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秦家秘密/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成康的死虽然被封锁消息了,可该知道的人还是知道了,章继在假惺惺的掉了几滴泪水之后,开始用章家仅存的力量对南川施压,要求查出凶手来,毕竟章成康是在南川出事的,南川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可即使佘政这些刑侦经营仔细勘察了凶案现场,大范围的对老小区周边进行调查,却是一点线索都没有找到,更别说凶手了。

章继于是闹的更凶了,直接离开南川回到帝京,要求给章家一个交待,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章继毕竟也是帝京的三流顶端,原本可以跻身到二流的家族,章继真的这样闹起来,帝京的脸面也不好看。

毕竟章成康曾经在外交部工作过,也结识了不少外国友人和媒体,章继就是依仗着这一点,所以才敢这么闹腾,反正不闹就是一个死,真的闹大了,他说不定还有一条活路。

章家四合院。

在和白家联姻后,章家为了提升自身家族的影响力,也斥资花了大价钱买了帝京一个占地十多亩的四合院,算是章家的大本营,除了章继这一脉的人之外,章家嫡系一脉的人都住在这边。

当然,章家当初并没有这么大的资金,这其中就有刘家对章家的投资,为了攀上章家,刘家也是下了血本,刘心音未婚先孕生下了章成康这个儿子,却是母子分别二十多年,章家在资金上更是靠刘家庞大地产业的支持。

可惜刘家只怕也没有想到章家会没落,而且还是因为白圣天,或许这正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圣天,我和你父亲当年也算是好友。”巷子里,停着一辆黑色轿车,此时后座上,一个精神矍铄的老人满脸的愧疚和自责,“我也没有想到会这样,是我对不起老友。”

“黄叔叔,你别这样说,当年也是我不知道上进,你也帮了我们白家许多。”白圣天并不是怨天尤人的性子,当年白父性子古板执拗,虽然有些好友,但说实话,白家没有一个出色的继承人,世交的关系也仅限于老一辈之间。

可是如今那些老辈都已经退居二线,家里都由第二代在支撑,白圣天这个第二代却是个不折不扣的二世祖,白家也在不断的衰败没落,自然和这些世家的关系淡泊了很多,等白父那些老友过世了,只怕连这个面子情都为系不住。

“终究是我们没有看顾好你。”黄老叹息一声,当年白父死亡之前,曾经拜托几个老友照顾白圣天,白父执拗了一辈子,最疼爱的就是这个儿子,为了儿子甚至将章母这个长女送到了庵堂里生活。

可是当年黄老等人对白圣天是真的失望了,再加上自己年纪也大了,也就忽视了,如今一想白圣天这些年虽然名声很差,可真的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而且这个坏名声只怕也是章家的手笔。

白圣天曾经也怨过,也奢求过老一辈的庇护,可是后来都放弃了,章家风头正强劲,自己一旦和章家撕破脸,父亲的老友们或许能保下自己的生命安全,但是想要报仇是不指望了。

没有一个家族愿意为了一个陌生人,和章家死扛到底,白圣天如果很优秀也就罢了,他浪子回头都三十岁了,而且白家已经败落到了极点,白圣天不可能有东山再起的机会,这些家族自然不会在白圣天身上投资,和章家结为死敌。

若不是碰到谭景御,白圣天或许会当一辈子的二世祖,苟且偷生,直到被章家最后弄死,黄老他们的家族和当年的白家差不多,如今虽然是二流世家,也只是二流末端,所以自然有些忌惮章家。

可是谭家却完全不同,弄死章家就跟捏死蚂蚁一样容易,两者完全不是一个档次上的家族,白圣天这才看到了报仇的希望,他更没有想到会在南川遇到谭果,章家正好搅合起来,这才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黄老看着沉默不语的白圣天,心里头愈加自责,自己百年之后,只怕是没有脸面去九泉之下见老友了,尤其是如今章继已经疯了,要将章成康的死闹大,上面暂时也只能妥协,可是如此一来,真正委屈的却是白圣天。

“圣天,章家的事情需要大局考虑,你也知道章继还有一些底牌,一旦他借着章成康的死大闹,损伤的是我们华国的脸面。”黄老沉声开口,这要是上面暂时妥协的折中办法,毕竟章继早已经将章母的死和涂光正的案子都推到了章成康头上,现在死无对证了,上面拿章继也没办法,他现在就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不让他活,他就闹的天翻地覆。

“黄叔,你不用解释的,我都知道。”白圣天朗声一笑,看起来是完全不在意,可是燕鸥深处却有着寒光一闪而果,等自己真正强大了,那才是报仇的时候,目前让章继苟延残喘的多活几年也无妨。

看到白圣天如此的豁达宽容,黄老在欣慰的同时也愈加的内疚,当年老友说这个孩子生性不羁,等他过了那段年少轻狂的年纪就必定能一飞冲天。

当年黄老这些朋友只当白父是爱子心切,才认为二世祖的白圣天会很优秀,如今看着面容俊朗、笑容豁达,目光里闪烁着精锐光芒的白圣天,黄老不得不承认白父当年的话是对的,如果没有章家的迫害,白圣天早就撑起白家了。

章家客厅里,章继绷着脸坐在椅子上,他也知道自己这一次是一场豪赌,赌赢了,那自己就安全无虞了,如果赌输了,章继阴着脸,不敢想自己会输掉的可能性。

当敲门声响起时,章继示意佣人去开门,自己收敛了脸上紧张不安的表情,如同无事人一般站了起来,当看到走进来的两人时,章继眼中迸发出阴狠的仇恨光芒,白圣天!

“两位请喝茶。”佣人将茶水端了上来,感觉到客厅里的氛围不对劲,佣人放下茶水之后就忙不迭的离开了,心里头已经坚定了离开章家的念头,自己就是个打工的,在哪里不是工作,听说章家不行了,只怕是真的。

“原来是黄老,稀客啊。”章继阴阳怪气的寒暄了两句,招呼着黄老坐下来,至于白圣天这个仇人直接被章继无视了,如果知道白圣天潜伏了这么多年,章继早就弄死他了,哪里会等到今天。

白圣天也不在乎,章家这一次即使挺过来了,也会从过去的三流顶端家族沦落为四五流的家族,在帝京只怕都没办法立足了。

而章家即使去了其他省,以目前的形势来看,章家在其他省至多也就是个中等偏下的家族,不足为惧,白圣天早晚有一天会将章家彻底铲除!

寒暄了,茶也喝过了,黄老开门见山的开口,“章家罢手,章家的其他事既往不咎。”

这就是上面对章家目前的态度,算是各退一步,上面不追究了,章继也不要拿章成康的死大做文章。

心定了下来,章继得意洋洋的开口:“黄老,不是我不给您老面子,可是成康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我这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不找出凶手,等我百年之后,我都没有脸面去见九泉之下的成康和章家列祖列宗。”

黄老冷眼看着惺惺作态的章继,他现在倒是装作慈爱的父亲,当初出事之后,章继不是将所有罪名都推给了章成康这个儿子,摆明了要舍弃儿子来保全自己,现在倒是大谈父子情深,真是不要脸到了极点。

白圣天勾着嘴角嘲讽的笑着,丝毫不掩饰脸上的讥笑,“我怎么记得当初有人说,自古以来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只要章家子孙触犯了法律,就一定要接受法律的制裁,现在却是猫哭耗子假慈悲了。”

“白圣天,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章继铁青着表情冷冷的开口,直接对着黄老威胁道:“如果这就是上面的态度,那我宁愿舍弃章家的一切,也要给死去的成康讨回一个公道!”

“黄叔叔,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走吧,反正我们已经来一趟了,对上面也有交代了。”白圣天直接站起身来,章继还真当上面怕了他这个无赖不成?只不过不想节外生枝而已,章继看不清形势,还敢要挟黄老。

黄老冷哼一声,跟着站起身来,冷冷开口:“行,我们走吧。”

原本以为占据了优势的章继心里头咯噔了一下,看着真要离开的黄老和白圣天,一下子就慌了起来,“黄老,请等一下,刚刚是我说错话了,还请黄老多担待。”

已经走了几步的黄老回头看着满脸惶恐不安的章继,就这种自私自利、贪生怕死的小人,竟然将白家害到这样的地步!

“章继,你如果好好谈,我们就能好好谈,你最好认清自己的地位,一个没落的三流家族,你有什么资本和上面谈条件!”黄老的话里充满了不屑和讥讽,只可惜老友去世的太早,否则白家绝对不会被章家害了。

不敢硬到底了,章继只能节节败退,最终接受了黄老开出来的条件,上面对章家以前的事情既往不咎,但是章继包括章家其他人都退休离开现在的工作岗位……

白圣天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微微扬起头,只感觉压在头顶上的阴霾终于消散了,章家所有人都被清算了,虽然没有追责问罪,但是对没有多少底蕴的章家而言,一旦这些人离开工作岗位,章家旗下的那些产业很快就会被人吞并侵占。

黄老安慰的拍了拍白圣天的肩膀,“一切都过去了,走吧,以后白家还需要你,而且被章家吞并的那些产业这一次也能拿回来了。”

“黄叔叔,谢谢你。”白圣天笑着点了点头,其实他已经不在乎了,因为有了谭家这个合作伙伴,白圣天知道终究有一天他一定能报仇。

两人离开了章家四合院向着停在巷子里的汽车走了过去,白圣天第一次感觉天空如此湛蓝,空气如此清新。

可就在白圣天要打开车门时,突然一亮黑色商务车嘎吱一声停到了车子旁,随着车门的打开,从车里迅速的下来了三个男人。

白圣天表情猛地一变,可惜他的反应还是太慢了,三个男人其中两人迅速的冲过来制服了白圣天,余下一人将黄老打晕了,随后三人抓着昏厥的白圣天上了商务车,汽车风驰电掣的离开了现场。

五分钟之后,章家人发现了被打晕的黄老,连忙将人送到了医院,等黄老苏醒已经在半个小时之后了,而白圣天已经失踪。

南川。

章家的败落让秦老爷子之前所有的布局功亏一篑,好在章成康的被杀暂时挽回了这个局面,毕竟涂光正的死还章母的死都被推到了已死的章成康身上,被抓的秦天霖只要秦家稍微花点力气,按理说就应该没什么大事了。

可是让整个南川甚至S省震惊的是,秦天霖对警方坦承了自己所有的罪责,甚至还给警方提供了秦家辉煌集团不少违法犯罪的证据,这一次秦家代替了章家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他这是疯了吗?”秦家别墅里,秦老爷子第一次如此震怒,直接将手里头最喜欢的茶杯狠狠的砸在了地上,却依旧无法消除心头的暴怒。

秦翰兆和姚青,包括一旁的秦天祺和秦萱都是噤若寒蝉,谁也没有想到秦天霖竟然会捅了秦家一刀。

原本章成康死了,死无对证,秦天霖只要将自己身上的罪名都推到章成康身上,再有秦家帮忙活动一下,秦天霖即使不能无罪释放,最多也就是被关押几个月,时间不会超过一年。

可是秦天霖却招供了,承认了自己的罪行,甚至为了立功,还出卖了秦家,这个案子目前只等法庭的庭审,按照秦家律师的判断,秦天霖的刑期会在十年之下,五年之上,这对秦家将是一个重大的打击。

“爷爷,你不要生气,说不定我哥是被秦豫那杂种给逼的,谁知道他们用了什么歹毒的法子害了我哥!”秦天祺恶狠狠的开口,愤怒的同时目光里也充满了对秦天霖的担心。

秦天祺的终生目标就是当个纨绔,所以秦天霖会被判刑,秦天祺半点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继承人,只想着将他哥弄出来,自己继续当一个纨绔少爷。

姚青眼睛已经哭肿了,再没有了过去的温柔和贤淑姿态,此刻如同疯婆子一般抓着秦老爷子的胳膊,嘶哑着声音哀求,“爸,天霖肯定是出事了,否则他不会这样的,他是秦家的继承人,他怎么可能害秦家,爸,你人面广,你去见见天霖,我真的害怕天霖会和章成康一样出事。”

秦翰兆绷着老脸,“一定是秦豫那杂种干的好事,老子不会放过他的!”

“都给我闭嘴!”秦老爷子怒喝一声,因为秦天霖的招供,他已经迁怒到了这一大家子身上,表情愈加的冷漠,“你们都给我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头,不准去见任何人,也不准去找关系,我下午就去见天霖。”

“爸,我……”姚青还想着开口哀求秦老爷子让她跟着一起去,可是对上秦老爷子铁青的表情,姚青心里头咯噔了一下。

从秦天霖出事之后,姚青就有种感觉,秦老爷子似乎根本不在乎秦天霖被抓,似乎有没有这个继承人都一样,这让姚青越想越不安,可是虎毒不食子,秦老爷子就这么一个继承人,难道能眼睁睁的看着天霖出事?

姚青甚至想到了秦豫,怀疑秦老爷子是不是还想让秦豫这个长孙回来继承秦家,可是这段时间,每一次提到秦豫的面子,秦老爷子的眼神都显得冷漠而阴沉,这让观察入围的姚青又推翻了之前的判断。

直到如今,秦天霖招供了,还捅了秦家一刀,姚青怎么想都想不明白,所以她更想去见秦天霖一面,去问问清楚。

“你以为那时秦家的菜园门吗?想进就能进?”秦老爷子冰冷的眼刀子扫过哭哭啼啼的姚青,直接甩开了她的手向楼上走了去。

客厅里,秦翰兆一家子都慌了神,他们也许不精明,但是也能感觉出秦老爷子对秦天霖的冷淡,在秦天霖招供之后,秦老爷子的眼神已经不是冷淡了,更像是憎恶和仇恨。

“爸、妈,我们不能这样坐以待毙。”秦萱低声开口,她这段时间过的也很不好,以前秦天霖是秦家继承人,秦萱这个妹妹的地位跟着水涨船高,不少世家子弟也对她表明了追求的意思。

可以说秦天霖被抓,秦萱是最着急的,她清楚的明白自己是秦家的女儿,和是秦家继承人的妹妹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之前秦萱还想着秦老爷子不会让秦天霖出事的,肯定会尽一切可能将他保释出来,毕竟这是秦家的继承人,身上不能背负污点,更别说牢狱之灾了,可是直到此刻,秦萱突然明白过来,秦老爷子似乎要放弃秦天霖这个继承人了。

“我们能有什么办法?”秦翰兆暴躁的开口,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越想越是恼火,“天霖是猪脑子吗?他竟然会选择招供,还拖秦家下水!也难怪爸会生气。”

姚青和秦天祺包括秦萱都认为秦天霖一定是被秦豫和谭果害了,不知道这两人用了什么手段才让秦天霖招供的,说不定是屈打成招。

现在看电视电影上面,也有一些神经毒素一类的东西,听说那些接受过专业训练的人都承受不住被折磨的痛苦,更别说秦天霖这个普通人了。

“我要去见秦豫!”姚青缓缓开口,秦老爷子这边走不通了,她交好的那些贵妇们,一接到自己的电话要不是直接挂掉,要不就是各种推脱,就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忙的。

姚青也明白秦家和秦豫之间的争斗,南川这些世家都不愿意介入,毕竟如今的S省还在孙学军的掌控之下,局势不明,各个世家为了不被牵累都选择明哲保身,两边都不帮忙。

“那好,我们都去!”秦翰兆骂归骂,但那毕竟是自己的长子,而且自己在秦家的地位都需要靠秦天霖来实现,秦翰兆真担心秦老爷子最后将秦豫弄回秦家来了,那自己只怕连活路都没有了,所以在秦天霖和秦豫之间,秦翰兆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前者。

姚青这个时候哪敢让秦翰兆过去,就秦豫对秦翰兆的仇视,加上秦翰兆那自以为是的脾气,见面之后绝对是加深仇恨。

不过姚青也精明,此时拉着秦翰兆的胳膊柔声开口:“还是我和小萱过去吧,秦豫对我们一家子都有意见,绝对不会给我们好脸色,甚至还会刁难,我不想你过去受辱。”

秦翰兆怔了一下,转念一想也对,自己可是秦豫的爹,可是哪一次不是被秦豫给骂的狗血喷头,说不定还会被打,秦翰兆立刻就退缩了,“那行,你和小萱过去吧,说不定我过去还会加深矛盾。”

看着退缩的秦翰兆,姚青突然感觉一股莫名的心寒,她不让秦翰兆过去,是怕他会乱说话激怒了秦豫,最终害了秦天霖这个儿子。

可是身为父亲,秦翰兆为了自己的脸面,就这么放弃营救秦天霖的机会,这让姚青自嘲的笑了起来,秦豫说的一点不错,秦翰兆不配称为一个父亲,他除了为自己考虑之外,他根本不在乎其他人,即使那是他的儿子。

秦天祺倒是想跟着去,可是也被姚青劝住了,毕竟秦天祺脾气大,一言不合肯定会闹起来,姚青现在是有求于人,哪里敢得罪秦豫,不过看着担心秦天霖的秦天祺,姚青倒是欣慰了不少,至少这两兄弟是真心实意的关爱对方。

古民居。

正是吃饭时间,谭果趴在桌子上大快朵颐着,听到顾大佑说姚青来了,诧异的一愣,咬着鸡翅膀含混不清的道:“她们俩来做什么?给秦天霖求情?”

“不见!”秦豫更干脆,虽然之前和秦天霖算是暂时合作了,但是对姚青,秦豫依旧没有任何好印象。

三两下将鸡翅啃的就余下骨头,谭果拿过纸巾擦了擦嘴巴,“让她们进来吧,也看看秦家目前是什么状况。”

“你先吃完再说。”秦豫倒没有否定谭果的话,摆摆手让顾大佑先出去了,帮着谭果挑鱼刺,好在买的是多宝鱼,清蒸出来的,鱼刺少。

姚青和秦萱进来时,就看到坐在餐桌边吃饭的秦豫和谭果,有求于人之下,母女两人也一扫过去的高傲,对着顾大佑道谢之后,就坐在沙发上等着了。

“少吃一点鸡翅,太油腻了肠胃受不了。”秦豫看着谭果的筷子又伸向鸡翅,不得不开口阻止,平日里谭果吃肉并不多,可是每隔一段时间,她就会馋嘴,然后肉吃的特别多。

上一次就是,因为吃了太多的炖牛肉,结果半夜胃不舒服,秦豫现在都被谭果弄怕了,一到她想吃肉的这两天,尽可能的将肉菜烧的清淡一点。

“再啃五个!”谭果刚说完,对上秦豫严肃的峻脸,不得不退让,“那就三个,不能再少了。”

秦豫冷眼看着谭果面前的一堆骨头,“最多一个!”

“不行,我还没有吃过瘾,秦豫,你别看骨头多,其实鸡翅真的没什么肉,除了皮就是骨头,就三个……好吧,好吧,怕你了,两个总行了吧。”谭果不满的哼哼着,小眼神威胁的盯着秦豫,他要是再敢减少数量,自己就把碟子里剩下的七八个都啃掉,一个都不留给藏藏吃。

姚青和秦萱几乎不敢相信这就是日常生活里的谭果和秦豫,在她们的印象里秦豫冷血毒辣,完全不顾血缘亲情,可是在谭果面前,秦豫却完全像是个居家好男人。

谭果上辈子一定拯救了地球!

秦萱都有些嫉妒的看着大吃特吃的谭果,身为女人,即使她痛恨眼前这两人,可是秦萱也不得不承认整个S省的女人都嫉妒谭果,秦豫对外人是狠是毒,可是他对谭果好啊。

名下的财产基本都给了谭果不说,而且对秦豫是一心一意,根本看不上外面的那些女人,当初的黄幽纹也好,唐毓婷也罢,甚至那个妖艳的赵紫菲,这些女人都送上门来了,秦豫却是不假颜色。

被一个平凡而普通的男人当成宝贝呵护在掌心里,这是一个女人一辈子的幸福,可是被秦豫这种帅气多金的男人当成公主呵护着,那才是所有女人最向往的生活,面包和爱情都有了,谭果真的太幸运了。

从始至终,秦豫都没有分出眼神去看沙发上的两人,等谭果吃完之后,甚至将谭果吃剩下的半碗饭倒进自己碗里给吃了,又端过果盘强制谭果吃些水果解油腻。

直到半个小时之后,秦豫这才带着谭果走回沙发这边,冷眼看着站起身来的姚青和秦萱,低沉的声音充满了冷漠和疏离,“有什么事直说。”

“我吃撑了。”谭果软在沙发上,小声的嘀咕着,吃的时候没感觉,这会小肚子撑得胀鼓鼓的,一坐下来就有些难受了,“我就说不能吃水果,你看,吃多了吧?”

对于倒打一耙的谭果,秦豫都已经习惯了,她不啃那么多鸡翅就不会撑着,不过秦豫还是坐了下来,大手熟练的给谭果按揉着小腹。

姚青看着如此体贴的秦豫,真的忍不住怀疑这还是她印象里那个阴沉冷血的男人吗?秦翰兆看起来对自己这个妻子是爱护有加,其实姚青心里头明白,是自己用尽手段哄着秦翰兆,否则他外面的女人和私生子只怕都数不过来了。

“秦豫。”姚青终于开口了,目光陈恳的看向秦豫,“我想去见见天霖,他已经认罪了,秦家继承人的位置也不可能是天霖的了,我求你帮忙让我去见见天霖。”

一旦秦天霖的庭审开始,他至少是五到十年的刑期,自然不可能再接手秦家,姚青此刻只能服软,希望秦豫看在自己可以接手秦家的份上帮这个忙。

“大哥,二哥已经输了,你就高抬贵手,让我们见见二哥吧。”秦萱也哀求的开口,她虽然知道不可能修复和秦豫的关系,但是也只能厚着脸皮喊了一声大哥,对外而言,自己也是秦豫的妹妹。

秦豫嘲讽冷笑着,一手依旧体贴的给谭果揉着鼓鼓的小肚子,软绵绵的,手感极好,这让秦豫愈加不待见不请自来的姚青和秦萱,“怎么?在你们的印象里,我秦豫是如此宽容大度的人?你们来服个软,道个歉,我就不计前嫌的帮你们了?”

姚青和秦萱心里头咯噔了一下,在她们看来,秦天霖出事了,最可能继承秦家的人就是秦豫了,当然,姚青心里头其实也有些怀疑的,但是目前为止,她只能这样想。

秦豫都能继承秦家,他是胜利者,只要稍微施点恩惠给两人,让她们去见见秦天霖,并不算太过分的要求,可是她们却没有想到秦豫如此尖酸刻薄、睚眦必报。

“秦天霖虽然被抓了,秦家可没有倒,只要秦老爷子活着的一天,秦家就是南川商界的老大,你们要见秦天霖何必舍近求远?”秦豫声音愈加的嘲讽,看来秦老爷子也真的铁石心肠,对秦天霖都狠心到这样的地步,说舍弃就舍弃。

听到秦豫对秦老爷子的称呼,姚青和秦萱错愕一愣,以前秦豫和秦家不和,但是对秦老爷子还是非常尊重的,如今看秦豫这冷血的态度,母女两人对望一眼,一时之间喜忧参半。

喜的是秦豫如此仇视秦家,甚至连爷爷都不称呼了,这说明秦豫不可能回到秦家的,秦老爷子为了秦家只能将秦天霖救出来。

可忧的是秦豫连老爷子都不顾了,这就等于彻底斩断了和秦家的血缘关系,一旦秦豫出手对付秦家,秦家如果失败,只怕所有人都难逃厄运,以前他们还能想着有秦老爷子的关系在,秦豫再怎么样也不会太过分,可是如今是不指望了。

“如果你们要说的就是这个,那就请出去吧,要见秦天霖,你们自己想办法,我爱莫能助!”秦豫说完之后对着顾大佑摆摆手,让他直接将两人赶了出去。

谭果坐在沙发上目送着母女两人离开之后,皱着眉头思索着,总感觉有点的不对劲,“秦豫,你说秦老爷子是不是太狠心了?”

就算秦老爷子暗中培养了真正的继承人,可是秦天霖也是秦家子孙,到了秦老爷子这把年纪,最期望的不就是儿孙都平平安安有出息。

可是看秦家的情况,秦老爷子就两个儿子,长子秦翰兆就不用说了,这就是个眼高于顶的角色,次子秦立炜不像大哥秦翰兆这么纨绔,可是也很平庸。

至于秦家第三代人,秦天祺不用说了,那就是个纨绔,秦萱是女孩子,秦立炜唯一的儿子秦刈已经身亡了,就剩下一个秦天霖是有用的,结果却被秦老爷子拿出来当工具,想让他和秦豫两败俱伤。

“狠不狠心都和我无关。”秦豫完全不在意,当初对秦老爷子的确有几分爷孙之情,只是如今,秦豫已经看透了,他甚至怀疑自己根本不是秦家的人。

想到这里,秦豫和谭果对望一眼,不会是这样吧?秦老爷子到底在谋划什么,为什么部署这么大的一个局?

“秦天霖如果不是秦家的人,那么秦翰兆还有秦立炜他们都可能不是秦家人。”谭果喃喃的开口,虽然感觉这种猜测很诡异,但是谭果的直觉告诉自己,这才是真相。

否则以秦老爷子的睿智和精明,秦家不至于没有出色的继承人,秦翰兆和秦立炜只要在秦老爷子的教导之下长大,不说多优秀能干,但是至少不会是如今这样,长子自以为是,次子平庸普通。

就算两个儿子基因太差,无法培养成才,那至少还有第三代啊,秦天霖也就罢了,秦天祺不应该被养成纨绔,还有以秦家的强大,秦刈这个二房独子,当年怎么就那么容易被袁野杀了,秦老爷子是真的不知道还是无所谓?

“秦豫。”谭果坐起身来,正色的开口:“我怀疑秦刈当年会被杀,估计也是秦老爷子纵容的,否则秦家大房和二房肯定要斗的你死我活,秦天霖和秦刈都想要要继承人的位置,估计不等你回来,这两人就能因为内斗动摇秦家的根基。”

所以为了保住秦家,秦老爷子就放弃了秦刈,因为秦天霖和秦豫原本就有着仇恨,而且秦刈性格爽朗,他虽然有野心,但毕竟是二房的人,说不定能容下秦豫这个大堂哥。

秦老爷子肯定不愿意看到这个局面,所以秦刈必须要死,想到这里,谭果突然感觉一股子莫名的寒意袭来,秦家究竟藏着什么秘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