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致命报复/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打伤打残都可以,只要不出人命!

秦豫这凶残的命令一下,在场不少人都有些的错愕,如果是私底下,秦豫逞凶斗狠也就罢了,现场这么多的记者媒体在,新能源集团是正规的公司,而不是黑社会势力。

好吧,秦豫背后靠山很强硬,可以压下新京报这些媒体巨头的负面新闻,但是就算新闻不报道,现场还有这么多的大人物,如同武金龙这些老领导都在。

秦豫用这样黑打黑的招数就太鲁莽了,这分明不将武金龙等人放在眼里。

“秦总裁,你这样做是违法的!”人群里,一个道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黑瘦男人似乎根本不在意秦豫会仇视自己一般,此刻依旧提高声音开口。

“大家都是合法商人,有什么矛盾也要和平解决,更何况还有武访长这些领导在,秦总裁你喊打喊杀的,真当自己是黑社会分子,还是说将武访长他们当成了摆设,不将他们放在眼里!”

不管什么事情,一旦上纲上线了就比较棘手,否则为什么很多企业集团都是私底下处理一些人和事,就算是顾家,从明面上也是合法经营的,遵纪守法的,秦豫却当众下命令将人打残废,这分明就是践踏法律。

“是我冲动了。”就在此时,秦豫却突然后退两步道歉,同时命令顾大佑等人也退了回来,秦豫看向武金龙等人,板着一张英俊的脸沉声继续开口:“抱歉,实在是他们故意选在开业典礼上捣乱,我情绪一时失控,武访长,今天这事还是要交给各位领导来处理更合适。”

刚刚开口给秦豫定罪的黑瘦目瞪口呆着,谁也没有想到心高气傲的秦豫竟然会选择妥协,然后顺杆子爬的将眼前的问题丢给了武金龙这些大人物去处理。

几个体制内工作的大领导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武明光,刚刚故意挑事的黑瘦男人肯定是武明光的手下,诋毁秦豫失败,却让他们来收拾烂摊子,武明光这样做难道就将他们放在眼里了?

武金龙走上前来,看着来者不善的几十个大汉,浑厚的嗓音掷地有声的响起:“我是武金龙,如果你们有什么矛盾纠纷,请走法律程序,否则我只能报警处理了。”

于公:武金龙的身份注定了他必须走出来处理这件事;于私:他接下这件事也算是交好秦豫。

可惜在场的三四十个劲装大汉不为所动,根本不将武金龙放在眼里,同样也没有将龙虎豹放在眼里。

气氛顿时显得僵硬起来,就在武金龙打算让人报警时,又一辆车子开了过来,随着后座车门的打开,在两个大汉的拥护之下,一个老者走下了车。

现场其他人或许不认识这个老者,但是上了年纪的人和武明光这种和顾家比较熟悉的人却已经认出来人的身份了,正是顾家的元老之一。

“原来是武访长在这里,手下不懂事,多有得罪。”田老声音嘶哑的开口,神色太过于平静,反而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阴森感。

顾家的元老来这里做什么?难道真的是因为顾家和秦豫真的成了死敌,所以顾家特意派了元老级的人物来砸场子?

“外面太阳晒,我年纪大了,不知道秦总裁可否进来详谈。”田老和武金龙打了一声招呼之后,径自的向着大厅走了进去,这话是对秦豫说的,却又漠视了秦豫的存在。

在场的人都摸不清楚田老的意图,不过在秦豫和武金龙都走进大厅了,不少人也迈开步子跟了进去。

“大佑,你在门口守着,不相关的人不要放进来。”秦豫经过顾大佑身边时低声说了一句。

“是,先生,我知道该怎么做。”顾大佑自然知道田老实来者不善,立刻组织龙虎豹的人挡在门口。

而田老爷似乎不愿意让不相干的人进来,他带过来的劲装大汉也站在大门口把守,记者都被摈除在外了,一些身份稍差的人也被挡在了门外,能进入大厅的还是那些有身份有地位的宾客。

客厅里,武明光这些人自然而然的退到了角落里,静观事态的发展。不得不说顾家在帝京实力非同一般,所以即使武金龙这些大人物对田老爷有几分忌惮。

众人坐下来之后,田老目光诡谲的盯着秦豫,许久之后声音阴森的响了起来,“今天我来这里和顾家无关,完全是私人恩怨。”

“田老,不知道是什么矛盾,或许我可以充当一个和事老。”武金龙接过话,现在大厅里满打满算也就二十来个人,记者和其他人都被挡在外面了,武金龙也不需要顾虑太多。

“武访长,这件事你管不了。”田老摇了摇头,目光依旧锁定在秦豫的脸上,阴测测的声音继续响起:“道上有道上的规矩,杀人偿命!我唯一的孙子被人杀了,这个仇只能血债血偿,谁来打圆场也不行。”

在场所有人心里咯噔了一下,有几个人甚至被田老那阴狠嗜血的气势给震慑的后退了好几步,大家一开始都以为是顾家和秦豫有仇,谁也没有想到竟然是田老的孙子被秦豫给杀了。

感觉到田老身上流露出来的杀机,武金龙眉头一皱,他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在震惊之后武金龙快速的开口:“田老,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如果令孙的死亡真和秦豫有关系,法律会还给您老一个公道。”

“田老,我可以用人格担保,这个案子会在最快的时间里被查清楚。”于公于私武金龙都不能让田老这样乱来,否则一旦追责,在场所有人都逃不了干系。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武金龙收到一些内幕消息,R5型太阳能板虽然研发失败了,但是国家并没有放弃这项研究,而且还会加大研究的力度,这就说明新能源集团是国家重点扶持的公司,秦豫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出事。

“武访长,你不用多说了。”田老摆了摆手,目光从在场众人脸上一一扫过,似乎很是感慨,“虽然对不起大家,但是我已经老了,儿子和儿媳妇早年过世,就留给我一个孙子,如今孙子已经死了,我一个老不死的活着也没有任何意义了,今天连累了在场各位,是我田某人的过错,等到了阴曹地府,我会亲自向阎王爷说明,上刀山也好,下油锅也罢,我田某人都认了,但是!”

声音陡然狠戾起来,透露出浓烈的杀机,田老阴沉的目光盯着秦豫,“杀人偿命!今天秦豫必须得死!”

田老这是要发疯了!武金龙心里头咯噔了一下,他已经看出来了田老是万念俱灰,所以才会显得如此疯狂,谁能挡得住一个疯子的脚步。

“外面的十多辆车子都是我的手下开过来的,每辆车的后备箱里都有定时爆炸装备,其威力可以将方圆五十米的地方夷为平地。”田老声音再次平静下来,可这份平静愈加的让人惊恐不安,“那只是一辆车的威力,外面一共有十二辆车子,如果同时引爆,这个威力相信大家都知道。”

在场大部分人的脸色都白了,就连最开始本着看秦豫倒霉的武明光此时也是神色大变,他知道田老会选择在今天报复,但是他没有想到田老的报复如此的疯狂,竟然要在场这么多人陪葬!

不说此刻大门口被龙虎豹和三四十个劲装大汉给包围了,大家就算想要逃也逃不走,而且按照田老的说法,一旦引爆了,整个五号大厦估计都会被夷为平地,这种可怕的威力之下,大厅里的人和大厅外的人,一个都逃不掉!

而且田老明明是存了死志而来,所以他才说这件事和顾家无关,是他和秦豫之间的私人恩怨,但是稍有差错,田老绝对会拉着现场上百号人一起陪葬。

“田……田老……你冷静一点。”有胆子小的声音依旧哆嗦了,此刻惶恐的开口:“冤有头债有主,你不能这样做,不能拉着大家给秦豫陪葬……”

“是啊,田老,我们上有老下有小,令孙的事情和我们无关!”谁也不想死,所以在场的人纷纷开口,都想争取一线生机。

没有开口的人都算是镇定的,但是从他们微微攥紧的拳头可以看出他们内心的不安,只是经历过太多的大风大浪,此时并没有表现出来。

“一人做事一人担,田老如果是来找我秦豫报仇的,那么就让无辜的人离开。”面对众人谴责又迁怒的眼神,秦豫很是平静的开口,将所有的责任都揽到了自己身上。

不得不说秦豫这番话博得了现场不少人的好感,尤其是武金龙这些大人物,此刻看秦豫的目光充满了赞赏之色。

不是每个人都能在此时如此的镇定,要知道秦豫三十岁不到,但是刚刚求饶的那些人都四五十岁了,比起秦豫,心性上他们却是差了许多。

再者众人虽然一开始迁怒秦豫,那也正常,毕竟田老实因为秦豫而来的,但是稍微有点理智的人都知道这是田老要大开杀戒,和秦豫关系还真不大。

商场上谁没有敌人?难道就因为有仇敌,一旦实施报复就将几十个无辜的人牵扯进来陪葬?这样的话社会也就乱套了,田老今天只针对秦豫,大家不会有二话。

但是为了报复秦豫,却拿这么多人的性命开玩笑,比起迁怒秦豫,在场的人更加痛恨田老,只是此刻没有人敢开口,唯恐刺激到了田老让他提前发疯了。

看着敢作敢当的秦豫,田老并没有开口说什么,现场顿时变成死寂般的安静,众人呼吸声都放缓了。

片刻之后。

“可以,我只找害死我孙子的凶手报仇。”田老平静的声音打破了僵局,此话一出,不少人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没有疯狂到让所有人陪葬就好,他们真不想死啊。

武金龙诧异的看了一眼秦豫,虽然他和秦豫没怎么接触,但是在武金龙看来秦豫绝对不是这种鲁莽的人,也不是那种舍己为人的英雄,所以秦豫到底有什么打算?

隐匿在人群里的武明光同样也是如此,他可不认为秦豫会束手就擒,当然了秦豫之前这番话倒是在众人心里博取了好印象,可是在生死面前,武明光相信任何人都不会这么坦然,秦豫更不会如此。

“当天水方阁涉事的还有其他几个人,大家稍等片刻吧。”田老说完之后就不再开口了,他会选在这一天报复,并不是为了打脸秦豫,毕竟秦豫在田老眼中就是一个死人,落秦豫的面子根本没意义。

田老之所以会选新能源集团开业的这一天,不过是因为他知道武金龙这些大人物会出现,那么他就可以用他们当人质来要挟秦豫,人质在手,田老才能完全控制住局面。

秦豫和谭果倒是很冷静,一旁武明光表情倏地一变,田老这不单单是要找秦豫这个杀人凶手,还要找其他人?而这其他人中自然有武广。

在场其他人此时也想到了这一点,之前谭果播放了水方阁的监控视频,除了秦豫这边的人,还有单二少、董东阳、武广和杨天浩,难道田老要将所有人都抓来。

武金龙眉头紧锁着,斟酌了一下还是向着闭目养神的田老走了过去,“田老,关于令孙的事情我也很难过,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确是世间最痛苦的事,可是根据我掌握的情况,当天也只是这些小辈一时的意气之争,他们也没有想到会闹出人命来。

田老缓缓的睁开眼,平静无波的目光打量着武金龙,他干瘦的脸上已经看不到悲哀和痛苦了,或许也是因为田老早就将生命置之度外了,他唯一的念头就是报复。

“武访长。”田老再次开口,目光扫视了一眼全场,最后看向虚无的空旷处,似乎在那里能看到他最宝贝的孙子,“对我而言,谁对谁错都不重要,我只知道一个结果:那就是我的孙子田宝死了,因为他们而死的,这个仇我必须要报。”

田老来之前就已经派人去抓其他人了,所以短短十分钟不到的时间,董东阳带着董佳就被强行带过来了,杨天浩毕竟也是顾家的人,田老的这些手下倒不敢太过分,所以杨天浩是自己过来的。

“不能知道老子是谁吗?”单二少嚣张跋扈惯了,此刻被劲装大汉强行抓了过来,一路依旧叫嚣着,“我可是单家人,我外公是董家,你们这些小杂种敢抓我,是不是秦豫那畜生指使你们的!”

“你给我闭嘴!”同样被抓过来的单父厉声一喝,看了一眼大门口的劲装大汉和龙虎豹的保全之后,单父虽然不知道到底怎么了,但肯定是出事了。

“你就知道骂我,你怎么不骂单致远?你怎么不去骂秦豫,除了会欺负自己儿子,你他妈的还会什么?”单二少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气,尤其是在知道单父根本不打算报复秦豫和谭果的时候,但是他因为皮肉伤躺在床上不能动,再恼火也没用。

“爸,冷静一点,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单致远低声开口,看了一眼四周继续道:“这些人不可能是秦豫的手下,否则当时他就不会让我们离开了。”

毕竟一个小时之前,董佳这个后母在大厅里是撒泼大闹,单致远感觉秦豫不会这么明目张胆的动手抓人。

单家父子三人一进大厅就感觉到了诡异的气氛,董东阳和杨天浩都在,虽然他们不认识田老,可是田老周身那股子戾气和杀气成为了全场的焦点,尤其是其他人的表情都很是不对劲,或是同情或是恼怒,这让单家父子是一头雾水。

“该来的都差不多来了,就差武广一个了。”田老对着手下摆摆手,让他们将单家父子三人带到一旁。

至于秦豫那边,当天出手的是三个人,只可惜除了秦豫之外,余下的两个人田老根本查不到,即使发动了顾家的人脉关系也是找不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