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去研究所/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243章

谭家书房。

对于帝京的年轻一辈而言,能进入谭家书房那绝对是莫大的荣耀,而此刻,书房里气氛显得有些的紧绷,谭骥炎此刻正坐在办公桌后处理一份秘书刚刚送过来的紧急文件,需要他的批复。

谭宸依旧是一身笔挺的军装,刚毅的脸庞上流露出军人的铁血和肃穆,单纯从五官上来说谭宸绝对是缩小版的谭骥炎,面部线条冷硬,眼神锐利、不苟言笑,甚至可以说是沉默寡言。

谭亦则如同白狐狸一般慵懒的靠坐在沙发上,薄唇微微的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半眯着眼,出色的五官不同于谭骥炎和谭宸的冷硬,谭亦绝对称得上俊美,再加上这周身尊贵优雅的气息,百分百的诠释了世家贵公子的涵义。

相对于谭宸和谭亦的淡然,秦豫此时身体坐的笔直,双手平放在膝盖上,同样绷着脸,可是不同于谭宸的轻松,明显能感觉出秦豫的紧张,偏偏配以他那一张被玫瑰花刺给划出来的脸,这画面怎么看怎么的诡异。

周秘书跟了谭骥炎五年了,因为工作的关系也算是经常出入谭家,不同于其他一些领导喜欢重用年纪大、处事圆滑、性格老沉的秘书,谭骥炎却更喜欢提拔年轻人。

否则今年才三十八岁周秘书绝对没有资格从秘书处脱颖而出,成为谭骥炎的随行秘书,虽然他只是八个秘书中的一个,可是周秘书前途绝对是最光明远大的一个,单凭他有资格出入谭家就能看出来。

周秘书这是第一次看到秦豫,说实话,在书房里碰到谭家大少和二少时,周秘书都有些的吃惊,毕竟谭宸和谭亦如今工作忙起来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工作的忙碌程度丝毫不亚于谭骥炎这个谭家大家长。

谭宸在部队工作,核心的力量都归谭宸在管,所以谭骥炎大部分时间还都留在帝京,除非是去地方上巡查工作或者是国事访问,但是谭宸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至少有三百天是在部队里渡过的,很多军事上的改革都需要谭宸亲自把关。

至于谭亦这个谭家二少,在周秘书眼中就更为神秘了,到如今为止,虽然周秘书跟了谭骥炎足足有五年时间了,但是他甚至不知道谭亦究竟在哪个部门工作,很多重要的场合他都没有见过谭家二少。

可是处理一些机密文件的时候,或者偶尔听到谭骥炎和关曜、谭景御打电话的时候,姚秘书却知道不少重要事件都是由谭亦拍板决定的,这让姚秘书愈发的感觉谭亦的神秘莫测。

所以今天在书房看到谭宸和谭亦同时出现,姚秘书真的感觉很巧合,不是逢年过节的,谭家人都很少能聚在一起,不过最让姚秘书震惊的还是秦豫这个陌生人。

虽然四十岁不到,但身为谭骥炎的秘书,姚秘书别的能力不敢说,但是看人的本事绝对非同一般,从第一眼姚秘书就看出秦豫绝对不是世家子弟,因为他的身上没有世家子弟的那种气度。

秦豫像是一头孤狼,凶狠、疯狂、彪悍,随时都能亮出锋利的獠牙,这种血腥凶残的气息绝对是经历过无数次的凶险才能锻造出来,所以姚秘书确实有几分好奇秦豫的身份,能进入谭家书房的年轻人,那绝对非同小可。

不过一看到秦豫脸上那交错的血痕时,饶是姚秘书一贯冷静自若,泰山压顶都面不改色,可是进门的那一瞬间他还是失态了,秦豫就算是断胳膊少腿,姚秘书都不会多诧异。

关键是他的脸实在是惨不忍睹,怎么看都像是被家暴出来的,偏偏秦豫周身的气息太过于冷漠阴寒,姚秘书不认为有哪个女人敢在如同凶兽的男人脸上又抓又绕的。

拿起钢笔,谭骥炎在翻看完文件之后,迅速的在末尾签上自己的名字,将文件递给站在一旁的姚秘书,“明天十点开会。”

“是,我明白,我明天早上会通知相关部门。”姚秘书双手接过文件,快速的应了一句之后就开口告辞了。

姚秘书拿着文件退出书房,在关门的那一瞬间,他看到秦豫站起身来,无比恭敬的喊了一声谭叔,然后在谭骥炎那威严的脸庞上看到一丝笑意,姚秘书一怔,不过此时他已经关上了书房的门。

虽然不知道这个年轻人的身份,但是姚秘书明白能叫一声谭叔,那这个年轻人和谭家的关系一定很密切,或许是谭家旁系的小辈?不过真正让姚秘书对秦豫上心的还是谭骥炎那一瞬间放松的表情和眼中的笑意。

跟在谭骥炎身边五年多了,姚秘书几乎从没有在谭骥炎的脸上看到过笑容,所以此时姚秘书才敢肯定秦豫的身份非同一般。

书房里,谭骥炎看着秦豫那惨不忍睹的脸,饶是他也压不住眼中的笑意,“你和糖果去国外一趟闹得沸沸扬扬,最后就带一身伤回来?”

最开始秦豫和谭果只不过在墨西哥和南英杰来了一场豪赌,倒是让谭亦这边赚了不少,谭果所在的特调七局在史前的经营之下也赚了盆满钵满。

据说其他六局因为援助了资金给史前,最后还拿到了极其丰厚的利息,整个特调局一个月都是喜气洋洋的,堪比过年发了年底奖金,而且这一次人人拿到手的奖金数额绝对堪比过去十年的总和。

不患寡而患不均!特调局人人笑的合不拢嘴,其他几个情报部门顿时不乐意了,底下的人纷纷猜测,甚至连特调局七个领导凑钱去买了彩票,最后中了五千万大奖的传闻都闹出来了。

都是做情报工作的,所以特调局这边的苗头一出来,其他几个情报部门立刻派人去查,一查之后只能灰溜溜的躲在办公室里咬手帕,谁让他们事先没有得到情报,怎么趁机发一笔横财。

之后因为R5型太阳能板的事情,谭果和秦豫在M国虽然闹的不算大,不过他们将新能源集团和实验室都买了下来,也将袁傟博士带回了华国,甚至最后还坑了M国一把,将石油大亨上百亿的投资给拉到华国来了。

就因为这事,谭骥炎收到的消息据说M国高层都震怒了,M国的情报部更是铁了心的要将谭果的老底子都给查出来,只可惜谭家在华国经营多年,谭果的身份又是极其保密,如果真被M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查出来了,谭家也不配称为帝京第一世家了。

“是我没有照顾好谭果。”秦豫沉声开口,但是任谁都能听出他话里自责的味道,这并不是因为他面对的是谭果的父亲,是谭家的大家长,秦豫是真的在内疚,若不是他的疏忽,谭果的胳膊不会被烫伤。

谭骥炎审视的目光从秦豫的脸上掠过,他之所以从没有干涉谭果和秦豫的交往,其中有一点就是秦豫是真的将谭果放在心尖上,“事有轻重缓急,当时的情况我已经听小亦说过了,责任不在你。”

只可惜谭骥炎这个当父亲还算公平,但是一旁谭宸视线却依旧冰冷冷的落在秦豫身上,谭亦虽然也保持着似笑非笑的表情。

可是从机场开始他对秦豫就是各种挤兑,明显看得出谭家两兄弟对秦豫没有保护好谭果是非常有意见的,只可惜秦豫比他们更内疚更心疼,让谭宸和谭亦想揍秦豫一顿都找不到合适的理由。

谭骥炎眯着凤眸扫了一眼两个儿子,看来这两个臭小子是不打算放过秦豫了,不过谭骥炎倒不会干涉,男人的感情就是打出来的,秦豫冷心冷肺的,他对谭家的感情不过是基于谭果,所以谭骥炎倒希望秦豫能和谭宸、谭亦多交流,拉近关系,而不仅仅是因为谭果这个中间因素。

谭骥炎这边又说了十来分钟之后,就摆摆手让三个小辈出去了,他这里还有堆积如山的文件需要处理。

谭宸一打开门就看见一道身影迅速的溜走了,虽然只是一道残余的背影,可是在谭家大宅还能这样偷偷摸摸的躲在书房外面偷听,除了谭果绝对没有第二人选。

“小糖果这是担心我们对秦豫出手?”谭亦笑着调侃着,可是那危险的眼神却让人知道他这个当二哥的不乐意了,糖果胳膊肘子往外拐了,明显是担心秦豫的安全。

谭宸依旧绷着面瘫脸,认同的点了点头,一时之间,谭家两兄弟目光齐刷刷的看向身侧的秦豫,对于这个拐走他们妹子的男人,不管秦豫多优秀,在谭宸和谭亦眼里都是越看越不顺眼。

“听说你身手不错,我们练练?”谭宸低沉的声音响起,第一次秦豫来谭家,谭宸因为工作没有来得及赶回来,谭宸回来时,谭果已经带着秦豫坐上飞机溜走了,所以选日不如撞日,今晚上机会刚刚好。

“也对,小糖果都担心我们对秦豫怎么样,哥,如果我们不动动手,不是辜负了小糖果的猜测。”谭亦笑着搭上秦豫的肩膀,直接将人带去了后院。

一个小时之后。

明朗的夜空下,三个男人直接席地而坐,谭亦将手里头的罐装啤酒丢给了秦豫和谭宸,优雅一笑的灌了一口啤酒,“小豫身手的确不错。”

谭宸没有发表意见,不过手里头的啤酒罐却和秦豫的啤酒罐碰了一下,看得出谭宸也算是正式认可了秦豫这个妹夫。

秦豫也喝了一口啤酒,气息依旧有些的粗重,比起谭宸那可怕的身手和耐力,秦豫估计再练个十年八年的都不是谭宸的对手。

至于谭亦这个二哥,吃足苦头的秦豫总算是知道什么叫做笑面虎!那简直是背后捅刀子的小能手!打架不单单往身上软的地方招呼,还一个劲的往脸上招呼。

所以此刻秦豫出现在人前,十个有八个会认为秦豫被谭果家暴了,脸上出了斑驳交错的“抓痕”之外,还有淤青红肿,怎么看都像是个受虐的老公。

不过痛归痛,此刻秦豫心情的确很好,龙虎豹都是秦豫的手下,虽然对秦豫无比的忠诚也敬畏,但手下终究是手下,他们不会也不敢将秦豫当成朋友。

以前遇到的那些人,都是出于利益关系,秦豫生性冷傲又有些的孤僻,所以几乎没有多少真正的朋友,此刻和谭宸、谭亦倒是打出了真感情。

“三个傻子在外面喂蚊子!”黑暗里,谭果透过窗户看了一眼后院喝酒闲聊的三个男人,笑了笑关上窗户回房间补眠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餐桌上对于满脸青紫红肿的秦豫,谭骥炎只是淡淡的瞄了一眼,童瞳这个当妈的倒是错愕一愣,随即气恼的看向身旁的谭骥炎,“你说小宸不会动手的?”

秦豫第一次来谭家的时候,就被谭骥炎这个当爹的收拾了一顿,之后谭亦还笑称谭宸这个大哥不在家,否则秦豫绝对要在床上躺上几天。

这一次秦豫和谭果回来,谭宸提前三天就回来了,童瞳临睡前还问了谭骥炎,就担心谭宸会下手,谭骥炎倒是信誓旦旦的保证他的儿子他知道,谭宸光明磊落,不会对秦豫出手的。

结果秦豫的脸已经青青紫紫的惨不忍睹了,想到这里,童瞳总算是明白谭宸一大早就出门了,敢情是知道自己犯了错,所以提前溜走了。

“拳脚无眼也难免。”谭骥炎昧着良心说了一句,连他都有些不忍心看秦豫那青紫的脸,谭亦这个臭小子下手还真狠!关键他还让谭宸这个大哥背黑锅。

吃过早饭之后,谭果心疼的看了一眼秦豫已经变了形的俊脸,“你就留在家里吧,我陪袁博士走一趟,中午就回来。”

“小豫,你留在家里好好休息,丫头,二哥送你出门。”西装革履的谭亦看起来一表人才风度翩翩,脸上挂着如沐春风般的和煦微笑。

秦豫并不在乎顶着一张受伤的脸出去,可是一旁童瞳已经拿出了医药箱,昨晚上哥三个聊天喝啤酒到凌晨三点多,之后三人回去就睡了,秦豫也没有擦药。

“小豫,听小亦的话,你留下来。”童瞳主要担心秦豫这样出去,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谭果有家暴的习惯。

“好的,童阿姨。”秦豫点头应下,无法拒绝童瞳这个长辈的善意。

而此刻看着亲密的揽着谭果肩膀一起出门的谭亦,秦豫眼角狠狠的抽了一下,总算是知道谭亦的险恶用心了,二哥分明是要霸占谭果!这个妹控!恋妹狂!

离开谭家之后,谭果因为手臂上的烫伤,于磊直接从暗处转为了明处,成了谭果的司机,“小姐,去接袁傟博士?”

“嗯,然后再去一趟科技院能源研究所,袁博士在国外待了多年,将相关材料报送到研究所,先把袁博士的职称都申请下来。”谭果点了点头,袁傟博士当年跟着瞿博士夫妻离开华国之后,后来国籍都改为了M国国籍。

谭果利用谭家关系虽然将袁博士的国籍特事特办的给换回来了,不过职称一类的还需要走相关的程序。

谭果给袁傟博士三人安排的是二环的一幢两层独立带院子的房子,闹中取静不说,占地面积足足有三百多平米,一楼还是临街的门面,寸土寸金估计都买不到这样的好房源。

“瞿姐,方大哥,住的还习惯吗?有什么不习惯的地方,你们直接打电话告诉我。”谭果一进门就看到瞿荷正在一楼的门面里四处看着,估计在规划如何装修这个门面开花店。

一看到谭果,瞿荷脸上露出温柔的笑容,“谭果谢谢你,没有什么不习惯,房子很好。”

方团山虽然不善言辞,此刻也感激的看向谭果,在帝京二环这样好的地理位置,方团山清楚的知道这幢房子的价值,更别说之前实验室的股份谭果都是按照市场价将钱给了瞿荷。

“喜欢就好,袁博士早上好。”看到从后门进来的袁傟博士,谭果笑着打着招呼。

“早上好,材料我这边都准备齐全了,我们走吧。”袁傟精神状态很好,看得出谭果选的这幢房子的确很受袁博士三人的喜欢。

房子是闹中取静,后面的院子里种上了花草,还有两棵几十年的老树,没事可以坐在树下的石椅上喝喝茶、下下棋,绝对是养老的最佳环境。

半个小时之后。

帝京科技院能源研究所。

于磊将车子精准的停在了停车位上,随后快速的下了车打开后座的车门,谭果不单单手臂被烫伤了,手背上也有伤口,稍微一个动作就会牵扯到伤口,之前秦豫就恨不能上厕所都代替谭果去。

“于队长,你不用和秦豫学,伤口都快收疤了。”谭果无奈的看着过于体贴的于磊,不就是开个车门,也不需要花多大的力气。

“小于队长做的对,天气炎热,烫伤又不容易好,你自己也要多注意一下,别扯到伤口。”紧接着下车的袁傟博士笑着接了一句,谭果手臂上的烫伤看起来真的有些惨不忍睹,再加上她肤色白嫩,对比之下这伤口显得更加严重了。

就在此时,突然一亮红色汽车飞快的开了过来,明明在停车场却依旧没有减速,谭果眼疾手快的一把拉过袁傟博士。

幸好谭果动作快,红色汽车贴着袁傟博士的身边擦了过去,差一点就会剐蹭到,可是拉着袁博士的谭果就没有那么幸运了,红色汽车贴的太近,车身蹭到了谭果的手背和小臂。

“小姐,你的胳膊。”于磊懊恼的看着谭果的胳膊,刚刚还说要保护小姐,结果自己不过是一闪神,小姐的胳膊又受伤了。

“没事,不过是小伤。”谭果不在意的开口,关切的看向被吓到的袁傟,“袁博士,你没事吧?”

总算回过神来了,袁博士摇摇头,“没事,你的胳膊快处理一下都流血了。”

汽车是贴着谭果的手臂蹭过去的,谭果被烫伤的伤口还没有收疤,这么快速的一剐蹭,伤口上的嫩皮和嫩肉都被摩擦的出血了。

“你怎么开车的?”于磊此刻恼火的看向将车子急刹停在不远处的红色汽车的车主,这里是停车场,一般司机的车速都会放慢。

谁知道这个红色汽车的司机不但不减速,根本就是加速,而且还是冲着人开过来的,于磊明白刚刚如果不是谭果动作迅速,袁傟博士绝对会被汽车带倒摔在地上,再加上袁博士都是快五十岁的人了,这一摔绝对不轻。

红色汽车的车门打开了,一个中年女人走了出来,划着浓妆,披散着波浪短发,女人个头不矮,此刻踩着高跟鞋,高傲的昂着下巴,斜睨着眼神扫了一眼。

秦豫就担心谭果会毛毛躁躁的,所以她的背包里都装了药,谭果此刻将背包放在后座上,将小药箱拿了出来,剐蹭的有些很,小臂上的嫩皮又被蹭掉了,谭果认命的拿出药棉开始消毒上药。

而是袁博士站在于磊身边看着一脸高傲,连道歉都没有一句的女司机,若是袁博士脾气好,此时也不由怒起来了,“你开车不知道看路吗?明明左边那么大的的空地方,你怎么朝着人撞过来?”

“你怎么说话的呢?”中年女人眉头一挑,清脆的声音显得有些尖细,恶狠狠的瞪着穿着朴素的袁博士,劈里啪啦就是一阵骂,“我还没有找你们算账,你们还敢倒打一耙!”

中年女人说话声音很快,染着大红豆蔻的手指着谭果的车子,“你们眼睛都是瞎的吗?不知道这个停车位是我专有的车位吗?快点把你们的破车挪开,哼,真不知道门卫是怎么工作的,什么人都放进来!”

谭果的车是从谭家开出来的,看起来其貌不扬,但是这绝对是高性能的改装车,车价高达千万,只可惜在中年女人看来这就是辆不值钱的汽车,车子不值钱,坐车的人估计也没什么本事。

谭果正涂着药,听到这话火气蹭一下就冒上来了,将药棉往瓶子里一丢,转身看向气焰嚣张的中年女人,小脸上的笑容显得格外危险,“这么说您老是故意冲着我们撞过来的?就因为我们占了您老的专有停车位?”

“哼,算你识相,快点将你们的车子挪开,别耽误我上班!”中年女人态度高傲的哼了一声,想到上个星期能源研究所才发布了招聘信息,此时看着谭果,中年女人估计她是来研究所应聘的。

听到这里,谭果都被气乐了,若真是开车不小心剐蹭到了,即使态度高傲一点,谭果还不至于这么生气,可是眼前这个老女人分明就是故意的。

“于哥,我们把车子挪挪吧,这位大妈一看就是更年期到了,不单单眼睛不好,脾气也不好,我们还是别理论了,万一将人一下子给气昏过去了,那事情就大条了。”谭果嘲讽的冷笑着,冷眼看着脸色铁青的老女人。

“这种大妈一看就是嫁不出去的,无儿无女,我们要是将人气坏了,估计就要被讹上了,还得养老送终,这可亏大发了,现在墓地都被炒上天价了。”

“你给我住嘴!”老女人尖着声音吼叫起来,她有两个死肋:一个就是年纪,还有一个就是结婚。

此刻被谭果这么冷嘲热讽,老女人气的直发抖,刻薄的老脸紧绷着,扬手就向着谭果的脸打了过来,“我撕了你这个贱人!”

于磊之前让谭果胳膊二次受伤就已经很懊恼了,这会看到老女人还敢动手,于磊也冷了脸,大手一挥。

啪的一声响,中年女人扇过来的手被他挡了回去,结果反而扇打到了老女人自己的脸上。

这一下像是捅了马蜂窝,中年女人捂着脸,气的浑身直发抖,估计是想要撒泼,但是忌惮于磊那凶狠的表情,此刻尖利着声音凶狠的开口:“你们敢打我?你们给我等着,今天让你们出了研究所的门,我就不姓陶!”

骂完之后,中年女人估计是气的失去理智了,掏了几次都没有将手机掏出来,怒到极点,中年女人摸出手机后将名牌手提包往地上一扔,直接拨通了一个电话,“刘大勇,你马上带着人到停车场来,你们保卫处是怎么看门的?什么流氓混混都放进来,刘大勇,我给你五分钟,否则你就卷铺盖滚回去喝西北风!”

研究所保卫科的保安其实工作很清闲,在科技院研究所工作的都是高知分子,有些是大学毕业之后考研考博的学生,所以保安每天也没什么事做,就来回巡逻巡逻,进出研究所的闲杂人等做好记录。

这会保卫科的刘队长正坐在办公室里吹着空调,听到陶莉的怒骂声之后,猛地站起身来,也顾不得摔倒的椅子了,“陶主任,出什么事了?我马上就过来,三分钟就到!”

中年女人陶莉挂了电话之后,随后又拨通了一个电话,只是此刻声音却不那么的嚣张跋扈,却多了一份让人鸡皮疙瘩都冒出来的嗲气,“你还在办公室里喝茶?我在停车场都被人打了一巴掌,你再不来我就……”

“呦,还有奸夫啊!”谭果冷笑一声,绝对将秦豫的毒舌给学到了,目光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穿着高跟鞋、红色旗袍的陶莉,“之所以没结婚,原来是当小三了,难怪脾气这么大,毕竟男人也得分个一三五、二四六的,这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到了大妈你这个年纪,估计坐在地上都能吸土,生理要求得不到满足,你肯定会脾气暴躁,我们都能理解!”

一旁于磊和袁博士目瞪口呆的看着谭果,这姑娘怎么什么话都敢说啊!尤其是谭果看起来白白嫩嫩的,配上软糯糯的童音,怎么看都像是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可是这话也太恶毒了。

“你这个贱人!”陶莉气的狰狞了脸,她年纪原本就不小了,今年过年就四十三岁了,再怎么化妆脸上的皱纹都遮掩不住,此时被谭果这么一气,愈发显得老态。

刘大勇这群保安来的很快,几乎是用百米赛跑的速度冲过来的,他们都知道整个研究所最难搞的就属陶莉这个老女人,仗着是研究所副所的小三,态度那叫一个高傲,从来都是鼻孔朝天看不起人的。

就连停车位也是,这几年买车的人多了,研究所又建了一个停车场,但是地方却远了不少,将车子停二号停车场,就要多走十多分钟的路。

其他人都是看到一号停车场满了,就去二号停车场,谁让自己来迟了,没有停车位也正常,偏偏陶莉不乐意,直接将车子堵在了大门口,不将停车位给腾出来那就不行!

在研究所工作的都是科研人员,性格都很好,大家也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更何况陶莉背后还是研究所的二把手,所以到最后只好大家都让了步,在一号停车场给陶莉专门留了一个停车位。

“陶主任,出什么事了?您别气,这虽然入秋了可是气温也高,您有事慢慢说。”刘大勇点头哈腰的劝着,看了看一旁的谭果三人,都是陌生的面孔,这让刘大勇心里头有数了,敢情是外来人员占了陶主任的专属停车位。

一想到陶莉那得理不饶人的尖酸刻薄的性子,刘大勇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为什么会发生冲突,外来人员谁知道专属停车位啊,肯定是看到有空车位就上去了。

“你给我闭嘴!”陶莉火气正没处撒,此刻狠狠的瞪了一眼刘大勇,“你将这些人给我看牢了,敢打我,今天我一定要讨个说法!”

刘大勇傻眼的一愣,仔细一看,嗬!陶莉脸上的确有些的红肿,这如果只是抢了车位,还算好解决,这要是打了这位太后娘娘,还不得将研究所的天都给捅了。

想当初有个初来研究所上学的女研究生,因为不知道占了陶莉的车位,结果人小姑娘上课认真,手机打的是静音,刘大勇这边联系不到车主,也没办法将车子挪走。

谁知道陶莉脾气上来了,直接将车窗给砸了,然后愣是让刘大勇这些保安将车子给抬走了,原本刘大勇以为这样也就罢了,陶莉也出了气将人小姑娘的新车给砸了。

谁知道小姑娘下课来到停车场,一看到自己的车子被砸成这样,小姑娘一气之下和陶莉吵了几句,得,这就是捅了马蜂窝,刘大勇记得最后小姑娘就上了半学期,就被陶莉给欺凌的呆不下去了,最后还被赶出了研究所。

“这是专属停车位?”于磊走上前来,冷淡淡的开口:“可是之前我停车的时候并没有看到这个停车位有特殊的字样。”

“这是我们陶主任的停车位,你们将车子挪开,后面还有二号停车场。”刘大勇接过话,一看这三人也不像是嚣张的人,怎么还会将陶莉这个太后给打了,今天这事肯定会闹大。

“凭什么,不挪,我倒不知道研究所的车位怎么就成了个人专有的。”谭果冷笑一声,看着表情阴冷的陶莉,“这是研究所的规章制度吗?”

刘大勇眉头一皱,这事麻烦了!毕竟专有停车位这事就是因为陶莉会闹,关系够硬,大家都不愿意招惹她,所以才有了她的专有停车位。

但是谭果现在上纲上线了,那一调查起来肯定是陶莉这边不对,她虽然是陶主任,但也就是管人事招聘而已,并不是研究所的研究员,所以她没有特殊的津贴。

“行,刘大勇,你滚过来,这事你管不了了。”陶莉冷笑着,狰狞的目光狠狠的瞪着谭果,她原本就不喜欢这些年轻貌美的小姑娘,看到他们就显得自己更老了,再怎么化妆怎么打扮,都没办法遮掩她一年一年老去的青春。

所以在研究所上班的那些女员工也好,还有那些女研究员也罢,多多少少都受到过陶莉的欺压和刁难,有些人忍忍也就过去了,否则能怎么办?除非是不想在这里上班或者学习了。

所以长此以往下来,陶莉的性子才会养的越来越嚣张越来越跋扈,研究所简直都要成了她的一言堂了,今天陶莉受了这窝囊气,她不将这个面子找回来,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偏偏陶莉这个老女人碰到谭果这个硬茬,平日里谭果看起来脾气温和,性子也和善,但是真的惹怒谭果了,她绝对比谁都硬气。

“来来来,于大哥,你把手机拿出来,将录像功能打开,省的一会我们说不清楚,现在留下证据,以后有什么事也不担心被人诬陷了。”谭果挑衅一笑,靠在车门这边,然后对着一旁的袁傟博士开口:“袁博士,一会如果起了冲突,你就到车子里坐着,将车门锁起来,今天这事我一定给你讨个公道!”

谭果想想都来火,别说这个车位不是这个老女人专属的,就算是她专属的,直接说一声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可是她竟然还敢卡车过来撞人,虽然只是剐蹭了一下,不算太严重,但是如果袁博士真的摔倒了,他年纪大,谭果都不敢想会不会出什么意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