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阴谋阳谋/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牵扯到顾家,不过谭果还是制止了顾岸的插手,不管如何先看看形势再说,顾家势力庞大,总会有些害群之马,而且明知道龙虎豹的实力,却还敢出手,这人在顾家的地位也是非同一般。

套用谭果的话来说,既然是有二心的手下,那肯定是要除掉的,总得师出有名吧,而这一次就是最好的机会。

第二天早上,白圣天拨通了铁丰的电话,约他去大厦不远处的威尔斯大酒店吃饭,这可是五星级的酒店,看得出白圣天是绝对有诚意的。

挂了电话,铁丰皱着眉头,他去收保护费的目的就是想要挑起矛盾,龙虎豹保全的强势作风铁丰可是早有耳闻,按照铁丰的推测自己上门去收保护费,那就等于是打龙虎豹的脸,绝对会被他们给打出来,如此一来他的目的也救达到了。

可是铁丰没有想到龙虎豹的人这么孬,竟然二话不说就同意了,甚至还将饭局约在了威尔斯大酒店,半点嚣张跋扈的架子都没有,这让铁丰也没办法了,他总不能直接去和龙虎豹冲突,如果这样的话,上面一旦调查,自己绝对吃不饱兜着走。

想到这里,铁丰收了手机快速的出了门,十分钟不到的路程,铁丰来到一幢别墅的面前,守在门口的两个手下一看到铁丰立刻站直了身体,尊敬的喊了一声,“铁哥早上好。”

铁丰摆摆手,面色匆忙的径自向着客厅大门口走了过去,对着站在玄关处的一个黑色大汉开口:“天浩少爷起来了吗?”

“嗯,刚吃好早饭,这会在客厅里,武少来了。”大汉回了一句,铁丰点了点头径自的走了进去。

客厅沙发上坐着两个男人,一个正是武广,另一个男人看起来比武广年纪要大几岁,脸上带着几分隐匿不住的戾气,不知道武广说了什么,男人不由笑了起来,拍了拍武广的肩膀,看得出这两人关系很铁。

“天浩少爷,武少。”铁丰恭恭敬敬的打了招呼,身体笔挺的站在一旁。

“铁丰,这么一大早过来有什么事?”杨天浩抬头看向铁丰这个手下。

虽然说手下,其实铁丰的父亲是杨天浩父亲的管家,铁丰比杨天浩大五岁,可以说杨天浩从小就是被铁丰当成少爷护着长大的,杨天浩对铁丰也有几分义兄的尊敬,绝对将他当成了最信赖的亲信。

武广看了一眼铁丰,知道他在杨家也有几分地位,所以也没有将他当成一般手下,更何况他还有事拜托了铁丰。

此刻武广笑着开口:“肯定是浩哥你回来了,铁丰想要过来看看你,你这一走可是一个多月了,听干爹说你在港口那边做的很好,那边几个小帮派都被浩哥你收服了,码头的纷乱也都解决了。”

“原本就不是多大的麻烦而已,我代表顾家,他们也不敢乱来。”杨天浩自谦的说了几句,但是从他脸上倨傲的笑容可以看得出,对于此行的成果,杨天浩还是非常满意的。

“对了,我回来的时候听说龙虎豹保全和武氏起了冲突,这事怎么样了?”杨天浩虽然人在外地,不过帝京这边的消息依旧很灵通。

武氏集团可是帝京商界的双霸之一,杨家和武氏集团那是过命的交情,龙虎豹保全的名声,杨天浩也知道一些,不过这里可是帝京,一个龙虎豹还翻不出浪花来。

“天浩少爷,我来说的就是这件事。”铁丰见机将去大厦那边收保护费的事情说了一边,如果龙虎豹拒绝给,双方一旦冲突了,事态恶化了,到时候即使顾家查起来,那也是龙虎豹的责任,铁丰可以将自己撇的一干二净。

“这其中肯定有猫腻,秦豫此人我见过,那叫一个狂,他不可能吞下这口恶气的。”武广立刻开口,一想到之前被龙虎豹的人从会议室里挟持走了,武广就气不打一处来。

虽然之后证明丁秘书的事情和他完全无关,当时武明光也想着借此事找秦豫要个说法,武广还记得当时秦豫的表情,那真的是狂到没边了,根本没有将武氏集团放在眼里。

套用秦豫的话那就是:抓错了又如何?丁秘书终究是武氏集团的人,就算错了,那也是武广倒霉,武氏也只能认了,不行就开战!

杨天浩一手有节奏的在大腿上叩击着,思虑片刻后开口道:“小广,秦豫再狂妄他也不是个傻子,在帝京,秦豫绝对不敢和顾家过不去,牺牲一点小钱保个平安,秦豫这样做才是正确的选择。”

秦豫如果真的是如此狂妄,那么龙虎豹也不可能有今天的规模,杨天浩倒不认为龙虎豹此举有什么不对劲,没有深仇大恨,秦豫自然不愿意和顾家结仇。

武广想了想感觉也对,只是眉头不由皱了起来,“浩哥,这样一来我们就师出无名了。”

武广之前找到铁丰就是想要借刀杀人,借顾家的名头来对付龙虎豹,可是如今秦豫怂了,武广虽然感觉有些的痛快,但是想要报仇就不大可能了。

“这样吧,铁丰你中午如约而去,去探探口风。”杨天浩沉声开口,对付龙虎豹的事情绝对不能急,也急不来。

不过想到龙虎豹在国际上的低位,杨天浩目光里快速的闪过一抹晦暗之色,如果自己能掌握这股力量,再有顾家这个强有力的靠山,那么自己就不用留在顾家低人一等了!

中午时分,威尔斯大酒店。

铁丰带着一帮手下二十多个人直奔威尔斯酒店,浩浩荡荡的一群人,看起来不像是来谈事的,倒像是来趁机吃大户的,毕竟这样五星级的酒店消费一餐可不便宜。

“我的姑奶奶,今天这是真不需要你出面的。”白圣天无奈的看着坐在一旁的谭果,一想到秦豫离开之前那凶残的眼神,白圣天恨不能将谭果原封不动的给秦豫送回去,这丫头要是掉了一根汗毛,白圣天可以肯定没有尊老习惯的秦豫绝对会弄死自己。

“白叔,你的节操呢?”谭果无语的看着都念了百八十遍的白圣天,她家秦总裁有那么可怕吗?

“节操早就被狗啃了!”不愧是帝京出了名的老纨绔,白圣天没个正经的回了一句,不过他也清楚谭果是不愿意离开了,知道她是担心自己会吃了亏,“你这丫头,几个混混而已,我在帝京纵横这么多年,难道还搞不定?”

谭果眯眼一笑,“白叔,我可不是担心你的安全,我就是想要看看顾家到底哪里出问题了。”

一脸感激的白圣天嘴角一抽,得,自己是表错情了!

“呦,铁哥,这包厢太小了,哪里够哥几个坐啊。”随着包厢的门被推开,一个混混瞄了一眼包厢后吊儿郎当的开口,一副挑事的得瑟模样,“看来根本不是诚心邀请铁哥你吃饭,故意埋汰我们呢,我们这么多人,弄个屁大的场子,这是瞧不起我们吗?”

“算了吧,老五,这可是五星级酒店,有的吃就不错了,更别说还给你配了小姐,啧啧。”

“妈的,你眼瞎啊,这小妞肯定是给铁哥陪的,我们就是小跟班没这么大脸面。”又一个混混故意的开口,猥琐的目光打量着坐在白圣天旁边的谭果。

最开始挑事的混混眉头一皱,一脚踩在椅子上,斜着眼对着谭果就训斥起来,“妈的,你耳朵是聋了吗?没看见铁哥进来了,还不滚过来问候铁哥,花钱找你过来就是当陪客的,别他妈的当了婊子还一脸清高的模样。”

听着手底下的人不断的挑事,铁丰却装作没听见一般,他知道对面这女人不是个善茬,能被秦豫看上的女人,又怎么可能弱,听说脾气还挺冲,丁秘书那事发生之后,铁丰也有所耳闻。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谭果比秦豫还要狂,直接派了人将武少从武氏集团的会议室里抓走了,但是此刻看着无动于衷的谭果,铁丰心里头愈加的没底,如此能隐忍的女人真的太可怕了。

白圣天此刻算是看明白了,难道谭果说这些人来者不善,白圣天还当他们就是来收保护费的,顾家规矩是森严,但是顾家势力庞大,底下人那么多,出几个害群之马太正常了。

不过此刻看着挑事的几人,白圣天感觉自己过去几十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昨天在大厦,谭果一眼就看出这些人是故意找茬的,偏偏自己半点没察觉到,白当了这么多年的纨绔。

“顾家倒是好规矩。”谭果抿唇笑着,晃了晃手里头手机,“看来我需要去顾家走一趟,去问问顾家的家主,他是如何管教这些手底下的人的。”

铁丰脸色倏地一边,错愕的看着谭果手里头的手机,刚想要出手,谭果右手在手机上点了一下。

“已经发给我家秦总裁了。”谭果得瑟一笑,将手机放了下来,好整以暇的欣赏着铁丰一行人异常难看的表情。

顾家规矩森严可不是说的玩着,但凡触犯了顾家的规矩,就要接受刑罚堂相应的惩罚,收保护费也算是顾家下面堂口的一个收入,但是却不能仗着是顾家的人就强抢豪夺,但凡发现一个绝对严惩不贷。

“你?”铁丰阴冷着表情愤怒的看着谭果。

龙虎豹保全不愿意和顾家结仇,同样的,无缘无故的顾家也不可能和龙虎豹保全结仇,铁丰可以肯定只要秦豫和谭果带着这份视频找到顾家去,铁丰这一行人绝对要去刑罚堂走一趟。

被刑罚了还是轻的,关键是鉴于龙虎豹保全的势力,顾家必定会派人专门调查这件事,铁丰平白无故的为什么要带着手下人挑衅谭果?难道是想要故意挑起龙虎豹保全和顾家的仇恨,这样一来事态就变得严重了。

“谭小姐,很抱歉,手下人不懂规矩,还请谭小姐高抬贵手!”铁丰第一次感觉碰到这么难缠的女人,三两下就完全掌控了局面。

谭果似笑非笑的看着铁丰,一旁白圣天还故意给谭果倒了一杯茶,两人优哉游哉的喝了起来,刚刚不是骂的很痛快,现在就怂了?一句道歉就没事了,天底下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

铁丰还算冷静,可他背后几个手下脸色都已经煞白了,如果谭果只是普通的小老板,他们还真不怕,背靠大树好乘凉,一般商人可不敢得罪他们这些地头蛇。

但是谭果背后可是龙虎豹保全,她完全有资格去顾家,这样一来,他们这些手下不死也要脱层皮了。

“给谭小姐道歉!”铁丰冷声开口,强压着怒火,今天这事绝对不能传回顾家,否则只会坏了武少的计划,甚至会连累到天浩少爷。

“谭小姐,对不起!”刷的一下,刚刚故意挑事的几个混混整齐划一的开口道歉着,再没有了刚刚的嚣张气焰。

可惜谭果依旧听而不闻,摆明了不能善了。

铁丰眼神更加的阴沉,回手啪的一巴掌扇在身边一个手下的脸上,力度之大,让人感觉都听到了这一巴掌的回声。

而被打的手下也因为这太大的力度身体踉跄了一下,右边脸马上就红肿起来,嘴角也流了血,铁丰这一巴掌绝对是十成的力度。

谭果这才抬头看了一眼面色阴沉的铁丰,倒是个人物,只可惜他效忠的不是顾家,而是他杨家,否则他绝对不会帮着武广想要挑起顾家和龙虎豹保全之间的仇恨。

白圣天一看谭果的表情就知道该收场了,和几个不起眼的混混计较没意思,“行了,还是说正事吧。”

铁丰挥手让二十多个手下都出去了,就算铁丰不让他们走,经过了刚刚这一出,估计也没有人敢留下闹事了。

“这事一张十万的支票。”白圣天将事先准备好的支票递了过去,“希望以后和铁老弟你可以好好相处,你放心,该遵守的规矩我们也会遵守的。”

铁丰阴着脸拿过支票,此时他还真不敢将事情闹大,“两位请放心,我们顾家的规矩森严,既然收了这笔钱,五年内绝对不会有人敢来两位这里闹事,如果有人闹事,我们顾家也会处理,告辞。”

说完之后,铁丰起身就离开了,脸色阴沉的骇人,他已经可以肯定明面上绝对不可能挑拨龙虎豹和顾家起冲突,武少的事情只能再想办法了。

一个小时之后。

还没有吃完午餐的杨天浩和武广同时放下筷子,听完铁丰的叙说,两人都知道不管是秦豫还是谭果都不是善茬,同样的不好对付,谭果简单的一招就将局势掌控在她的手中,让铁丰只能低头道歉。

“铁丰,你先回去吃饭,这件事需要从长计议。”杨天浩让铁丰离开之后,看向一旁脸色同样阴沉的武广,“小广,龙虎豹保全这件事只能用阳谋了。”

如果顾家是杨天浩掌控的,他就不需要投鼠忌器了,但是顾家永远都是顾家人手里头的顾家,杨天浩的爷爷是顾家元老,他的父亲如今是顾家的堂口的堂主。

所以杨天浩也不敢轻举妄动,顾家规矩森严,即使杨家在顾家占有一席之地,但是一旦触犯家规,顾家不可能姑息养奸,更何况杨家还有不少敌人,他们绝对会趁机落尽下石。

虽然不甘心,但是武广在武氏公司历练了好几年,该有的分寸还是有的,此时他笑着点了点头,“浩哥你说的我明白,我只是有些咽不下这口气而已,既然谭果这么难缠,这件事就算了。”

“小广,其实武氏是商界的双霸之一,龙虎豹要成立新能源公司,你完全可以从商界这块入手,而且这才是武家的长处。”杨天浩看问题明显就犀利多了。

龙虎豹保全做的就是黑白两道的生意,如果从顾家这边出手的话,不单单处处受到钳制,而且龙虎豹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但是从商界出手就不同了,商场如战场,秦豫的龙虎豹势力再强大,但是在商界秦豫绝对是个生手,武氏集团要出手绝对方便多了,以己之长攻彼之短这才是上策。

武广一听眼睛一亮,仔细一想之后就明白过来了,“行,听浩哥你的,我现在就回去和我爸商量去。”

!分隔线!

新能源集团的办公楼层装潢了一大半了,最多也就一个星期可以收工了,而且白圣天花了十万块钱的保护费,这几天也是顺顺当当的,没有人来找茬。

“白先生,对不起了,二十八、二十九两层不能租给你们了,你们赶快搬走吧,当初合同是怎么签的,我就按照合同赔偿,这两层楼我要收回来了。”说话的是个五十来岁的胖女人,一脸嫌恶的看了看有些杂乱的装潢现场,趾高气扬的看着白圣天,“我限你三天之内就搬走,否则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白圣天感觉自己这个帝京老纨绔真的是越来越失败了,两层办公楼层装修的快好了,他竟然被房东给赶走了,想当初自己来租这个地方的时候,眼前这个死肥婆笑的那叫一个热情,甚至还打算偷偷塞五千的好处费给白圣天,就是想要让他将这两层楼都租下来,最好是不还价的那种租。

白圣天也不是傻得,嘴皮子那叫一个溜,直接将租价杀低了百分之十,双方这才签订了租赁合约,不过百圣天也知道秦豫已经在帝京工业园这边选址了,所以最多一年的时间就会搬迁,因此合约签的是两年的,但是他没想到房东好好的竟然要毁约。

“毛女士,你知道当初我们合同是怎么签的吗?无故毁约的话,你可是要赔偿一大笔违约金的!还有我们已经装潢的差不多了,所有的装潢费用都是要你来出的!”白圣天没好气的开口。

他倒不是怕了,只是感觉丢脸丢大了,这点破事都处理不好,他还真的没脸去秦豫和谭果那里领工资,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关键是秦豫丢不起这个面子。

如今帝京商界都知道秦豫将袁傟博士留在了新能源公司,而且公司很快就要开业了,但是现在被房东赶走了,秦豫绝对是名声扫地,沦为商界的笑柄,想想白圣天就感觉无比的恼火。

“行了行了,你耳朵聋了吗?一开始我就说了会按照合约赔钱,你听不懂人话是吗?”房东嫌恶的摆摆手,很是鄙视的看了一眼白圣天,趾高气扬的开口:“给你三天时间,你再啰哩啰嗦的,你现在就给我搬走,不就是钱吗?老娘不差钱!”

“半个屁啊,我就不搬,你还能怎么地?去法院告我们,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吗?”白圣天火气也上来了,对付这种老女人就要态度凶狠一点,你若是弱了半分,她绝对会蹬鼻子上脸,敢骑到你脖子上撒尿。

态度嚣张的老女人没有想到看起来风度翩翩的白圣天竟然敢这么横,愣了一下之后,就像是被捅掉的马蜂窝,一蹦多高的炸了起来,“你和老娘耍横,老娘还没有怕过谁呢!”

尖声怒骂还不解气,房东回头看了看四周,然后咚咚咚的走了过去,拿起地上一根装潢用的钢筋,就想要去打白圣天。

负责装修的工人一看到这一幕,立刻就冲过来了,房东倒也嚣张,似乎谁来了都不怕。

白圣天简直气乐了,“哥几个没事,尽管出手,打不死,我赔医药费,打死了,我赔丧葬费,今天一天算两天的工钱。”

装修的工人一听这话,眼睛蹭一下就亮了起来,更何况这事原本就是这个胖女人不对,哪有人在公司快装修好打算开业的时候说不租了,这不是害人吗?再听到白圣天的话,十多个大老爷们一下子就冲了过去。

“你们要干什么?”刚刚还舞着手里头的钢筋想要撒泼的房东一下子就被吓的连连后退,被地上的油漆桶绊了一下,扑通一声跌坐在地上,绿色的油漆桶被打翻了,房东双手双腿一下子就染绿了。

十来个装修的工人不由哈哈大笑起来,有些人就配这样,你和她好好说,她绝对不鸟你,非得你狠狠的将人收拾一顿才行,说白了就是欠揍。

“你们……你们……”跌坐在地上的房东气的浑身直发抖,肚子上的三层游泳圈更是一抖一抖的,但是面对十多个身材魁梧健硕的装修工人,她还真不敢撒泼。

以前敢耍横,不过是依仗着自己是帝京人,身份尊贵,这些都是来帝京打工的泥腿子,别说骂他们几句,就算打了他们又怎么样?打他都是看得起他,都抬举他了!

可是白圣天一看就不是好招惹的,这个帝京的老纨绔看起来依旧英俊,风度翩翩的,但是身上透露出一股子痞气,一口京片子,让房东知道白圣天绝对是个人物,更别说此刻他背后还有这么多装修工人。

房东气狠了,捡起不远处掉的手提包,掏出手机就报警了,因为是在商业区,派出所的民警来的很快。

“警察同志,警察同志,幸亏你们过来了,否则就要出人命了啊!”一看到两个民警过来了,坐在地上的房东立刻扯着嗓子哭嚎起来,被打翻的是绿漆,如果是红油漆的话,估计她都能抹一点到额头和身上,权当是被白圣天他们给打出血了。

“怎么回事?”两个民警快步上前,毕竟十多个装修工人都在这里,两人也担心会闹出什么事来,不过走近一看,房东只是坐在地上干嚎,而且嗓音还这么大,估计人没受伤,否则绝对没这么大的力气又喊又叫的。

“还能怎么回事啊?这些都是地痞流氓,抢占我的房子!”房东再次歇斯底里的嚎叫起来,好似自己遭受了多大的罪一般,“青天白日的,竟然还敢抢房子啊……”

高个民警眉头皱了一下,看了一眼现场的十多号人,最后将目光落在白圣天身上,一看这就是个管事的,“小黄,你安抚一下对方情绪,你和我说一下事情经过。”

白圣天笑着点了点头,倒也没什么隐瞒,“上个月才租下的这两层楼,装修快弄好了,房东今天突然来说不租了,这不吵了一句,人就坐地上嚎叫起来了。”

高个民警听到这里,回头看了一眼还坐在地上撒泼的房东,这人也太不厚道了,不过身为警察,他们既然出警了,自然要将事情调查清楚,“这样吧,你拿着相关文件,和我们去派出所调解一下,看看能不能达成调解。”

一个小时之后。

审讯室里,满身绿漆的房东依旧扯着嗓子大喊大叫着,整个派出所里没有出警的警察感觉耳膜都要穿孔了,就没见过中气这么足的,关键是她有力气嚎叫,却偏偏说被白圣天这边给打了,人都快没命了。

“没命还能喊这么大声?”白圣天无语的摇摇头,他感觉自己真是眼瞎了,当初怎么就选了这么个房东,简直是自作孽不可活!

“毛女士,如果你身体不适的话,我们送你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女民警耐心的劝着,幸好开了空调,否则气温这么高,她一直这样卖力的喊下去,估计还真得出人命。

“我不去,我哪里都不去,事情不处理好,不拿回我的房子,我什么地方都不去!”估计也是喊累了,房东坐在椅子上绷着老脸,她就是要将事情给闹大。

对方可是说好了,只要自己能成功的收回房子,好处费就有一百万,而且这两层楼她还可以比高出现在百分之十的价格租给对方,至于违约金什么的,也都是对方出,这等于白捡了一百万,别说一哭二闹三上吊了,就算是让她脱光了衣服去外面裸奔,房东也乐意啊。

谭果接到白圣天的电话就赶过来了,毕竟白圣天只是新能源集团的经理而已,法人登记的是谭果,所以出事了,谭果必须到场。

十分钟之后,详细的了解了一下事情的经过,谭果看向一脸张狂又得意的房东,“你这是要毁约?”

“对,房子是我的,我说不租就不租,不是签了合约吗?该赔多少钱我赔给你们!”房东得意洋洋的开口,在帝京这地方,有房子有帝京户口,那就是高人一等!

若不是地点不对,而且白圣天看起来挺可怕的,估计房东还得抓着谭果撒泼耍横。

谭果笑着点了点头,对这一旁的白圣天开口:“白叔,你回去一趟,让律师和会计都过来,然后将装修这边相关的单据都带过来,不租就不租吧,一切按照法律程序走,今天就在派出所这边把事情解决了。”

“行,那我就回去一趟。”白圣天点了点头,虽然感觉有点窝火,但是一想到谭果的身份,白圣天就乐了,这些人想要看谭果和秦豫出手,那就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房东一下子就愣住了,错愕的看着谭果,“你真的同意了?你别想骗我,警察同志都在这里呢,他们能给我作证,你要是骗我,那就是犯罪。”

“一切等律师来了再说,你要毁约按照合约走程序就行了。”谭果实在懒得和房东浪费口水,径自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等白圣天和律师他们回来。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白圣天带着律师和会计赶过来了,在来的路上,会计已经在计算装潢的损失费用了。

按照合约白纸黑字写的很清楚,至于装潢这边,会计也有详细的账簿,律师重新拟定了一份赔偿合约,房东这会才相信谭果是真的不租房子了。

“你们等着,我找人看一下合约,如果没猫腻我就签字!”房东倒也谨慎,毕竟她就一个人在这里,谭果这边可是律师会计都有,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在合约上玩鬼。

“自便。”谭果不在意的一笑,示意房东去验证合约。

拿着合约走到了外面,房东拿出手机咔嚓咔嚓对着两张合约拍了照片,然后发了出去,这才拨通了之前的号码,噼里啪啦将事情给说了一遍,“这合约会不会有问题?我看他们那个女老板可干脆了,竟然都不生气,说不定她就在合约上动了手脚,不要叫的狗才咬人。”

“行了,你等着,等我找律师看了合约就回你你电话。”电话另一头的女人挂断手机之后,快速的将刚刚收到的合约发送到了电脑上,打印了两份出来。

将一份送给了公司的律师,女人拿着另一份快速的向着武广的办公室走了过去,丁秘书离开之后,女人就被调了过来,她都四十多岁了,职场经验丰富,辅助武广这个副总正合适。

“什么?谭果这么干脆就同意了?”武广眉头一皱的接过秘书递过来的赔偿合约,快速的浏览了一遍。

从目前的合约上来看,并没有什么猫腻,谭果很干脆的就同意了房东不合理的要求,赔偿也只是按照之前的租赁合约来办的,当然还要加上装修的损失费。

“她到底想要做什么?”武广越想表情越是凝重,他发现自己在谭果身上是处处碰壁,他根本摸不准谭果的心思,也猜不出她的行动。

按照武广的部署,这一次房东这样一闹,谭果肯定不会同意,毕竟新能源公司就要开业了,装修都快完成了,现在被房东要求离开了,谭果和秦豫的脸面往哪里放?

一旦谭果不打算搬走,甚至打算从法律程序维护自己的利益,到时候武广就会派人怂恿房东将事情闹大。

到时候找几个混混,连夜去装潢好的楼层闹事,泼点红油漆,打砸一番,新能源集团就甭指望可以如期开业。

然后再派人将房东给打成重伤,然后将这个罪名嫁祸到秦豫和谭果身上,如此一来,谭果和秦豫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至少名声是臭了。

谁知道谭果根本不按照牌理出牌,明明谭果脾气很烈,可是房东这样闹腾,谭果竟然忍下来了,武广想想就恼火,谭果为什么就不闹呢!

“副总。”就在此时,办公室的门再次被推开了,武氏集团的律师走了进来,手里头拿着刚刚接到的赔偿合约,“副总,这份合约没什么问题。”

总共也就两张纸而已,条条框框写的很清楚明白,也没有玩什么文字陷阱,所以律师可以肯定这份赔偿合约真的没问题。

“行了,我知道了。”武广有些烦躁的点了点头,对着一旁的秘书开口:“既然没问题,就回个电话过去,我倒要看看新能源集团怎么开业。”

房东接到秘书的电话,再次的确定了合约没问题,这才回到谭果这边拿起笔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至于赔偿金,我明天就给你们。”

白圣天不由笑了起来,“行,明天就明天吧,钱是好,也要有命去花。”

房东一听这话,心里头咯噔了一下,她倒是想赖账,这钱虽然不是她出的,但是一想到这么多钱要赔给别人,心里就是舍不得,总想着能赖一点就赖一点,但是一听白圣天这威胁的话,房东倒真得不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