天霖可以肯定秦豫一定会赶尽杀绝的,所以一边是秦豫这个孙子,一边是自己的儿子,还有两个孙子一个孙女,秦老爷子终究会选择秦翰兆这边,这也是秦天霖的依仗。

所以他一直装作很孝顺老爷子,对秦豫这个兄长也是处处忍让,最终自己取代了秦豫在爷爷心目中的位置。

但是此刻看着笑的诡异的谭果,秦天霖心里头咯噔了一下,不明白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其实你错了,从始至终秦老爷子都没有想过让秦豫继承秦家。”谭果咧嘴一笑,七月的阳光明亮的洒落在她的脸上,让原本就白皙的面容显得更为圣洁无暇,宛若天使一般的纯净。

秦天霖蹙着眉头,其实在秦老爷子默许对秦豫动手之后,秦天霖就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虽然他最开始以为老爷子终于放弃秦豫,看到了自己的优点。

但是秦天霖并不蠢,相反他的确很精明,秦老爷子对秦豫的态度转化的太快,从一开始的各种纵容挽留,到如今的杀伐果决,让秦天霖总有种感觉,老爷子并不在乎秦豫,以前对秦豫的种种爱护不过是一种假象。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秦天霖压下心头翻腾的情绪,不管爷爷对秦豫的态度如何,只要自己是秦家的继承人就行了。

谭果摇摇头,清脆的声音还透露着几分天生的软糯,“你难道就不怕成为第二个秦豫吗?或许秦老爷子真正的继承人也不是你哦。”

“你胡说!”几乎在同时,秦天霖的驳斥声就愤怒的响了起来,怎么都不愿意承认自己和秦豫一样都是被秦老爷子放弃的棋子,是给暗中某个不曾出现的继承人当磨刀石。

谭果并没有开口,就这么笑眯眯的看着暴怒的秦天霖,秦家继承人已经成为了秦天霖的执念,谭果只需要种下一颗怀疑的种子,就会在秦天霖的心中长成一个苍天大树,更何况谭果并不是无的放矢。

许久的沉默之后,秦天霖心里头的怒火慢慢的平息下来,他又恢复了一贯的冷静,此刻锐利的眸光凶狠的盯着谭果,“如果你只是来挑拨离间的,那就让你失望了,除非你有让我信服的证据!”

“绝对的证据我没有,不过我们可以合作一把,尝试一下,秦天霖,如果你陷入危机,你看看秦老爷子最终会不会保你。”谭果抛出诱饵,秦家藏的太深,即使是谭果,短时间之内也不可能查到太多的线索。

“哼,你当我是傻子吗?我和你合作,让自己陷入危机,到时候你将计就计弄死我,倒真省事了?”嘲讽声响起,秦天霖虽然内心动摇了,但是比起谭果,他更愿意相信秦老爷子,毕竟那是血脉相连的一家人。

“我可以将所有对你不利的证据都交给你,如果你想要毁约,随时可以抹除这些不利的证据。”谭果既然有备而来,那她就有百分百的把握能说服秦天霖合作。

一个小时之后,谭果带着顾大佑离开了,秦天霖依旧留在顶楼,他低头看着谭果临走时交给自己的文件袋,里面正是撞伤宋涵那个保安的自首录音,他承认撞伤宋涵只是自己的个人行为,并不是受秦天霖指使,和秦家的辉煌集团也没有任何的关系。

如果说辉煌集团早上的新闻发布会是一大败笔,之后在停车场,辉煌集团的保安开车意图撞死宋涵,更是在S省掀起一阵舆论的风波。

“秦天霖再生气,也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来,只怕是秦豫栽赃嫁祸的。”有人如此推断,毕竟秦家再痛恨临阵倒戈的宋涵,也不会如此冲动的安排手下去撞死宋涵泄恨,这不是将把柄往秦豫手里头送。

“可就算是秦豫布的局,秦天霖这一次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现场那么多记者在,撞人的保安被抓之后肯定会交待是秦天霖指使的。”有人叹息的感慨,比起秦天霖,秦豫终究是技高一筹,秦家的名声这一次算是臭了。

“章家之前出面打算将佘政调离吴泰鸣的案子,可惜在S省有孙学军和乔老在,没有人敢答应章继,章继只好从帝京找了关系,可是第二天S省各大报纸的头版头条依旧是吴泰鸣的案子,甚至连省报都公开报道,暗指秦家藏污纳垢。”

分析局势的老者神色带着几分凝重之色,“秦豫此人虽然年轻,可是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强,他背后的靠山丝毫不亚于章家,这一次秦家、章家、刘家三家联手想要拿下秦豫,最终鹿死谁手还不一定。”

自此之后,通过吴泰鸣的案子,S省这些世家全都蛰伏不动了,不管秦豫和这三家斗的如何,他们都断绝了分一杯羹的心思,龙虎豹原本危险的局面至少被化解了一半。

!分隔线!

秦家大宅。

此刻大厅里气氛显得异常的凝重,秦天霖站在一旁,低着头,并没有给自己辩解,而秦翰兆和姚青都坐在沙发上,想要开口求情,但是对上秦老爷子严肃威严的面容,两人都不敢再说什么。

“爷爷,你也别骂了,这也不能怪我哥,要怪就怪秦豫那个阴险小人,他竟然这么卑鄙陷害我哥!”秦天祺忍不住的开口给秦天霖辩解。

吴泰鸣的案子只是一个导火索,紧接着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已经拉开了序幕,秦豫利用龙虎豹在国际上的势力,大肆破坏秦家所有出口国外的生意,公司货物不是被抢就是被毁,国外公司高层受到恐怖威胁,纷纷辞职,有些更跳到了敌对的公司。

辉煌集团的大本营在S省,国外只是分公司,再加上龙虎豹的强势出击,国外十二家分公司几乎都面临关门的危险。

秦豫出手了,秦天霖肯定是要反击,他第一个对付的就是新锐科技,毕竟秦家研究所名声岌岌可危,如果能吞并新锐科技,秦家也能扳回一局。

“爷爷,是我考虑不周。”被训斥的秦天霖终于开口,“我没有想到新锐科技竟然和军方合作了,导致我前期的部署都失败了。”

“龙虎豹是保全公司,这是我们秦家的弱项。”秦老爷子声音冷冷的响起,依旧板着脸,看得出他脸上怒火未散。

“风帆海运如今是谭果掌握着,她接手之后,撤换了所有管理层,而且风帆海运毕竟涉及到黑帮,短时间之内,秦家也不可能动摇风帆海运的根本。”

“是,所以我选择了新锐科技当突破口。”秦天霖的确是这样想的,龙虎豹和风帆海运都很难被撼动,可是秦天霖真的没有想到秦豫有这么大的本事,竟然和军方合作,而且还是涉及到武器的研究。

秦家大肆进攻新锐科技,可以说是撞的头破血流,窃取到的新锐科技的资料都是军方的机密,虽然只是外围资料,但是对军方而言,就算是一张设计草图,一张草稿纸,那也都是要销毁的机密。

结果秦家竟然一头扎进来窃取这些资料,可想而知,等待秦家的将是军方的严格审查,也幸好这些资料都是没用的,而且秦家底蕴也深厚,这才没有将事情闹大。

否则首当其冲被抓起来的就是秦天霖了,估计秦家其他人也要被羁押审查,等漫长的审查期结束之后,等秦家人被释放出来,那黄花菜都凉了,秦豫绝对已经将秦家给拿下了。

“爸,天霖还太年轻,他已经知道错了,您就再给他一个机会吧。”姚秦温柔的开口,心疼的看了一眼挨训的秦天霖,虽然秦老爷子最后出面了,但是秦天霖还是被军方抓走了,足足关了七天才被放出来,人都瘦了一圈了。

结果回来之后,就是秦老爷子的怒火训斥,姚青这个当妈的是真的心疼,但是她也知道秦家不允许女人做主,她也不敢随意开口。

“你知道你这一次的失误,对秦家的损失有多大?”秦老子厉声质问,原本秦家在海外的分公司都面临危机了,秦老爷子只好托了帝京高层的关系,再由帝京高层找到国外分公司所在的城市,拜托那边的州长多照顾一下国外的分公司。

可是这一次秦天霖触犯到了军方的机密,他前脚被带走审查之后,后脚秦老爷子拜托的关系就黄了,对方不敢轻易出面了,虽然这一次秦天霖只是触到了雷区,但是下一次呢?

如果秦天霖窃取到的是一级机密,那不单单秦家要倒霉,和秦家关系密切的其他人也都要接受调查,对帝京的人而言,这可是极其敏感的问题,他们绝对不敢沾手,一旦被家族的敌人趁机泼了脏水,那真是悔的肠子都青了,也无济于事。

“秦豫那小畜生真的心狠手辣,竟然设下这样的毒计来害天霖!”秦翰兆也生气,咬牙切齿着,恨不能将秦豫给活撕了,“爸,你也别怪天霖了,他哪里想到秦豫那么狠。”

秦天霖低着头,面色带着几分疲惫之色,可是眼中却是精光闪烁,这是他和谭果合作的第一步,秦天霖明白以秦老爷子的老谋深算,他不可能不知道新锐科技和军方合作了。

那么自己动手之前还请示过爷爷,可是爷爷说日后秦家要交给自己,这一切都需要自己做主,也是锻炼自己,所以秦老爷子并没有插手,甚至连一点提示都没有,就任由自己一脚栽到了陷阱里。

秦天霖对谭果的话已经信了五分,这些年爷爷每年都回去国外调养身体,快则一个月,多则两三个月,秦天霖也以为秦老爷子是年纪大了,身体差了,去国外调养也正常。

可是在秘密调查之后,秦天霖发现秦老爷子在国外的行踪成谜,以前他以为老爷子是为了自身安全考虑,所以行踪很机密,但是现在秦天霖怀疑老爷子是不是去见秦家真正的继承人了。

“好了,这一次你也受苦了,天霖,你该知道秦豫只比你大三个月,可是他手段却比你狠辣了许多,日后秦家还需要你独当一面,这一次就当是买个教训吧,你先上楼休息吧。”秦老爷子摆摆手,在严厉之后,又是怀柔的安抚,像极了一个严厉又慈爱的长辈。

秦老爷子在老管家的搀扶之下去了楼上的书房,客厅里,秦翰兆等人忙不迭的安抚着被训的秦天霖。

书房里,秦老爷子面色依旧很凝重,越想也是恼火,“以前我以为天霖比秦豫差不了多少,如今看起来他连谭果都比不上,更别说秦豫了!”

“老爷,天霖少爷毕竟手段太稚嫩了,秦豫那六年都在国外摸爬滚打,行事老练、手段狠辣也在情理之中。”老管家安抚着开口,“再者煌少爷一直没有出面,否则秦豫都不是他的对手,我听说魏家小公主对煌少是一见钟情,都追到国外去了。”

听到这话,秦老爷子阴冷的表情也不由自主的柔软下来,脸上堆积着笑容,“小煌的确很优秀,他当初入读的可是世界顶尖的学校,那些同学很多都是国外政要的孩子,有几个甚至是国外的王子,小煌在阿拉伯那边的油田经营的很好,拓展了不少关系。”

大环境决定了一个人的世界观和眼界,山沟沟里的孩子,就算天生脑子聪明,一辈子留在山沟沟里,他能想到的就是一年多赚几万块钱,娶个漂亮的媳妇。

可是秦煌从幼稚园开始,就读的都是顶尖的贵族学院,初中练手的产业就价值上亿元,在这样的环境里,秦煌身边围绕的朋友也都是国外顶尖的贵族,国内的几个朋友,那也都是响当当的世家子弟。

随便拿一个出来,身份至少可以和柯华相提并论,像章成康这样的身份,都不够资格成为秦煌的朋友。

而秦天霖一直掌控的秦家暗中的势力,其实都在秦煌的掌控之下,谭果猜测的一点不错,秦老爷子属意的继承人从始至终都不是秦豫,同样也不是秦天霖,他们都是秦煌的踏脚石。

“老爷,秦豫出动的底牌越多,我们对秦豫的了解也就越深。”老管家笑着给秦老爷子倒了一杯茶端了过来,“秦豫一旦和天霖少爷死拼,日后煌少爷就更加安全了。”

“嗯,一会你去天霖那里一趟,将秦家暗一部的人调给天霖指挥。”秦老爷子斟酌着开口,秦天霖太弱,就起不到消耗秦豫力量的作用了,所以相应的要给秦天霖增加一些筹码。

如果是以前,可以接收秦家暗部的力量,秦天霖必定会狂喜,可是如今,秦天霖却感觉一阵一阵的心惊,爷爷是想要自己和秦豫拼的你死我活、两败俱伤,最后真正的继承人就可以出来接手秦家,不对,对方还可以顺手接手秦豫的产业。

想到此,秦天霖皱着眉头,梳洗一番之后,就直接出去了,他要和秦豫见一面!

挂断秦天霖的电话,秦豫微微皱着眉头,若不是谭家的情报网,秦豫都不知道秦老爷子在国外还有一个真正的继承人,想到这里,秦豫嘲讽的勾起嘴角,也难怪秦天霖慌了,老爷子这一招还真是狠毒。

“你去和秦天霖见面,我和佘政去见见芮蕊。”谭果打着哈欠,实在想睡午觉,不过秦家水太深,谭果也有些胆战心惊的,所以不得不先处理正事。

“我和你一起去。”秦豫沉声开口,至于秦天霖,让他多等几个小时又怎么样,反正现在着急的也不是自己。

谭果无语的看着一本正经的秦豫,“你有必要么,我和佘政那最多就是朋友。”

“一男一女不存在什么朋友!”秦豫哼哼着,虽然目前为止佘政一切看起来都正常,谁知道他对谭果会不会日久生情?

所以,秦豫要坚决杜绝一切可能发生的“奸情”,所以在不能弄死佘政的情况下,他自然要跟着一起去。

十分钟之后,佘政将车子停在巷子口,当看到走出来的两人时,佘政嘴角狠狠的抽了抽,“秦总,你有必要吗?”

目前为止秦豫和秦家、章家、刘家已经是撕破脸的大战,这种情况下,秦豫不去公司坐镇,竟然陪着谭果一起查案,佘政不得不感慨爱情的力量果真强大,为了美人,江山都无所谓了。

拉开后座的车门让谭果先上车,秦豫跟着上了车,薄凉的眼神冷冷的瞅着开车的佘政,“你如果君子坦荡荡,何必在乎我会不会跟着一起去。”

佘政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他对谭果当然没有什么其他心思,可是个人也受不了秦豫那雷达似的眼刀子,咻咻的往身上戳啊,任何男人只要靠近谭果身边三米,在秦豫眼中那绝对就是男小三,活该被拖出去千刀万剐掉。

通过倒车镜看了一眼后座的两人,对上谭果无语的小表情,佘政忍不住的调侃起来,“秦总裁,如果我性取向是男,你是不是可以放心了?”

“性取向不代表什么,你还能是双性恋,更可能骗婚!”秦豫态度丝毫不曾软化,将严防死守四个字贯彻到底,GAY又怎么样,说不定他发现谭果的好,就改变取向了。

“当然,如果你能做到这一点,我就放心了。”秦豫忽然开口,幽深的凤眸里闪烁着诡谲的光芒。

“哪一点?”佘政好奇的回了一句,就秦豫对谭果那变态的占有欲,他会放心?佘政怎么想都感觉不大可能。

秦豫森冷一笑,露出一口白牙,“你可以自宫当太监。”

嘎吱一声!汽车方向突然失控,在马路上蛇形起来,佘政手忙脚乱的控制住了方向盘,表情狠狠的扭曲着,生平第一次,他有种将人给宰掉的冲动!

后座上,谭果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直接倒在了秦豫身上,她就知道秦豫不怀好意,她没有想到佘政这个刑侦大队的队长,竟然还傻了吧唧的上当了。

长臂抱住笑的不能自已的谭果,秦豫目光温柔了许多,情不自禁的收紧了手臂,让谭果完全的靠在自己的怀里。

看着后座黏糊在一起的两人,佘政怒极反笑起来,“秦总,其实我和谭果关系也就一般,我听煦桡说他和谭果关系那叫一个密切,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初中时候还同床共枕过!”

所以秦豫有本事将关煦桡太监掉啊!谭果还有一批发小,性别都为男,秦豫去帝京大发雄威,将他们都太监啊!对了,谭果二哥听说是谭家收养的,没有血缘关系啊,秦豫再狠,他怎么不去对谭亦下黑手啊!

秦豫老脸一黑,他能不在乎吗?可惜秦豫也知道关煦桡和谭果关系密切,亲如兄妹!但是就算是亲兄妹,秦豫同样会吃醋,可是这种飞醋吃再多,也只能酸死自己而已,秦豫不可能针对关煦桡他们做什么。

“别听佘政瞎扯,我和煦桡那绝对是清清白白,放心吧,我就喜欢你一个。”谭果笑着握住秦豫的大手,小拇指还调皮的在他掌心里抠了抠,煦桡他们是家人,两种感情谭果分的很清。

“我知道。”秦豫沉声回答,回握住谭果的小手,两人对望一眼,目光只有彼此。

开车的佘政受不了的抖了抖,尼玛,这两人还真肉麻兮兮的,若不是自己在这里,这两人估计都能亲上了。

芮蕊嫁的是个富二代,虽然不算大富,但是每年也能赚几百万,也算是衣食无忧,芮蕊也清楚,真正的商界豪门世家,自己根本嫁不进去,所以她选择的是赵家。

赵家就一个儿子赵富,赵家的小公司都是他妈在经营,赵富他爸就是个三不管,平日里吃吃喝喝,玩玩乐乐,家里的事都不管。

赵富他妈性格强势,所以赵富这个儿子就被养的有些唯唯诺诺,性格太老实,芮蕊想着只要将赵富握在掌心里,即使婆婆再厉害,芮蕊也不怕,她相信自己有手段、有心机,这段婚姻芮蕊感觉会很成功,而且等以后婆婆老了,赵家就属于自己的了。

可是芮蕊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不孕!而且经过多年的就医,结果真的出来了,的确是芮蕊的问题,赵富并没有什么问题。

原本婆婆被芮蕊压了一头,因为赵富偏向芮蕊,当婆婆的再厉害,也不舍得对自己儿子如何,所以只能一步一步的退让。

可是芮蕊不能生育之后,婆婆的气焰瞬间就嚣张起来了,赵富也有些抱怨了,早几年还好,赵富对芮蕊很好,但是随着年纪增长,都四十多岁了,赵富也想要孩子了,所以心渐渐的偏向了自己母亲这边。

“你们?”看到客厅里的三人,芮蕊脸色一变,之前她虽然全副武装的去了秦家发布会,但是她的名字还是被记者给曝光出来了,吴泰鸣的事闹的很大,都是头版头条,赵家自然也看到新闻了。

所以赵家爆发出了第一次大战,赵富一怒之下甚至打了芮蕊一巴掌,婆婆更是大怒着要将芮蕊赶出家门,他们赵家丢不起这个脸,为了三百万,竟然爆出强暴未遂的事情来,赵富头顶上的帽子直接被绿了。

对外人而言,他们不在乎芮蕊到底有没有被强暴,他们只知道赵富的妻子,赵家的儿媳妇,当年被另一个男人差一点给办了,而且时隔多年,为了三百万,芮蕊竟然还敢当着记者的面承认这件事,这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芮蕊,我是刑侦大队队长佘政,就当年方衍的案子,有些情况还需要和你了解一下。”佘政亮出了自己的警官证,看着面色苍白的芮蕊,想来她在赵家过的不好,所以为了三百万才答应去记者会上作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