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袁家谋算/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236章

“袁叔叔。”当看到袁傟博士下车时,神色一直冷漠的瞿荷脸上终于有了表情变化,激动的快步迎了过去,“袁叔叔,你没事吧?”

袁傟温和一笑,慈爱的目光看着如同自己女儿一般的瞿荷,这辈子他没有结婚,无儿无女,所有的精力都放到了太阳能的研究上,在袁傟心里瞿荷就是他的女儿,是他目前唯一在乎的后辈。

“我没事,谭小姐将我保护的很好。”拍了拍瞿荷的手,袁傟致谢的看了一眼谭果,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同样站在门口的方团山。

乍一看,方团山和普通人没什么不同,皮肤略显得黝黑,人看起来有些的木讷沉默,但是仔细一看就会发现方团山的眼睛很是锐利,他的身体站的笔直,如同一杆长枪,都显示着他曾经是一个训练有素的军人。

想到方团山的身份,再想到瞿博士夫妻的死因,袁傟叹息一声,只能说造化弄人,他已经老了,小荷却还年轻,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一想到她和方团山的关系,袁傟真的很是无奈。

“外面太阳大,袁博士,我们先进去。”谭果笑着说了一声,这会虽然已经是八月末了,可是秋老虎也晒人的很。

瞿荷挽着袁傟的胳膊走进门,经过方团山身边时,瞿荷神色再次归为了冷漠,就好像方团山这个人根本不存在一般。

方团山黝黑的脸上快速的闪过一抹沉痛之色,不过随后目光又恢复了坚定,跟着走进了屋子,如同一道影子一把,即使被瞿荷忽视了,但是他一直尽职的跟在瞿荷身旁。

客厅里,几人喝过茶,简单的寒暄之后,这才说到了正事上。

“袁博士,瞿小姐,这是我让人拟定出来的合约,你们先看一下。”等众人坐定之后,谭果将事先准备好的合约拿了出来,“如果有什么额外要求,你们都可以提出来。”

虽然新能源集团已经濒临破产了,但是袁傟所在的实验室还是非常有价值的,谭果打算以龙虎豹的名义将实验室的股份完全拿下来。

要不是因为实验室也是在M国注册的,有一些繁杂的手续要办理,否则谭果早就带着瞿荷和袁博士回华国了。

至于实验室里的其他人,谭果这边也派人去询问了,大多数人都愿意回国,而且也表明了态度,只要袁傟博士在哪里工作,他们这批人就跟着去哪里。

袁傟这一辈子都在醉心研究,对钱财这些身外物根本不关心,大致的翻看了一眼合约之后,“我的股份无偿的交给国家,实验室里的那些人都跟着我回国,至于小荷这边就按照合约上的条件办。”

虽然因为R5型太阳能板的负面影响导致了袁傟博士他们的名声也跟着下降,但是实验室里的这些核心研究人员都是人才,袁傟打算带着他们回国华国继续做研究。

“不用了,我的股份也交给国家。”瞿荷看向谭果平静的开口,将合约放回到了茶几上。

她这一生活着的唯一目的就是给父母报仇,在成功陷害了方团山之后,瞿荷心里头二十年的这个结就消散了。

尤其在了解到父母死亡的真相之后,瞿荷心底的仇恨彻底的没有了,她知道当年华国也是无可奈何,如果父母落入到了M国手里头,等待他们的后果更加可怕。

如果瞿博士夫妻屈服了,将研究成果交给了M国,那么他们就成了叛国贼,成了华国的罪人,所以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瞿博士夫妻选择了死亡。

瞿荷如今想起来依旧会感觉到心头沉甸甸的痛,但是她却可以理解父母当年的选择,实验室的这些股份,她并不想要,就当是偿还谭果之前救下自己的恩情。

“袁博士,你和瞿小姐还是按照合约价格出售实验室吧,毕竟帝京如今物价高,房价也高,更何况这个价格已经极低了。”笑着劝说着,谭果开的价不算高,其实也不低,这也是对瞿博士夫妻当年牺牲做的弥补。

袁博士和瞿荷回国之后,肯定要在帝京定居,有了这些钱他们的生活就有了保障,而且按照市场行情,虽然实验室被波及到,但是实际价值也不小,这个价格很公道。

“再者瞿小姐你回到帝京之后,也可以买个店铺开一家花店,既打发了时间也算是一份工作。”

瞿荷犹豫了一下,想了想之后就点头同意了,她的确有这样的打算,开个花店,照顾袁叔叔,这就是瞿荷以后的道路。

想到这里,瞿荷下意识的瞄了一眼一旁沉默的方团山,眼神复杂着,瞬间又收回了目光,自己和他早就注定是陌路人,想那么多做什么,失去的再也回不去了。

袁傟博士也跟着签了名,顺着瞿荷的目光看向方团山,当年的事情,方团山只是命令的执行者,更何况他也知道瞿荷和方团山也已经结婚多年,想到这里,袁傟也打算劝劝瞿荷,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

!分隔线!

市区五星级酒店套房。

袁宝国咔嚓一声关了电视,表情越来越凝重,“怎么会这样?R5型太阳能研究竟然是失败品!这可怎么办那!”

之前袁宝国去了一趟袁傟那里,可惜没有谈拢,就丢下名片,只可惜还没有等到袁傟的电话,R5型太阳能板是失败研究的新闻已经被媒体炒的沸沸扬扬。

“爸,武家那边怎么说?”袁衾面色也很是难看,原本以为袁家会攀上武家跟着水涨船高,谁知道出了这样的变故。

叹息一声,袁宝国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恨恨的开口:“武家翻脸无情了,新闻一曝光出来之后,武家就认为袁傟徒有虚名,之前开出的条件全部作废!”

原本武家开出了优厚的条件,之前之所以给了袁宝国那么多的好处,不就是为了R5型太阳能板的研究,为了袁傟博士在太阳能界的专业学识。

谁知道这项研究是失败的,所以武家将之前答应给袁家的百分之五的股份直接取消了,只同意如果袁家能让袁傟博士到武家的公司去工作,最多给一千万的好处费,股份是甭指望了。

袁宝国气的够呛,到手的鸭子就这么飞了,任谁都不高兴,而且一千万在商界算个屁啊,那些富二代们随便一辆豪车都上千万了。

看着唉声叹气的袁宝国,袁楠楠气恼的嚷了起来,“既然武家出尔反尔,我们就不和武家合作了,我们袁家自己开能源公司,反正新能源不是要破产了吗?爸,你爸公司买下来,大伯也是研究的专家,这样一来我们赚的更多。”

“对啊,老公,楠楠说的很对呢,与其靠着武家,我们不如靠自己。”一旁袁夫人柔声开口劝解着,袁楠楠这话不过是气话,因为武家反悔才生气的说出这番话来。

可是袁夫人却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来M国之前,她就想着过这个问题,但是要重开一家公司代价太大,袁家资金根本不够,所以贵妇也没有开口。

可是现在不同了,新能源集团即将破产,这样一来,袁家就可以用最低的价格将公司买下来,再有袁傟这些研究员在,绝对是稳赚不赔。

袁衾眼睛也是一亮,靠别人施舍不过是喝点肉汤而已,如果自家开公司,那就是大块吃肉了,想到这里袁衾也跟着劝说,“爸,我看这计划可行,我们何必依靠着武家呢,我们有钱有技术,还爬赚不到钱?”

袁家四口人这么一琢磨,得,还真是这个理!

“那行,我现在就去找袁傟。”袁宝国第一下话之后,就急匆匆的就赶去了袁傟的公寓。

一个小时之后,重新回到酒店套房,看着满脸期待的老婆孩子,袁宝国气喘喘的坐了下下来。

“老公,你喝水,找到大哥了吗?他之前不愿意,那是因为武家是外人,我们可都是姓袁是一家人呢。”袁夫人体贴的将水杯递了过来,着急的看向袁宝国。

“别提了,袁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灌下一杯凉水之后,袁宝国气恼的开口。

他兴冲冲的赶过去了,谁知道却是人去楼空,花了一百块找隔壁的人一打听,原来袁傟在自己找过去的第二天就不见了,应该是连夜搬走了。

听到这话,袁家几人表情都变得难看起来,都说知识就是财富,袁傟就是袁家四口想要暴富的关键所在,现在袁傟失踪了,之前所有的打算都泡汤了。

“爸,你在商界不也是认识很多人吗?你找人打听打听,大伯难道还能飞了不成。”袁楠楠娇滴滴的开口,板着小脸,看得出她对袁傟这个大伯很是不满意。

“我回来的时候在车上就找了关系打听了,可惜找不到。”袁宝国心虚的回了一句,他在华国还算有点朋友有点路子。

但是到了M国来,那就是一头蒙,什么关系都找不到,好不容易从国内走了关系,拜托了一个朋友,然后联系到了对方在M国合作过的一个生意伙伴,袁宝国将电话打过去之后,对方就敷衍了几句就挂断电话了,所以袁宝国根本没有门路去找袁傟的下落。

“老公,不如我们假装要答应武家的合作,就说大哥不见了,让武家帮忙找一下。”袁夫人眼睛一转的开口。

愁眉不展的袁宝国一拍大腿,兴奋的站起身来,“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你们等着,我现在就联系武家。”

比起袁家,武家人脉关系就广多了,武家人还是很看重袁傟博士包括整个实验室的研究人员,所以接到袁宝国的电话之后,武家在拜托了在M国的关系找到了龙门。

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龙门这边就有了消息回来,袁傟目前在秦豫这边,地址也给了武家。

武家没有丝毫怀疑的袁宝国,直接将秦豫别墅的地址给了他,完全没想到袁宝国竟然有野心想要单独开能源公司。

得到袁傟目前所在的地址之后,袁宝国一家四口也按捺不住了,兴冲冲的离开酒店,让保镖开车直奔秦豫别墅而来。

而此时,客厅里谭果正在和袁傟博士说回国建造实验室的相关事宜,外面忽然传来了叫喊声。

徐教官眉头一皱快步的走了出去,却见大门口处,雷大鹏阻挡了几个要闯进来的人。

“原来是你?”一看到雷大鹏这熟悉的面孔,被挡在院子门口的袁宝国眉头一皱,不祥的感觉涌上心头,难道被人捷足先登了?

“你们来干什么?”雷大鹏冷眼看着来者不善的袁宝国一家,之前调查了袁傟博士的资料,雷大鹏感觉整个袁家除了袁傟博士这个另类之外,就没有一个好东西,他们这是怎么找上门来的?

袁宝国戒备的看着雷大鹏,之前在袁傟的公寓碰到谭果和雷大鹏,袁宝国也没有多想,只当他们是旧识,但是现在袁宝国存了心要挖走袁傟的心思,越看雷大鹏越是怀疑。

“傻大个,你快让开,我们来找我家大伯,和你有屁关系啊!”袁楠楠依旧是趾高气昂的态度,不过好在这里是富人别墅区,环境优雅了很多,袁楠楠这才有心思开口,否则像是之前的平民区,她连一分钟都不想多待。

“袁博士没时间见外人,你们走吧。”雷大鹏自然知道他们想要干什么,但是现在实验室这边的股份都归他们家夫人了,包括实验室里的人员也马上要和他们家夫人签署合约了,这些挖墙脚的有多远就滚多远。

一看雷大鹏态度很是恶劣,一旁袁夫人拉了拉袁宝国的胳膊,笑着走上前来,“这位小哥,麻烦你告知一声我大哥,就说我们来看他了,昨天接到电话爸妈这几天身体不好,就想见大哥一面,我们找了一夜,才拜托关系找到这里,还请小哥你通融一下。”

一般人面对端庄雍容的袁夫人,绝对不好意思再板着脸,可是雷大鹏不是一般人,此时依旧如同山一般挡在门口。

“不行,袁博士谁都不见,你们走吧,再不走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这边雷大鹏话音刚落下,暗中迅速的走出四个黑色劲装的大汉,正是龙虎豹的精英,在发生了魏耀晖带人要强行攻破别墅的事件之后,别墅四周的安保森严了许多。

一看到雷大鹏这边的阵势,袁夫人也吓了跳,怒火从眼中一闪而过,不过也知道自己不是这些彪形大汉的对手,只好强忍着怒火退到了袁宝国身边。

“再不走你们就都不用走了,这里可是M国,失踪几个人简单了。”雷大鹏阴森森的笑着,露出一口白牙,凶神恶煞的表情像是真的要将袁家四口人给抓起来一般。

“我们先回去再说。”袁宝国也吓得够呛,能住在别墅区,而且还有这么多保镖,这别墅的主人绝对不是一般人,钱是好,可别在异国他乡丢了性命。

袁家几人不甘心的看了一眼防守森严的别墅,刚打算上车回酒店想办法,袁楠楠的大小姐脾气却上来了,她忽然转身向着院门冲了过去,尖利着声音怒骂起来,“袁傟,你这个狼心狗肺的缩头乌龟!枉费我们来M国找你,你竟然躲起来不见我们,你的良心让狗吃了吗?”

客厅里,谭果原本不打算出去的,雷大鹏如果连这点小事都处理不好,他也不用在龙虎豹混了,谁知道袁楠楠竟然这样大喊起来。

听到声音的袁傟眉头一皱的站起身来,“我还是出去看看吧。”这里毕竟是谭果的住所,让袁家人在门口大喊大叫的实在太失礼了。

“袁叔,我陪你一起过去。”瞿荷也连忙跟了过去,她一起身,方团山自然也跟着起身。

身为主人的谭果也只好陪着一起出去,总不能让客人出去处理这事,再说袁家一家四口谭果也见过一次,说实话,以袁博士的沉默寡言,他还真处理不好这事。

袁宝国被袁楠楠的尖叫怒骂声吓了一跳,唯恐激怒了雷大鹏这些狠人,好在雷大鹏他们还没有出手,袁宝国就看到走出来的袁傟,悬着的心也随之放了下来。

“楠楠,你怎么说话的?虽然你急着想要见到大伯,也不能口不择言那!”袁宝国状似斥责了两句,示意一旁的袁夫人将袁楠楠拉到一旁,自己则是满脸笑容的迎了过去。

“大哥,你这几天去哪里了?之前爸妈身体不适,都想见你一面,我去了你的公寓,谁知道你已经搬走了,这几天我拜托了不少人才打听到你在这里。”估计是忌惮雷大鹏这些人,袁宝国也不敢放狠话了,只好打起了亲情牌。

袁傟眉头皱了皱,冷淡的看着笑容满脸的袁宝国,两人虽然说是兄弟,但是从小到大,袁宝国这个弟弟就是家里的宝贝,而袁傟则是袁家的祸害。

若仅仅是因为待遇不同,袁傟也不会对袁宝国这个弟弟态度如此冷淡,毕竟不待见袁傟的是当初的爷爷奶奶,是袁傟的父亲,是老一辈。

可是从小就知道袁傟不是自己妈亲生的,而且爷爷奶奶和父亲都不喜欢这个同父异母的大哥,袁宝国从小到大没少欺负袁傟,别看袁宝国没什么经商能力,可是他鬼心思不少。

小时候袁傟不受家里头待见,袁宝国更是见到一次就打他一次,每一次都冲着袁傟身体痛的地方打,从不会在他脸上留下伤痕,然后自己把自己的胖脸捏红了,随后大哭着找袁家爷爷奶奶告状。

结果可想而知,袁宝国被各种惯着哄着,至于袁傟则被两个老一辈罚跪在地上,更是让佣人拿着鸡毛掸子抽打袁傟,谁让袁傟打伤了他们两老的宝贝金孙。

后来随着年纪的增长,袁傟基本都躲在楼上的阁楼上看书,避免和袁宝国接触,但是却依旧逃不过袁宝国的欺辱,他的饭菜基本都是冷的,要不就是有沙子或者土,汤里不是没有盐,就是齁的无法入口。

而袁傟最喜欢的书也经常被袁宝国耀武扬威的拿走,然后丢到池塘里,大冬天的,袁傟的被子经常是湿漉漉的滴水,要不就是三十六七度的高温,阁楼的空调和电风扇都是坏了。

就这样一直持续到了初中,袁宝国感觉欺负袁傟一点意思都没有,而且外面的花花世界更加精彩,袁宝国这才结束了长达十年对袁傟的欺辱,可是和那些富二代们一起吃喝玩乐找女人。

而当年,袁傟被袁家骗回来,差一点和陈家长女结婚,也是袁宝国出面骗的袁傟,后来袁傟逃婚躲到了中科院的实验室里,袁宝国气恼之下,才会让袁家人对付袁傟的女朋友,最后害得对方失足落水死亡。

所以此时,看着满脸笑容、热情洋溢的袁宝国,袁傟是半点不会心软,幼年的欺凌和侮辱虽然没有在袁傟心里头留下多少阴影,但是他也没有善良到会原谅袁宝国。

“你走吧,我之前就说过了,我和袁家一点关系都没有。”袁傟冷淡的开口,从回忆里收回思绪,“至于他们,是死是活也和我没有关系。”

“大哥,你怎么这么冷血呢?爸妈都已经后悔了,后悔当初冷落了你,他们现在都已经七十多岁了,也没有几年可活了,大哥,你就回去看看他们吧,就算我妈是后妈,可是爸可是你的亲生父亲,大哥!”袁宝国一脸悲切的开口,目光沉痛的看着神色冷淡的袁傟,好似他多么冷血无情一般。

“你们不用说了,袁叔不会和你们走的。”看着不愿意再多言的袁傟,瞿荷走上前来,冷冷的看着袁家四口人,“而且袁叔所有的财产都归我所有,至于这个实验室我们也已经卖给了谭小姐,所以你们不用惺惺作态了,一切都是白费心机!”

“小荷。”袁傟无奈的看了一眼维护自己的瞿荷,这个丫头从小到大性子就温柔,此时为了保护自己却将所有的麻烦事都拉到自己身上。

袁宝国一家四口的确有些傻眼了,他们没有想到谭果这边的速度这么快,竟然已经将实验室买走了。

“大哥,你是不是被他们给骗了?”袁宝国此时也顾不得害怕了,焦急的抓住袁傟的胳膊,忿恨的看了一眼谭果,“他们是不是看你好骗,所以诱骗你签了合约,大哥,你如果差钱你和我说,我给你钱,你把实验室拿回来!”

“是啊,大伯,这个实验室可不能便宜了外人。”袁衾也着急了,这个实验室只要拿到手了,袁家的能源公司就能发展起来,到时候就是大笔大笔的钱,自己的身价也会跟着水涨船高,到时候谁还敢瞧不起自己。

袁夫人也有些的不安了,此时也急着开口:“大哥,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大家都是袁家人,大哥你的实验室虽然因为R5型太阳能板受到了不少负面影响,但是有了我们袁家的帮忙,大哥你一定能重新挽回名声的,你可千万不能将实验室贱卖了。”

“你这个贱人,你竟然敢抢我们袁家的实验室!”袁楠楠绝对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此时愤怒的瞪着谭果,“我告诉你,我们袁家在帝京可不是好欺负的,你不要死的话,快点将合约作废,否则不要怪我们对你不客气!”

对着谭果放完狠话之后,袁楠楠更是不屑的看着站在袁傟身边的瞿荷,打量的目光里写满了鄙夷之色,“还有你这个下贱的东西,袁傟都可以当你父亲了,你为了钱竟然不要脸的爬床,我呸,真是下贱的东西!”

“至于,哼,我叫你一声大伯那是看得起你,你还蹬鼻子上脸了?”袁楠楠的炮火再次对准了袁傟,高昂着下巴,一脸的得意之色,“一个有娘生没娘养的东西,你的遗产不留给袁家人,却给了这么不要脸的下贱货色,我看你真的是老糊涂了,难怪爷爷奶奶都说你就是我们袁家的灾星是祸害……”

啪的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瞿荷一巴掌打断了袁楠楠出口成脏的话,气的浑身直发抖,“你给我滚!”

“啊!你竟然敢打我!你这个贱人还敢打我,我要杀了你!”袁楠楠一手捂着脸颊尖叫着,随后如同泼妇一般向着瞿荷扑了过去,“我要打死你这个贱人,我要让这些保镖轮了你,让你犯贱!”

可惜袁楠楠人是扑过来了,但是却没有碰到瞿荷一根毫毛,一旁方团山动作迅速的挡在了瞿荷前面,一巴掌将满口污言秽语的袁楠楠给推了出去。

估计是太生气,方团山力度也没有控制,袁楠楠惊恐的叫了一声,扑通一下一屁股墩子跌坐在地上,痛的她脸都扭曲了,再没有了刚刚张牙舞爪的凶悍模样。

“你们敢打我女儿!”袁夫人也怒了起来,表情凶狠的瞪着瞿荷,可是却被方团山那锐利的眼神给吓住了,原本要爆出来的脏话也憋回了喉咙里。

谭果无语的看着撒泼的袁家几人,冷冷一笑,对着一旁雷大鹏开口:“他们再敢多说一句话,就一枪崩了他们!省的耳根不清净。”

听着谭果这话,袁衾不由怒了起来,刚想要开口,一旁雷大鹏脚步一个上前,右手的手枪对准了袁衾的太阳穴。

“我们家夫人下了命令,谁再敢唧唧歪歪的就送他上西天!”雷大鹏此时毫不掩饰周身的杀气,常年游走在死亡线上的血腥之气让袁衾的脸刷的一下就白了,嘴唇哆嗦的,却是连一个字都不敢再说。

“给你们一分钟的时间,现在上车离开大家都好,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雷大鹏冷冷的丢下威胁的话,随后抬起手腕开始计时,“59……58……”

这一下袁家四口人也不敢放肆了,双腿发抖的挪回到了车上,随着保镖发动汽车离开别墅区之后,袁家四口人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手一摸,额头上都是被吓出来的冷汗。

“老公,那些人只怕不是普通的商人。”袁夫人此时才算是冷静下来了,他们在华国也会碰到一起世家子弟,但是谁也没有谭果这么嚣张,袁夫人甚至感觉刚刚如果自己不走的话,她就真的没有命回来了。

袁宝国别看是个大老爷们,其实也就是在家里横,有点鬼心思,比较会钻营,但是胆子比起女人还要小,此时袁宝国吞了吞口水,双手摁在不停颤抖的膝盖上。

足足过了五分钟,袁宝国这才能正常说话,不过额头上还都是被吓出来的冷汗,脸色也是苍白的不见一点血色,“实验室的事情都放弃吧,我们马上就订机票回国,留在M国太不安全了。”

心高气傲的袁衾和大小姐脾气的袁楠楠此时也忙不迭的点头,他们以前仗着袁家的背景耀武扬威惯了,但从没有碰到过真正的狠角色,此刻两人无比后悔为什么要来M国,早知道还不如留在帝京。

目送着袁家的车子远去,谭果一耸肩膀笑着调侃了一句,“估计有了这一次的教训之后,他们不会再来缠着袁博士您呢。”

“这样也好,一劳永逸了。”袁傟笑着回了一句,丝毫不认为谭果的手段太过于凶残,他知道袁家人无利不起早的性子,尤其是他那个继母,可是比袁宝国段数高多了。

袁傟之前也担心回到华国之后会不安生,但是看到谭果的行事手段之后,袁傟倒是彻底放下心来了,相信袁家人再也不敢上门了,而且也不敢如同当年那样,为了拿捏自己报复自己,就对小荷下黑手。

想到这里,袁傟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一旁的方团山,“小荷,你和方先生跟我进来,我有话和你们说。”

刚刚方团山没有丝毫犹豫的站出来保护瞿荷,这让袁傟也生出撮合两人的念头,当年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小荷还年轻,自己死后,她总不能孤孤单单的一个人生活。

而且袁傟也发现了,虽然之前小荷陷害了方团山,可是他从始至终都没有一句抱怨的话,依旧如同最忠诚的战士一般守护着瞿荷,这让袁傟很放心将瞿荷交给他。

“不了,袁叔,我之前还有行李没有收拾好,我和谭小姐一起去收拾行李。”或许是猜到袁傟要说什么,瞿荷连忙说了一句,随后拜托的看了一眼身旁的谭果。

“是啊,袁叔,我和瞿姐出去一趟,要不和你方大哥先回屋子里聊聊。”谭果笑着回了一句,算是圆了瞿荷刚刚编造出来的谎话。

一旁方团山失望的看着转身就要离开的瞿荷,张了张嘴,终究没有说出什么挽留的话,目送着她和谭果上车之后,方团山这才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快步的追上进屋的袁傟,“袁叔。”

“小方,你坐吧。”袁傟拍了拍方团山的肩膀,这个看似木讷的男人是真的很爱笑荷,这让袁傟的表情也慈爱下来,“你和小荷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其实这些年我真的不知道小荷是在报复你。”

当初瞿荷回到华国,并没有说出方团山的事,只说她想回到父母的家乡去看看,再后来,每一次方团山出任务的时候,瞿荷都会偷偷回到M国来探望袁傟,只说自己在华国找了工作,她很喜欢华国。

袁傟也没有强求什么,甚至感觉瞿荷留在国内工作也好,毕竟在M国还是很歧视华国人的,再后来瞿荷说自己谈恋爱了,袁傟也无比高兴,甚至让瞿荷将她的男朋友带来M国让自己看看。

所以从始至终,袁傟都不知道瞿荷和方团山从接触到相恋到最后相爱,都是为了报复他,如今真相都已经明了,方团山没有丝毫怒气,袁傟也放心了。

“袁叔,我知道小荷心里头的苦,我不会怪她的。”方团山诚挚的开口,在知道瞿荷报复自己的原因之后,方团山真的恨不起来,他只是更加心疼瞿荷,心疼她这么多年来痛苦压抑的生活。

方团山性子憨实,袁傟从事了这么多年的研究,也是个心思单纯的人,所以这两人倒是越说越投机,不时的说起瞿荷的事情,气氛显得很是融洽。

而另一边,汽车里,谭果开着车,副驾驶位置上的瞿荷目光飘忽的看向车窗外,说整理行李不过是一个借口而已,她只是不愿意去面对方团山。

“瞿姐,如果你不知道如何选择,不如将一切都交给时间。”谭果平静的回了一句,瞿荷压抑了那么多年的仇恨,虽然如今真相大白了,但是短时间之内,她也不可能接受方团山。

瞿荷回过神来,看着劝慰自己的谭果苦涩一笑,“我和他回不去了!”

或许以前还有一丝的可能性,但是一想到自己之前被魏耀晖威胁,甚至和他发生了关系,瞿荷不由痛苦的闭上眼,她知道一切都回不去了,就算她能坦然的面对方团山,可是瞿荷却过不了自己心里头的那一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