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避而不见/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不起,赖财长临时有个会议出去了。”赖庆实的秘书礼貌的挡下了谭果和秦豫两人,若有所思的收回目光,原来他们就是帝京这段时间闹的沸沸扬扬的两人。

秦豫看起来倒真的年轻,只可惜锋芒太露,帝京的水太深,多少英雄豪杰都沉下去了,这两人实在太张扬了一点。

“赖财长什么时候回来?”秦豫眉头微微一皱,之前他还认为谭果没有必要跟过来,毕竟他只是来递交专项资金的申请材料而已,赖庆实为人如何关系并不大,秦豫没有想到一过来就吃了个闭门羹。

秘书摇摇头,抱歉的开口:“因为是临时会议,所以我也不清楚赖财长什么时候会回来,两位可以明天早上再过来一趟。”

秦豫知道对方是敷衍自己而已,之前已经打了电话约好了这个时间段见面,可是自己来了,对方却走了,这分明是随便找了个理由不见自己,想到这里,秦豫也没有多说什么,看了一眼谭果准备转身离开。

年轻人气性倒是不小!秘书也能感觉到秦豫身上那不悦的寒气,只是不在意的一笑,虽然龙虎豹保全在帝京实力不小,秦豫此人能力也很强,可是这里是帝京,赖财长是什么身份,秦豫不伏低做小,反而傲气冲天,最终结果不过是撞的满头包而已。

“既然赖财长有事突然出去了,为了表示诚意,秦总裁,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吧,说不定下午赖财长就回来了。”谭果拉住要离开的秦豫,笑眯眯的说了一句,随后径自向着一旁的空椅上坐了下来,“祝秘书,您去忙吧,我们也没什么就坐在这里等。”

祝秘书脸上的表情狠狠的扭曲了一下,他虽然是按照赖财长的吩咐挡下了这两人,但是他没有想到谭果会采取这样的措施,赖财长此时就坐在不远处的办公室里,谭果和秦豫在这里一坐,赖财长中午要怎么出来?

不过心里头虽然震惊谭果的做法,但是祝秘书脸上半点不显露,此时推了推鼻梁上的金边眼镜,笑着开口道:“因为是紧急会议,一般而言至少要开到下午,赖财长今天应该不会回单位了,两位还是先回去吧,等明天赖财长上班了,我一定告知他两位的来访。”

这会十点多,如果秦豫和谭果真的坐在这里等,赖庆实还真不好意思出来吃饭,再说下午真的有个会议要召开,这俩人如同门神一般守在这里,赖庆实还怎么出去主持下午的会议。

按照谭果的坏心眼,她还真敢守在这里,谁让赖庆实避而不见,而且还扯出这么不靠谱的借口。

不过秦豫心高气傲,赖庆实故意刁难不愿意接见他,秦豫也不想留在这里浪费时间,对着一旁谭果开口:“我们回去。”

“好吧,你做主。”谭果不在意的一笑,三两步之后,谭果忽然回头看向松了一口气的祝秘书,“刚刚在停车场的时候,我开车一不小心好心蹭到了一辆黑色奥迪车,车牌是XXXX,不过只是轻轻蹭了一下,如果祝秘书知道是谁的车还请替我道个歉,如果需要赔偿的话,也可以联系我。”

祝秘书脸上刚刚端起的笑容扭曲的一变,一旁谭果却已经亲密的挽着秦豫的胳膊离开了,之前祝秘书还有些轻视两人,别看他只是个大秘,那也是赖财长身边最亲信的手下,而且赖财长在地方上工作的时候,祝秘书就在他的手下工作。

这一转眼都十年了,祝秘书如今在帝京大小也算是个人物,不说手眼通天,但是一般人还真要给他三分薄面,所以刚才他接待秦豫和谭果时,虽然面带微笑,实则有些轻视两人。

但是刚刚听到谭果的话,祝秘书这才明白从始至终这两人都知道自己刚刚说的理由是编造的,他们心里清楚赖财长是故意避而不见。

想到这里,祝秘书也有些的好奇,赖财长为什么会突然转变了态度?身为他的亲信,祝秘书多少知道一点内幕。

这一次两个亿的专项扶持资金的扶持方向就是能源的开发和研究,他也知道这笔资金内定给了秦豫的新能源集团,赖财长这边怎么突然就变卦了。

咚咚咚敲响了办公室的门,祝秘书推开门走了进去,“财长,秦豫和谭果已经离开了。”

“嗯。”赖庆实低头正审阅着文件,并没有多说什么,他的身份注定了都是别人来求他办事,每年每月甚至每天,赖庆实都会拒绝很多人的拜访,所以打发走了秦豫和谭果,赖庆实并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

半晌没有听到祝秘书的回答,赖庆实这才诧异的抬起头,放下手中的笔,沉声道:“发生什么事了?”

“秦豫知道财长你在办公室,他们来的时候看到你的车在停车场。”祝秘书大致的说了一下。

赖庆实倒也没有想到自己的避而不见的借口一开始就被揭穿了,不过他也不在意,此时冷声一笑,“知道也就知道,他们也翻不出什么浪花来,以后秦豫来了都不见。”

“好的,我知道了。”祝秘书也没有多在意,毕竟秦豫在帝京威名再强,在赖财长面前依旧不值一提,他就算明知道赖财长不见他,秦豫又能怎么办?胳膊拧不过大腿的。

在帝京这地方,是龙也得盘着,是虎也得蜷着,帝京那可不是这小小年轻们能横行霸道的地界,一切讲究的都是背景。

汽车里,罗非鱼见谭果和秦豫并没有见到赖庆实的人,也感觉到了不对劲,“这事我怎么看有些的蹊跷,按理说这笔专项资金就是用来扶持新能源集团的,已经是内定好的事情,要走的只是个程序。”

“先是陈启前那里出了变故,现在赖庆实这里也同样如此。”谭果眯着眼思索着,嘴角勾起无奈的笑,“秦豫,我们俩也不知道得罪了哪路大神仙。”

这幕后人可非同一般,陈启前也就罢了,不过是一个副长而已,而且管的还是查案的,但是赖庆实可不同,帝京的也好,还有地方上的也罢,项目资金都要从他手底下过,说白了那就是财神爷。

当然了,赖庆实上面还有上司,不过他这个财长的权利也不小,他要是故意刁难秦豫,将这笔资金卡住了不放,不动用谭家的力量,这绝对是个棘手的大问题。

秦豫也在思考这件事,这远比和武氏集团之前明争暗斗的时候更为复杂棘手,幕后之人的力量也更大,不说只手遮天也差不了多少了,难道真的是秦家动的手?

就在几人思考时,谭果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喂,白叔,有什么事吗?”

“谭果,刚刚收到了法院的传票,袁家老爷子状告袁傟博士不赡养父母,法庭已经受理此案了。”白圣天原本以为新能源集团在经过开业典礼的事件之后,应该会顺顺当当了,没想到这安静日子没过上两天,袁家又闹幺蛾子了,关键是袁家怎么有那么大的胆子。

“白叔,我知道了,这事我来处理。”谭果挂了电话,然后看向秦豫,哭笑不得的开口:“现在不用想了,真的有人在暗中针对我们,扶持项目资金也被卡了,现在袁傟博士被袁家给告了。”

虽然项目扶持资金是内定给秦豫的,但是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一遍的,华国那么多能源公司,谁都不眼馋这笔两个亿的资金,这可是国家拨下来的用于能源研究的资金,说的不好听一点那就是不要白不要,不亚于是天上掉馅饼。

武氏集团还有袁家之前都想过要将袁傟博士挖走,其实也是冲着这笔资金来的,一旦袁傟博士身上背了污点,到时候这笔资金会不会落到秦豫头上还真是两说。

“会不会武氏集团搞的鬼?”罗非鱼思考之后开口,毕竟谁受益谁就可能是幕后黑手,无利不起早,“我们的申报材料其中袁傟博士就是关键的一项,如果袁傟博士身上有了污点,上面要卡下这笔资金也就名正言顺了。”

这笔扶持资金是谭亦一手弄出来的,内定给秦豫的,势必也走了一些关系,如果现在这笔资金不给秦豫了,那肯定要得罪一些人。

可是如果有了名头的话,那就好解释了,不是不给秦豫,而是秦豫不够资格,他们也无能为力,赖庆实故意避而不见,或许早就知道会是这种结果,只是他并不知道秦豫的背景到底有多深。

“武氏没这么大的本事。”秦豫斩钉截铁的开口,武氏集团如果有这个本事,早就出手了,不会等到这个时候,在秦豫看来是秦家动手的可能性更大一点。

“不管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狐狸尾巴终究会露出来的。”谭果嘻哈一笑,神色依旧是一片轻松,并不在意这个隐藏在幕后的强大敌人。

秦豫大手宠溺的揉了揉谭果的头,凤眸里有着寒光一闪而过,身为男人,秦豫并不想事事依靠谭家,所以这件事他还是会亲自处理,用他的方式来处理。

!分隔线!

收到顾岸派人送过来的地下拍卖会的邀请函时,谭果倒没有多在意,这个拍会买也算是半透明性质的。

虽然涉及到了一些不能见人的部分,不过因为参加的都是华国年轻的一辈,所以上面的老一辈们也都睁一只眼,只要不闹出界了,随便这些小辈们去折腾。

“今天的拍卖会在H省举行?”谭果打开黑色的邀请函,正面是全黑的设计,在中间却是一个金色的骷髅头像,而这个窟窿都是用金粉勾画出来的,看起来异常鲜活,黑金两种颜色的对比,给人一股巨大的视觉冲击。

“H省吴家?”秦豫看了一眼邀请函下面的署名,落款是吴飞飞,别看这名字和普通,但是H省吴家就相当于S省的秦家一样,那可是地方一霸。

唯一不同的是秦家走的是商界,而吴家却是半黑半白,当然,明面上吴家已经是完全漂白了的家族了,吴家几个女儿外嫁的也都是清一色的权贵世家,而不是和商界豪门联姻,足可以看出吴家走的是什么线路。

谭果靠在沙发上吃着橘子,酸酸甜甜的,让一旁的秦豫看着都感觉一股子酸味,“对,就是那个吴家,他家大伯去年升上来了,在帝京是如鱼得水,H省又是吴家的大本营,这个地下拍卖会虽然都是小辈们组织的,每年十月中旬都举办一次,不过牵头的肯定都是年轻一辈的领头羊。”

“帝京这些世家子弟会过去吗?”秦豫凤眸微微闪烁着,虽然他的年纪在帝京也绝对是属于小辈,至多属于青年一辈,但是秦豫经营龙虎豹多年,都是在国外和那些大势力周旋,所以本质上而言,秦豫比起同辈人成熟多了,论起来至少和谭宸、谭亦算是一个层次的。

谭果吃掉最后一瓣橘子,接过秦豫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手指头,好奇的打量着秦豫,“喜欢凑热闹的基本上都会去,而且这也是小辈们扩展人脉关系的一个方式,你是不是打什么坏主意呢?”

抱住吃饱了就闹腾的谭果,秦豫也没有什么隐瞒,“赖庆实的儿子赖旭深这两天和武广来往密切,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会去。”

武广和赖庆实的儿子交往,原本该属于秦豫的扶持资金又被卡住了,怎么看这事都透露着一股子不祥的味道,赖庆实很有可能想要将这两个亿的扶持资金拨给武氏集团。

“行,你喜欢我就陪你过去一趟吧,顾岸或许也会去,刚好我们一起去H省凑个热闹。”谭果笑着点了点头,虽然秦豫没有再多说什么,可是谭果用脚趾头想也知道,秦豫这是打算坑赖旭深一般,坑到了儿子自然就可以坑到他老子赖庆实。

帝京距离H省并不算远,秦豫和谭果打算开车过去,顾岸原本打算是陪他们过去的,结果沐沐一听有热闹可以凑了,立刻屁颠屁颠的收拾了几件衣服就蹦跶到顾家去了,打算和顾岸一起过去H省。

既然大家都去,顾岸想也没想的将顾均澈这个死宅弟弟也给拖去了,人多更热闹,更何况顾均澈整天都闷家里头对着电脑,也该出去透透气,见见人,否则都要发霉长毛了。

因为顾家两位少主都要过去H省,所以顾凛墨提前安排了一队精英先过去了,顾凛墨这边就带了一个司机一个保镖,然后就是秦豫安排的龙虎豹的手下,毕竟他去H省也不是真的玩乐的。

“怎么样?赛一场?”黑夜里,沐沐妖孽的脸上满是挑衅的笑容,一手搭在顾岸的肩膀上,“敢不敢?”

“我难道还会怕你,比就比,小糖果,来一场怎么样?”顾岸原本就好好战分子,此刻被沐沐一挑衅,浑身的血液都像是沸腾起来了,眼中战意蒸腾。

“我现在是有家室的人了,可不和你们玩命。”谭果得瑟一笑,一手故意亲密的挽着秦豫的胳膊,嘲笑眼前两只单身汪。

饶是沐沐一贯毒舌,此刻也被秀恩爱的谭果给弄的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顾岸更是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直接看向一旁的秦豫,“秦豫,我们赛一场。”

“别想欺负老实人,要比我和你们比,按照老规矩,谁输了今晚上就睡走廊。”谭果朗声开口,随后对着身侧的秦豫开口道:“放心吧,我们保管赢,这两个都是我手下败将。”

秦豫还他妈的算老实人?顾岸和沐沐同时翻了个白眼,然后鄙视的看向谭果,什么叫做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他们俩今晚上算是明白了,谭果这丫头的心偏的快没边了,就秦豫那凶残的气息,一看就是沾过不少人命的,还老实人?千万别侮辱老实人这三个字!

“行,输的人今晚上睡酒店走廊,均澈,你和罗秘书他们一辆车。”顾岸也知道顾均澈这个弟弟对这些极限赛车运动是一点兴趣都没有,再者有顾均澈在车上坐着,也影响顾岸的发挥,他平日里虽然疯,但是对这个老实巴交的弟弟还是无比关心的。

顾均澈老实的抱着笔记本电脑走向了罗非鱼这边,对于几个发小时不时的要闹一场的举动感到很是不解,每一次都是谭果赢,他们难道就输不怕吗?

看着跃跃欲试的谭果,秦豫直接走向驾驶位,“还是我来吧。”

谭果见状不由大笑起来,对着顾岸和沐沐挑衅的摆摆手,朗声笑道:“看我家秦总裁怎么大杀四方,你们俩就等着晚上睡在走廊里喂蚊子吧!”

在汽车的轰鸣声中,三辆车狂飙的冲入到了夜色之中,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了视线里,顾均澈收回目光老老实实的坐在后座上。

H省距离帝京也就两个多小时的路程,晚上出发高速上车辆也不多,再加上谭果他们速度极快,晚上十点钟不到就赶到了之前预定的酒店。

“记得,今晚上睡走廊啊。”谭果姿态慵懒的靠在车门前,得意洋洋的看着紧随而来的两辆车,顾岸和沐沐虽然只慢了一分钟不到,但是输了就是输了。

而顾岸更倒霉,他比沐沐只慢了一个车身,所以今晚上顾岸只能愿赌服输的睡走廊了。

“秦总,要是和二哥赛一场,你还敢将油门加得这么快吗?”顾岸阴森森的笑着,没好气的瞅了一眼秦豫。

两人也算是熟悉了,顾岸也不在乎秦豫那张冷脸,原本以为换秦豫开车,今晚上可以赢一场,顺便打击打击得瑟显摆的谭果,谁知道秦豫这车绝对是特殊改装的,速度提升的不是一点半点。

“比起谭果,豫哥才是真阴险。”沐沐一脸后知后觉的感叹着,赛到一半的时候,沐沐就知道秦豫的车子绝对是改装过的,比起他们的车速快了很多,所以会输也是理所当然。

“这叫做兵不厌诈。”谭果嘿嘿一笑,大手一挥,“走吧,先去订房间,这两天估计客房都紧张。”

因为地下拍卖会的召开,华国不少世家子弟和豪门子弟都会来H省,估计一些星级酒店的房间提前都被预定了,谭果一行人也是临时决定来参加的,所以也没有事先订房,当然,他们也懒得用家里头的关系,只当碰运气吧,这家酒店没有只能换下一家了。

“您好,客人,我们酒店还剩下最后三间房。”酒店前台小姐微笑的开口,这几天酒店生意是好到爆,不关是他们家酒店,其他酒店也都是,五星级的四星级的都快客满了。

------题外话------

亲爱的们,月票过期作废啊,哈哈,都投给颜吧,么么哒!爱你们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