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来场豪赌/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谭果看着右手端着高脚杯,穿着黑色礼服的梅拉,低头看了一眼掉在她脚边的宝石手链,嘴角勾起玩味的冷笑,这种宴会上陷害人的小伎俩没有想到全球都通用那。

“小姐?”梅拉眉头微微一皱,似乎有些不满谭果这样无动于衷,居高临下的开口挑衅,“我听说华国人是热心善良的?”

“可以。”谭果莞尔一笑,放下手里头的叉子蹲下身打算去捡掉在地板上的手链。

就在此时,梅拉脸上露出恶毒的笑容,端在右手里的红酒就要向着谭果的头顶淋下来。

可是就在她手腕刚倾斜时,左右脚踝处突然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量,梅拉惊恐的喊了一声,一瞬间,身体砰的一下凌空向后栽倒了,屁股、后背和脑袋重重的砸在地上,红酒也泼了自己一头一脸。

很满意自己倒拔杨柳的风姿,谭果站起身来,慢条斯理的拿过桌子上的纸巾擦了擦自己的双手,笑的异常欠扁,“噢,你没事吧?小姐,你怎么能穿这么高的高跟鞋,难怪会不小心摔倒,需要我扶你起来吗?来人啊,有人摔倒了!”

后一步赶过来的莎尔玛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她们已经料到梅拉会趁机使坏,可是她们没有想到谭果在蹲下去之后,双手竟然抓住了梅拉的脚踝,然后猛地用力一拉,梅拉已经四脚朝天的摔在地上了。

听到这边的声音,南德斯家族的佣人和参加宴会的客人齐刷刷的看了过来,而谭果也发挥华国人的风度,第一时间去搀扶已经痛的说不出话来的梅拉。

“小姐,你没事吧?需要叫医生吗?”谭果睁大一双黑润润的大眼睛,配上奶白的肌肤,看起来像是可爱的东方洋娃娃,软糯糯的童音里满是担心之色,谁也没有看到谭果右手中银光一闪。

“滚!”梅拉痛的表情狰狞着,屁股后背和后脑勺同时着地,再加上她原本就一米七的身高,又穿了足足有十多厘米的高跟鞋,将近一米九左右的高度凌空倒下,这力度可想而知。

被拒绝了,谭果无奈的收回手退让到了一旁,对着前来的佣人开口:“麻烦两位将这位小姐搀扶起来。”

“好的。”在佣人看来谭果真的是个善良的好姑娘,南德斯家族的人都知道梅拉小姐脾气不好,刚刚她又不小心摔倒了,竟然迁怒到要帮助她的东方姑娘,真的太失礼了。

被摔的七荤八素,梅拉挽在后脑勺的发型完全乱了不说,脸上脖子上都是红酒,再加上她痛苦扭曲的表情,活脱脱像是个疯婆子。

就在两个佣人扶起梅拉的一瞬间,谭果一脚踩住了裙摆的一角,然后一片安静里,众人只听到布料裂开的撕拉声响起……

梅拉身上的黑色开高叉晚礼服从大腿根处撕裂开,一直蔓延到了胸口处,衣服直接裂成了一整块布料,然后从梅拉身上脱落掉在了地上。

“啊!”莎尔玛这几个千金小姐震惊的捂住嘴角喊了起来,此刻被佣人搀扶的梅拉只胸口处只有两片薄薄的胸贴,而下半身只有黑色的丁字裤,整个人几乎就是赤裸的。

场上所有人都震惊的愣住了,摔倒也就罢了,毕竟女孩子出席宴会都喜欢穿高跟鞋,会摔倒很正常,可是大庭广众之下,身上只有胸贴和丁字裤,这实在太让人震惊了。

而场上的男人齐刷刷的将目光在梅拉裸露的身上游移着,啧啧,这身材可真不错,前凸后翘,看不出梅拉性格火爆,却这么闷骚,竟然穿最性感的黑色丁字裤。

啧啧,也就身前有一小块黑色三角形布料遮挡一下,腰上和屁股后面几乎就几根黑色绳子而已。

“啊!”梅拉再次发出了疯狂的尖叫声,蹲下身一把抓起地上的礼服遮挡在胸前,整个人气的直发抖,根本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送梅拉回房间。”哈维尔皱着眉头快速的对着佣人开口,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目瞪口呆的谭果,打消了之前的猜测。

在哈维尔的眼中谭果虽然是秦豫的妻子,却完全没有黑道中人的阴暗冷血毒辣,看起来就像是乖巧的小妹妹,那一双大眼睛也是无比的澄净透彻,梅拉摔倒这件事或许只是意外而已。

虽然发生了梅拉这一出闹剧,不过好在大家都很有绅士风度,片刻后大厅里又恢复了之前的觥筹交错,大家低声交谈着,没有人再关注这事。

原本对谭果还有些敌意的莎尔玛,此刻忌惮的看着坐在桌边又开始吃糕点的谭果,梅拉摔倒是她做的,那梅拉的裙子突然撕裂成一块布料,也是她做的吗?

察觉到莎尔玛注视的目光,谭果忽然抬起头对着她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小白牙,笑容甜美的像是要诱惑小白兔的大野狼。

看着笑靥如花的谭果,莎尔玛如同看到了披着公主外皮,却喜欢吃人肉的巫婆,惊恐万分的收回了视线。

宴会进行了三分之一,秦豫已经回到了谭果身边,无奈的看着小吃货的谭果,“看到今天参加宴会的人了吗?”

“有什么需要特别注意的?”谭果不解开口,视线扫了一眼全场,都是光鲜亮丽的男男女女。

“九点钟方向。”低沉的声音响起,秦豫严肃着峻脸,像是遇到了什么强敌一般,态度认真的让谭果也戒备起来。

谭果身体向着秦豫身边靠近了几分,余光不动声色的向着九点钟方向看了过去,这样一来别人只以为自己是坐到了秦豫身边,不会察觉到自己在观察九点钟方向的敌人。

“哈哈,您说笑了,我女儿哪有您的儿子优秀,我听说现在已经自己开公司了,真的是年轻有为。”

“不过说来还是哈利夫人最幸福,不但儿子优秀,听说儿媳妇也是德鲁家族的千金小姐,性情温柔。”

“是啊,听说已经怀孕了,还是双胞胎,真的太幸福了。”

九点钟方向,五六个中年贵妇正坐在一起交谈着,不时发出阵阵的笑声,看得出虽然保养的很好,可是年纪毕竟已经超过四十岁了,脸上有了皱纹,身材也发福了。

几个贵妇打扮的雍容华贵,精致的妆容,昂贵的礼服,价值不菲的珠宝首饰,但是在宴会上,男人的目光却不由自主的向着年轻的女孩看了过去,她们这些中年贵妇已经失去了吸引男人目光的资本了。

谭果皱着眉头扫了一圈,没有发现异常,再次仔细的观察着。

半晌后,谭果收回目光,靠在秦豫身边,压低声音道:“是谁有问题?”自己竟然一点都没有察觉,难道对方掩藏的太深了。

秦豫低下头,目光诡谲的看了看谭果,然后一本正经的开口:“我是想告诉你,如果你继续这么吃下去,等人到中年,你就会发福变胖!”

谭果傻眼愣住了,呆愣愣的看着勾着薄唇闷声笑着的秦豫,一下子恼了起来,直接扑向身旁的秦豫,恼羞成怒的吼了起来,“秦豫!你还敢笑!”

低沉的笑声从薄唇传出,秦豫双手抱住气急败坏的谭果,“我只是开个玩笑,没有想到你草木皆兵。”

“我这是战斗意识强!”谭果没好气的回了一句,恶狠狠的在秦豫的腰上拧了一把,看着他俊脸都痛的抽了几下,这才满意的收回手。

越想越懊恼,谭果眯着眼危险的瞅着秦豫,一字一字的开口逼问:“那我以后胖了肥了,你是不是打算找个十七八岁青春靓丽的小姑娘?”

“不会!”斩钉截铁的回答,秦豫感觉自己腰肯定是被掐青了,谭果再掐几下,估计自己腰上就没一块好肉了。

笑容自嘴角绽放,谭果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得瑟的哼哼着,“那我要是像埃尔副警长那么胖呢?”

饶是秦豫一贯冷静,此时眼角也狠狠的抽了两下,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埃尔副警长那一百七八十斤的身体,关键是他个头不到一米六。

埃尔副警长整个人看起来,就是一堆肥肉上长出了一个头,然后是四肢,每走一步,和相扑选手一样在左右挪动,而不是正常的迈步,而且身上的腿上肚子上的肉都在不停的晃动着。

“看吧,男人果真都是视觉动物。”谭果不满的瞅着秦豫,一脸感慨的叹息,“难怪男人都标榜自己是专一,因为他们十五六岁的时候就喜欢十八岁的姑娘,等到了七八十岁了,他们还是喜欢十八岁的姑娘,几十年如一日的专一啊。”

“好大的醋味。”秦豫狭长的凤眸染着笑意,揶揄的看着古灵精怪的谭果,一手霸道的揽过她的肩膀,明明是在调侃,可是那峻冷的脸上表情却是那么的诚挚专注,“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他这一生只会爱一个人,然后从青丝走到白头……

角落里,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秦豫和谭果,哈维尔收回目光,安抚的拍了拍莎尔玛的手背,“秦先生和他的妻子很相爱,莎尔玛,你必须得放弃。”

“可是哥,她并不是个好女孩。”莎尔玛嫉妒的看着亲密的坐在一起两人,低声将梅拉摔倒出丑的事情告诉了哈维尔,“我亲眼看到她把梅拉弄摔倒了,只怕梅拉的裙子也是她做的手脚,这样内心丑陋又黑暗还善于伪装的女人,她凭什么嫁给秦先生。”

哈维尔哭笑不得的看着气鼓鼓着脸颊的妹妹,这个傻姑娘,她难道就看到了秦先生在人前的光鲜亮丽,却完全不知道秦先生那才是真正的狠角色,这些年死在龙虎豹枪口下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几百了。

哈维尔看着还执迷不悟的莎尔玛,笑着开口道:“你还记得蒂华纳城蛇王帮的事吗?”

“记得,蛇王帮一直从事人口的贩卖,和我们南德斯家族还起了几次冲突。”虽然是几年前的事,不过莎尔玛倒是有印象。

南德斯家族大部分产业都是手工工业,需要大量的女工,可是蛇王帮却经常将落单的女工拐卖出去,这也导致女工不敢再来南德斯家族的工厂打工。

不过蛇王帮依仗着自己是在蒂华纳城,而这个城市最大的黑帮和南德斯家族不和,蛇王帮才敢这么大胆大妄为。

“我记得是因为蛇王帮拐卖了一个外国贵族的女儿,最后倒是整个帮派都蒂华纳城的警方清剿了。”莎尔玛记得那时自己也很高兴,蛇王帮不单单是家族的仇人,而且拐卖无辜的女工,这让身为女孩的莎尔玛感同身受。

哈维尔宠溺的看着神色单纯的妹妹,不得不解释道:“事实却是在蒂华纳城的一间酒吧里,蛇王帮头目的儿子和龙虎豹的一个成员因为女人起了冲突,龙虎豹的一个人打倒了对方十多个人,原本这事就结束了。”

谁知道这个蛇王帮的头目极其护短,当天夜里,向龙虎豹成员入住的房间直接丢进去了一颗手榴弹,将人给炸死了。

而事发后第二天,整个蛇王帮就被龙虎豹团灭了,手段极其血腥,也奠定了龙虎豹在墨西哥黑帮的地位,一般人轻易不敢冒犯龙虎豹,秦豫的威名都是依靠血腥手段和人命堆积出来的。

蒂华纳城的黑帮和警方都丢不起这个脸,但是也不敢找秦豫的麻烦,最终只好找了这么个借口来掩盖蛇王帮的覆灭。

莎尔玛这才意识到秦豫是比那些黑帮头目更强大更可怕甚至更血腥残忍的狠角色,但是当看到秦豫那峻冷出色的脸庞,莎尔玛不甘心的嘀咕着,“那也是蛇王帮罪有应得,拐卖妇女儿童是最无耻的,秦先生只是做了一个绅士应该做的事情。”

哈维尔无语的看着瞑目不灵的莎尔玛,就在此时,热闹的宴会厅里忽然传来一阵骚动,哈维尔回头一看,随即站起身来,对着一旁的莎尔玛开口:“莎尔玛,你跟我一起过去迎接南先生。”

莎尔玛虽然有些不愿意,可是她心里也清楚自己和秦豫是不可能了,抛开着念头,此刻看向被人群拥簇的南英杰,突然感觉罗斯查尔财团的小少爷也是如此的英俊优雅。

“南先生,欢迎。”莎尔玛甜美的开口,在南英杰热烈目光的注视下,莎尔玛莫名的感觉脸上有些的烧热,心脏似乎也加快了跳动。

“美丽的莎尔玛小姐,晚上好。”南英杰很瘦,肤色是一种病态的苍白,不过他的五官很英俊,继承了罗斯查尔家族轮廓分明立体的英俊帅气。

南英杰优雅一笑的执起莎尔玛的手,微微躬身,在她的手背上落下一吻,绅士风度十足,可是在面对其他人时,南英杰却是高高在上的尊贵,微微昂着下巴,即使看人时,也只是用眼角扫过一眼。

身为罗斯查尔财团的小少爷,虽然南英杰的母亲是华人,他也是跟了母姓,但是这不代表南英杰没有身份和地位,相反南英杰在罗斯查尔家族很受重视,否则他也不会成为驻墨西哥的地区总裁。

远远的看着被人群拥簇的南英杰,谭果推了推身旁的秦豫揶揄一笑,“我说秦总裁,有人超越你成为宴会的主角了。”

“那是个狠角色。”秦豫冷声开口,他和南英杰并没有接触过,但是几年前,秦豫曾经和罗斯查尔家族另一个嫡系少爷接触过。

当时对方要去战乱国,选择了龙虎豹最精锐的十二星座之一当护卫队,短暂的接触中,秦豫也了解对,对方之所以不惜重金聘请龙虎豹当护卫,除了是担心在战乱国发生危险外。

更要防备的就是被罗斯查尔家族内部的人害死,而他最戒备的一个人就是南英杰,这个看起来外表完全没有危险性的男人。

秦豫虽然性子冷漠,行事狠辣无情,但是基本都是对方触犯到秦豫这边,他才会出手,可是对天生性格就扭曲的南英杰而言,只要是他看不惯的人,不管是谁他都会吓杀手,更别说罗斯查尔家族和他有竞争的那些年轻后辈,南英杰是一个冷血的刽子手,这就是个没有理智的疯子,以杀人为乐。

“罗斯查尔那样上百年的大家族,人口庞大,内部斗争会激烈也很正常。”谭果倒能理解南英杰的狠辣疯狂,当然这表示她会认同这一点。

国外没有计划生育这政策,所以人口基数很庞大,这一代罗斯查尔家族的族长就有五个儿子三个女儿,而他的五个儿子和三个女儿结婚之后,每个人又生了三四个孩子。

就这一支两代人就足足有四五十人了,更别提整个家族了,每一次聚餐,即使是嫡系的小辈就有上百号人。

而且大多数外国人都有严重的种族歧视,南英杰的母亲是华国人,听说只是一个影视巨星而已,嫁入到了罗斯查尔家族之后就息影了,这样南英杰等于母亲这边没有任何的依靠。

到如今南英杰能成为墨西哥国的总负责人,必定打败了很多同辈人,也付出更多的努力,说是九死一生都不为过,心理不扭曲那才不正常。

南英杰和哈维尔寒暄一番之后,诡谲的目光阴森森的向着沙发上的秦豫和谭果看了过去,“哈维尔,不给我介绍一下你的贵客吗?”

“当然,这边请。”哈维尔笑着回了一句,只是微微疑惑的看了一眼南英杰,以他的高傲,不可能主动去结识任何人,毕竟南英杰也有高傲的资本。

不过想到秦豫和谭果都是华国人,南英杰的母亲也是华国人,哈维尔猜测或许是这个原因,所以南英杰才会主动去结识秦豫,毕竟多了龙虎豹的帮忙,日后他在罗斯查尔财团的地位会更加稳固。

虽然是主动开口的,但是南英杰依旧高昂着头,斜睨了一眼秦豫和谭果,嘴角勾起嘲讽的冷笑,“你就是龙虎豹的总裁秦豫,哼,也不过如此。”

如果说在南德斯家族举办的晚宴上,有资格和秦豫平起平坐的也就是南英杰了,当然,在某种程度上,龙虎豹是绝对无法和罗斯查尔财团相提并论的。

不过南英杰只是罗斯查尔家族中的一个小辈,也仅仅是负责墨西哥国的生意,而秦豫却是龙虎豹的总裁,两人身份上,秦豫还是更胜一筹。

毕竟如果双方真的起了冲突,罗斯查尔财团的确能灭掉龙虎豹,但是却要付出不小的代价,只为了一个南英杰付出这样大的代价,罗斯查尔财团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谭果此刻是完全相信秦豫的话了,这个南英杰完全是个疯子,他凭什么瞧不起秦豫?如果今天来的是罗斯查尔家族的嫡系继承人,还有这个资本,南英杰却完全不够格,偏偏他是眼高于顶,就差没用鼻孔来面对秦豫了。

“有何贵干?”秦豫直接用中文回了一句,却是连起身都没有,就这么坐在沙发上。

按理说站着的南英杰比起坐下来的秦豫气势更足,可是秦豫此刻姿态慵懒的靠坐在沙发上,大长腿就这么随意放着,微微眯着凤眸看了一眼南英杰,王者般的强大气场全开,倒显得他像是真正的老板,而南英杰只是来汇报工作的下属。

眉头倏地一皱,气势上弱于秦豫,这让南英杰原本就苍白的脸显得更加难看,原本只是无礼,此时却显得极其的尖锐刻薄,“这就是秦总裁的教养吗?我听说秦总裁和秦家关系恶劣,如今看来传言果真不假!”

宴会上不管是认识还是不认识的,既然碰面了,基本都会站起来,握手然后寒暄,这也是基本的社交礼貌,可是此时南英杰过来了,秦豫却坐在沙发上,屁股都不带挪一下的,所以南英杰这才用教养来讥讽秦豫。

“宴会上这么多人,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够资格让我起身相迎的。”秦豫冷声一笑,争锋相对的刺了回去。

秦豫凤眸斜睨着脸色难看的南英杰,嘲笑的开口:“今天如果是摩西&罗斯查尔在这里,我或许会起身相迎!而你南英杰还不够资格!”

“大言不惭!”南英杰怒到极点冷笑起来,就算他有野心有欲望,甚至丝毫不认为自己罗斯查尔财团的准继承人摩西差,可是南英杰也不敢公开表露自己的野心,否则等待他的只有死路一条。

“你算什么东西,敢和我们罗斯查尔家族相比并论!秦豫,我看你果真是自大到了极点!”南英杰毫不客气的嘲讽回去,“真以为一个龙虎豹在国际上有点威名,你就飘飘然的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你这样自傲自大的蠢货,我见过太多太多,而他们最终的下场是无比的悲惨。”

以秦豫目前的身份,他的确没有这个资本,可是他余光扫过一旁的谭果,自己媳妇有这个资格!

看着秦豫那一副我等身份高贵岂是尔等凡人能明白的臭屁模样,谭果噗嗤一声的笑了起来,她怎么不知道秦豫还有没脸没皮的一面。

向来都是妻凭夫贵,估计没哪个男人乐意自己妻子身份高出自己,处处压着自己一头,对于大男子主义的男人们而言,即使他们嘴上说不在意老婆身份高贵、能力强、赚钱多,可是骨子里绝对是不高兴的,结果秦豫倒是得瑟的靠着谭家的身份显摆起来。

听到谭果的笑声,南英杰也懒得和高傲自大的秦豫浪费口舌,原本秦煌话里的意思,这个秦豫还是个狠角色,如今一看,根本不足为惧。

对上南英杰打量的目光,谭果同样坐在沙发上不曾挪一下屁股,按照秦豫刚刚的说法,他这个谭家女婿都瞧不上南英杰,懒得搭理他,自己这个谭家人更不用起身了,南英杰的确没这个资格让自己起身相迎。

“物以类聚果真是一点不错!”南英杰狞声开口,被秦豫这个自大的蠢货无视了也就罢了,谭果竟然也敢这样无视自己!一个爬床的贱货,还敢和自己摆架子,简直不知死活!

谭果优雅一笑,目光慵懒的看着冷怒的南英杰,脆生开口:“南先生既然瞧不上我和秦豫,那何必过来和我们打招呼?”

“有些人就是犯贱!”秦豫的神补刀同时响起,看南英杰的目光就跟看一个抖M一样,这纯粹就是犯贱来找骂的。

哈维尔和莎尔玛虽然都懂一些中文,但是秦豫和南英杰的说话速度太快,这两个半吊子的中文水平根本就跟不上,不过哈维尔明显感觉到这三人之间气氛很不对劲,火药味十足,似乎一点就能炸起来。

“以后见到犯贱的人,记得躲远一点。”秦豫郑重其事的告诫着谭果,轻飘飘的瞄了一眼南英杰继续开口:“尤其是这种有点家世的,那就是打不死的小强。”

南英杰已经气的狰狞了表情,眼神阴狠的骇人,更让他暴怒的是,一旁谭果还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我记住了。”

乖巧的模样,惹得秦豫心头痒痒的,恨不能将人拉到怀抱里好好疼爱,不过在大庭广众之下,秦豫只能宠溺的揉了揉谭果的头以示奖励。

“很好,很好!你们彻底惹怒我了!”南英杰怒极反笑着,此时换上了熟练的西班牙语,“我听说龙虎豹是全球最强的保全公司,不知道可不可以和秦总裁切磋一下,我这两个手下是罗斯查尔家族的保镖,身手也算不错。”

这边南英杰说完,两个男人走上前来,其中一个是黑人,身材异常的魁梧,个头足足有两米,锐利的眼神显得扭曲而狠辣。

而另一个男人也是花国人,看起来有些矮小,浑身却是连一点杀气都没有,可是真正的练家子都明白,这种杀气内敛的男人才可怕。

“秦先生,难道不敢吗?还是说龙虎豹只是徒有虚名?”南英杰再次咄咄逼人的开口,目光讥讽的看向秦豫,满脸的挑衅和不屑之色,“如果真是这样,我想以后没有人敢找龙虎豹合作了,毕竟生命安全最重要。”

秦豫冷眼看着用低劣激怒手法来挑衅自己的南英杰,扫过他身边的两个保镖,冷声开口:“既然南先生开口了,那不如再多加一点彩头?我听说罗斯查尔财团在墨西哥的生意很好,不如就拿今年百分之十的红利当彩头如何?”

哈维尔等人震惊的看着秦豫和南英杰,虽然只是百分之十的红利,可是初步估计至少也有一个亿的美金吧?以罗斯查尔财团的盈利,在墨西哥一年至少数十亿美金的盈利。

南英杰眉头一皱,他没有想到秦豫竟然敢狮子大开口,一个彩头就要了一亿美金,对罗斯查尔财团来说,一个亿美金也就是九牛一毛,罗斯查尔在美国本土最好的即一个季度的纯利润就高达百亿美元。

但是这是南英杰个人的赌注,对他而言一个亿美金也不是小数目,关键是一旦输掉了,钱没有了是小,丢掉了罗斯查尔财团的脸面才是大麻烦,必定会被家族那些人找麻烦。

看着犹豫不决的南英杰,秦豫冷声一笑,“看来罗斯查尔财团虽然富有,可是南先生也只是一个打工者。”

四周的众人包括哈维尔都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南英杰,他们对他如此礼遇,不就是因为南英杰是罗斯查尔财团的小少爷,可是如果南英杰连一个亿美金的支配权都没有,想必日后他在墨西哥国的地位会直线下降。

“既然秦先生想要玩,那我们就玩大一点。”见情况不对的南英杰迅速的开口挽回劣势,冷声一笑继续道:“不如来三局如何,每一局一个亿美金。”

“可以,三天之后。”秦豫没有丝毫犹豫的就答应下来了。

“成交。”南英杰狞声一笑,他今天就带了两个保镖,而秦豫这边是一个手下都没有带过来,不过南英杰相信龙虎豹的人肯定隐藏在暗中。

三天时间,秦豫可以将龙虎豹的精英调回莫雷斯城,同样的,南英杰也可以将人调过来,确保三局必胜!

晚上的宴会结束之后,众人的话题依旧围绕着秦豫和南英杰展开,更期待着三天后这一场豪赌,一局一个亿的美金,有些家族一年都赚不到这么多钱。

而随着赌局的展开,在当天晚上外围赌场随即也展开了,不过没有秦豫和南英杰玩的这么大,堵的是秦豫和南英杰谁会赢两局以上,一千万起开赌,一个亿封顶。

房间里,虽然谭果和秦豫来了墨西哥,暗中谭宸派来保护谭果的特调一局的精英也跟着过来了,此刻于磊正向谭果汇报着外围赌局的事。

“谭小姐,实在不好意思,麻烦暂时借一些钱。”于磊有点的尴尬,白眼瞪着旁边几个傻了吧唧的手下,好吧,于磊自己也心动了。

外围赌场赔率并不高,可以说秦豫和南英杰是对半开,不过只要押准了,那至少是翻一翻的赔率,于磊这些手下都激动了,虽然一个亿封顶了,但是只要赢了,那就能赚回一个亿,他们两队,十个人分一下,一个人都能分到一千万美金。

“可以,你们还差多少?”谭果笑着开口,盘算了一下自己手边的钱,既然敢开,那一定要赢个盆满钵满。

于磊尴尬的咳了咳,“我们十个人凑到了三千万,谭小姐如果你方便的话……”

“行,把账号给我,我这边给你再转七千万。”谭果也干脆,答应了于磊之后,谭果随即拨通了史前的电话。

“什么?还有这么好的事?”史前声音提高了八度,兴奋的嗷嗷叫了起来,“我们七局虽然有点穷,但是这赚钱的好事,我想从一局到七局都会乐意借钱给我们的,大不了我们大出血一回,多给他们一点利息。”

“行,你悠着点来,别弄太多钱过来,我担心他们赔不起。”谭果笑着叮嘱了史前几句,担心史前一得意,弄了太多钱到赌场,结果把赌局给弄垮了,很有可能金额太大赔付不起。

“好嘞,放心吧,我心里头有数。”史前笑的愈加得意,忙不迭的挂断了谭果的电话,笑的如同偷腥得逞的胖狐狸,打算着如何去其他几个局调钱,当然是多多益善。

房间里,谭果眯着眼,想了想就拨了个电话给谭亦,“二哥,有个发财的机会,要不要参加啊?给你多赚点私房钱……”

一旁秦豫将笔记本放在了桌子上,无语的看着聊了十多分钟后,才挂断电话的谭果,“你就不担心赌的钱太多,赌场承担不起?”

“放心吧,我二哥说了这事他来解决,二哥肯定不会让外围赌局黄掉的。”谭果嘿嘿的笑着,看向秦豫开口:“我们有多少钱,我也拿去光明正大的赌一把,也算是我对你的支持。”

“我的银行卡不都在你手里头,账号密码你也知道。”秦豫沉声回了一句,既然南英杰要赌,自己怎么会让他失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