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反水背叛/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圣天表情阴沉着,玩了一辈子的鹰,今天却被老鹰啄了眼!黄经理和白圣天认识十多年了,绝对称得上是老朋友。

以前白圣天落魄时,老黄也从没有在意过,依旧和白圣天称兄道弟,这一次白圣天要招聘管理型的人才,老黄知道之后二话不说,辞掉了之前的高薪工作就过来帮白圣天。

就冲着这份情谊,招聘风波里,白圣天根本没有怀疑过老黄,只认为马斯元是武氏集团派过来捣乱的,再加上罗非鱼那边的调查也证实了这一点。

可是白圣天真没有想到这是一个连环计,而自己就是被算计的那一个,今天这场新闻发布会上除了那些小报杂志外,媒体界的巨头也出现了,这才是武氏集团的真正目的,彻底坐实秦豫黑道势力的身份,让新能源集团无法翻身。

当着这么多记者媒体的面,胖子将手机拿了出来,前排一个记者接过手机向着主席台走了过去,“黄经理,既然你身正不怕,我可以借用一下话筒吗?”

“随便用。”黄经理将自己面前的话筒推了过去,余光扫了一眼表情阴沉的白圣天,一抹得意之色从嘴角一闪而过。

记者随即打开手机录音,将手机对准了话筒,一段清晰的对话从手机里传了出来,正是当天在卫生间里双方冲突的一幕。

通过手机录音能清楚的听到黄经理威胁马斯元的话,那叫一个嚣张跋扈!内定自己外甥当销售部门的主管也情有可原,职场潜规则大家心里都有数。

但是黄经理就因为马斯元几句愤怒的指控,竟然端出了黑社会的派头,扬言要花几万块钱找黑社会去打断马斯元家人的双腿,这让在场的记者都有些目瞪口呆了。

“这个姓黄的经理只怕是武氏集团的人吧?”有聪明的记者立刻就反应过来了,新能源的新闻发布会不但没有洗清自己,反而让自己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怎么看这事都透露出着诡异和蹊跷。

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新闻发布会在白圣天的强制干预之下草草结束了,估计是忌惮龙虎豹保全的势力,在场的记者倒不敢继续纠缠下去,反正想要的新闻都已经拿到手了。

看着空荡荡的会议室,几个工作人员也都低着头出去了,任谁都清楚白圣天此时要找黄经理算账了。

“为什么?”虽然脸色有些难看,但是白圣天并没有非常生气,或者是因为知道谭果和秦豫的实力,所以即使被黄经理算计了,白圣天也还算平静,他只是想要求一个答案,“你这样背后捅我一刀,难道以为可以平安的离开?”

“既然做了,我就想好了退路。”黄经理心里头咯噔了一下,实在是白圣天的表情太过于平淡,但是一想到武氏集团的强大,黄经理感觉自己也没什么好怕的。

现在新能源集团已经处于风口浪尖了,这个时候他们绝对不敢对自己下黑手报复,黄经理已经订好了今晚上的飞机票了,等明天他就去了异国他乡了,新能源难道还真去国外找自己算账不成。

看着有恃无恐的黄经理,白圣天忽然笑了起来,“退路?你信不信我让你没办法离开五号大厦!”

“你不敢!”黄经理冷冷的开口,一副胜利者的高傲姿态,得意洋洋的挑衅,“武氏集团可一直盯着你们,白圣天你要是敢对我出手,武氏集团绝对会抓住机会钉死你们,所以你不可能干因小失大的事。”

就在此时啪啪的巴掌声响起,黄经理一惊回头一看,却见一对年轻男女并肩走了进来,鼓掌的正是年轻的女孩,看起来不过二十四五岁的模样,笑靥如花,给人一种舒适的感觉。

可是在黄经理看来站在女孩身边的这个男人就恐怖多了,眼神阴冷而诡谲,浑身都流露出一股子森寒的气息,在职场多年,黄经理的直觉告诉他这个男人很恐怖。

“倒是好算计,可惜啊,黄经理你忘记我们龙虎豹保全就是黑帮势力,干的就是杀人买命的勾当,你耍了我们一把,还指望全手全脚的离开。”谭果笑眯眯的开口,笑容满面的脸上找不到一点生气的痕迹。

谭果笑容倏地一冷,声音也冰寒起来,“真让你平平安安的走了,我们家秦总裁的面子往哪里搁!”

“你们想怎么样?”黄经理此时才感觉到了不安,他并不惧怕白圣天,一个老纨绔而已,一点脑子都没有,如果不是投胎投地好,在帝京白圣天能横行霸道这么多年?

黄经理不怕白圣天,但是看着谭果和秦豫,黄经理心里头七上八下的,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镇定自若,脸色苍白,声音发颤,只是在强撑着。

“不用和他废话,打断四肢丢出去。”秦豫冷冷的开口,之前新闻发布会上黄经理一发言,秦豫这边就收到了消息,当时秦豫带着谭果刚打算出去吃饭,于是顺道就过来了。

黄经理惊恐的看着下达命令的秦豫,而此时顾大佑已经快步走了过来,对于这种吃里扒外的叛徒,顾大佑即使性格老实憨厚,此时也很愤怒,动作粗暴的抓住了黄经理的胳膊。

“你们要干什么?你们还有没有王法了?”黄经理终于怕了,此时惊恐的吼了起来,想要挣脱,但是顾大佑的双手如同铁钳一般,黄经理不管怎么用力挣扎都逃脱不了。

“大佑,就在这里动手!”白圣天冷冷的开口,他原本就不是善茬,更别说被十多年的老朋友给背叛了,白圣天倒要看看姓黄的还怎么嚣张。

“白圣天,你这个畜生!你不就是会投胎,我呸,你算个什么东西,我辛辛苦苦打拼一辈子,你一出生就拥有一切,你凭什么啊?”不敢对秦豫叫骂,黄经理迁怒到了一旁白圣天的头上,歇斯底里的吼叫起来,言语里充满了嫉妒。

“和你做朋友,哼,你一个无所事事的纨绔,你有什么资格和我当朋友!”越骂越是得意,黄经理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处境,似乎要将这十多年的不甘心和嫉妒情绪都发泄出来。

“除了会投胎,你他妈的会什么?我就是不甘心,你一个没用的纨绔,要豪宅有豪宅,有豪车有豪车,那些女人还整天往你身边凑!”

“可是我呢,兢兢业业的工作,为了应酬喝酒喝到胃出血,平日里出去就伏低做小当佣人,一年到头赚到的钱还不够买一套房子!”

“白圣天,你这样的败类人渣,就不该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凭什么拥有这一切!我呸,老天就是不公平!”

如果说一开始白圣天以为黄经理只是为了钱为了利益而背叛自己,此时听到他的叫骂声,白圣天算是明白了,姓黄的是嫉妒自己,只怕早就看自己不顺眼了,之前只是没有机会,现在一找到机会,毫不犹豫的就选择了背叛。

咔嚓一声!大腿骨被打断的声音响起,伴随的是黄经理杀猪般的惨叫声,整个人扑通一声跌倒在地上,痛的表情都扭曲了。

“圣天,你放过吧,我也是被武氏逼迫的!”黄经理再没有了之前嚣张,此刻痛苦的哀嚎求饶着,身体痛的直哆嗦,黄经理仰着头惊恐万分的向着白圣天哀求着,“圣天,我错了,我真的错了,看在我们十多年朋友的份上。”

白圣天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的黄经理,笑着点了点头,“行,看在我们十多年朋友的份上,今天就断了你四肢,不会要你的命。”

顾大有直接抓起黄经理的左腿,微微抬起,然后右脚猛地的跺了下去,又是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双腿的腿骨都已经断了,黄经理痛的趴在地上,连哀嚎求饶的力气都没有了。

“白叔,我们走吧,这里交给大佑处理。”谭果笑着看向一旁脸色依旧有些难看的白圣天,任谁被十多年的朋友背叛,心里头都不会舒坦。

“圣天,你不要走啊……你救救我……我知道错了……”死狗一般躺在地上的黄经理发出凄厉的喊叫声,被活生生的打断了双腿,他是真的知道害怕了,可惜一切都晚了。

秦豫牵着谭果的手一直出了大厦,看着依旧跟在一旁的白圣天,不由眉头一皱,“白叔,你要跟到什么时候?”

“心情不痛快,找小谭果谈谈心,怎么了?秦总裁,这点尊老的品德都没有了?”白圣天看着满脸嫌弃的秦豫,啧啧,这个醋味估计十里外都能闻到了,自己比谭果年纪大了一轮都不止,秦豫这醋劲也太大了。

秦豫眉头一皱,冷眼看着死皮赖脸的白圣天,“哼,自己识人不清,被一个蠢货骗了十多年,白叔该回去好好反省一下!而不是为了一个叛徒不痛快。”

“行了,白叔要去哪里,我们顺路送你过去。”谭果拉了拉秦豫的胳膊,他就不能不这么毒舌嘛。

“好嘞,走吧,我们上车,让秦总给我们当司机还真不好意思。”白圣天哈哈一笑,厚脸皮的蹭上了汽车后座。

秦豫眼刀子咻咻的往白圣天的身上戳着,可惜白圣天这个老纨绔早就锻造了比城墙还厚的脸皮,丝毫不惧怕秦豫的眼刀子。

汽车离开五号大厦,后座上,白圣天虽然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其实黄经理的背叛依旧让他有些的难以释怀,“我和老黄认识十多年了,这些年我是越混越差,身边那些狐朋狗友没有利益可图都离开了,也就老黄不离不弃的。”

谭果看了一眼感慨万千的白圣天,“其实一开始他在白叔你身边只怕就是想要看你落魄,好满足他羡慕嫉妒恨的扭曲心思。”

开车的秦豫冷嗤一声,明显就是鄙视白圣天活了一大把岁数却依旧识人不清。

谭果猜测的一点不错,黄经理十多年不离不弃,不过是想看白圣天越来越落魄,好满足他变态扭曲的心理,可是谁知道白圣天遇到了谭果,从过气的老纨绔咸鱼翻身了。

而且白圣天成了新能源集团的副总,黄经理虽然也得到了重用,不过只是人事部的经理,还归白圣天管,这让自持能力、才干都将白圣天甩出几条街的黄经理就跟吃了苍蝇一般,又憋屈又不愤恨不平。

所以武氏集团找到黄经理的时候,他都没有犹豫一下就答应了,这才有了后面的一幕。

“要说嫉妒我才是该嫉妒小谭果你啊。”白圣天不由的感慨,姓黄的嫉妒自己出生在白家,却不知道自己忍辱负重了这么多年,得到了谭家的帮忙才报了仇。

可是谭果出生在谭家,多少人羡慕谭果的出生,更别说谭果找个男朋友就找到秦豫这样优秀的,虽然家世背景完全比不上谭家,但是秦豫对谭果的好是众人有目共睹的。

白圣天明白不是秦豫对谭果时真的好,谭家绝对不会同意秦豫追求谭果。

车子开到半途上将白圣天放了下来,秦豫原本臭烘烘的表情这才舒缓下来,电灯泡终于走了。

看着秦豫的表情变化,谭果扑哧一声笑了起来,从汽车后座上爬到了副驾驶位上,“秦总,你有必要吗?白叔和我爸小叔是一辈人!”

“我知道。”秦豫冷哼一声,就算是知道他也不痛快,谭果的心思分到其他人身上,不管是男是女、是老是少,秦豫都不高兴,这绝对是占有欲发作。

!分隔线!

因为之前时间还很早,所以秦豫和谭果去了会所打了一场网球之后,这才打算去餐厅吃晚饭。

“叔叔,给姐姐买一束花吧。”这边秦豫和谭果还没有走到餐厅门口,一个卖花的小姑娘抱着一大束花走了过来。

估计年纪太小,不过八九岁,所以卖花小姑娘倒也没有感觉到秦豫身上的那股凌厉的气息,眼巴巴的看着秦豫,“叔叔,我的花都是从花店里才拿出来的,给姐姐买一束吧。”

叔叔?秦豫冷着老脸,目光看向身侧低头闷笑的谭果,不是自己太老,而是谭果太年轻!婴儿肥的脸蛋,再加上谭果衣着随意简约,看起来和大学生没什么两样。

可是秦豫一贯是黑色的西装,再加上不苟言笑,看起来自然成熟了许多,这才有了叔叔的称呼。

“小妹妹,叔叔的工资卡都在姐姐这里呢,就买一束吧。”谭果笑的眼睛都快没缝了,话虽如此说,但是还是一旁秦豫掏出钱包拿出了钱。

“谢谢叔叔,谢谢姐姐。”成功卖出一整束鲜花而不是一支,小姑娘高兴的道谢之后,抱着余下的鲜花拿着钱咚咚咚向着不远处的花店走了过去,看来花店就是她家开的,所以老板才放心小姑娘在这边卖花。

抱着一大束鲜花,谭果心情极好的揶揄了一句,“叔叔,我们走吧,我肚子饿了。”

餐厅里,侍应生殷勤的迎了过去,给谭果和秦豫安排了靠窗的座位。

虽然说能来这里消费的客人都不差钱,但是看到谭果手里头的花,不少女客人依旧投过羡慕的目光,抛开性格而言,秦总裁绝对算是顶尖的优质男人。

谭果拨弄着玫瑰花瓣,然后认真无比的看向拿着菜单打算点菜的秦豫,“话说秦总,你貌似还真没送过我什么礼物。”

秦豫点菜的动作一顿,抬起头对上谭果天真无暇的大眼睛,好吧,从某种程度上而言秦豫的确不算是浪漫的男人,那些浪漫在他眼里实在是太幼稚了,而谭果也不是幼稚的小女生。

“公司和房产都给你了。”秦豫沉声开口,钱财不过是身外物,在最开始不知道谭果身份的时候,秦豫就将风帆海运和新锐科技给了谭果,这可不是小数目。

“那不一样!”谭果摇摇头,自己也不差钱,但是秦豫送的和自己去买完全是两样。

刚刚谭果会卖花不过是看小姑娘长的可爱,而且对着秦豫一口一个叔叔的叫着,让谭果乐了,所以也就买了一束花,可是从秦豫手里头接过玫瑰花的时候,谭果感觉自己和普通女人没什么两样,那一刻,谭果是真的很高兴,那种发自内心的愉悦和快乐,这让谭果不由正式起自己和秦豫之间的关系。

“我下回会记得。”秦豫接过话,虽然他感觉送花什么的没必要,但是如果谭果喜欢,秦豫不介意每天都去花店买一束花。

看着完全公式化态度的秦豫,谭果挫败的叹息一声,然后坐直了身体身体正色的对秦豫开口:“我说秦豫,你就没有发现我们之间相处模式有点不对劲吗?”

除了没有正式结婚,不能光明正大的滚床单之外,秦豫还真没发现自己和谭果之间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他们连性命都能交付给对方,还能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老夫老妻!”谭果丢出四个字,视线到了餐厅一圈,然后看向角落里的一对年轻男女,虽然是在公共场合,可是两人却甜蜜蜜的腻歪在一起,互相喂食不说,还共饮一杯果汁。

也不知道年轻男人说了什么,腻在他身侧的女友低声笑了起来,有些羞恼的瞪了男友一样,手也娇嗔的在他的胳膊上掐了两下,两人又甜甜蜜蜜的腻歪到了一起。

顺着谭果的目光,秦豫也向着不远处的这对情侣看了过去,对于有洁癖的秦豫而言,互相喂食还有喝同一杯果汁什么的,秦豫还真没想过。

而且大庭广众之下,秦豫并不喜欢和谭果腻歪,倒不是拿不出,而是他不乐意让外人看到谭果娇嗔羞赧的表情,谭果的这些表情只有自己能看。

而且那对年轻情侣,你掐我一下,我掐你一下的举动,在秦豫看来是无比的傻气外加愚蠢,谭果偶尔闹腾的时候也喜欢掐秦豫,但是秦豫从来不会回掐过去,一个大男人做这种动作太娘气了。

“你不喜欢这种幼稚愚蠢白痴型的。”观看了几分钟之后,秦豫得出了结论,这种幼稚小男生,谭果绝对看不上眼。

说到这里,秦豫抬头看向谭果,理所当然的宣布所有权,“你只喜欢我这种类型的。”

谭果挫败的哀嚎一声,头一耷拉,额头直接撞击到桌面上,谭果实在是无语了。

片刻后,谭果再次抬起头看向秦豫,“我是说我们这样太像老夫老妻了,一点激情都没有啊,秦豫,你才多大,我才多大,我们也该热情洋溢的谈一场恋爱!轰轰烈烈、要死要活的那一种。”

秦豫抬手摸向谭果的额头,体温正常没发烧,所以谭果只是习惯性的闹腾而已。

“我没发烧没生病!”谭果无语的瞪了一眼秦豫,努力回想自己和秦豫相处的过程,好吧,从在南川开始,两人根本就没谈恋爱直接就同居了。

然后自然而然就到一起了,自己懒,刚好秦豫愿意照顾自己的生活起居,所以顺其自然的过起了老夫老妻的生活。

想到所有电视电影小说里的浪漫桥段,谭果认真的握住秦豫的手,“秦豫,要不你重新追求我一次,从最开始的打电话开始,然后偷偷摸摸的出去约会,吃饭看电影或者出游,偶尔送我一个小礼物讨我欢心……”

听着谭果巴拉巴拉一大段之后,秦豫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我不在,你天天睡到中午起来,早饭都不吃,而且你也不会出去约会。”

对于死宅又懒散的谭果而言,她最喜欢的方式就是天天窝在家里头,混吃混喝等死,所以出去约会什么的,那绝对只能是说说而已!

谭果咬牙切齿的瞪着泼凉水的秦豫,不满的哼哼着,“从今晚上开始我就回家里住,然后你每天打电话给我,然后我们再偷偷摸摸的出去约会!”

“柳叶胡同,你溜不出来,我也溜不进去!”秦豫绝对是浪漫的绝缘体,他实在不懂谭果这是要闹腾什么,没自己照顾,她连衣服都是直接丢洗衣机里,记得倒洗衣粉就算不错了。

想到柳叶胡同的防守,谭果犹豫了一下,“那行,七局有我的宿舍,我过去那边住,你记得每天都来找我约会。”

看着咬牙切齿的谭果,秦豫可以肯定自己若是敢拒绝,谭果绝对能翻脸!所以秦豫点了点头,但早就习惯了抱着谭果睡,秦豫是绝对不会回公寓一个人孤枕难眠的睡觉。

吃过饭之后,谭果兴冲冲的让秦豫开车将自己送到了七局的宿舍区,而且和门外大爷交待了一声,“马大爷,这是我男朋友,以后他进来就不用查了。”

“呦,小谭你都有男朋友了啊,好的,大爷我记住了,快进去吧,你都好长时间没回来了,这房子估计没办法住人了。”门外大爷笑呵呵的回了一句。

兴冲冲往宿舍楼冲的谭果脚步一顿,仰头看了看不远处零星亮着灯火的公寓楼,自己大半年都没有回来住了,这房间还能住人吗?

五分钟之后。

看着满是灰尘,霉味扑鼻的公寓,谭果皱了皱鼻子,习惯了被秦豫照顾的生活,这脏兮兮的公寓,谭果实在住不下去。

“回去吧。”看着懵住的谭果,秦豫薄唇不由勾了起来,这丫头还想折腾,她行吗?

“你笑什么?”谭果恼羞成怒的瞪着身旁的秦豫,虽然很想豪气冲天的开口来一句,今晚上我就住这里了,但是闻着屋子里的霉味,谭果就退缩了。

不过输人不输阵,谭果恶狠狠的开口:“今晚上是不能住了,我明天找钟点工过来打扫一下,今晚上我就去酒店住。”

秦豫无奈的看着较劲的谭果,“先回去住,明天打扫干净了,再通风几天,然后你回来住。”这个时候的谭果绝对要顺毛撸,否则她肯定要炸毛。

“不,今晚上我就去酒店住!”谭果转身向着门口走了去,绝对不能让秦豫小看了自己。

“有些五星级酒店,看起来干净,其实传单被套都没有换。”秦豫声音拔凉拔凉的从后面传了过来。

谭果嘴角一抽,脚下速度不减,说的好像他没去酒店住过一样。

“床单被套不换也就罢了,有些人还在床上XXOO,你确定要住酒店?”秦豫笑着再次开口,他就不相信谭果能去酒店住。

“秦豫!”谭果回头瞪着嘴角勾着浅笑的秦豫,“你能不能再恶心一点吗?你怎么不说现在这些酒店还有人在浴室安装监控探头偷窥呢!”

“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秦豫一耸肩膀,似乎很无奈谭果的固执,“而且枕头别的人都睡过,说不定还会流口水,有些人还有怪癖,你睡觉喜欢抱着东西,说不定就将枕头抱着怀里。”

“秦豫!”谭果原本不觉得有什么,但是被秦豫这么一说,谭果感觉浑身毛毛的,还真没办法去酒店睡。

秦豫叹息一声,一副宠溺又纵容的姿态,大手还顺势揉了揉谭果的脑袋,“被折腾了,我们回家睡。”

“我去白叔那里睡!”谭果话刚说出口,刚刚还面带微笑的秦豫刷的一下沉了脸,目光显得极度的危险。

“干嘛面带杀气?”谭果笑了起来,抬手戳了戳秦豫的胸膛,“我说你有必要这么吗?说不定我们老夫老妻过了几年之后,感觉生活寡淡无味,然后就离婚呢,未来的日子还长着呢。”

秦豫无奈的看着火上浇油的谭果,也就她敢这样说,偏偏秦豫拿谭果半点没办法都没有,只好顶着一张凶残的老脸,然后霸道十足的搂着谭果的肩膀,从牙缝里挤出话来,“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你都别指望了!”

谭果扑哧一声笑了起来,估计这辈子是甭指望秦豫能浪漫起来,两人一路闹着出了宿舍楼,然后开车回了公寓,当然谭果依旧没忘记让人去自己的公寓打扫。

新能源集团今天的新闻发布会简直就是一场闹剧!所有人都在等着第二天新京报这些媒体巨头的报道。

而武明光在得到消息之后,脸上也终于露出了笑容,这些天和秦豫对碰,都是自己这边吃瘪,终于可以扳回一局了。

而商界其他人同样也知道了新闻发布会上黄经理的反水,虽然之后黄经理被人打断了四肢丢到了武氏集团的大门口,但这也侧面证实了新闻发布会上秦豫这边输了一筹,所以才拿黄经理泄愤来着。

所有人都在等着第二天早上的报纸,毕竟没有媒体巨头的带头,其他小报和杂志社包括网上的论坛都不敢再报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