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夜遇打劫/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M国的首都纽约是全球最繁华最富饶的城市,比起之前的莫雷斯城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而龙虎豹在纽约也有一个据点,所以谭果一行人抵达纽约之后,直接来到了秦豫在市中心的别墅。

“先生,这是刚刚有人放到门口的。”雷大鹏将手里头的文件袋递给了秦豫,目光好奇又震惊的看向下车的谭果。

文件袋是最普通的那种,厚厚的一大沓,在上面用黑色记号笔写了谭果的名字,他们到达纽约之后就直接驱车来了别墅,可刚刚车子才停稳,文件袋已经被人送过来放在台阶上了,这说明有人对他们一行人的行踪了如指掌。

“给我的?”谭果接过文件袋一看,没有想到大哥这边速度这么快。

果真是关于方团山在纽约这两天的行踪,谭果抽出文件袋里的资料一边看一边往屋子里走。

发现雷大鹏的眼珠子都要黏到谭果身上了,秦豫危险十足的开口,“你看什么?”

若是别的手下,绝对是没贼心也没有贼胆,但是雷大鹏这个二货,秦豫还真不敢确定他有没有贼心,在秦豫眼中谭果绝对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对上秦豫那危险的目光,雷大鹏猛地反应过来,将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恨不能长两张嘴来解释,“先生,你误会了,我对夫人一点兴趣都没有,我喜欢前凸后翘的大波霸,而且夫人连饭都不会做,衣服也不会洗,身手比我还好,我对她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

雷大鹏越说越来劲,大发感慨,“找女朋友那就是来照顾自己的,夫人这样的,那纯属找个祖宗回来供着,关键是我还打不过!”

为了防止秦豫还不相信自己,雷大鹏再次表明心迹,“先生,我除非是脑子进水了,或者全世界就剩下夫人一个女性了,否则自己绝对不会找夫人这样的。”

说完之后,雷大鹏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先生这一下总该放心了吧,毕竟自己对夫人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

可是一抬头对上秦豫那似笑非笑的阴冷表情,雷大鹏吓的一个哆嗦,先生的眼神也太可怕了,可为什么后背也有种危险的感觉,雷大鹏缓缓的转过头……

“你的意思是说秦豫脑子进水了?眼瞎了?所以才看上我?”谭果声音阴森森的响了起来,笑眯眯的揉了揉手腕,“坐了两个小时的飞机,身体都僵硬了,正好活动一下筋骨。”

就谭果那身手,一拳下去大象都能被打死!雷大鹏惊恐万分的看着小恶魔化身的谭果,脚步下意识的往秦豫这边靠近了几步,吞了吞口水,“先生,你该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我被打死吧?”

秦豫嫌恶的看着刚刚说的痛快,这会像怂蛋一样的雷大鹏,冷冷一笑:“怎么会呢?活活打死都麻烦,一颗子弹就解决了!”

雷大鹏傻眼的看着面前这对无良夫妻!终于后知后觉的明白找秦豫求助,只会让自己死的更快、死的更惨。

“不用理这个蠢货,防止被传染。”秦豫对着谭果沉声开口,输入了密码将大门打开,“资料等会看,先进去休息一下。”

“嗯。”谭果点了点头,回头对着雷大鹏咧嘴一笑,将人吓的一个哆嗦,惹得谭果大笑起来,看向身侧的秦豫,“我有这么可怕吗?比你还吓人?”

“不用理他。”对于没种的雷大鹏更加嫌弃,秦豫和谭果径自走了进去。

门外,看着这对无量又可怕的夫妻进门了,雷大鹏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我忽然发现夫人比先生还吓人!”

徐教官看白痴一样看着不知死活的雷大鹏,不说夫人到底怎么样,就凭着先生对夫人这股爱护,小雷子竟然还敢嫌弃夫人不会洗衣做饭,还敢当着先生的面各种挑刺,哼,没被打死真是走大运了。

客厅里,谭果坐在沙发上看着谭宸派人送过来的资料,方团山非常擅长伪装和躲避,所以谭宸这边得到的资料并不算太多,不过已经可以确定方团山的确来了美国,只是暂时无法知道方团山是为了什么来这里的。

“先喝点水,吃点水果。”秦豫将茶杯和果盘都放到了茶几上,解决了方团山的事情也好,这样谭果就能安安生生的留在南川了。

方团山的事情牵扯到了石安全博士,M国弄丢了石安全博士,M国这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但是石安全博士在华国肯定被全方位的保护起来了,所以M国必定要找一个人出来承担责任。

一旦让M国知道谭果在这件事中的作用,M国绝对会不惜一切代价报复谭果,所以秦豫也希望尽快的解决方团山这个定时炸弹,将这件事平息下来。

谭果将一大叠资料丢在沙发上,拿起切好的西瓜吃了起来,甜甜的口感让谭果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你也吃,好甜。”

对于零食和水果秦豫这个大男人真的没任何兴趣,若不是因为谭果的出现,秦豫估计都很少吃水果,不过此时倒是拿起了一块西瓜,算是陪着谭果一起吃。

坐在客厅角落的椅子上,雷大鹏眼瞅着吃西瓜的两人,压低声音对一旁的徐教官嘀咕:“先生以前从不吃这些的,难道为了谈恋爱,连饮食习惯都改变了?”

“这恋爱的威力也太大了一点,可是先生为什么还是这么危险又可怕,若是谈个恋爱,先生能变得温柔一点亲切一点那就好了。”雷大鹏一脸失望的嘟囔着。

徐教官实在懒得理会好了伤疤忘了疼的雷大鹏,但是这个二货你如果不理他,他就能一直说一直说,说到你忍无可忍将人给揍趴下为止。

徐教官一直不愿意承认,自己之所以是十二星座里最强的一个,很大程度是就是因为不想被这个二货骚扰,也不想看到雷大鹏整天得瑟自己多强多厉害,所以徐教官终于在刻苦训练之后超越了雷大鹏,将他揍趴下了,从此之后耳根清净了。

而余下的十个教官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每一次都要承受雷大鹏的荼毒和嘲讽,他甚至还得瑟的挑衅,“不服?不服来单挑啊,龙虎豹里都用拳头说话的。”

所以如今龙虎豹里那十个教官每日训练比手底下的成员还要刻苦还要疯狂,估计就是存了和徐教官一样的念头,一定要超过雷大鹏这个二货,将他揍趴下。

“方团山曾经出现在这几个场所。”吃完水果之后,粗略看过资料后,谭果将资料一张一张的摆放在茶几上,“这些都是当时曾经出现在方团山视线里的人。”

谭果将余下的资料也平铺开来,每一张纸上都记录了一个人的调查情况,从照片到姓名再到职业,谭宸那边调查的很详细,可以说是宁可错,绝不漏。

这是多达两百多份的海量资料,可以说当方团山出现在某地,他周边所有出现过的人,谭宸都让人将资料调查了一遍,所以这么多的资料里,几乎很难发现方团山到底在找什么人,太繁杂太凌乱了。

“这些人看起来就像是普通人啊。”雷大鹏指着平铺在沙发上的调查资料,“杰森:咖啡店的服务生……罗西:大货车司机……这个老麦克,退休医生……”

“闭嘴!”秦豫低声斥了一句,帮着谭果将余下的名单资料都平铺在沙发上,因为一共有两百多张,余下的资料被秦豫铺在了地上。

此刻谭果坐在椅子上,看起来像是被一张一张的资料给包围了,茶几上沙发上和地板上都是平铺的资料。

“站在这个角度看,我怎么感觉夫人是要升仙了?”角落里,估计是察觉到秦豫的表情太过于骇人,雷大鹏也不敢放肆了,只好小声和一旁的徐教官嘀咕,“难道盯着这些资料看,就能看出线索来。”

徐教官无语的看着喋喋不休的雷大鹏,忽然有种将他嘴巴缝起来的冲动,“你难道不知道有一种人叫做情报资料分析员吗?别说几百份资料,就算是上千份不相干的资料放到一起,资料分析员也会精准的找出这些资料之间的联系和线索。”

身为情报资料分析员,首要的条件就是超强的记忆力,可以说是过目不忘,将所有看过的资料信息都自发的储存在脑海里。

其次还需要强大的逻辑推理能力,这几百甚至上千的资料线索里,很多都是无用的,即使是有用的情报资料,在没有精准的找出来之前,这些资料看起来也像是没用的零碎信息。

可是只要收集的情报是正确的,在情报资料分析员的一遍又一遍的筛选之后,他们会精准的找出这些资料之间的联系,最后确定需要的资料时什么。

谭果此刻坐在椅子上,双眼有些发直,偶尔拿过一张资料看一下,然后又放到原位,整个人像是在神游一般,也难怪雷大鹏说她这是要升仙了。

可是秦豫知道谭果正在分析所有的这些资料,将零碎的几百份资料一遍一遍的过滤之后,谭果最终将找出确切的线索。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客厅里保持着绝对的安静,一开始雷大鹏还有心思看着谭果这边,总感觉这事有点神奇,可是等几个小时之后,谭果还是这样坐着,雷大鹏是一点兴趣都没有了。

若不是有秦豫这尊大杀神在这里,雷大鹏绝对敢说谭果就是个骗子,那些资料他也偷偷看过几眼了,凭着这些就能找到方团山的下落?怎么看都感觉不可能那。

夜色褪去,天空渐渐明亮起来,客厅里的灯已经亮了一整夜。

清晨六点,秦豫有些疲惫的合上笔记本电脑,抬头向着正前方看了过去,一夜的时间过去了,摆在地上的两百多张资料已经少了一大半,就剩下两个沙发上和茶几上的几十张,看来大部分的资料已经被谭果排除了。

“要不要去休息一下?”秦豫沉声开口,心疼的看着熬了一整夜没有睡的谭果。

虽然他也清楚分析大量的资料必须是一气呵成,一旦推理的思路被打断了,之后的工作肯定要加倍,可是看着脸上带着浓浓疲惫之色的谭果,秦豫只想让她去好好休息。

揉了揉疼痛的太阳穴,高强度的脑力工作,谭果只感觉脑子里一抽一抽的痛着,此刻直接倒在秦豫的怀里,闭着眼,“嗯,该看的资料我已经都看了,先去睡,我差不多知道了。”

秦豫二话不说的将谭果打横抱了起来,直接向着楼梯口走了过去,等到将人放到大床上时,谭果已经沉沉的进入到了睡梦里。

有洁癖的秦豫第一次没有将人叫起来洗漱,而是将空调打开,替谭果盖上了被子,十分钟之后,快速冲了个澡的秦豫也掀开被子上了床。

黑沉沉的睡梦中,像是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谭果含混不清的嘟囔一声,身体直接滚到了秦豫的怀抱中,自发的在他的怀里寻了个最舒服的姿势,抱着亲豫的胳膊再次陷入到了黑甜的睡梦。

峻冷的脸庞不由的柔软下来,秦豫抱紧蜷缩睡在自己怀里的谭果,低头,轻柔的吻落在她的额头上,这才闭着眼进入到了睡梦之中。

等到下午五点,差不多睡了十二个小时的谭果揉着眼睛,踩着拖鞋走下楼,闻着厨房里的熟悉的香味,谭果只感觉肚子咕噜咕噜的抗议起来,“秦豫,你在烧什么菜,好香。”

听到声音的秦豫快步的出了厨房,就看见谭果披散着头发,揉着眼睛,配上睡眼惺忪的白嫩小脸,秦豫的心都软化了。

三两步快步上前,秦豫揉了揉谭果的头,低沉的声音里有着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温柔和宠溺,“先去洗漱,给你炖了鱼,还有你爱吃的糖醋排骨。”

“嗯,嗯,我马上就好。”一听到吃的,谭果感觉更饿了,利用站在楼梯台阶上的高度,双手直接抱住了秦豫的脖子,撒娇的将脸埋在秦豫的肩窝,软糯糯的童音含混不清的响起,“秦豫,你说如果没有你在,我保管会饿的皮包骨头。”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谭果以前和藏藏都是饱一餐饿一顿的,一人一狗都习惯了,但是被秦豫养刁了胃口后,谭果真怀疑自己还能不能过回以前的日子。

秦豫一手揽着谭果的腰,一手轻柔的顺着她脑后披散的长发,光滑的手感让秦豫有些的爱不释手,再听着她软软的糯糯的撒娇声,秦豫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你的要求就这么低啊?吃饱喝足就行了。”

“嗯,我的终身目标就是混吃混喝等死,可是我爸竟然将我扫地出门,非得让我去特调局工作。”谭果点了点头,闷闷着声音和秦豫告状。

想当初谭果是死皮赖脸的不愿意出去上班,可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在谭骥炎的铁血镇压下,谭果灰溜溜的去了特调局工作。

闻言,秦豫沉声保证,“放心吧,以后我就养着你,保管不会逼你去工作。”

谭果猛地抬起头,黑润润的大眼睛无比感激的看着秦豫,“这可是你说的,你一定要努力将我从谭家娶出来啊,这样我就能辞职了!”

这一刻,看着全心全意依赖自己的谭果,秦豫清楚的意识到,为了谭果,为了留住此刻的幸福,他将不惜一切代价。

“那我去洗脸刷牙了。”腻歪够了,闻着厨房里传出来的香味,谭果嘿嘿一笑,咚咚咚的跑上楼。

“慢一点!”目送着吧唧着拖鞋,速度却贼快的谭果,秦豫不得不开口提醒一声,唯恐她吧唧一下摔趴在地上。

“没事,摔不到我。”谭果笑着三两步就蹿回了房间里去洗漱。

秦豫无奈的摇摇头这才转身去厨房将烧好的菜端到了餐桌上,而目睹这一幕的雷大鹏馋的吞了吞口水,从下午开始就被厨房里的香味荼毒着,闻得到却吃不到,雷大鹏只感觉嘴巴里的汉堡简直难以下咽。

“吃你的吧。”徐教官没好气的一巴掌拍在雷大鹏的后脑勺上,他就算望眼欲穿,先生也不会给他吃的,越看越饿,越看越感觉手里的汉堡难吃,还不如眼不见为净。

雷大鹏摸了摸肚子,“唉,夫人运气真好,下辈子我要投胎成女人找个先生这样的男人就心满意足了。”

若是以前,雷大鹏绝对不会有这样的念头,他们家先生的确长的够英俊,也能赚钱,可是那阴冷刻薄的性子,雷大鹏绝对是敬谢不敏。

但是在谭果面前的秦豫像是收敛了所有的棱角,变得温柔体贴,还会洗衣做饭,简直是本世纪的国民好老公。

听着雷大鹏的感慨,徐教官下意识的看向正在餐桌上摆放碗碟的秦豫,先生看起来和以前一样,可是仔细一看就能发现先生眉宇之间却多了一抹柔软和轻松,这让徐教官明白这段感情里,并不是秦豫一个人在付出,谭果生活和感情上的依赖让先生彻底放下心底的戒备。

“夫人运气真是好啊。”雷大鹏羡慕嫉妒恨的感慨,瞄了一眼去楼上洗漱的谭果,“想当初多少女人对先生有想法,就连我们龙虎豹也有不少女人暗恋先生,谁知道就便宜了夫人。”

“你以为夫人简单?”徐教官看白痴一样看着雷大鹏,“夫人才多大年纪,比我还小五六岁,可是夫人的身手有多强你不知道吗?”

“再者昨天傍晚送过来的那份关于方团山的文件,你难道认为简单?”徐教官虽然不清楚,但是她可以肯定谭果的身份肯定不简单。

“不过两天的时间,就能搜集到这么多的线索,就算是我们龙虎豹的精英出动,也不可能有这么快的速度,而且你以为什么人都能成为情报分析员?”

这种高智商的人才,基本都被国家网罗走了,成为了特殊情报人才,徐教官私下来猜测谭果或许就是这样的身份,而且还是从小培养出来的。

不过想到之前赌斗的时候,谭果那可怕的财力,直接就借了七千万给于磊,这让徐教官肯定谭果绝对是世家子弟,对于钱财丝毫不在意。

而且徐教官也清楚保护谭果的于磊同样不简单,虽然没有动手切磋,但是徐教官知道于磊的身手丝毫不弱于自己。

而且像于磊这样在暗中保护谭果的人足足有十个,分为两个小队,全天二十四小时,这样大的手笔,谭果的身份如果简单那才奇了怪了。

听完徐教官的分析,后知后觉的雷大鹏此刻才明白过来,“对哦,我们十二星座随便接个任务就是数百万,那夫人到底是什么身份那?”

龙虎豹一般接任务,出动的都是普通成员,一个五人小队外出十天的保护任务,价格就高达百万,而十二星座的价格更是翻倍,于磊这边十个人两支队伍,如果按照市场价来算,那真的是天价了,这也间接证明了谭果身份的非同一般,至少是不差钱的。

半个小时之后。

“我吃不下去了。”谭果放下筷子,一脸饕餮的满足感,秦豫的厨艺实在太和谭果的口味了,一旦开吃就停不下来。

“一会我们去外面走走消食。”秦豫也跟着放下筷子。

“那这些菜留着,明天早上配稀饭吃。”谭果虽然舍不得,可惜肚子已经吃撑了。

还想着偷吃的雷大鹏一下子垮了脸,“夫人还真小气,你不是说夫人是世家子弟吗?怎么连剩菜都不放过!”

目送着秦豫和谭果出去消食,徐教官将桌子上剩下的菜用保鲜膜包好放到了冰箱里,看着一脸哀怨却不敢偷吃的雷大鹏,“否则你以为先生为什么会和夫人在一起?”

谭果虽然看起来和秦豫是格格不入,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相处之后,徐教官敏锐的发现谭果在很多方面和秦豫惊人的相似。

就拿上一次赌斗来说,夫人是和威廉对战的,威廉没有认输之前,谭果下手却没有一点手软,不像那些世家名媛,总是将宽容和善挂在嘴上。

而且夫人看起来温和,但是对先生的占有欲也很强,先生做的菜就是不乐意给别人吃,态度坚决,这在某些人眼里或许认为谭果不近人情,可是在徐教官看来他们家先生只愿意做饭给谭果吃,拿先生亲手做出来的饭菜给其他人,这算什么,先生又不是厨子。

“好吧,也就夫人那性格才适合先生。”这一点雷大鹏也是百分百的认同,否则就他们家先生那冷血刻薄的性格,估计一般女人绝对受不了。

纽约白天虽然气温高燥热,但是到了晚上,风一吹,倒也凉爽,尤其秦豫别墅的位置是闹中取静,走在林荫树下让人感觉格外的舒适。

“前面有个湖。”秦豫握着谭果的手,却感觉掌心里谭果手一动,变成了十指相扣的姿势,这让秦豫嘴角不由微微的勾了一下。

以前还不曾感觉到,可是随着时间的相处,秦豫越来越感觉到谭果对自己的依赖,秦豫不由想起之前谭亦说的话。

对于感情谭果是慢热的人,所以谭亦都有些诧异谭果对秦豫的感情来的那么快,虽然和谭家人在谭果心目中的地位无法相比,但是对于谭果这样的性子而言,没有一年半载的她不可能会在意一个陌生人,可事实却是谭果对秦豫虽然算不上一见钟情,却也相差不远了。

“关于方团山那边,我大致有了一些推断了。”和秦豫在湖边的长椅上坐了下来,谭果想起之前筛选的那些情报资料,“如果我推断不错的话,方团山是在追踪龙门。”

龙门是国外华人最强的组织,成员高达几十万,基本遍布了全球,龙门最开始是华国商人为了确保自己的利益,在国外自发成立的组织。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上百年的时间过去之后,龙门的性质也发生了不少改变。

虽然如今龙门依旧履行着保护在外经商华国生意人的利益,但是却不仅限于于此,如今的龙门已经有了一些黑帮的特性。

“龙门这么多年一直都是司徒家族在管理的。”秦豫对龙门也有些的了解,以前龙虎豹和龙门还有过几次合作,对于龙门的印象还不错,只是秦豫有些不解方团山会找上龙门的原因。

“嗯,我们谭家和龙门接触的并不多,或许是不想让龙门易主,这些年司徒家的人很少将龙门的势力发展到国内,和华国一直保持着相敬如冰的关系。”谭果对龙门的了解很少,还是之前从顾岸那里知道过一点情报资料。

其实不单单是谭果,包括秦豫也是如此,龙门虽然庞大,可是却一直很神秘,很少公开和外界联系,看得出龙门不想让其他势力渗透进来,所以才会保持这样的隐秘性。

就在此时,几道摩托车的灯光刺眼的照射过来,伴随着刺耳的轰鸣声,呼啦一下十几辆重型摩托车呼啸而来,围绕着长椅打着转。

秦豫黑了老脸,好不容易和谭果能享受一段静谧的时光,偏偏有不长眼的人过来打扰。

“哈哈,哥们,这么晚带女人出来约会,不如大家一起玩玩那!”为首的男人是个二十四五岁的华国青年,胳膊上脖子上都闻着纹身,操着一口不算流利的中文,下流的目光在谭果身上扫了一圈。

“青哥,这边富豪区的人我们都认识,这是两个生面孔,估计就是昨天傍晚时候过来的。”在为首青年旁边的男人快速的开口。

这一片的富豪区都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不过昨天傍晚的时候来了几辆陌生车辆,去的是一幢占地极广但是基本没有人入住的别墅,芮建青带着手下这批小弟原本是过来踩点的。

刚好看到湖边长椅上坐着一男一女,于是就起了打劫的心思,没有想到这两人或许就是那幢别墅的主人,芮建青阴森一笑,目光里闪烁贪婪的光芒。

“小子,哥几个缺点钱花,不如江湖救急一下?”芮建青从摩托车上下来,带着几个手下将秦豫和谭果围了起来。

借着路灯的光亮,芮建青感觉秦豫不是善茬,不过这个念头在脑海里一闪而过也就消失了,若是在治安比较安全的国内,芮建青还真不敢这么放肆,尤其能入住这片别墅区的都是些富豪。

可这是远在大海另一边的M国,在这里别说打劫一个富豪了,他就算杀了人,只要做的漂亮,把痕迹都抹除干净了,难道M国的警方会尽心尽力的调查外国人的死亡真相吗?

“青哥,梅莎那个贱人不是攀上了那个什么绿能源公司的小老板,我看这妞比起梅莎也不差啊,啧啧,这皮肤一看就是没化妆的,白嫩的似乎一掐都能掐出水来。”一旁的手下嘿嘿的淫笑着。

一听到梅莎两个字,芮建青脸色阴沉的骇然,那个贱人之前不过是在酒吧卖唱,偶尔在剧组接点跑龙套的角色,或者去商业会场上当模特走秀,要不是自己帮忙,她能进剧组当上女三的配角吗?

结果这个贱人需要自己的时候,对自己感恩戴德将自己当成了大爷供着,现在攀上了M国的导演在娱乐圈站稳脚了,竟然开始敷衍自己,打十次电话,最多出来约会四五次。

原本芮建青也不是很在意,女人嘛,玩过了就没有什么新鲜感了,更何况梅莎顶着一张整容过的网红脸,平日里都画着浓妆,有一次芮建青意外看到了她的素颜,差一点没有被吓死。

所以对梅莎的感觉就更淡了,谁知道这边芮建青还没有提分手,梅莎这个贱人竟然抢先一步将芮建青给踹了。

这让好面子的芮建青丢了个大脸,被圈子里的人嘲笑了好长一段时间,芮建青打算狠狠报复,结果梅莎竟然平安无事,在娱乐圈混的风生水起,听说现在都能接到女二的角色了。

芮建青仔细一打听才知道梅莎那个贱人竟然抱上了一条金大腿,新金主本事比芮建青还要强,所以梅莎就了芮建青的伤疤,谁敢提芮建青就和谁急。

“小子,这个女人我看上了。”芮建青收回打量谭果的目光,虽然不像梅莎那样长着一张楚楚动人的小脸,可是胜在是纯天然没整过容,而且皮肤又白又嫩,只要穿上名牌服饰再佩戴珠宝,绝对不会比梅莎那个贱人差。

“滚!”秦豫站起身来冷声赶人,没有想到在富豪区竟然也能碰到不长眼的人,不过看芮建青他们的重型机车,都是价值不菲,秦豫明白这些只怕不仅仅是那些黑帮小混混。

“妈的,给脸不要脸!”芮建青猛地沉下了脸,冷眼嘲讽的看着气势骇人的秦豫,嗤笑一声,“小子,你以为这是在国内吗?我告诉你在M国,你们商人的那一套就不管用了,在纽约这地方,谁的拳头大谁就有话语权!”

当然,这话也仅限于M国的普通阶层,那些M国本土的家族依旧是高人一等,遇事也会被特事特办、享有特权。

但是外国人在M国的处境就差了很多,很多时候只能自认倒霉,毕竟在异国他乡的,能花钱消灾的,一般人也不愿意将事情闹大,毕竟闹大了也没有什么好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秦豫懒得浪费口舌,直接一脚就踹了过去,将骂骂咧咧的芮建青直接踢飞了出去,对方虽然人多,可惜毕竟只是些乌合之众,短短几分钟的时间,秦豫一个人就将所有人都放倒了,一个一个躺在地上喊着痛,看得出秦豫下手不轻。

“哈哈,秦总裁太Man了。”谭果笑着调侃着,敬佩不已的对着秦豫竖起大拇指,然后小跑过去,似乎在迎接胜利归来的英雄。

被谭果这夸张的表情弄的很无语,秦豫无奈的抱住扑过来的谭果,就这些人,别说十来个,就算人再多,也不够秦豫出手的。

“这是对英雄的奖励!”谭果双手搂着秦豫的脖子,踮起脚尖,吧唧两下在秦豫的左右脸颊上个留下两个湿哒哒的热吻。

“你就闹吧。”秦豫无奈的摇摇头,很多时候,谭果一闹腾起来就跟孩子没两样,这让秦豫总有种奇怪的感觉,他不是在谈恋爱而是在养女儿。

就像此刻,谭果娇小的身体倚在自己怀里,甜甜的笑容再加上软糯糯的声音,秦豫虽然感觉幸福满满,可是抱着谭果那清瘦的身体,秦豫也有种抱着女儿的感觉。

“想什么呢?表情这么奇怪?”谭果自秦豫怀抱里抬起头来,不解的看着表情很是怪异的秦豫,倒也没有多想,“走吧,我们回去吧。”

秦豫点了点头,结果这边自己迈开脚步,谭果还站在原地,秦豫疑惑的看了过来,却见谭果眯眼笑着,后退几步后,呼啦一下扑到了秦豫的背上,“走吧,我们回去。”

双手向后穿过谭果的膝盖抱住她的腿,秦豫无奈的摇摇头,“你天天东西都吃到哪里去了?”

“我这是吃不胖体质,你不知道外面多少女人羡慕嫉妒恨呢。”谭果得瑟一笑,亲昵的将下巴抵在秦豫的肩窝处,“你看我们一家人就知道我们家没有胖子,哈哈,怎么吃都不怕长胖。”

从地上爬起来的芮建青愤怒的看着走远的两人,眼神阴狠的骇人,自己弄不过新能源那个小老板,所以谁都敢爬到自己头上拉屎吗?

眼神扭曲的一变,芮建青快步的骑到摩托车上,将油门一加,摩托车如同暴怒的凶兽一般呼啸的向着路中间的谭果和秦豫撞了过去。

听到摩托车发动的声音时,秦豫就知道会发生什么,之前被打劫,秦豫虽然下手不轻,不过也只是皮肉伤而已,可是对方既然不知悔改,秦豫眼神冷漠到了极点,既然如此,就不要怪他不客气了。

眼瞅着高速飞驰的摩托车就要撞到秦豫和他背上背着的谭果时,秦豫背后却像是长了眼睛一般,身体忽然快速的一个侧转,而几乎在同时,右手手枪的子弹咻一下向着摩托车的后轮射了过去。

砰的一声!失控的摩托车直接侧翻在地,将骑车的芮建青摔出去几米远,而摩托车因为速度极快,侧翻在地后依旧滑行了十多米才停了下来,看得出车子算是报废了。

没有理会被摔的人事不知的芮建青,秦豫依旧背着谭果步伐沉稳的向着别墅方向走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