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幕后凶手/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249章

丁秘书惊恐万分的看着一步一步逼近的方团山,身体下意识的向后退着,“你不要过来,你敢伤害我是要坐牢的!”

“方大哥,你冷静一点,为了一个罪犯把自己搭进去不划算!”被绑在椅子上的刘飞着急的喊了起来,方团山此刻的眼神太过于骇人了。

原本方团山给人一种老实巴交的印象,有些沉默寡言,但是刚刚制服三个暴徒的方团山却像是被超人附身了一样,出手凌厉,地上的三个暴徒不是被打断了胳膊就是被打断了腿,虽然人已经昏迷了,但是从他们脸上痛苦的表情可以看出方团山刚刚出手有多重。

瞿荷是方团山的软肋,尤其在知道瞿荷的遭遇之后,方团山愈加心疼她,可是刚刚这三个暴徒看到瞿荷时那淫邪下流的眼神,直接点燃了方团山心头的怒火,所以他出手才会这么凶狠暴虐。

“你要……干什么……”退到墙角边,丁秘书声音都有些的哆嗦,脸色煞白,再加上这段时间处处碰壁,过的异常颓废,再没有了之前在武氏集团工作时的精明干练模样。

丁秘书被武广开除之后,找工作又处处碰壁,而且公寓也烧毁了,所有的存款都被冻结了不说,关键公寓着火被公安机关定为了人为蓄意纵火,丁秘书身上还背负着危害公共安全的罪名。

更别说在她去派出所了解案情的路途上,还差一点被两个流氓拖到巷子里侮辱了,这种种遭遇之下,心性原本就狭隘的丁秘书只想着要报复谭果来泄恨。

但是她之前身为武广的机要秘书,自然知道龙虎豹保全势力的强大,于是丁秘书就想着报复谭果身边的人,瞿荷是她挑选中的目标,而这三个暴徒也是为瞿荷准备的。

“你冷静一点。”从始至终被保护很好的瞿荷看着眼神暴戾的方团山,不由拉了拉他的胳膊。

虽然今天来刘飞公寓是一个陷阱,当三个暴徒冲出来的时候,其中一人甚至带着匕首,但是瞿荷却半点没有感觉到害怕和不安,看着方团山宽阔的后背,被保护的瞿荷知道只有他在这里,就没有人能伤到自己。

这种感觉让瞿荷心里头筑起的墙壁瞬间崩塌了,她也终于明白这段时间自己不过是在自欺欺人,她总是冷着脸面对方团山,其实是自己在害怕,怕方团山知道自己和魏耀辉发生过关系,怕他会因此离开自己。

所以瞿荷懦弱的选择了保护自己,她筑起心墙抵挡方团山的靠近,似乎这样自己永远就不会受伤,真相就会被继续掩埋下去,方团山至少还会在自己的身边。

察觉到瞿荷对自己的担心,方团山眼中迸发出明亮的光芒,甚至激动的一般抓住了瞿荷的手,“放心吧,我不会冲动的。”

瞿荷这才点了点头,有些别扭的抽回了自己的手。

方团山嘿嘿的笑着,虽然有些惋惜瞿荷这么快就收手了,但是一想到这段时间瞿荷总是冷淡淡的,这还是她第一次这样容许自己靠近,方团山脸上不由露出憨傻的笑容。

看着温情暖暖的方团山和瞿荷,丁秘书嫉恨的扭曲了表情,眼中是狰狞的疯狂,“不要脸的奸夫淫妇!”

身为一个女人,丁秘书总是端着高高在上的架子,再加上工作能力很强,她更是看不起公司里那些长得漂亮的女员工,平日里没有少欺负她们。

丁秘书总认为有一天自己会嫁给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对方绝对不是那种肤浅的只看长相和身材的男人,她的王子更注重心灵美!

可惜丁秘书等了十多年,从最青春的时候一直等到了老处女,她依旧没有找到白马王子,事实证明所有男人都是看长相和身材的,女人没有太强的工作能力没事,只要长得漂亮身材火辣,当然,性格不要那么泼辣就可以了。

被公司女员工称为老处女的丁秘书性格越来越变态,越来越偏激,她逐渐把左右的感情都投注到了武广身上,总幻想着他就是自己心目里的白马王子,但是被开除之后,再加上后来发生的这些事,丁秘书的神经彻底错乱了。

这会看到瞿荷和方团山这样温情暖暖的,丁秘书的神经一下子像是崩断了,气的口不择言,无法接受自己恋爱失败,可是别人却成双成对的。

“闭嘴!”方团山沉声一喝,冰冷的目光看向丁秘书,一手捡起地上的匕首,“谁指使你这么做的?”

瞿荷回国时间不长,也没有和人结怨,所以方团山只能逼问丁秘书幕后主使者是谁,而且这样粗陋的计划,方团山不认为是龙门或者秦家设计的,秦煌知道自己的身手,虽然是因伤退役的,但是对付十多个普通混混还是没问题的,更别提丁秘书只找了三个人。

过了最开始害怕的阶段,丁秘书此刻板着老脸,表情扭曲的挑衅,“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有种你杀了我啊!”

“我不会杀人,不过我可以划伤你的脸!”方团山眼神冰冷到极点,冰冷的刀锋对准了丁秘书的脸,“说还是不说?”

对于一个优秀的狙击手而言,方团山见过血手里头更沾过人命,丁秘书想要和他耍横,还真是选错对象了。

估计没有想到看起来老实巴交的方团山还有这么可怕的一面,察觉到脸颊上匕首那冰冷的温度,丁秘书扭曲的老脸此刻终于染上了害怕,愤怒的喊了起来,“你们要怪就怪谭果那个贱人!都是她逼我的!”

牵扯到谭果了?方团山也愣住了,不是他小瞧这个情绪疯癫的女人,就凭谭果的身份,估计她根本不屑和这些小人物结仇,到了谭果那样的高度,丁秘书还不够资格成为谭果的仇敌。

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秦豫陪同谭果一起过来了,于磊这边立刻派人着手调查几个混混也调查丁秘书的情况。

“都是你这个贱人,是你这个贱人害得我!”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丁秘书此刻对着谭果凄厉的吼叫怒骂起来,如同疯子一般的大喊大叫着,“你这个贱人不得好死!”

砰的一声!丁秘书的怒骂声戛然而止,屋子里刚苏醒的三个暴徒惊恐万分的看着出手的秦豫,而被茶杯砸中嘴巴的丁秘书已经痛苦的捂着嘴,鲜血从她指缝里流淌出来。

“你继续骂,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牙齿可以被砸掉!”秦豫声音阴冷的骇人,若不是有洁癖,他早就一巴掌扇过去了,所以刚刚只好退而求其次,一茶杯将丁秘书砸的满嘴鲜血直流,门牙也被砸掉了一颗。

“你们三个先说是怎么回事?”谭果脸色也显得很是阴沉,她没有想到前脚自己警告了武广,丁秘书后脚就敢安排人对瞿荷动手。

三个暴徒被方团山给狠揍了一顿,不是断胳膊就是断腿,此刻再看到谭果出手那么狠辣,哪里还敢隐瞒。

“我说,我们都说。”一个暴徒声音哆嗦着,恶狠狠的瞪了一眼丁秘书,如果不是这个贱人,自己怎么会沦落到这样危险的境地,还不知道是死是活,“是这个女人找到我们三个,说让我们收拾一个女人,事成之后就给我们三万块。”

秦豫声音冷的掉着冰渣,凤眸冷漠的扫了过去,“怎么收拾?同样的问题不要让我再问第二遍!”

像是被冰冷的毒蛇给盯上了,说话的暴徒惊恐的颤抖了两下,也不敢在言语上玩手段了,结结巴巴的将事情经过说了一边,“她让我们抓住之前这位小姐,然后给她下药拍视频。”

听到这里,方团山的表情也彻底怒了,他不敢想象如果今天自己没有跟着小荷过来,小荷会遭遇到多么可怕的危险!

“方大哥,这事是因我而起的,我会给你一个交待的。”谭果歉意万分的开口,不管如何,丁秘书总是冲着自己来的,最后却差一点害了瞿姐。

“这事我需要武家给我一个说法。”谭果并没有审问丁秘书,完全没有必要,说完之后谭果径自的走到了公寓外面,对着联络器另一边的于磊下达命令,“将武广给我绑过来。”

“是,我知道了。”于磊知道谭果这一次是真的怒了,之前就是担心武氏会对对付瞿荷,所以谭果还特意跑了一趟,警告武广,谁知道这样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客厅里,丁秘书嘴巴已经痛的麻木了,整个人再没有了之前的疯癫,地上的三个暴徒更是连想死的心都有了,早知道会踢到铁板,别说给三万块,就是三十万他们也不敢那。

刘飞已经松绑了,袁楠楠站在刘飞身边,有些惊恐的瞄了一眼走过来的谭果,身体下意识的再次后缩了两下。

“说吧,你们两个是不是也参与了?”谭果平静的开口,但是这种清冷的声音反而让人毛骨悚然,有种说不出来的恐惧感。

刘飞头摇得跟拨浪鼓一般,“没有,我没有参与!都是他们逼我的!”

说道这里,刘飞也心虚的低下了头,他虽然没有直接参与其中,但是被三个暴徒绑在椅子上拿刀威胁之后,刘飞终究还是屈服了,按照暴徒的要求打了电话给瞿荷将她骗过来了。

一旁袁楠楠脸色苍白着,也跟着摇着头,“是他们拿刀威胁我们的,我们也是受害者。”

谭果莞尔一笑,眼神陡然一狠,“你信不信我立刻让这三个人捅你们一刀,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说!”

刘飞猛地抬起头不敢相信的看着眼神暴戾的谭果,如果说秦豫那么凶残他还能接受,毕竟秦豫一看就是个狠角色,超过一米八的身高,笔挺的黑色西装,表情冰冷,眼神凶残。

可是谭果怎么看都像是善良小天使,软糯糯的声音,带着婴儿肥的白皙脸蛋,黑润润的大眼睛,连气息都是无比温和的,谁知道人不可貌相,谭果竟然也有如此狠辣冷血的一面。

“我说。”刘飞是真的害怕了,他也不是隐瞒,好在刘飞并不是主动搀和进来的。

原来丁秘书在查到了瞿荷这边之后,她就没想过直接去花店那边,所以丁秘书找到了袁楠楠这里,在跟踪袁楠楠的时候发现她来了刘飞公寓。

第一次袁楠楠来刘飞公寓的确是为了拿瞿荷的照片,刘飞之前打电话给瞿荷并不是借口,袁楠楠的确想让计算机系的学长将瞿荷的脸和PS到那些黄色的图片和视频上,然后报复瞿荷和袁傟博士。

但是第一次刘飞却找借口拒绝了,袁楠楠不死心,这才有了今天第二次的到来,不过这一次她却被丁秘书给盯上了。

公寓里,刘飞还是拒绝了袁楠楠要照片的要求,两人都争了起来,就在这时公寓的门被敲响了,刘飞也没有多想,刚打开门,三个暴徒和丁秘书就冲进来了。

“然后他们将我绑了起来,拿刀子威胁我引诱瞿小姐到公寓里来。”刘飞一开始是不答应的,结果肚子上被打了一拳头,刀子被驾到了脖子上,在自己安全还是瞿荷安全的两种选择里,刘飞这个大学生自然而然的选择了保护自己。

听到这里,谭果点了点头,倒没有怪刘飞,毕竟他也只是个大一的学生,而且和瞿荷不过是一面之缘,自然不可能这么义气。

“那你呢?”谭果看向一旁眼神左右躲闪的袁楠楠,她以为之前在M国秦豫别墅那一次,和后来在国内这一次,袁老爷子带着袁家几人上门,但是谭果让雷大鹏将袁宝国和袁衾都暴揍了一顿。

谭果以为袁家人绝对不敢再乱来了,毕竟龙虎豹保全可是半黑半白性质的公司,除非袁家人不怕死,否则他们绝对不敢再来纠缠袁傟博士,更不敢对瞿荷动手。

可是谭果没有想到袁楠楠被袁家惯的无法无天,再加上她年纪小,根本没有什么害怕的概念。

“我和刘飞一样,是他们逼迫我的。”袁楠楠低声回了一句,有些不安的瞄了一眼丁秘书和地上的三个暴徒,见他们都没有开口说什么拆穿自己,袁楠楠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一旁谭果却冷笑起来,“刘飞说这话我相信,而且他还被绑住了,可是你只怕不要威胁就同意了吧。”

袁楠楠脸上血色倏地一下都消失了,她想要开口反驳,但是被谭果的气场镇压住了,想说的话堵在喉咙里,怎么都说不出来。

丁秘书带着三个暴徒冲进来之后,当知道她是要对付瞿荷的,袁楠楠顿时乐了起来,也是她告诉丁秘书让她威胁刘飞打电话诱骗瞿荷过来的。

毕竟袁楠楠也知道如果自己打电话,瞿荷肯定不会来,但是刘飞用照片做借口,再加上他说袁楠楠要拿这些照片放到黄色网站上去,瞿荷果真就上当了。

只可惜袁楠楠猜到了开头却没有猜到结尾,看起来老实巴交的方团山竟然是个里练家子,他一个人就轻松松的收拾了三个暴徒,袁楠楠原本以为就算方团山也跟来了,但是他只有一个人,还要保护瞿荷,最后肯定会被三个暴徒给制服住的。

谭果问清楚了事情经过之后,就转身回到秦豫身边坐了下来,等于磊将武广给弄来。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于磊这边的速度很快,原本在公司会议室开会的武广还没有来得及发言,会议室的门就被人踹开了。

当看到于磊的老脸时,武明光和武广表情都变了,于磊这边带了两个人一过,一人留下下面的车子里。

于磊速度极快,当着众人的面直接用匕首挟持了武广,然后带着两个手下压着武广下了楼上了车。

目睹这一切的武明光气的当场暴怒,好在于磊只抓人并没有要甩开后面追踪的保镖,所以武明光也电话找了人,前后七八辆汽车,几十号人追着于磊的车子向着刘飞的公寓开了过去。

“谭果,你要干什么?”当看到坐在沙发上的谭果之后,武广怒吼着,他这辈子顺风顺水的,唯独在谭果身上接连丢了面子。

第一次在办公室里,武广被谭果压在地上,被迫答应了谭果的要求,而今天在会议室里,当着公司股东和中层领导的面,然后被谭果的手下抓走了,武广气的直发抖,甚至都忘记害怕了。

“武副总,我以为我们之前已经达成协议了,没有想到你依旧以身犯险。”谭果冷笑一声,虽然武广没有直接出手,却怂恿丁秘书对瞿姐下手,谭果不会放过罪魁祸首的丁秘书,同样也不会放过背后的武广。

“你什么意思?”武广愣了一下,此刻看了看有些凌乱的客厅,理智这才回到了脑海里,看到瞿荷,再看到坐在地上的三个暴徒,武广眉头一皱,不悦的盯着谭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们龙虎豹那么嚣张,只怕有不少仇敌吧,不要将屎盆子往我头上扣。”

谭果看着满脸怒容的武广,他并不是那种擅长伪装的老狐狸,所以谭果发现武广是真的不知道这一切,所以说丁秘书不是他派来的。

“方大哥,将人带出来。”谭果对着一旁的方团山开口,这事倒是蹊跷了。

当看到方团山将关在卧房里的丁秘书抓出来之后,武广的确很吃惊,他已经开出了丁秘书,毕竟当日在办公室里受辱,武广都迁怒到了丁秘书身上。

要不是她自作聪明的泼谭果咖啡,说不定谭果不会对自己出手,所以武广一怒之下就开除了丁秘书泄恨,这会看到她出现在这里,武广也是大吃一惊,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但是一看满嘴都是鲜血,嘴巴都肿起来的丁秘书,武广气的浑身直发抖,怒吼的骂了起来,“你这个贱人又做了什么好事?”

上一次泼谭果咖啡,害得自己受辱,这一次不知道她又干了什么蠢事,竟然让谭果派人将自己从武氏集团的会议室抓了出来,这事一旦传出去,武广里子面子都丢尽了。

“丁秘书是武副总的人,所以一切还需要武副总来问,我也想听听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谭果之前只问了三个暴徒和刘飞、袁楠楠事情的始末。

至于丁秘书这个罪魁祸首谭果之前并没有审问,原本以为是武广在背后操控的,谭果也懒得问丁秘书,没有想到这事还真和武广没关系。

武广此时已经气疯了,看着丁秘书一脸痴迷的望着自己,暴怒的武广猛地冲上前去,一巴掌狠狠的扇在了丁秘书的脸上,“你这个贱人!”

武明光带着人冲进了公寓,不过因为手下太多,还有二十多个都留在外面,武明光带着十二个保镖进了公寓,这十二个人虽然不是于磊的对手,但也是武明光身边身手最强的几个了。

“谭果!”武明光看着安然无恙的武广,悬着的心这才松了下来,武广虽然脾气暴烈了一点,有些易冲动,但是在武光明看来这个儿子还是很优秀的,不过是年纪小缺少历练。

而武明光正值中年,他至少还可以掌权二十年,武光明相信再经过二十年的历练,武广一定会是一个优秀的公司接班人。

武广也顾不得身后的武明光了,一把抓住丁秘书的胳膊,阴森着表情继续逼问,“你给我说清楚,今天是怎么回事?你要是敢陷害老子,担心我让你这个贱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丁秘书低着头,脸颊被武广的巴掌扇的肿了起来,整个人披头散发着,看起来就和疯子没什么两样。

武明光也没有想到会看到丁秘书,眉头皱了皱,没有再开口说什么。

“说话啊,你这个贱人哑巴了吗?”武广暴怒着开口,逼问着一旁的丁秘书,这个贱人!

丁秘书猛地抬起头,愤怒的看着武广,歇斯底里的叫喊起来,“你怪我?你凭什么怪我?都是这个贱人,都是贱人害得我!”

丁秘书指控的看向一旁的谭果,眼中是毫不掩饰的仇恨!可是当对上一旁秦豫阴冷的眼神时,丁秘书吓得一个哆嗦,却是不敢再对谭果叫骂了。

“我也是被逼无奈!”丁秘书情绪总算冷静下来了,断断续续的将这些天自己的遭遇都说了出来。

武广依旧气愤难耐,狰狞的目光恨恨的盯着丁秘书,“你这个贱人,你是猪脑子吗?你他妈的有什么资格让谭果针对你?”

武明光也冷了表情,站在丁秘书的立场上来看,她倒是本悲催的,找工作被人针对,房子被人烧掉了,存款也取不出来,而且还背负着危害公共安全的罪名,还差一点被混混给强暴了,所以丁秘书才疯狂的要报复谭果,所以才会算计到瞿荷身上。

但是武明光和武广都不傻,丁秘书算个什么东西,她之前虽然想要泼谭果咖啡,但是最后被烫的却是她自己,就丁秘书这种小人物,谭果如果是睚眦必报的人,直接派人就收拾她一顿了。

要知道于磊身手强悍到一个人将武光明这边十二个保镖都揍翻了,对付丁秘书这样的小人物,谭果抬手就能捏死,有必要这样布局算计吗?丁秘书也未免太高看自己了。

丁秘书呆愣愣的看着武广,然后转头看向一旁的谭果,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到的话,“如果不是她针对我,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处处陷害我!我就和她一个人有仇!”

谭果也很好奇,这幕后主使人不是武广那是谁?用这样低劣的手段来陷害自己,丁秘书今天这个陷阱虽然也有成功的可能性,但是变数太大。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幕后算计的人并不知道方团山的身手,不清楚他过去的身份,否则绝对不会唆使丁秘书用这样不入流的手段,三个小混混根本不够看。

武广真是气疯了,这种无妄之灾怎么就落到自己头上来了,不过想到丁秘书这个蠢女人,想到武氏集团和谭果秦豫之间的矛盾,武广也明白换做是自己的话,他也会怀疑背后主使的人是自己。

武光明此时冷哼一声,阴冷着老脸,锐利的目光逼迫的看向谭果和秦豫,“看来事情已经弄清楚了,秦总裁和谭小姐该怎么给我一个交待!”

毕竟不管背后部署这一切的真凶是谁,但是绝对不是武广,谭果这样将武广从会议室里挟持出来,这是谭果理亏,武光明完全有立场质问谭果,向她讨要一个说法。

“什么交待?”一旁秦豫冷声开口,更加冰冷的目光看向武明光,“姓丁的这个女人是你们武氏集团,今天这件事都是她搞出来的。”

“你这是强词夺理!”霸道一辈子的武光明简直气疯了,见过不讲理的,但是从没有见过秦豫这么无理的,就因为丁秘书过去在武氏集团工作,难道她杀人放火了,武氏集团都要兜着吗?

“我就是强词夺理又如何?”秦豫霸气十足的开口,倨傲的昂着下吧,冷笑一声,“武总如果不高兴,可以找回场子,我秦豫都接着。”

“你?”武光明气得都无语了,黑着老脸,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武明光一定会将秦豫给戳的千疮百孔!

武氏集团虽然财力丰厚,但毕竟是正经做生意的,而秦豫的龙虎豹干的就是黑白两道的声音,在国内说是保全公司,但是在国外,那就是私人武装力量,手底下的那些人都是杀过人的暴徒,武明光再霸道他也不敢和秦豫正面冲突,否则倒霉的肯定是自己。

谭果坐在秦豫身边当个安静的小天使,今天这乌龙事的确是自己搞出来的,她当时也是气狠了,以为是武广唆使的丁秘书对瞿荷出手,所以才会让于磊直接将武广抓过来,谁知道还真冤枉武广了。

“好好好,秦总裁果真霸气,今天我武明光认栽!”从牙缝里挤出话来,武光明气的浑身直发抖,再留下来也不过是自取其辱而已,武光明看了一眼武广,愤怒的转身离开,这个仇他一定会找秦豫和谭果讨要回来的!

武家父子两人带着几十个手下就这么离开了,公寓里,谭果对着秦豫尴尬一笑,看了看现场留下的这些人,“现在该怎么办?这些人怎么处理?”

一听到这话,三个暴徒倏地绷直了身体,畏惧的看着谭果和秦豫,决定他们生死存亡的时候到来了。

秦豫冷着脸看着地上的三个暴徒,武广其实说的并不对,谭果的确懒得和这些人计较,就算丁秘书得罪了谭果,谭果当场就会报仇,而不会回来后再报复,为了这种小人物不值当。

但是秦豫却不同,他可没有那么好的涵养和风度,既然这三个暴徒敢干这些勾当,他们就得知道有一天会失败会被人收拾。

“将他们三个带出去。”秦豫冷声开口,相信经过这一次之后,这三个人绝对不敢作奸犯科了。

三个暴徒被拖了出去,屋子里的刘飞和袁楠楠脸色苍白的站在一旁,现在轮到审判他们两人了,看到秦豫那么霸气又凶残的一面,刘飞也有些的不安,袁楠楠同样如此,她清楚的知道秦豫和谭果根本不会有什么不打女人的原则,看看门牙都被砸掉的丁秘书就知道了。

秦豫不打算对刘飞出手,毕竟这事他真的是被无辜牵扯进来的,至于袁楠楠,她既然打算用那么下三滥的手段对付瞿荷,秦豫不在乎用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她不是喜欢上黄色网站吗?不是喜欢出名吗?秦豫打算让袁楠楠彻底成为帝京大学的“名人”。

“回去吧。”秦豫沉声开口,这件事他还需要好好调查一下,看看是谁对谭果出手,虽然对方可能并不是什么大人物,但是既然敢出手,秦豫绝对会剁掉他的狗爪子!

而丁秘书这个元凶,直接被秦豫的人抓上了车,虽然是犯罪未遂,但是既然犯罪了,等待丁秘书的绝对会是牢狱之灾。

这边谭果几人刚下楼,三个暴徒已经哎呦黄天的站在楼道下,一个一个表情都转为了惊恐,看得出刚刚被收拾惨了。

“秦总,他们都已经交待了,而且姓丁的给他们的预付款记录也查到了。”于磊走上前来,外人都以为他是龙虎豹的人,这正好可以保护于磊的身份,让他可以光明正大的保护谭果。

秦豫点了点头,“将他们都送去派出所吧,既然证据确凿,该怎么查该怎么判就是警方的事情了。”

话虽如此,而且秦豫也说的正大光明,可是于磊深谙秦豫那刻薄的性格,所以丁秘书身上的罪行绝对不会轻,不过这也是她咎由自取!

虽然丁秘书是被人当刀子使了,从某个方面来说她也算是受害者,但是如果丁秘书去报复谭果,于磊相信她还不至于这么惨。

但是丁秘书不敢报复谭果,她就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去陷害瞿荷,从这件事上就可以看出丁秘书的的确确是个小人,而且还是一个恶毒的小人,所以锒铛入狱也是她罪有应得的下场。

汽车向着谭家大宅开了过去,谭果坐在后座上,一手无意识的把玩着秦豫的大手,将整件事都在脑海里慢慢的疏离着,毕竟不是武广在背后指使的,那到底是谁呢?

一时之间根本想不到头绪,谭果甩了甩头,然后闭着眼,将刘飞公寓里的一幕一幕如同放电影一般在脑海里回放着。

因为有超强的记忆力,又接受过专业的训练,谭果才具有这样的本事,从自己和秦豫到达公寓之后,每个人脸上的表情,他们的肢体动作,他们说过什么话,干了什么事,这一切都清晰的出现在了谭果的脑海里。

突然之间,谭果表情猛地一怔,脑海深处似乎有着亮光一闪而过,不过速度太快之下,谭果一下子没有捕捉到。

“不对,不对,自己一定漏了什么。”谭果神色认真了许多,此刻坐直了身体,谭果再次进入了冥想的状态,不断的回想着刘飞公寓里的一幕幕场景。

忽然之间,谭果脑海里浮现出一个画面,武明光和武广出现之后,是于磊去卧房将丁秘书带出来的,当时卧房的门并没有关上,在卧房的墙壁上挂着许多照片。

当然,这也很正常,刘飞是个摄影爱好者,他的公寓肯定会有很多照片,不过在挂在墙上的照片里,有一张……

谭果眼睛猛地睁开,看向前面开车的于磊,“于队,立刻回去,回刘飞的公寓。”

于磊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谭果想起了什么,不过听到命令之后,于磊快速的一转方向盘,汽车嘎吱一声在马路上调转了方向,以风驰电掣般的速度直奔刘飞的公寓而去。

汽车一停下来,谭果打开车门就向着楼道口奔了过去,那张照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