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投降背叛/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田老一声令下,单二少和武广、董东阳三人就被几个劲装大汉打翻在地了,一阵拳打脚踢之下,三人只能发出痛苦的闷哼声。

杨天浩表情阴冷的骇人,可惜田老带来的都是他的死忠部下,所以杨天浩即使在顾家身份特殊,今天也难逃一死,“你们真的要动手?”

“抱歉,天浩少爷。”几个劲装大汉道歉一声之后,随即出手攻向了杨天浩,今天他们既然出现在了这里,就没想着活着回去。

听着一声声拳头打在肉体上的声音,谭果一副宝宝怕怕的扭过头,这暴力画面简直不忍直视啊!

其实最开始秦豫要借刀杀人,而田老也同意之后,谭果是打算阻止的,总不能真的在这里杀人,今天真闹出人命来了,谭果敢肯定谭骥炎这个老爹绝对会打断自己的腿,好吧,老爸肯定舍不得揍自己,一定会打断秦豫的腿。

不过一看田老只打算先揍人,一时半会也出不了人命,谭果也就不开口了,套用秦豫的话来说,只要不弄出人命来了,打伤打残随便吧。

察觉到谭果的心思,秦豫薄凉薄凉的丢出一句话来,“见血更好,开业典礼就该红红火火。”

“小心玩大了,回去没办法交差。”谭果瞪了秦豫一眼,单二少这些纨绔可不经打,啧啧,这打的也太惨了,估计爹妈真的认不出来了。

“我有分寸。”秦豫回了一句,目光看向地上被揍翻的单二少三人,哼,活该被揍!

余光一扫,秦豫看向和几个劲装大汉平分秋色的杨天浩,如果说单二少和董东阳还算是无辜的,杨天浩和武广就是真正的凶手。

想到这里,秦豫向着不远处的桌子走了过去,就在所有人诧异的目光里,秦豫拿起盘子里银色的餐刀,大手一扬,餐刀咻一下飞射了出去。

“啊!”右腿突然挨了一刀,杨天浩闷哼一声,身体一个踉跄,而这一瞬间的失误就让他落了下风,联手的几个劲装大汉立刻发起了更猛烈的攻击,杨天浩终于也被打翻在地了。

然后等待他的就是一阵狂风暴雨般的乱拳和乱脚,杨天浩自诩精明,处处都在自己的算计和布局之下,完全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下场。

秦豫看向已经进气少出气多的单二少三人,提醒的看向田老,“田老,差不多就行了,别把人真的打死了。”

田老也的确不想将人活活打死,这样太便宜他们了,应该让他们清楚的迎接死亡那一刻的到来,让他们后悔害死了小宝!

看人被打的差不多了,田老开口说了一句,“行了,先停下来吧。”

武明光心疼的看着躺在地上,鼻青脸肿的武广,若不是他胸膛微微起伏着,武明光都要以为武广在他面前被活活打死了!

可是面对疯狂到不顾性命的田老,武明光不敢开口,他怕引火上身,最后自己也会死在这里,如果知道今天会出现这样的局面,武明光绝对不会托关系拿到邀请函过来。

“爸,我去看看小毅。”单致远低声和单父说了一句,这些人一开始动手的时候,单致远和单父都想要冲过去保护单二少,可惜他们都是普通人,还没有来得及动作就被两个劲装大汉给控制住了。

董佳已经这个当妈的已经吓傻了,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她和单二少一样,之所以这么高高在上,不过是依仗着董家和单家,但是田老根本不将两家放在眼里,董佳才知道在绝对的势力面前,自己什么都不是。

单二少眼睛都已经肿的看不到了,此刻他再也没有了过去的嚣张,故意意识还清醒,看着扶着自己的单致远,一把将人给抱住了,声音哆嗦的开口:“大哥……我不想……死……”

单致远对单毅并没有多少感情,一来是他天生性子像单父有些的冷情,二来是董佳这个后妈整天阴阳怪气的,单致远比单毅又大了八岁,两人玩不到一起去。

但是不管如何,这终究是他的弟弟,单致远抱住浑身发抖的单二少,“放心吧,有哥在这里,你不会死的。”

泪水从眼眶里滚落下来,在死亡的威胁之下,单二少呜呜的哭了起来,他真的怕了,如果早知道会死,他绝对不敢嚣张行事,最后害了自己的小命。

挨打的时候,董东阳倒是知道护住了自己的头部,此刻他意识很清醒,仇恨的目光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秦豫之后,董东阳也顾不得什么脸面和尊严了,此刻他躺在的地上思考着整件事的始末。

当天水方阁冲突,董东阳没有出手,但是单二少他们都是皮肉伤,董东阳不认为田宝是被秦豫等人打死的,那么田宝的死肯定就是一个阴谋。

而幕后黑手的目的就是借助顾家来对付秦豫,按理说这个黑手最有可能就是武氏,可是看到武广已经被打的快死了,董东阳感觉武明光也不会拿武广的性命来设局,所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杨天浩算是死人里状态最好的一个,他毕竟是个练家子,不过杨天浩身上也挨了不少下,此时坐在地上,杨天浩低着头,一抹寒光从眼底一闪而过,幸好之前爷爷让自己做了万全的准备,否则今天就算是算计到了秦豫,也会将自己的小命搭进去!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因为有炸弹的威胁,武金龙等人虽然恼火,却也无可奈何,二十分钟不到的时间,门外传来了脚步声,大厅里众人刷的一下回头看了过去。

“呦,今天不是开业吗?怎么弄的剑拔弩张的?”沐沐优雅一笑,径自向着秦豫和谭果走了过去,余光扫地地上被揍的鼻青脸肿的武广四人,不由向秦豫投去一道赞赏的目光,这家伙果真是睚眦必报。

“怎么只有一个?”田老脸色倏地一变,他之所以会答应秦豫的要求,不过是为了将害死田宝的凶手都找出来,用他们的命来给田宝陪葬,但是此刻只有沐沐出现了,还有一人没有出现。

“剩下的那个一大早就不知道去哪里了。”沐沐妖孽一笑,一手搭在了谭果的肩膀上,无视着秦豫那要吃人的目光,想当初自己都和谭果睡同一张床的,秦豫要吃醋还不得酸死自己。

“既然秦豫你不守信用,那就不要怪我拿谭果抵命了!”田老冷冷的开口,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他也担心迟则生变。

想到这里田老目光扫过武金龙这些不相关的人,“各位,今天是我田某人的家务事,大家都出去吧。”

武金龙等人没有动,但是大厅里其他人则纷纷向着门外快步走了出去,谁愿意留在这里陪葬那!说不定什么时候炸弹就爆炸了!

看着还剩下的十来个人,武明光没有走,单父和单致远同样没有走,武金龙还有余下三个大领导也都留了下来。

田老倒也不在意,只是声音显得愈加冰冷,透露出几分不耐烦,“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不相干的人都走,否则我就引爆炸弹,大家同归于尽!”

“武访长,你们还是先走吧。”谭果笑了笑开口,对着一旁的单父点了点头,“单副长,你们也先出去吧。”

武金龙几人犹豫了一下,可是看着神情越来越疯狂的田老,担心他一怒之下真的引爆了,再加上看谭果和秦豫冷静淡定的模样,武金龙终究还是点了点头,“小单,武总,我们先出去。”

几经犹豫,武金龙带着单父等人也离开了大厅,而随着他们的离开,跟着田老过来的劲装大汉则快速的大门给关上了,窗帘也都被放了起来,大厅里只剩下相关人员。

“田爷爷,你要给小宝报仇,我也认了,不过我希望你先对秦豫出手!”杨天浩缓缓的开口,目光阴森而毒辣,他依旧想借着田老的手干掉秦豫几人。

田老眉头微微一皱,对他而言谁先死谁后死都无所谓,不过田老原打算先对武广、董东阳和单二少下手,毕竟这三人没有任何的威胁。

对于杨天浩,田老其实有些犹豫,而秦豫,田老一直到现在都戒备着,他不认为秦豫会束手就擒,即使外面他已经布置好了炸弹,一旦秦豫反抗,田老就按下引爆键,大家同归于尽。

“天浩,是我对不起你,你的要求我答应了。”田老点了点头,这也是他对杨天浩唯一能做的弥补了。

随着田老话音的落下,在场的劲装大汉齐刷刷的将冰冷的目光盯准了秦豫三人。

“秦豫,你和你的朋友自尽,我放过谭果。”田老选择了退让一步,如果自己真的要杀谭果,秦豫绝对会发疯。

田老识人无数,他可以为了田宝这个孙子的死亡疯狂,秦豫同样如此,为了不出意外,田老可以选择放过谭果。

当然,这也是权宜之计,等秦豫死后,要杀谭果也容易多了!不过田老面色依旧是一派平静,看不出半点算计和狠辣。

“哼,田老,你以为我会上当吗?我死了,你会放过谭果?”秦豫冷嗤一声,完全不上当。

被秦豫猜到内心深处的算计,田老却是半点不生气,“既然如此,那大家就同归于尽吧!”

单二少和董东阳眼神遽变,武广也紧张起来,可是就在田老拿出手机的那一瞬间,谭果突然动了,身影快如疾风。

田老只感觉手腕剧烈一痛,握在掌心里的手机却已经被谭果给踢飞了出去,而谭果再次爆发出惊人的速度,快速掠步上前,接住了掉下来的手机。

嗬!董东阳和单二少不由松了一口气,这样至少要安全一点了,不会被活活炸死了!说不定还有机会活着逃走。

“你!”田老看着空空的右手,愤怒的目光凶狠的盯着不远处的谭果,却是没有想到谭果的身手竟然如此强悍。

半晌之后,田老阴冷大笑起来,表情彻底的狰狞而疯狂,“既然如此,那大家都死吧,刚子,你们还愣着做什么!”

随着田老的一声怒喝,却见大厅里守在门口的二十多个劲装大汉,其中五人手里头都握着一部手机,他们的手机和田老的一样,只要摁下,就能引爆外面的汽车后备箱里的炸弹。

田老会这样安排,也是防备着意外的发生,有备无患而已。

虽然知道摁下之后的接结果就是灰飞烟灭,但是刚子却没有丝毫的迟疑,可是就在他要动手的那一瞬间,他身边的三个人突然出手袭击刚子和另外一人。

这样的变故让田老一愣,而刚子和余下两人手里头的手机已经被夺下了,而两人右手手腕处鲜血淋漓,却是被匕首给划伤的。

“你们?”田老此刻才是真正的震怒,他选的这五个人是他最信任的手下,可是却没有想到五人里竟然有三人背叛了自己。

“田老,我们还不想死。”其中一人静静的开口,然后快速的退到了一旁。

余下的两个背叛者神色有些的愧疚,但是依旧跟着退到了一旁,能活着谁也不想死,田老生无可恋,可他们不同。

“好,好,好。”田老冷笑着,目光倏地转向一旁的杨天浩,“没有想到知人知面不知心,还有多少是天浩你的手下,将他们都指出来吧,我倒要看看有多少人背叛了我。”

田老知道自己手下的背叛不可能是秦豫做的,秦豫虽然强,但是他毕竟是外来者,还没有资格渗透到顾家来,所以能收买田老手下的人只有是杨天浩。

杨天浩此时也不在遮掩,“田爷爷,抱歉了,大家都不容易,这些人不想死,我也愿意给他们一条活路,不过田爷爷你放心,我会亲自给小宝报仇的,不会让他死不瞑目的。”

这边杨天浩一开口,在场将近二十来个劲装大汉,竟然都齐刷刷的走向了他的身边,只有刚子和另一个手腕受伤的人并没有背叛田老。

“好,只要你能给小宝报仇,一切都无所谓。”田老神色淡淡的开口,手下的背叛不是不愤怒,可田老早就存了死志,他明白这些人会背叛不过是想活着而已,“天浩,希望你信守承诺,否则我就算拼着老命,也不会让你们杨家好过的。”

杨天浩眉头一皱,在他看来田老已经不足为惧,但是想到田老的手段,杨天浩也不愿意冒险,毕竟田老也是顾家的元老,在顾家经营多年,深的顾家的信任。

即使秦豫他们都死了,但是杨天浩知道只要自己活着走出去,顾家肯定会调查这件事,武广也就罢了,两家是合作的关系,武广必定不会泄露什么。

但是田老这边还有二十来个手下投靠了杨天浩,但凡有一个人说漏嘴了,撇开顾家不说,杨天浩也担心田老在外面还有后手,到时候就麻烦了。

“好,田爷爷,我答应你。”杨天浩掷地有声的回答,阴森的目光看向一旁的秦豫几人,“秦总裁,你是自裁呢还是希望被子弹打成马蜂窝!”

随着杨天浩的话,投靠他的这些劲装大汉齐刷刷的将枪口对准了秦豫三人,只要杨天浩再次下达命令,秦豫几人必死无疑,而他们的死因则会被杨天浩推到田老身上。

“先弄死谭果!”武广此刻终于不用提心吊胆了,刚刚被田老的人狠揍了一顿,武广此时粗重的喘息着,眼中迸发出恶劣又歹毒光芒,“秦豫,你不是狂吗?哈哈,有种你再狂那!”

单二少感觉自己也安全了,此时不害怕了,胆子也变大了,从地上爬了起来坐在椅子上,“武少说得对,让秦豫这杂种给我们跪下来,否则我们就先弄死他的女人,先奸后杀或者先杀后奸!”

“不错,秦豫,你跪下来求我们,否则我就让人当着你的面,将谭果这女人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扒下来,虽然谭果看起来姿色中等,可是这一身奶白的皮肤,啧啧,身材也是不错啊,秦豫,你想必已经尝过这销魂的滋味了,就让我们这些手下也享受享受!”

武广阴森森的笑着,下流的舔了舔破裂的嘴角,眼中流露出淫邪的光芒,“哈哈,秦总,我发现谭果长的真耐看,越看越有味道,这眼睛、这樱桃小嘴,想必哭起来求饶的时候别有一番风味啊。”

秦豫的脸彻底冷了下来,看死人一般看着嚣张的武广,“既然你想死,我一定会成全你!”

“死了不是太便宜他了?”一旁沐沐妖孽的笑了起来,勾着薄唇,俊美的脸上露出骇人的冷笑,“秦豫,这种心理变态的就该送去国外,以前我在国外的时候,知道一些人都有特殊癖好,最喜欢调教这些皮相不错的年轻男人,越是有傲气的,调教起来越有成就感,保管一年不到的时间,就能让他从人变成一条狗,听说他们还有聚会和展览,看看谁调出来的狗最听话。”

“你在国外不是打捞沉船吗?”谭果突然开口打断了沐沐的话,危险的眯着眼,她倒不知道沐沐竟然什么地方都敢去!

沐沐一愣,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谭果还在这里,一瞬间从高傲的波斯猫顿时变成了乖巧的小白兔,沐沐尴尬一笑,“那都是道听途说来的,你别当真那。”

谭果冷哼一声,“我不会当真,我只是会将这些话一字不变的告诉谭谭,不知道谭谭会不会当真!”

虽然很享受自己大哥对自己的保护,但是沐沐可以想象当弟控的谭谭听到这些话之后,会有什么反应。

沐沐突然感觉未来一片黑暗,为了不让自己再被坏人骗,他哥一定会将自己栓在裤腰带上,走到哪带到哪!

“够了,有什么话留到阴曹地府去说吧!”武广没有想到谭果三人到现在还敢谈笑风生,气的怒斥一声,“天浩哥,既然他们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不用客气了,先弄死谭果!”

“谭果,如果你投靠我,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杨天浩目光看向一旁的谭果,不得不说她的身手让杨天浩很欣赏。

而且秦豫一旦死了,杨天浩想要掌控龙虎豹也需要谭果的协助,他相信谭果只要不是蠢的,她就会选择服从自己,毕竟她跟着秦豫不也是为了金钱和地位吗?

武广和单二少心里头咯噔了一下,不明白杨天浩为什么要留下谭果,一想到谭果的身手,两人也有些的不安,可是这里是杨天浩做主,他们也不敢多嘴。

不过转念一想,秦豫的女人就让背叛了他,武广和单二少又感觉无比的痛快,此刻两人都嘲笑的看着秦豫,等着他被谭果抛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