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调查小组/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成康先生、秦天霖先生,两位涉及到两起刑事案件,请和我回市局协助调查。”就在在场众人诧异时,丁队长面无表情的看向两人说完之后,拿出了两张拘捕令,“这是拘捕令。”

这还是鉴于章成康和秦天霖身份非同一般,否则丁队长直接要上手铐了,此时只说协助调查,已经算是给面子了。

现场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都傻眼了,该抓的不应该是谭果嘛?怎么会抓章成康和秦天霖,而且还当着在场这么多人的面,连拘捕令都下达了,这说明市局刑侦大队已经拿到了确切证据。

“你脑子进水了吧?你凭什么抓我哥?”秦天祺第一个嚷了起来,愤怒的盯着铁面无私的丁队长,“妈的,当初就是看你和佘政不和,才让你出头,没有想到你他妈的竟然也是谭果的走狗!”

“丁队长,你是不是弄错了?”章继阴沉着表情,一字一字的开口,看得出他已经怒到了极点,只是因为场合不对,所以还在压抑着情绪。

“这是拘捕令,我们也是按照规定行事,两位和我们走一趟。”可惜,丁队长谁的面子都不给,对着一旁手下开口:“将人带回去。”

“天祺,住手!”一看秦天祺要动手了,秦天霖快速的将人给拦了下来,严肃的目光扫了过去,“你马上回去将这件事告诉爷爷,你难道还想担上袭警的罪名吗?”

秦天祺粗重的喘息着,愤怒的火光死死的盯着丁队长,不过还是知道轻重,“行,哥你就当过去走一趟,我回去就告诉爷爷,老子倒要看看在南川,谁敢对我们秦家人动手!”

说完之后,秦天祺快步的向着门口走了过去,只是三两步之后,秦天祺嗜血的目光仇恨的盯着不远处云淡风轻的谭果和秦豫,终究知道大局为重,大步出门离开了。

章继此时也冷静下来了,只是脸色依旧铁青的骇人,他没有想到南川这些人如此胆大包天,竟然还敢抓他们章家的人,这个命令难道是孙学军下达的?

“成康,你跟着去一趟市局,配合警方的调查,一会律师就到。”章继拍了拍章成康的肩膀,这一局他输的莫名其妙,此刻,章继怀疑的看了一眼不远处长身玉立的柯华,难道是柯家暗中下的手?

可是不管章继如何暴怒、如何猜测,根据相关的证据和程序,拘捕令已经下达了,章成康和秦天霖终究还是被丁队长抓走了,现场所有人都傻眼的愣住了,此时众人看向秦豫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多了几分忌惮。

所有人都以为今天晚上要倒霉的人会是谭果,因为根据之前的风声,撞死章母的嫌疑人是谭果,而且据说是证据确凿,可是谁也没有想到案情会发生这样的诡异变化。

大家以前只认为秦豫行事狠辣,凭借的不过是龙虎豹那群身手精湛的练家子,一般人不敢和秦豫冲突,可是经过刚刚的一幕,众人才明白秦豫原来也是有脑子的,这个局中局,最终是秦豫棋高一着。

不过今天的宴会毕竟是柯华的欢送会,即使出了这事,也就秦家人和章继离开了,其他人依旧留在原地。

柯华眯着眼意味深长的笑着,看来自己猜测的果真不错,谭果和秦豫背景不小,只是不知道他们两人背后站的是谁,章家上蹿下跳,却将自己儿子给搭进去了。

好戏看完了,谭果感觉痛快了,和秦豫对望一眼,“我们回去?”

“嗯。”秦豫拉着谭果站起身来,他可不是善男信女,刚刚能欣赏到章继那暴怒的表情,这段时间的部署都值了。

之前章继因为避嫌,和秦家的接触并不多,偶尔也只是和秦天霖见面,但是这一次事情太棘手,章继也顾不得其他了,打出去几个电话后,直接去了秦家大宅。

秦家别墅。

秦天霖在宴会上被抓之后,秦老爷子第一时间就收到了消息,所以当秦天祺火急火燎的赶回来时,秦老爷子已经处事不惊的坐在沙发上,身侧站着尽职的老管家。

“爷爷,你赶快想办法将哥捞出来,今天那样的场合,南川的名流贵胄、商界大亨都在,哥的名誉算是没有了。”秦天祺着急归着急,并不担心秦天霖的安全,毕竟以秦家的地位,别说南川了,就算在S省也没有人能动得了秦家的继承人。

“都怪秦豫那杂种,肯定是他暗中动的手脚!”说到这里,秦天祺暴怒的恨不能将秦豫给活撕了。

一旁秦翰兆也无比的担心,安抚的拍了拍姚青的手,这才对着秦老爷子开口道:“爸,不管怎么样,先把天霖救出来,他可是秦家的继承人,日后要接手秦家,现在被警方抓了算怎么一回事。”

“是啊,爸,有了这个污点,对天霖的威信也有影响,以后他还怎么服众,这样对我们秦家也不好。”姚青柔柔的开口,虽然急的攥紧了双手,可是她也清楚秦家真正做主的还是秦老爷子。

“这件事我心里头有数,你们先上去。”秦老爷子老神在在的开口,对着几人摆摆手,看起来慈和的眼睛闪烁着精光,这件事的确很蹊跷。

秦翰兆还想开口,一旁老管家却抢先一步,“大少爷和夫人还是先上去休息吧,天霖少爷的事情,老爷会处理的。”

在秦家,老管家虽然是个下人,但是谁都知道他是秦老爷子的心腹,一言一行都代表着秦老爷子,所以此刻,秦翰兆纵然不甘心,却也只能站起身来,带着姚青和秦天祺上楼去了。

章继到达秦家时,相关消息一经传出来了,拘捕令是孙学军亲自打电话下达的,丁队长只是执行者。

“秦老,这事有蹊跷。”章继推开老管家递过来的茶杯,此时他是真的暴怒了,原本按照之前的计划,和所有的证据,被抓的人该是谭果这个犯罪嫌疑人。

“现在说什么都太迟了,不知道佘政那边掌握了什么证据。”秦老爷子缓缓的开口,语调带着几分沉重之色。

之前三家联手布局的时候,他们都考虑到了孙学军,毕竟他对谭果和秦豫很是看重,三家联手对付秦豫,孙学军肯定会干涉,只是大家都以为布局是天衣无缝,谁曾想却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孙学军!”咬牙切齿的开口,章继看来目前变成这样被动的局面,孙学军就是罪魁祸首!

想当初章继也是瞄准了这个位置,只可惜这可是S省,全国经济最强身份,比起帝京也差不了多少,章继根本不够资格,纯属打酱油的出场。

所以如今提到孙学军,章继是嫉妒痛恨,尤其孙学军竟然敢和章家过不去,那根本是新仇旧恨都涌上来了。

“县官不如现管,我们之前都小看了孙学军,他虽然年纪轻,可是手底下早就培养了一批忠心耿耿的班底,他对S省具有相当的掌控力度。”秦老爷子缓缓开口,看得出他并不着急,“而且秦豫和谭果是孙学军护着的,如果秦豫出事了,对孙学军而言也是一个重创。”

有秦豫在,商界这一块,孙学军至少不用太担心,而且因为忌惮龙虎豹的威势,一般人还真不敢和孙学军明着干,毕竟秦豫此人太狠太疯,天知道他会不会暗中下黑手杀人。

说白了在秦老爷子眼中秦豫就是孙学军的爪牙,尤其是如今的秦豫不但在商界具有一点的话语权,黑道上顾家这么多年都很低调,青竹帮被秦豫拿下了,孙学军护着秦豫也在情理之中。

“成康可是在外交部工作,他还是办公室副主任!”说到这里,章继语调很是得意,章成康可不是白身,而且公职人员,又在帝京工作,地方上没有权利审问他。

章继和秦家虽然是合作关系,其实也是互相利用,此时章继虽然急,但是他感觉秦老爷子会更着急,毕竟秦天霖可没有章成康身份上的优势。

秦老爷子瞄了一眼面带几分算计之色的章继,眼中有着不屑一闪而过,章家也就章老爷子还有几分眼界,可惜章老因病早就退居二线了,章家是章家为家主,如今看来章继真是不顶用,也难怪他多次示好,柯华都不曾正眼看他。

秦老爷子端起茶杯喝了几口茶,沉默在客厅里蔓延开来,章继也端着茶杯喝了起来,这个时候不能急,越急越容易出事。

章继眯着眼,秦豫这边已经出手反攻了,他背后还有孙学军和乔老,这个敏感时期,谁先出头肯定就先受到攻击,章继打算让秦老爷子当出头鸟,耗损秦家的力量,这样一来,日后三家吞并了秦豫的龙虎豹,章家也可以趁机占大头。

五分钟之后,秦老放下茶杯笑了起来,章继眼中一喜,看来秦老爷子先沉不住气了。

“只怕乔老和孙学军早就算计好了,一旦从帝京下来调查组……”余下的话秦老爷子没有说完,但是意思已经很明确了。

丁队长的确不够资格审问章成康,他在外交部工作,牵扯到一些工作上的机密,地方上的司法机构没有这个权限,可是一旦帝京有调查组下来,那事情就完全不同了。

章继脸色倏地一沉,对啊,丁队长他们不够资格审问章成康,孙学军和乔老肯定都知道这个情况,那他们还敢下命令抓捕章成康,肯定早就部署好了,如果帝京有调查组下来。

“秦老,如果我们的猜测成真,一旦帝京下来调查组,不单单是我们章家,只怕秦家也招架不住!”章继也不敢托大,章家在S省还可以耀武扬威,但是放到帝京了,真不算什么。

秦老爷子此刻表情也凝重了几分,这才是他们真正担心的地方,毕竟之前三家联手对付秦豫和谭果,章家和秦家都做了不少事。

不过因为身份和关系,秦家这边都是秦天霖出面的,章家那边不少事都是还在调养的章成康出面做的,这也是为了拘捕令是对这两个人下达的,一旦调查组下死手查案,两家谁都逃不掉。

就在此时,电话突然响了起来,老管家接起电话,片刻后,老管家开口:“好的,我知道了,我会汇报给老爷的。”

说完之后,老管家脸色也沉重了几分,“老爷,刚刚得到消息,冯海民、田彬都被抓了,丁队长也因为牵扯到案子,暂时被停职了,目前案子是由佘政接手,市里派了关煦桡负责监督,而且帝京的调查小组明天就会抵达南川。”

怕什么就来什么!

章母被撞身亡的案子,是章家主使的,但是相关部署却是秦家来完成的,毕竟在南川,秦家才是地头蛇。

涂光正这个案子同样如此,章家主使,秦家部署,这样也算是加强两家的合作关系,可弊端就是,一旦出事了,秦家和章家弄不好都会被一锅端!

面对乔老的强势出击,秦老爷子和章继都感觉很棘手,乔老地位非同一般,最关键的是田彬这些人相关人员都被警方抓捕归案了,这说明秦豫早就不好了局,调查组绝对是一查一个准。

“这就是轻敌的结果。”最后秦老爷子感慨的开口,如果不是轻敌,他们不会让秦豫抓住了把柄,这样即使有调查组,两家也不用担心。

“不管如何,这一次不能让秦豫得手,秦老,看来我们这一次要携手共度难关了。”章继表情一狠,章家的底蕴也不容小觑,而且他也知道秦家是深藏不漏,就一个乔老想要力挽狂澜只怕没那么容易。

秦老爷子点了点头,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目前这个调查组才是最关键的。”

听到秦老爷子一针见血的话,章继目光一闪,的确,乔老也好,孙学军也罢,不管他们如何帮衬秦豫,如何布局,调查组才是重中之重,只要调查组的人偏袒自己这边,秦豫所有的布局不过是无用功。

南川市局。

被抓的章成康和秦天霖是分开来关押的,因为章成康在外交部工作,职位还不低,是个办公室副主任,所以他即使犯事了,南川市局是没有权限对他进行审查的,还要等帝京调查组的人下来。

但是秦天霖就不同了,他虽然是秦家的继承人,目前辉煌集团的总经理,却只是普通的公民,所以佘政在丁队长将人带回市局之后,就着手对秦天霖进行审问了。

“秦经理,你保持缄默就可以了,余下的事交给我来处理。”秦家的律师也不是善茬,此刻和秦天霖低声交代句之后,正色的看向负责审问的佘政,“不知道佘队长是以什么罪名抓捕我的当事人的?”

佘政将桌子上的卷宗打开,“这是田彬的口供,这是冯为民的口供,还有这时……”

章母被撞身亡一案,肇事司机就是秦家的人,目的就是将脏水泼到谭果身上,根据当时现场的情况勘查,所有线索也指向了谭果。

但是现在这些人的口供都直指秦天霖的秘书。

至于涂光正被害一案,田彬是主要嫌疑人,他的口供同样指向秦天霖的秘书,所以两案并查,秦天霖的秘书也已经老实交代了犯罪的过程,和之前田彬等人的招供相吻合,最终的矛头指向的就是秦天霖。

律师翻看着桌子上的卷宗,脸色越来越沉重,如果只是人证,律师还可以说田彬这些人都是诬告,关键佘政还掌握了很多物证,收买这些人的赃款都被查处了,现场还有监控和录音……

真可以说是铁证如山!律师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力气,抓着卷宗的手都有些的颤抖,虽然有些事是秦天霖秘书出面的。

是和冯海民的接触,却是秦天霖亲自出面,而且交警队那边,秦天霖也亲自和交警队的一把手吃了饭,再加上对方家里头的一副山水画就是秦天霖以过生日的名头送给对方的。

秦天霖从始至终都没有开口,但是按照目前的情况,他开口和不开口,其实作用都不大,一旦案子进入到庭审阶段,按照佘政目前掌握的证据,秦天霖必定会被判刑。

等律师回到秦家之后,将情况汇报给了秦老爷子,秦老爷子早已经料到会是这种局面,倒是秦翰兆和秦天祺几人都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偏偏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目前警方证据齐全,秦天霖甚至不能被保释。

!分隔线!

帝京调查小组一共下来了五个人,调查组组长司老其实前年就到了退休年纪了,但是因为司老的特殊情况,他依旧被返聘回了原单位继续工作,这一次的调查就由司老负责。

至于下面四个调查组的组员:倒是分成了意见不同的两部分,钟山的资质仅次于司老,论起来他和章家还是沾亲带故的。

章成康的堂妹嫁给的是黄家三代唯一的独苗黄序,而黄序的大姐嫁的就是钟家人,所以章家和钟家都是黄家的姻亲,黄家根基在L省,所以章家和钟家走的倒是比较近,毕竟都在帝京。

而调查小组的三号人物孙瑶英,今年已经四十多岁了,却一直单身未婚,算是个女强人,她就是平民出生,早些年考公务员的时候进入了体制内,当了县委书记的秘书。

孙瑶英年轻的时候长的漂亮,笔杆子很溜,虽然性情有点孤傲清冷,可是工作能力极强,所以这些年的仕途还是比较平坦的,听说帝京有不少男同志都看上孙瑶英,只可惜她一心扑在事业上,对个人感情倒不在意。

当得知调查组是司老带队,钟山也在里面时,章继总算是送了一口气,虽然孙瑶英这个老女人有点棘手,不过她毕竟没什么根基,一直都是单打独斗,虽然也结交了一些关系,可是比起章家肯定是差远了。

因为关煦桡是负责监督两起案件的,所以这一次调查组的人下来,也是关煦桡去机场接机的,人群里,关煦桡虽然穿着最普通的白衬衫和黑色西装裤,但是他五官俊朗,气质温润,倒是吸引了四周不少人的目光。

当看到一行走出来的五人时,关煦桡带着秘书和司机快步迎了过去,“司老,您好,我是关煦桡。”

司老看起来气息很阴沉,冷淡的看了一眼关煦桡,表情淡漠的点了点头。

钟山来之前就接到了章继的电话,按理说他是调查组的成员,身份该是机密的,更不应该和章继联络,可是规则是规则,人情是人情,司老也不可能时时刻刻盯着钟山不让他打电话发信息。

大致的了解了情况之下,钟山知道关煦桡和谭果私交密切,而且他年纪轻轻职位就已经是副市长了。

------题外话------

一会再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