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花店闹事/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谭果没想到在经历了种种事件之后,竟然还有人敢不长眼的撞上来,看着在花店里闹事的袁楠楠,谭果生平第一次对这种没脑子的千金小姐很是无语。

一开始冲着龙虎豹的威名,不少人都忌惮谭果,她这也算是狐假虎威了,毕竟连武氏都拿秦豫无可奈何,而且双方争斗里,秦豫是处处占据了上风。

不过在经过新闻发布会的风波,包括之后开业典礼的危险之后,帝京商界也好,体制内也罢,都明白了秦豫在帝京关系非同一般,而那些身居高位的大人物多多少少猜测到秦豫和顾家关系非同一般。

没看到武氏都偃旗息鼓了,不敢再和秦豫争锋相对了,偏偏袁楠楠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敢来瞿荷的花店里闹事。

当然,这也是因为袁家在帝京的地位太低,那些机密的传闻,袁家都不知道,袁楠楠这个被帝京大学退学的千金小姐就更不知道了。

“我告诉你们,袁傟身上流淌着袁家的血,她就是袁家的人,按照法律他就必须履行赡养的义务,你们敢不给钱,我就去法院告你们,让袁傟身败名裂,还想当博士当教授,我呸!”

袁楠楠趾高气扬的威胁着,青春靓丽的脸上写满了傲气和得意之色。

“方大哥。”谭果径自的走了进来,冷眼扫过一旁得意洋洋的袁楠楠,“方大哥,对付这样的人,你不用客气了,将人揍怕了,她就不敢再胡闹了。”

“这是我袁家的事,和你一个外人没关系。”谭果虽然看起来随和,但是却给人一种可怕的感觉,袁楠楠敢和瞿荷、方团山撒泼,却有些忌惮笑眯眯的谭果。

看到谭果,瞿荷很是高兴,神色也透露出一股柔软之意,对于闹事的袁楠楠,在瞿荷看来她终究只是个孩子而已,虽然言语过分了一点,但也没有必要真的打人,“赶出去就行。”

“你们敢碰我一下,我就喊非礼!”一看到方团山要过来了,袁楠楠大声的喊了起来,身体向后退了几下,一不小心绊到了地上的花瓶。

“啊!”哗啦一声,半尺多高的青瓷花瓶碎了一点,后退的袁楠楠也摔在地上,手掌摁到破碎的碎片上,鲜血汩汩的从掌心里流了出来。

方团山一看捧着满是鲜血的手掌,泪水都流出来的袁楠楠,也求助的看了一眼谭果,如果真是地痞流氓,方团山早就动手了。

袁楠楠这段时间虽然过来闹事,但也就是言语辱骂而已,也不敢砸店,瞿荷性子又温柔,方团山一个大男人也不好对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出手,这样一来,反倒让袁楠楠的气焰越来越嚣张。

“你们不要过来!”袁楠楠大喊一声,右手一扬,一连串的血迹飞溅出去,落到不远处的百合花上,倒是毁了一束正盛开的鲜花。

“算了,我让人处理吧。”看着跑出去的袁楠楠,谭果无奈的接过话,熊孩子自然要有家长来管,谭果也懒得去揍袁楠楠,所以她打算让秦豫派人去袁家威胁一番,既然整个帝京都认为龙虎豹是半黑半白的势力,总得做点名副其实的事情来。

瞿荷刚打算去收拾破碎的花瓶,方团山却已经抢先一步,而瞿荷也没有拒绝他的善意,目光显得温柔而平和,让谭果明白随着时间的推移,瞿荷也在慢慢淡忘当初的一切。

“瞿姐,你和方大哥怎么样了?”后院,谭果坐在树下的石凳上,端着花茶慢慢的喝着,暧昧的目光打趣着对面泡茶的瞿荷。

“顺其自然而已。”瞿荷微微一笑,脸颊有些的烧红,之前她打算一直对方团山避而不见,毕竟她曾经和魏曜辉发生过关系,瞿荷过不了自己心里头的这一关,她更害怕从方团山的眼里看到失望和痛苦甚至后悔。

可有的时候越是躲避,却越是在乎,方团山虽然不曾逼迫瞿荷,但是他这样无怨无悔的跟在瞿荷身边,照顾她的生活起居,不要说瞿荷原本就对方团山有感情,即使没有感情的冰山也会渐渐融化。

所以瞿荷在喝了酒之后,终于孤注一掷的和方团山坦白了一切,当说出真相之后,瞿荷感觉心里头的大石终于落下了,紧接而来的就是紧张和不安,如同面临法官审判的囚犯,这一刻,瞿荷感觉自己的命运根本不是抓在自己手里头的。

方团山的确痛苦,他爱瞿荷胜过自己的命,所以在听到这个真相之后,方团山着实愣住了,在院子里傻傻的从天黑坐到天亮。

“方大哥怎么说服你的?”谭果倒是好奇起来,乌黑的大眼睛紧紧的盯着羞恼的瞿荷。

这事如果发生在自己和秦豫身上,谭果都不敢想象会是什么结局,当然,谭果可以肯定的是,他们绝对不会像瞿姐和方大哥这样平平淡淡的顺其自然。

以秦豫扭曲偏执的性子,他绝对会弄死那个野男人,然后将谭果禁锢起来,不是折磨谭果就是自虐。

而谭果性子看起来温和,但很多时候却是一点就爆,所以到最后就是相爱相杀,反正谭果敢肯定自己和秦豫是不可能再走在一起,两人绝对会互相折磨一辈子,直到一个人死亡,另一个再以死相陪。

瞿荷笑了起来,目光温柔的看了一眼前面的花店,“他说就当我们是二婚。”

谭果傻眼一愣,半晌之后扑哧一声笑了起来,这倒是一个不错的理由,接受不了怎么办?那就当是二婚那,这样一来心里自然就顺坦了。

从瞿荷这边离开之后,谭果上了车,于磊依旧充当司机,“谭小姐,心情很好?”

“是啊,瞿姐和方大哥终于修成正果了,看着就让人开心。”谭果笑着回了一句,“于队,直接去袁家,我已经让大佑带人过去了,我们半路上汇合。”

袁家这段时间人心浮动,袁宝国野心不小,可是能力不够大,眼瞅着袁傟这个大哥地位随着新能源集团水涨船高,他是又嫉妒又恼火,恼火袁傟不愿意回家帮自己,让自己赚钱。

可是武明光对秦豫都避其锋芒,想到袁家和袁傟之间的陈年旧怨,袁宝国也担心袁傟会秋后算账报复袁家,秦豫的行事作风,袁宝国可是清楚,那叫一个凶残狠绝。

就这样在各种情绪的煎熬里,过了一天又一天,每天关注秦豫和武明光之间的消息,尤其是看到新京报这些媒体巨头都大肆赞美新能源集团,袁宝国清楚,武明光只怕是斗不过秦豫的。

“爸,你看武明光可是帝京双霸之一,他都斗不过秦豫,可想而知秦豫的势力有多强,大哥现在深的秦豫信任,只要我们和大哥修复关系,日后在商界,我们袁家绝对也能成为一霸。”

袁宝国低声开口,劝着脾气暴躁的袁老爷子,毕竟他们家和袁傟交恶,看起来没有修复关系的可能性,袁宝国也不求其他,他只求老爷子放下面子给袁傟道个歉、服个软,到时候自己也可以拉虎皮扯大旗,打着龙虎豹的名誉来扩展的袁家的公司。

“那个忘恩负义的小畜生,也不看看是谁将他养大的,供他读书的!”一旁老夫人恶毒的咒骂着,身为后妈,对于袁傟这个继子,老妇人是半点好感都没有。

袁傟性子虽然有些怯弱,但是读书实在是好,也是袁老夫人当年最恼火的地方,尤其是袁傟因为成绩实在太优秀了,袁老夫人顾忌着社会舆论,也不敢对袁傟怎么样,只好无视他的存在,就当袁家没有这个人,以至于袁傟大学的学费都是他自己靠奖学金支持的。

如今一想到自己的儿子却要低声下气的去求袁傟这个小野种,老夫人顿时感觉浑身都不痛快了,满是皱纹的老脸也阴森森的垮着。

袁宝国何尝愿意低头,但是在金钱面前,尊严算个屁啊,所以此刻他陪着笑脸,“妈,你少说两句吧,不管如何,就算是看在小衾的面子上,我们也要低这个头。”

“爷爷,奶奶,都是我没用。”身为袁家第三代人,袁衾此刻低头道歉着,之前袁夫人特意叮嘱了儿子,不管如何,都要装可怜一点,打感情牌逼着老爷子和老夫人两人去袁傟那里道歉,修复和袁傟的关系。

这样一来,袁衾接手袁家公司之后,事业才会蒸蒸日上,有了龙虎豹的保驾护航,商界再没有人敢小觑袁家了。

面对金孙的道歉,脾气暴躁的袁老爷子和性情阴晴不定的老夫人此刻都没了原则,连声安抚着袁衾,不过是给袁傟这个逆子服个软而已,为了袁家也只能认了。

袁宝国和袁夫人对望一眼,两人稍稍松了一口气,虽然他们也不愿意给袁傟低头,但是在实际利益面前,面子尊严都不算什么,更何况低三下气去求人的也不是他们夫妻,而是老爷子和老夫人。

“爷爷奶奶,是我没有让你们受委屈了,我以后一定会好好经营家里的生意,让爷爷奶奶你们享清福。”袁衾趁机表明自己的决心,让老爷子和老夫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看着老爷子和老夫人被袁衾哄的眉开眼笑,袁宝国看向一旁的袁夫人,“楠楠又到哪里去了?这段时间她整天都不着家。”

听出袁宝国声音里的不悦,袁夫人柔声开口解释道:“你也知道楠楠被他们害得退了学,之前一直呆在家里头哭,我也担心她会闷坏了,这才让她出去找小闺蜜们玩玩散散心,估计一会就快回来了。”

想当初袁楠楠还想从刘飞那里拿到瞿荷的照片,然后找计算机系的学长弄个PS的照片,再把照片放到黄的网站上去,彻底败坏瞿荷的名誉来报复。

谭果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弄了一段假视频,然后秦豫找了黑客高手将入侵了帝京大学的网络,将合成的假视频给发了出去。

其实谭果也只是小惩大诫警告袁楠楠,帝京大学也没有因为这段视频开除袁楠楠,不过娇生惯养的袁楠楠受不了同学的指指点点,这才自己退了学。

就在此时,管家快速的走了进来,神色里带着几分惶恐之色,“老爷,谭果带人来家里了。”

“什么?”袁宝国倏地一下站起身来,谭果和秦豫在帝京被称为双煞夫妻,这两人可都不是好惹的,现在谭果带人来了袁家,也难怪袁宝国会吃惊。

这边管家的话音刚落下,大门已经再次被推开了,一群黑色劲装的保镖鱼贯而入,整齐的站在两侧,谭果带着顾大佑最后走了进来,很有黑帮大姐大的气势。

“谭小姐,晚上好。”袁宝国工作能力不强,但是交际能力却不弱,此时热情大笑着迎了过去,“蓬荜生辉、蓬荜生辉啊!”

“袁总客气了。”伸手不打笑脸人,谭果此时也面带微笑,只是笑意不及眼底,给人一种来者不善的凶残感觉,“既然大家都在这里,我也不绕弯子了。”

袁宝国心里头咯噔了一下,难道是袁傟利用秦豫和谭果来秋后算账,报复袁家了?想到这里,袁宝国都有些慌了,这双煞夫妻是连武明光的儿子都敢打的,何况是他们袁家人。

“不知道谭小姐有何贵干?”袁夫人温柔的开口,面带端庄雍容的笑意,看起来比起被吓到的袁宝国倒是镇定多了。

“明人不说暗话,当年袁家和袁博士之间的陈年旧怨,袁博士不愿意追究了,我也不会多管闲事。”谭果此话一出,袁宝国紧张的表情终于松缓了几分,谁知道谭果话音忽然一转。

“但是袁总,令嫒三天两天去瞿姐的花店里闹事,袁家如果不会管教女儿,我可以代替,不管是骄纵的,还是脾气暴烈的,到了龙虎豹保管就成了乖乖女!”

在场的袁家几人着实一愣,他们都知道袁楠楠这段时间不着家,天天出去玩,但是想到她被抵京大学退学了,还是那样不光彩的方式,家里头自然纵着她,谁也没有想到袁楠楠竟然跑到瞿荷的花店去闹事了。

袁夫人深呼吸着,压抑下不安,此时陪着笑脸开口道:“谭小姐,非常抱歉,我们都不清楚楠楠这些天的行踪,并不知道她会这样胡闹,我代楠楠给你道歉,对于瞿小姐的损失,我们袁家会十倍赔偿,还行谭小姐原谅楠楠的莽撞的行为。”

谭果一开始还以为袁家人是故意纵容袁楠楠去闹事的,毕竟袁楠楠左一口赡养费,右一口赡养费的,但是此时看到袁家人的表情,谭果才知道这都是袁楠楠自己的行为,果真是嚣张跋扈的千金小姐,做事从不用脑子。

“行了,袁夫人不用多解释,我只是来告知你们这个结果,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袁楠楠如果再敢去瞿姐那里捣乱,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谭果丢下威胁的话,既然不是袁家主使的那就算了,否则按照谭果之前的打算,绝对要仗势欺人一把。

“那个死丫头太胡闹了,谭小姐你放心,我一会会好好管教楠楠的,绝对不会再让她胡闹下去!”袁宝国愤怒的斥责了几句,幸好袁楠楠不在家里,否则袁宝国为了平息谭果的怒火,估计都要对袁楠楠这个女儿家暴了。

谭果来如风去如影,带着顾大佑等人离开了袁家。

一上车,谭果就接到了秦豫的电话,不由垮着脸和秦豫抱怨,“我果真还是不行,这种黑社会吓唬人的事还得秦豫你来做,你带人往那里一站,估计袁家人都要吓傻了,我今天实在太傻帽了。”

气势汹汹的来到袁家兴师问罪,强撑着气场离开,谭果现在想想都感觉丢脸,尤其是想到袁家当时那惊悚不安的表情,谭果更感觉丢人,事情都没有查清楚,自己竟然傻了吧唧的去放话。

如果真是袁家人指使袁楠楠去闹事的,谭果还能板着脸指挥手下恨恨的威胁袁家人一顿,将黑社会凶残冷血的一面彻底展露出来。

“可是袁家人根本不知情,我还怎么闹下去了。”谭果有气无力的和秦豫说着,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情,她一定会找秦豫出来镇场子,自己就狐假虎威的跟在秦豫身边就行了。

电话另一头秦豫沉声笑了起来,即使看不到人,可是他也可以想象谭果此刻灰头土脸的模样,“放心吧,袁家人不敢笑话你。”

“可是你在笑话我。”谭果抗议着,只感觉耳朵有些发痒,秦豫的声音原本就低沉悦耳,此时一笑,这声音如同大提琴声一般,让谭果感觉耳朵真的快怀孕了。

这话惹的秦豫再次笑出声来,“行了,别闹腾了,来公司一趟,然后我们一起去商场买菜,晚上给你做好吃的。”

谭果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于队,去五号大厦接秦豫下班。”

这边谭果和秦豫煲着电话粥,此刻袁家,袁宝国气恼的一拍桌子,刚刚被谭果吓狠了,此刻袁宝国怒火全部爆发出来,“将那个死丫头给我找回来,她翅膀倒是硬了,敢去花店闹事了,她是嫌我们袁家不够安生吗?武明光都不敢和秦豫斗,我们袁家算个屁啊,秦豫要是狠一点,说不定明天我们全家都成了无名氏沉海了!”

袁衾此时也有些不高兴,他虽然对袁楠楠这个妹妹也不错,但是这是不牵扯到他利益前提之下,袁衾最近和帝京那些贵少们聚餐,大家谈论最多的就是秦豫和谭果,实在是因为两人和他们是同一辈人,可是在帝京的位置却已经和武明光这些人平起平坐了。

袁衾也狂妄骄纵,身上有豪门子弟的习气,最开始他也看不上秦豫和谭果,龙虎豹保全在他看来不过是个保全公司而已,秦豫敢在帝京横,只怕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但是和这些贵少们交流多了,尤其在知道谭果都敢绑架了武广,而且还将武广和单二少揍的不能下床之后,袁衾就知道秦豫和谭果绝对不是自己能得罪的狠角色。

这个时候,袁家上下都想着如何修复和袁傟博士的关系,然后趁机巴结上秦豫,这样敏感的时期,袁楠楠这个妹妹竟然拖全家后腿,去瞿荷的花店闹事,袁衾恨不能将袁楠楠给恨恨教训一顿,她也太无法无天了。

“别生气了,我现在就打楠楠的电话。”袁夫人虽然疼爱女儿,但是儿子在她心里头更重要,而且她也知道袁楠楠这件事做的太过了,如果秦豫和谭果报复,袁家就糟糕了,楠楠这孩子太没轻没重了。

只可惜袁楠楠的手机关机,她的那些闺蜜都不知道袁楠楠的下落,这让袁宝国更是火不打一处来,连袁老爷子和老夫人也有不高兴了,责怪的看了一眼袁夫人,孙女不懂事,那肯定是她这个当妈的没有教育好。

如果说之前袁老爷子和老夫人还有些傲气,可是之前看着谭果带着一群黑色劲装的大汉登堂入室,老爷子和老夫人终于意识到了龙虎豹保全的强势和可怕,再也不敢抱怨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