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跪下闹事/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目送着谭果神色冷淡的离开之后,董东阳眯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可是就在此时,当看到人群里的一道身影时,董东阳眉头一皱快速的走了过去,“小姑,你怎么过来了?”

“东阳,是你啊。”董佳虽然穿着品牌的华服,但是整个人神色很是阴郁,眼下一圈黑灰色,看得出她这段时间睡眠很差,眼睛里都泛着红血丝了,这让原本性子就有些孤僻的董佳看起来更加的难以相处。

“小姑,你不是和姑父一起过来的?”董东阳虽然问了一句,不过他心里头清楚董佳绝对是一个人来的,而且是来者不善。

之前因为水方阁的冲突,单毅这个表弟被秦豫几人打了,虽然是皮外伤,但是依旧躺在床上调养着,医生也说过要调养个把月的时间。

为了这事董佳气狠了,她这个当妈的要给儿子讨回公道,偏偏在了解了水方阁冲突的始末之后,单父阻止了董佳的胡闹,毕竟事情起因就是单二少自己挑衅惹出来的。

谭果和秦豫都敢和武明光撕破脸,单二少算个什么东西,他竟然敢派手下去抓谭果,要让她过来陪酒,在单父看来单二少被打一顿已经是秦豫手下留情了。

毕竟单二少只是皮肉伤而已,吃一堑长一智,别仗着单家在外面为所欲为,终究会踢到铁板的。

更别提谭果后来为了打听摄影师刘琉的事情暴露了自己特调七局一把手的身份,单父诧异谭果在职位上还高了自己一级,而且特调局还是特殊部门。

就手中的权利而言,谭果也远远大于单父,这样的情况下,单父更不可能追究秦豫揍了单二少的事情,按照单父的打算这事就这样了结了。

偏偏董佳因为求爱不成,又看单父如此漠视单二少这个儿子,和单父大吵大闹了好几天,非得要找秦豫算账。

但是单父下了铁命令,单家这边没有人敢帮着董佳去对付谭果,一哭二闹都不成之后,董佳回了娘家寻求帮助,此时董佳的心理也不是为了找秦豫报复了,而是就这件事要和单父拗到底。

但是董家人也不傻,不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就算单二少是董家的外孙,可是单父都下了命令不准揪着单二少被打的事情不放,如果董家给单二少出头,那就是不给单父的面子。

抛开单父这边不提也就罢了,如果打了单二少的是普通人,董家给外孙出头也算是合情合理,但偏偏凶手是秦豫。

董家绝对不会为了一个外孙招惹这么一个凶物,那简直是自讨苦吃,武明光都拿秦豫没办法,龙虎豹说是保全公司,其实黑白两道均沾,这样的黑色势力,董家怎么可能主动与之为敌。

丈夫不作为,娘家推三阻四,董佳越想越气,越想心里越是扭曲,但是她同样没办法,在知道新能源集团开业之后,董佳想办法拿到了邀请函,这才过来了。

其他人不给儿子讨回公道,董佳这个当妈的要给儿子讨回一个说法。

“我就来看看打伤小毅的凶手到底长什么样!”董佳阴声阴气的开口,既然姓单的不将自己当妻子看,那自己何必顾忌他的面子,何必去管单家的脸面。

反正单家最后还不是给了单致远那个小杂种,她的儿子单毅顾忌什么都得不到,既然如此,不如鱼死网破,大家谁都得不到单家。

董东阳心里头咯噔了一下,实在是董佳这个小姑的眼神太过于阴沉诡谲,透露出骇人的疯狂。

早些年因为初恋失败,董佳整个人就变得很孤僻,总感觉自己成了帝京的笑话,嫁给单父也不过是生无可恋而已。后来董佳日久生情爱上了单父,却求爱不成,心理变得更加扭曲。

此刻看着董佳,董东阳知道今天肯定要坏事,“小姑,秦豫不是善茬,今天又是新能源开业,来了不少领导,小姑,你冷静一点。”

看董佳这样子,董东阳好像看到那些想要吸引家长注意力的野孩子,既然你不爱我,那么我就天天闯祸天天闹事,让你不得不关注我,即使适得其反。

“行了,你去吧,我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董佳不满的看了一眼劝自己的董东阳,摆摆手目光在人群里搜索着。

董佳结婚之后虽然很少出来,但是她毕竟是单家的当家主母,有些重要场合还是要出席的,再加上今天现场来了不少大领导,董佳认出了不少人。

想到这里,董佳眼神更加阴沉了几分。

“小姑!”董东阳一看董佳这样子,绝对不敢放任她一个人乱来,到时候倒霉的是单家,董家也绝对会吃不了兜着走,秦豫此人可不是善茬,迁怒这种事他肯定能做出来。

“咦,佳姐,你也来了,之前我碰到单副长,还以为你没有来呢。”就在此时,一道女音传了过来。

贵妇和董佳有点交情,毕竟她老公和单父在同一个部门工作,职位还低了一级,所以对孤僻的董佳倒是很巴结。

“原来你也来了,今天还真热闹。”董佳趁机走了过去,阴阳怪气的赞了一句。

贵妇明显感觉到董佳这表情有些不对劲,但是想到平日里董佳就是这阴晴不定的孤僻模样,倒也没有多在意,笑着接过话:“是啊,今天可是高朋满座,商界的、研究界的包括那些大人物也都来捧场了,秦总裁的面子可真不小。”

说到这里,神采飞扬的贵妇心里头咯噔了一下,这才想起来单二少之前好像是被秦总裁给打了,而自己却在这里赞美对方。

董佳完全阴沉了表情,半点没有一个贵妇交际时该有的沉稳和雍容,此时看向几个大领导坐着的方向然后快步走了过去。

今天新能源开业,宾客真的是多,但是也分成了好几个圈子,商界的自然是一个圈子,能源研究界的也是一个圈子,而那些职位不小的大人物自然也是一个圈子。

“秦总果真是年轻有为啊,以后帝京就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此刻东边的座位区域里,一个年逾六十的男人笑呵呵的开口,目光里闪烁着精锐的光芒。

按理说以男人的身份,他完全不必要对秦豫一个公司总裁如此客气,但是之前新闻发布会的事情传开之后,帝京上上下下都知道秦豫的靠山很硬,能将媒体界巨头的负面新闻都压下来,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

新京报这些媒体巨头,听从的可不是商界的指挥,他们报道的新闻代表的就是上面人的意思,武明光机关算尽,却终究敌不过秦豫背后的人。

更别提今天大家站着的五号大厦,想当年多少人打过这大厦的主意,其中不乏那些世家子弟,但是都铩羽而归,最后能五号大厦被谁买走了都打听不到,如今这地方借给秦豫开公司了,再次验证了秦豫背景的强大,只能交好,决不能为敌。

“您老过奖了,我还年轻,还有许多地方要和老辈们学习。”秦豫沉声开口,神色略带恭敬,却不显得卑微谄媚,别人抛出橄榄枝,秦豫也不摆出鼻孔朝天的高傲姿态,那不是高傲而是愚蠢、是自大。

几个大领导都和秦豫寒暄了几句,一旁单父更是带着单致远这个儿子向秦豫正式道歉着,“秦总,之前犬子的时多有得罪。”

“单副长客气。”秦豫并不在意,单二少那个纨绔并不能代表单家,若是以前,秦豫或许懒得和单父交谈,但是他知道自己如今的身份不同,他要和谭果在一起,就等于是谭家的一份子,秦豫不可能和以前那样无所顾虑。

看到单父、单致远和秦豫湘潭甚欢的模样,董佳表情狠狠的扭曲着,此时快步走了过来,在单父微微诧异的目光里,董佳突然走到几个大领导的面前,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尖利着声音喊了起来。

“武叔,我父亲说您老实最公正廉明,当年多少大犯要犯都是被您亲手抓到监狱里去的,现在您在信访部门工作,武叔,我也是走投无路了,有些人仗着是公司老总,有钱有势,所以就敢草菅人命,武叔,我求你给我做主。”

整个大厅寂静的连针掉下去都能听见,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跪在地上的董佳,几乎怀疑自己是眼花了,看错了,这又不是拍古装电视剧,苦主申冤无门,只好去拦钦差大臣的轿子,这场面怎么看怎么的诡异。

单父气得面色铁青,他虽然生性冷淡,为人也有些严肃古板,但是是个男人都要面子,更别提单父这些在体制内工作的人,对普通人而言丢脸也就丢脸了,影响不大,至多被人嘲笑几句。

但是对单父而言,董佳这么一闹,一旦被他的敌人抓住了什么把柄,一番攻讦下来,单父很有可能前途尽毁,商人失败了一百次,还可以爬起来尝试一百零一次,但是体制内工作的人而言,基本上失败一次,一切都毁了。

“武访长,小董这几天因为失眠情绪有些不稳,出门之前还和我大吵了一次,她这是在胡言乱语,还请武访长多多包涵。”单父快步走了过去,不得不用最牵强的理由来打圆场。

【亲爱的们,现代文和谐程度很严格,所以很多职位不能出现,颜只能尽可能用其他编造出来的职位代替,大家多多包涵。】

董东阳此时也快速的走了过来,不管如何,董佳终究是姓董,“武爷爷,小姑之前没有吃药,我带小姑下去休息一下。”

武金龙明白的点了点头,“去吧,小心一点,不要刺激到小董的情绪。”

“东阳,你让开,我正常的很,我也没有疯!”看到要搀扶自己起来的董东阳,董佳尖声叫了起来,猛地抬头看向四周的人,随后将凶狠的目光死死的盯着一旁的秦豫,“我就是要状告姓秦的,他仗着黑社会的势力,将我儿子单毅殴打成重伤,我上告无门,我只能舍下面子求武叔叔您啦,还是说您也收了秦豫的好处,或者武叔你害怕秦豫的势力,不敢管了。”

嗬!在场的人心里头咯噔了一下,董佳这话说的太毒了,这等于是将武金龙架到火上去烤,之前董佳这么一跪,单父和董东阳还能扯个理由将人带走,武金龙也不会深究。

但是董佳把话说死了,武金龙要是再不处理,他的一世英名就要毁于一旦了,而且董佳就跟疯了一样,她今天能下跪,武金龙要是不管不问,谁知道她明天会不会去相关部门状告武金龙,就她说的那两条理由,绝对能让武金龙惹一身腥臊。

单父此时已经气的说不出话来了,董东阳也是恼火的厉害,偏偏众目睽睽之下,这两人都得忍着。

单致远此时走了过来,轻轻拍了拍单父的胳膊,随后向着跪地上的董佳走了过去,“妈,武爷爷肯定会处理的,你先起来,这里人多杂乱,我们去休息室说。”

在场人不由赞赏的看了一眼单致远,比起气的快失去理智的单父和董东阳,单致远这个小辈倒是八面玲珑,先将人劝起来,然后去休息室里处理,这样一来至少也算挽回了单家的面子。

“我呸!”可惜董佳的心理早就扭曲了,此刻狰狞着眼神瞪着劝自己的单致远,突然抬手一巴掌打在了单致远的脸上,“不需要你猫哭耗子假慈悲,说不定秦豫这些凶手就是你找来的,你巴不得小毅被打死,这样单家就是你的了!”

“我身正不怕影子歪,今天当着大家的面,我们把一切摊开说,为什么要去休息厅,是不是你们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黑幕,所以才不敢当着大家的面说。”董佳得意一笑,只感觉无比的畅快,姓单的平日里漠视自己的存在,现在后悔太迟了。

“好了,有什么冤屈你站起来说吧。”武金龙冷淡的开口,董佳闹到这份上,武金龙也不用顾忌单家和董家的脸面了,遮遮掩掩的反而更说不清楚。

今天在场这些人,虽然面子上都和和气气、有说有笑的,但是也有武金龙的敌人,只是大家都没有撕破脸而已,今天这事处理不好,武金龙肯定晚节不保。

谭果只放着田老那边会因为田宝的死闹出大事来,她真没有想到董佳这个女人会这么胡来,这种不管不顾的疯癫,谭果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单夫人既然要状告我们家秦总裁,那就坐起来说吧。”谭果走了过来神色平静的开口,对着一旁的白圣天道:“白叔,你麻烦你通知一下在场的记者朋友,这件事属于私事,还请他们给秦总一个面子,暂时去休息厅休息一下。”

交待了白圣天之后,谭果看向一旁的罗非鱼,“罗秘书,将座位调整一下,牵扯到事件的人到这边一次坐好,其他客人在后面一次坐下来,如果不想旁观的宾客,暂时去休息厅休息。”

不得不说谭果的办事效率很快,这样乱糟糟的局面,短短五分钟不到的时间就变的有条不紊,在场的记者和一些身份不够的宾客都被送去相应的休息厅休息了,他们倒是想要留下来,可惜资格不够,除非他们敢得罪秦豫,敢得罪单家和董家,甚至得罪武金龙。

至于身份有重量的人,则在后面的座位上坐了下来,这些人各怀鬼胎,谭果也知道堵不住悠悠之口,既然如此,摊开来说更好,他们要看就让他们看个明白。

------题外话------

一会再更新一章,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