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找到线索/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半个多小时之后,在确定了袁楠楠只是被抛尸到公园长椅上之外,现场并没有发现多少有用的证据,唯独在不远处的草地上留下汽车轮胎的痕迹,很有可能凶手是将袁楠楠放在车子上装到公园来的,借着夜色的掩护然后抛尸的。

“佘队长,我先将尸体带回去进行尸检。”法医和佘政说了一句,这才让助手和出警的警察一起将袁楠楠的尸体从长椅上搬到撞到袋里。

助手和警察刚打算用力搬起身体,可是当抬起尸体的一瞬间,两人表情猛地一变,眼神变得极为惊恐。

一旁法医和佘政正在谈乱抛尸的地点,察觉到法医助手的表情不对劲时,法医连忙开口:“怎么了?”

一般人都有种感觉,人若是喝醉了或者昏倒了,抬起来的时候会感觉特别沉,像是比原来的体重要重许多。

所以刚刚抬尸体的时候,助手和警察都卯足了劲,谁知道尸体却轻的让两人有种毛骨悚然的诡异感,再结合袁楠楠那苍白的面容,大白天的都让人背后直冒冷汗。

“尸体太轻了。”助手吞了吞口水,双手有点哆嗦的将袁楠楠的尸体放到了黑色的装尸体袋上。

法医眉头一皱,他之前只是发现袁楠楠身体的血液都已经被抽干了,其他的需要回去做更详细的尸检,此刻听到助手的话,法医快速的蹲下身来,解开了袁楠楠身上的白袍。

嗬!

却见袁楠楠白袍下并没有穿内衣,所以可以清楚看到她的上半身,从胸口处有一个大大的Y型的解剖痕,关键是伤口并没有进行缝合,因此几人清楚的看到袁楠楠的身体里是空空的,被剪断的肋骨下所有的内脏器官都消失了。

“先将尸体运回去。”法医快速的将白袍给系上了,面色沉重了几分,这解剖手法看起来无比的专业,而且内脏器官消失,血液被抽干了,再加上袁楠楠尸体上的白色圣袍,怎么看都像是邪教的某种仪式。

法医将尸体运走之后,佘政仔细的看了看地上的轮胎印,“这是唯一的线索,尽快查清楚是什么车型,再比对公园和沿途的交通监控探头。”

谭果没有想到还没有查清楚袁楠楠失踪的真相和幕后凶手真正的用意,就已经发现了袁楠楠的尸体,“我会让青桐参与尸检,车轮胎有线索了吗?”

“根据轮胎的数据,应该是面包车,绑架袁楠楠的就是一辆黑色面包车,或许抛尸的也是同一辆。”佘政表情也很是凝重,这是他调到帝京刑侦队接手的第一个案子,佘政自然想要尽快破案。

但是这个案子处处透露出诡异,而且法医那边已经有了初步的检验,袁楠楠的尸体在抛尸之前就被清理过了,在尸体上没有发现任何的指纹、DNA包括各种纤维,她的尸体干净的就像是用消毒液给洗了一遍,这个案件的侦破又带来了难度。

“佘队长,刚刚三里区派出所那边打来了电话,在三环外发现了一辆烧焦的车子残骸,根据目击者的口供,被烧毁的是一辆黑色面包车。”这边佘政还在和谭果通话,手下急匆匆的跑了进来,汇报这最新得到的消息。

“我知道了,我们马上过去。”佘政站起身来,对着手机另一边的谭果开口:“我先去现场看一下,有可能被烧毁的就是黑色面包车,如果是这样的话,唯一的线索也被斩断了。”

佘政带着手下很快就赶到了现场,车子是停在一处菜地上,已经被烧的就剩下黑色的残骸了,散发出一阵阵焦糊的气味。

佘政走近仔细的在地上观察着,一手向着草叶上捻了捻,放在鼻下闻了闻,是汽油的味道,看来车子是泼了汽油然后被烧毁的。

抬头看了看四周,空旷的农田处,根本没有监控,而且看起来像是昨天半夜烧毁的,就算车子上有什么线索,这么一烧什么都没有了。

“目击者是什么人?”被烧成残骸的车子实在没有什么可研究的地方,佘政看向一旁的民警,目击者报警之后,离的最近的派出所派出了两个民警出警的。

“是附近的一个农户,已经带回派出所录口供了。”民警赶忙回答,原本以为只是一个普通的纵火案子,毕竟从车子残骸来看只是一辆面包车,再贵的面包车价格也是有限,没有想到竟然惊动了刑侦大队的人。

这让出警的民警也兴奋起来了,难道是一桩大案?

“你们两个留下来拍照取证,然后将面包车残骸带回到物证科,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虽然佘政不认为车子被烧成这样了,还能留下什么线索,“你和我回三里区派出所一趟,我要亲自问一下目击者。”

“好的,佘队长,我们走。”民警走向警车,发动车子在前面带路,佘政开车跟在后面。

三里区的派出所里,目击者李发根有点的不安,旁边站着一个四五十岁左右的男人,两人坐在问询室的椅子上,看起来都有些拘束。

“佘队长,这是刘发根和他表弟李海的资料,都是我们三里区土生土长的人,没有犯过罪。”派出所接待的所长将两人的档案资料递给了佘政。

快速的翻阅了一下,佘政点了点头,“我先进去问一下,派个人给我做笔录。”

听到开门声,问询室里刘发根和李海猛地站起身来,两人神色都有点的不安,毕竟都是老老实实的农民,一下子进了派出所,虽然知道自己没犯罪,但还是会紧张。

“请坐,我是刑侦大队佘政,就之前菜地里烧毁的车子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一下两位。”佘政表明身份之后,示意紧张的两人坐了下来,“是你发现的黑色面包车?”

“对,昨天晚上我从女儿家回来,路上公交车坏了,也就几站路了,所以我就向家里头走。”或许是佘政看起来一身浩然正气,刘发根也冷静下来了,断断续续的说了起来。

“天那个时候已经黑了,我是用手机手电筒照亮的,看到黑色的面包车停在海子家的菜地上。”身为农民,最宝贝的就是土地,这是他们赖以生存的根本,这车子在菜地里,不说土地被夯实夯硬了,如果车子漏油什么的,那就毁了菜地。

刘发根继续开口,“当时我走到面包车驾驶位这边看了看,谁知道驾驶位和后座都没有人,车子也没有拍照,当时都九点多了,我就想着等明天早上叫了海子一起过来看看,谁知道早上来的时候车子就烧毁了。”

李海也紧接着开口:“早上七点钟的时候,表哥来家里,说一辆黑色面包车停我加菜地上了,这块地上个星期才收了红薯,我原本打算这两天把菜地重新翻一遍,施点肥料然后再种菜的,所以我和表哥就急匆匆的过来了,然后就报了警。”

车子在菜地上被泼汽油烧毁了,将菜地给毁了,至少头层的泥土都不能要了,而且刘发根和李海也担心车主到时候胡搅蛮缠,说车子是他们烧毁的,找李海这个菜地主人要赔偿。

听完两人的话,佘政沉思着,面包车车主将车子停在菜地上,当时时间也就九点多,如果那个时候点火的话,说不定漫天的火光会引起住得近的农户的注意。

所以车主应该是离开了,等到夜深人静,凌晨两三点的时候再过来泼了汽油点火烧了汽车,那个时候大多数人都已经进入了睡眠状态,被发现的可能性极低。

“车型和这个视频上的车子一样吗?”佘政拿出自己的手机,上面存了拍客徐翰文那个时候偷拍的视频,也正是袁楠楠被两个男人强行拖上面包车的一幕。

刘发根仔细的看了看,然后点着头,“看着就像这个面包车,不过车子上没有拍照,我也不确定是不是同一辆。”

“好的,多谢两位的配合,你们可以先回去了,如果有情况的话,我们会再次找两位询问的。”佘政感谢着开口,让一旁民警送两人离开了。

虽然只从外形和颜色无法判断是不是同一辆面包车,但是直觉告诉佘政这就是同一辆面包车。

面包车这里并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佘政开车回了队里,这边刚回到办公室,还没有来得及去问物证科对面包车残骸检查的情况,还有法医尸检的具体情况,电话就响了起来。

“小佘啊,你来我办公室一趟。”电话时陈启前打过来的,佘政刚调过来就归他领导,而且当时谭果和秦豫涉及到了袁楠楠失踪的案件里,也是陈启前为了卖个好给秦豫,还特意约在了茶楼,让谭果和佘政碰了面。

去了楼上的办公室,佘政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不冷不热的声音,“进来。”

“陈副,你找我?”佘政反手关上门,看向坐在办公桌后面正在看文件的陈启前。

“嗯,你先站一下,我把手头的这个卷宗看完。”陈启前头也不抬的开口,丢出一句话之后就继续审阅着面前的卷宗。

若是一般领导,即使要处理手头的工作,也会客气一声,让佘政坐下来等,而不会特意说一句你先站着,这分明是故意刁难佘政。

而且如果手里头工作正需要花时间处理,完全没有必要这个时候打电话让佘政过来,陈启前可以等自己的工作处理好了再让佘政前来,所以从这两点就可以看出陈启前这是在故意刁难佘政,只是原因就不清楚了。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半个多小时之后,陈启前这才合上了文件夹,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抬头看向站在一旁的佘政,皮下肉不笑的开口:“看我这忙的,怎么站在这里,坐吧。”

“不用了,陈副,是不是有什么事?”佘政冷淡的回了一句。

陈启前脸上笑容冷了几分,不过身为墙头草、伪君子,陈启前自然不会明着刁难佘政,此时不冷不热的开口:“小佘啊,你来我们这里工作也好几天了,手头这个案子调查的怎么样了?你也知道原本失踪了,家属情绪就有些的失控,现在只找到了尸体,家属情绪难免会失控,这样一来,我们身上的压力也重那。”

“陈副,目前袁楠楠案件掌握的线索实在太少了,所以还需要时间继续调查下去。”佘政此时完全可以肯定陈启前是不怀好意,这个案子因为牵扯到谭果和秦豫,再加上袁楠楠又是袁家的千金小姐,袁老爷子还没有死,在帝京也有几分人脉关系,所以佘政基本有什么线索都会和陈启前汇报。

昨天陈启前态度还是很热情,让佘政不要有工作压力,他只要负责调查案子就可以了,其余的事情交给他来处理,袁家那边的施压,他这个当上司的会扛下来。

可是今天下午,陈启前态度就完全变了,佘政明白这其中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才导致陈启前截然相反的态度。

“哎,你的难处我也知道。”陈启前装模作样的叹息一声,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佘政,“一个小时之前,我刚接到举报电话,有人举报你和秦豫、谭果私交很好,袁楠楠失踪的案件又牵扯到两人,到现在案子没有任何的进展,举报人在电话里就差控告你徇私枉法。”

要论无处,陈启前绝对是第一个,之前他还想趁机交好秦豫,所以甚至不惜让谭果和佘政接触,毕竟佘政负责袁楠楠失踪案件,谭果多少也算是个嫌疑人。

所以不管出于什么角度考虑,谭果和佘政都不适合碰面,可是陈启前却一手安排了茶楼的会面,这说明他故意卖好给秦豫,结果现在又把这话拿出来诋毁佘政。

“我和谭果、秦豫的确有几分私交,如果陈副你认为我不适合侦办这个案子,我可以避嫌退出。”佘政想也没有想的开口。

陈启前倒是诧异的愣了一下,估计也没有想到佘政会这么干脆,不过既然目的已经达到了,陈启前也不会继续刁难佘政,“小佘你理解就好,干我们这份工作,有时候就是这样无奈,这个案子我就让小胡接手了,一会你回去和他交接一下。”

佘政没有任何的异议,毕竟陈启前的理由也是合情合理的,佘政和谭果有关系,从规定上而言,他的确应该避嫌,但是佘政诧异的是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边佘政还没有回到办公室,就听到一道嘲讽的声音阴森森的响了起来,胡光民得意洋洋的走了过来,“这不是大名鼎鼎的佘队长吗?我可是听说你以前在南川的时候可是个人物,侦破了不少重案要案,啧啧,比起佘政你啊,我这把年纪可真是白活了。”

陈启前虽然是个见风使舵的小人,但是此人很是圆滑,工作能力不算强,但是会拍上面的马屁,善于钻营,所以才能有今天的位置。

胡光民今年五十五岁了,再干几年就可以退休了,只可惜到今天他也只是个副队而已,原本胡光民这一次也是下了血本的,想要转个正。

毕竟胡光民也快退休了,如果到退休都是个副的,他也是脸上无光,面子上不好看,再加上这一次刚好空出个位置来,胡光民感觉这就是给自己准备的,所以他才卯足了劲。

原本陈启前也给了胡光民明确的答案,这一次他可以心想事成了,胡光民一高兴,直接请了几个同事去家里吃了一顿饭,大肆的庆祝一番。

谁知道计划赶不上变化,佘政空降过来了,然后一切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如果没有之前的大肆庆祝,胡光民即使气,也不至于这么恨佘政,这一次里子面子都没有了,也难怪胡光民看到佘政就跟看到刨了他家老祖坟的仇人一样,眼睛里都淬了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