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帮忙验尸/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胡光民虽然将谭果列为了犯罪嫌疑人,但是警方办法讲究的是证据,没有证据一切都是空谈,而袁楠楠失踪到被杀的案件里最缺乏的就是强有力的证据。

此时,审讯室里。

胡光民站起身来,双手猛地一拍桌子,恶狠狠的开口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如果老实交代自己的犯罪罪行,我可以替你向法官求情,会从轻审判,否则等到铁证如山的时候,你再想坦白就迟了!”

“袁楠楠的死因是什么?”谭果半点不受恐吓的问了一句。

她一直在思考这其中出了什么问题,之前陈启前还是让佘队长处理袁楠楠失踪的案件,而且明显是对秦豫示好的,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变了,中间肯定是出了什么问题。

“是我在审问你,不是你在问我!你只要老实回答就行了。”胡光民严厉的喝斥着谭果,赵法医那边还没有查清楚袁楠楠的死因,没有死因,胡光民也只是在言语上恐吓谭果,希望可以打破她的心理防线,让她老实交代。

谭果不再开口,她算是看出来了,这个胡队长根本就是个没什么能力的糟老头子,而且他为了尽快破案,直接将杀人凶手的罪名往自己头上扣。

谭果不开口,胡光民虽然恼火却也没有办法,他将口水都快说干了,威逼利诱的手段都给使出来了,偏偏谭果依旧保持缄默。

“该死的!”胡光民烦躁的抓了抓快秃顶的头发,他一心想着借此机会好好的表现一下,破个大案子,立个大功,说不定自己头顶上的这个副字就能变成正的了。

可是袁楠楠的案子从失踪到被杀就跟谜团一样,而且谭果这个犯罪嫌疑人是三缄其口,胡光民越想越是恼火,越想越是暴躁,偏偏他也不敢真对谭果怎么样,龙虎豹的威名可不是说着玩的。

就在此时,审讯室的门突然被敲响了,胡光明正暴躁的厉害,猛地回头一看,眼神凶狠的让前来汇报的手下都吓了一跳,“头,刚刚的血迹报告已经出来了。”

胡光民快速的起身走了过来,拿过报告一看,不由的喜上眉梢,在花店里发现的血迹已经证实了,这就是袁楠楠的血迹。

去而复返的胡光民此时格外的得瑟,将手里头的报告啪的一声拍在了谭果的面前,翻开其中的一页,恶狠狠的开口:“看到没有?这就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花店花瓶底部找到了干涸的血迹,经过DNA检测,这血迹正是袁楠楠的。”

此刻胡光民看着谭果就像是看到拿着屠刀的凶手,咄咄逼人的继续追问:“是不是你们在花店里就存了杀害袁楠楠的心思,谁知道被她逃脱了,所以你们又派人用面包车将袁楠楠给抓走了,最后残忍的杀害了她!”

“没有确切的证据,你这样污蔑我的当事人,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罗非鱼直接推开审讯室的门走了出来,表明自己的身份。

“我是谭果女士的律师罗非鱼,警方如果没有明确的证据可以指控我的当事人的话,那么她只有配合警方查案的义务,而你们没有权利扣押我的当事人,甚至对她进行言语上的污蔑。”

“证据?这就是证据?”胡光民冷笑一声,指着桌子上才出炉的卷宗,“经物证科的检验花瓶里的血迹就是受害者的。”

罗非鱼看白痴一样看着义正言辞的胡光民,“这只能证明受害者之前在花店里手掌受过伤,而这一点在最开始失踪案件调查的时候,我的当事人在录口供的时候就明确说过。”

“袁楠楠在花店里摔倒了,打碎了花瓶,手摁到了碎瓷片上导致了流血,而且之后拍客徐翰文的视频里也证实了这一点,受害者离开花店的时候只有手掌受伤流血。”

所以胡光民拿这一点来指控谭果根本站不住脚,有明确的证据表明袁楠楠离开花店时活的好好的。

“如果没有其他证据的话,我和我的当事人可以离开了。”罗非鱼看了一眼谭果。

胡光民虽然不高兴,但是没有证据,也只好愤恨不甘的看着谭果离开了,气恼的再次向这法医室那边走了过去,物证科是不指望了,只希望法医能在袁楠楠的尸体上发现什么线索。

秦豫此刻坐在汽车后座上,看到上车的谭果,这才放下手里头的文件,“出什么事了?”

原本案子在佘政手里头调查,谭果这边自然没什么事,现在胡光民却将谭果当成了嫌疑人,秦豫想也知道中间一定发生了什么事。

“先生,那个姓胡的简直就是个神经病。”罗非鱼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回了一句,“一点证据都没有,他却死盯着夫人不放,愣是指鹿为马的要说夫人是杀害袁楠楠的凶手。”

听到这话,秦豫眉头不由一皱,原本还算平静的表情倏地危险起来,一切仇视谭果的人都是秦豫的敌人!既然是敌人就该弄死!

感觉到秦豫身上迸发出来的杀气,谭果哭笑不得的推了他一下,“你当这是国外呢,还能让你胡来?”

“我既然要做就绝对不会留下任何证据。”秦豫不满的看了一眼不相信自己的谭果,身为龙虎豹的总裁,秦豫真的要干掉一个人,绝对是连尸体都找不到,还想找证据,简直是白日做梦!

“别闹了,你要真的敢乱来,我爸第一个教训你。”谭果笑着握着秦豫的大手把玩着,想到今天发生的事,谭果表情也严肃了一些,若有所思的对秦豫说了起来。

“陈启前撤下了佘队长,换上了胡光民,明显就是针对我的,说不定陈启前就等着你动手干掉胡光民,到时候我们就真的入套了。”谭果说到这里,黑润润的大眼睛瞅着秦豫,“到底是谁要对付我们?”

秦豫回握住谭果的手,低沉的声音响起,“不管是谁,总会露出狐狸尾巴的,袁楠楠被杀这个案子,这盆脏水还泼不到我们头上,以不变应万变。”

“先生,会不会是秦家?”副驾驶位的罗非鱼也在思考这个问题,有了之前和武氏集团的较量,再加上透露出顾家和谭果的关系,罗非鱼相信在帝京这地界上,除非和谭果有生死大仇的人,否则一般人绝对不会再和谭果、秦豫为敌。

秦老爷子和秦煌绝对是秦豫真正的强敌,之前在M国的时候双方就有了接触,当时还有罗斯查尔财团少爷:南英杰。

“也有可能,不过秦家在帝京关系隐秘,一时半会查不到。”秦豫也想到了这一点。

不过即使是秦家暗中动的手脚,秦豫也不会在乎,不过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更何况秦豫心里头明白在帝京,或者说在整个华国,没有人能伤害到谭果,秦家不足为惧。

袁家人知道袁楠楠的死讯之后,袁家陷入到了痛苦之中,胡光民言语里虽然竭力的将杀人凶手的罪名往谭果身上推,甚至示意袁家将事情闹大。

但是袁宝国也好,袁夫人也罢,他们终究不会因为一个死掉的女儿来和秦豫这样的人为敌,更何况现有的那一点证据,根本无法证明杀人凶手是谭果。

“妈,你不要哭了,喝点水。”袁衾也有些的难受,毕竟那是他的妹妹,从小看着长大的妹妹,虽然娇惯了一点,但是听到袁楠楠的死讯,袁衾也无法接受,可是人死不能复生。

袁夫人眼睛已经哭的红肿了,母女连心,袁楠楠失踪之后,袁夫人心里头一直都有股不安的感觉,但是她总是在安慰自己,袁楠楠只是个小姑娘,也没有什么仇人,不会出事的,或许只是去哪里玩了,忘记回家了。

“小衾,你说凶手会是秦豫和谭果吗?”声音嘶哑着,袁夫人靠坐在床上,手里头拿着相框,上面正是笑容飞扬的袁楠楠,袁夫人手指颤抖的摩挲着照片上的女儿,不敢相信她就这样死去了。

袁衾眉头皱了一下,思考片刻之后摇摇头:“虽然之前胡队长说的天花乱坠,但是我感觉那是他在针对秦豫和谭果,小妹虽然胡闹了一点,可是秦豫和谭果还不至于因为这一点就杀人。”

袁夫人叹息一声,她痛苦的闭上眼,她心里头清楚袁衾这样说,多半是因为不想袁家和秦豫为敌,所以袁楠楠的死因自然要和秦豫谭果撇清楚。

可是袁夫人心里头更明白袁楠楠不会是被谭果和秦豫杀害的,如果说和袁家有仇,那也是老爷子和老夫人,谭果要给袁傟报仇,也是找两个老家伙。

而且袁夫人还知道之前陈悦英这个女儿之前还算计过袁傟收的干女儿瞿荷,后来秦豫和武氏为敌的时候,陈悦英也利用陈家在媒体界的关系,大肆报道了很多心能源集团的负面新闻。

但是即使,秦豫和谭果也没有报复陈悦英,袁夫人知道秦豫和谭果并不是什么好人,他们只是懒得计较而已,就如同一个人是不会和一只小蚂蚁怄气,特意去报复蚂蚁的。

袁宝国此时一屁股坐在卧室的椅子上,他刚刚去安慰伤心的两老,此时看着表情悲戚的袁夫人,不放心的开口叮嘱,“你也注意身体,楠楠的事情谁也不愿意发生,而且那个姓胡的明显不怀好意,你也不要被他怂恿了。”

“我知道。”袁夫人点了点头,看着表情同时松懈下来的父子俩人,莫名的感觉到一股说不出来的沉重和悲哀,今天如果秦豫和谭果时凶手,他们也不会给女儿报仇的,比起死掉的女儿,还是袁家的产业更为重要。

想到这里,袁夫人站起身来,“我先睡一下。”

袁宝国和袁衾倒是松了一口气,两人又安慰了袁夫人两句,这才一起退出了卧房,“爸,不管如何,楠楠已经死了,我打算去大伯那里一趟,顺便也告诉谭果,胡光民不怀好意。”

“好,不过不需要做的太过,我们和你大伯不可能修复关系的,但是在商场上,只要外人认为我们关系修复了就可以了。”袁宝国赞赏的看了一眼袁衾,虽然女儿死了他也很伤心,但是如果借此机会能和大哥修复关系,能和龙虎豹搭上线,以后袁家在商界的路就顺畅了,不看僧面看佛面。

!分隔线!

袁楠楠被杀的案子依旧是被警方封锁了消息,胡光民也在加大力度调查,只可惜佘政当初有了谭果的帮忙,都查不到什么有用的线索,胡光民就更不行了,基本上案子是一点进展都没有。

虽然佘政从袁楠楠的案件里被撤走了,不过谭果这边将古青桐这个出名的冰山女法医安排到了案子里,毕竟胡光民一直认为赵法医消极怠工,现在能多个知名的法医过来验尸,胡光民自然高兴的厉害。

“古法医,这一切都要拜托你了,能不能破案,就看你能不能从尸体上找到有用的线索。”胡光民亲在在大门口迎接古青桐的到来。

古青桐虽然年轻,但是面色冰冷,眼神冷漠,看起来很是干练,这让胡光民也更加相信古青桐的本事,而且传闻很多重要的案件都是古青桐验尸的,比起一般法医强了许多。

“这是我的工作。”声音冷淡的回了一句,古青桐并没有和胡光民废话,直奔法医室而去。

赵法医也知道上面要派另一个法医一起进行尸检,虽然他心里头多少有点不舒服,这说明上面不相信他的验尸能力,这才派了其他人过来。

不过赵法医也知道袁楠楠的尸体上,他的确有些无能为力,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找出袁楠楠的死因,死亡时间的确定也不够精确。

技不如人之下,赵法医只好接受另一个法医的到来,不过都在法医界,他倒是知道古青桐的名声。

“古法医,欢迎。”看到走过来的两人,赵法医笑着说了一句,直接无视了一旁的胡光民,赵法医一直怀疑上面会派古青桐来帮忙验尸,十有八九就是胡光民一直不满意自己的工作,给上面打了自己的小报告。

看到袁楠楠尸体的那一瞬间,古青桐也有些的震惊,那么完美如同艺术一样的解剖,这绝对是专业人士的手法。

“凶手精通身体解剖,而且伤口切口平整,弧度圆润,包括肋骨的切口也是无比平整,凶手拥有一套解剖工具,就这一点看凶手是法医的可能性更高。”古青桐一边验尸,一边低声说着检查的结果。

“赵法医,身体胸腔里做了防腐处理,做了药理分析了吗?”古青铜看向袁楠楠空荡荡的胸腔,原本心脏、肺部这些器官都没有了,空荡荡的像一具骨架。

赵法医快速的将一旁的检测报告拿了过来,对着古青桐开口解释道:“之前已经做了检测,这是分析图谱。”

“像是某些植物成分。”古青桐看着手里头的几张图谱分析数据,现在给尸体做防腐,基本上用的都是化学药物,这种纯植物的技术早已经失传了。

“是的,但是没办法分析这些植物成分,有些并不在现有的植物基因库内。”这也是赵法医最为棘手的一个地方,他原本想着分析出这些防腐材料,警方说不定可以顺藤摸瓜的找到一些线索。

可是结果却是这些防腐成分都来源于植物,但是植物数量很多,有些事还是未知的植物,这就导致赵法医无法完整的还原防腐药物的成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