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推翻证据/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关煦桡在外人眼中绝对称得上是年轻有为!这让钟山更是不满,想当初自己是钟家人,可是坐到他这个位置的时候,都四十多岁了。

如今钟山和章继年纪相差两岁,但他的前途是到头了,没有上升的可能性了,否则这种小案子,不会让钟山来处理。

所以此刻看着年纪轻轻、风度翩翩的关煦桡,钟山冷嗤一声,“南川是怎么回事?看不起我们帝京调查小组吗?随便派个阿猫阿狗就来接机,哼!”

关煦桡之前自我介绍的时候,只说了自己的名字,也表明自己在南川市工作,可是并没有说自己的职位,钟山就是装作不知道,故意贬低关煦桡。

“钟科长,这位是我们市的关副市1长。”一旁秘书连忙陪着笑容接过话,算是点明了关煦桡的身份,只是秘书也感觉到钟山来者不善。

“哦,看来是我眼拙了,倒没有看出来关同志职位这么高了。”钟山阴阳怪气的一笑,说是在道歉,其实不过是换着语调继续贬低关煦桡。

调查小组就五个人,司老性情冷漠自然不会开口,唯一有资格说话的孙瑶英不可能为了一个陌生的关煦桡来得罪钟山这样的小人,所以此刻调查组的几人都没有说话。

关煦桡并不在意钟山的刁难,依旧涵养极好的对着司老开口:“车子已经在外面等着,司老这边走,我替您拿行礼。”

“不用。”拒绝了关煦桡的示好,司老率先迈开了步子,不过看向关煦桡的目光倒是多了一抹赞赏,荣辱不惊,倒是担得起他现在的位置。

“小关同志,那你就替我拿一下行李吧。”钟山得意一笑,将手中的行李箱递了过去。

钟山了解司老的性格,若是其他人,钟山绝对不敢这样说,毕竟老领导都自己拿行李,他钟山难道年纪比司老更大?难道资历更深?还敢让别人给自己拿行李。

但是司老是不会管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所以钟山这才得寸进尺,故意将关煦桡当佣人使唤。

一旁秘书见状,虽然他知道不能得罪钟山,但是关煦桡才是他的顶头上司,所以秘书此刻陪着笑脸,“钟科长,我帮你拿行李箱。”

“不用,你帮孙瑶英同志拿吧。”钟山毫不客气的拒绝,摆明了是故意折辱关煦桡。

“还是我来吧。”关煦桡温和一笑,倒也不在意,接过钟山的行李箱就追上了先一步离开的司老,难怪二哥让自己来地方上工作,如果一直在帝京,只怕还真没有这么多的刁难。

关煦桡以前也是刑警,负责的就是查案,基本上大部分时间都在查案搜集证据中,接触的一般也就是犯罪嫌疑人,虽然单位内部也会有竞争,可是对关煦桡这种年纪轻、破难能力强的骨干,一般人不会故意刁难。

可是到了南川来工作之后,关煦桡才知道人情冷暖,因为他起点高,还有秦豫这层关系在,一般人倒不会故意刁难他,但是很多时候工作并不好开展,关煦桡的性子被磨练的越来越圆滑。

看着拎着行李箱坦然自若的关煦桡,钟山眉头皱了起来,虽然看起来他是占上风了,但是却有种拳头打棉花上的挫败感,这让钟山表情更加的难看。

从机场到调查组目前入主的酒店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司老虽然性子冷漠,不过对工作倒是认真负责,在车上不方便看卷宗,所以直接询问了关煦桡两个案子目前的情况。

“司老,根据公安机关目前的调查和掌握的证据,白歌的死亡……”关煦桡并没有添加个人感情,而是就事论事的将章母被撞身亡的案子和涂光正被下药的案子都大致的说了一遍。

“我发现你们南川是不是将查案子当成了办家家酒!”钟山再次言辞尖锐的针对关煦桡,表情很是不屑。

“先是所有证据都指向犯罪嫌疑人谭果,现在又说谭果是无辜的,凶手另有其人,而且这个人还是白歌的儿子章成康,这简直是乱谈情!”

钟山厉声喝斥着,“第一次调查的那些证据难道都是伪证吗?明明所有证据都指向谭果,为什么没有人将她缉拿归案,让犯罪嫌疑人一直逍遥法外,而是突然将受害者的儿子抓捕归案!”

关煦桡看着蹬鼻子上脸的钟山,慢悠悠的开口解释:“这是因为最开始的时候章家并没有配合公安机关的调查,导致这个案子的进程缓慢。”

章继一开始故意拖延案子的进程,就是不想让案子到涂光正手里头,所以直到涂光正被下药了,换成了冯海民这个自己人之后,章继才让案子尽快进入审查程序。

钟山被堵的一愣,他之前虽然和章继已经联系过了,但是毕竟没有见面,有些事在电话里也不方便多说,所以钟山就是了解了一个大概情况,这些细节他还真不知道。

看到钟山吃瘪,一旁孙瑶英眼中划过一抹笑意,钟山也太自以为是了,司老虽然看起来不管事,整个调查组都是钟山在出面。

但是以孙瑶英的观察,帝京派司老当调查组的负责人,肯定是为了将这案子审查清楚,钟山越俎代庖习惯了,却忘记自己也只是一个组员,是归司老管的。

“时间还早,先不去酒店。”一直沉默的司老忽然开口,不去酒店,那目的地只有一个,先去南川市局了解相关案情。

“好的。”关煦桡点了头,转身对着司机说了一声,汽车直奔市局方向飞驰而去。

调查组的出现,这让所有相关人士的心都悬了起来,是成功还是失败,不是章家说了算,也不是佘政秦豫这边说了算,要看调查组的最终结果。

汽车在一个半小时之后到达了市局,相关人员接到关煦桡的通知,都已经站在大门外迎接调查组的到来。

可惜司老却是半点情面都不讲,直接摆摆手让人都散开了,“工作重要,先去会议室,将所有的卷宗都拿过来。”

钟山也只好跟着司老一起向着会议室走了去,只是看向关煦桡的目光充满了算计的恶毒,“麻烦关同志将我的行李拎到会议室放着吧。”

佘政是整个案子的负责人,此刻他带着郝小北等手下抱着卷宗和相关证据到了会议室,关煦桡刚打算介绍佘政,钟山再次开口:“我听说这一次调查案件的刑警和犯罪嫌疑人的关系密切,按照规矩应该避嫌,小关同志,你还是太年轻了,行事不够谨慎周全,这种错误下次不要再犯了。”

会议室里其他人都傻眼愣住了,关煦桡的职位不低,而且他虽然年轻,可是工作能力还是很强,为人也和善,所以督查案件调查期间,和大家相处的很好,但是钟山却直接给了关煦桡没脸,当然,顺便将佘政也踢了出去。

佘政愣了一下,关煦桡对他点了点头,佘政放下卷宗,直接离开了,毕竟到了这种层面上,调查组的人都下来了,自己参与还是不参与这个案件,影响都不大,更何况相关证据都已经收集齐全了。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佘政查案的能力还是很强的,相关的证据都是准备充分,从口供到物证一应俱全,查阅起来也方便。

窗户外的路灯已经亮起来了,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晚饭就是在会议室里吃的快餐,司老带头吃的,钟山虽然不满意,可是他也知道司老才是调查组的组长,只好吃着市局食堂送来的标准工作餐。

“司老,我看这个案子猫腻很大啊。”钟山放下手里头的案卷,指着自己左边的这一大垛资料,“根据左边这些卷宗资料显示,白歌被撞身亡一案,犯罪嫌疑人就是谭果,而且所有证据都确凿,人证物证齐全。”

“可是根据右边这堆卷宗的调查,直接推翻了之前所有的调查,所有证据都是假证据,所有涉案人员都改口翻供了。”钟山瞄了一眼关煦桡,继续开口:“所以如果我们倾向于左边的卷宗,那么谭果就是嫌疑人,如果我们倾向于右边的卷宗,那么章家就是嫌疑人。”

孙瑶英此时也放下了手头的资料,“司老,我这边的审阅也是相同的情况,涂光正法官被下药一案,按照最开始的证据,显示犯罪嫌疑人就是白圣天,可是根据后面的调查,犯罪嫌疑人是涂法官的学生田彬,后面的卷宗完全推翻了第一次的调查。”

“关同志,你难道不该解释一下吗?”钟山冷着脸,讥讽的看着关煦桡,“为什么这两起案子前后变化这么大,简直可以用翻天覆地来形容,你们南川的调查也未免太儿戏了。”

“白歌案件的相关涉案人员,之前做的是假口供。”关煦桡平静的接过话,看来钟山的确是来者不善,一来就将佘政赶走了,现在他打算推翻这些调查证据了。

“假口供?”钟山冷嗤着,指着眼前的卷宗,“案件调查并不是你的一句话来决定的,你说这是假口供,我还说这些人是被某些人给逼迫的,不得不做出假口供。”

面对咄咄逼人的钟山,关煦桡不打算做口舌之争,而是对着司老开口:“刚刚我们查到了最新的情况,在涂光正法官被害的时间段里,最开始的犯罪嫌疑人的确不在现场。”

关煦桡说完之后起身打开了笔记本电脑,然后打开了会议室的大屏幕,调出了一段监控:“根据白圣天的口供,案发时他并没有去涂法官的办公室,而是直接离开了法院,去了古玩街溜达。”

大屏幕上的监控视频清楚的照到了白圣天的脸,而且古玩街那边的古董店里都有监控探头,所以清楚的看到案发时,白圣天的确不在现场,而且他还花了十五万买了一幅字画,银行卡的消费记录正是在下午一点四十五分。

钟山傻眼的愣住了,表情显得异常难看,“就算犯罪嫌疑人不是白圣天,可是白歌被撞的案件,谭果依旧是犯罪嫌疑人。”

白圣天并不在案发现场,那么第一次调查的所有证据都是伪造的,不管是药瓶也好,还是指纹验证也好,包括田彬的供词都被推翻了。

“至于白歌被撞的案子,也有一段视频。”关煦桡同情的看了一眼钟山,以谭果和秦豫的布局,那绝对是滴水不漏,关煦桡再次调出了一段监控画面。

古民居外面的巷子里并没有监控,但是古民居内却有秦豫装的安防系统,这是最新的高科技系统,确保整个古民居的安全。

而根据系统的显示,当天章母带着秦家保镖冲到了古民居找谭果算账,事后谭果和藏藏回到了古民居,章母开车逃走了,之后她发生了车祸身亡。

这也是章母和谭果第一次接触,也是唯一一次的接触,可是根据系统的显示,谭果的手机丢在了巷子里,后来被一个捡垃圾的给捡走了。

“这个安防系统可以检测到电磁信号,当天古民居里并没有其他的信号进入,所以谭果不可能用第二个手机打电话出去安排人撞死白歌。”关煦桡话音落下,通过这个安防系统,算是给谭果洗清了嫌疑。

------题外话------

亲爱的们,知道今天为什么分成两章?

第一章涉及到了一点敏感的话题,担心章节会被和谐,所以颜分成两章,幸好这样做了,修改之后才通过了。

否则等到第二章一起更新,担心编辑大人下班了,O(∩_∩)O哈!,感觉自己太聪明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