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秋后算账/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抱歉,我对背叛没什么兴趣。”面对杨天浩的盛情邀约,谭果果断的拒绝了,看她家秦总裁那凶狠的眼神,谭果敢肯定自己要是虚与委蛇的和杨天浩周旋一番,秦豫肯定会秋后算账,这男人现在就跟一定时炸弹一样,而且还是酸醋味的炸弹。

“谭小姐,你可以再考虑一下。”杨天浩眉头微微一皱,他仔细调查过谭果和秦豫的情况,这两人没有谈恋爱就走到一起了,在杨天浩看来肯定是谭果看中了秦豫的地位和财富。

毕竟谭果当初也就一套古民居而已,跟了秦豫之后,风帆海运和新锐科技都在谭果的名下,而且新能源集团也是归到谭果的名字,谭果明显是求财。

今天秦豫必死无疑,谭果只要不傻她就知道该怎么选择,可是她竟然拒绝了,想都没有想的就拒绝了,这让杨天浩感觉有什么似乎逃离了自己的掌控。

“你不用废话了!”秦豫冷冷的开口,眼刀子凶残的向着杨天浩射了过去,“今天你想怎么死我都会成全你!”

杨天浩危险的眯着眼,他不认为秦豫是在放狠话,秦豫必定是有所准备,可是今天田老突然发难秦豫不可能事先预知?

“什么人?”就在此时,杨天浩突然厉声开口,目光向着楼上看了过去,“你们几个上去看看……”

话还没有说完,杨天浩就看见一个年轻的男人从楼梯上走了下来,虽然只是一面之缘,不过杨天浩还是将顾岸认出来了,这就是当日水方阁冲突时动手的第三人。

“田老,这就是你要找的第三个凶手!”武广兴奋的嚷了起来,水方阁冲突之后,武广也被打伤了,只能躺在床上休养。

武广自然不甘心被人打,所以他也派了人去找余下两人的下落,只可惜田老利用顾家的关系都查不到,武广更不可能查到。

田老看着走下来的顾岸,莫名的感觉对方的面容有一丝熟悉的感觉,可是田老在儿子和孙子死去之后,这些年深居简出,很少在外露面,即使有什么事他也是和顾凛墨这个顾家家主沟通,所以田老对顾岸并不熟悉。

当然,这也是顾家对顾岸和顾均澈的保护,即使是田老这些身份尊崇的元老人物,他们几乎也看不到这两人,除非是顾凛墨完全退位,那个时候他才会让顾岸这个少主出现在众人面前。

“难道一直找不到你,原来你躲在上面了,哈哈,天堂有路你不去,地狱无门你偏要闯进来。”单二少兴奋的大笑起来,之前他被揍的多狠,现在就想着看别人倒霉。

“既然人都到齐了,动手!”杨天浩冷声下这命令,秦豫的冷静让他愈加的不安,总感觉有什么意外会发生。

可是杨天浩下达了命令,按理说秦豫必死无疑!虽然这二十多个人是田老手下投靠到杨天浩这边的,但是他们也是迫不得已,为了活命才会背叛。

杨天浩要杀秦豫,这些人不管因为田老这边,还是因为杨天浩,他们都会执行命令,可是等了半晌,所有人都没有动。

“你们?”杨天浩不悦的开口,愤怒的看着无动于衷的二十来个劲装大汉,难道这些人是假意投靠自己?他们还是田老的人?

不过转念一想杨天浩就否定了这个推断,此刻他目光死死的盯着顾岸,“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你不用管。”顾岸冷冷的开口,他性子火爆,所以最痛恨的就是杨天浩这种处处算计的阴险小人,“将杨天浩和田老都带回去。”

“是!”二十多个劲装大汉齐声开口,他们早在田老布局之前就接到了顾家家主的命令,这才有了今天这一幕。

武金龙还有单父等人此刻都交集的等在外面,一想到那十多辆汽车里都有炸弹,而田老又是一副要与人同归于尽的模样,武金龙等人也不敢明着报警,只能打了电话出去,让上面派了一支队伍过来。

“武访长,问题很棘手,外面都有人守着,我们无法靠近车辆。”负责现场的大队长低声和武访长汇报着情况,一想到这些车子里都装有定时爆炸装置,其威力可以将方圆几百米的地方都夷为平地,大队长只感觉额头直冒冷汗。

偏偏田老情绪失控了,大队长不敢派人过去勘察情况,如果被发现了,一旦田老暴怒引爆了,后果不堪设想。

武访长眉头紧锁,他离开之前大厅里的情况很清楚,田老是真的失去理智了,将亲信都带进了大厅,在外面则留了十个劲装大汉看守在汽车周围。

之前武金龙也派人过去和剩下的十个大汉交涉了,希望他们可以离开现场,就算为了他们自己的安全考虑,但是十个劲装大汉却拒绝离开半步。

这让武金龙佩服顾家人的忠诚之外,也异常的无奈,就在此时,大厅的门突然开了,不远处的武金龙不由的瞪大了眼睛,难道秦豫他们都死了?就这么死了?那其他人呢?

外面的宾客和记者都已经被武金龙给情场了,此时就剩下他和拆弹的队伍,武明光和单父等人因为担心还没有出来的武广和单二少,虽然退到了安全区域,但是并没有离开。

“这是?”当看到秦豫几人安全无虞的走出来了,武金控楞了一下,随即大喜,因为在秦豫身后,武广和单二少等人也都平安的走出来了,包括田老等人。

危机解除了?此刻,武金龙也顾不得其他了,带着拆弹队伍直接冲了过去。

“武访长,田老因为孙子的死亡,导致情绪失控,一切都安全了。”秦豫沉声开口,他并不是给田老开脱,这是顾家的事情自然要交给顾家去处理。

远处的武明光和单父还有董家的人也快步走了过来,看到单二少和董东阳平安无事,两家人也松了一口气,至于他们脸上的瘀伤直接被无视了,只要人活着就好。

“小广,怎么回事?”武明光低声询问者鼻青脸肿的武广,怎么秦豫还活着?按照之前的部署,武明光知道杨天浩肯定不会让秦豫活着,而且他会借着田老的手干掉秦豫,之前大厅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爸,我也不清楚,不过顾家的人反水了,他们听从的是那个年轻人的命令。”武广同样是一头雾水,不过他清楚正因为这些人背叛了杨天浩,才导致他们的算计都落空了。

武金龙并不太相信秦豫的话,不过此刻他也顾不得追究这些了,拆弹人员已经迅速的打开了汽车的后备箱,众人不由看了过去,然后集体傻眼了。

汽车后备箱里并没有田老之前所说的炸弹,空空如也,而十多辆车子的后备箱都被打开了,

同样什么都没有,所以这是虚惊一场?

但是武金龙明白田老不可能是弄虚作假,那只有一种可能,田老在行动之前,就被秦豫知晓了,所以后备箱里才会什么都没有。

“既然是误会,没出事就好。”武金龙悬着的心此刻才彻底放了下来,既然是虚惊一场,武金龙也不可能追究田老的责任,更何况武金龙也要给顾家几分面子,今天这事顾家肯定早就察觉了,否则田老的布局不会落空。

杨天浩呆愣的看着空荡荡的后备箱,目光刷的一下看向顾岸,他不认为秦豫有这个本事将人渗透到田老身边,所以这个年轻男人是顾家的人?甚至早就知道田老的打算,所以来了一个黄雀在后,想到这里,杨天浩脸色煞白,后背已经被冷汗湿透了。

众人都离开了,杨天浩和田老都上了车,顾岸原本打算自己回顾家处理这件事,不过谭果却跟了上来,“我也过去一趟,秦豫,开业典礼的事情你处理一下。”

今天原本是新能源集团的开业,可是最后却闹成这样,秦豫肯定要留下来善后,想到这里,他只能无奈的看着谭果上了顾岸的车,而沐沐也跟着蹭了上去,发小什么的太可恨了!

汽车直奔顾家据点而去。

同一时间,当顾凛墨出现在众人面前时,据点所有的人都恭敬的站直了身体,“家主!”

顾凛墨神色显得很是冰冷,冷淡的点了点头之后直接向着大厅走了进去,此时大厅里已经接到通知的元老和各个堂口的堂主都已经出现了,这些都是顾家最高管理层的人,甚至连顾家刑堂的长老也在这里。

“家主!”大厅里的众人看到顾凛墨出现之后,同样站起身来,不管他们私底下有什么野心和欲望,但是没有一个人敢背叛顾家,这就是顾凛墨的本事,不管是武力还是人格魅力,在场这些人对顾家都是忠心耿耿。

“各位请坐。”顾凛墨说了一声之后,率先在主位上坐了下来,元老和各个堂口的堂主这才坐了下来,众人都不清楚顾凛墨将大家召集过来的目的,但是却明白肯定是出大事了。

唯独杨天浩的父亲多少猜测到了一点,而其他人对望一眼,没有发现田老的身影,不过大家也没有在意,这些年田老出现的很少,也就每年的顾家大会才出现一次,大家都知道田老实打算交权了,只是家主一直没同意。

时间慢慢的过去了将近二十多分钟,顾凛墨没有开口,大厅一片安静,没有人开口多问一句,直到又等了大约十分钟左右,外面传来了脚步声,众人也不由的坐直了身体。

田老?其他几个长老和堂主倒是有些诧异,没有想到田老竟然出现了,而且看起来情绪有些不对劲。

不过当看到杨天浩和顾岸时,众人更加诧异了,今天这个会议规格非同一般,都是元老和堂主级别的,杨天浩根本没资格出现,更何况还有两张生面孔。

做为生面孔的顾岸径自的向着主位的顾凛墨走了过去,“事情已经结束了。”

“既然来了,都坐吧。”顾凛墨点了点头,顾岸打过招呼直接向着后面的空位上坐了下去,同样招呼谭果坐在自己的身边。

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其他人真的一头雾水,杨父心里却有些七上八下的,隐隐的感觉到了不对劲,顾凛墨在这里坐镇,杨父也不敢和杨天浩有任何眼神的交流。

“既然人都来了,田老,你自己说吧。”顾凛墨沉声开口,面色带着几分沉重。

田老并没有入座,他知道自己没有这个资格,此时田老算是都明白了,不管是自己之前的报复行动,还是杨天浩之后的布局,其实都在家主的眼皮子底下。

“家主,是我的错,我愿意接受一切惩罚。”田老苦涩的开口,一瞬间像是被抽干了所有的力量,可是田老声音尖锐的了几分,带着不甘和无奈,“家主,小宝死了,我唯一的孙子死了,所以我不能不报复!”

田宝死了!在场的元老和堂主根本不知道,他们只知道田老儿子和媳妇早死,就剩下这个独苗,田宝就是田老的命根子,如今田宝死了?

“小宝死了,你隐瞒消息,带着人去新能源集团报复,可是田老,你当我们顾家是摆设吗?还是说我这个家主会包庇外人?”顾凛墨声音掷地有声的响了起来,能听的出来他话语里的失望之色。

田老张了张嘴,最终却什么都没有说,家主的护短他知道,可这也是他田家的私事,而且田老爷担心顾凛墨不会用这么极端的手段去报复秦豫,毕竟龙虎豹的势力也非同一般,而且秦豫背后还有强大的靠山。

所以综合这些考虑之后,田老只想着自己去报复,他不敢将事情交给顾凛墨来处理,毕竟田老不敢赌,如果顾家不愿意得罪秦豫,自己又暴露出了想要报复的念头,那么顾家肯定会收回自己手里头的权利,那么再想报复秦豫就是空谈了。

“老田你……”几个元老欲言又止的看着脸色灰败的田老,他这样做分明是不相信家主,所以才会私自行动,可是顾家的人员调动,怎么可能瞒得过家主的眼睛。

“罢了,田老你先坐下来吧。”顾凛墨摆摆手,一旁的一个堂主连忙站起身来搬过一把椅子。

田老叹息一声,有气无力的坐了下来,一切都完了,不过他只希望家主看在田家这么多年对顾家忠心耿耿的份上,愿意给小宝报仇,否则自己是死不瞑目!

杨天浩此刻很紧张,双手紧紧的攥成了拳头,田老虽然有错,但是田宝死了,田老报仇心切,而且没有酿成大祸,终究不算是什么大错,毕竟田老早就无心掌权了。

可是杨天浩知道自己的罪责更大,其实在来的路上,杨天浩都已经在思考对策了,此时对上顾凛墨锐利的目光,杨天浩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请罪,“家主。”

“杨雄,杨天浩的所作所为你知道吗?”顾凛墨并没有看跪在地上的顾凛墨,而是直接看向一旁站起身来的杨父。

“家主,我并不清楚天浩做了什么错事,不过他是我儿子,天浩犯了错,是我这个父亲教导无方。”杨雄平静的开口,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一眼杨天浩,眉头紧锁着,不过依旧将罪责背到了自己身上。

“家主,到底出什么事了?”有和杨家走的比较近的一个元老低声开口,这一出出的,他们也是一头雾水,而且坐在后面的年轻的男女到底是谁?

“小岸,你来说吧。”顾凛墨看向最后面只打算看热闹的顾岸,这幸好是牵扯到了谭果,否则顾岸这个臭小子只怕都不会出面。

这些年顾凛墨虽然保护顾岸,但是也不至于让顾家的元老都不认识他的程度,实在是顾岸也懒得当一个明面上的少主,他更喜欢研究武器,顾家有些机密任务,顾岸也会接受处理,但是并不愿意暴露在人前。

小岸?跪在地上的杨天浩脸色刷的一下白了,身体忍不住的发抖,虽然少主很少出现在人前,但是杨天浩依旧知道顾家少主的名字:顾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