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必死原因/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239章

医院。

方团山代替瞿荷去了医院,毕竟如果真的发生危险,方团山也能成功应对,好在一路上并没有出什么事。

“方先生。”于磊派的人守在了门口,事先接到了通知,所以并没有拦着方团山。

透过病房门上的方形玻璃,方团山能清楚的看到姚奶奶正躺在床上,鼻孔里插着氧气,好在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外伤,“医生怎么说?”

“吸入了一氧化碳导致的昏迷,虽然量不是很大,不过老人家体质差,不过人没有生命危险,半个小时医生过来查房了,今天应该就能醒。”一旁的保镖将医生的检查结果告知了于磊。

也幸亏火灾是从厨房里开始的,凶手又没有使用助燃剂,再加上姚奶奶是趴着昏厥在地上,卧房的门又是关闭的,谭果来的也及时,所以才有这不幸中的大幸,否则姚奶奶绝对救不回来了。

想到瞿荷来之前那担心的模样,方团山推开病房的门走了进去,打算拍一张照片给瞿荷看,姚奶奶虽然还在昏迷着,不过面色还算不错,只要人清醒过来了应该就没事了。

可是就在方团山拍了照片之后,病床上原本昏迷的姚奶奶突然发出一声惊恐的喊叫声,双手在空气里不停的抓着,整个人都处于疯癫的状态,表情也转为了痛苦和狰狞。

守在门口的保镖倏地一下就冲了进来,戒备的看了一眼方团山,随后一把将床头的按钮按下去了,“怎么回事?”

“不清楚,突然变成这样的。”一看姚奶奶表情痛苦的要去抓点滴软管,方团山快速的倾下身按住了姚奶奶乱动的手。

“有魔鬼!都是魔鬼!”姚奶奶睁开了眼,因为两边胳膊被方团山禁锢住了,人更加疯狂的挣扎起来,满是皱纹的脸在巨大的惊恐里扭曲起来。

医生和护士来的很快,可惜姚奶奶此刻的力气却大的惊人,目光笔直的看着空气,似乎那里站着无比可怕的魔鬼一般,尖利的声音更是无比的刺耳,“魔鬼来索命了!啊!不要抓我!”

医生迅速的给姚奶奶注射了镇定剂,可惜即使加大了药剂,姚奶奶依旧尖利着嗓音疯狂的吼叫着,双手向着医生和护士抓了过去,谁也无法想象这个八十岁的老太太的干瘪身躯里竟然能爆发出如此惊人的力量。

好在几分钟之后,药效终于起作用了,疯狂挣扎的姚奶奶终于失去了力气,慢慢的倒回了床上,可是在闭上眼的那一瞬间,依旧对着空气歇斯底里的吼叫着:“魔鬼。”

被赶到病房外的方团山和保镖对望一眼,眉头都不由自主的紧蹙起来,他们耳力都超过普通人,所以即使隔着关闭的病房门,两人依旧亲戚的听到了姚奶奶的的嘶吼声。

那一声一声的魔鬼,那因为惊恐而扭曲的表情,都让两人明白姚奶奶身上只怕真的藏有什么秘密,否则一个八十岁的老太太不会发出那么可怕的喊叫声。

谭果接到保镖打过来的电话时,她正在推测姚奶奶到底知道什么秘密,会让秦家来杀人灭口,就算姚奶奶曾经当过秦豫母亲的保姆,照顾过她,这也很正常,有必要对一个八十岁的老太太下杀手吗?

“你是说姚奶奶像是疯癫了一样?”谭果倏地一下坐直了身体,表情也严肃起来,“你把详细的情况说一遍,任何细节都不要错过。”

能被谭宸选出来保护谭果的人,看起来普通,却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此刻保镖直接将刚刚偷拍下的视频传给了谭果。

医生和护士来了之后,保镖就将手机视频功能打开了,然后将手机放到了角落里,所以姚奶奶疯癫的那一幕被完完全全的拍了下来。

看着视频,谭果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姚奶奶那惊恐的表情,那凄厉的惨叫声,都让谭果感觉到不解,难道说秦豫母亲身上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姚奶奶是知情者,所以她才会陷入到这样的惊恐里?

“我母亲是病死的,虽然有秦家人下的黑手。”秦豫沉声的开口,母亲的事已经无法激起秦豫内心的波澜,只是秦豫早晚会找秦家报仇给被病死的母亲讨回公道。

谭果之前在南川的时候,曾经和姚青见过一面,当时她就说到过秦豫母亲的死因,的确是秦家人下的手,在秦豫母亲吃的药里动了手脚。

谭果关掉了视频,习惯的伸手要握住秦豫的手,却忘记自己手背也被火苗给燎伤了,此时一动,破了皮的手背蹭到了秦豫的掌心,谭果痛的嗷了一嗓子。

“你就不能小心一点吗?”因为想到母亲而失神的秦豫猛地拉回思绪,一把摁住谭果的胳膊不准她乱动,省的一会又碰到其他地方。

“这烫伤真TM的痛。”飚了一句粗口,谭果苦着脸瞅着自己的手背。

原本白馒头一般一捏都能捏到一把手的手背,此时表皮已经被烫掉了,硬币大一块烫伤,红红的,似乎能看到里面的嫩肉,碰一下就是钻心的疼。

秦豫宁可这伤都在自己身上,此时心疼的看着喊痛的谭果,暴躁的板着老脸,“再忍几天就好些了,这几天不要瞎动。”

一般经过专业训练的人,别说一点烫伤了,就算是子弹伤或者深可见骨的刀伤都习以为常,可谭果虽然身手精湛,五官也强于普通的练家子,但是同样的,她对痛觉的敏感度也远远高于常人,所以一点烫伤都能将谭果折腾的哎呦连天的。

“我那不是想要安慰你一下么。”谭果嘀咕着,即使秦豫面上表现的不在乎,可是毕竟牵扯到他的母亲,秦豫肯定会有些的难受,哪里记得自己还是伤残人士。

听着谭果软软的话,秦豫感觉心都融化了,深邃的凤眸温柔的看着气鼓鼓着脸颊的谭果,情不自禁的低头在谭果的额头上落下一吻,“对我来说没有谁比你更重要。”

秦豫母亲去世时,秦豫刚三岁,三岁的孩子都话都说不全,他对母亲没有一点的记忆,之后就跟着秦老爷子回到华国生活,对于母亲,秦豫只有一个称呼上的概念,但是秦家既然敢动手害死了他的母亲,这个仇秦豫一定会找秦家讨要回来。

谭果亲密的靠在秦豫的肩膀上,把惨不忍睹的胳膊放在腿上晾着,“我感觉到有一点奇怪,你和秦家已经撕破脸了,就算你从姚奶奶那里知道一点内幕什么又怎么样?反正你们都是不死不休的仇敌了。”

这才是谭果真正疑惑的地方,就算从姚奶奶那里知道秦豫母亲是被秦家害死的,姚奶奶也就是人证,但是事情已经过了二十多年了,以秦老爷子滴水不漏的行事风格,他绝对不会留下任何证据让秦豫来状告秦家谋杀。

而且案子是在M国发生的,按照M国的法律,就算是有姚奶奶这个人证还有其他谋杀的物证,但是已经过了案子的二十年了,已经过了追诉期限了。

秦豫此时也凝眉思索着,谭果的推断很正确,双方是不死不休的仇敌,再多一桩谋杀案也不过是多增加一些仇恨而已,秦家完全没有理由对姚奶奶杀人灭口,除非秦家还有其他的目的。

一旁谭果黑润的大眼睛猛地瞪大了,脑海里的亮光一闪而过,“我知道了……啊……”

一拍胳膊的后果就是谭果痛的惨叫起来,恨不能将自己犯贱的右手给剁掉,为什么自己会有一激动就喜欢拿右手拍左胳膊的习惯。

“你不知道自己受伤了吗?”秦豫怒吼起来,目光里喷着火,差一点都要被谭果给气死了,原本左边胳膊上的烫伤在擦了药之后,伤口四周已经不是水乎乎的了,可是谭果这么激动的一拍。

两个大伤口都直接流血了,看着谭果痛得红了眼,秦豫是又气又恨,偏偏也不舍得多骂谭果一句,只好打开茶几上的药箱,动作无比轻柔的给谭果重新上药。

“秦豫。”看着低着头,硬朗着峻脸,眼神无比专注而认真的秦豫,谭果突然垮了脸,“我晚上睡觉怎么办?”

对于一个睡觉不老实,喜欢在大床上左右翻滚的谭果而言,她可以想象今晚上自己的惨状,估计睡不到一个小时就会因为压到烫伤的胳膊而痛醒。

如果只是一边胳膊受伤了,谭果还可以侧着睡,但是两边胳膊都被火焰烫伤了,谭果只要一个翻身,绝对能痛的惨叫起来。

“我晚上会看着你。”秦豫沉声回了一句,轻轻的将药膏涂抹在烫伤部位,可是即使他动作再轻,一碰到伤口,谭果依旧会痛的抖一下。

“别,你自己都要靠安眠药入睡了,你再熬夜不睡来加重病情吗?”谭果想也不想的就否定了,瞅了一眼自己两边的胳膊,“实在不行你拿医用绑缚带将我左右胳膊从手腕处绑起来,好在手腕都没有受伤。”

秦豫冷眼看了一眼谭果,“睡不睡是我的事!”

别说一夜不睡,就算是几天几夜不睡,秦豫也会坚持下来,实在不行他可以白天补个眠,谭果这胳膊再继续这样伤下去,没一个月伤口都甭指望结疤。

估计是秦豫的表情太过于吓人,谭果努努嘴保持沉默,可是眼中却是绽放出来的浅浅笑意,这种被秦豫呵护的感觉真的很暖心。

“秦豫,我想到秦家为什么会动手了。”谭果一本正经的开口,得意洋洋的卖着关子,“你求我啊,求我我就告诉你。”

秦豫小心翼翼的给谭果重新上了药,将药膏和药棉都收了起来,薄凉的眼神看着得瑟的谭果,声音冷淡的没有任何起伏,“求你。”

谭果挫败的拿白眼瞪着不配合的秦豫,一点成就感都没有了!

“真相只有一个!”谭果嘿嘿一笑,小心翼翼的抬起烫伤的爪子指着自己,“秦家绝对是利用这事来陷害我,你看着吧,我估计M国警察都要上门了。”

秦豫冷眼看着还得瑟的谭果,这丫头难道就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吗?M国绝对想要报复谭果,姚老太太这事一出,谭果就背负了谋杀的罪名,至少是嫌疑犯。

再加上M国的故意针对,谭果就不可能离开M国,到时候M国栽赃陷害一下,嫌疑罪名就成了杀人罪了,秦豫想想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但是看着谭果这浑然不在意的模样,秦豫叹息一声,“你有外交豁免权?”

“秦豫,你这么聪明干什么?”谭果垮着小脸,找了这么一个精明的男人,以后的生活绝对是一点惊喜都没有了!

谭果歪着头,斜着眼瞅着秦豫,坏坏一笑,“秦豫,是不是我放个P,你都知道我午餐吃的是什么?”

秦豫冷眼看着口无遮拦的谭果,直接站起身来,“我去做饭。”

“干嘛不回答啊?”看着离开的秦豫,谭果哈哈大笑的站起身来,“都是老夫老妻了,有什么好害羞的,反正该看见的、不该见的地方也都见过了。”

刚跨进门的雷大鹏目瞪口呆的向着厨房走去的两人,恨不能戳聋自己的耳朵!听到这话,雷大鹏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想起那一天晚上卧房里不可言说的那一幕……

秦豫脚步一顿,后背僵硬住了,唯一一次和谭果OOXX没尽兴不说,谭果还就感觉到痛,甚至一度用无比怀疑的目光瞅着自己,这个丫头竟然还去找H小说看。

秦豫脑海里自动弹跳出了当初谭果一边看H小说还一边喃喃低语的情景……

“不对啊,明明小说里描述的都那么美好,欲仙欲死的,为什么和实际情况不符呢?”谭果看着手机里的小说描述,一本正经的摸索着下巴思考着,“难道是秦豫的技术太差?”

“一定是这样的!否则女主角怎么会有飞上云端的幸福感,甚至还被做的呜呜哭起来,各种老公老公的求饶。”谭果越看越感觉是秦豫技术不行,否则自己怎么就只有痛感。

想到这里,谭果将手机一关,直接拨了个电话给顾均澈,“小澈,有没有岛国的H网站,发个地址过来,我要无码高清的。”

电话另一头的顾均澈直接傻眼了,哪有姑娘家会这么直接!而且谭果明明谈恋爱了,为什么还要看这种小电影?

估计从小到大被谭果奴役惯了,所以在她的余威之下,顾均澈不得不发了个连接给谭果,这让谭果不由大笑起来,“小澈,没有想到你这么宅的男人竟然也会看小电影!秦豫就是好男人,他肯定不会看!”

“为什么?”顾均澈诧异的回了一句,大家都是男人,顾均澈就不相信秦豫会不看。

“哈哈,你别管,行了,我挂电话了。”谭果嘿嘿一笑的挂断了顾均澈的电话,“秦豫如果看小电影,技术就不会那么差了!”

站在卧房门口,秦豫无语的看着背对着房门口拿着手机大笑的谭果,英俊的脸庞上阴云密布,他一定会让谭果知道自己的技术很行!第一次不过是意外,意外而已!

什么阳痿早泄和自己绝对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估计之前看H小说看得太入迷,谭果完全没有发现卧房的门已经被开了一条缝,而秦豫就站在门口。

谭果这会依旧得瑟的将小电影打开了,“既然秦豫有洁癖不愿意看小电影,那就让我来学习吧,省的孩子都没有生出来,自己都被秦豫做的痛死了!”

“哎呀,看不出岛国男人不单单脸长的很俊,身材也不错啊。”电影画面刚开始,就是色色的图片,男人光裸着上半身,对着镜头秀着模特一般的好身材,谭果眼睛都睁大了几分。

要说好身材,不管是谭家男人,还是柳叶胡同这批发小,绝对是都是宽肩窄臀大长腿的好身材,可惜谭果看习惯了,所以半点感觉都没有,这就是左手摸右手一般。

但是此刻看着电影里的美男秀身材,谭果啧啧两声,“自己果真是好兔子,不吃窝边草,看不出AV男身材好,技术也好啊。”

可惜还不等谭果感慨完,手机突然被横生出来的大手给抢走了,然后刷刷几下小电影也好,H小说也好都被秦豫给删除了。

谭果慢慢的转过身回头看着脸黑的可以刮下一层锅灰的秦豫,“我就是学习一下技术,专家所夫妻生活不和谐,绝对会影响家庭的幸福指数。”

“我技术好得很,我们现在就可以试一试!”从牙缝里挤出话来,对秦豫这种洁癖男而言,他都不会看小电影,更别说让谭果去看,一想到谭果会偷偷的看其他男人光裸的身体甚至小弟弟……

一听到秦豫这话,谭果表情瞬间转为了惊恐之色,那天晚上简直是痛不欲生啊!虽然前戏很多,但是过程太痛苦,这让谭果忍不住的瑟缩了一下身体,结果秦豫的老脸更黑了。

从回忆里收回思绪,秦豫此时转身,当目光看到大门口的罪魁祸首雷大鹏时,秦豫目光里迸发出危险的光芒,他和谭果的第一次如此不和谐,甚至让谭果长生了心理阴影,到现在都不愿意再OOXX了,这一切都是雷大鹏这个二货造成的!

更别提昨晚上如果不是这个二货,谭果就不会独自去火场救人,胳膊也不会被烫伤!新仇旧恨之下,秦豫越过谭果一步一步向着门口的雷大鹏走了过去。

看着来者不善的秦豫,雷大鹏双腿一软,一手扶住门框这才站稳了身体,他还以为没事了,自己安全了,原来不是不报,而是时候未到!

先生的眼神好可怕!雷大鹏绷紧了身体,甚至想自己此时转身逃走会如何?但是一想到秦豫那可怕的手段,雷大鹏认命的站在原地,求助的目光哀怨的看着不远处幸灾乐祸的谭果,夫人未免也狠了!做人的良心呢!

“你说你想怎么死?”秦豫阴森森的开口,谭果胳膊被烫伤了,秦豫恨不能这伤落在自己身上,这会看到罪魁祸首了,秦豫已经在脑海里让雷大鹏尝试了各种死法。

“先生,我道歉还不行吗?”雷大鹏真的要哭了,夫人没良心也就罢了,谁让自己误会了夫人。

可是先生怎么能这么狠心啊!自己对先生的忠心天地可表、日月可见!实在不行自己都可以将心窝子掏出来,让先生瞅瞅,绝对写满了忠诚两个字。

“你说道歉行不行?”秦豫火大的吼了起来,见过蠢的,他就没有见过这么蠢的!“谭果要杀我,直接下毒药不就行了,你见过谁谋杀先下安眠药,然后再拿刀子出来多此一举的,雷大鹏,你天天吃天天喝,这些都长成了猪脑子吗?”

被吼的雷大鹏无辜至极的看着发飙的秦豫,惊恐万分的吞了吞口水,结巴的给自己喊冤,“我以为夫人……夫人对你有感情,舍不得直接……下手,所以拿安眠药药晕了,再动刀子先生你就……感觉不到痛苦了。”

“还真有几分道理啊。”谭果笑着插过话来,“下了安眠药,秦豫你就算死也是在睡梦里幸福的死去,感觉不到死亡的痛苦啊。”

一听这话,雷大鹏猛点头,“是啊,我也是这样想的。”

“猪也是这样想的!”秦豫冷嗤一声,看着又耷拉着脑袋蔫了吧唧的雷大鹏,阴冷一笑,“你判断谭果要害我,那就是说你认为谭果不爱我?”

雷大鹏心里头咯噔了一下,目瞪口呆的看着质问自己的秦豫,他就算再二也明白,此时自己要是敢点头,先生一定会抽死自己!

所以雷大鹏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不,夫人一定很爱先生!长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

可惜雷大鹏马屁却拍到马腿上了,秦豫俊脸上的笑容显得更加阴森而可怕,“那你就没有长眼睛了?否则你怎么会认为谭果要杀我,还敢动手!雷大鹏,你倒是勇气可嘉啊!”

“我眼瞎,我是单身狗……”雷大鹏被训的都快哭了,自己又没有谈过恋爱,也没有媳妇,他怎么知道爱一个人就不会去杀对方。

想当初瞿荷还和方团山同床共枕十来年了,最后还不是差一点害死方团山!先生和夫人才认识大半年呢,谁知道夫人是不是和瞿荷一样包藏祸心!不过这话雷大鹏只敢烂在肚子里,说出来一定会被先生打死的。

估计是看雷大鹏实在太可怜了,谭果笑着喊了一句,“秦豫,我肚子饿了。”

秦豫眼刀子狠狠的剐了一眼雷大鹏,这才转身向着谭果走了过去,不过薄凉的声音却冷冷的传了过来,“雷大鹏,从今天开始,一日三餐你就准吃喝一碗粥!”

傻眼站在门口的雷大鹏几乎以为自己幻听了,先生就这样饶过自己了?没有砍了自己,也没有剁了自己?

喝粥?对于逃过一劫的雷大鹏而言,别说喝粥了,就算是不准吃饭只准喝水,雷大鹏也愿意啊!

可惜当秦豫的惩罚持续了一个星期之后,雷大鹏只要是看到肉,眼睛就冒绿光,大晚上的趴在窗户口看着楼下巡逻的人,流着口水,在雷大鹏眼里看到的不是龙虎豹的兄弟,而是可以吃的肉!

!分隔线!

虽然谭果派了人去医院保护姚奶奶,但可惜的是在第二天晚上姚奶奶还是在医院去世了,死因不明,可是医生官方的检查结果却是死于火灾造成的肺部衰竭。

知道这个消息后,瞿荷决定延迟回华国的时间,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死亡的,姚奶奶人已经走了,身为晚辈瞿荷想要将姚奶奶的后事安排好。

“于队,这事你不用自责,这里毕竟是在M国,他们要动手弄死一个人,凭着我们这几个人根本防不胜防。”谭果低声开口。

其实从秦家对姚奶奶放火灭口的时候,谭果就知道自己保不住姚奶奶,到现在M国的警方都没有来找自己,不过是因为姚奶奶没有死,自己的罪名不好定,现在人死了,他们差不多也该行动了。

“小姐,你的安全?”于磊也明白这个道理,他虽然派了四个手下过去了,但是M国这边只要派人装作医生或者护士进入病房,随便在药水上动点手脚,于磊这边都没有办法发现。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等着吧,他们估计快动手了。”谭果不在意的一耸肩膀,等瞿姐安排好姚奶奶的后事之后,也就可以回华国了,所以M国的人差不多就在这两天会动手。

瞿荷一开始是无法接受姚奶奶死亡的噩耗,不过在方团山的开导之后,瞿荷也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因为不管如何,为了陷害谭果,姚奶奶都会成为一个死人,她不死,谭果身上的罪名不会太重,而且姚奶奶就是人证,完全可以证明谭果的清白。

等谭果离开M国回到华国之后,M国再想对谭果动手报复谭果就困难多了,所以姚奶奶必须得死。

用了半天的时间确认好墓地之后,第二天一大早,瞿荷一行人就直奔墓园而去,之前墓地的事情还是芮罡出面帮的忙,所以今天芮罡也一同驱车过来了。

八月末的气温依旧很高,不过今天却是个阴天,安静的墓园里,当看到棺材缓缓的放下去之后,瞿荷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扑在袁傟博士的身上痛苦的哭了起来。

虽然接受了这个事实,但是之前人还好好活着,现在人已经离开人世了,瞿荷终究是个普通人,心里头的痛苦再也压抑不住。

谭果怀着几分内疚之心看着棺木渐渐被泥土掩盖上……

就在这时,谭果回头看了一眼,却见不远处停了一辆豪车,随着车门的打开,从里面走下来两个人,手里头拿着鲜花,看起来就像是来祭拜过世的姚奶奶一样。

秦煌和南英杰都穿着黑色西装,戴着墨镜,拒绝了保镖的陪同,两人抓着花束径自的走了过来。

“瞿小姐,节哀顺变。”秦煌诚挚的开口,将鲜花放到了墓碑前,“以前我也受姚奶奶照顾过,没有想到她老人家现在就去世了。”

瞿荷当年虽然是被龙门收养的,但是一直是姚奶奶照顾她,后来是魏耀晖和她接触联系,所以瞿荷并不认识秦煌,此时诧异的看着献花的秦煌和南英杰。

“可惜啊,原本老太太还能多活几年的,只可惜和不该认识的人认识了,这才意外惨死了!”南英杰阴森一笑,挑衅的看着一旁的谭果,一想到R5型太能能板的真相白曝光出来之后,自己在罗斯查尔财团的地位一降再降,南英杰就恨不能宰了谭果和秦豫泄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