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发现尸体/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谭果是按照谭亦给的地址自己开车过去的,车子绕城开了一个多小时之后,谭果来到一处旧楼的后面,不远处能听到机器的轰鸣声,是个不大的服装加工厂。

谭果下了车,抬头看了看四周,老旧的房子上电线如同蛛网一样密布着,窗户外飘扬着晾晒的衣服,看起来就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老建筑。

顺着有些狭窄的道路谭果走了几分钟,摁响了门铃,过了不到三分钟的时间,铁门咔嚓一声自动打开了,昏暗的过道上只有天花板上的灯泡散发出昏黄的光亮。

谭果顺着过道一直走着,在最右侧的门口站着一个身材有些佝偻的老头,弯着腰,手里头拿着扫把,若是在大街上看见了,只当是个普通老头。

“通行证。”老头声音嘶哑的说了一句,目光里有着精光一闪而过,让人明白这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老头子。

谭果摊开手掌,掌心处赫然是一个圆形的金属片,乍一看像是游戏机币一般,老头拿过谭果的金属片,右手拿过手机,镜头对着金属片扫描了一下,“行了,进来吧。”

将金属片收到了口袋里,老头佝偻着身体转身进了屋子,谭果跟着走了进来,屋子里有些的杂乱,堆放着不少的杂物,右侧是一些打扫工具的扫把、拖把,左侧放着一张床和一个老旧的大衣柜。

而房间的中间则堆放着上百件成品服装,凳子上放着剪刀,地上有些线头,看来老头没事的时候就坐在这里剪线头,毕竟不远处就是服装加工厂。

老头蹲下身,将一块地板砖给扒拉了起来,露出通往低下的一截铁制楼梯,“下去吧,电梯密码你知道,这都好久没有人从这个通道进入了。”

谭果明显能感觉到入口处那股子霉味,这的确是好久,至少有三五个月了,二哥到底搞什么?

无奈的叹息一声,谭果刚下去,老头再次搬起地板砖将入口咔嚓一声给堵严实了,向下的楼梯瞬间陷入到了一片黑暗。

谭果任命的摸出手机,打开手电筒,在光亮里下了大约四五米,终于到达了电梯。

好在出来之前,谭亦已经将通行码发给了谭果,此刻谭果快速的输入了通行码,再通过虹膜检测之后,电梯门终于开了。

咻一下,短短十来秒的时间,谭果感觉自己至少深入到了地下六七十米,而此刻随着电梯门的打开,再进入眼帘的却是完全高科技的场面,明亮的灯光,大型的地下实验室,穿着白色大褂不停穿梭其中的研究人员。

“发什么呆呢?”谭亦笑着走了过来,亲昵的揉了揉谭果的脑袋,“走吧,带你去参观一下。”

“这里绝对有两个入口吧?”谭果抗议的开口,回头瞅了一眼身后已经闭合的电梯,这一定是双向门的电梯。

看着田鼠一样气鼓鼓脸颊抱怨的谭果,谭亦不由笑出声来,“你虽然易容了,但是为了安全起见,当然是从安全通道过来更好。”

这个地下实验室是谭亦全权负责的,整个华国知道这个实验室的人绝对不超过十个,而知道具体地点的不超过五个,知道谭亦是负责人的,至多也就三个。

地下实验室的另一个入口是在一家生物科技里面,也是属于国家一级机密的生物科技公司,门口站岗的保安都是部队派过来的大兵,进入公司也需要通过层层检查,更别说深入到核心部门。

而为了确保地下实验室的保密性和机密性,生物科技公司里的实验室都是独立分开的,每个人都有专属的实验室,都有专属的通行密码。

而且在这里工作的核心人员都不清楚其他人员的身份和工作岗位,最大程度的保证了机密性,有些人以为对方进入电梯是到自己的专属实验室了,却不知道这电梯在输入通行密码之后,会径自的下到地下几十米深处,进入到真正的实验室。

谭果即使易容了,但是她如果要从生物科技这边过来,势必要通过层层检查,这样一来毕竟不安全,所以谭亦才会让谭果从特殊通道过来的。

“黄博士。”谭亦将谭果带到了最里面的一间实验室。

他虽然不经常出现在这里,但是每一次出现,也都改变了面容,鼻翼显得更为高挺,眼瞳略显得棕色,颧骨明显,看起来更像是华国西部的人,而且皮肤也粗糙许多。

偶尔说话的时候,谭亦口音里也会头流露出西部的口音,所以迄今为止,实验室没有人会认为谭亦是帝京人。

“东西带来了?”黄博士看起来很是年轻,最多也就三十五六岁的模样,带着厚厚的眼镜,身材很是清瘦,因为个子很高,看起来风一吹似乎都能被吹走。

黄博士根本都没有注意谭果的面容,当看到她手里头拿着的玻璃砖时,动作极为迅速的一把从谭果手里头将东西给抢了过去。

捧着手里头的玻璃砖,黄博士像是魔怔了一样,眼睛里似乎都冒着绿光。

“搞研究的都是这样。”谭亦早已经见怪不怪了,这个实验室从事的也是生物研究,不过黄博士是高智商的天才,他五岁的时候就展露了惊人的天赋,所以黄博士算是国家秘密培养出来的人才。

除了在生物科技这个领域精通外,其他领域也是非常的擅长,所以谭亦才会让谭果带着玻璃砖来这里。

“这怎么可能?这简直是个奇迹!”黄博士喃喃的低语着,脸都要贴到玻璃砖上了,不眨眼的看了十多分钟。

尔后,黄博士小心翼翼的将玻璃砖放到试验台上,然后拿起放大镜,一点一点的观察着玻璃砖中间镶嵌的心脏,越看越是痴迷,更是发出一阵阵诡异的惊叹声,“这绝对是个奇迹,目前不可能有这项技术,难道是M国或者E国的新科技?或许是外星科技?”

“有没有可能是类似琥珀一样的方法?”谭亦不得不打断黄博士这不靠谱的感慨,他可不认为这会是其他国家的高科技,若是说某种邪教的特殊手段更像,没有哪个国家会用这样的高科技来存封一颗心脏。

黄博士摇摇头,“就拿虫珀来说,这是一个极其巧合的过程,树脂流淌下来的时候刚好包裹住了蚊虫,然后凝固,经过地质作用,树脂被埋在地下,千万年的变迁之后才形成了琥珀,可这是玻璃,虽然还没有检测,但是是玻璃的可能性极高,玻璃要成形必须是一千多度的高温。”

在场的谭果和谭亦都明白,别说一千多度了,就是一百多度的情况下,人类的心脏也不可能完好无损的镶嵌在玻璃砖之中。

从玻璃砖的外形来看,这绝对不是先有玻璃砖然后再将心脏放进去的,而是在玻璃还是液体快要成形的时候将心脏放了进去,这才有如此严密无缝的玻璃心脏。

又花了半个多小时检测之后,黄博士终于那亢奋的情绪里恢复过来,看了看谭果,伸出了一根手指头,“目前只有一种办法可以查明,那就是将玻璃砖切开,取出里面的心脏。”

说到这里,黄博士表情也沉重了几分,“玻璃砖应该没有太大问题,那么这颗封存的心脏肯定是经过特殊处理过的,关键点肯定在心脏上面。”

所以要想弄清楚,只能将心脏取出来,然后切片进行各种化验和研究,黄博士继续开口道:“而且为了确保心脏不被破坏,还必须在真空环境下进行,但是这是首例,所以我也不能确定心脏取出来之后,是不是会发生其他化学变化。”

“当年考古的时候,有些考古学家就因为不严谨,一些彩色的文物遇到空气就褪色了,有些发掘出来的尸体,几百年都是保存完好,可是遇到空气却都化成了血水,我们技术不成熟就必须承担风险。”

谭果可以肯定这颗心脏绝对不是袁楠楠的,至于是谁的,谭果也无从查起,心脏是唯一的线索,只能取出来研究。

“都交给黄博士你负责检验,不过我担心这是某种邪教,所以在研究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安全。”谭果不得不防备着这一点,如果心脏里有什么新型的病毒,而且还是大规模传染性的,那就危险了。

黄博士一愣,他之前只想着如何研究这颗心脏,根本没有想到还有这一点,他是从事生物科技的,谭果一提醒,黄博士就明白过来了,“你放心,如果我的实验室都不能够确保安全,那其他实验室就更别指望了。”

谭果就将玻璃砖交给了黄博士研究,跟着谭亦出了实验室,径自的向着外面走了去。

“我带你去彭博士那边,他是我国矿物质研究的翘楚,黑色圆石被我分为了两部分,韩子方那边查到的实验室只是其中一小部分,大部分的研究都是彭博士在做。”谭亦带着谭果向着实验室后面的通道走了过去。

又是一次又一次的输入通行密码,这才到达了彭甾云博士的实验室,此刻他正在实验室里忙碌着,因为地下实验室的保密性,这些博士基本都是独立做研究,没有配备助手。

除非是有些实验一个人实在做不过来,实验室才会用其他名目去选取实验助手,但是也不会将他们带来这里,而是去其他的实验室,以此来遮人耳目,而且实验助手不单单要经过层层筛选,他们每个人也只负责实验的一小部分。

“所长,你来了。”彭博士正查看着刚刚化验出来的数据,看到谭亦和谭果进来之后,倒是笑着站起身来招呼,比起之前痴迷玻璃砖的黄博士态度可是好了很多。

“彭博士,有什么最新进展吗?”谭亦笑着开口,并没有介绍身侧的谭果,能出现他身边的人,那身份必定是安全的。

已经快七十岁的彭博士此刻不由苦笑起来,将桌子上的几分数据拿了起来,“通过对辐射数据的检测,目前可以确定的是Y1号石并不是太空陨石,而且经过初步的矿石成分分析,Y1石中有高达百分之五十的含铁量。”

所以如果能找到这种黑色圆石的矿脉,说不定就等于发现了一条蕴藏量丰富的铁矿,彭博士再次翻出了一份昨晚上才做出来的磁场分析图,“矿石里的分子结构有些的奇怪,因为研究样品只有一块,并没有对比性,所以我不确定这个内部分子结构是特殊的还是普遍的。”

“如果是普遍的怎么说?”谭亦既然负责这个地下实验室,他自然也懂得很多相关领域的知识,不算顶尖,但也具有一般专家学者的水准,想要忽悠谭亦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如果是偶尔性,那就没什么好研究的,如果是普遍性,这就说明矿区很可能处于一条磁场异常带上,这个区域磁场异常,导致矿石内部分子结构发生了变异。”

谭亦又和彭博士说了一会话,这才带着谭果离开了实验室,将人带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就目前的资料来看,想要确定矿区太困难,缺少关键性的线索,而且即使招到了矿区,如果是在我国的领土上,那还方便一点,但是如果实在国外领土上,基本就失去了研究和开采的价值。”

不管Y1石有没有其他的研究价值,就冲着这样高的含铁量来说,这矿区最差也是一条铁矿,如果是在其他国家的领土上,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会将这条矿区让出来,矿藏这一类的资源牵扯太大。

“不可能只是铁矿的。”谭果说出自己的判断,这也是她的直觉,只可惜像二哥说的一样,数据太小,地球太大,矿场还是深埋在地下的,说不定在无人区的深山老林,说不定在冰山下,也有可能在海底,这样少的线索,根本无法确定矿区。

谭亦笑着看向一本正经的谭果,以前他都习惯这丫头整天吃吃喝喝睡睡,懒懒散散的模样,现如今看着谭果这么认真严肃的模样,板着婴儿肥的脸蛋,让谭亦眼中笑意加深了几分。

“行了,这事还是交给二哥来调查。”谭亦亲昵的揉了揉谭果的脑袋,倒了一杯水过来,“最近和秦豫怎么样?听说秦豫胃痛,有人都着急的睡不着,大早上的就一骨碌爬起来了,想当初为了叫你起来上学,我和大哥就差没将床给你抬到教室里去了。”

“二哥!”被打趣的谭果不满的瞪着拿自己开玩笑的谭亦,“你现在就笑话我吧,等你以后有了媳妇,看我怎么去挑拨离间。”

谭亦优雅一笑,身体放松的靠在沙发上,有一种男人天生就是优雅尊贵的结合体,一举一动都透露出世家子弟的风姿。

“我可不会娶了媳妇忘了家人,不过有些小丫头就不一定了。”谭亦半眯着凤眸,俊美无俦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意,“想当初是谁整天说我才不要结婚,我就要一辈子赖着大哥和二哥,让他们养着。”

“得,二哥你就少吃醋了吧,我这情况不属于嫁人,我是将秦豫给弄到谭家来,爸妈多个儿子,你和大哥多个弟弟。”谭果嘿嘿一笑,为自己的英明决策点赞。

她以前对结婚嫁人的确有些排斥,自己在柳叶胡同长大,在谭家大宅待了二十多年,突然之间要和一个陌生男人生活在一起,说不定还要面对七大姑八大姨的,还有华国万年都解决不了的婆媳难题,谭果想想就怂了。

可是有时候缘分就是那么的意外那么的巧合,在对的时间碰见对的人,就好像是已经生活了一辈子,她和秦豫相处没有任何的疏离感,就那么自然而然的在一起了,然后不分彼此。

谭果在谭亦这边折腾了半天,从楼梯上爬出来时,老头正在剪衣服的线头,看到头顶上都沾到了蜘蛛网的谭果,老头不厚道的笑了起来,“小丫头下一次再过来,记得给老头我带点好酒。”

“行,特供的保管给你老搬一箱回来。”谭果笑着回了一句,这才离开了老头的屋子,刚上车就接到了佘政的电话,“佘队长,是不是袁楠楠这边有线索了?”

“嗯,之前大量走访的时候,有个拍客拍到了袁楠楠的一段视频。”佘政的手下不服从他的领导,佘政也懒得和几人浪费时间,只是布置一下常规的任务交给他们去处理。

而得到这个线索之后,佘政第一时间就找了谭果,“你现在在哪里?我们一起过去?”

“好的,佘队你把拍客地址报给我们,我们在那边汇合。”谭果倒不是不信任佘政,但是地下实验室的事情是一级机密,谭果自然不会随意的暴露出任何线索。

谭果将油门一踩,汽车飞快的在马路上飞驰着,大约过了二十多分之后,经过一处大桥,此刻谭果一直坐的那辆汽车也从另一条路上开了过来,速度很快的追上了谭果的车子。

“将车子送回汽车厂重新喷漆改装。”谭果下了车,对着迎面走过来的男人交待了一句之后,重新坐上了自己的车子,汽车从桥下开了出来,直奔闹市区而去。

半个小时之后,谭果已经改回了之前的容貌,而佘政的车子则停在小区门口的停车位上,看到谭果车子过来了,佘政打开车门走了下来。

“是个年轻的拍客,叫徐翰文,就住在这个小区里,根据民警的走访调查,袁楠楠失踪的时间段里,有目击者也看到袁楠楠被拖上了面包车,而徐翰文一直在后面开车跟拍,因为事情发生的太快,目击者也不确定是不是绑架。”

佘政翻开了之前民警的走访记录,能找到目击者也正是不容易,而且顺着目击者的线索,佘政再次调阅了沿途的监控视频,徐翰文这个拍客造型非常杀马特,所以找起来也比较容易,再加上他经常在大街上到处街拍,这才找到了地址。

“哎,你们干什么的呢?这是封闭小区,外面的人不准乱进的,”佘政和谭果刚走到门口,小区保安立刻走了出来,目光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两人一番,“要是找人的,让户主下来,否则不准进。”

“警察查案。”佘政亮出了工作证,顺便问道:“徐翰文今天出去了吗?”

“你找他?”保安大叔表情诡异的一变,像是想起多么可怕的事情一样,“他今天没出去,估计在家里睡觉,E幢顶楼就他一个住户。”

看到谭果和佘政要进去了,保安又补充了一句,“你们要担心一点,那个住户神经有点不正常,有一天我开看到他穿着僵尸服,手里头拿着这么大一把砍刀!关键是刀上还有血,他说是红色颜料。”

“谢谢,我们知道了。”佘政道谢之后,和谭果进了小区,直奔E幢顶楼而去。

门铃被按响的那一瞬间,佘政痛的嘶了一声,右手猛地弹开,“门铃上有电。”

谭果目瞪口呆的看了看门铃,难怪保安大叔说徐翰文有点不正常,谁家门铃会通电那。

“不是220伏的。”佘政甩了甩手,虽然被电的手一麻,不过电流不大,估计就是整蛊用的,想到这里佘政只好咚咚咚的将门给敲响了。

十分钟之后。

“你们叫魂那?信不信老子宰了你们!”门开的同时,怒吼声同时响了起来,徐翰文顶着一张杀马特的发型,头顶一溜黄色的像是弯月一样的短毛,两边的头发都被剃光了,画着紫色的眼影,鼻子上挂着鼻环,嘴巴上还有打了两颗铆钉,看起来要多诡异就有多诡异。

佘政无语的看着徐翰文,不得不亮出了工作证表明来意,“徐翰文,有一个失踪案件需要你配合调查。”

“没空,老子要睡觉!”徐翰文眼皮子一翻,看都不看佘政的工作证件,反手就要将门给关上。

“不怕死,你尽管关门,信不信我将消息发布出去。”站在佘政背后的谭果凉飕飕的开口,明显察觉到徐翰文之前心虚躲闪的眼神,他肯定知道自己来的目的是什么。

徐翰文脖子一梗,鼻环被甩的两边晃荡,“我呸,你以为老子是被吓大……姑奶奶,有话你好好说,好好说,武器先收起来,这东西容易走火,会出人命的,姑奶奶,你进来坐,我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佘政摇摇头,这年头果真是软的怕硬的,自己亮出工作证都不行。

客厅里,果真是同样杀马特的装修,角落里摆放着一副人骨架子,亮红色的墙纸,让谭果一瞬间以为自己来到了凶杀案的现场。

“把你之前拍到的那个女孩被人强行拖进面包车里的视频拿出来吧。”佘政开门见山的开口。

徐翰文犹豫着,可是一对上谭果似笑非笑的表情,徐翰文顿时就怂了,“我可以拿出来,但是你们得保证我的生命安全!”

“行了,我是警察,你有义务配合警方调查,而且警方也会确保你的生命安全。”佘政表情严肃的阐述着,实在不懂徐翰文到底怕什么。

“我不相信你,你让她,让这位姑奶奶保证!”可惜啊,徐翰文根本不相信佘政,贼溜溜的目光看向一旁的谭果,摆明了只相信谭果。

谭果点了点头,“放心吧,这个案件只有佘队长和我知道,没有第三个人知晓,所以你是绝对安全的,而且我们拿到了视频,即使幕后凶手知道了,他也不会来找你的,没意义了。”徐翰文这才起身回了卧房,然后拿出了一个硬盘,“你们要的视频就在这里面,那天我原本是在街上随便拍拍的,然后看到那小姑娘,你还真别说,小姑娘穿的可是私人定制,那一条裙子估计就十几万,而且前凸后翘的,这位警官你都懂得……”

看着露出满脸微笑笑容的徐翰文,佘政真不知道自己懂什么,这个徐翰文说是拍客,其实就是个下流胚子,不过倒也没有做过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就是喜欢拿着相机在街上偷拍那些身材丰满的美女。

“当时那小姑娘受伤流着血,她穿的又是白色的裙子,一滴一滴的鲜血落在裙摆上,那效果只要处理一下绝对是杠杠的。”徐翰文当时就开车偷偷跟在了后面。

谁知道没拍多久,就看到一辆面包车突然从街对面开了过来,随着面包车车门的打开,冲下来两个男人,袁楠楠像是被吓傻了一样,直接被两个男人给拖进了面包车里。

出了徐翰文的公寓,电梯里,谭果看向一旁的佘政,“徐翰文会不会有问题?”

“应该不是,我来之前查过他的情况,虽然是私生子,不过父亲有钱,母亲也不差钱,只是没有人管他,所以性子才这么怪异,虽然下流了一些,却没有做过违法乱纪的事情。”佘政摇了摇头,说起来徐翰文就是个不差钱的小富二代,平日里游戏人生。

谭果其实也仔细观察了,至少目前看不出徐翰文有什么不对劲,那么他有可能真的是因为巧合拍到了袁楠楠被绑架的视频。

汽车里,佘政拿出了笔记本,连接上硬盘之后,打开了徐翰文拍摄的视频,画面里发生的一幕和徐翰文刚刚口述的差不多,几乎没什么出入。

“虽然这里有些偏僻,不过路人也不少,绑匪敢直接下手绑架袁楠楠,绝对是老手,而且面包车挡住了对面店铺装在外面的监控探头,这个街区在整修电路,所以监控探头暂时都停用了。”

仔细的观望了徐翰文拍摄的视频后,佘政眉头皱了一下,“不可能这么巧合,绑匪或许早就守在这里了,他们事先知道这个街区的交通探头都停用了。”

“有可能,听瞿姐说袁楠楠最近经常来店里闹事,绑匪如果事先就盯上了她,那么踩点之后在这里守株待兔也有可能。”谭果目光落在视频上,绑匪绝对事先就踩点了,否则面包车停的位置不会刚好挡住了对面店铺的探头。

又将视频看了一遍,没有什么疏漏的地方了,佘政合上了笔记本电脑,将袁楠楠失踪的线索在脑海里慢慢的捋了一遍,随后看向一旁的谭果,“绑架袁楠楠到底有什么目的?”

“别看我,如果我知道了,估计就能破案了。”谭果笑着回了一句,想到从袁楠楠卧室地板下面挖出来的玻璃砖心脏,谭果只感觉一个头两个大,“不管了,这一时半会的也是找不到头绪,我先回去了。”

!分隔线!

袁楠楠失踪依旧是个谜,袁家虽然逼得紧,可是线索实在是太少了,唯一可能的玻璃砖心脏也被谭果拿走了,佘政自然也不会将这个说出来,所以到此刻还真是找不到任何有用的线索。

“佘队长,我们下班了。”几个手下冷淡的说了一句,佘政毕竟是他们的顶头上司,就算私底下再不待见佘政,再怎么消极怠工,该有的礼节还是要有的。

“嗯。”佘政冷淡的回了一句,翻阅着最近十年来所有失踪案件的卷宗,有一些是没有侦破的案件,但是佘政仔细的查了查,并没有找到了袁楠楠失踪案件相同的。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佘政依旧在办公室里加班,直到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寂静之中尖锐的铃声让佘政一惊,抬头才发现窗户外天色已经明亮了。

“你好,我是佘政……什么?好的,我知道了,保护好现场,我马上过来!”佘政脸色一变,挂了电话之后,抓起车钥匙快步奔出了办公室。

清晨五点半,早起锻炼的人是络绎不绝,神山公园这边因为植物覆盖率高,空气清新,所以来这里锻炼的人就更多了。

而此时,在公园一角的长椅上,草地上还有轻微的露水,长椅上坐着一个女人,低着头,从背后看像是某个小姑娘坐在椅子上休息一样。

可是从正面看的时候却能将人吓死,坐在椅子上的女孩脸色是诡异的苍白色,连嘴唇都发白了,身体还散发出一股说不来的气味,而第一个发现死尸的大妈此刻坐在不远处的椅子上,几个同伴在安慰她,大妈双腿不停的颤抖着,估计是被吓坏了。

公园值班的保安来的很快,暂时保护好了现场之后就报警了,不少锻炼的人都远远的观望着,谁也没有想到在神山公园的椅子上竟然会发现一具年轻女孩的尸体,而且女孩看起来身上一点外伤都没有。

佘政来的很快,此刻出警的民警已经先一步过来了,四周拉起了警戒线,第一个发现尸体的大妈已经被录口供了,其他人也暂时没有走,或许能从他们口中得到一星半点的线索。

“我是佘政。”佘政亮出了工作证,此时掀起黄色警戒线走向了长椅。

袁楠楠像是睡着了一样,当然,这要抛开她过于苍白的脸色,而她身上穿的也不是白色的长裙,佘政走近了才发现这是一种白色长袍,就像是牧师修女偶尔会穿的那种白色圣袍,而且袁楠楠光着脚。

“通知法医那边了吗?”佘政在大致的检查了一下之后,问向一旁的警察。

“已经通知了,法医还有十分钟就能过来了。”小民警还很年轻,估计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诡异的尸体,表情有点的怪异,不过也有些的兴奋,毕竟自己能参与这样重大案件的侦破。

佘政点了点头,此刻仔细的闻了闻空气里的味道,目光不由看向袁楠楠的尸体,又靠近了几步,弯下腰身体凑近了闻了闻,这股味道?

佘政表情微微一变,这让他不由想起之前在袁楠楠的卧房里,当初撬开木地板的时候,谭果就闻到了味道,不过那个时候佘政一开始没有闻到。

知道发现了玻璃砖心脏,佘政才闻到了一股味道,那股味道和袁楠楠尸体上的闻到很相近,佘政眉头紧锁着,案件越来越诡异了,而且看着袁楠楠尸体上的装束,佘政也感觉说不定什么事邪恶组织,整个案件看起来都不太正常。

但是不管是什么案子,都要有犯罪动机!袁楠楠失踪到被杀,这个案件的动机到底是什么?谭果究竟是巧合被牵扯进来了,还是幕后凶手的目的就是谭果?

佘政正思考着,法医已经过来了,好在案发现场被保护的很好,法医看了一眼四周,“这里是抛尸现场,去查一下四周有没有其他痕迹,虽然凶案现场可能不在神山公园,不过查一下总是好的。”

法医说完之后,在袁楠楠尸体边蹲了下来,观看了一眼她的肤色,对着一旁的佘政开口:“尸体全身的血液都被流尽了,不过还不确定是死后放血还是死之前就放了血。”

佘政点了点头,不过他希望至少是死后,这样袁楠楠也不用遭罪,如果人活着就被放血了,那将是多么可怕又痛苦的折磨。

------题外话------

亲爱的们,写的并不恐怖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