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 事实真相/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231章

方团山当时遗留在现场的正是XM型狙&击枪,市面上并没有流通,因为配对的子弹具有强大的穿透能力,一旦射进人体之后会突然炸裂开,造成大范围的出血孔,所以十多年前就被国际上禁止使用。

不过这种型号的枪支虽然伤害性太强,但是因为射程远,而且一旦射中,目标必定会死亡,方团山也是从老领导那里知道暗杀石安全博士的凶手也将使用XM型。

所以老领导才会弄来了一把送到了方团山手里头,让他根据实际情况来事先制定凶手可能选择射杀石安全博士的地点,方团山也没有丝毫的怀疑,谁知道到最后,这一切就成了他犯罪的铁证。

听到这里,谭果眉头一皱,“你是说XM型来源于龙门?”

因为柳叶胡同的这批发小里,顾岸最热衷于武器的研发和改造,所以谭果也听过XM死亡之枪的名头,但因为被禁用了,国际上几乎没有流通,只有很少一些发烧友会通过特殊渠道弄到一把来收藏。

“是。”方团山清楚的记得,虽然他和老领导一直是卫星电话联络,但是丝毫没有怀疑对方的身份。

而且方团山也认为老领导提出的这种“换位思考”方式来确定凶手埋伏的地点很有用,谁知道这一切最后都成了定罪方团山的铁证,让他浑身长满嘴巴都说不清。

谭果思考的眯着眼,陷害方团山的计划并不怎么周密,甚至可以说是有很多疏漏,但是偏偏就成功了,这完全是因为方团山对这个“老领导”的信任,换句话说幕后陷害方团山的凶手很了解他的性格,所以才能成功的伪装成“老领导”诱骗方团山入局。

谭果表情倏地一变,一种不好的推测浮上心头,不过她面上却是一片平静,如水的目光看向对面的方团山,“你因为XM型盯上龙门,那你为什么要挟芮大使?”

“龙门势力太大,而我势单力孤,芮大使是最好的选择。”方团山并没有丝毫的隐瞒,他明白谭果是来帮忙的,否则此刻自己只怕已经被团团包围住了。

方团山这一点算计和魏耀晖如出一辙,这是M国,除非是M国的本土势力,其他人想要在异国他乡进行调查非常的困难。

方团山过去虽然是军中最优秀的狙击手,但因为身份的保密,他的人际交往很狭窄,并没有什么朋友,所以在M国他无法寻求到外援的帮忙,只好要挟芮罡。

不等谭果发问,方团山直接都交代了,“第一次跟踪失败之后,我就知道芮大使身边有人保护,所以我将目标转移到了芮建青身上。”

也正是如此,方团山才掌握了芮建青毒杀梅莎一案的一些证据,这些证据拿出来,再加上芮罡的人脉关系,绝对能将芮建青救出来,只是方团山没有想到谭果插了一脚,芮罡根本不需要接受自己的威胁。

“那一处私人苗圃呢?”谭果再次开口,此时看向方团山的目光却多了一抹不忍,如果自己的推断是正确的,方团山只怕无法接受。

因为XM型在国内几乎见不到,方团山多方打探才知道龙门出现过XM型,所以他才会离开华国来到M国调查。

在调查龙门的过程中,方团山注意到了魏耀晖的存在,龙门很神秘,虽然帮众高达数十万,但是几乎很少在外露面,新能源集团能在M国发展到如今的规模,就是因为有龙门在暗中保驾护航。

“我在芮建青被抓之后,又偷偷返回过那里,苗圃庭院前的玫瑰花修剪方式和我妻子的修剪方式很相似。”这才是方团山如此焦急的原因。

他最开始跟踪芮罡,不过是想要借用他的关系人脉去调查龙门,谁知道阴差阳错的跟踪芮建青到达这个私人苗圃之后,方团山意外发现庭院里玫瑰花枝的修剪手法和袁荷修剪花枝的方式有九成相似。

“所以我怀疑我妻子也是被龙门抓走了,之前有可能关在苗圃这里。”说到这里,方团山目光里迸发出骇人的寒光。

他不管幕后凶手和自己有什么仇恨,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方式陷害自己!但是他无法接受幕后凶手对他的妻子袁荷下黑手。

听到这里,芮罡倒也明白了事情的经过,“那个苗圃地方偏僻,几乎没有人来往,如果要关押人,的确是一个最好的地点,根据我之前的调查,那个苗圃住的应该是魏耀晖的神秘女友,或许这只是一个借口而已。”

一想到袁荷很有可能就关押在苗圃那里,直到魏耀辉为了陷害芮建青将这里变成了凶案现场,之前被关押的袁荷才被转移走了,方团山这个一直坚毅刚硬的男人此刻愤怒的一拳头砸在桌子上。

低着头,方团山赤红着双眼,双手死死的攥紧成了拳头,他是如此的痛恨自己,如果自己早一步找到这里,说不定小荷就安全了,可惜现在说什么都太迟了。

看着压抑痛苦的方团山,谭果清幽的声音突兀的响了起来,“其实还有一种可能性。”

芮罡和方团山同时抬头看向谭果,两人心里头咯噔了一下,谭果的表情太过于平静,反而让两人心里升起不安的感觉。

“如果从始至终陷害你的凶手就在你的身边,而这个人就是袁荷呢?”谭果说完之后,目光不忍的看着呆愣的方团山。

片刻死寂般的安静之后,方团山表情倏地一变,愤怒的目光仇恨的盯着谭果,“这不可能!”

在方团山的记忆里,袁荷是那么安静如水的女孩,温柔善良,虽然是孤儿,可是袁荷从不怨天尤人,甚至怀着感恩的心生活。

对于方团山这种常年从事危险狙击的男人而言,袁荷带给他的是家的宁静和安心,“我当初去大学当军训教官认识的小荷,后来她被一个富二代纠缠,被下了药,刚好我和战友在那边吃饭才意外救了小荷,所以你的推断不可能发生。”

方团山此刻表情虽然很平静,但是明显能看得出他眼中压抑的暴怒和烦躁,他怎么都不愿意相信自己的枕边人会是陷害自己的凶手。

“而且小荷没有动机陷害我!”方团山再次低吼的开口,从被陷害成为暗杀石安全博士的凶手,一直到此刻,方团山将整件事都在脑海里仔细的过滤了一遍又一遍。

虽然之前整件事如同迷雾一般笼罩着,但是谭果刚刚的话却如同一抹锐利的金光,直接将之前的迷雾都绞碎了。

方团山不愿意承认,但是他不得不承认能伪装成老领导骗过自己的人,必定是无比熟悉自己,同样熟悉老领导,熟悉他们之间的交谈方式,甚至知道他们之间的安全代码。

“暂时我还不清楚,不过我会继续查下去,这段时间你可以跟在我身边,也可以自行离开,不过暂时不要去调查龙门,也不要跟踪魏耀晖,防止打草惊蛇。”谭果看向面色痛苦的方团山,直到刚刚看到方团山,谭果脑海里灵光一闪,才将之前所有的一切都联系起来了,袁荷是凶手的可能性最大,这一切也就说得通了。

方团山犹豫了一瞬间,不过他也清楚单凭自己根本无法调查龙门,跟踪魏耀辉甚至可能引起他的警觉,想到这里方团山点了点头,“我跟你回去。”

十分钟之后。

咖啡厅玻璃窗户外的房车离开了,阳光再次透过明亮的窗户照射进来,而此刻靠窗的位置上只有芮罡一个人在品尝咖啡,谭果和方团山都已经离开不见了。

别墅,看到谭果和一个陌生男人进了庭院之后,站在客厅窗口的雷大鹏眼睛猛地瞪大了,脑子嗡了一下,呆愣愣的看着在开放式厨房里忙碌的秦豫,“先生,夫人将野男人带回家来了。”

秦豫拿着打蛋器的手抖了一下,飞溅的面糊一下子失去了控制,直接溅了秦豫一头一脸的。

因为谭果爱吃抹茶味的蛋糕卷,所以看到这绿色的面糊糊了秦豫一头一脸的,一旁雷大鹏目瞪口呆的低喃,“难道这就是活生生的绿帽子?”

秦豫深呼吸着,抓着打蛋器的大手收紧了几分,第一次有种将电动打蛋器塞进雷大鹏嘴巴里的冲动,这个蠢货就不能长点脑子吗?

谭果带着方团山一进门,就看见秦豫满头满脸的绿色面糊,这让谭果傻眼的愣住了。

习惯了秦豫平日里冷肃威严的模样,也习惯他偶尔发神经时那阴狠血腥的变态模样,可是谭果还真的没见过秦豫这狼狈的模样。

“其实不会做蛋糕也没什么,我也不是特别想吃。”谭果尴尬的开口,努力的装出贤惠贤淑的体贴模样,可是话音刚落下,谭果就噗嗤一下大笑起来,“秦豫,你这模样简直太逗了……哈哈,不行了,笑的我肚子都痛了……”

看了一眼站在谭果身后思绪神游的方团山,秦豫漠然的收回目光,将面糊和打蛋器都放在了流理台上,然后以无比镇定自若的模样擦了一下脸上的面糊,以男主人的身份对着方团山开口:“方先生请自便!”

说完之后,秦豫迈步向着楼上走了过去,可是随着走动,头发上的一滴面糊吧唧一下被晃了下来,精准无误的落在了秦豫高挺的鼻尖上,秦豫那沉稳的脚步不由的一顿。

看到这一幕,谭果直接笑的蹲下了身体,双手用力的摁住了腹部,秦豫这模样简直太滑稽可乐了……

暴躁的火焰涌了上来,不过随即又被秦豫狠狠的压了下来,他再次迈开步子向着楼梯走了过去,只是任谁都看得出秦豫此刻背影有些的僵硬。

十五分钟之后,听到楼梯上传来的脚步声,坐在沙发上的谭果回头一看,却见秦豫已经洗了澡,亚麻灰的短袖衬衫,黑色的西装裤,洗过头的黑发还有些是湿润,不过此刻的秦总裁又恢复了商界精英的风采,丝毫不见刚刚的狼狈。

方团山和雷大鹏都已经不见了,秦豫径自的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沉声道:“方团山怎么hi跟过来?”

谭果今天去见方团山秦豫是知道的,为了避人耳目,早上的时候秦豫带着雷大鹏去了新能源公司参加董事会议,外人只以为谭果留在别墅里。

“他估计会留下来暂住一段时间,雷大鹏带他去客房安顿了。”谭果蹭到秦豫身边亲昵的挽着他的胳膊,刚洗了澡的秦豫身上带着一股淡淡的沐浴露的味道,“你说如果你从最开始就是怀着报仇的目的留在我身边,或者我是怀着报仇的目的留在你身边,你会怎么样?”

秦豫看了一眼靠在自己肩膀上,睁大眼睛,等待自己回答的谭果,没有丝毫犹豫的开口:“不会发生这种情况。”

秦豫虽然行事不择手段,但是他绝对不会为了报仇或者其他目的来牺牲自己的感情,这是秦豫的原则,要报仇有的是办法,牺牲自己的感情去和仇人虚与委蛇,秦豫看不起这样的无能的自己。

至于谭果,秦豫同样了解她的性格,谭果看似温和,其实原则性极强,所以这种情况绝对不会发生在他们的身上。

“方团山是被他妻子袁荷陷害的?”秦豫紧接着开口,难怪之前方团山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

“秦总裁,你这么聪明干什么,让我一点成就感都没有了。”谭果娇嗔的嘀咕着,小手在秦豫的胳膊上爱不释手的这里掐掐那里摸摸。

秦豫皮肤微凉,略显得苍白,却无比的光滑,摸起来滑溜溜的舒服,再加上男人的胳膊和女人不同,肌肉都是紧绷的,所以摸起来手感特好,这也成了谭果的最爱,活像是得了肌肤解渴正一般。

“大哥之前说了方团山案子应该是私人仇恨,而和方团山关系最密切,如今又失踪的人只有袁荷一个。”秦豫平静的回了一句,排除一切不可能,剩下的最不可能的就是真相。

最开始方团山的案子发生之后,谭宸紧急对军方这边进行了调查,尤其是方团山的老领导魏锦斌已经在任务里牺牲了,但是消息并没有传出来,如今却有人利用这件事陷害方团山,也难怪谭宸会彻查此事。

可是在仔细的调查之后,谭宸将方团山案件定性为私人仇恨,陷害方团山的幕后凶手或许只是意外得知了老领导魏锦斌死亡的消息,所以才设计了这个局。

谭果叹息一声,靠在秦豫的肩膀上,“方团山和袁荷认识了差不多二十年了,袁荷大一的时候,方团山是她的军训教官……”

秦豫静静的听谭果说完之后,对上她无比感慨的小脸,“只能说方团山太蠢了。”

正在悲春伤秋的谭果表情猛地一僵,没好气的一把掐在秦豫的腰上,“你就不能发表一点正常的言论!”

“难道我说错了吗?同床共枕快二十年了,竟然没有发现枕边人是虚情假意,这样的男人不是太蠢是什么?”秦豫半点不同情方团山,被人骗也就罢了,还被骗了二十年,方团山真的是蠢的无可救药!

“我不和你说了!”谭果不满的哼哼着,虽然看起来很是不满秦豫的言论,可是却依旧亲昵的靠在秦豫的肩膀上,小手依旧作怪的在他胳膊上游移着吃着秦豫的豆腐。

方团山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沉淀,人也完全冷静下来了,只是眼角依旧有些泛红,看得出他还是无法接受妻子的背叛和陷害。

“夫人,你还有这本事?”雷大鹏吃惊的看着拿着纸笔的谭果,没有想到她竟然还会模拟画像,这可需要相当的美术基础。

谭果白眼瞪着大惊小怪的雷大鹏,童瞳这个当妈的是玉雕师,谭果估计也遗传到了童瞳的这份艺术天分,小时候也喜欢拿着笔画画,再加上有专业的老师启蒙教导,听方团山的口述,将袁荷的模样画出来还是很容易。

方团山用了十多分钟,仔仔细细的描述了袁荷的五官外貌,差不多他说完了,谭果这边也快画完了,在进行最后的修改。

“袁荷是这样的吗?”谭果将手中的画像递给了方团山,其实在画完之后,谭果已经完全肯定了,她之前看过于磊拿过来的资料,其中两张是瞿博士夫妻在苗圃前的照片。

而袁荷的模样有七成遗传了瞿博士,尤其是眼睛和颧骨这一块,和瞿博士几乎是一模一样,袁荷就是当年瞿博士夫妻的独生女瞿荷。

再次看到袁荷的画像,方团山的情绪几乎无法克制,抓着画像的手微微的抖动着,他昂着头,喉结上下滑动着,眼角悲痛的泪水又被逼回了眼眶。

而此时谭果手机响了起来,正是于磊打过来,之前谭果一直在调查方团山的事,所以于磊这边和在M国的特情部门联系上之后,除了保护谭果的安全,于磊也帮忙调查这件事。

挂断了电话之后,谭果看向强忍则情绪的方团山,“我这边有了最新的调查情况。”

“你说。”方团山声音有些的嘶哑,他如今只想求一个原因。

谭果将雷大鹏拿过来的资料翻开,将其中瞿博士夫妻的照片递给了方团山,“这对夫妻你还有任何印象吗?”

方团山接过两张照片仔细的看着,他的记忆力还算不错,但是毕竟时间有些远了,直到谭果提到了M国,方团山这才回想起来,脑海里有一个片段一闪而过。

“当初我在M国这边接受特训,我记得这是一个临时的紧急任务。”方团山陷入到了回忆之中,那差不多是二十年前的事了。

方团山是天生的神枪手,初中毕业进入部队之后,因为优异的射击成绩,他被特种大队给挑走了,然后就是一系列的专业训练,直到他成为了一名优秀的狙击手。

方团山清楚的记得那时一个小雨天,那也是他休息的日子,可是特训教官突然出现在方团山面前,交给他的是紧急的任务,而且是一级任务,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我抵达了指定的位置,因为是一级任务,负责观察的是我的教官。”方团山陷入到了回忆之中,他这一生接受过很多狙击任务,直到最后因伤退役。

许多任务都属于机密,方团山也潜意识的要求自己一旦任务结束之后,就将任务遗忘,这也是为什么刚刚直到谭果提醒,方团山才想起这一次的任务。

“教官话里的意思是,如果在中午三点钟,对方通过了十字路口,那么任务就取消,如果超过三点,我的任务就是狙击对方车辆。”方团山那个时候虽然年轻,但他的心很稳,再加上观瞄手是特训教官充当的,方团山更没有任何的紧张。

当教官的声音沉稳的报出时间后,方团山立刻进入了状态,他的任务就是狙击车辆,让行驶的汽车因为车祸翻滚,然后再集中汽车油箱制造这辆爆炸的假象。

三点十六分,目标车辆进入到了教官的望远镜里,随着教官报出一个一个的数据,方团山调准手中的武器,一点一点的瞄准,然后开枪射击……

被子弹击中了轮胎之后,高速疾驰的汽车因为失控撞到了旁边的护栏上,然后侧翻过来,而方团山没有丝毫犹豫的瞄准了汽车的油箱,再次开枪射击,油箱爆炸,汽车被浓浓的火焰和浓烟包裹住。

方团山从回忆里收回思绪,目光停留在手中的照片上,“我之所以有一点印象,是因为在瞄准车轮胎之前,通过瞄准镜我看到了司机的脸,虽然只是一闪而过的画面。”

而当初开车的人正是瞿博士,方团山此时才知道当年他的紧急任务射杀的竟然是瞿博士夫妻,而他们就是袁荷的父母,此时在场几人都已经找到袁荷背叛、陷害方团山的原因了,父母之仇,不同戴天!

许久的沉默之后,方团山收敛好了所有情绪,此时他抬头看向谭果,“我知道我不该问,也没有权限询问,但是我还是想知道当初为什么会有这个任务?”

方团山到达M国之后,之前调查果魏耀晖,自然也查过新能源集团,也知道瞿博士夫妻,但是仅限于知道而已,方团山根本不知道瞿博士夫妻是死在自己手上的,是他亲手杀害了他们两人。

雷大鹏和一旁的徐教官也都诧异的看向谭果,毕竟这段时间他们调查了新能源集团的事情,按理说没有理由杀害瞿博士夫妻,他们虽然在M国成立了实验室,那也是因为当初国内的环境不适合做研究,瞿博士夫妻被逼无奈只好来到M国。

但是他们关于太阳能板的研究成果出来之后,第一时间就上报给了国家,而且还是无条件的将研究成果给了国家,希望可以造福国人,所以不管从哪方面来说都没有必要对这对钻研研究、热爱祖国的夫妻俩下杀手。

“这一切源于R5型太阳能板的研究。”面对疑惑的几人,谭果也没有丝毫的保留,“如今新能源集团的一切研究都是基于瞿博士夫妻的当年的研究,而在动用了最高权限翻查了当年的资料之后,我才知道瞿博士夫妻找到了一种新型的材料。”

之前谭果将实验数据复原出来传给谭亦之后,胡博士那边五个人都在对这些实验数据进行分析和研究,R5型太阳能板之所以说理论上是成功的,那是因为这项研究将太阳能的转化率提高了百分之三十。

但却无法投入到实际生产和生活中,因为找不到合适的材料,谭果也没有想到早在二十年前瞿博士夫妻竟然就发现了一种新型的材料。

只可惜当年瞿博士夫妻的这项发现被M国发现了,当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瞿博士夫妻联络了当时驻M国的大使,因为事发突然,所以大使为了保护瞿博士夫妻的安全,第一时间选择了通过龙门来保护两人。

因为M国当初也只是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还没有完全确定这个消息的准确性,所以华国这边的特情人员也不敢轻举妄动,否则一旦被M国这边发现了异常,就等于坐实了瞿博士夫妻的发现。

所以不能从明面上行动,只好从暗中,借助龙门的势力保护瞿博士夫妻两人,可最终结果却还是令人悲痛。

被保护的瞿博士夫妻已经准备好了所有的实验数据和新材料,准备在龙门的帮助下离开M国,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瞿博士夫妻远在国内的女儿瞿荷突然遭遇重大车祸,消息传到了瞿博士夫妻耳中。

两人一下子就慌了,再也顾不得其他了,领着行李拿着证件就想要回国,这也被M国的特情人员抓到了机会。

谭果看向方团山继续解释道:“当时的情况太过于危机,根本来不及部署,而且是在M国,我们完全处于劣势。”

三点钟是方团山执行任务的时间,也是我国特情人员营救瞿博士夫妻的时间,可惜的是因为M国的阻拦,营救失败了。

在这一项新研究被M国得到还是被毁掉的两难选择里,最终选择了后者,方团山就是执行任务的人。

客厅里一片安静,大家的心头都异常的沉重,因为谁都清楚一旦瞿博士夫妻被M国抓走之后,他们的研究肯定会完全暴露。

没有接受过专业训练的瞿博士夫妻根本抵抗不了M国人的严刑逼供,其实都不需要严刑逼供,只要用其中一人的生命来威胁另一个人,瞿博士夫妻为了保护自己的爱人,只能选择妥协、全盘招供。

“所以在确定营救失败之后,只能选择暗杀瞿博士夫妻,将这一研究彻底毁掉。”谭果叹息一声,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原本还在秘密部署一切,谁知道远在国内的瞿荷突然车祸重伤入院的消息被人传给了瞿博士夫妻,爱女心切的夫妻俩根本不管这是不是陷阱,顾不一切的离开了暂住的安全屋,最终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那小荷……不,瞿荷的事情是怎么回事?”方团山理清了混乱的思绪之后,再次看向谭果,目光里充满了感激之情。

如果不是谭果的关系,方团山不可能知道这么机密的内幕,当年他出任务的时候,根本没有被告知任务目标的身份,而且这个任务说起来也是一桩丑闻,谭果的权限极高,这才能知道真相。

“关于瞿荷的事情,后来并没有详细的调查。”谭果抱歉的开口,“瞿博士夫妻死亡之后,医院那里也传来了消息,重伤入院的瞿荷因为求救无效死亡了,后续问题是外围人员处理的,所以并没有人发现异常。”

瞿博士夫妻死亡,如果瞿荷还好好的活着,那肯定要妥善安排她日后的生活,毕竟她的父母也是为了国家牺牲。

可惜瞿荷死亡了,所以就让外围人员将她安葬了,这件事也就结束了,谁也没有想到瞿荷并没有死,她的死亡只是一个假象。

“按照我的推断,当初M国虽然不确定瞿博士夫妻的研究是不是有用,但是为了能抢占先机,也为了不打草惊蛇,M国那边装作还在观察期,可是背地里却派人来抓瞿荷,从而要挟瞿博士夫妻。”

这是谭果在翻看了相关的资料,理清了整件事的脉络之后,在脑海里做的推断,“这其中应该就有龙门的帮忙,或者说龙门就是瞿博士夫妻案件里的背叛者。”

在国内制造了瞿荷受伤住院的消息之后,龙门和M国的打算就是狸猫换太子,制造瞿荷的假死,将真正的瞿荷带回到M国,从而要挟瞿博士夫妻,这是第一步。

第二步则是通过龙门的人将瞿荷重伤的消息告诉瞿博士夫妻,让他们在惊慌和不安之下离开安全屋,给M国的人抓捕瞿博士夫妻制造条件。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华国这边的行动负责人在两难的选择里,最终选择了被悲痛也是最无奈的选择,宁可玉碎不为瓦全。

瞿博士夫妻双双死亡,核心的研究数据和新型材料都在爆炸里销毁了,华国虽然没有得到这项研究,但是也没有便宜了M国。

否则一旦M国抓走了瞿博士夫妻,得到了研究成果之后,那全球的太阳能能源至少有一大半都掌握在M国手里头,这会让华国处于极其被动的局面。

“龙门将瞿荷带走了,秘密培养了她,她后来找我这个凶手来报仇了。”方团山苦涩一笑,这样的事实真相,让他无法去仇恨瞿荷,如果说真正可恨的那就是龙门,如果不是龙门的背叛,事情绝对不会到了那样不可收拾的地步。

事情的冲击力终究太大,方团山失魂落魄的回了客房,雷大鹏和徐教官也在唏嘘里离开了,此刻客厅里只有谭果和秦豫两人。

“我总算知道龙门为什么一直没有往国内发展。”谭果靠在秦豫身上,说到这里的时候神色冰冷了几分,清寒的语调里流露出骇人的杀机,“瞿博士夫妻这件事,龙门充当了背叛者的角色,他们无比害怕有一天真相曝光了,龙门将无法立足。”

如果不是方团山的事件,谭果不会深入调查,不会查到瞿荷,自然也不会查到当初瞿博士夫妻被杀身亡的事件,真相或许会被永远的掩埋。

“于磊那边说根据卷宗上的记录,当初瞿博士夫妻案件的行动总指挥也怀疑过龙门,不过并没有查到什么证据,再加上龙门在国外的特殊性,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谭果脸上露出嘲讽的冷笑,当初所有人都以为这件事是巧合。

因为瞿荷在国内出了车祸,得到消息的瞿博士夫妇才离开了安全屋,才导致了后面事件的发生,但是谁能想到这其中就有龙门的手笔。

“如果不是龙门的背叛,瞿博士夫妻一旦带着研究成果回到国内,将改变太阳能能源的应用局面,我国在国际上的地位也会发生巨大的改变。”说到这里,谭果不由攥紧了手,清澈如水的目光里此刻写满了对龙门的愤恨和仇视!

秦豫看着愤恨不甘的谭果,他很少能在谭果身上看到如此激烈的情绪,此时秦豫再一次明白了谭果的身份,她是谭家人,在她的心目中个人的利益得失都无关紧要,可是事关到国家大事之后,谭果就无法冷静。

“龙门太神秘了,目前能查到的消息并不多。”谭果快速的站起身来,拿起茶几上的手机,“我要把这件事和大哥说一遍,龙门敢背叛,这件事没完!”

秦豫看着开始打电话的谭果,他已经知道无法改变谭果,那么只有帮着谭果,龙门?秦豫危险的眯着眼,即使龙虎豹也能查到的消息也不多,不过这其中有一个关键——袁荷。

只要找到袁荷,只要将她策反过来,那么就可以从袁荷身上打听到龙门的实际情况,想到秦煌和龙门的关系,秦豫眼神显得更为冰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