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儿子女儿/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213章

不管谭果和秦豫对秦老爷子和秦家有什么猜测,下午三点,秦老爷子带着老管家、律师来到了看守所探视暂时被羁押在这里,等候最终庭审的秦天霖。

虽然穿着橘红色的囚服,可是秦天霖看起来精神状态还不错,人是瘦了一点,不过看得出他并没有受到什么非人的折磨和迫害,这让秦老爷子和老管家表情都沉了一下。

“爷爷。”秦天霖温声开口,笑着在秦老爷子对面坐了下来,“这么久了,我还以为爷爷都要忘记我这个孙子了。”

虽然听起来是调侃的语调,可是任谁都能感觉出秦天霖话里嘲讽的意思,秦家内定的继承人被抓,到如今时间都过去半个多月了,可是秦家除了律师来过之外,秦家没有一个人来探望过秦天霖,更别提将他救出去了。

“你这是在怪爷爷?”秦老爷子绷着脸,语气显得危险而冷厉,锐利的目光此时阴冷的盯着秦天霖,厉声质问道:“所以你就背后捅了秦家一刀?”

“爷爷这话就严重了,从我进来的第一天我就知道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所以我坦承了自己过去所犯的错,诚意诚意的接受法律的制裁,爷爷,我何错之有?”秦天霖嘲讽的大笑起来。

如果不是自己背后捅了秦家一刀,只怕爷爷还不会来看守所探视自己,而且秦天霖早已经看透了,就算自己最后被救出去了,也不过是因为自己还有利用价值,还没有和秦豫拼的你死我活。

“天霖少爷,你错怪老爷了,这其中牵扯到章家,有很多的麻烦和纠葛,所以老爷才没有第一时间出面。”老管家语重心长的劝了一句,似乎不敢相信言辞这么尖锐的人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天霖少爷。

秦天霖脸上笑容加深了几分,如果是以前,他或许也会这样想,章成康也被抓了,只要章家出面活动关系,章成康无罪释放,那么自己肯定也是无罪的。

但是在看守所的这段时间,秦天霖将自己在秦家从小到大的事情都仔仔细细的想了一遍,细思恐极!秦天霖并不蠢,否则秦老爷子也不会培养他成为继承人,来和秦豫争的你死我活。

以前不注意的地方,如今仔细一想,秦天霖不得不承认自己就是被利用的棋子,好在秦家真正的势力一直都是爷爷在掌控,并没有交给自己,所以秦天霖身上的罪名并不大,只是涉及到了一些商业犯罪而已。

比起被秦老爷子当棋子,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舍弃,秦天霖宁愿在牢里待上几年,等自己表现好了释放出来,他就可以脱离秦家了,而且如果那个时候秦家被秦豫打败了,自己也可以从头开始。

秦天霖相信以自己的能力,即使白手起家,他也会打造出属于自己的商业王国,秦家的产业虽然庞大,可这却是一个巨大的深渊,在生命和财富之间,秦天霖没有迟疑的选择了前者。

老管家还想要开口,秦老爷子抬手制止了他,看着不为所动的秦天霖,老爷子缓缓开口:“看来你是执迷不悟了,既然如此,多说无益。”

说完之后,秦老爷子站起身来,该知道的他已经都知道了,秦天霖既然敢做出背后捅刀的事情,他即使后悔想要回到秦家来,秦老爷子也不可能给他机会了,这样一个定时炸弹,放在身边太危险了。

看着冷酷无情转身就走的秦老爷子,秦天霖倏地眼眶一红,嘶哑着声音开口:“爷爷,这么多年,你真的当我是你的孙子吗?”

秦老爷子脚步顿了一下,终究是没有开口说什么,带着老管家和律师直接离开了,从始至终他们都是工具而已,有谁会对一个工具有感情?难道会有人感激家里的桌椅板凳吗?

秦家、章家和刘家三家联手对付秦豫,却随着章成康的死,章继的退休而提前结束,秦家这边秦天霖入狱,好在秦老爷子坐镇秦家辉煌集团,虽然有些损失,但是对积累百年的秦家而言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

而同一时间,谭果也收到了谭景御这边递过来的消息,白圣天失踪了,这让谭果第一时间就怀疑是章继下的黑手。

“我已经派人查了,不是章家。”手机另一头,留在帝京的史前向着谭果汇报着情况。

因为涉及到黄老,最开始白圣天失踪的事是被隐瞒下来的,再加上他也不是什么大人物,所以史前这边也没有收到消息。

直到谭景御意外得知黄老四处找关系寻找白圣天,谭景豫这才知道他和黄老在离开章家之后遇袭了,黄老只是被打晕了,可是白圣天却下落不明,公安机关这边也找了好几个小时,可是一点线索都没有找到。

谭果眯着眼沉思着,“章家已经败落了,现在是风口浪尖上,章继没这么大的胆子,让七局的人继续调查,查一查秦家的底细,尤其是在国外那边的情况。”

“你怀疑是秦家做的?可是秦家绑架白圣天做什么?”史前诧异的问了一句,章秦刘三家和秦豫之间的争斗,白圣天只能算是个小角色而已,秦家就要迁怒要报复,也不至于针对白圣天。

“那你认为秦家有本事来抓我和秦豫?”谭果笑着调侃了一句,秦豫已经证实了他的能力,秦家不可能轻举妄动,至于为什么抓白圣天,谭果也只是个推断而已。

“行,我这边继续查,你也注意安全。”史前又说了几句,这才挂断了电话。

谭果盘膝坐在沙发上,思考着白圣天被抓的原因,看着走进来的罗非鱼,谭果开口问道:“袁荷那里还没有任何消息吗?”

“没有,这个人就像是失踪了,而且过去的个人资料也都被人特意抹掉了。”罗非鱼这段时间就在查这件事。

当初科研会的时候,为了成功将石安全博士从M国特工的眼皮子底下带走,谭果和军方这边进行了严密的部署和设计。

而整个事件里唯一例外的就是方团山,按照方团山的解释,他并不是来狙杀石安全博士的,他只是接到了老领导的电话,知道石安全博士的重要性,防止他被M国的敌人暗杀,所以才事先对周边环境进行踩点观察。

可是根据谭宸那边反馈的情况,石安全的老领导在国外的一次任务里牺牲了,所以目前就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有人冒充了老领导,给方团设了一个局,让他从义务帮忙的英雄,变成了谋杀石安全博士的狙击手。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方团山在说谎,他自己就是真正的凶手,谭果采信了第二种说法,相信了方团山,而方团山在逃走之前,曾经拜托谭果保护他的妻子袁荷,他担心有人会挟持袁荷来威胁自己。

谭果后来让罗非鱼派人按照方团山给的地址和暗号去找袁荷,谁曾想是人去楼空,袁荷失踪了,罗非鱼这边带了龙虎豹的一个小队在全市搜查,可惜到如今都是消息全无,袁荷这个人就像是凭空消失了。

“有没有可能袁荷已经被抓了?”罗非鱼揉了揉眉心,这段时间他也是心焦力瘁,方团山是退伍军人,因伤离开了部队后,方团山就成为了一个普通人生活。

不过因为过去身份的特殊性,方团山所有的过去都是保密的,调查起来非常困难,估计是出于保密袁荷的原因,她的资料也都被清除掩盖了,龙虎豹调查起来困难重重。

“幕后人如果陷害方团山,应该事先抓走袁荷也正常。”谭果点了点头,方团山如果成功了,对方抓走袁荷就是灭口,如果行动失败,抓走袁荷就可以威胁方团山。

“那这事还要继续查吗?”罗非鱼询问的看向谭果,龙虎豹虽然势力不小,真要调查也可以,但是方团山这件事有些特殊,估计会涉及到一些军方秘密,龙虎豹不适合继续调查下去。

谭果摇摇头,“算了,这件事你不查了,我让七局去查,我……”

就在此时,谭果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起来,上面的号码被隐藏了,谭果拿起手机,“你好,我是谭果。”

“谭果,我给你添麻烦了。”电话另一头传来白圣天虚弱的声音,苏醒之后,白圣天原本以为自己被绑架是章家的报复,却没有想到对方是冲着谭果来的。

“你在哪里?”谭果倏地一下站起身来,对着罗非鱼使了个眼色,继续开口道:“有没有受伤?”

“我没什么事。”白圣天回了一句,忌惮的看了一眼面前的男人,即使面对他黑洞洞的枪口,却也不愿意让谭果涉险。

可是等待白圣天的却是男人手中的枪托重重的砸在了白圣天的额头上,鲜血顿时从伤口流淌下来。

听到手机里传来的闷哼声,谭果眉头一皱,“白叔,你不要反抗,一切按照对方说的来做!”

白圣天苦涩一笑,喘息着,重新坐直了身体,这才开口:“我现在在墨西哥的华雷斯城。”

“白叔,你告诉对方,我搭乘晚上的飞机过来。”谭果这边刚说话,手机就被挂断了,虽然担心,但是谭果知道对方的目标是自己,在自己没有出现之前,白叔应该都是安全的。

“你和先生一起过去吧,华雷斯那边太混乱,你一个人过去,先生肯定不放心。”罗非鱼虽然知道谭果的身手完全可以自保,但是以秦豫对谭果的在乎,他不可能放任谭果一个人去墨西哥,太危险了。

!分隔线!

华雷斯城是一个边境小城,和美国的德克萨斯州隔河相望,不过这里经济倒很发达,尤其是手工工业,很多外来人口涌入到华雷斯城打工,然后将手工产品输送到美国。

谭果和秦豫搭乘的是晚上的航班,在第二天早上八点多到达了机场,两人一下飞机,就看到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对着秦豫这边摆着手,随即笑着迎了过去,“秦先生,欢迎您来到这里,家父因为身体不适,所以不能亲自来迎接。”

“哈维尔,你好。”秦豫神色依旧冷淡,向着哈维尔伸出手礼貌的握了一下,这才继续介绍:“这是我的妻子谭果。”

谭果揶揄的瞅着一本正经的秦豫,啧啧,谭家都还没有同意呢,秦豫都将自己名分定下来了。

一旁哈维尔错愕一愣,几乎不敢相信秦豫竟然已经结婚了,想到家里的小妹,哈维尔眉头不由一皱,这一下麻烦了,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对着谭果热情的笑着,“初次见面,夫人您好。”

原本看到两张东方面孔出现在人群里,四周有不少人透过诡谲而危险的目光,墨西哥被称为全球最混乱的城市,自然是有原因的,这里黑帮泛滥,外国人在墨西哥被绑架被杀都是常有的事情。

当年西班牙的总统到墨西哥进行国事访问,驻墨西哥的大使馆去机场迎接总统的到来,谁知道在半路上却被墨西哥黑帮给绑架了,而且东方人一般都是非常有钱的,也是这些黑帮盯梢的对象。

可是当看到机场外一溜排七八辆价值百万以上的豪车,看着站在车门前清一色黑色劲装的保镖,原本有异心的人都惊恐万分的收回了目光,再也不敢打谭果和秦豫的主意。

“两位请。”哈维尔亲自帮谭果和秦豫打开了后座的车门,等两人上车之后,自己也坐上了副驾驶,“秦先生,家父已经开始让家族所有人都在寻找白圣天先生的下落,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的。”

“多谢。”秦豫神色依旧冷淡,而身为南德斯家族的少主人,哈维尔丝毫没有感觉到被怠慢,南德斯家族虽然在墨西哥是六大帮派之一,可是哈维尔更清楚和龙虎豹比起来,南德斯家族根本不值一提。

虽然南德斯家族的帮众远远超过龙虎豹,可这只是数量上的优势,如果比起质量而言,几十个南德斯家族的成员也敌不过一个龙虎豹的精英,更何况当年哈维尔父亲的性命是龙虎豹救下的,就冲着这份恩情,南德斯家族也不可能和龙虎豹交恶。

巨大的欧式庄园,奢华而堂皇的客厅里,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孩正焦急的张望着,不时拉了拉身上刚换好的裙子,“父亲,哥哥怎么还没有回来?”

“莎尔玛,坐下来等吧。”哈维尔的父亲,也是如今南德斯家族的主人德莫&南德斯无奈的看着焦急不安的小女儿。

当年被龙虎豹救下来之后,老德莫也想过将小女儿莎尔玛嫁给秦豫,有了龙虎豹这个保障,日后绝对没有人敢对南德斯家族不敬。

只可惜秦豫生性冷漠,别说正式的女朋友了,连一个解决生意欲望的伴侣都没有,在老德莫眼中,那个年轻的男人就像是西方神话里走出来的神魔,强大冷血、无欲无求。

正因为知道秦豫的性格,老德莫并没有提出将小女儿嫁给秦豫的话题,因为他知道这样不但不会成功,说不定还会得罪这个可怕的男人。

可莎尔玛却对秦豫一见钟情,从十八岁到如今的二十三岁,真正五年的时间,她依旧守着这个不可能实现的梦想,甚至因此拒绝了墨西哥很多世家联姻的请求。

一路上,透过汽车车窗,看着街道上清一色的男人和年老的妇女时,谭果有些的诧异,华雷斯虽然是个边境城市,可是经济也算是发达的,人口也就数百万,而且因为是以加工业为主,按理说女性劳工会更多,可是街上竟然看不到一个年轻的女性,这真的太奇怪了。

就在这时,原本平稳行驶的汽车突然紧急刹车,车上的人在惯性之下向前跌了过去,秦豫眼疾手快的一把抱住谭果,稳住了她的身体。

副驾驶的哈维尔眉头一皱,“怎么回事?”

“抱歉,少爷。”司机脸色煞白的一变,不过还是快速的开口解释,“有人突然冲到马路上来了。”

哈维尔刚刚转过身在和后面的秦豫交谈,所以他并没有看到车前的一幕,此时倒也没有生气,毕竟这是突发状况,“下去处理一下。”

司机连忙打开车门下了车,而此刻,马路中间躺着一个四十来岁的妇女,正抱着受伤的膝盖痛苦的呻吟着。

因为是夏天,妇女膝盖和小腿被蹭掉了一大块皮肉,此时鲜血淋漓的,看起来异常的可怕,一看到司机下车了,妇女立刻提高声音哭喊着。

司机眉头一皱,但是考虑到车上有贵客,倒也没有和受伤的妇女理论是她突然冲到马路上导致受伤的,直接拿出钱包抽出了几张钱币丢了过去,“拿着钱快离开。”

看到司机丢过来的四张五百的墨西哥元,妇女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沾着血手快速的将四张纸币抢了过来。

司机厌恶的收回目光,刚转身打算回去开车,谁知道妇女却突然一把蹭到前面,抱住了车轮胎,而此时从角落里也窜出来一个身材猥琐的男人,指着司机大声的开口:“你们撞伤了我的妻子,难道就想一走了之吗?”

“让开!”司机表情陡然严厉下来,华雷斯虽然治安很混乱,但是却没有人敢对南德斯家族不敬,而且一般人即使想讹诈,看到南德斯家族的豪车,就知道这是他们得罪不起的大势力,也不敢来讹诈,谁知道这对夫妻竟然还敢蹬鼻子上脸。

汽车里,饶是性格温和的哈维尔此时也冷了表情,随即向着后座的秦豫和谭果道歉,“非常抱歉,秦先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下去处理一下。”

“你随意。”碰瓷这样的事情,不单单是华国有,估计全球各国都有,在华国有些人就专门找好车碰瓷,可是在墨西哥这样的地方,一般人是绝对不敢对豪车讹诈的,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横尸街头是家常便饭。

这边哈维尔一下车,其他车里的保镖也迅速的下车,将哈维尔保护在中间,看着抱着车前轮不放的妇女,哈维尔表情彻底冰冷下来,“将他们赶走,如果不走,打断腿丢出去!”

性格再温和,哈维尔也是南德斯家族的少主人,以后要撑起这个家族,他的温和也只是假象而已,骨子里依旧透露出南德斯家族的冷血狠辣。

“我们已经报警了……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的……”猥琐男人声音哆嗦的开口,虽然有些忌惮哈维尔出场的阵势,但是一想到如果能讹诈成功,自己下半辈子或许就不用出来工作了,这让猥琐男人又挺直了腰杆。

哈维尔冷笑起来,眼前这对夫妻不是太傻就是有所依仗,难道是有人故意设计的?

南德斯是莫雷斯城的霸主,可是同样也有其他的敌人,整个墨西哥长达三千多公里的边境线上,至少是六个黑帮家族,南德斯只是其中之一,和其他家族之间同样有着争斗。

不过不管这对夫妻背后有没有人指使,对哈维尔而言,有人冒犯了南德斯家族的尊严,必须严惩不贷!对着一旁的保镖开口:“将这两人的腿打断丢出去。”

如果不是因为车子后座上还坐着谭果,哈维尔的命令绝对会更加血腥,但是考虑到谭果是华国人,而且从面容上来看应该只是个普通女孩,哈维尔不敢将场面弄的太血腥,以免引起谭果的不适,导致秦豫对南德斯家族的不满。

“你们不能打我,我是埃尔家族的人,警察局的埃尔副警长是我堂哥!”看到来势汹汹的保镖,猥琐男人惊恐的喊了起来。

之前他带着老婆出来碰瓷,即使碰到有钱人,可是对方知道他是埃尔家族的人,只好花钱消灾,这也让猥琐男人的胆子越来越大,否则他绝对不敢讹诈哈维尔。

埃尔家族?哈维尔冷声一笑,一旁保镖更是连脚步都没有停一下,直接走了过来,然后就是两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被打断腿的猥琐男人和妇女直接被保镖丢到了路边,汽车平稳的开走了。

“我不会放过你们的!”猥琐男人痛的直哆嗦,目光凶狠的盯着离开的汽车,将车牌号记了下来。

虽然哈维尔更想让谭果和秦豫去南德斯庄园入住,可惜还是被秦豫拒绝了,汽车直接开去了莫雷斯城最好的花园酒店。

“秦先生,车子和司机我都留下来了,等二位休息好了,我再来邀请两位去家里做客。”哈维尔的确是个体贴又温和的人,谭果和秦豫毕竟坐了一夜的飞机,此时更该得到良好的休息。

等哈维尔离开之后,谭果直接将自己抛到了软绵绵的大床上,将鞋子一蹬,“我要倒时差。”

秦豫无语的看着已经缩到床上的谭果,“起来,先吃早饭,然后洗漱。”

“不要,我不想吃,我就要睡。”谭果含混不清的回了一句,小身板更往床里面缩了缩,反正又不脏,不就是坐了一整夜的飞机,秦豫就是太龟毛!还有洁癖!

看着又开始耍无赖的谭果,秦豫头痛的摇摇头,她果真是能懒则懒!不洗澡也能睡得着?当然这话秦豫只会在心里头嘀咕两句,他如果问出来了,谭果绝对敢说她一个星期不洗澡都能睡得着,当然,夏天除外。

退而求其次,秦豫在床边坐了下来,将闭着眼装睡,还打着小呼噜的谭果抱了起来,“先起来吃饭。”

“我睡着了。”谭果嘀咕两句,眼睛死死的闭着,就是不起来,就是不吃饭,天大地大睡觉最大!

秦豫彻底无语了,其他人或许会畏惧秦豫周身的那股子煞气,可是谭果却不会,这样倒是拉近了彼此的距离,可是看着闭着眼的谭果,秦豫感觉她若是惧怕自己就不敢这样耍无赖了。

等了半晌,发现秦豫竟然没有继续叫自己起来了,谭果诧异的睁开眼,看着坐在床边不知道想什么的秦豫,小手拽了拽他胳膊,“想什么呢?”

低头,看着睁大眼睛满脸好奇的谭果,秦豫沉声开口:“在想以后如果我们有了孩子,希望孩子不要像你这么懒!”

话语里浓浓的鄙视之味!秦豫其实也想过自己如果和谭果生了小包子,不管性格像谁,那一定是可爱软糯的小包子,而且前提一定要是干干净净的。

“像我怎么了?”谭果不满了,蹭一下从床上爬了起来,拍了拍胸膛,“像我皮肤好,你看多白嫩,一掐都能掐出水来,而且我天生神力,遗传我的基因,以后谁敢欺负我儿子,看不揍死他丫的,而且我记忆好,我可是做过国安的情报分析员,过目不忘懂不?以后我儿子考试门门都考第一!”

“你怎么不说像你会吃出一个小胖子!”看着得瑟的谭果,秦豫来了一句神补刀,“说不定还会拖着两管鼻涕。”

“秦豫!我有这么邋遢吗?”谭果不满的嗷了一嗓子,一下子将秦豫扑倒在床上,气呼呼的坐在他平坦的满是肌肉的小腹上,双手掐着秦豫的脖子,恶狠狠的开口:“难道像你?从小就是一张冰山脸?毒舌又刻薄,睚眦必报、斤斤计较!我告诉你,那样我们儿子就没有朋友了!”

谭果还不解气,嫌弃的瞅着秦豫那帅气的俊脸,却昧着良心继续嘀咕,“要不是我看上你了,你就等着一辈子打光棍吧,我儿子要像你,那没有你这么幸运,以后找不到老婆怎么办?老婆怕他怎么办?”

想当初谭果到龙虎豹亮相之后,那群彪形大汉看向谭果的目光充满了敬畏,这得有多大的勇气,得多眼瞎才能看上他们家先生!

等谭果和那群保镖混熟之后,他们甚至私下里偷偷询问谭果,半夜如果一不小心滚到他们家先生身边,会不会被他们家先生给咔嚓掉了!听罗秘书说,他们家先生枕头下都是放着枪的。

“那说不定是女儿呢?”秦豫笑着回了一句,谭果左一句儿子,右一句儿子,就像是肯定会生儿子一样,不过对谭果这样理所当然的态度,秦豫感觉很窝心,这说明谭果早就将自己当成了过渡一生的家人。

“女儿?”谭果迟疑了,瞅了一眼秦豫,“你喜欢女儿?可是你不感觉有个儿子更好吗?像我妈每一次出门逛街,不管是拉着我二哥还是拉着我二哥,绝对能赚满满的回头率,那些女人羡慕的不要不要的。”

谭宸的伟岸冷峻,谭亦的英俊优雅,再加上那一张棱角分明的峻脸,出去绝对是百分百的吸引眼球,童瞳带着儿子一起逛街,那滋味不要太美。

谭果眯着眼笑着,“等我四五十岁了,儿子正年轻,花美男啊,说不定我还能冒充一下儿子的女朋友。”

“想都别想,生女儿!”秦豫老脸一黑,气恼的瞪着无限YY的谭果,敢情她喜欢儿子就是为了这一点?

等儿子二十来岁了,那秦豫自己也是四五十岁的糟老头了,到时候谭果整天拉着帅气年轻的儿子出去,将自己丢家里?秦豫想想就掐灭了生儿子的念头,那不是生儿子,那是生出一个小情敌来,关键还不能弄死!

“生女儿?”谭果哼哼两声,傲娇十足的抬着下巴,“女儿不管性格像你还是像我,我估计都嫁不出去!”

像谭果这样懒散,得,估计也就秦豫这眼瞎的喜欢谭果,否则一般男人绝对做不到有能主外又能主内!开得了公司,进得了厨房!连洗衣服都包了。

所以谭果感觉如果女儿像自己,估计真嫁不出去,毕竟秦豫这样的男人也不是年年都有的,至于生女儿像秦豫的性子。

谭果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这简直不敢想象那!一旁秦豫嘴角也狠狠的抽了两下,他的确不敢想象女儿像自己的性格,尖锐刻薄冷血毒辣,好吧,还是生儿子吧,至少男人狠一点无所谓。

“看吧,我就说要生儿子。”谭果胜利的大笑着,“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想起小时候,那个时候我大哥和二哥简直就是我爸的阶级敌人,各种斗智斗勇,为了能争取和我妈同睡一床的机会,简直是斗智斗勇,各种栽赃陷害,无所不用其极,想想都傻,你说自己睡一张大床多少,想怎么滚就怎么滚。”

秦豫幻想了一下谭果描述的画面,实在无法想象表情冷峻的谭宸和狐狸一样谭亦也会有你们幼稚的时候。

不过想不明白谭家的事,秦豫幻想了一下自家的事,如果家里多了两个儿子,而且还是熊孩子,整天和自己抢谭果,那画面?

半晌后,秦豫正色的开口:“我们暂时还是不生了吧!”什么儿子女儿都是浮云,二人世界才是最幸福的。

“你不会是不行了吧?”谭果怀疑的开口,目光下移的转到了秦豫的腿间,否则为什么说不生孩子呢?

俗话说同性才是真爱,异性是为了繁衍后代,自己和秦豫在一起,他竟然不想繁衍后代生包子,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我很正常!”一字一字从牙缝里挤了出来,秦豫挫败的看着一脸好奇的谭果,这丫头脑子里想的都是些什么?他们天天同床共枕,自己行不行,难道谭果不知道吗?

“好吧,好吧,我就是怀疑一下下而已。”谭果心虚的摸了摸鼻子,貌似天下男人都一样啊,一旦被怀疑不行了,那就是火冒三丈,理智全无,啧啧,真没趣,自己要是被怀疑不行了,谭果保管不会生气。

就在两人这样七扯八扯时,房门被敲响了,酒店的服务员将丰盛的早餐推了进来,“两位客人请用。”

“好吧,吃饭,吃了饭再睡觉。”谭果一看色香味俱全的早餐,咚咚咚的从床上下来了,这会也感觉到肚子饿了,飞机餐实在是太难吃了。

秦豫笑了笑,将餐具拿了出来,和谭果坐在阳台处静静的享受着早餐,这一刻,秦豫忽然感觉内心无法的宁静。

等解决了秦家的事情,自己或许就可以和谭果寻一个地方,在南川也好,回帝京也好,就这样当个普普通通的人,享受日常的家庭生活,没有血性,没有厮杀。

等两人吃完早饭,又在室内走了走消食之后,秦豫和谭果打算洗漱完就补个眠,不管如何,晚上肯定要去南德斯家族拜访的,寻找白圣天也需要南德斯家族的帮忙。

可就在这时,房门突然被咚咚的敲响了,来人很是粗鲁,用西班牙语大声的喊了起来,“我们是警察,立刻开门!”

谭果和秦豫对望一眼,这个时候警察怎么会来?

“你待在这里,我过去看看。”秦豫沉声开口,让谭果留在卧房里,自己起身向着小客厅的门口走了过去,而随身携带的手枪也别到了腰侧,在墨西哥这样的地方,黑帮横行,即使是秦豫也要小心谨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