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打消嫌疑/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247章

除了之前机场那一次的短暂冲突,武明光和武广这是第二次见到谭果和袁傟博士,而今天的宴会也是为了袁博士而举行的。

“哼,在M国混不下去了就想回国来养老了。”因为武家的能源公司就网罗了很多能源研究领域的专家,所以此刻看到袁傟博士,不少专家都嗤之以鼻的嘲讽起来。

“对国家一点贡献都没有,现在却回国养老、捞钱来了,真是丢我们这些科学家、研究者的尊严。”这是担心袁博士如果来了武家公司,自己说不定地位就不保了。

“大张旗鼓的回来了不说,还想要去科技院申请职称,享受专家津贴,脸皮之厚,我等都望尘莫及啊。”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男人阴沉着眼神开口,在场其他人最多就是冷嘲热讽而已,可是眼前这个男人却明显是敌视袁傟博士。

真正的老一辈如同郭所长和胡老这些德高望重的专家并没有出席武家的宴会,武家也发了邀请函,可惜郭所长不会过来。

现在来的都是那些半瓶子醋,在能源领域有一些研究成果,但是成果并不理想。

如同刚刚满眼仇视的袁博士的窦专家,他从事的也是太阳能的研究,只可惜他年纪袁傟博士还要大,但是真没什么研究成果,在国内只能靠着专家的名头耍耍威风。

但是窦专家也就在大学教书而已,之前他也想应聘武家的能源公司,可惜没有真才实学被武家给拒绝了,如今看到武家为了招揽袁傟博士还专门开了这个宴会,窦专家更是气的火不打一处来。

若仅仅是嫉妒也就罢了,窦专家经常外出做一些学术演讲赚一些外快,靠的就是朱海德的关系,两人算是表兄弟,关系密切。

除此之外,窦专家还是几家能源公司的技术顾问,这些都是朱海德这个副所长的面子,窦专家年年也要发表不少学术论文,头衔、职称、荣誉也都不缺,忽悠忽悠外界还是可以的。

但是现在住海德因为袁傟博士的事情被科技院开除之后,窦专家这边也受到了巨大的影响,有两家公司都已经打算解除他顾问的头衔了,毕竟说是顾问不过是白拿工资而已,并不会给予公司技术上的帮忙。

窦专家此刻怂恿了几个郁郁不得志的专家,六七人直奔袁傟博士而去,他们虽然嘴上说的难听,更是拿R5型太阳能的研究说事,可是心里都明白袁傟博士是有真才实学的。

否则武家不会这么重视他,这让自恃清高的众人更加不痛快了,带着羡慕嫉妒恨的情绪前来找茬。

“这就是袁博士啊,果真年轻有为!”一个头发花白都七十多岁的老专家阴阳怪气的开口,自己做了一辈子的研究,到如今还是两袖清风,袁傟倒好年纪轻轻,就享有国际顶尖科学家的名头了,哼,他凭什么。

“倒是个年轻有为的骗子!差一点就骗了全世界,丢了我们华国人的脸面。”窦专家阴森森的开口,“袁博士这是被M国赶回来了?一骗就是二十多年,还闹得全世界皆知,袁博士的能力真让我们敬佩万分那!”

R5型太阳能的研究前后一共有五期工程,前四期的研究都成功了,但和国内的能源公司一样,在太阳能转化率这一块的利用并不高,袁博士主攻的就是R5型的太阳能研究,可以说前前后后的确钻研了十几二十年。

所以窦专家此刻故意拿这个来嘲笑袁博士,认为他沽名钓誉,为了一项失败的研究骗了二十多年的研究资金,中饱私囊的只怕早就赚的盆满钵满了。

看着来者不善的这些人,谭果忽然感觉之前让袁博士留在新能源集团是对的,如果真去了科技院,即使有郭所长护着,袁博士只怕也会被这些人给挤兑死。

此时袁傟博士脸色也有些的难看,他在对媒体公布R5型太阳能板研究失败的真相之前,他就料想过会有这么一天,会被无数人嘲笑,可是真到了这个时候,袁傟博士也就有些的难受。

“骗?”谭果笑着走上前来,看着来势汹汹的窦专家等人,悠悠的语调听起来格外欠扁,“不知道袁博士骗了你们谁的钱?还是说骗了华国的钱?没有骗你家米,没有骗你家衣,各位是不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做了!”

“你?”窦专家被谭果噎的一阵无语,他们不过是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而已。

看不惯袁傟博士即使研究失败了,依旧是个香饽饽,心里不平衡的想要来讥讽一番,好让自己痛快一点,谁知道被谭果牙尖嘴利的给堵了回来。

“再说各位专家教授这么爱国,袁博士骗了M国的钱做研究,间接算起来也是给我们华国争光那,毕竟R5型太阳能的研究在理论是完全成功的,欠缺的不过是材料而已,现在袁博士回国了,将这项技术也带回华国了,有了国家的支持,找到合适的材料知识时间的问题。”

谭果笑着侃侃而谈,他们嘲笑袁博士沽名钓誉,其实自己才是真正的伪君子。

窦专家气恼的瞪着谭果,却偏偏说不出反驳的话来,恼羞成怒的迁怒到谭果身上,“我和袁博士说话,你一个丫头片子有什么资格插嘴,你家大人是怎么教导你的?你的家教呢?”

“我爸妈怎么教导我和格外专家无关,至于我有没有资格,也不需要各位专家担心,袁傟博士已经和新能源集团签约了,所以他就算要骗,骗的也是我们新能源集团的研究资金,不会骗到各位专家身上,所以大家真不用这么担心的。”

窦专家等人听到这话,呼出来的二氧化碳估计都含着酸味了,袁傟博士才回国就被聘用走了,新能源集团他们也知道,虽然因为R5型太阳能的研究失败而濒临破产,但是后来被秦豫买下来了,如今回帝京打算重新建立公司。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新能源集团只要有资金注入,依旧是能源领域的大公司,毕竟前四期的太阳能板销售都很不错,袁傟博士被聘用了,肯定能拿到高工资,可是他们这些人呢,虽然有专家的噱头,可是拿的都是死工资,津贴也少的可怜,人比人绝对气死人。

“谭小姐这话说的未免太早了一点。”就在此时一道不客气的声音冷冷的响了起来,一直旁观事态发展的武明光沉声开口。

武明光无视了一旁的谭果看向袁傟博士,“袁博士,我代表武氏能源集团正式邀请您来我们武氏工作,待遇这一块袁博士您可以放心,谭小姐能出多少,我们武氏以十倍的待遇表示我们的诚心。”

嗬!听到武明光这话,在场的窦专家等人简直都要被醋淹死自己了,十倍的待遇!如果说袁傟博士在新能源月收入是五万,那到了武氏集团就是五十万!这样的待遇让在场所有的专家都眼红不已。

一时之间窦专家他们恨不能是自己袁傟,然后就可以代替他答应这么优厚的条件。

挖墙脚的来了,谭果笑了笑,余光扫过四周的人群,然后不动声色的对着远处的人点了一下头,“袁博士,既然武总如此热情,不如你就和武总先交谈一番,我去去就来。”

武明光诧异的看了一眼谭果,他原以为谭果会阻止袁博士和自己接触,毕竟比起新能源集团,武氏集团的条件绝对好了太多,谭果竟然不担心自己挖墙脚?

是她太过于自信袁博士不会离开新能源?武明光冷冷一笑,谭果终究还是太年轻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绝对的,袁博士虽然已经答应了去新能源集团,但是只要自己的条件开出来,武明光相信袁博士一定会选择武氏集团的。

谭果离开了,在场倒霉专家们也知道武明光要和袁博士私下交谈,他们虽然敢讥讽袁傟,但是不敢得罪武明光,此刻讪讪一笑的打了招呼都不甘心的离开了。

“袁博士,这边人多杂乱,不如我们去楼上的房间交谈。”武明光性子很霸道,但是看得出他对袁傟博士还是很客气的。

袁傟点了点头,他也清楚不和武明光说清楚,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与其对方一次又一次的来找自己,不如借着今天的机会将话说开了,不管如何袁傟都不会离开新能源集团的。

楼上书房里,武广似乎早就料到袁博士回上来,此时倒了两杯茶放在茶几上,然后自己坐在了武明光的身侧。

“袁博士,我这个人喜欢直来直往,不管谭果那边开了什么条件,我之前的话都算数,十倍的待遇,如果以后袁博士的研究出成果了,武氏这边会给予丰厚的奖金。”武明光财大气粗的开口,他相信没有人能抵抗得住金钱利益的诱惑。

武氏能网罗到那么多的人才,不都是凭着一个钱字!武明光这边说完之后,一旁武广就将事先准备好的合约递了过来,“袁博士,您看下合约,我们给您的待遇绝对远远超过谭果和秦豫那边,新能源不过是个新成立的公司,而且名声已经坏了,根本无法和我们武氏相抗衡。”

“我不会离开新能源集团的。”袁傟连武广递过来的合约都没有翻看就拒绝了,“武总,我和你上来只是要和你说明白这一点,以后武总也不用再来找我了。”

一瞬间,武明光和武广父子两人脸色都阴沉的骇人,他们以前不是没碰到过这些自持清高的专家,一开始都拒绝,其实不过是为了要价而已,这点手段武家父子两人还不放在眼里。

可是武明光发现袁傟是真的拒绝,而不是为了坐地涨价,这让武明光的眼神愈加的阴翳,袁傟博士的价值他比谁都清楚,这可是物价瑰宝!

“袁博士,我们诚心诚意的邀请您来武氏,没有想到您却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武广年轻气盛,此时直接就翻脸了,阴森森的开口:“我听说袁博士您收了个干女儿,帝京虽然治安好,但是也有不少小混混黑社会,有时候出门也要注意安全。”

袁傟一愣,几乎不敢相信的看向面色狰狞的武广,原本还有些歉意的表情也冷了下来,“你拿小荷的安全威胁我?”

武广哈哈大笑起来,“袁博士这话说的太见外了,我只是好心提醒袁博士而已,当然了,如果袁博士愿意来我们武氏工作,我保证在帝京没有人敢动瞿小姐一根汗毛。”

“我不会来武氏的。”袁傟站起身来,如果说之前他还有些歉意的话,此刻就剩下怒火了,一言不合就拿家里人来威胁,这样的武氏,他绝对不会来工作的。

看着离开的袁傟,武广脸上笑容冷硬下来,一脚踹在茶几腿上,“爸,我们难道就这么算了?袁傟分明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相对于脾气暴烈的武广,武明光却冷沉多了,此时他冷冷一笑,眼中是骇人的寒光,“还从没有人敢这样拒绝我们武氏,是个人就有弱点,袁傟估计以为有了龙虎豹保全当靠山,就没有人能威胁到他们的安全了。”

“强龙压不过地头蛇,爸,龙虎豹再强势他能强过顾家?让我表爷爷出手,我倒要看看龙虎豹有多强!”武广脸上的笑容显得愈加的阴森可怕。

武家能在商场立足,而且即使韩家一直压了武家一头,但是这么多年来,武家依旧屹立不倒,就是因为表爷爷的震慑作用。

而同一时间,度假酒店的后院,此刻秋风习习,带走了白日的燥热,谭果快速的向着最角落的藤架走了过去。

“谭小姐果真是真人不露相!”韩子方冷笑一声的开口,夜色之下,锐利的目光如同饿狼一般死死的盯着谭果,眼中迸发出阴森的寒光和杀机。

谭果但笑不语的看着兴师问罪的韩子方,“那韩少认为我敢出现在这里?”

“谭果!”厉声一喝,韩子方倏地拔出枪手,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谭果,脸上流露出阴狠毒辣的杀机,“不要以为我不敢杀你!”

韩子方此刻的愤怒并没有半点虚假,从赵家海运线路贩卖到M国的这些婴孩,在经过专业训练多年之后,再输送回了华国,这些长大的婴儿看起来就像是普通人,但他们都是M国精心培养的间谍。

有这些间谍再,韩子方的价值就在,所以之前黄幽纹认定赵家海运这条路出了问题,暗杀了赵家三人,甚至想要废除所有经过这条线路输送出的间谍,韩子方是坚决的反对。

后来谭果接手了风帆海运,和韩子方搭上线之后,韩子方终于说服了组织,这条贩卖婴孩培养间谍的线路依旧启用,但现在暴出谭果和华国的军方高层有关系,这让上面再次动摇了。

韩子方不得不亲自回了华国来调查这件事,韩子方很清楚,一旦谭果真的有问题,那么海运这条线路就等于出问题了,所以潜入到华国的那些谍报人员都等于是暴露出来了,他们成为了废子,韩子方这个头目同样也等于废弃了,甚至可能遭到华国的通缉。

“不过是华国开了高价而已,我倒是不知道营救的石安全博士这么重要。”谭果淡淡一笑,看了一眼韩子方,“如果韩少不相信我的话,之前我们的合作可以作废。”

“谭果,你说这话就等于说你知道我的身份了!”韩子方冷冷的开口,右手握紧了手枪,似乎只要他手指头轻轻扣动一下,谭果今晚就命丧于此。

谭果径自走到藤架旁的长椅上坐了下来,勾着嘴角莞尔一笑,眼中流露出几分冷嘲,“韩少,你这是小看了我还是小看了龙虎豹的情报系统?”

韩子方眉头一皱,谭果太冷静了,反而让韩子方捉摸不透,而更重要的是韩子方在心里希望谭果和华国军方高层没有任何的关系,这样一来他的地位才能保住。

“韩少,我们虽然是在金三角碰面的,但是你该不会以为我真当你是个人口贩子?”谭果收敛了脸上的冷嘲之色,目光瞬间转为了冷漠和血腥,那是几年杀手生涯造就出来的嗜血气息。

“明人不说暗话,韩少你给M国服务,那你是的个人选择,我这个人平生最在乎两样东西:一是自由,二是金钱。华国当初找到我,开出的条件我很满意,我自然会帮华国将石安全博士营救出来。”

韩子方目光死死的盯着谭果,身为他一个谍报组织的小头目,韩子方也是训练有数的专业人员,谭果身上此刻暴露出来的血腥杀气,让韩子方多少放下心来了。

谭果如果是华国军方训练出来的特工,那么她即使再会伪装,可是眼中的那股子血腥气息却是无法伪装的,而且韩子方在来见谭果之前,他也仔仔细细的研究过谭果的所有资料。

从目前能调查出来的资料显示,谭果身上看不出任何军人的气息,即使是谍报人员,身上也会有股正气,但是谭果不同,她太随性,而且在观察了谭果之前和罗斯查尔家族的护卫队长威廉动手的视频。

从谭果出手攻击的招式上看,也分明是杀手的套路,当初科研会上,谭果代表新锐科技参加了,她和华国军方里应外合营救石安全博士也很有可能。

现在韩子方只需要确定一点:谭果究竟是不是因为利益才和华国合作的?

想到这里,韩子方将手枪收了起来,在谭果身边坐了下来,“谭果,你要明白如果你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M国不会放过你的。”

“所以我今晚就出现在这里了。”谭果点了点头,“我虽然不惧怕M国的报复,但是能安安稳稳的过日子,我自然不愿意再和以前一样当个躲躲藏藏的隐形人,韩少,你明说吧,M国那边如何才能相信我。”

韩子方心里头已经信了谭果五分,此时直截了当的开口:“当初华国开出什么条件,让你帮忙将石安全博士营救出来?”

“华国军方高层某个大人物欠下我一个人情,这个条件我想就是韩少你也无法拒绝的,尤其当时我并不知道石安全博士对M国这么重要。”谭果似乎没有任何的保留,直接说出了当初的合作,“我当时有两个任务,如果能安全营救石安全博士最好,如果不能就将人杀掉。”

韩子方听到这里没有表示认同也没有表示怀疑,他只是点了点头,“情况我知道,谭果,我会再来找你的。”

夜色下,韩子方身影迅速的消失在眼前,至于信或者不信,谭果倒不清楚,但是她可以肯定韩子方一定会向着自己这边的,否则自己身份一旦有问题,韩子方就等于被拖下水了,现在他们两人就是一根绳上的蚱蜢。

!分隔线!

武家挖墙角失败之后就没有了声息,不过任谁都知道武家不是罢休了,而是在酝酿更大的阴谋,不过谭果一贯是能懒则懒,所以她也懒得事先防备什么,不过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今天是瞿荷的花店开业,谭果早早的就过来了,原本二十平米左右的店面已经被鲜花和盆栽占满了,远远看去,给人一种无比舒适的温馨感。

“你来做什么?”方团山将两盆绿色盆栽放在了门口,一抬头就看到走过来的四五个人,方团山眉头皱了起来,身体一侧挡住了想要进门的袁楠楠几人。

“你给我让开!”袁楠楠恼火的瞪着挡路的方团山,她虽然骄纵,不过之前亲眼看到雷大鹏将袁衾和袁宝国给揍的鼻青脸肿了,袁楠楠还真不敢来闹事,尤其今天她还带了几个同学过来了,这要是被打了,袁楠楠就没有脸留在学校里了。

想到这里,袁楠楠不高兴的开口:“我大伯的干女儿就是我姐姐,我姐姐花店开业,我带同学过来捧场!”

跟着出来的瞿荷听到这话,虽然不相信袁楠楠的说辞,但是今天是花店开业的日子,而且袁楠楠身边还有四五个同学,看起来也不像是闹事的。

“算了,让她进来吧。”瞿荷拉了拉方团山的胳膊,只要不闹事就行。

“姐,你今天花店开业,我和同学过来看看,小飞,你好好拍照回去之后发表在校刊上,还有学校论坛上也有做个报道,到时候让你们男生都来这边买花。”袁楠楠无比亲密的玩着瞿荷的胳膊,对着身后的同学开口,看起来真当瞿荷当成了姐姐一般。

“好嘞,楠楠你放心,我的拍照技术可是尽得我小叔真传,绝对是一流的。”被称为小飞的男孩朗声接过话,他带着棒球帽,穿着白色T恤和蓝色牛仔短裤,脚上一双白色板鞋,目光精溜溜的,说话的同时扬了扬手里头的单反相机。

来者是客,瞿荷后退了两步避开了热情的袁楠楠,四五个大学生嘻嘻哈哈的尽了花店,店铺虽然不大,不过设计的很是精致典雅。

每一个角落都是瞿荷精心布置出来的,不管是那些插花用的陶瓷花瓶,还是摆放在架子上的泥偶,抑或是已经搭配出来的花束,让拿着单反相机的刘飞快门咔嚓咔嚓的按个不停。

谭果和袁博士此刻偷得浮生半日闲,两人在后院的树下坐着喝茶,想到之前武家人的威胁,袁博士依旧有些不放心,“武家不会善罢甘休的,我担心小荷的安全。”

谭果明白的点了点头,武明光的行事风格谭果倒也了解,“袁博士您放心,我会亲自去找武广一趟,他们要是敢对瞿姐下手,我就对武广下手。”

对于霸道跋扈的武家而言,派再多人保护瞿荷都无济于事,毕竟总有疏漏的时候,只有在源头上切断威胁才是最行之有效的方法。

想到这里谭果不由的站起身来,“袁博士,我先去一趟武氏集团,瞿姐花店才开业,要是被武家给打砸了就太不划算了。”

说风就是雨,谭果说完之后直接离开后院,一进花店就看到袁楠楠,谭果眼睛倏地瞪大,对着一旁戒备的方团山开口:“她来做什么?是不是嫌上一次只揍了袁衾和袁宝国?”

“不知道。”方团山沉声开口,目光依旧戒备的盯着袁楠楠,担心她会对瞿荷不利,好在袁楠楠看起来真像是带同学过来捧场。

而一旁拿着相机的刘飞看到谭果之后,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屁颠屁颠的凑了过来,“美女,你很入境那,我给你拍几张,效果绝对杠杠的,如果不好你砸我单反。”

“别,我不爱拍。”谭果抬手拒绝了过于热情的刘飞,虽然他穿的很普通随意,但是手里头的这个单反估计没有二十万都买不到。

谭果再看了看旁边其他几个大学生,都是清一色的少男少女,气质很好,看得出家境非常不错,几个大学生手腕上都戴了手表,而且都是名牌表,袁楠楠估计是来炫耀的,毕竟能在二环这个地段买下房子开花店可非同一般。

“美女,你不用面对镜头,我偷拍,保管不会让你察觉到。”刘飞不死心的开口,一脸哀求的瞅着谭果,要不是男女授受不亲,刘飞估计都能抱着谭果的腿跪求了。

生平最不喜欢的就是拍照,所以谭果坚定的摇着头,“我不拍,瞿姐,店里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有事你打电话给我。”

“美女,就拍一张啊……”刘飞扯着嗓子喊了起来,可惜他还没有伸出手,一旁方团山已经眼明手快的抬手挡住了刘飞。

于磊快速的打开车门让谭果下了车,虽然有袁楠楠这个不速之客,但是有方团山在,谭果很放心。

“小姐,回家?”于磊发动汽车离开。

“不,去一趟武氏集团。”谭果说出了地址,她原本是等着武家出手再来应对,但是想到瞿荷的花店,谭果感觉还是先发制人比较好,瞿姐好不容易布置出来的花店可不能被武家给砸了。

武氏集团在帝京拥有独立的大厦,占地极广,据说最开始武氏集团公司的位置是定在一处小龙穴上,后来武明光找了一个大师,又重新选址,将公司扩大了不说,而且位置也从小龙穴转到大龙穴上。

都说武氏集团的风水极好,这些年才会顺风顺水的发展壮大,韩家压了武氏集团一头,但是这么多年了,武氏集团能有如今的规模都是占据了风水的优势。

“小姐,你找谁?”这边谭果带着于磊刚进了大门就被前台小姐给阻挡下来了。

“我找武广,你打电话过去问问,我姓谭。”谭果说完之后就站在一旁等着,武明光就武广这个独子,投鼠忌器,只要谭果掐住了这个软肋,相信武明光就不敢乱来了,至于其他手段,谭果倒不在意。

前台小姐眉头皱了一下,看了看等候在一旁的谭果,以前不是没有女人来公司找副总,但是那些女人基本和副总关系暧昧,所以都打扮的花枝招展,前台小姐还是第一次看到衣着这么随意的女孩子来找武广。

“要打电话上去吗?看起来不像是纠缠副总的女人?”前台小姐低声询问着一旁的同事。

谭果若只是一个人来的也就罢了,她身边还跟着于磊,在前台小姐看来总没有哪个女人来找副总还自带男伴的,所以看起来倒像是为了公事。

同事看着素颜朝天的谭果,“这样吧,打个电话给丁秘书。”

如果只是普通女人,她们最多被丁秘书骂一顿而已,武广这个副总好女色,生性风流,即使被女人纠缠到公司来了,他也不会太生气。

可是如果是生意伙伴,却因为自己没有通知上面怠慢了贵客,这就严重多了,所以权衡了一下利弊之后,前台小姐还是拨通了内线电话。

“没有预约?你们脑子进水了吗?这种小手段你们都不知道吗?不见,副总马上就要开会了!”丁秘书怒斥了几句之后,啪一声挂断了电话,前台这些女人果真都是些胸大无脑的花瓶,没有预约也敢打电话上来,哼,再有下一次就直接开除!

被训斥了一顿,前台小姐也没有生气,公司上上下下都知道副总的身边的丁秘书脾气大,是个嫁不出去的老处女,但凡有女孩子来公司找副总,丁秘书就跟吃了炸药一样。

所以公司都流传丁秘书早就喜欢副总了,但是她都是三十六七岁了,而且长的也不好看,整日板着脸,穿着黑色的职业装,别说副总武广看不上她,就算是公司普通员工也不会喜欢这样的老女人。

“抱歉谭小姐,没有预约,副总没时间见你。”前台小姐抱歉的开口,反正她已经打了电话给丁秘书了,如果真是生意伙伴,出了事也是丁秘书担当,和她们前台没关系了。

谭果明白的点了点头,“既然如此,于哥,我们直接闯上去吧。”

啊!听到谭果这话的前台小姐傻眼了,然后就看着谭果带着于磊直接向着电梯走了过去,前台小姐这才回过神来。

“谭小姐,谭小姐,没有预约你不能上去的!”前台小姐连忙追了了上去,一边喊着们开口的保安,让他们过来阻挡谭果和于磊。

“我先上去。”看着冲过来的保安,谭果对于磊说了一声直接进了电梯,而一旁于磊则挡住冲过来的保安。

九点钟武广的确有个会议,是武氏集团关于新能源公司的讨论会,毕竟袁傟博士暂时是挖不到了,秦豫和谭果这边已经选好了公司地址,很快就能将新能源集团在帝京开业了,也难怪武家要开会讨论此事。

丁秘书准备好了会议要用的文件,刚走出办公室就看到谭果走过来了,这一层是副总办公室的专有楼层,此刻丁秘书眉头一皱快步的走了过来,“你是谁?谁让你上来的?”

不得不说丁秘书还是很敏锐的,刚刚前台才打了电话说有个女人要见副总,前后三分钟不到的时间,电梯里走出来一个陌生的女人,也难怪丁秘书如此戒备,脸色也显得很难看。

“我找武广。”谭果淡淡的开口,看了一眼四周,看来武广的办公环境还是很不错的,整个楼层都是他的。

“找副总?”丁秘书的老脸刷的一下黑了下来,一手指着谭果就开骂,“你立刻就走,副总是你能见得吗?不要以为和副总约会过就当自己是武氏集团的少夫人了,哼,你这样的女人我见过百八十个了,这里是公司,不是你能胡来的地方,你立刻就走,否则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丁秘书知道自己不可能和武广在一起,但是能这样训斥武广的这些女朋友,丁秘书感觉莫名的痛快,就如同自己是正宫娘娘,这些都是想用被副总宠幸的小宫女,她们再漂亮也要听自己的训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