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一起回国/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R5型太阳能板研究真相的曝光,再加上魏耀晖的死亡,瞿博士夫妻生前居住的这个私人苗圃就等于荒废下来了,毕竟之前为了要挟芮罡大使,梅莎被设计死在了这里,所以秦豫载着谭果赶过来时,苗圃外还拉着黄色的警戒线。

不等秦豫将车子停下来,谭果已经快速的打开车门下了车,顾不得胳膊上的伤口,小跑的速度下,谭果抬脚蹬上围墙的同时,身体一个翻越,右手借力按在围墙顶上,清瘦的身体轻巧的跃入到了院子里,胳膊上烫伤的伤口也痛的谭果嘶了一声。

秦豫老脸刷的一下就黑了,谭果速度太快,秦豫这边还没下车,谭果竟然已经跳进了院子,一想到谭果那胳膊,秦豫浑身冒着寒气,同样动作迅速而敏捷的跳进了院子里。

谭果站在木屋前,视线扫过这一大块的空地,根据照片上的显示原本门口的这里是摆放着很多盆栽的,可是后来估计没有人精心打理,这些盆栽都死掉了。

花盆就算会被丢掉,但是瞿博士夫妻生前至少种植了三四十盆的盆栽,如果都连土丢掉,肯定会太重,谭果目光一转,视线停留在靠着围墙这边生长茂盛的玫瑰花丛。

所以最大的可能是将花盆里的土都倒进院子里,然后将空的花盆或是堆在一起或是丢掉,想到这里,谭果快速的向着枝叶茂密的玫瑰花丛走了过去。

“你干什么?”秦豫眼疾手快的一把拦住了谭果,黑眸里都快喷出火来了。

秦豫从来不知道就谭果这懒散又慢吞的性子,她竟然还有这么急躁的时候!尤其是看着谭果的手已经伸到了玫瑰花丛旁边,若不是秦豫这一次动作快,估计谭果的胳膊就直接伸进去了,一想到玫瑰花茎干上的尖刺,秦豫恨不能撬开她的脑袋,她不怕痛了吗?

看着距离花刺不到一厘米的右手,谭果抬头对上秦豫那凶神恶煞的表情,心虚的一笑,“那什么,我不是看玫瑰花开的正漂亮吗?俗话说鲜花配美人,我就是想掐一朵花送给你。”

“谭果,你当我和雷大鹏那二货一样蠢吗?”秦豫没好气的开口,看着谭果那心虚的表情,气也气不起来,秦豫只好认输,“你到底要找什么,你来说我来找。”

其实谭果对自虐真的没什么兴趣,此刻一看秦豫要帮忙,谭果脸上顿时浮现出笑容来,“就是找一种黑色的小圆石,很有光泽度,比鹌鹑蛋估计还要小一点。”

秦豫根本不明白谭果找石头做什么,不过此时正色的叮嘱谭果,“你往后面退,石头我来找。”

谭果无比乖巧的后退了好几步,一旁秦豫认命的脱下西装裹在手臂上,然后将茂盛的玫瑰花拨开,可是石头都在土里,秦豫不得不一点一点的仔细搜找起来。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因为秦豫和谭果是突然离开别墅的,留在家里的雷大鹏和徐教官根本不知道两人去了哪里,关键是他们手机也没有带,雷大鹏几人只好留在别墅里继续等,错过了飞机就明天回去吧,反正M国现在绝对不敢对谭果下黑手了,早一天回去或者迟一天回去都无所谓了。

而此时已经夕阳西下,不单单秦豫在花丛里继续寻找,暗中跟出来保护谭果的于磊四人也如同苦力一般蹲在满是花刺的玫瑰花丛里不停的寻找着谭果需要的小圆石。

掘地三尺!

终于,在六个小时之后,饿着肚子,脸上、脖子上还有手臂都被玫瑰花刺给划的血糊糊的情况下,于磊终于找到了一颗符合谭果描述的小圆石。

此时于磊这个大老爷们双手捧着一颗小小的黑色圆石,活脱脱就像是捧着易碎的珍宝一般,不容易啊,在这两百多平米的玫瑰花丛里摩挲了几个小时,终于找到了。

于磊的三个手下目光笔直的盯着于磊手中的石头,钻进带刺的花丛里找东西的那滋味,真他妈的酸爽!不是脖子被花刺划拉一下,就是脸颊被划破了,好在他们都是暗中保护谭小姐的,所以即使顶着一张被“抓花”了的脸也无所谓了,反正躲在暗中也没有人会瞧见。

可是看到秦豫那峻冷的脸庞上左边五道长长的血痕,还两两相交!右边更惨足足有七道血痕,其中一道还延伸到脖子处。

更别提秦豫的胳膊和手背了,一道一道鲜红的血痕,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秦豫被谭果“家暴”这怎么看都像是指甲的抓痕。

“你给我慢一点!”一看谭果那激动扑过来的动作,秦豫厉声一喝,“你的胳膊不想要了吗?”

“放心,我悠着呢。”谭果顾不得其它了,快速的回了一句之后,兴奋的一把抓起了于磊手里头的黑色圆石,“就是这个!”

于磊和秦豫几个大老爷们对望一眼,他们忙碌了一下午,被玫瑰花刺给抓的惨不忍睹,可是他们实在看不出这颗小圆石有什么用?

看谭果这激动又兴奋的模样,不知道的还认为她捧着是自己的娃,那眼睛都快要冒绿光了。

谭果嘿嘿一笑,大手一挥的开口:“把这里还原一下,我们回去吧。”

刚松了一口气的几个大老爷们表情倏地僵硬住了,还原回去?他们还要被虐一遍吗?但是想到这个黑色圆石的重要性,也知道谭果不想让人知道。

这个苗圃占地极广,除了一百多平米的木屋之外,屋前屋后的玫瑰花足足种植了两百多平米,更别说屋子后边的空地都是栽种的绿色植物,谁知道那里有没有黑圆石。

所以秦豫和于磊一行人又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将原本乱糟糟的玫瑰花丛又恢复到了原状,众人这才驱车回了别墅。

而此刻,早已经过了饭点,雷大鹏伸长脖子向着门口瞅着,之前被秦豫罚了只准喝粥,雷大鹏感觉嘴巴都淡出鸟来了,偏偏他又畏惧秦豫的威严不敢偷吃,所以此时看着桌子上丰盛的菜肴,雷大鹏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先生难道和夫人私奔去了?”雷大鹏嘀咕的开口,摸了摸饿憋的肚子,原本以为这个惩罚是最轻的,自己是走大运逃过一劫了。

可是此刻雷大鹏宁可被秦豫狠揍一顿,虽然被打的时候痛,但是痛过后就没事了,绝对好过现在天天喝粥,看着餐桌上的肉流口水。

徐教官白眼看着快流口水的雷大鹏,“有种你就偷吃,没种就不要唧唧歪歪,影响大家食欲!”

雷大鹏脖子一梗,“老子有种的很,现在我就去吃给你看!”

可惜雷大鹏刚站起身来,打算雄赳赳气昂昂的去偷吃,结果院子里传来了汽车刹车声,雷大鹏转身一看就见谭果和秦豫回来了。

不过因为院子太黑,雷大鹏倒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还屁颠屁颠的迎接过去了,“先生,你和夫人回来了,饭菜已经放在餐桌上了,回来就可以吃……”

雷大鹏的声音卡在了喉咙里,当看到秦豫脸上那斑驳的血痕时,雷大鹏整个人都不好了,惊恐万分的看向跟在秦豫身后进门的谭果。

“我早就饿了。”谭果眯眼一笑,对着雷大鹏晃了晃自己白嫩的小手,五指微微弯曲做出抓人的姿势。

雷大鹏吓了点一跳,目光再次转向秦豫惨不忍睹的峻脸,声音都哆嗦了,“先生你……被夫人……家暴了?”脸都被抓花了。

“闭嘴!”秦豫没好气的一瞪眼,越过雷大鹏径自向楼上走了去,钻了一天的玫瑰花丛,秦豫感觉遍身都难受,直接去楼上洗澡了。

此刻不单单是雷大鹏,连一旁的徐教官也震惊的看着谭果,怎么看他们家先生那脸都是被抓花的,而且还不止一条血痕,这个世界上除了谭果,估计没有人敢在秦豫的脸上动手。

“我说不是我抓的,你们相信吗?”谭果无辜的耸了耸肩。

雷大鹏和徐教官同时摇头,除了谭果,谁有这个狗胆抓花他们家先生的脸。

“这还真不是我抓的。”谭果笑着走到了餐桌边,拿起筷子大快朵颐起来,一边含混不清的开口:“我和秦豫约会的时候,刚好看到路边有人家的玫瑰花开的正艳,秦豫要给我去偷花,谁知道主人家里养了五条狗,然后你们就懂得……”

雷大鹏目瞪口呆的接过话,“先生给五条狗追到玫瑰花丛里去了?”

谭果用力的点了点头,“就是这样的,所以那时玫瑰花刺划出来的。”

所以先生是去偷花了,然后被狗追了,然手摔到玫瑰花丛里了,然后脸就毁容了?雷大鹏想了想这画面,好吧,虽然感觉不大可能,但是先生一遇到谭果脑子就不做主了,说不定也能干出这种事来。

等秦豫洗好澡下楼时,他依旧穿着白色的衬衫黑色西装,短发上还滴落着没有擦干的水珠,随着秦豫的下楼,发梢的水滴啪嗒一下滴落下来,顺着秦豫的脖子流进了衬衫领口下面。

瞬间将白衬衫给湿透了,隐约的可以看见那饱满而结实的胸肌,再加上衬衫扣子至少来有三粒没有扣上,那落拓又不羁的男色,绝对能让任何一个女人流口水。

可是当谭果的目光从秦豫修长伟岸的身躯转移到他的脸上时,那交错斑驳的血痕,让谭果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什么冷酷俊朗,什么威严冷血,此时统统没有了,秦豫顶着一张花脸,实在是太逗了。

雷大鹏也忍不住的大笑起来,先生活像是被猫爪子给抓了,关键是先生还板着一张严肃又峻冷的表情,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

“很好笑?”秦豫声音听起来异常的温和,悦耳动听的男低音好似情人的呢喃。

谭果反应迅速的摇摇头,秦豫这眼神太危险了,这绝对是暴怒前的节奏。

一旁雷大鹏估计笑傻了,此刻傻了吧唧的点了点头,还不怕死的开口调侃,“先生,你没有照镜子吗?”

笑着笑着雷大鹏感觉到背后一凉,呆愣愣的抬起头,对上秦豫那凶狠的眼神,雷大鹏心里头咯噔了一下,不作就不会死!

“先生,不打扰你和夫人用餐了。”快速的站起身来,雷大鹏说完之后拔腿就跑,好似屁股后面有小鬼在追赶一般,速度太快,穿着拖鞋的大脚趾吧唧一下撞到了桌腿,钻心般的疼痛席卷而来,雷大鹏强忍着痛坐到了沙发上,低头一看,得,大脚趾的指甲都被撞的流血了。

“我们吃饭。”谭果低头闷笑着,她此刻根本不敢抬头,否则一看到秦豫那张脸,谭果就忍不住要爆笑。

!分隔线!

第二天秦豫和谭果一行人搭乘飞机离开M国,收到消息的南英杰直接砸了手里头的茶杯,越想越是不甘心,“煌少,我们难道就这样放过秦豫和谭果?”

“谭果的身份暂时还没有查不出。”秦煌平静的开口,虽然之前在墓地丢了大脸,但是秦煌却早已经从愤怒的情绪里走了出来,他掌控情绪而不会让情绪掌控自己。

相比之下,南英杰的自制力却差了很多,此时表情狰狞着,恶狠狠的开口:“实在不行,我们就买凶杀人,谭果和秦豫不就是仗着龙虎豹的势力,一般人不敢和他们硬碰硬吗?国际上有许多不怕死的佣兵和杀手,只要我们出得起价格,不怕弄不死这两人。”

秦煌慢条斯理的喝着茶,云淡风轻的目光瞥了一眼暴躁的南英杰,“你认为一般人能近的了他们的身?”

就算能找到狙击手,即使杀了秦豫或者谭果,秦煌也忌惮龙虎豹的疯狂报复,更别提秦豫身后还有一股可怕的势力。

直到此时,秦煌都无法确定谭果能拿到M国的外交豁免权,到底是因为秦豫的关系还是谭果本身的关系,因为查不到什么线索,扑朔迷离之下,秦煌绝对不会轻易出手,他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杀!

南英杰想到谭果和秦豫那可怕的身手,嚣张的气焰也熄灭了,是啊,就算弄死了谭果和秦豫,如果他们的手下反过来用同样的手段报复自己,那就太可怕了,南英杰再嚣张他也怕死。

当然,南英杰更害怕的是自己即使找了杀手或者雇佣兵,就怕这些人还没有成功就被秦豫察觉到了,到时候秦豫的报复势必会更加的疯狂而可怕,南英杰还真不敢和秦豫硬碰硬。

“M国这边这一次吃了这么大一个亏,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谭果和秦豫的老底子一定会被查出来的。”秦煌淡笑一声,握着茶杯的手却猛地收紧,现在自己选择退让避其锋芒,不过是因为不清楚秦豫和谭果真正的势力。

一旦调查清楚了,知己知彼后就是秦豫和谭果的死期!秦煌黑眸深处涌现出一股浓烈的杀机,从没有人敢让他这样一而再的受挫,强烈的自尊让秦煌铁了心的要除掉谭果和秦豫,否则总有一天他们会除掉自己,这是秦煌的预感,而他一直很相信自己的直觉。

而秦煌推断的果真不错,M国的确在调查谭果和秦豫,不仅仅是因为石安全博士的事情,也因为这一次石油大亨上百亿的投资也被搅黄了,更重要的是之前M国向华国输送间谍的事。

最早开始,这些间谍都是被拐卖的华国婴儿,然后通过赵家的线路贩卖到国外的,在严密的监控和培训之下,失败的婴儿就会被抹杀,成功的则会被当成间谍送回到华国。

在赵家父子三人空难遇害之后,赵家的风帆海运公司就是谭果和秦豫接手的,而且谭果还成功的和韩子方搭上了线,取得了他的信任,将贩卖婴儿这一条线路继续经营下去。

可一旦谭果是华国的特情人员,那等于韩子方暴露了,甚至连之前M国送到华国的那些间谍都暴露了,尤其是这些谍报人员这些年并没有取得什么机要的情报,M国情报部门内部早就有了两种意见。

一种认为华国人的消息一贯机密,这些情报人员查不到重要的情报实属正常,一种则认为这些情报人员说不定早就暴露了,要不然这些人为什么一点成果都没有。

如今谭果的身份成谜,M国连夜召开了会议,都在围绕谭果的事情在讨论,如果谭果只是单纯的一个杀手,石安全博士的事情是她和华国的金钱交易,那么韩子方这条线或者还是安全的。

可是如果谭果身份不简单,M国必须要废掉韩子方这边所有的情报人员,前前后后的人数高达上千,这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而此时,谭果正坐在飞机上,完全不知道M国这边因为她的身份已经乱成一锅粥了,不过就算知道谭果也不会在意,该来的总要来的,如果能证实黑圆石的猜测,那么即使自己暴露了身份也是值得的。

但是此刻,谭果相信M国绝对查不到自己的身份,所以他们还不敢冒险废掉所有潜伏的棋子,所以势必会来试探自己,谭果目前唯一要考虑的就是如何再取信韩子方。

“怎么回事?凭什么他们抢了我们头等舱的机票,我们难道没有钱吗?”距离飞机起飞还有十分钟,坐在头等舱的谭果就听到熟悉的尖叫声响起,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还真是冤家路窄啊。

空姐正快速的解释着什么,可是袁楠楠却一把推开空姐直接冲到了头等舱这边,“我倒要看看什么大人物敢抢了我的座位!”

越想袁楠楠越是生气,这一趟M国之行简直就是一场灾难,R5型太阳能板研究失败了不说,关键是袁傟那个老不死的竟然不愿意回到袁家给袁家赚钱。

尤其是想到之前在谭果的别墅那边,被那些保镖用枪口对着,袁楠楠事后想起来就暴跳如雷,在帝京,她可是袁家大小姐,在学校里更是呼风唤雨、说一不二,可是到了M国却被几个贱人处处打压。

好不容易回华国了,袁楠楠感觉M国的霉运终于要远离自己了,谁知道原本的头等舱座位竟然被人给抢走了,一想到接下来的十几个小时的航程里,她都要跟那些穷鬼坐一起,袁楠楠肺都气炸了。

“是你!”什么叫做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袁楠楠此时终于明白了,头等舱的座位并不多,但是此刻坐在这里的都是袁楠楠认识的。

谭果、秦豫、瞿荷、袁傟还有方团山、雷大鹏、徐教官等人,看到这一张张熟悉的面孔,袁楠楠尖声叫了起来,“你们给我滚下来,这是我们先订的座位,你们凭什么抢我们的座位。”

“你说什么?”雷大鹏猛地站起身来,他块头不小,此刻凶神恶煞着一张脸,碗口大的拳头挑衅的挥了挥,冷眼看着叫嚣的袁楠楠,“你再说一句试试?”

“楠楠,算了,我们回去吧。”袁太太来的及时,一把抓住了袁楠楠,戒备的看了一眼谭果等人,脸上端起贵妇般的温雅笑容,“对不起几位,楠楠年纪小,不懂事,吵到几位休息了,我马上将楠楠带走。”

道歉之后,袁太太一把抓着袁楠楠的胳膊强行将她拖出了头等舱,只是刚刚还笑容和煦的脸上却是歹毒之色一闪而过,在M国他们有枪可以耍狠,但是到了华国,她倒要看看这些人还怎么嚣张!

不过是一群上不了台面的黑社会而已,哼,还真以为自己无敌了,既然他们也回帝京,就不要怪自己不客气了。

袁楠楠虽然还是板着脸,看起来非常不高兴,但是她再骄纵也害怕雷大鹏的铁拳头,毕竟当对方不在乎袁家的身份和地位之后,袁楠楠也就是个普通的小姑娘而已。

袁宝国脸色也格外的难看,之前在M国处处碰壁也就罢了,好不容易打道回府了,头等舱的座位竟然被人给抢了,对方势力大,袁宝国也只能认栽,只是嘴上依旧不干不净的抱怨着,“都是些狗眼看人低的货色,哼。”

袁太太表情嫌恶的坐了下来,看了一眼四周的贫民,强忍着不适对着袁宝国开口:“老公,我刚刚在头等舱看到大哥了。”

“对,就是那些不要脸的贱人抢了我们的座位,爸,等飞机抵挡帝京之后,你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们!”袁楠楠抢着开口,愤恨的绷着脸,在学校里,那些贱人谁敢不给自己面子,有的是人收拾他们。

“宝贝女儿,你放心吧,到了帝京就是我们的地盘。”袁宝国得瑟无比的开口,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在帝京,袁宝国就是地头蛇,而且还是一条有钱的地头蛇。

袁家老头和老太太在帝京还有几分薄面,袁宝国越想越是得意,那些人敢一而再的惹怒自己,在M国自己人单势孤拿他们没办法,哼,等到了帝京,看他们还怎么横!

“老公。”相对于袁宝国和袁楠楠、袁衾此时要报仇的凶悍表情,袁太太心思却是细腻多了,或者说歹毒多了,“老公,大哥拒绝了我们之前的邀请,但是却和那些人回国了,只怕是打算去他们的公司,之前我们是答应给武家当说客的,我看这事还是通知武家一声。”

袁宝国听到这话眼睛一亮,激动的一拍大腿,自己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武家是铁了心的想要让袁傟回他们的能源集团工作,但是现在被人截胡了,武家肯定会大怒。

在帝京,袁家算是一条地头蛇,那武家绝对是商界的一条青龙,和韩家牢牢掌控着帝京的经济命脉,这些人敢得罪武家,袁宝国笑的愈加阴森,“你们放心吧,我马上就通知武家,到时候就不需要我们动手了,武家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

袁楠楠和袁衾听到这里,也激动起来了,这就是借刀杀人!

袁太太更是亲昵的挽着袁宝国的胳膊,一脸崇拜的赞美,“老公,你真的太聪明了,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置身事外了,而且还卖了袁家一个好,到时候大哥知道怕了,老公你也方便出面保下大哥。”

袁宝国愈加的得意,趁着飞机还没有起飞,立刻发了信息给武家,将之前在M国的情况再次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

侧重强调不是自己不努力,而是因为袁傟一开始就对袁家有怨念,不愿意听自己这个弟弟的劝去武家工作,而且还有秦豫那一伙人在一旁挑唆,所以袁傟才铁了心的拒绝武家递过来的橄榄枝。

头等舱里,谭果看了一眼机舱外,扭头对着一旁的秦豫开口:“我敢保证我们下了飞机就不会太平。”

秦豫想到之前大吵大闹最后离开的袁家几人,薄唇勾起冷笑,帝京可是谭果的地盘,袁家那些人如果不怕死的敢找上门,到时候倒霉的绝对是他们。

“袁叔?”瞿荷有些担心的看向神色飘忽的袁傟,她之前从谭果那里已经知道了袁家的情况,知道华国就是袁傟博士的伤心地,自小在袁家备受欺凌,好不容易靠着上大学脱离袁家了,可是初恋情人却被袁家人逼迫到落水身亡。

瞿荷都不敢相信怎么有那么狠毒的人,袁叔虽然母亲早逝,可是他体内流的也是袁家的血液,袁家老太太是继母也就罢了,袁叔的父亲他们怎么能那么狠心对待这个亲生骨肉。

“我没事,放心吧。”袁傟博士笑着拍了拍瞿荷的手,自己已经老了,落叶归根,他归的不是袁家的根,而是华国的根,再者有瞿荷承欢膝下,袁傟博士感觉自己真的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他这辈子唯一对不起的就是小芹,是自己害死了她。

十多个小时的飞行之后,飞机准时抵挡了帝京机场,坐了这么长时间的飞机,感觉全身的骨头都僵硬了,所以众人都迫不及待的想要下飞机活动一下筋骨。

袁傟博士一直以为自己不在乎,可是真的走下飞机的那一刻,袁傟博士的眼角还是有点发红,二十多年了,他再次回到这片土地上了。

“你们两个送袁博士他们回去休息。”秦豫沉声向着徐教官和雷大鹏开口,知道袁傟博士要回国,谭果这边就将他们住的地方安排妥当了。

是一个临街的两层小楼,一楼的店面可以给瞿荷开花店用,二楼可以住家,一楼后面还有一个小院子和两间房,袁博士可以住楼上,也可以住院子里,反正他们三个人怎么分都能住得下。

“天那!那个男人好帅!”当看到人群里那道颀长的身影时,袁楠楠的眼睛都看直了,目光痴迷的看着长身玉立的俊美男人。

他上半身是米色的休闲衬衫,深咖啡长裤,双手随意的插在裤子口袋里,一双狭长的凤眸带着几分急切看向熙攘的人群。

最吸引袁楠楠的不仅仅是面前这个男人极其俊美的五官,那些所谓的小鲜肉绝对被比成渣了,关键是这个男人身上流露出来的那种优雅尊贵的气息,袁楠楠心砰砰的剧烈跳动着,她感觉自己恋爱了,对这个王子一般英俊的男人一见钟情。

想到这里,袁楠楠脸上快速的流露出微笑,随后拎着行李箱向着白马王子的方向走了过去,因为下飞机的人很多,此刻她已经想好了,一会装作脚崴了一下,然后倒向自己的白马王子!

谭亦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袁楠楠那痴迷的目光,他并没有多在意,目光依旧向着人群里寻找着,而暗中保护谭亦的人也察觉到了,不过还没有来得及行动,谭亦却不动神色的打了个手势,阻止他们现身。

眼瞅着就走到了,袁楠楠心都悬了起来,身体忽然一个侧倾,娇滴滴的喊了一声,“啊,我的脚!”

身体倒下去的那一瞬间,当看到白马王子脸上那突然流露出来的笑容,袁楠楠感觉心都要飞出胸膛了,王子对自己笑了,他也爱上自己了!

就在袁楠楠认为一切无比完美时,她预期的强劲有力的手臂并没有出现,当看到谭果出现时,谭亦脸上不由露出笑容,快步迎了过去。

谭亦这么一走,袁楠楠身体失衡砰的一声摔在了地上,整个人都有些摔蒙了!画面不应该是自己要摔倒了,王子迅速的扶住自己,然后搂着自己的腰,用小提琴般的低沉男音关切的询问自己是不是受伤了?

暗中保护谭亦的几个警卫员嘴角狠狠的抽了一下,从二少出现在机场出口这边开始,在半个小时之内,足足有八个女人向二少的方向摔了过来,不过袁楠楠绝对是这八人里年纪最小,表情也是最虚假的一个。

“二哥。”因为袁傟博士和瞿荷他们已经跟着雷大鹏他们离开了,谭果身边就一个秦豫,所以此时她眯眼一笑,兴奋的一把扑到谭亦的怀抱里,“二哥,我想死你了。”

“小心一点,你的手臂不要了吗?”谭亦假意斥了一句,心疼的看着谭果原本该白皙无暇的手臂,此刻却是红红的烫伤,“当时怎么就不等于磊他们过来。”

“二哥,人命关天那,我也没有想那么多,再说就是烫伤而已,没事的。”谭果腻在谭亦怀抱里撒娇着,插科打诨的转移话题,“二哥,我这一次有重要礼物送给你。”

谭亦宠溺无比的抱了抱谭果的肩膀,这才后退了两步,看了一眼一旁满脸醋意的秦豫,谭亦莞尔一笑,“你这脸是我家糖果抓出来的?我记得糖果在家的时候十分乖巧,怎么出去之后变得这么暴力了?”

谭亦这话听起来像是在责备糖果,可是话里话外的意思却在指责秦豫没有照顾好谭果,明明在家乖巧无比的谭果,为什么和秦豫在一起就变得暴力了,那肯定是秦豫招惹的。

“多少女孩在结婚之前都是家里的小公主,性子娇柔温和,可是结婚之后却变成了女汉子,都是被生活所迫啊,女人不强悍一点,估计在夫家都没法子立足。”谭亦笑眯眯的开口,摸了摸谭果的头,“小丫头,你可别变成母老虎了。”

被埋汰的秦豫认命的站在一旁挨训,不管如何,谭果胳膊上的烫伤都是因为自己的失误造成的。

“糖果之前打电话给我,让我找个心理医生给你检查一下,我这边已经安排好了,失眠也是个大问题,你别不当回事。”谭亦笑的愈加温和,俊美无俦的脸上满是关切的笑容,可是那表情怎么看都在嫌弃秦豫心理有病,否则他年纪轻轻的怎么会失眠?

“二哥,这不是我抓的,这都是玫瑰花刺给划出来的,你不相信一会去看看于磊他们,都一样,”谭果安慰的看了一眼秦豫,随后拉着谭亦的手晃了晃,“二哥,走吧,我们快回去,我就想回家吃妈烧的菜了。”

谭亦宠溺的看着故意转移话题给秦豫解围的谭果,“果真是女大不中留啊,二哥现在都要靠边站了。”

“谁说的,在我心里二哥最重要。”谭果想也不想的回答,声音清脆悦耳,甚至亲昵的抓着谭亦的手,将一旁秦豫都给无视了,不无视也不行那,二哥再这样埋汰下去,秦豫估计都没脸回谭家大宅了,为了秦豫着想,谭果扮巧卖乖的捧着自家二哥。

从地上狼狈爬起来的袁楠楠不敢相信看着她的白马王子竟然会站在那个贱人身边!一瞬间,袁楠楠的表情转为了愤怒,直接冲到了谭果和谭亦面前,“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水性杨花的下贱东西,大庭广众之下,你还要不要脸了?你就这么缺男人,这么喜欢勾引男人?”

谭果笑容不变,一旁谭亦和秦豫的表情倏地一变冷了,只是瞬间之后,秦豫的表情变得更加阴冷骇人,如同覆盖上了一层寒霜,而谭亦却依旧面带和煦优雅的微笑,但是熟悉谭亦的人都知道他此刻的笑容是多么的可怕而危险。

“我说你脑子有病吧?”谭果没好气的瞪着撒泼的袁楠楠,在柳叶胡同谭果就是小公主,比起袁楠楠在袁家可是受宠多了,而且在谭亦和秦豫身边,谭果早就没有了一贯的温和和理性,此刻也如同娇滴滴的小女孩,“我就喜欢左拥右抱,怎么着?不服气啊,谁让你长得丑!”

“滚!”秦豫冷冷的丢出一个字,若是以前,就凭秦豫的也峻朗的五官,估计袁楠楠也会犯花痴,但是秦豫脸上此刻都是玫瑰花划出来的血痕,再加上有谭亦在身边做对比,袁楠楠直接无视了秦豫的存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