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二哥下注/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哈维尔将南英杰那边要赌斗的三人消息告诉了秦豫之后,也就起身告辞了。

毕竟哈维尔发现不管是秦豫还是谭果,他们就算身手再好,也有东方华人的内敛疏离,并不像西方人那样喜欢广交朋友。

回到书房后,哈维尔看向正坐在办公桌后面看文件的老德莫,“父亲,我已经告诉秦先生了,其实即使我不过去,秦先生也收到了消息,甚至比我了解的更详细。”

哈维尔这边只调查到了汤姆和威廉的情况,至于第三个赌斗者李,哈维尔是一点资料都没有,还是从秦豫那里知道这个李是华国武术世家的传人,早些年因为战乱随着祖辈离开华国来到了美国定居。

老德莫放下手里头的文件,笑着看着一旁的儿子,抬手示意他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这才笑着开口:“秦先生那边收集到的消息是他的事,我们告之我们收集到的消息,这是我们对秦先生的表态,哈维尔,即使你认为这一次赌斗秦先生会输,但是在明面上我们依旧要坚定的站在秦先生这边。”

看着微微有些诧异的儿子,老德莫继续解释:“我们南德斯家族能在墨西哥立足这么多年,就是因为诚信,哈维尔,面对强敌也不会抛弃盟友,这才是我们立足的根本,也会让我们的盟友更加信任我们。”

如果今天南德斯家族就因为南英杰而放弃了秦豫,不但会惹怒秦豫,同样的,这样轻易背叛朋友就投诚的家族,罗斯查尔财团也不会欢迎的。

相反的,如果南德斯家族坚定的站在秦豫这边,会让人看到南德斯家族的信誉,而且老德莫有他的考虑。

不管南英杰和秦豫有什么矛盾,这都是他们私人之间的问题,不会牵扯太广,所以即使南德斯家族帮着秦豫,也不会被南英杰报复。

“父亲,我明白了。”哈维尔受教的点了点头,的确,在黑道上,那些摇摆不定、随时都会因为利益而背叛的人,往往死的最早。

估计是想要趁着龙虎豹和罗斯查尔财团的赌斗大赚一笔,斯利姆赌场竭尽一切可能的将这场赌斗宣扬出去了,也因此吸引了大批的赌徒和高额的赌注。

凌晨十二点,斯利姆赌场灯火辉煌,此刻顶楼的包厢里,忙碌了一天一夜的吉尔又是兴奋又是担忧,“父亲,这是我们目前收到的赌注金额。”

笔记本电脑上的金额已经高的可怕,一个一个的零看的人心惊肉跳的,这可都是钱那!多少人一辈子,不对,甚至是几辈子都无法赚到的钱。

当然了,这只是斯利姆家族在墨西哥所有赌场的下注总金额,其中有一大部分还是要还给赌注赢了的客人,余下的都是赌场赚的,数额依旧庞大的惊人。

“父亲,我担心我们赌场只怕吃不消了。”吉尔并没有被巨大的胜利冲昏头脑,这么庞大的金额,一旦发生了什么意外状况,斯利姆家族所有的赌场都要赔进去。

老迈克闻言皱了一下眉头,仔细的看着笔记本屏幕上的数据,因为事情发生在莫雷斯城,所以这里的赌场下注的人最多,封顶的一亿赌注都有十多个人。

而且根据数据,目前下注的基本都是墨西哥本土的家族和势力,也有一些在墨西哥投资的集团公司,但是老迈克相信等到明天和后天,只怕国外不少人也会前来墨西哥参与这一场震惊全球的豪赌。

“的确,虽然赔率在不断的变化,但是如果再有人大量赌注投入,而且还赌赢了的话,我们不但无法赚钱,只怕还要将家族都给搭进去。”这也是老迈克最开始决定一亿封顶的原因,就是不想因为下注金额太高,最后导致赌场赔本。

可是按照目前的趋势来看,老迈克也有些胆战心惊了,随着南英杰公布了赌斗的名单就完全扭转了赔率,呈现了一面倒的趋势。

断头汤姆和威廉副队长的名子传出来之后,外界纷纷都下注南英杰会胜,虽然赌场也一直在调控赔率,可是如果这样继续下去,即使赌场提前终止了赌局,只怕最后也无法进行如此高额的赔付。

“父亲,南英杰先生的赔率虽然一直在下调,可是下注的人太多了。”这也是吉尔最担心的地方,这种情况持续下去,斯利姆家族赔进去了只怕都不行。

就在此时,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老迈克接起电话,当听到电话另一头的声音时,老迈克表情凛然一变,对着一旁的吉尔摆摆手,随即正色的开口:“南先生,您好,不知道你这么晚来打电话是有什么事?”

吉尔坐在沙发上,思考着南英杰打电话来的原因,过了几分钟却听见老迈克声音忽然激动了几分。

“南先生,您是说由您来坐庄?”也难怪老迈克会这样激动,因为太多数量的高额的下注,而且赌的都是南英杰会赢,赌场已经很危险了,情况持续下去,说不定斯利姆赌场都会破产。

赌场坐庄想要最稳妥的赚钱,最大的保证就是赌斗两方赔率差不多相同,而下注的金额也是两边对等,这样一来,最后不管是哪方赢了,坐庄的赌场都会是最大的赢家。

可是目前的局势却是一边倒的偏向南英杰,而且因为下注金额太高,所以老迈克才会担心,可是南英杰的这一通电话就解决了老迈克的担忧。

半个小时之后,老迈克一扫之前的忧心忡忡,笑着挂上电话,对上长子不解的眼神笑着解释道:“吉尔,你只怕没有想到南先生打算和我们合作……”

原来南英杰找上老迈克就是为了这一次外围赌局的事情,以斯利姆家族的资本,他们的赌场根本吃不下这一场高额赌局。

但是南英杰这边一旦介入就不同了,他会先派人小额的下注秦豫这一方,再加上各种宣传,然后吸引更多的人转投秦豫这边,而且赌场也可以随时提升秦豫的赢率来吸引人下注。

而等到最后一刻,赌局即将终止时,南英杰会高额下注,赌自己赢,然后赌局关闭,一旦最终结果是南英杰胜利,他将赢取巨额的赌注,而之前因为胜率高而赌秦豫胜的人将血本无归。

“父亲。”吉尔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有些激动的开口:“一旦南先生带着高额赌注赌自己赢,如果南先生最终真的赢了,我们也能分到不少钱。”

当然,这种情况下只能赢小头,大头部分被南英杰赚取了,不过即使是小头,那也是巨额的资金。

而如果最后是秦豫胜利了,因为南英杰自己给自己投注了高额资金,一旦南英杰输了,赌场这边同样会赚到高额的资金,而南英杰绝对会连内裤都赔出去。

处理好了赌场的事情,南英杰也打算休息了,因为他知道自己不会输,所以这一次他不但帮忙了秦煌的忙,还能赚取巨额的资金。

第二天早上,十点钟。

因为南英杰是赌斗的当事方,按理说他是不能直接参与到外围赌局的,再者如果有人知道南英杰和赌场合作了,只怕不管他如何宣传,如何调高秦豫的赔率,外面那些人也不会下注秦豫这一边。

所以今天早上的见面是定在一个极其隐秘的高档会所,老迈克带着吉尔在九点半就过来了,此刻父子两人都有些的激动,一旦这一次和南英杰合作成功,他们斯利姆赌场绝对能赚得盆满钵满。

当外面传来脚步声时,饶是斯利姆父子两人性子沉稳,此刻也变得急切起来,不由自主的向着门外看了过去。

咔嚓一声,随着门被打开,当看到走进来的年轻男人时,老迈克和吉尔错愕一愣,脸上那热情的笑容也因为错愕而怔住了。

“你是谁?”回过神的吉尔倏地一下站起身,目光戒备的看着面前这个优雅而高贵的东方男人,比起之前在赌场见到的秦豫,眼前这个年轻男人周身并没有那么可怕的气势,俊美的脸上甚至带着浅笑。

可是正是这种王者般的笑容,反而让吉尔更为的忌惮和不安,随着这个男人的走来,似乎空气都因为他而凝固了,在这片天地里,他就是掌控一切的帝王,而他们不过是偷生的蝼蚁。

“两位先生不用这么紧张。”清朗的声音宛若动听的提琴声,谭亦在两人对面坐了下来,而跟在他身后的一人则迅速的走上前来。

虽然是私下和南英杰见面,不过吉尔这边还是准备充分了,知道南英杰最爱喝华国顶级的大红袍,吉尔连夜弄来了这一罐茶叶,等南英杰过来时让人煮茶待客。

而此刻谭亦身边走出来的手下却已经动作娴熟的开始了煮茶,行云流水般的动作,让一旁的吉尔和老迈克都震惊了,他们喜欢喝咖啡,所以今天煮茶的工作原本是交给会所里的一个茶道大师来做的。

他们没有想到这个华国男人的手下就有着超越了茶道大师的技艺,这让吉尔和老迈克愈加的戒备起来,这个男人绝对不是一般人。

斯利姆父子就算对华国茶道不了解,却也清楚如今会茶道的人在华国也不是很多,除了真正的专业大师之外,也只有一些华国世家和豪门才会有人来研究茶艺。

就在父子两人震惊不安时,秘书将泡好的茶端到了谭亦面前,又将两杯茶放到了吉尔和老迈克面前,随后再次退到了谭亦身边,和警卫员一左一右的站着。

淡淡的茶香弥漫开来,谭亦微微晃了晃杯子,轻嗅了茶香之后,这才低头品了一口,似乎在享受什么美味一般,俊美优雅的俊脸上笑意加深了几分,“两位喝喝看。”

吉尔和老迈克低头喝了一口,对他们而言华国的茶叶味道太浅,实在不适合他们,其实比起咖啡,他们更爱喝酒,喝高浓度的烈酒,那样才过瘾。

估计是喝了茶,吉尔倒是冷静下来了,此刻撑起气势开口问道:“不知道先生你是哪位?有什么事?”

之所以见和南英杰见面的地点选在这里,就是因为保密,谁知道却被人直接找上门来了,也难怪吉尔连一丝敌意都不敢没有,因为他清楚的知道眼前这个人如果要杀自己,只怕早已经部署成功了。

“两位不用紧张,我只是个生意人,找两位自然是来谈生意的。”莞尔一笑,谭亦再次低头品着茶。

吉尔和老迈克对望一眼,难道对方也是想来下注的?可是不对啊,如果是下注,虽然封了顶,只要对方随便找几个手下去赌场,多少钱都能下注,而且因为有了和南英杰的口头协议,多大的赌注赌场也敢吃下来。

“先生如果是为了赌局的事情来的,大可以放心,多少赌注我们都接受。”老迈克缓缓的开口,在心里头猜测眼前这个看起来和吉尔差不多大年纪的华国男人,是不是华国某个大集团的幕后总裁,或者是华国某个世家的负责人。

谭亦优雅一笑的放下茶杯,清越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赌注只是赌徒的手段而已,而我不喜欢当一个靠运气的赌徒,我更喜欢当赌局背后的操盘者。”

听到这里,吉尔和老迈克一惊,看来这个华国男人和南英杰一样,都想要和赌场合作,成为庄家,操控整场赌局。

若是没有南英杰之前的出现,老迈克或许会同意谭亦的提议,当然,这至少是在知道谭亦的确有这个资本合作的前提下。

可是现如今有了南英杰,老迈克不认为华国的某个世家或者豪门能和罗斯查尔财团相提并论。

“抱歉先生,我们斯利姆赌场已经有了合作伙伴了,而且在此之前我们也已经谈好合作条件了。”老迈克诚挚的道歉着,面对高深莫测的谭亦,他选择了坦承。

老迈克知道如果自己拿什么外人不能干涉赌局、操控赔率来拒绝的话,绝对会惹怒对方,而且他能找到这里来,就说明了眼前这个华国男人的强大实力,但是此刻老迈克没有选择,他只希望这个看起来优雅尊贵的华国男人不要迁怒。

一瞬间,谭亦脸上表情微微一变,不过很快又恢复了之前的优雅从容,只是安安静静的端起茶杯喝着茶,这让一旁的吉尔和老迈克愈加的不安,拒绝了一个可怕的强者,随时都可能遭受对方的报复,即使这件事他们并没有做错什么,但谁让他们势弱。

让人窒息般的安静里,谭亦终于笑着开口了,“好吧,看来这一次是我来迟了。”

闻言吉尔和老迈克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此刻父子两人才察觉到后背早已经被冷汗湿透了,似乎从鬼门关前走了一遭,这让两人更加敬畏面前这个一言一行都透露着良好修养的华国男人,此刻两人已经可以肯定对方绝对是华国某个古老世家的子嗣。

“既然如此,那我就下注吧。”似乎只能做出这个选择,谭亦这边话刚说完,一旁的秘书已经将一张银行卡递了过来。

谭亦将银行卡放到了桌子上,“里面是我下注的金额,至于下注凭证,我会在下午一点让人去赌场取的。”

“不知道先生要下注哪一边?”老迈克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银行卡,虽然并不是贵族持有的象征着尊贵身份的黑金卡,可是老迈克相信这一张普通银行卡里的钱绝对超过不少黑金卡。

“我是华国人,自然要赌华国人赢。”谭亦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看了一眼老迈克,勾着薄唇一笑,“赌秦豫胜。”

话音落下,带着秘书和警卫员,谭亦径自向着门外走了去,直到关门声响起之后,屋子里的杰尔和老迈克才猛地回过神来,人已经走了,这么说他们安全了。

片刻后总算平复了心情。

“父亲,难道南先生不是华国人吗?”回过神来的吉尔忽然说了一句。

老迈克一愣,随后无奈的开口:“这些就不是我们能管的了,不过还是需要查一下卡里有多少钱,顺便让人进来收拾一下桌子。”

十分钟之后,老迈克和吉尔再次愣住了,两人目光齐刷刷的看着桌子上的银行卡,脸上写满了震惊,这卡里钱竟然超过了整个莫雷斯城所有的赌注。

“父亲,这也太多了吧?”若是吉尔已经是赌场的负责人了,心性很沉稳,此时他也有些的胆战心惊,这么多钱,对方竟然如此随意的就交给了自己。

不过吉尔也明白,刚刚离开的华国男人如此随意,不过是因为他知道赌场不敢私吞下这一笔让人心动的巨款,对方正是有了这番底气,才敢这样做。

吉尔苦笑一声,的确,自己没有这个胆量,有钱拿的确好,但是也要有命去花,对方都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找到这里来,如果想要杀自己,也不过是分分钟的事而已。

“等南先生来了再说,如今他才是这一次赌局的真正老板。”老迈克在沉思片刻之后,终于决定将主动权交到南英杰手里头。

这么多的钱,下注的还是秦豫这一边会胜,而且如今秦豫的胜率这么高,一旦赌斗结束之后,秦豫真的赢了话,那么赌场和南英杰绝对会赔的倾家荡产。

虽然约定的时间是早上十点,不过因为谭亦这个意外之客的到来,让老迈克和吉尔都忘记时间了,等他们察觉到不对劲时,都已经快十点半了,而南英杰还没有出现。

十点四十分,南英杰终于来了,只是脸色有些的不好看,倨傲的看了一眼父子两人,让身后的保镖将事先拟定好的合约递了过去,随意的解释了一句,“出了一点事,耽搁时间了。”

“没有关系,南先生不用客气。”老迈克和吉尔连声开口,以南英杰的身份,别说只是迟到了四十分钟,就算他今天不来,放了老迈克和吉尔的鸽子,他们也只能认了,谁让南英杰是罗斯查尔财团的小少爷。

合约的内容和昨天凌晨电话里交涉的一模一样,南英杰成为外围赌局的庄家,操控双方的赔率,想要额外赚取高额的赌注。

看完合约之后,老迈克将合约递给了一旁坐着的吉尔,这才向着南英杰解释桌子上这一张银行卡的来历,也将之前的事情说了一遍。

“这么多?”听到卡里的金额时,南英杰也着实愣了一下,因为他决定在赌局关闭的最后一分钟时间里给自己下注五个亿,这已经算是很多了,虽然目前为止南英杰这边的赔率已经下跌了很多,但是五个亿还是能赚很多,甚至会翻一倍或者一点五倍。

可是他面前这一张普通的银行卡里,却有十多个亿,也难怪南英杰震惊,对方也未免太财大气粗了,而且赌的还是秦豫胜。

难道是秦豫的朋友?或者说这是龙虎豹的资金,只不过是秦豫找了其他人来下注?

“既然对方敢下注,我们就敢接下。”南英杰狂傲的开口,送上门来的钱财不要白不要。

南英杰目光里闪烁过狂野的欲望和贪婪,不管这个人是谁,只要他下注了,这笔钱就注定了会成为自己的囊中之物!

有了南英杰的首肯,老迈克和吉尔也没有那么犹豫不决了,双方迅速的签订下了合约,毕竟还要回赌场处理这张银行卡的事,双方离开会所都已经快中午十一点半了。

而此刻,南英杰刚上车,手机就响了起来,一看是秦煌的电话,南英杰立刻接听,狂傲不可一世的开口,“煌,放心吧,我都已经摆平了,家族里的那些人想要让我死,这一次我偏偏要大干一场,让他们知道我南英杰早已经超越他们了!”

原来南英杰之所以会迟到,是因为他在来会所的途中遭到了袭击,而且他也收到消息,还有其他人想要和斯利姆赌场合作,趁着这一次机会大赚一把。

南英杰也担心老迈克和吉尔会临时毁约,所以一下子就大意了,差一点被袭击者伤到,好在他是在距离别墅十来分钟车程的地段遇险的。

之前南英杰留在别墅里的手下很快就赶了过来支援,袭击者估计也知道今天的任务无法成功了,纷纷撤退逃走了。

而南英杰这才火急火燎的赶到了会所,好在老迈克和吉尔忌惮罗斯查尔财团的威名,不敢和其他人合作,否则让南英杰错失了这一次赚钱的机会,他绝对不会放过斯利姆赌场!

“不是你遇袭的事,白圣天被人救走了。”秦煌的声音从电话里响了起来。

之前知道南英杰遇袭,秦煌一来是担心这些袭击者是龙虎豹的人,虽然整体实力比不上罗斯查尔财团,但是龙虎豹也不容小觑,十二星座的精英队伍能力极强,要暗杀南英杰并不困难。

二来秦煌则担心袭击者是罗斯查尔财团其他后辈人派过来的,毕竟这一次豪赌的事情闹的如此大,罗斯查尔财团的人必定都知道。

如果有人不愿意南英杰趁机大赚一笔,想要在比赛之前袭击他,让南英杰重伤也合情合理,毕竟一旦他重伤入院,后天的赌斗自然而然就终止了。

可是想到了种种可能和阴谋布局,秦煌没有想到对方是声东击西的救走白圣天,因为遇袭,南英杰留在别墅里的手下大部分都离开去救援了,所以有备而来的敌人很容易入侵了别墅将白圣天带走了。

“看来刚刚来见老迈克的男人正是秦豫派过来的,否则普通人一下子绝对拿不出这么多钱,而且还是赌秦豫胜。”南英杰喃喃的开口,并不在乎白圣天被救走了,因为抓白圣天的唯一目的就是引诱谭果和秦豫出国。

毕竟他们两人如果留在S省,有孙学军和乔老护着,即使是秦煌想要对两人下手都不容易,但是一旦两人离开了华国,南英杰他们要做什么就没有了约束,容易了很多。

“秦豫资本不小。”秦煌再一次确认了秦豫的强大,能一下拿出这么多钱来赌,秦豫的龙虎豹这些年只怕赚了不少钱,或者暗中那些人也早就和秦豫联系上了,在偷偷支援他,否则六年时间,秦豫不可能聚拢这么庞大的资金。

“最终都便宜我们俩了。”南英杰朗声大笑起来,面容里胜券在握的得意和自信,原本只是操控赌局而已,想要小赚一把,没有想到秦豫这么自信,竟然一下子送来了这么多钱。

日后即使离开了罗斯查尔财团,凭着自己累积的资金,再有秦煌的帮忙,南英杰相信自己早晚有一天也会创造出一个商业帝国,丝毫不会比罗斯查尔财团的公司差。

秦煌也跟着笑了起来,的确秦豫越强大,日后这些都将属于自己!又交代了南英杰几句,让他注意自身安全,毕竟这一次的遇袭虽然猜测是秦豫派人做的,但是也防止他们猜测错误,是南英杰的其他敌人做的,小心驶得万年船。

挂断和南英杰的通话之后,秦煌拨通了秦老爷子的电话,“爷爷,秦豫这边又有新发现了……”

秦煌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知了秦老爷子,“爷爷,现在基本可以确定你的判断是对的,秦豫背后的确有那些人的存在,这一次赌斗,只要我们中途对秦豫下杀手,那些人一定会现身。”

“小煌,你自身的安全也很重要,秦豫包括他背后的人都不是善茬。”秦老爷子关切的叮嘱声响起。

如果在看守所里的秦天霖看到眼前这一幕,他就会明白这才是一个爷爷对孙子的关心和爱护,除了秦煌外,其他人在秦老爷子眼中不过都是可以利用的工具,包括当初的秦豫!

“爷爷,放心吧,如果几十年前,或许我们还需要忌惮几分,但是现在我可是龙门的门主,秦豫即使知道的我的存在,他也没有能力暗杀我。”秦煌英俊的脸上透露出睥睨天下的冷傲,而他的确有这个资本。

远在M国的龙门最初的雏形不过是在国外经商华人的一个联盟会,毕竟漂洋过海远离国土,一旦发生了什么意外情况,那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所以这才有了第一任龙门联盟的成立,是由各大商人出资共同组建的,由哪些德高望重的前辈担任负责人。

据说随着这数百年的发展,龙门的人数早已经超过世界上任何一个团体组织,按粗略估算加入龙门联盟的人数只怕已经超过九十万了,甚至可能已经达到百万之巨。

据说龙门的堂口和分支遍布全球几十个国家,正是因为龙门的存在,保障了许多人在异国他乡的安全,或许也正是这个原因,龙门的势力都在国外,国内反而很少,不过想想也对,国内很安全,也不需要龙门的存在。

而外界却没有人知道龙门真正的老大并不是外人知晓的司徒四海,而是这个和秦豫年龄相仿的年轻男人,这一点只怕说出去都没有人会相信。

因为龙门迄今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了,从第一任龙门老大建立龙门开始,他就是司徒家族的人,尔后历任龙门老大也都是司徒家的人。

前年司徒四海的八十岁寿辰,除了龙门在世界各国的堂主,还有全球知名的黑帮老大纷纷前来祝贺,足可以看出龙门的影响力之大。

可是如果有人知道秦老爷子身边的老管家正是姓司徒,而司徒四海的面容和老管家有五成相似,只不过老管家这个弟弟更为年轻,气息更为收敛,司徒四海身为龙门老大,他的气息里则多了一抹不怒而威的煞气。

南德斯庄园。

私人医生小心翼翼的给白圣天检查之后,向着等在一旁的秦豫和谭果回道:“这位先生只是皮肉伤,再加上并没有休息好,也有些营养不良,并没有太大的问题,注意调养一段时间就可以痊愈了。”

“谢谢。”谭果道谢之后,看着靠坐在床上的白圣天,悬着的心终究放了下来。

一旁陪同的哈维尔也知道他们有话要说,所以和秦豫招呼一声之后就带着家庭医生一起退出了房间。

原本南德斯家族也出动了全部力量在寻找白圣天的下落,只可惜时间太短,哈维尔这边没有什么进展。

哈维尔却没有想到中午的时候白圣天就已经被救回来了,这让他再次肯定了龙虎豹的强大实力,绝对是远远超过南德斯家族,否则自己这个本土家族都找不到的人,秦先生那边用了三天不到的时间就将人救回来了。

“我真的没事,他们的目标并不是我。”白圣天笑着调侃了一句。

对于谭果他有着绝对的信心,不管幕后绑架自己的人是谁,有多么强大的实力,但是对上了帝京谭家,就注定了对方会失败,所以白圣天并不担心谭果的安全,即使他们远离国土站在墨西哥国。

“白叔,这事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谭果依旧有些歉意,她清楚南英杰没有对白圣天怎么样,不过是因为南英杰自恃身份,在他眼里白叔不过是个随时都可以捏死的蝼蚁而已,所以懒得出手。

但是这一次,一旦南英杰的赌斗失败了,在丢掉了名声和失去高额赌注之后,南英杰只怕就没有这么豁达大度了,他一旦迁怒,以南英杰那扭曲疯狂的性子,他绝对会报复到谭果的这些朋友身上。

至于史前或者古青桐,谭果并不担心,所以白圣天这边,谭果决定安排两个人过去保护他的安全,当然,首要的还是查出来南英杰,不,更确切来说是秦家在帝京的人手,只要摧毁了这些人,南英杰想要在帝京干点违法乱纪的事,他也没有这个能力了。

等白圣天吃了药睡下之后,谭果和秦豫离开了卧房,今天是阴天,没有了平日里的高温燥热,谭果和秦豫漫步在南德斯家族的花园里。

“你那边查的怎么样了?”谭果在长椅上坐了下来,南英杰是罗斯查尔财团的小少爷,他不可能无缘无故的针对谭果和秦豫,所以南英杰背后还有人,而这个人和秦豫有仇,谭果自认为自己这么宅的性子,她还真不可能有这么强大的仇敌。

峻朗的脸庞上快速的闪过一抹嘲讽冷色,“已经有一些线索了,南英杰背后这个人应该就是秦家那个准继承人!爷爷以往都借着身体不适来美国调养,长则数月,时间短也会待上一个月左右。”

当初的秦豫还担心过秦老爷子的身体,包括后来的秦天霖也是如此,但是秦老爷子总是豁达的说自己年纪大了,身体差了那是正常,正好他不在国内的这段时间,将秦家辉煌集团交给秦天霖来管理,也是对他的磨练。

如今想想才知道秦老爷子才是真正的老谋深算,将所有人玩弄在股掌之上,如果秦豫不是抽身离开的早,他只怕和秦天霖一样对秦老爷子各种敬爱尊重,根本想不到他们只是被利用的工具而已,没有了价值随时都能被舍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