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新仇旧怨/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几位,你们先将车子挪开吧。”刘大勇也是很头痛,瞄了一眼抓着手机狰狞着表情站在一旁的陶莉,心里头明白他是在等自己的姘头,也就是研究所的朱副所长过来。

“刘大勇,你给我滚过来!”还不等于磊这边开口,陶莉尖着声音喊了起来,恶毒的眼神狠狠的看了看谭果几人,这才看向屁颠屁颠小跑过来的刘大勇。

深呼吸着,陶莉此时已经冷静下来了,她为人虽然尖酸刻薄、歹毒又霸道,但是能成为研究所的人事主任,陶莉工作多年还是有些的头脑的,“这三个人来研究所是干什么的?”

“我马上问一下。”刘大勇身为保卫科的队长,出入登记这事都是下面的保安做的,刘大勇还真不知道,不过他眼尖,刚刚来的时候就瞄了一眼车牌,也打量了谭果三人的穿着。

车一看就是普通的越野车,绝对够不上豪车的标准,至于谭果三人,刘大勇依靠自己的火眼金睛还是看出一点门道了,谭果看起来衣着随性,连个淡妆都没有化,也没有戴首饰,普通的双肩包,看起来像没什么家境背景的。

但是刚刚谭果那么嚣张霸气的将陶莉这个奚落了一顿,刘大勇知道谭果家世应该还不错,否则人小姑娘没这么大的脾气。

再加上袁傟博士虽然穿着简朴,可是在研究所干了不少年,刘大勇一眼就知道这绝对是个高知分子,所以刘大勇估计这三人不是来研究所应聘的就是来申报职称的。

电话另一头的保安在翻看了出入登记记录后,忙不迭的将消息告诉了刘大勇,“队长,已经查到了,车牌为XXX的这辆车三个人是来研究所见郭所长的。”

妈的,见郭所长的?刘大勇都咯噔了一下,谁知道研究所里的一把手是郭所长,不过大家也都知道郭所长基本不管事儿,整天都埋首在实验室里做实验做研究,所以研究所的大小事务都是两个副所长处理的。

但是刘大勇却知道能来找郭所长的,那肯定也不是一般人,此时刘大勇挂了电话,对着依旧趾高气昂的陶莉开口:“陶主任,已经问清楚了,是来找郭所长的。”

郭老头的?陶莉表情微微一变,原本她以为谭果三人应该是来应聘的,却没有想到是来找郭老头的,即使陶莉在研究所里横行霸道,但是她也不敢在郭老头面前嚣张。

倒不是因为郭所长脾气不好,而是因为郭所长是帝京科技院研究所的一把手,身上有无数的荣耀,享受一级津贴,在能源研究领域里更是做出了无数的贡献,这样纯粹的研究者,那是国家的荣耀是国家的瑰宝,所以郭所长即使不管研究所的杂事,也没有人敢小觑他。

就在此时,一道略显得肥胖的身影走了过来,来人五十多岁,头顶几乎快秃光了,挺着啤酒肚,虽然也是西装革履的,但是身上却完全看不出一个研究者一个知识分子的气息,更像是那些脑满肠肥的蛀虫。

“朱副所长,您老怎么亲自来了,只是小误会而已。”刘大勇连忙陪着笑容迎了过去,他之所以敢这么说,也是因为知道谭果一行人是来见郭所长的,所以刘大勇感觉今天这事闹不起来。

“小误会?”朱副所长冷哼一声,根本不屑和刘科长说话,径自的走到陶莉身前,但也知道大庭广众之下并不能有什么暧昧的举动,此刻拍了拍陶莉的肩膀,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我刚刚走这边路过听到了争吵声,陶主任,这是怎么回事?”

若不知道谭果这几人是来找郭所长的,陶莉早就对着的奸夫告状了,此时只能压着火气,硬生生的开口:“没什么大事,他们占了我的专有停车位,是来找郭所长的,估计是为了评职称的事。”

朱海德倨傲的表情立刻就变了,随即看向谭果几人,满是油光的脸上扬起笑容,“是误会解释清楚了就好,陶主任工作能力强,做事从来都是风风火火的,就是有一点不好脾气太直,几位,我是研究所的朱海德副所长,我替陶主任给三位道个歉。”

于磊不会开口,他只是来保护谭果安全的,谭果懒得和这种变脸如翻书的人说话,再加上以后也是袁傟博士进研究所和这些人打交道,谭果让袁博士来说,也算是让袁博士卖个人情给朱海德。

“朱副所长客气了,原本也没什么大事。”袁傟博士不在意的摆摆手,他性子原本就温和,之前虽然有些气愤陶莉的霸道,不过朱副所长好话一说,袁博士也不会再计较,其实原本也就是一件小事而已。

看来这又是一个和郭老头一样的高知分子,朱海德热情的笑着,又寒暄了两句之后这才试探的询问:“不知道您贵姓,郭所长这段时间都在忙着做研究。”

“免贵姓袁,袁傟。”袁博士丝毫没有察觉到朱海德的试探,将自己的名字就说了出来。

袁傟?朱海德着实愣了一下,几乎以为自己是听错了,做能源研究的最近这段时间谁知道袁傟博士的名字,R5型太阳能板最开始被魏耀晖炒的沸沸扬扬,被捧的太高,最后袁傟博士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开说明了R5型太阳能板的研究是失败的。

朱海德原本热情洋溢的笑容此时冷淡了几分,“袁博士是从M国回来的?”

“是的,昨天才回国。”袁博士点了点头,原本以为一辈子不会回来了,谁知道世事难料,不过如今瞿荷在自己身边,袁博士也没有什么可牵挂的,比起M国,他更喜欢的还是华国。

笑容彻底冷了,朱海德一扫之前的熟络,出口的声音带着讥讽冷笑,“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袁博士可是M国国籍,难道来我们研究所和郭所长探讨太阳能研究?”

谭果和于磊从袁博士说出名字之后就察觉到朱海德眼神变了,不过袁博士的确没什么心思,“我已经改回华国的国籍了,这一次来研究所找郭所长是为了职称的事情。”

“职称?”朱海德挺着凸起来的啤酒肚,鄙视的看着袁博士,毫不客气的嘲讽起来,“难道是因为之前R5型太阳能板失败了,在M国混不下去了,现在就想到回国了?哼,我生平最看不起你们这种卖国求荣的知识分子,还评职称?我要是袁博士你就没有脸回来!”

陶莉原本以为今天只能吞下这口恶气了,但是这会听到朱海德的话,再联想到袁傟博士的身份,陶莉添油加醋的嘲笑起来,“原来是大名鼎鼎的袁博士啊?在M国待的好好的,怎么像丧家之犬一般被赶走了?就你这种没品没德的人还有脸来我们研究所,我呸,我要是你,我都没脸出来见人,什么东西,一个卖国求饶的死老头,在国外混不下去了,就想回国了,还想评职称,见过不要脸的我还没有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

袁傟博士被气的浑身直发抖,当年他跟着瞿博士离开华国是没办法的事,而且那个年代国内太阳能的研究太过于落后,国家又没有财政支持,所以瞿博士只好去了M国,和那边的公司签署了研究合约。

但是不管是瞿博士夫妻也好,今天的袁博士也罢,他们都没有忘记自己是华国人,他们的根都在这块东方土地上,可是此刻被朱海德和陶莉指着鼻子骂,袁博士就算脾气再温和,此时也气的够呛。

“袁博士和这些人生气没意思。”谭果冷笑一声,不屑的看着狼狈为奸的朱海德和陶莉,“我们去见郭所长。”

袁博士点了点头,脸色还是有些的难看,他在新能源的实验室干了一辈子,环境太单纯,还是袁博士第一次碰到这么恶劣的人。

“等等,谁准你们走了!”陶莉尖着声音喊了起来,此刻高傲的昂着头,一手指着要离开的谭果三人,挑衅的冷笑,“刘大勇,你给我将这三个人看牢了,我怀疑他们是M国来的间谍,想要来我们研究所窃取机密资料,通知派出所将人抓回去调查。”

“无凭无据你以为自己是警察吗?你说抓人就抓人。”谭果冷笑一声,已经有些的犹豫了,就袁博士的性格,还有实验室的其他几个博士,他们如果真的来了能源研究所,只怕要承受不少流言蜚语。

谭果虽然性子懒散,她也是在特调七局工作的,这些门门道道、弯弯绕绕的谭果很清楚,一旦这些人排挤打压袁博士他们,只怕袁博士他们就没办法安心做研究了。

别的不说就说面前这两人,一开始以为他们是来找郭所长的,态度那个叫一个和善,可是一知道袁博士的名字之后,立刻就翻脸无情,陶莉性子泼辣刻薄,朱海德这个研究所副所长是十足的伪君子真小人。

别说一个袁博士了,谭果估计就算是十个袁博士估计也会被这两人给挤兑死,瞿博士夫妻当年是因为华国而牺牲的,袁博士一行人都是谭果做主将他们带回国的,如果不能给他们一个好的去处,谭果都于心不安。

“算了,我们回去吧。”袁博士也没有了早上出门时的好心情,他知道公布了R5型太阳能板的研究真相,自己注定了会声名扫地。

毕竟这个研究是他领导的,钻研了二十年还是失败了,再加上之前魏耀晖的作法,外界都以为是袁博士沽名钓誉,用失败的研究来赚取好名声,想要敛财,估计最后是兜不住了,才对媒体说出了真相。

“想走?我怀疑你的档案袋里是夹带了我们研究所的机密文件,将档案袋交出来,我们要检查!”陶莉得意洋洋的开口,却是打定了主意要刁难袁博士。

“你不要太过分!”于磊都有些看不下去了,这个老女人还真是泼辣不讲理,这事原本就是她不对。

“刘大勇,你耳朵聋了吗?研究所的机密文件丢失了,这个责任你担当得起吗?”陶莉对着一旁的刘大勇喊了起来,原来这就是大姐那个便宜大伯!

也是袁博士当年被袁家完全排除在外了,后来因为初恋情人的死亡就跟着瞿博士离开华国去了M国,所以他才完全不知道眼前这个陶莉就是陶宝国的小姨子。

陶莉是陶家最小的小女儿,当年到了结婚年纪,可是眼高于顶太过于挑剔,陶家原本也就是个经商的,家里倒是有几个人在体制内工作,不过职位都不太高。

按理说陶家的背景也还算不错,可关键是陶莉眼光太高,再加上大姐也嫁到了袁家,不管怎么样也算是高嫁了,可是有意和陶家联姻娶陶莉的人,家里背景都一般,有些和陶家相差无几,有些还不如陶家呢。

这样的人家陶莉哪里看得上,就袁宝国那样的,估计陶莉都看不上,她的眼睛盯着的是帝京那些世家贵少,不过就陶莉那从小就骄纵泼辣的性子,就算是离了婚的贵少要再婚也看不上陶莉。

于是这么一蹉跎下来,陶莉转眼就到了三十五六岁了,年纪不小了,眼光还是一样高,就更不好嫁人了,再加上陶莉这些年风评也不好,到最后就没有再结婚,如今在研究所里跟着朱海德鬼混。

朱海德虽然长得丑,不过嘴上倒是会说,将陶莉给哄的团团转,又给钱给她花,在研究所里陶莉就跟太后一样,处处高人一等,惹出一点事也都是朱海德善后,所以陶莉跟朱海德好了几年。

前段时间,袁宝国一家去了M国,一开始是为了给武家当说客,后来袁宝国起了心思,想要自己开能源公司,只要有袁博士这些人在,这公司绝对稳赚不赔。

但是袁太太也就是陶莉的大姐陶美颖还特意打了电话给陶莉咨询了相关的事情,毕竟陶莉工作的研究所就是从事能源研发的,开太阳能公司能不能赚钱陶莉多少了解行情。

陶莉当时还存了点小心思,她知道袁家对能源开发是一点都不了解,以后少不了要请自己帮忙,所以陶莉还想着当袁家新公司成立了,自己肯定是要占一些股份的,就当是技术入股。

结果美梦没做到两天就破灭了,袁傟博士竟然拒绝了袁宝国请求,而且态度坚决,袁家想要开能源公司的计划流产了,陶莉想要当股东分红的美梦也破灭了。

陶莉今天之所以上班迟到了,就是因为心里头不痛快,所以晚上睡不好,这会看到袁博士这个罪魁祸首,也难怪陶莉尖酸刻薄的处处针对。

“你姓陶?袁宝国的妻子陶美颖和你什么关系?”谭果之前看袁博士资料的时候,也看了袁家的相关资料,袁宝国的妻子正是姓陶。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因为陶莉看袁博士的眼神不太对,不单单是因为停车位的事情迁怒,更像是有什么仇恨,此刻一看陶莉微微一变的表情,谭果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我们回去。”袁博士一听陶莉和袁家是姻亲的关系,袁博士更没有留下来的念头了,他这辈子最不愿意和袁家人再有任何接触。

“想走没那么容易!”反正身份已经暴露了,陶莉更不在乎了,她在研究所里嚣张跋扈惯了,此时看到袁博士这个仇人,更是争锋相对,“刘大勇,你是死人吗?你这保安队长的工作是不是不想要了!”

于磊眉头一皱,刚想要出手却被一旁谭果给拦下了,既然他们要闹就闹得大大的,刚好借着机会将研究所的这些毒瘤给拔除掉,就算袁博士不再这里工作,也还给研究所一股清流。

刘大勇一听这话赶忙上前一把抢夺袁博士手里头的档案袋,然后毕恭毕敬的递给了陶莉,“陶主任,你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研究所的机密资料?”

陶莉得意的看了一眼袁博士,然后打开档案袋翻看起来,“呦,还有不少研究成果呢,估计都是弄虚作假的吧?”

一边嘲笑,陶莉故意将袁博士准备的个人资料丢在地上,还故意用高跟鞋踩了几脚,二十多张的资料最后被陶莉天女散花一般都丢在了地上,“不好意思啊,手滑了一下,麻烦你们自己捡一下,不过好在没有研究所的机密资料,行了,你们把资料捡起来就滚吧。”

刘大勇看着无动于衷的谭果三人,使了个眼色,压低声音道:“三位就服个软将资料捡起来走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为什么要走?郭所长马上就要到了。”谭果平淡的开口,袁博士职称的问题是谭亦这边通过胡博士帮忙的。

之前R5型太阳能的研究资料被谭果还原出来之后,谭亦就是找了胡博士一共五个专家连夜分析这些资料的,虽然这个研究是失败的,但是胡博士对袁傟是真的敬佩无比。

这一次谭亦一开口,胡博士这个早就退休的老人家拍了胸膛保证这事交给他来处理,袁傟博士能回国,那绝对是一大幸事,是华国能源研究界的幸事。

“郭所长最看不上这种卖国求饶的伪君子!”陶莉讥讽一声,心里头有些不安,眼神求助的看向一旁的朱海德。

朱海德这会也有点不安了,刚刚一听到袁傟博士的名字,朱海德就有些得意忘形了,各种讥讽嘲笑都出来了,但是此时他才想起来袁博士是来见郭所长的,这事要是闹的不可收拾?

有时候就是怕什么就来什么,朱海德思绪还没有理顺,郭所长已经风风火火的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面色清癯的老者,“老郭,你都快七十岁了,你慢一点,这把老骨头跌一跤骨折了,我看你还怎么去实验室。”

“我没事。”郭所长回了一句,随后速度不减的冲到了停车场,一眼看到袁傟博士之后,这个头发花白的老头眼睛都要冒绿光了,一把握住了袁傟的手,“袁博士,您好您好,欢迎您回国!”

做了一辈子的能源研究,别看郭所长都快七十岁了,可是干劲十足,做起研究来比起三四十岁的小年轻还要强。

“郭所长,您好。”袁博士五十岁还不到,此刻面对如此热情的郭所长,都有些的受宠若惊,“我年纪小,郭所长你喊我名字就行。”

“好,小袁那,我也不和你客气,之前看了你的研究,其中有一项我一直想不明白……”郭所长握着袁傟博士的手劈里啪啦就问了起来。

于是停车场的众人就看到郭博士和袁傟博士这两个年纪加起来都快一百五十岁的男人就这么兴致勃勃的说了起来,一边说还一边比划着,两人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

后一步过来的胡博士看了看四周,他虽然早就退休在家里颐养天年了,但是胡博士可不是一心只有研究的郭所长,低头看着地上散落的纸张,胡博士蹲下身刚要来捡。

一旁刘大勇倒是激灵,“您老不用捡,我来就行,我来就行。”

“谢谢你了。”胡博士笑眯眯的道了一声谢,看着脸色异常的朱海德和陶莉,“小朱啊,这是不是发生了什么误会?袁博士的资料怎么掉一地了,还被踩了好几脚?”

朱海德脸上的笑容有些的僵硬,如果只有郭所长一个,朱海德还能瞒天过海,但是他明白眼前这个胡老可是出了名的精明,“胡老,刚刚的确有点小误会,不过已经解释清楚了,我们正要给袁博士赔礼道歉呢。”

“不用朱副所长的道歉了,我们可担当不起。”谭果直接无视了朱海德求助的眼神,冷冷的开口:“抱歉郭所长,袁傟博士不会来研究所工作了,我们正打算回去。”

袁傟博士虽然和郭所长这个长辈相谈甚欢,但是他对谭果却是百分百的信任,此刻听到谭果这话,袁傟博士也停止了交谈,抱歉的开口:“郭所长,今天我先回去了,改日一定再来拜访您。”

“为什么要走?不是说来我这里上班?老胡!”郭所长这个精瘦老头着急了,火大的看向笑眯眯的胡老,“你之前可是和我说好了!”

“郭老头,我是和你说好了,可是架不住你手底下的人将小袁博士给赶走了啊。”胡老依旧是你急他不急的从容姿态,笑着晃了晃自己手里头被刘大勇捡起来的资料,“这小袁博士的资料都被人丢一地了,但凡有个骨气的都不会来你这里上班了,过来被人欺负吗?”

郭所长这会才注意到停车场里不仅仅有他等待许久的袁傟博士,还有五六个保安,还有谭果等人,当看到朱海德时,郭所长眉头一皱,气呼呼的开口:“小朱,这是怎么回事?”

朱海德刚想要解释,郭所长却懒得听了,“小袁,你看我这边还有好几个问题都不明白,不如你和我先去实验室,今天这事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比起调查事情的经过始末,郭所长这个醉心研究的老人家最迫不及待的还是和袁傟博士讨论接下来问题,关于太阳能的研究袁傟博士绝对是世界顶尖的专家。

袁博士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谭果,他也很高兴能和郭所长这样的长辈探讨。

“袁博士那您先过去,下午我让于哥来接你。”谭果笑着开口,这边话音刚落下,一旁郭所长已经抓着袁傟博士的胳膊就走了,两人一边走一边说,那专注的模样,让谭果都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老胡,你不过来?”走出去七八米之后,郭所长回头喊了一嗓子,在能源研究这一块胡老也绝对是专家中的专家。

“我怎么不过来,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胡老笑眯眯的回了一句,看了一眼谭果,“小姑娘这事就交给你处理了,有什么处理不了的你一会告诉我,我让郭老头给你做主。”

胡老明显看得出来袁傟博士这边三人中,绝对是谭果在做主,今天这事不管如何,郭老头的手下都要给袁傟博士一个交代。

“胡老您慢走。”谭果点了点头。

几个老一辈离开之后,谭果看着表情再次转为谄媚的朱海德,和僵硬着神色的陶莉,“既然胡老让我处理那我就越俎代庖一回,两位回去收拾一下东西,今天虽然只九月八号,不过九月的工资会按照一整月发给两位,好走不送。”

“你要开除我们?”陶莉愣愣的反问着,目瞪口呆的看着谭果,随后冷笑起来,嚣张的气焰也压不住了,“你算个什么东西,你还敢开除我们!”

朱海德也冷笑起来,虽然今天这事是自己这边不对,但是朱海德在研究所经营多年,绝对占据了半壁建山,虽然有郭所长给袁傟博士撑腰,但是朱海德知道自己只要道个歉,打个马虎眼,这事就过去了。

“小姑娘,得饶人处且饶人,你还没有资格开除我。”朱海德是研究所的副所长,就算是郭所长都没有权利直接将他开除,这需要经过组织上的批准。

再者以朱海德的资历,只要他不犯原则性的大错误,谁也别指望能开除他,他经营多年的人脉关系可不是假的,不过看谭果年纪轻轻的,朱海德倒也没有在意,只当谭果是拿着鸡毛当令箭,胡老不过那么随口一说,她还当真了。

就连一旁刘大勇这些保安都当谭果是在说笑话,轻易能被研究所开除的是他们这些保安,否则他们也没必要忍受陶莉这个老女人的指手画脚,碰到陶莉就像是碰到自己的爹妈一样,点头哈腰赔笑脸,就担心一不小心惹到这个老女人,然后他们的工作就保不住了。

“于哥,我们回去吧。”谭果懒得多说什么,对着一旁的于磊说了一句之后,两人直接上了车离开了。

朱海德和陶莉都没有再阻止谭果的离开,但是也没有将她刚刚的话放在心里。

可是一个小时之后,当人事部的命令下来之后,在办公室里的朱海德傻眼了,而此刻,走廊里传来咚咚的奔跑声,陶莉顾不得其他了一把推开门,脸上是难得的惊慌。

“怎么回事?我怎么接到上面的电话,我被研究所开除了!”陶莉是真的慌了,如果打电话通知她的人是陶莉认识的,她还记得对方的声音,陶莉真当是接到骗子的电话了。

“闭嘴!”一手捂着话筒,朱海德忍不住的吼了一嗓子。

然后朱海德又仔细的听着电话里的声音,脸上煞白成一片,抓着电话的手都有些的颤抖,“江领导,这是不是弄错了?我怎么就被……”

“好了,小朱,我只是传达上面的命令而已。”电话另一头的江领导显得有些的不耐烦,但是想到朱海德这些年来的孝敬,此时沉吟一番之后,压低声音道:“我托了人打听了一下,你得罪了不能得罪的大人物,这个命令是从上面下达的,谁也没办法更改。”

说完之后,江领导啪的一声就挂断了电话,他能透露这个细节给朱海德知道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平日里看朱海德行事很谨慎小心,这一次也不知道怎么就踢到铁板了,得罪了不能得罪的大人物,关键是听朱海德的反应,他自己都不知道。

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朱海德浑身的精力像是被人给抽干了一般,身体直接软在了真皮座椅上,眼神呆愣的看着前方,“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

“朱海德,你没有听到我的话吗?”陶莉已经急的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偏偏朱海德像是失了魂一样,陶莉忍不住的骂了起来,“上面怎么会说我被开除了。”

“你问我,我问谁娶?”朱海德猛地站起身来,将桌子上的电话直接砸到了地板上,整个人像是发疯了一般,“你被开除了,我难道没有被开除!”

一顿咆哮之后,朱海德砸光了桌子上的所有东西,此刻气喘吁吁的坐了下来,“不行,我不能慌,现在只是电话通知,我一定要查清楚是怎么回事!”

自言自语完之后,朱海德快速的找出了自己的手机,然后拨通了一个熟悉的号码,只可惜前前后后朱海德一共打了五个电话出去。

但是得到的结果却是一模一样的,有三个电话一看是朱海德的来电,对方直接挂断了电话,之后朱海德再拨过去,就是关机的声音,朱海德知道自己被拉入黑名单了。

剩下的两个电话,其中一个人虽然接了电话,却顾左右而言他,根本就不接朱海德的话,随便敷衍了几句之后,就借着工作太忙挂断电话了。

最后一个电话,倒还念着一点旧情,所以在沉默了片刻之后,挂了电话,约定半个小时之后再回电话给朱海德。

半个小时之后,对方所说的话和之前江领导的话一样,“小朱啊,你也算是我晚辈,这事我帮你问了,不过事情很棘手,你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工作的事情你就不要想了,反正你年纪也差不多了,就当是提前退休了。”

此时,朱海德苦涩的笑着,想到停车场里谭果的话,朱海德猛地站起身来,他不认为谭果一个小姑娘有这么大的本事,那肯定是袁傟博士捣的鬼,或者说是郭所长,也有可能是胡老!

朱海德锁定了这三个人也是有原因的,能开除自己,而且命令还来的这样雷厉风行,对方背景肯定不小,胡老和郭所长的可能性最大。

他们可是能源界的泰山北斗,如果为了挽留袁傟博士,很有可能对自己下手来讨好袁傟博士。

“陶莉。”朱海德也冷静下来了,抹了一把脸,看向脸色也有些慌乱的陶莉,“这事十有八九是因为袁傟博士来的,你和袁家也算是姻亲,我先去郭所长那里探探口风,如果真是袁傟博士弄出来的,只怕这事还需要袁家出面。”

袁傟!一想到袁傟先是打碎了自己发财梦,现在又害了自己丢工作,陶莉狰狞着表情,恨不能将袁傟博士给生撕了!但还是点了点头,“行,你先去探探所长的口风,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刻,所长办公室里,郭所长和胡老还有袁傟博士三人凑到一起,一说起来三人都止不住话题,恨不能早几十年就认识。

“可惜瞿博士夫妻去世的太早。”郭所长感叹的开口,他也知道瞿博士夫妻是国内太阳能研究的开拓者,只可惜国内环境导致他们只能去国外做研究,最后英年早逝,这是华国的损失。

“这个研究没有任何问题,只可惜制造太阳能板的材料目前还没有任何进展。”胡老说到这里,神色也有些的无奈,之前研究了R5型太阳能的研究数据,胡老之后也着手寻找了材料,可惜没有任何的进展。

“这个也急不来。”袁傟博士都已经习惯了,毕竟他也找了十多年,实验了几千次,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材料,或许瞿博士夫妻知情,可是他们已经去世多年。

就在此时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敲响了,站在门口的朱海德收敛住了所有表情,再次将门敲响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