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娘家给力/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谭果!”从牙缝里挤出话来,秦豫一手抓住在自己胸膛上作乱的大手,大腿同时夹住了谭果乱动的腿。

谭果无辜的眨巴着大眼睛,笑眯眯的看着面色紧绷的秦豫,软糯糯的声音听起来很是无辜,“叫我干什么?睡觉啊。”

她这样四处放火,秦豫就算是个死人也有反应了,更何况谭果说话的时候,温热的气息暧昧的喷吐在秦豫的脖子处。

“好好睡觉!”秦豫闷声开口,按理说这种情况他就应该和谭果分床睡,但是秦豫偏偏也是个固执的,他宁可煎熬着,也不乐意和谭果分床睡。

谭果乖巧的点了点头,片刻之后,谭果再次抬起头,奶白的小脸上,黑色的眼睛显得愈加分明,水漉漉的如同小鹿一般瞅着秦豫。

“又怎么了?”秦豫恼火的开口,只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已经躁动起来了,呼吸也跟着急促,越是克制,偏偏那种感觉愈加的激烈,如同烈火一般灼烧着秦豫的身体和理智。

“你这样顶着我,我睡不着。”谭果丢出一句解释的同时,小腿膝盖还往上挪了挪……

秦豫只感觉脑海里的一根神经啪的一下就断裂了,身体一个腾跃直接到了谭果的上方,秦豫一手撑在谭果的耳边,一手恼火的掐了掐她软绵绵的小脸,危险十足的放话,“是不是不想睡了?”

明显能感觉到秦豫身上的属于雄性的那种攻略性,谭果却故意舔了舔嘴角,粉色的小舌头极其的诱惑,“不想睡又如何?反正你又不敢越雷池一步,秦总裁以后可以改名柳下惠……”

谭果没有说完的挑衅话语直接被秦豫用薄唇堵了回去,每天晚上如此压抑,已经让秦豫的神经绷紧到了极点,偏偏谭果还这样刻意的撩拨……

卧房里,暧昧的气息缠绕着,大床因为过于剧烈的运动而发出轻微的嘶哑声,秦豫的确是憋的太狠了。

以前没有和谭果认识的时候,秦豫并不重欲,毕竟他生性清冷,而且有轻微的洁癖,所以即使有了正常的冲动,也只是不理不管,任由这股生理的冲动慢慢的减弱下去。

但是和谭果认识了之后却完全不同了,以前憋的有多狠,现在反弹的有多厉害,偏偏秦豫即使性子再狂妄,到了谭家面前,秦豫这个小辈也得收起一身的倒刺,乖乖当个好男人好女婿好妹夫。

所以秦豫只能继续痛苦的憋着,谁知道谭果还不知死活的撩拨,这一下撩拨就如同星星之火,秦豫是一发不可收拾了。

半个小时之后……

“现在知道我怕了吧?”秦豫神色舒缓下来,俊朗的脸庞上有着微微的薄汗,不过明显可以看得出他心情的愉悦,薄唇上扬,深邃的黑眸里透出了得意之色。

不管如何,秦豫总算洗刷清了第一次和谭果滚床单时的秒射记录,而且身心到了释放,那股喜悦涨满了胸口,这让秦豫握着谭果的手不由用力收紧了几分,十指相扣,他们会从黑发到白头。

谭果微微的喘息着,呼吸有些急促,那种疯狂又失控的感觉让谭果几乎有些傻眼,当那一刻来临的时候,谭果脑海里是一片的空白,如同飞上了远端,什么都不知道了,只能本能的随着秦豫一起攀登最幸福的时刻。

果真还是没忍住!秦豫低头亲了亲谭果的红唇,不过也没有什么后悔的,做都做了,即使被谭叔揍一顿,秦豫也认了,谁让自己把持不准。

呼吸平缓之后,谭果平躺在大床上,看着白色的天花板,终于想起来最重要的事情还没有和秦豫说,所以自己是白白献身了?

“我抱你去洗澡。”秦豫声音有些的嘶哑,虽然他还想再来一次,不过考虑到谭果的身体,秦豫只好忍了。

谭果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了过来,看着已经起身的秦豫,谭果哼哼两声,“俗话说一夜七次郎,秦豫,你不会一次就不行了吧?我看你体力也挺好,没有想到是银样镴枪头!”

秦豫下床的动作一顿,转过身,秦豫危险的瞅着故意挑衅的谭果,“你确定要一夜七次?”

谭果挑衅一笑,小手拍了拍秦豫的腰,“我怕你体力不行,网上不常说只有累死的牛,没有犁坏的田,你要是不行的话,我也不会怪你的,赶明儿让二哥给你把把脉,开店药膳补补身体,肾好了一切都好!”

谭果就有本事将秦豫这种冷山变成火山,所以此时卧房里再次传来更为激烈的纠缠声……

半个小时之后,谭果悲催的发现,自己又被秦豫带偏了,该问的依旧没有问,谭果一咬牙,顾不得疲软的身体,再次作死的挑衅了一番。

黑夜渐渐褪去,天空泛起了白色的光亮,卧房里,一切都已经平息下来了,谭果迷迷糊糊的想到秦总裁看起来瘦,其实脱衣有肉,所以牛是没有累死,但是她是累死了,好在谭果的目的终于达到了,所以谭果眼皮子一沉呼呼的睡了起来。

这一夜太过于疯狂,所以秦豫同样没有发现自己答应了谭果什么,至少在那种最幸福的时刻,秦豫的脑子也不太做主。

第二天下午两点钟,谭果时被饿醒的,肚子咕咕直叫,谭果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头昏沉沉的痛着,身体刚一动,酸痛的感觉席卷到了全身,谭果闷哼一声,手往旁边一摸,秦豫早就不见了。

“尼玛,纵欲果真要不得!”谭果哼哼着,此刻硬撑着从床上爬了起来,然后仔细的找了又找,终于找到了手机。

将昨晚上的录音放了出来,虽然说里面夹杂着很多不和谐的声音,不过听到秦豫答应了自己继续和韩子方接触下去,谭果无声的笑了起来,“不枉费我色诱了秦豫一晚上……”

“色诱?”站在卧房门口,端着托盘的秦豫狰狞的冷笑着,要不是刚刚恰好听到了录音,秦豫都不知道昨晚上那么疯狂的时候,谭果竟然还有清醒的保留着理智,然后还拿出手机录音了,而秦豫这个当事者却是屁都不记得了。

“你不许赖账!”谭果迅速的将手机收了起来,戒备的瞅着一步一步走过来的秦豫,如同看到了凶猛的野兽一步一步逼近猎物,而谭果感觉自己就是秦豫口中的小绵羊,随时都能被秦总裁给撕碎了。

秦豫将托盘放到了床头柜上,里面有熬的浓香的香菇瘦肉粥,凉飕飕的眼神看着戒备不安的谭果,秦豫冷哼一声,“吃饭!吃饱了我再和你算账!”

谭果看了看秦豫,再看了看瘦肉粥,小脸一垮,抗议的开口:“秦豫,男人果真都是禽兽!以前我没有洗漱,怎么求你,你都不准我吃早饭,而且更不准我在床上吃饭,可是现在你竟然让我吃粥,你的洁癖呢?你的坚持呢?”

秦豫看着张牙舞爪的谭果,薄凉冷笑着,“你以为自己故意转移话题,我就不会和你秋后算账了?”

“行,反正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谭果瞪了一眼秦豫,豪气冲天的丢出一句话来,然后端着碗呼啦呼啦的吃了起来,一夜好几次,实在是太耗体力了,“再来一碗。”

看着谭果这吃样,秦豫薄唇忍不住的勾了一下,不过还是板着一张老脸,面无表情的拿着空碗出去了,然后又面无表情的回来了。

足足吃了三大碗粥,谭果手背往嘴角一抹,“来吧,吃饱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你就不能拿纸巾擦一下嘴巴!”秦豫恶狠狠的看着谭果,拿过两张纸巾,亲自给谭果擦了擦嘴角,又将她的手背擦了一下。

“行了,行了,这么严肃的时候,你的洁癖就收收,说吧,你打算怎么算账?反正手机我已经录音了,你要是敢反悔,我就把手机录音发给我爸!”谭果梗着脖子,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熊样,到时候秦豫就甭指望有好日子过了。

谭骥炎估计就是涵养太好,他要是真听到这段录音,即使不将秦豫打残废了,估计也要揍的他一个月下不了床,然后将谭果养在谭家大宅,禁止这两人见面。

“韩子方的事情怎么说?”秦豫有些怂的转移了话题,他倒是像吓唬吓唬谭果,但是又担心这丫头脑子一抽,真将录音发出去了,秦豫到时候后悔就太迟了。

“韩子方那边其实也没有什么大问题……”谭果原本是靠在床上的,总感觉身体有些难受,直接靠在了秦豫的怀抱里,寻了个最舒服的姿势,然后将之前和韩子方的谈话原封不动的说了一遍。

“现在韩子方也好,M国情报组织也好,他们对我都是半信半疑的,不过这件事我打算继续做下去,黑色圆石的成分还没有分析出来,不过按照目前的分析情况看,国内还没有找到这种矿石,如果真是陨石就麻烦了。”

谭果总感觉这个黑色圆石是关键,对于一个零失败记录的杀手而言,直觉是很重要的东西。

“你想利用M国去寻找这种黑色圆石?”秦豫大致猜到了谭果的做法,她会选择和韩子方继续合作,这样刻意打消她身上的嫌疑,不单单谭果会安全,而且之前潜入到华国的那些谍报人员,M国那边也不会废掉。

而华国在研究上的确落后M国,如果真是陨石的话,M国那边很有可能会先一步有发现,即使不是陨石的话,地球这么大,很多地方都是没有人类开发的无人区,只靠华国的力量来寻找这种矿石,希望太渺茫,也可以反过来借助M国的力量去寻找。

谭果靠在秦豫的怀抱里,习惯的握着他的手指头把玩着,“我的确是这样打算的,研究数据都在我们手里头掌握着,而且M国这边先入为主的认为这种黑色圆石是用来研究大规模的高端武器,如同制造原子弹的铀元素一样。”

到时候适当的制造一些假数据,甚至可以在黑色圆石里合成一些假的成分,这样一来,M国得到的数据和化验结果,都会显示这种黑色圆石和武器制造有关,M国肯定会加大力度寻找,可是他们的研究方向是错的。

当然,谭果这样做也有一定的风险性,可是这个世界上的事情,有什么是没有风险,谭果要借助M国的力量寻找黑色圆石,那就要承担相应的风险。

“你自己注意安全。”听完谭果的话之后,秦豫并没有反对。

“真的?”谭果几乎以为自己是幻听了,猛地回头,谁知道力度太大,砰的一声,脑袋撞到了秦豫的下巴上,力度之大,秦豫都发出了痛苦的闷哼声,不过大手却第一时间给谭果揉了揉撞痛的脑袋。

“行了,我没事。”谭果揉了揉脑袋,看着秦豫被撞红的下巴好奇的开口:“你竟然不反对?我怎么感觉有猫腻啊?”

之前秦豫还板着老脸,一副秋后算账的模样,现在竟然这么好说话,谭果怎么看都感觉很诡异啊。

“乱想什么。”秦豫没好气的看着谭果一眼,不过话锋一转,“不过也没有这么容易,一会我拟下合约,你签字了我就同意,否则,哼哼!”

谭果眨巴着大眼睛,看了看秦豫,“行,我们现在就去书房。”

十分钟之后,谭果不敢相信的看着手里头的合约,目瞪口呆的看着一旁的秦豫,“秦豫,你还是不是人那?这是合约吗?这分明就是卖身契!”

而且还是OOXX的卖身契!男人果真不能开荤,一开荤了就化成了禽兽,看看这上面写的是什么,要完全配合秦豫的OOXX行动,可以解锁各种姿势。

次数也要一星期五次,关键每一次的时间高达三小时!谭果看秦豫就跟看禽兽一样,尼玛,禽兽都没有秦豫这么狠的!

昨晚上疯狂了一晚上,谭果感觉自己浑身骨头都像是被人拆了一遍,动一下就痛的厉害,谭果感觉小时候被大哥训练的时候都没有这么苦,秦豫竟然要求一星期五次!

谭果傻眼看着秦豫,她可以想象未来的日子将会有多忙的悲苦,自己只怕要永远的躺在床上了,说不定自己都没有机会看到外面的太阳了,一星期五次啊!秦豫早晚有一天会精尽人亡的!

“秦豫,你说我把这个合约给我爸过目一下怎么样?”回过神来之后,谭果扬了扬手里头的合约,谭果第一次发现有了强有力的娘家是多么的重要,老爸给力,大哥二哥给力是多么重要!

“秦豫,我决定以后一定要生三个孩子,前面两个一定要是男孩子!”否则自己的女儿若是碰到像秦豫这么凶残的男人,那不是被欺负死了,娘家一定要给力!

秦豫千算万算却没有想到这一出,看了看扬言威胁自己的谭果,秦豫眼明手快的将谭果手里头的合约给抢了过来,刷刷刷的撕碎丢到了垃圾桶里,“我们口头合约!”

“秦豫,我腰疼腿痛了。”谭果耍无赖了,拉了拉秦豫的胳膊。

秦豫无奈的看了一眼谭果,长臂一伸将谭果打横抱了起来,只好将人抱回到床上,她要搀和韩子方的事情就搀和吧,左右自己和谭家都会保护谭果的安全,如果真的到了那么一天,如果谭果出了意外,秦豫也不会独活。

谭果靠在秦豫的胸膛上,双手搂着他的脖子,原本谭果只是撒撒娇,此刻打了个哈欠,还真是有些的累了,“秦豫,你陪我睡一下。”

不用谭果开口,秦豫也会陪着谭果一起睡,此时两人躺在床上,秦豫长臂将谭果搂在怀里,“睡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