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犯罪凶手/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是袁楠楠案件的相关卷宗。”佘政也不在乎胡光民的冷嘲热讽,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将和案件相关的资料都递给了胡光民。

并没有立刻接过这些卷宗,胡明光故意提高了嗓音,让原本坐在四周工作的同事都齐刷刷的看了过来。

“俗话说的好啊,嘴巴没毛,办事不牢,小佘你毕竟太年轻了,帝京也是大地方,和你以前工作的小地方不一样,这里发生的案子都是些大案要案,而且犯罪分子都是高智商的,反侦查能力很强,小佘你以前的那些经验是不够的。”

胡明光就差没明着嘲讽佘政以前的成绩那都是吹出来的,名不副实而已,这就跟小地方出来的富豪,不管怎么鼓吹自己多么多么有钱,可是等到了帝京一看,他那点钱丢水里都不会响一声,帝京商界的豪门那才是真正的富豪,小地方的富豪充其量也就是个暴发户而已。

佘政并没有多辩解什么,将手里头的卷宗往一旁桌子上一丢,直接回了办公室,将原本还想继续得瑟炫耀的胡光民给气的面色铁青,但他总不能真的跑去踹开佘政的办公室的门。

“哼,能力没有多少,脾气倒是不小,我呸,也不看看帝京是什么地方,轮得到他来撒野!”胡光民气愤的咒骂了两句,这才拿起卷宗咚咚咚的向着楼梯口走了过去,看来之前自己是错怪陈副了。

原本胡光民为了佘政这个位置,那真的是下了血本的,没少给陈启前好处,否则也不会得到他的准话,更不会提前吃饭庆祝。

原本胡光民还以为是陈启前只拿了自己的好处,却不给自己办事,现在佘政手里头要处理的案子交给自己来调查了,胡光民又给了佘政没脸,只感觉之前憋屈的怨气都撒出去了,现在就屁颠屁颠的跑去陈启前的办公室里给他道歉去了。

“陈副,这个案子我一定会好好调查的。”办公室里,胡光民谄媚的笑着,亲自给陈启前倒了茶水,“佘政查了这么久,什么有用的线索都没有查到,一看他过去那名声就是吹出来的,我估计他在那小地方,就算是抓了个小偷,都能被渲染成抓获什么重犯凶犯。”

“行了,说这么多没用,关键要看成绩。”陈启前也实在懒得搭理胡光民,就他这脑子,能和佘政比那才是奇了怪了。

更何况S省南川市,那能是小地方吗?在整个华国,南川市可是经济最强的市,论起繁华程度甚至还强过帝京。

佘政的名声也不是胡吹乱造的,那可是实打实的成绩,否则佘政也不可能被调到帝京来工作,毕竟他们刑侦大队需要的是破案率。

搞刑侦这一行可不像那些大企业,有些领导不过是尸位素餐而已,平日里开个会,口才极好的说出个一二三四五六的,那就行了,刑侦警察需要的是破案率,需要的是真本事。

佘政的档案里写的很清楚,那些案子都是他侦破的,论起能力来,胡光民绝对被佘政甩出九条大街都不止。

“陈副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查案,争取早日破案,将犯罪凶手找出来,让受害者可以瞑目。”胡光民说起口号倒是铿锵有力的很。

“小佘会被调离这个案子,也是因为他和案子里的两个犯罪嫌疑人秦豫和谭果私交很好,为了避嫌,这才让你接手这个案子,你一定要好好查清楚,不放过每一条线索。”陈启前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看起来只是在解释为什么会将佘政接手的案子交给他来侦办。

“保证完成任务。”胡光民说完之后就被陈启前以工作忙为由赶出来了。

而一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胡光民立刻翻开卷宗仔细的看了起来,他原本是信心十足,毕竟佘政才多大年纪,自己可是有几十年的工作经验,比起佘政肯定是强多了,但是看着看着,胡光民脸上得意的表情就消失了。

袁楠楠从失踪到被害,整个案子显得扑朔迷离,而且线索极少,甚至可以说是没有任何有用的线索。

一想到要压过佘政,胡光民又是劲头十足,将卷宗一丢,亲自去了一趟物证科,此刻物证科的人正在检查面包车的残骸。

“胡队长,你来了。”物证科的小刘打了一声招呼,将脸上的口罩拿了下来,看来他已经知道这个案子现在归胡光民负责了,“面包车被烧的太严重了,就剩下骨架了,我已经检查两遍了,没有什么线索。”

“那汽油那?”胡光民脸一沉,面包车或许就是凶手的交通工具,但是一点线索都没有,这得怎么查下去。

“汽油已经化验过了,就是普通的93号汽油,任何一个加油站都能买到。”小刘再次开口,“面包车的发动机号也被强酸给腐蚀了,所以找不到任何有用的线索。”

“你再仔细检查一下,说不定就有什么疏漏的地方,如果因为你们物证科检查不仔细,导致案子无法侦破,这个责任可要算你头上!”胡光民丢下几句威胁的话,黑着老脸离开了。

法医尸检室。

“什么?你这里也没有线索?”胡光民气恼的嚷了起来,眼神凶狠的瞪着验尸的赵法医,“老赵,你该不会是和我有矛盾,所以故意这样消极怠工吧?”

越说越感觉赵法医可疑,胡光民阴森森的开口:“物证科那边找不到线索还情有可原,毕竟面包车被烧的彻底,就剩下一副残骸,但是你这里可是有一具完整的尸体,你竟然说找不到线索,我看你是故意的!”

赵法医真想用手里头的手术刀揍胡光民一顿,整个单位是不知道姓胡的能力不行,混到今天都是个副职,现在不过是接手了一个案子,整个人就得瑟起来了,尾巴都快要翘上天了。

“尸体被特殊处理好,头发上、皮肤上包括白袍上都很干净,没有指纹,没有可用的纤维。”赵法医做了一辈子的尸检,一般凶杀案,都可以在尸体上提炼到很多有用的线索,但是袁楠楠的尸体除外。

赵法医可以肯定凶手是在一个完全无菌的环境下处理袁楠楠尸体的,而且凶手绝对是戴了手套,穿了特殊的衣服,这才没有遗留下任何纤维。

胡光民瞄了一眼不锈钢台子上的尸体,表情微微害怕的别过头,不甘心的开口:“没有纤维,那尸体上呢?我听说尸体的内脏器官都被拿走了,而且全身的血液也都被抽干了,难道一点线索都没有?”

“凶手绝对精通外科手术,而且临床经验很丰富,甚至可能是一个法医,凶手精准的解剖开了受害者的胸腔,然后剪断了所有肋骨,将心脏、肺、胃……所有的内脏器官都小心翼翼的移除了。”

赵法医说到这里,看着尸体他都有些的自愧不如,这么精湛的医术,让尸体看起来更像是一具艺术品,“因为事先抽干了尸体全身的血液,所以整个过程中并没有流血,而且尸体内部撒了特殊的药物,进行了防腐处理。”

所以袁楠楠虽然已经死亡三天了,但是尸体并没有尸臭味,而且更为诡异的是袁楠楠的面部表情,她看起来很是安详,抛开苍白的肤色,看起来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但是因为胃部这些内脏器官都被凶手给拿走了,所以赵法医也没办法进行药物检测,不过他初步判断袁楠楠应该是被迷晕之后被凶手杀害的,至于死因赵法医都没有找到。

“死因呢?”胡光民问了一句,原本只看卷宗,他还没感觉到什么,现在在赵法医这里,又亲眼看到了尸体,胡光民只感觉说不出来的诡异和阴森感。

“没有血液,没有内脏器官,暂时还没有查出来死因,不过尸体无明显外伤,身上也没有任何注射伤口,肤色正常,应该不属于中毒和外伤导致的死亡。”赵法医虽然不待见胡光民,但是他身为法医,检验尸体是他的责任,他自然会尽心尽力。

胡光民兴冲冲的来了,灰头土脸的从法医室离开了,走着走着,想到陈启前之前说谭果和秦豫也是涉案嫌疑人,而且两人和佘政关系密切,胡光民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这就是一条线索啊!

谭果挂断了佘政的电话,还没有来得及思考陈启前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针对佘政,不,更确切的来说是针对自己和秦豫来的。

佘政从南川调到帝京来工作,他接手袁楠楠的案子,一切都很正常,和陈启前没有任何的矛盾冲突,他现在突然不让佘政处理这个案子,明显不是冲着佘政来的,而是冲着镜子来的。

这边正想着,谭果手机再次响了起来,是方团山打过来的电话。

“方大哥,你说胡光民带着人去了花店,还将花店暂时给封了?”谭果此时已经可以肯定这是冲着自己来的,“行,方大哥,不要和他们起冲突,我马上过来。”

花店。

“都给我仔细的检查一遍,任何角落都不要放过,说不定就能找到有用的线索。”胡光民指挥着手下对花店里里外外,角角落落都进行仔细的检查,随后来者不善的看着瞿荷和方团山。

“说说袁楠楠那天在你们店里的冲突经过,不要有任何的隐瞒,否则后果你们是知道的!”恶狠狠的开口,胡光民此时是真的刚绝佘政一定徇私枉法了,这么重要的一条线索,他竟然一点不调查!

袁楠楠失踪之前最后出现的地方就是花店,而且在这里还和他们起了冲突,手还受伤了,身上还流着血,说不定就是这些人暗中找人绑架了袁楠楠,然后还秘密的杀害了她。

“我来说。”方团山将瞿荷护到了身后,他也感觉到胡光民的来者不善。

嗤笑一声,胡光民嘲弄的看着方团山,“一个一个都要说,你们谁也逃不掉,说不定凶手就是你们夫妻两个!左右隔壁的邻居都已经证实了你们和死者袁楠楠有过多次冲突,这就是你们的杀人动机!”

“我们没有杀人。”方团山沉声开口,他看起来老实憨厚,可并不是真正的老实人,“袁楠楠先后几次来了我们店里,不过没有发生激烈的冲突,她只是过来吵闹而已,然后就离开了。”

“你们就这么放任她离开?我看没这么好心吧。”胡光民阴森一笑,目光看着方团山,尤其是看到他孔武有力的身材,越看越感觉这两人像是杀人凶手,“一个人天天来你们花店里闹事,你们竟然就这么放她离开?我看你们是故意这样做,然后暗中却买通了人,然后绑架了袁楠楠,最后杀害了她泄恨。”

“我和小荷这段时间都没有离开店里,最远也就是去前面两百米处的超市买菜,袁楠楠死亡的时间段里,我们应该都在店里,这些左右邻居还有超市的监控都可以证明。”方团山并没有被胡光民的乱指控给吓到。

“你们没有时间,难道你们不会找人吗?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能使磨推鬼!说不定你们就花钱雇佣了凶手杀害袁楠楠,以为这样就可以洗清你们的杀人罪名了!”胡光民直接打断了方团山的话,看了看这花店,眼中快速的闪过一抹嫉妒之色。

“这可是二环的位置,寸土寸金,你们两人竟然能拥有这价值连城的房子,想要花点钱雇凶杀人太简单了。”

方团山已经不打算开口了,因为和胡光民这样的蠢货根本掰不明白,不管怎么辩解,他都认定自己是凶手,那只能让证据来说话了。

“胡队,发现血迹了。”这边负责检查的警察高声喊了起来,随着荧光剂的喷散,在地上出现了斑驳的血迹,不过血迹并不多,而一个花瓶的瓶口处也有荧光反应,说明花瓶里曾经也有血迹。

“看你们还怎么狡辩!”胡光民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得瑟的看了一眼方团山和瞿荷,随后快步走了过去,“将花瓶带回去让物证科检查,说不定在瓶里面能找到袁楠楠的血迹,到时候比对DNA,这个案子就侦破了。”

听到这话,方团山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最开始佘政调查袁楠楠失踪案件的时候,方团山这边也录了口供,当时袁楠楠摔倒了,而且摔倒的时候还打碎了一个花瓶,她的手掌当时摁到了碎瓷片上,所以才会被割破,流了不少血。

但是就袁楠楠掌心伤口的出血量,远远不到致命的程度,更何况谭果和佘政后来从拍客徐翰文那里拿到了一段视频,视频画面上可以清楚的看到袁楠楠的手掌流血了,鲜血还滴落到了她的白裙子上,那个时候她已经离开花店了,所以这一点血迹根本不能证明方团山和瞿荷谋杀了袁楠楠。

“这里是犯罪现场,闲杂人不能过来。”在花店外的警察挡下了走过来的谭果。

胡光民刚刚找到血迹,此时心情极好,听到声音之后向着门口走了过来,看了一眼谭果,“等等,你是什么人?是不是有什么关于案件的线索要提供?”

谭果还没有开口,瞿荷看到她下意识的脱口而出,“谭果,你怎么来了?”

“你就是谭果?好啊,今天三个犯罪嫌疑人都到齐了!你们两个过去,将她抓起来!”胡光民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激动的不得了,没有想到谭果竟然自投罗网的送上门来。

谭果表情错愕的看这兴奋的胡光民,之前从佘政的话来,谭果感觉陈启前是在针对自己,但是现在看到胡光民之后,谭果就有些不解了,如果是针对自己,那肯定是要派一个更厉害的人来接手这个案子,这样也更方便指控自己。

可是看胡光民那表情,谭果怎么看都不感觉这个年过五十的糟老头是个厉害人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