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凶案现场/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继的前途基本算是毁了,婚内出轨被闹的沸沸扬扬,整个帝京都知道了,再加上白圣天曝光的那些证据,绝对是雪上加霜。

更重要的是章母的死亡,虽然外面风言风语说是章成康指使的,目前被隔离关押的也是章成康,但只要有脑子的人都明白,即使是章成康指使的,但肯定是章继这个父亲首肯的。

不管章母在贵妇圈子里名声多差,她毕竟是白家的大女儿,章家的之所以能有今天的地位,离不开白家这个姻亲的帮忙,可是如今白家败落了,章家不拉一把也就算了,竟然心狠手辣的对章母下杀手,这就太过了。

可就在章家风雨飘摇、岌岌可危之时,一个消息从章家内部传来了,这让原本还团结在章家周边的势力纷纷脱离了章家,连章家内部也已经人心浮动。

“光正哥,只怕你也没有想到吧,章继竟然会做出这样的选择,果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已经回到帝京的白圣天此刻畅快的大笑着,隐忍了十多年,大仇即将得保,也难怪白圣天心情如此好。

涂光正之所以来帝京,也是为了帮白圣天,毕竟他当了这么多年的纨绔二世祖,狐朋狗友倒是认识不少,可真正的挚交好友却没有两个。

当然,这并不是白圣天自身的原因,他都和能谭景御相交,足可以看出白圣天并不是一无是处,他虽然生性不羁、放荡洒脱,但为人其实豪爽仗义。

但是有了章家的阻扰,但凡白圣天交往的朋友身份地位不一般,章继就会从中阻扰,坚定的杜绝白圣天得到外力的支援。

“我也没有想到章继连自己儿子都能舍弃。”涂光正在司法部门干了一辈子,可以说是见过很多很多的案子,也见过那些父子相残的,但是这种毕竟在少数,而且也是因为个人的文化涵养决定的。

到了章家这样程度,兄弟阋墙很正常,毕竟家主只能一个人来做,但是还真没有父子成仇的,毕竟一个家族的发展靠的是一代一代的传承,尤其是身份地位越高的,更注重血缘亲情。

章继的前途已经走到头了,他已经五十多岁了,可是名声却是臭不可闻,这个时候为了整个章家考虑,章继应该站出来顶罪,保全章成康这个儿子。

如此一来,章家目前虽然会受到重创,但是只要章成康还在,过十几二十年,说不定章家还能重新爬起来,可是谁也没有想到章继如此自私,为了保全自己,竟然舍弃了章成康这个儿子,这也等于将章家拖到了深渊里。

“章继自从娶了我大姐之后,一路青云直上,现如今要沦为阶下囚了,他自然不愿意,人都是自私的。”白圣天嘲讽一笑,如果章继用自己换回了章成康,收拢章家的势力,一年两年的,白圣天都无法报仇,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章家再式微,比起白家却是强大太多了。

可是章继自寻死路,舍弃了章家的继承人,白圣天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章家没落的那一天。

“圣天,你和秦豫几人的合作?”涂光正性格刚正,虽然为人古板,但他并不傻,白圣天这一次能成功的报复章家,是背后有人帮忙,可是涂光正却担心秦豫是不是有什么图谋。

对于秦豫,涂光正也有所耳闻,说实话,涂光正并不是喜欢秦豫,不管是秦豫的为人行事,还是龙虎豹的性质,今白圣天和他合作,涂光正总有些不安。

“光正哥,你放心吧,我白家除了那一点钱和残余的产业,还能有什么被人图谋的?”白圣天不在意一笑,不过心头却是极其温暖,自从白父死亡之后,已经没有人再关心白圣天了。

至于谭家,白圣天并不打算说出来,即使对方是涂光正,这要是白圣天的分寸,否则谭景御也不会和他交好。

章继想的很透彻,他虽然五十岁了,但是和刘心音还是可以生下孩子的,即使刘心音体质不行了,用代孕的办法也是可以的,自己只要继续留在章家,等二十年后,自己也不过七十岁,孩子已经二十岁了,再培养几年就能撑起章家了。

所以在自己和章成康之间,章继在犹豫了一番之后就坚定的选择了自己,而这个结果也让所有和章家交好的人都寒了心,对自己儿子和妻子都能如此狠,谁还敢和章继来往。

南川,老旧公寓。

这是谭果第三次来这里,估计也是最后一次,在章继做出选择之后,谭果相信章成康不会再死咬着不松口了。

爬到了五楼之后,一瞬间,谭果有种不祥的感觉,看着眼前的门,谭果眉头一皱敲了敲门。

这里是暂时关押章成康的地方,有四个人守着,除了拿到上面的许可,外人根本没有资格进来,更别说审问章成康了。

等了片刻却没有人开门,谭果将耳朵贴着大门仔细的聆听着,公寓里一片死寂,按理说这个时候章成康是被关押在卧房里,客厅里应该有两人守着,但是谭果却连一点声音都听不到。

出事了!没有任何的犹豫,谭果快速的牛仔裤的皮带上抽出隐匿在其中的一根银针,对着锁孔鼓弄了几下,咔嚓一声,门锁开了。

用纸巾包着拧开门锁,随着大门的推开,淡淡的血腥味传了过来,谭果快步走了过去,客厅里,原本该看守章成康的两个男人此刻一个坐在桌子边,一个坐在靠墙的椅子上。

可是两人却都已经失去了呼吸,从身体外部看没有明显的伤口,谭果扫了一眼快步向着卧房走了过去。

卧房的门是开着的,章成康闭着眼平躺在床上,同样也没有了呼吸,身体上没有明显的伤口,谭果身手触碰着章成康的胳膊,温热的感觉袭来,谭果表情倏地一变,迅速的向着卧房外蹿了出去。

谭果速度极快,不过是用了几秒钟就离开了公寓,她没有选择下楼,而是直奔楼顶而去,三分钟之后,顺着顶楼的下水管道,目测着对面大树的距离,谭果倏地一下从二楼直接跳了过去。

清瘦的身躯如同猴子一般,在踩踏到一根横生的树枝之后,借着这个着力点,谭果身体迅速的一跳,跃上了大树的主杆。

咻咻几下,谭果快速的爬到了树顶端,夏日阳光正明烈,老小区的大树都有十几二十年了,枝叶繁茂,谭果今天刚好穿的是绿色T恤和牛仔短裤,这样栖息在树杆上,被浓密的枝叶遮挡着,除非有人仔细的寻找,否则很难发现大树顶端藏着人。

“快,立刻将这里封锁起来,不要放走任何一个可疑的人。”钟山越俎代庖的对着在场的警察下达着命令。

佘政和吴副局长站在一旁也没有说什么,对着手下点了点头,让他们听从钟山的安排,出警的十多个警察迅速的将大楼的楼道口包围起来了,连楼房左右和后面都站了警察,就是防止有人从窗口或者顺着下水道逃走。

站在大树上,谭果将楼道口的一切看的清清楚楚,但凡她迟缓一会,就会被警察抓个正着,这也是谭果的警觉性,当感觉到章成康的身体还有余热时,谭果就知道对方不久前才被杀的。

按理说,如果凶手真的要暗杀章成康,最好的时间应该是选择深夜,凌晨时分是人最疲惫的时候,而且有着夜色的掩护,凶手也容易脱身,可是对方却选择在了早上十点动手,这让谭果立刻警觉到对方对方只怕是冲着自己来的。

部署好了外围之后,确定没有人能逃走了,钟山阴沉着表情,带着余下的人快速的向着五楼奔了过去。

“不好,章成康也被杀了。”佘政的声音从卧房里响了起来,昏暗的房间里,窗帘依旧拉的严实,只有头顶的日光灯发出明亮的光芒。

章成康躺在床上,气息全无,不过尸体还有余热,这让佘政知道凶手才离开没多久,绝对不会超过十分钟。

吴副局长也跟着走进了卧房,皱着眉头看着被杀的章成康,厉声开口:“一定要找出杀人凶手!”

除了章成康之外,外面被杀的两个人可是特警,这个凶手简直胆大包天!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行凶。

“吴局,我知道,我一定会找出凶手的。”身为刑侦大队的队长,佘政抓果很多凶手,但是看了现场之后,佘政知道这一次的凶手一定非同一般。

调查组只是来调查案件的,可是章成康被杀了,这就是佘政的事了,即使钟山不待见佘政,可是术业有专攻,这个时候钟山也不敢大言不惭的开口代替佘政的工作。

很快的,刑侦队和物证科的人都到达了凶案现场,拍照的拍照,采集证据的采集证据,佘政通过对三具尸体初步的检查,已经确认了死亡原因。

“司老。”佘政走了出来,看向一直站在门外的调查小组成员,对着司老汇报情况,“根据我的初步验尸检查,三名死者颈部都有细微的针孔,尸体没有明显外伤,也没有中毒现象,初步判断是空气栓塞致死。”

司老眉头皱了起来,如果是枪杀或者毒杀,甚至用凶器导致的死亡,司老都不会有这样凝重的表情,但是用注射针筒将空气注射到静脉里,这样死亡需要时间。

可是经过佘政的初步验尸,三名死者都没有任何的防御伤口,公寓里的桌椅摆设也都没有乱,这说明凶手至少是两人或者以上,而且瞬间制服了客厅的两名特警。

对着佘政点了点头,司老忽然转过头看向一旁的钟山,听起来冷淡的语气里却充满了威严,“钟山,你是怎么知道这里出事的?”

原本调查小组的人还在会议室里审查核实两个案子的卷宗,可是钟山出去一趟之后,突然对着司老开口,说他接到了举报电话,章成康这里出事了,必须立刻赶出去,否则就迟了。

司老也没有迟疑,通知了吴副局之后带着警察就赶到了现场,谁知道还是太迟了,章成康三人都已经出事了。

钟山目光游移了几下,这才开口解释:“我也不知道对方是谁,手机上没有显示对方的手机号码,而且声音也用了变声器,只说章成康这边出事了,司老如果不放心,可以让佘政来查我的手机。”

司老锐利的目光冰冷的看了一眼钟山,片刻之后却也收回了视线,对着佘政道:“案子交给你了,尽快侦破案件。”

“是。”佘政领下命令,目送着调查小组离开凶案现场之后,佘政皱起了眉头,这个凶案有些的不对劲。

看到调查组的人走了,性格活泼的郝小北这才从客厅里小跑了出来,“头,我看这个姓钟的很不对劲那,就算有人匿名举报,按理说应该拨打我们市局的举报电话,或者拨打司老的电话,为什么要打给姓钟的?”

调查组里司老才是负责人,如果举报人真的要举报,首选应该是司老,郝小北这话的确有几分道理,不过佘政真正感觉不对劲的地方并在举报电话上,而是案发的时间。

根据这么多年的刑侦警察,佘政可以肯定章成康他们被杀不过是几分钟的时间,所以暗中举报的人很有可能就是凶手,可是凶手既然行凶杀害了章成康,又为什么要打电话通知钟山,让警方第一时间到达了凶案现场?

凶手的真正目的到底是什么?这才是佘政感觉最迷惑不解的地方,不过目前还是勘查现场最重要,佘政拍了拍郝小北的肩膀,“有些话别乱说,进去工作吧。”

“知道了头,我也就和你抱怨两句而已,谁让姓钟的那么下作。”郝小北嘿嘿一笑,实在看不惯钟山用一块手表的事情诬陷关煦桡,实在太不要脸了,而且钟山也处处针对佘政,郝小北也不能将对方如何,只好嘴上抱怨几句。

等到调查组的人离开了,谭果也从树上滑了下来,最后直接跳到了围墙另一边离开了现场。

好在谭果之前两次来公寓这边,开的都是普通车子,而且这是老小区连物业都没有,大门口也没有门卫,监控探头也只是摆设,所以谭果并不担心警方会查到自己。

两个小时之后,佘政离开了凶案现场,刚发动汽车手机就响了起来,谭果的声音清脆的传了出来,“出了小区连续左拐两次,我在路口等你。”

“行,我知道了。”佘政诧异的接过话,发动汽车离开了小区,连续左拐两次之后,佘政看到了站在街边的谭果。

“是不是感觉很巧啊?”拉开车门坐到副驾驶位上,谭果笑着调侃着佘政。

佘政看了一眼笑靥如花的谭果,瞄了一眼她手腕上的细微擦伤,佘政凝眉思索着,几分钟之后,佘政猛地瞪大眼,“凶手打了举报电话,是不是让我们去案发现场堵你?”

“好在我反应快啊,也就两分钟的时间,否则被你们堵了个正着,我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谭果得瑟的笑着,暗中的凶手的确很厉害,竟然猜测到自己今天早上要来章成康这里,提前弄死了章成康来陷害自己,啧啧,这手段可真够毒辣的。

佘政这一下子算是都想通了,以钟山对谭果的偏见,如果这一次将谭果在凶案现场抓住了,谭果就算有孙学军和乔老护着,只怕警方也会以犯罪嫌疑人的身份将她抓起来。

“我现在好奇的是这个凶手是谁?”谭果说到这里表情狠戾了几分,敢算计到自己头上,哼!

!分隔线!

此刻,南川某个隐秘的私人会所。

“你说什么?被谭果逃脱了?”坐在阳台边藤椅上品酒的男人微微诧异了几分,倒没有想到会是这种结果。

一旁汇报的手下低着头,眼中带着几分惶恐之色,可是随即又恢复了冷静,只是看得出他极其畏惧面前这个优雅冷傲的男人,“是的,调查组和佘政他们赶到凶案现场的时候,谭果已经离开了。”

男人玩味一笑,仰头喝尽了杯子里的红酒,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叩击着桌面,发出有节奏的敲击声,“看来比起我那个没用的弟弟们,谭果才是真正的角色。”

一旁的手下并不敢接话,只是悬着的心依旧没有放下来,办事不利,手下不敢想象自己会有什么下场,即使眼前的男人依旧是笑容优雅的姿态,可是手下却知道男人狠辣血腥的手段有多么的可怕。

“让人去调查谭果的身份,我要她所有的资料。”男人声音再次优雅的响了起来,深邃的目光悠远诡谲的看着窗户外的景色,“再者派人去将龙虎豹的人都抓起来,在华国不方便出手,但是在M国,就没有那么多顾虑了。”

“是,属下马上去办。”逃过一劫的手下松了一口气,得到男人首肯之后快步离开了房间,当站在走廊里时,男人才发现自己后背已经被汗水湿透了,好在捡回了一条命。

章继这段时间原本就焦头烂额,他也清楚舍弃了章成康这个儿子,自己的名声算是彻底毁了,所以这段时间章继一直闭门不出,好在这是在南川,不是在帝京。

可是章继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接到章成康被杀的噩耗,挂断电话之后,章继足足愣了十多分钟,虽然舍弃了这个儿子,可是毕竟是他从小养大的孩子,突然死亡了,饶是章继再自私自利,此时也红了眼眶。

半个小时之后,市局,法医办公室。

“成康?成康,你醒醒那!”看到冰冷台子上,宛若睡着了一般的章成康,章继嘶哑着声音连声喊着。

一旁刘心音已经扑倒在尸体上嚎啕大哭起来,当年这个孩子被章继抱到了章母那里,冒充了章母早产意外死亡的孩子,刘心音这些年就是数着日子过来的。

可是为了和章家攀上关系,刘家也好,刘心音也罢,他们只能默认了这一切,好在二十多年之后,章母终于死亡了,刘心音也成功上位,而且章成康也接受了刘心音这个母亲。

可是如今却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刘心音悲恸的大哭着,死死的抓着章成康已经冰凉的手,“成康,你睁开眼看看妈妈啊?”

走廊里,听着屋子里悲恸而凄厉的哭喊声,郝小北也于心不忍的摇摇头,“现在心疼了,当初他们怎么就忍心舍弃章成康?”

佘政并没有开口说什么,章继为了自己舍弃了章成康,现在再后悔也太迟了,而且以章继的冷血,只怕这种伤心也持续不了几天,而且章成康的死,章继算是逃过一劫了,毕竟出了这样的事,上面也不好继续针对章家。

------题外话------

老妈第二次进医院,又是一系列的检查,然后再进行微创手术,唉,老年人年纪大了,身体真的差了很多,以前都没有感觉,突然发现父母就老了。

子欲养而亲不待,大家也要保重身体,多关心关心父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