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章家失败/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家别墅。

今晚上所有人都以为帝京交警查酒驾的事情只是例行检查,可是只有秦老爷子不这样认为,“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巧合,只怕是事先安排好的。”

“可是老爷,从钟山说丢表到电视新闻曝光出来,前后不过两个小时的时间,那些人有这么大的能力?”老管家诧异的开口,秦豫绝对没有这个能力,秦豫背后的那些人只怕也没有这么大的能力吧。

如果是在南川安排这种巧合,老管家倒还是信三分,可是在帝京动手,那些人没这么大的能耐。

秦老爷子也有些的迟疑,如果隐藏的那些人能力真这么强大,那对秦家而言是祸非福,可是这段时间发生的种种事情,都让秦老爷子感觉暗中有股强大的力量在保护秦豫。

“从赵家的事到现在的事,我感觉秦豫背后那些人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强大。”秦老爷子沉声开口,面带凝重之色,否则章家都如此出面,却依旧拿秦豫无可奈何,甚至连章成康都被抓进去了。

“老爷,那我们该怎么办?”老管家询问的看向秦老爷子,原本打算利用天霖少爷和秦豫斗的两败俱伤,顺便将暗中那些人引出来,可秦豫的实力远超过了他们之前的预期。

这样不利的局面下,一旦秦天霖被秦豫打败,秦家的辉煌集团必定会人心浮动,说不定有人会想要投靠到秦豫那一边。

毕竟秦天霖是秦家的继承人,秦天霖都输了,秦家再强大没有了继承人,日后肯定难道落败破产的噩运,所以很多人会趁机靠向秦豫那边,以求保全自己,这对秦家会非常不利。

“天霖太无能了!”秦老爷子冷声骂了一句,但凡秦天霖有点本事,秦家就不会变成现在的局面。

秦老爷并不想让秦煌过早的出现在世人面前,他不得不防备着秦豫背后那些人,他们如同缩头乌龟一般蛰伏了上百年,势力必定非常强大而可怕。

秦煌这个真正的继承人一旦出现,说不定暗中那些人会不惜一切代价狙杀秦煌,这对秦家而言才是不可估量的损失。

“先看章家如何行动,天霖那边你去安排一下,暂时还是需要将他保下来。”秦老爷子已然有了决定,好在这一次是三家联手,正好试探一下秦豫背后的势力到底有多强。

丢表事件让钟山弄了个没脸,里子面子都丢尽了,他卯足了劲要对付关煦桡和谭果,他们敢让自己下不了台,这个场子钟山一定要讨回来。

会议室。

“我坚决认为这些证据需要重新调查收集,涂光正法官这个案子,虽然证据显示不是白圣天所为,但是走廊监控拍摄到的画面显示,这个男人衣着和身形和白圣天一模一样,这其中肯定就有猫腻!”

钟山言辞犀利的开口,铁了心的要将所有证据都推翻,然后由调查组重新调查,收集证据,不同于昨天的无理取闹,钟山此番发言也算是有理有据。

“这如果就是真正的凶手用来陷害白圣天才布置的这一切呢?”孙瑶英这反对意见刚一提出来,钟山顿时怒目相向的看了过来。

如果要陷害,那肯定是人证物证齐全,白圣天没有下药,那肯定要弄一个“假白圣天”来下药,用以迷惑警方的视线,否则怎么能栽赃陷害成功。

“哼,如果真是这样,那么白圣天为什么一直不出现,他只要现身就可以洗清嫌疑,我看这个假的嫌疑人也是白圣天自己安排的!”钟山冷嗤着,根据卷宗上的调查,涂光正被送到医院之后,白圣天就失踪了,钟山就抓着这一点不放,“他这是金蝉脱壳之计。”

看着音量提高许多的钟山,孙瑶英不再开口争辩,大家其实心知肚明,白圣天不现身,那是为了麻痹暗中的凶手,否则后续那些药瓶、指纹还有药物检验这些证据怎么会出来,这就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幕后凶手以为栽赃陷害了白圣天,谁知道却将自己给搭进去了。

就在这时,会议室的门突然被敲响了,吴副局长笑着向着里面的几人开口:“司老,刚刚接到医院的电话,涂光正法官已经苏醒过来了,经过医生检查,涂光正意识很清醒,修养一段时间就可以出院了。”

“那好,我们就去医院一趟。”司老率先站起身来,没有想到这个案子里的关键人物涂光正竟然清醒了,司老目光闪烁了几下,幕后凶手只怕也没有料到这一点吧?

孙瑶英跟着起身收拾着桌子上的卷宗和文件,余光瞄了一眼脸色铁青的钟山,峰回路转,谁也没有想到涂光正竟然清醒了,这一下有热闹看了。

吴副局长亲自带来调查组的人直奔医院而去,因为人多,分了两辆车,后面一辆车里,钟山拿出手机快速的将这个消息发给了章继,然后将发送记录删除了。

电话另一头,看着手机上的信息,章继震惊的站起身来,“这不可能!”

虽然涂光正的事情对外操作是章成康出面的,可是具体的布置都是章继亲自下命令的,给涂光正下的药绝对能让他当场心脏病发作毙命。

原本人没有死,章继还认为是意外,好在涂光正一直昏迷着,根据医生的诊断,离死其实不远了,可是现在人竟然苏醒了,章继怎么想都感觉不可能。

“只有一种可能。”章继冰冷着表情,阴狠的目光让一旁的刘心音吓的一怔,“心音,你们刘家的药还真的没问题吗?”

“不可能,我大哥之前再三确认过了,只要有心脏病,一旦吃了这个药必死无疑……”说到这里,刘心音的声音也弱了下来。

如果是必死无疑,那涂光正怎么活下来了?而且昏迷几天就清醒了,这只有一种可能,章继铁青的老脸流露出惊恐之色,从始至终涂光正都没有吃药,他的昏迷都是装的!

细思恐极!章继一瞬间像是被人抽空了所有的力气,整个人扑通一下跌坐在沙发上,原本以为自己在布局对付秦豫和白圣天,此时章继不得不承认他自己才是猎人枪口下的猎物。

“继哥,你怎么了?”刘心音不安的抓着章继的胳膊,保养嫩白的脸上写满了害怕,“继哥,就算涂光正清醒了也不是什么大事。”

“你懂什么?”怒吼一声,章继情绪失控的一把将刘心音推倒在地,狰狞的脸庞上写满了惊恐之色,“我们被人算计了,你难道不知道吗?从始至终我们都在被人的算计之下,章家这一次要亡了!”

跌坐在地板上,刘心音震惊的看着暴怒的章继,喃喃的低语着,“不会的,继哥,我们三家联手不会失败的,继哥,你冷静一点,你不要吓我啊,事情还没有到不可挽回的地步,我们不能自己先乱了。”

章继粗重的喘息着,揉了揉肿痛的眉心,是啊,自己不能乱!秦豫没那么大的本事,就算涂光正从头到尾没有出事又怎么样?调查组真的一查到底,最多就是将成康给抓起来,只要自己没事,章家就不会倒!

想到这里,章继一下子站起身来,他必须要去见成康一面,为了以防万一,如果真的到那种地步了,成康必须一个人抗下所有的罪名!

章成康因为工作特殊性的原因,他并没有被关押在拘留所,而是被秘密关押在一处隐秘的公寓里,这个公寓在顶层,只是粗装修,连网络都没有。

章成康被关押在最东边的卧房里,深色窗帘整天都是拉上的,屋子里亮着灯,房门紧锁,每天只有送饭还有去卫生间的时候他才可以出房间。

而客厅同样也是被窗帘遮挡的密不透风,有四个人分成两班,轮番倒转的看着章成康,连去卫生间都不能锁门,一个人还会站在卫生间门口。

此刻,吃过早饭才两个小时,章成康倒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上的日光灯,整个人暴躁的厉害,这几天没有一个人过来审问他,就这样将他关押在这里,寸步不离的被看守着,章成康感觉自己都快要被逼疯了。

若不是一直坚信着章家一定会将自己救出去,章成康感觉自己肯定是撑不下去了,这样的软禁关押太折磨人了,而看守的四个人从出现到此刻,和章成康说话都不过超市局,最多的就是吃饭两个字。

安静一片里,突然听到客厅开门的声音,章成康错愕一愣,四个人分成两班轮番看守,都是每天早上七点钟的时候换班,其他时间整个楼层都是死一般的寂静,这个时间段怎么会有人过来。

诧异里,章成康听到卧房的门被敲响了,章成康蹭一下从床上爬了起来,他宁愿来人审问自己,也不愿意这样没日没夜的干等着。

随着卧房的门被推开,章成康想过最可能的人会是佘政或者丁队长,可是当看到走进来,反手又关上门的谭果时,章成康眯着眼,脑海里各种思绪飞快的转动着,谭果怎么可能来这里?

拉过一旁的椅子坐了下来,谭果看着明显精神不济的章成康,勾着嘴角笑的格外邪魅,“是不是很好奇?”

“哼,在南川秦豫还真是一手遮天!”章成康冷嗤一声,之前是他们轻敌了,才让秦豫占了上风,可是对比三家联合的势力,秦豫的龙虎豹根本不够看。

至于谭果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章成康一点都不奇怪,她和关煦桡、佘政私交极好,这两个人谁的手松一下,谭果都能来这里。

看着心理防线依旧很强的章成康,谭果笑的愈加诡谲,“其实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局势对你很不利,按照目前的情况来说,你和秦天霖都会是替罪羔羊。”

“如果你来是恐吓我的,不要浪费时间了。”章成康冷声开口,目光依旧有些痴恋的凝望着谭果,真的很像,不过想到目前自己的处境,章成康迅速拉回思绪,倨傲的看了一眼谭果,“你不用白费心机了,没有见到调查组的人,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从和秦天霖分开关押之后,章成康就知道自己工作的特殊性,佘政他们没有权限审问自己,而S省又是秦豫的地盘,所以父亲一定会拜托关系,帝京会下来调查小组来调查这个案件。

谭果从背包了拿出手机,找到了一段监控视频,然后点击了播放键放到了章成康面前,视频里,秦天霖对所有事情供认不讳。

章成康眼睛猛地瞪大,怎么可能?秦天霖虽然在身份上比不了自己,但是他也算是商界的青年才俊,手段能力谋略都不差,可是秦天霖怎么会招供了?

在片刻的慌乱之后,章成康再次冷静下来,只是放在膝盖上的双手下意识的攥成了拳头,“谭果,你不用拿合成的视频来骗我,我还是那句话,没有见到调查组的人,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我只是告诉你负隅顽抗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谭果将手机收回放到了背包里,“对了,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你父亲或许会来找你,至于目的,我想你应该明白什么叫做弃车保帅。”

看着转身要离开的谭果,就在她开门的那一瞬间,章成康突然开口:“谭果,你是孤儿出生,难道你不想知道你母亲是谁吗?”

谭果回头诧异的看了一眼又恢复了自信的章成康,“你什么意思?”

章成康勾着嘴角得意的笑着,高昂着下巴,这一刻,他似乎又成为了那个高高在上,被人追捧的章少,“二十年前,我被意外牵扯到一起绑架事件里,当时有一个人救了我,如果我判断没有错的话,那个女人应该是你的母亲,你们的面容轮廓有七分相似。”

“二十年前?你才七岁。”谭果皱着眉头,从第一眼和章成康碰面,谭果就感觉到他看自己的眼神很诡异。

“虽然我只有七岁,可是那一张脸却被我记住了二十年,每一夜都会进入我的睡梦里,让我欲罢不能……”章成康表情显得愈加的淫邪而下流,因为被绑架的记忆太深刻,他记住救下自己的恩人并不奇怪。

可是时隔二十年了,章成康能一眼看出谭果和当年救下自己的人有七成相似,再加上他那淫邪的表情,任谁都知道他晚上都在YY什么。

谭果表情倏地一冷,章成康似乎还在回味梦里的美景,就感觉眼前一黑,下巴处传来剧痛,整个人被谭果一拳头打飞了出去,砰的一声重重的摔在地板上。

“不想死的你就给我嘴巴放干净一点!”谭果此刻难得动怒,一脚狠辣的擦在章成康的胸口上,原本温和染笑的小脸此时如同嗜血的阎王一般,迸发出骇人的寒芒。

“你?”被踩住胸口,不能呼吸之下,章成康暴怒的瞪着居高临下的谭果,身为帝京章家的人,他还从没有受过这样的屈辱,而且还是来自一个女人的屈辱。

谭果面容冰冷的骇人,那原本最漂亮水润的黑眸里,此刻却是一片嗜血的冷漠,“有时候人死就是那一两分钟的事。”

原本还暴怒的章成康完全被谭果周身的煞气给震慑住了,此时,他才突然明白谭果并不是善男信女,那是和秦豫一样,游走在黑暗世界收割人命的冷血杀手。

直到谭果离开了房间,躺在地板上的章成康才感觉呼吸顺畅了,那股骇人的让人窒息的杀气随着谭果的离去才消散了。

谭果前脚离开了,不到五分钟时间,一辆普通的车子停到了小区楼下,章继看了一眼四周,随后快步向着楼道口走了过去,步履急切之下,他完全没有注意到不远处还停放着一辆车,谭果正坐在车里看着他。

听到敲门声,守在客厅里的一个男人将门打开了一条缝,打量着站在门口的章继,“你找谁?”

“我刚刚给你们领导打了电话,特许我见一见章成康,不相信的话,你们可以打电话确认。”章继说明了来意,也不知道进去,就这样站在大门口等着。

男人怀疑的看了一眼章继,不过还是拿出了手机,几分钟之后,确认了章继的身份,男人才将门打开了,“你只有十五分钟的时间。”

南川毕竟是孙学军管辖的范围,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疏通关系,争取到十五分钟的见面时间也的确不容易,也看得出章家在帝京也是有人脉关系的。

卧房里,章成康下巴已经肿了起来,再次听到开门声,看到走进来的章继,章成康莫名的想到之前秦天霖招供的视频,心里头顿时涌上一股不祥的感觉。

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被谭果给影响到了,章成康甩开脑海里多余的思绪,激动的看向章继,“爸,你来了,是不是我可以出去了?”

“成康,你冷静一点,不要毛毛躁躁的。”章继冷声斥了一句,有些不满章成康此刻的毛躁,看来自己之前的打算是对的,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舍弃了成康,章家还有自己撑着。

否则以成康这样毛躁的性子,他根本撑不住章家,想到这里,章继眼神森冷了几分,不过目前还没有走到那一步,章继看着瘦削了不少的章成康,看到他下巴上的红肿,顿时怒了起来,“他们对你动手了?”

章成康摸了摸疼痛的下巴,摇了摇头,“没有,之前不小心摔了一下,砸到床头柜上了,爸,现在情况怎么样?”

不知道为什么章成康并没有说谭果之前来了,俗话说知子莫若父,反过来同样如此,章继几番表情变化,再加上之前被谭果的话影响到了,章成康心里头的不安在不断的扩大。

“放心吧,这一次上面的调查组里,除了司老之外,就你钟叔资历最老,有他在调查组里,你一定会没事的。”章继安抚了几句,“不过因为佘政那边掌握了不少证据,只怕一时半会你还不能离开。”

因为只有十五分钟的见面时间,章继大致的和章成康说了一下外面的情况,最后,看了一眼时间,只有三分钟了,章继斟酌了一下忽然开口道:“成康,按理说你应该会没事的,很快就可以出来了,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章成康心里头咯噔了一下,最坏的揣测已经成真了,不过面上倒是不显,章成康笑着开口:“爸,我是章家的人,这些年来我也经历过不少事,该怎么做我心里头有数。”

看着如此识大体的章成康,章继原本紧绷的表情也不由的舒缓下来,笑着拍了拍他肩膀,“放心吧,爸一定会努力将你带出去,我这样说不过是以防万一,成康你自己明白就好,即使这一次出了事,只要章家还在,你早晚都可以出来的。”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爸先走了,估计你钟叔他们这两天就会来见你,到时候你自己把握。”又交代了几句,章继这才转身离开,比起来时的心情要轻松了不少。

出了公寓大门之后,章继带着几分愧疚之色,这毕竟是他从小教养大的儿子,但是目前的情况不明,章继也只能狠心舍弃章成康。

有了决定之后,章继大步向着楼梯口走了过去,关押章成康的是老式公寓,一共五层,没有电梯,章继走下五层楼也累的够呛,锤了锤腰,刚直起身体大喘了一口气,视线一扫,当看到面前的几人时,章继表情猛地一变,一口气没有吸上来,整个人佝偻着身体呛咳着。

“老章,你怎么来这里了?”等到章继终于不咳了,钟山眉头紧皱的说了一句,按照目前的情况,任何人都不能私下来见章成康的。

更别说章继是章成康的父亲,他来这里见章成康,已经违反了规定,最关键的还被司老他们碰了个正着。

脑海里嗡了一下,不过章继毕竟也是四五十岁的人了,很快就冷静下来了,换上一副忧心忡忡的表情,“我太担心成康了,他之前被秦豫踢断了肋骨,还没有痊愈。”

“而且之前他母亲意外死亡了,这对成康打击很大,毕竟他母亲是因为成康才来南川的,谁知道就遭遇了不测,成康内力压力很大,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前段时间精神有些不对劲,我这个当父亲的实在不放心。”

章继说道这里声音都有些嘶哑,将一个普通父亲对儿子的关爱之情演绎的淋漓尽致,毕竟此刻被碰了个正着,怎么狡辩都是无用的,只能打感情牌。

“就算是这样,你也不能违法纪律啊!”钟山状似责备了几句,随即话锋一转看向一旁不言不语的司老,“司老,你看老章也是关心则乱。”

“嗯,先上去吧。”司老并没有明确的表达态度,板着脸,看不出他是放过违反纪律的章继了,还是打算秋后算账,说了一句之后,司老迈开步子上了楼梯。

孙瑶英几人立刻跟了过去,钟山对着章继使了个眼色,也快速追了上去,司老看起来不管是,但是他这态度着实让人捉摸不透。

章成康还没有从被章家放弃的负面情绪里走出来,调查组的人竟然已经来了,章成康心里头咯噔了一下,如果章家都保不住自己,秦天霖会选择认罪一点都不奇怪了,比起章家,秦家也就在商界有些地位,更保不住秦天霖。

“司老,那我来主审吧。”钟山打开卷宗。

问话也是有技巧的,钟山想要偏袒章成康,也不可能明目张胆的做,但是如果他负责问询,就可以无声无息的偏袒章成康,而其他人也抓不到任何的把柄。

总是沉默不管是的司老却突然开口,“让瑶英来问。”

钟山错愕一愣,几乎以为自己是听错了,但是孙瑶英却已经走上前来,抱歉的对着钟山笑了笑,坐到了章成康的面前,开口询问起来。

钟山眉头一皱的退到了一旁,章成康心里头也咯噔了一下,不安的感觉越来越浓,而且父亲刚走,调查组的人就上来了,时间如此巧合之下,父亲有可能被人设计了,这让章成康不得不更加确信谭果之前的话。

章继托了关系去见章成康,还被调查组的人抓了个正着,此事虽然保密,但是秦老爷子依旧第一时间就收到了消息。

“老爷,看来之前你的推测是对的,钟山丢表的事情也不是巧合。”老管家不得不承认这一点,之前钟山丢了表,两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帝京交警查酒驾,正好查到了钟山的儿子,他还显摆了手腕上的名表。

但是老管家还感觉这事是巧合,虽然有点离奇,可是无巧不成书,毕竟两个小时时间部署这一切,需要很强大的手段和能力,但是今天章继被调查组抓了个正着的消息一传回来,老管家就知道这件事背后的确有人在操控。

“章家也不会善罢甘休的,且看着吧,章家在帝京,一旦章家铁了心的要调查,秦豫背后的人只怕也藏不住行踪了。”秦老爷子缓缓开口,能借着章家的手逼出那些人也是值得的。

就在局势显得紧绷而危险时,白圣天秘密离开了南川回到大本营帝京了,而涂光正法官也痊愈回家了,有了涂光正的帮忙,在回到帝京的第三天,白圣天一纸诉状将章继给举报了。

同时白圣天还拿出了章家违法乱纪的其他证据,虽然有些只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不过架不住此刻章家目前处于危险的局面下。

章成康被扣押了接受调查组的调查,而章继违法纪律,私下去见章成康,如今白圣天再火上浇油一把,又有涂光正的帮忙,章家一下子被架到火上烤了。

不过有之前谭亦的提醒,章家的事情,谭果是一直旁观的,都是关煦桡在和白圣天联系、布局,此事虽然不能将章继如何,但是绝对能让章家伤筋动骨了。

而紧接着媒体爆出了一道爆炸性的新闻,白圣天在广大媒体上公开控诉章继婚内出轨!而最好的证据就是章成康儿子,他根本不是白歌生的,而是刘心音和章继生下的孩子,李代桃僵的抱到了白歌的膝下,成了白歌的儿子。

这一次整个新闻圈和社会都哗然一片,之前有传言章母的死亡是章家导致的,目的就是除掉章母给刘心音让位,毕竟如今的白家已经没有了当年的地位,白家没落了,刘家在商界生意红火,章家自然知道孰轻孰重。

可是大家猜到了开头猜不到结尾,他们根本没有想到章继无耻到这种地步,章成康根本不是章母的儿子,这事经过媒体的报道,章继出动了所有的关系和人脉,可是依旧压不下这些新闻,尤其是网络上更是闹翻天了。

巨大的舆论压力之下,章继只能选择停职,毕竟他不敢公开去给章康城和刘心音检验DNA,而章继的沉默就等于默认了白圣天的控诉,一时之间,章家的名声臭不可闻,以前一些合作伙伴也趁机断绝了和章家的联系。

明面上是不耻和如此狼心狗肺的章继为伍,但是私底下,大家是感觉章继不行了,所以想要尽快撇清关系,省的被章家拖累,人情冷漠、莫过如此!

谭果再次见到章成康时是在一个星期之后,她将手机丢给了章成康,当看到手机上的报道之后,章成康沉默了,他从没有想到白圣天这个二世祖,他最看不起的舅舅,竟然忍辱负重了十多年,目的就是为了调查章家。

“现在你有两个选择。”谭果看向沉默的章成康,“是选择你还是选择你父亲章继来背负这一切?”

重重丑闻被曝光之后,章家必须得有一个人出来承担这一切,谁承担了,谁这辈子也就完了。

之前章继之所以舍弃章成康,不过是认为自己才是章家的顶梁柱,只要自己不倒,章家不会倒,至于章成康这个儿子会被牺牲,那也是不得已的选择。

可是如今局面却迥然不同了,章继被白圣天曝光了婚内出轨,这是铁板钉钉的事实,再加上章继年纪也大了,过不了几年就要退休了,他如果站出来顶替了章成康,章成康还有前途和希望。

“你不用说了,一切都看我父亲的选择!”章成康虽然中途动摇过很多次,但是他毕竟也是章家精心培养出来的人才,到了这种情况下,他也不可能主动背叛章家。

谭果不在意的一笑,“既然如此,希望你能活到那个时候。”

“你想干什么?”章成康表情一变,戒备而愤怒的盯着谭果,着实被她话里的意思给吓到了,她这是威胁自己?

“你理解错了,我是守法公民,肯定不会动手,不过有些人就不能保证了。”谭果笑着摇摇头,转身向着门外走了去。

卧房里,章成康表情诡谲的变化着,整个人暴躁的如同被关押的野兽,谭果的话让章成康内心动摇了,谭果和秦豫不对自己下手,那还有谁?

章成康不愿意想,他也不敢想,可是冷静下来之后,他却已经默认了谭果的推测。

此刻,同一时间,秦家别墅。

秦天霖的被关押,让秦翰兆和姚青怎么都坐不住了,可惜秦老爷子一直按兵不动,他们再着急也没有办法,只好每天都来询问秦老爷子。

“好了,天霖的事情我这个当爷爷的会处理,你们先下去。”秦老爷子摆摆手,让秦翰兆和姚青先离开,表情有些的沉重,章继败的太快,这打乱了秦老爷子之前的布局和计划。

“老爷,如果章继代替了章成康,章家只怕就要退出历史舞台了。”老管家沉声开口,经过这一次的灾难,章家绝对会没落成为三流甚至是四流的家族,根本不可能和秦家火拼,更不可能逼出秦豫背后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