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识破算计/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新能源的董事魏耀晖出现时,宴会现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董姚晖一手端着香槟酒,一边手臂被梅莎这个女伴挽着,再配以他英俊的五官,笔挺的手工西装,这绝对是一个年轻的成功人士。

“各位来宾晚上好!我是魏耀晖,代表新能源集团感谢各位朋友的到来。”站在舞台中间,魏耀晖手持话筒侃侃而谈,风趣幽默的调侃引得现场阵阵大笑声。

魏耀晖发言之后,大屏幕上正播放着新能源这三十年来的飞速发展,和近年来取得的各种成就,也稍微提起了新研发的R5型太阳能电板,这才是在场所有宾客真正在意的地方。

“秦先生,不知道可否移步?”在和在场众人寒暄一番之后,魏耀晖直接走到了秦豫这边,温和一笑,看起来像是诚心诚意的合作伙伴。

“可以。”秦豫站起身来,他倒要看看魏耀晖有什么谋算,回头看了一眼谭果,“我去去就来。”

谭果笑着点了点头,“行,你过去吧,不用担心我。”

就谭果这身手,秦豫还真的不需要担心的,当然,以秦豫的身手,谭果也不需要担心什么,魏耀晖虽然来者不善,可他也绝对算计不到秦豫。

“秦总裁放心,我会招呼好谭小姐的。”站在魏耀晖身边的梅莎对着秦豫温柔一笑,然后目光和善的看向谭果,好姐妹一般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魏耀晖是会场的主角,他竟然主动和秦豫交谈,这让在场不少不少人都诧异的侧目看了过去,“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我倒知道。”一旁接话的男人和魏耀晖关系不错,再加上他也有心投资新能源集团,所以一开始看到秦豫这个陌生面孔之后,就借着刚刚和魏耀晖寒暄的时候特意询问了。

一听到这话,四周好几个人都凑了过来,催促的开口:“快说那是谁?我都没见过,难道不是外来者?”

在M国知名的华国商人,他们基本都认识,大家都是华国人,都在国外打拼,平日里接触的也比较多,有麻烦的时候也可以找到朋友帮忙,但秦豫是完全的生面孔,所以他们不由猜测这是不是外来者。

尤其是宴会之前他们就已经听到风声,据说有大富商要投资新能源,甚至可以和罗斯查尔财团相抗衡,这让众人不由担心起来。

“放心吧,他绝对不会和我们竞争的。”男人朗声一笑,也不卖关子了,“那是龙虎豹保全的总裁秦豫,想必你们也知道,R5型太阳电板一旦研究成功,这绝对是划时代的变革,耀晖担心有人会暗中下黑手,所以才会找上龙虎豹。”

听到这里,众人悬着的心不由的放了下来,虽然他们和龙虎豹没什么接触,但是对龙虎豹在国际上的威名还是知道的。

魏耀晖请龙虎豹出面保护实验室?那不就是说明R5型太阳电板绝对要研发成功了,所以魏耀晖才这么担心,想到这一点之后,众人目光刷的一下就变了,眼中闪烁着欲望和野心,这一次一定要成为新能源的股东!

谭果根本没有在意四周宾客那疯狂的眼神,此刻依旧慢条斯理的叉着水果吃,也直接无视了坐在一旁椅子上的梅莎。

“谭小姐很喜欢吃水果吗?难怪皮肤保养的这么白嫩,似乎轻轻一掐都能掐出水来。”梅莎笑着挑起了话题,不动神色的夸赞着谭果,看起来一副温柔如水的模样,可是从她对谭果的称呼就能看出来,梅莎对谭果的轻视。

将嘴巴里香甜的哈密瓜吞了下去,谭果抬头看着一脸“羡慕”的梅莎,一本正经的开口:“请称呼我秦夫人,还有你和魏耀晖正在热恋中,听说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所以人还是知足的好,别想脚踏两只船,秦豫可不是你能勾搭的男人!”

梅莎脸上的笑容一僵,错愕的看着言辞犀利无情的谭果,估计没想到还有人说话这么直接,什么风度涵养都没有,将梅莎噎的彻底无语了。

谭果拿起一旁的银色餐刀,然后对着果盘里的哈密瓜刷刷的切了下去,速度之快,只余下一道银色的残影,然后果盘里的哈密瓜被切成了薄如蝉翼的一小片。

谭果眯眼笑着,拿着餐刀指着盘子里的哈密瓜片,薄凉的声音阴测测的响了起来,“看到了吗?如果有人惹我不高兴,我不介意将人一刀一刀的切片,俗称千刀万剐!”

明明谭果一副笑靥如花的模样,可是梅莎却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寒意从脚底蔓延到了全身,拿着银色餐刀的谭果就像是从血狱里走出来的食人魔,将梅莎吓得脸上血色尽褪,嘴唇哆嗦着,愣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哈哈,该,活该,你这个贱人也有今天!”不知道何时走过来的芮建青此刻哈哈大笑起来,幸灾乐祸的看着被吓住的梅莎,只感觉无比的痛快,原本对谭果的怨恨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梅莎终于回过神来了,猛地站起身来,却再也不敢看谭果一眼,脸色苍白的快步离开了,第一次,梅莎终于感觉到害怕了,这个女人杀过人,否则不会有那么可怕的眼神。

“你不怕吗?”谭果看向坐下来的芮建青,这个嚣张跋扈的纨绔竟然还敢坐下来。

“呸,老子怕个屁啊!”芮建青绝不承认他是害怕秦豫的,不过看着面容和善的谭果,芮建青还真不怕,此时得瑟一笑的拍了拍胸口,“老子有的是钱,不介意找十个二十个保镖。”

看着财大气粗的芮建青,谭果笑着摇摇头,果真是个单纯的纨绔,如果他被真正的高手盯上了,别说十个二十个保镖,就算三五十个都不顶用。

想当初谭果还在杀手界的时候,她可是零失败的狙杀记录,她杀的那些任务目标都是作恶多端的恶人,这些人身边的安保可不是普通规格的,虽然比不上总统,但是也差不了多少了,还不是都死在了谭果的枪口下。

“我听说你家男人是干保全的?我告诉你,别看魏耀晖那狗东西人五人六的,妈的,其实他就是个阴险的人渣,哼,和他合作,担心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一想到魏耀晖抢了梅莎给自己戴了绿帽子,芮建青气不打一处来,恨不能将人给宰了,偏偏他也知道自己虽然有钱,可是魏耀晖势力更大。

想到这里,满脸怒火的芮建青这才想起找谭果的目的,刷一下从西装内袋里将支票簿拿了出来,财大气粗的拍在茶几上,“听说你们龙虎豹有不少狠人,你开个价,老子弄不死魏耀晖,也能将他揍一顿,最好是打残了,哼!”

“你不是不待见梅莎那女人?”看着怒火冲冲,恨不能将这对奸夫淫妇给宰杀了的芮建青,谭果对他的印象倒是改观了一丢丢,虽然是个纨绔,不过看起来还是爱憎分明的,至少不是那种奸猾小人。

“老子是不待见她!老子只是咽不下这口恶气!”芮建青没心没肺的,当初看到楚楚动人的梅莎,虽然有几分喜欢,也不过是玩玩而已,难得看到这么清纯的女人。

事实证明芮建青眼睛是瞎的,这分明是个白莲花圣母婊而已,不过是伪装的楚楚可怜,在借着芮建青爬上去之后,找到了金主之后,毫不客气的一脚将芮建青给踹了,让他沦为了圈子里的笑话,芮建青丢了个大脸,也难怪他一直气愤难平。

听到这里,谭果仔细的思索着,视线扫了一眼不远处和秦豫正在交谈的魏耀晖,“你认为你的智商和魏耀晖比起来如何?”

“老子虽然混了一点,可是老子绝对比魏耀晖聪明……”说到最后,芮建青嚣张的声音渐渐弱了下来,这话说出去估计没人会相信,魏建青不到三十五岁就能成为新能源的副董,这绝对是高智商的商业人才,芮建青拍马也追不上。

“你问这个做什么?”芮建青迁怒的瞪着一旁谭果,她如果是嘲笑自己的,芮建青绝对不会放过她!

谭果笑着继续开口道:“既然魏耀晖这么精明,你都能知道梅莎是个贱人,他难道不知道?”

听到这里,芮建青一下子懵住了,虽然不愿意承认,可是魏耀晖绝对不是大傻X,半晌之后,芮建青看向谭果,“你说姓魏的想干什么?梅莎那个贱人在床上虽然放得开,可是叫的太假,上过几次床之后,一点意思都没有了。”

之前调查魏耀晖的时候,自然连同梅莎的资料也查到了,这就是个依靠着脸蛋和身体抱金主大腿爬进娱乐圈成功女明星,这样的女人在娱乐圈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个。

谭果定睛看着芮建青,之前她还真没往这方面想,这会才警觉到不对劲,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谭果继续开口:“你之前在别墅区打劫我们,是不是听了某个人的话,知道别墅区来了个新人,所以打算干一票?”

“老子不差钱,老子就是图个乐子!”浑然不认为打劫有什么不对,芮建青很是得瑟的显摆着,可是笑着笑着就感觉到不对劲了,猛地瞪大眼震惊的看向谭果,“你怎么知道的?”

芮建青在纽约华人圈子里也算是有点名气,虽然是臭名声,这就是个人傻钱多的嚣张纨绔,手底下带着一批冲着他钱来的小弟,没事就在圈子里闹腾,吃喝嫖赌样样精通,好在还有底线,不敢去碰毒品。

飙车打架也是家常便饭,不过时间久了,就没什么意思了,为了寻求刺激,芮建青这才带着手底下的机车党出去打劫,碰到不顺眼就将人揍一顿,抢点钱出去玩玩,当然,芮建青这个怂货不敢打劫白种人,怕被纽约警方抓捕。

所以他最喜欢打劫的还是华国人,尤其是那些来旅游的或者出差做生意的,对方即使报警了,但毕竟在异国他乡,手续很多很麻烦,最终案子就不了了之了。

别墅区这一块也是芮建青的地盘,之前他听手下的小黄毛说别墅区来了个生面孔,开着豪车,一看就是有钱的,芮建青也闲的无聊,被小黄毛一怂恿,振臂一呼就带着手下去打劫秦豫和谭果了。

谭果看着一脸诧异的芮建青,“看来你能平平安安嚣张到今天,看来背后是有人在罩着你。”

而谭果猜测芮建青背后的这个人,才是魏耀晖真正的目标,或许梅莎这个女人也是如此,看来魏耀晖所图不小。

“你到底是什么人?”芮建青此刻表情完全变了,脸上带着浓浓的戒备之色,目光死死的盯着谭果,似乎一有什么不对劲就要冲上去和谭果拼命了。

芮建青在纽约能活到今天,就冲他那嚣张劲,也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虽然事情都不算大,可如果没有人在背后罩着他,芮建青绝对会遭到报复,这个背后的人权力绝对不小,这才保住芮建青,让他依旧这么随心所欲的嚣张。

“帮我拿些蛋糕和饮料过来。”谭果笑着指挥着,想到芮建青的姓,谭果不由想起了一个人,如果真的是他的话,魏耀辉的举动倒也说的过去,毕竟这个人绝对有资本让魏耀辉拉拢。

虽然心有不甘,但是芮建青还是起身,咚咚咚的去食物区拿了糕点和饮料回来了,然后盯着谭果就开口:“现在可以说了吧。”

糕点师纯手工做出来的蛋糕口感绝对一流,而且用的都是顶级的原材料,口感无比的纯正,谭果吃了一口提拉米苏,一脸享受的小表情,“你都能知道梅莎不是什么好人了,可是你处处和魏耀晖作对,这会给人一种错觉,以为你还喜欢梅莎,魏耀晖将她留在身边,真正的目的只怕是为了拿捏你,更确切的来说你拿捏你背后的人。”

如果芮建青真的喜欢梅莎,那么魏耀辉这一招虽然有些不入流,但是绝对管用,至于打劫秦豫的事情就更好解释了,谭果微微一笑,“你也知道我家秦总裁是做保全的,你来打劫我们,绝对会被狠揍一顿,而且以你的脾气,你一定不甘心,肯定要报复回来,到时候再有人怂恿,在一旁煽风点火,你说不定会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蠢事。”

这样一来,芮建青和秦豫之间就是死仇了,以龙虎豹的势力,芮建青背后的人即使有一定的权力,但是想要保下芮建青也不容易,这就需要寻求外援,而魏耀辉就可以出面对抗龙虎豹保下芮建青,如此一来他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估计魏耀辉没想到芮建青挺怂,知道他的机车后轮是被子弹射中的,就不敢报复秦豫了,再加上时间太短,芮建青也来不及报复。

“妈的,敢算计老子!”暴怒的芮建青猛地站起身来,动作幅度之大,直接将玻璃茶几给撞翻了,哗啦一声,茶几上的碟子玻璃杯都一股脑的摔在地上碎了。

谭果不动神色的将手收了回来,嘴角挂着完美的笑容,随后也跟着站起身来,突然一手抓住芮建青的胳膊,然后猛地用力,被重重摔在沙发的芮建青直接蒙圈了。

傻愣愣的看着出手的谭果,半点都没回过神来,刚刚不是说的挺愉快的,怎么说动手就动手,还能不能愉快的当小伙伴了。

谭果冷着一张俏脸,此时毫不客气的抓起地上的碎瓷片,直接将锋利的口子对准了芮建青的脖子,压低声音道:“演戏,记得装像一点。”

芮建青怔怔的看着谭果,演戏?演什么?

人傻真没办法!看着反应不过来的芮建青,谭果冷笑一声,“怎么?之前打劫失败了,还想着报复,就凭你吗?”

沙发上,后知后觉的芮建青想起谭果之前说的话,魏耀辉想要挑唆自己和龙虎豹成为死敌,所以谭果这是顺势而为。

“行,你够种,有种你杀了我!”芮建青梗着脖子喊了起来,此时回过神来后,他装的倒是挺像那么一回事的,若不是之前畏惧谭果,他还真的能干出找谭果报复的事来,这会也算是本色出演。

谭果嗤笑一声,手中的碎瓷片对着芮建青的脖子猛地一滑,一阵刺痛袭来的同时,鲜血刷的一下流了出来。

吃痛的芮建青嗷的一下叫了起来,不敢相信的伸手往脖子上一抹,指尖是殷红的鲜血,芮建青再次傻眼了,半晌后对着谭果嗷嗷叫唤,“你真敢动手!”不是说演戏吗?这都见血了。

参加今晚上宴会的以华国商人居多,大家自然都知道芮建青这个纨绔的尿性,在知道秦豫的身份之后,在场的人也都放下心来了,没有人会去敌视秦豫。

可是他们没有想到芮建青这个纨绔竟然敢惹上谭果,这可是秦总裁放在心尖上的人,关键是谭果的威名他们多少也知道一点,之前墨西哥的赌斗,他们中有人也参与了,自然知道谭果那可怕的身手,这会看到脖子上鲜血直流的芮建青,倒也不感到奇怪。

“怎么回事?”秦豫此时快步走了过来,冰冷的凤眸看死人一般看着叫嚷的芮建青,若不是谭果拉着他的胳膊,估计秦豫能直接上前一脚废了芮建青。

身为宴会的主办者,魏耀辉自然也赶了过来,眉头一皱的看着狼藉一片的现场,不过还是打着圆场,“抱歉秦先生,芮少脾气不好,刚刚多有得罪,还请两位看在我的面子上多包涵一下。”

魏耀晖就差没说芮建青就是个不上台面的纨绔,和他计较都掉价,所以就当他是条蠢狗,没必要狗朝你汪汪叫几声,你再汪汪叫的还回去。

“妈的,你的面子算个屁啊!”芮建青原本就仇视魏耀辉,此时更是火大的吼了起来,然后突然一拳头向着魏耀晖的脸庞砸了过去。

估计是他的动作太突然,魏耀晖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打的一个踉跄,嘴角也破裂流血了,原本和煦的表情倏地一冷。

“魏董,何必生气,不是说芮少脾气不好,多包涵吗?”秦豫冷冷的讥讽回去,芮建青敢得罪谭果,就那做好被自己报复的准备,至于魏耀晖?

秦豫冷眼看着表情难堪的魏耀晖,再次尖酸刻薄的开口:“他虽然该死,不过刚刚有句话说的很对,你魏董的面子还真不算什么!”

“就是,你姓魏的还就是个副董而已!头上面还压着一个神秘董事长呢,你的面子,呸,还真不值钱!”芮建青得瑟的开口,恨不能往魏耀辉的脸上再戳几刀泄恨。

此时他已经察觉到了,脖子上的伤口虽然痛,不过只是皮肉伤而已,谭果出手很有分寸,只是看起来血糊糊的吓人。

四周围观的人此刻都面面相觑的,以前都听说龙虎豹总裁秦豫的脾气很差,行事毒辣不讲人情,今日一见,果真如此!根本就是将魏耀晖的脸往地上踩!一点情面都不留啊。

当然,对于芮建青这个纨绔闯祸的本事,他们早就习以为常了,这个纨绔顺风顺水的嚣张惯了,可惜这一次绝对是踢到铁板了,以秦豫为人的狠辣,他连魏耀晖的面子都不给,更别说芮建青这个纨绔了。

“算我多管闲事,两位自行处理吧!”压抑着怒火,魏耀晖阴沉着脸开口丢下话,随后就退到一旁,似乎不管芮建青的死活了,要杀还是要剐,那都是秦豫的事。

芮建青正得瑟着,难得能看到人人五人六的魏耀晖吃瘪,甭提有多高兴了,可是一抬头对上秦豫那森冷的表情,芮建青咯噔了一下,求助的看向一旁的谭果,不是说演戏吗?她家男人为什么用这么可怕的眼神看着自己!

“算了,我们回去吧。”谭果拉了拉秦豫的胳膊,懒洋洋的看着惊恐的芮建青,心里头压着笑,不过脸上倒是不显,“和他计较太掉价,估计他也受到教训了。”

若不是谭果开口,秦豫绝对不会放过芮建青,不过此时他也感觉到了不对劲,冰冷的凤眸冷冷的看着芮建青,终究没说什么带着谭果直接离开了。

“妈的,老子可不是被吓大的!”看着已经出门的两道身影,芮建青梗着脖子喊了一句,似乎这样才能找回场子。

“看什么看,担心老子打劫你们!打劫不了你们,也能打劫你们家老婆和孩子!”芮建青得瑟的对着四周看热闹的人嚷嚷着,恨不能再往魏耀晖的脸上再打几拳,不过也知道场合不对,此时一脸大爷模样的向着门口走了去。

离开宴会之后,芮建青将汽车油门一踩,直接回住宅了,今晚上从谭果这里得到的消息量太大,芮建青一时半会的还消化不了,但是他有种感觉,谭果不会害自己,虽然此时他脖子上多了一道血糊糊的伤口。

空荡荡的豪宅半点人气都没有,一进门,芮建青也懒得处理已经不流血的伤口,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将谭果的话又拿出来过了一遍。

梅莎那个贱人的事,芮建青一直没放下,不是因为喜欢她,而是丢不起这个脸,气不过而已,但是正因为如此,芮建青身边的人都以为芮建青还喜欢梅莎,所以一说起魏耀辉就无比火大,甚至扬言要将梅莎抢回来。

而打劫秦豫和谭果的事,的确是芮建青的手下小黄毛怂恿的,平日里,芮建青不会在意,被谭果特意提起之后,芮建青才感觉到不对劲。

“妈的,魏耀辉那个贱人,果真在算计老子!”半个小时之后,芮建青忍不住的叫骂起来,幸好被谭果戳穿了,否则自己只怕被人卖了还给人在数钱!

而此时,别墅的门铃声响起了,芮建青猛地抬起头,动作幅度太大,牵动了脖子上的伤口,芮建青痛的嚎了一嗓子,手一摸,得,又流血了。

不过听着急促的门铃声,芮建青也管不了这么多了,直接小跑过去打开门,看到门口的男人之后,芮建青板着脸,没好气的开口:“你来做什么?不需要留在家里陪着你的老婆儿子吗?”

虽然是一脸不耐烦的模样,芮建青还是侧过身让人进门了,只是为了宣告自己的不高兴,砰的一声将门给关上了。

进门的中年男人看着芮建青脖子上的伤口,眉头不由一皱,眼中有着心疼之色,只是他天生面容冷硬,此时看起来倒像是在生气一般,语调也是无比生硬,“你是不是要将小命丢了才能安生!”

“我是死是活和你有屁关系?”芮建青梗着脖子回了一句,气哼哼的坐在沙发上,他再混蛋也知道自己能过的这么随心所欲,都是因为眼前这个男人的关系。

虽然这二十多年来,他从没有叫过这个男人一声父亲,他也没叫过自己一声儿子,可是父子血缘关系是割舍不断的,只是芮建青依旧不能接受这个男人抛弃妻子!

或许已经习惯了和芮建青这样相处的漠视,男人并没有生气,只是眼神暗淡了几分,半晌后缓缓开口:“医药箱在哪里,先把伤口处理一下。”

“前面柜子里。”芮建青哼哼着,看着男人起身去拿医药箱,眼神也深沉了几分,不过他当了这么多年纨绔,也不可能和他修复父子关系,能不成为仇人也就不错了。

谭果出手的确有分寸,伤口不过是浅浅的一道,只是划破了表皮而已,清除了血迹,上了药,连包扎都不用的。

“拿纱布包一下,包的严重一点,就像我脖子要断了。”芮建青将白色纱布递给了男人,既然魏耀辉要玩,那就玩大一点,自己脖子都要被谭果割断了,那肯定是要找她报复的!

男人不解的看着一脸诡谲阴狠的芮建青,表情一沉,“你想干什么?芮建青,你平日里胡闹也就算了,你知道今晚上你得罪的是什么人吗?那是龙虎豹的总裁!”

“反正我死了,你不是眼前清净了,正好一了百了!”芮建青哼哼着,一副破罐子破摔的蠢样,故意往男人伤口上撒盐,“我这个祸害死了多好啊,你们一家三口可以幸福的生活了,也没有我这个私生子污点,以后你的事业更可以平步青云了,反正我一事无成,还整天闯祸了,死了大家都清净!”

男人心头一痛,他知道和芮建青的父子关系很恶劣,但这终究是他的儿子,他也知道芮建青会变成这样,是他这个父亲没有教导好,是他的错,可惜如今说什么都太迟了。

“秦豫这件事我来处理,这些天你安生一点,不要想着报复,那不是你能惹得起的人。”男人沉声开口,将所有的愧疚自责都压到了心底,他已经不期待芮建青能浪子回头,但至少能保住他的性命。

嗤笑一声,芮建青一脸不接受的熊样,“不用你假惺惺的了,我不会报复的,我和谭果是朋友,很铁的那种。”

男人错愕一愣,不解的看着得瑟起来的芮建青,只当他又在胡说八道,不愿意接受自己的帮助,才死要面子活受罪的说这话。

“你不相信?对,从小到大,你就没有相信过我!反正我就是个混混,是个人渣,我说什么话都没有人相信!”看着男人那怀疑的眼神,芮建青一下子就炸毛了,愤怒的吼了起来,“你滚,我是死是活都和你没关系,你工作那么忙,你可是外交大使,你赶快去工作!别在我这个小混混身上浪费时间和精力!”

吼完之后,芮建青一摸脖子,得,又是一手的鲜血,芮建青一下子垮了脸,尼玛,谭果那女人看起来温温和和的,谁知道也是个狠角色,拿着碎瓷片就往自己脖子上划,她就不担心闹出人命来吗?

男人也被芮建青这不经大脑的话给气到了,但是看到他脖子上的鲜血,一下子又心软了,“你给我坐下来,伤口又崩开了。”

估计是该发泄的情绪都发泄出来了,而且芮建青虽然嘴上说的难听骂的狠,他终究也是知道好歹的,也知道男人对自己的关心。

等脖子上缠了一圈厚厚的纱布之后,芮建青这才开口道:“我没有骗你,我和谭果就是在演戏,妈的,魏耀辉那小杂种,他想要挑拨离间算计老子,哼,老子技高一筹!”

“怎么回事?你在说什么?”将手中的纱布放到医药箱里,男人诧异的看着愤恨不甘的芮建青,“什么演戏?你和谭果以前不可能认识。”

而且就芮建青这尿性,男人也清楚他身边一个真正的朋友都没有,别看平日里出门都是呼朋唤友的,其实那些人都是冲着芮建青的钱来的,说白了就是他人傻钱多,那些人巴结巴结,奉承几句,就能捞到不少好处。

至于秦豫和谭果,虽然男人不认可秦豫的行事作风,但是也不得不承认秦豫和谭果都不是善茬,就凭他们的本事,绝对不可能和芮建青交朋友。

又被男人怀疑了,芮建青火气蹭蹭的往上冒,可是也知道事情的轻重,此时不得不解释起来:“我骗你有什么好处,谭果本来就是我朋友,今天这事要从之前我打劫他们说起……”

花了差不多十分钟将事情说了一遍,芮建青又得瑟起来了,看着若有所思的男人,得意洋洋的哼哼着,“就凭谭果的身手,她要杀我,我的脖子早就断了,怎么可能留下这么一道浅浅的伤口,魏耀晖敢算计我,老子反过来弄死他!”

男人坐在沙发上沉思着,此时,他不相信魏耀晖,同样的,他也不会立刻就相信谭果的话,但是听完两件事之后,男人还是有些偏向谭果这边了。

毕竟秦豫和谭果只是来到M国而已,随时都会回到国内,而自己的工作地点在M国,谭果没有必要算计自己,但是魏耀辉就不同了,新能源集团就在M国,自己这个大使还是很有用处的。

看着沉思的男人,芮建青接着开口:“你不用怀疑了,我看人的眼光不会错的,你看着吧,我盯着脖子上的伤口出去绕一圈,保管明天就有人会怂恿我去报复谭果和秦豫。”

魏耀晖要拉拢男人并不容易,但是如果芮建青和秦豫成了死敌,自己或许就得借助外力来解决这件事,为了这个亏欠多年的儿子,男人知道自己最终会妥协,而魏耀辉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男人沉声开口,不管是谁在利用芮建青在算计自己,这都不是芮建青能搀和的,就他那脑子,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

“凭什么?”刚刚还得意的芮建青一下子就恼了起来,愤怒的看着男人,“谭果和我才见过两面,她都敢相信我,你凭什么不相信我?我在你心里就那么没用,那么蠢吗?”

吼完之后,芮建青眼眶一红,直接起身向着楼上咚咚的走了过去,他不相信自己,好,老子偏要做出一番事来,让他看看自己可不是个纨绔,妈的,不就是个魏耀晖而已,谁怕谁啊!

看着愤怒离开的儿子,男人脸色再次晦暗下来,他知道好不容易缓和的父子关系又降到了冰点,他是不相信芮建青的能力,但是更多的还是担心他的安全,魏耀晖那边也好,秦豫的龙虎豹也罢,这都不是善茬,一旦牵扯进来,丧命都是常有的事。

而此刻回别墅的车上,谭果和秦豫坐在后座上,雷大鹏正在开车,此时谭果将芮建青的事情大致的说了一遍,“我倒是有些好奇了,魏耀晖为什么要拉拢芮罡,绝对不仅仅是因为芮罡在大使馆工作。”

诚然,芮罡的工作性质的确能给魏耀晖带来不少便利,可是魏耀晖不仅仅是新能源集团的副董事长,他和南英杰也有联系,甚至和龙门也有瓜葛,就冲着后面这两条关系,魏耀晖也没有必要这样算计芮建青。

“再看看吧,狐狸尾巴终究会露出来的,方团山今晚上出现了吗?”秦豫沉声开口,这其中还有秦家的关系在,新能源集团真正的董事一直是个谜,这让秦豫不由怀疑新能源是不是秦家的产业,这背后的神秘董事是不是秦家的这个继承人。

“没有。”谭果摇摇头,倒也没什么失望的,以方团山的警觉,他没有出现也正常,或者悄悄出现了,没有被自己发现也正常,好在方团是在M国,自己也在这里,碰面只是早晚的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