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 胖子死了/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别墅笼罩在黑暗之中,因为地段好而显得格外幽静,挨了顾岸一顿胖揍,郑胖子第一次知道被人修理是这么痛,想当初他在A省横行霸道当个纨绔的时候,只有他揍人的份,没有人揍他的份。

倒是去年也和一个从帝京过来的身份相当的纨绔起了冲突,郑胖子也挨了一顿揍,不过也就是被打了三拳头而已,此刻郑胖子只感觉连呼吸都是痛的,更别提翻身了。

“姓顾的那混蛋,等大哥来了,胖爷一定要将他吊起来,用鞭子抽着打!”郑胖子躺在床上咬着枕头嘀咕着。

他原本以为报出家世了,顾岸肯定不敢出手,谁知道这混蛋下手那么狠,而且还往脸上揍,郑胖子感觉自己原本就不瘦的脸被打的又胖了一圈了,不知道大哥明天早上来了之后还认不认识自己。

“实在是他妈的太痛了。”嘀咕一声,睡不着的郑胖子都打算叫医生过来给自己弄点安眠药,然后就听到了隐隐的脚步声传来。

凌晨两三点钟,一片黑暗里,独子在一幢租住的别墅里,郑胖子莫名的感觉全身汗毛一竖,一股子阴森恐怖的感觉蔓延到了全身。

“有鬼!”当卧房的门锁被嘎吱嘎吱声给撬开来之后,郑胖子的绿豆眼猛地瞪大,惊悚的往被子里缩着,只可惜他那庞大的吨位,怎么缩也是很明显的一大坨。

咔嚓一声!卧房的门被轻声推开了,黑暗一片里,郑胖子明显能感觉到有人进来了,脚步声更近了。

“啊!”黑暗的夜晚里,郑胖子发出凄厉的尖叫声,可是腰侧的剧痛让郑胖子瞬间痛苦的蜷缩起身体,双手无力的在半空里抓着……

可是挣扎了几下,随着一拳一拳不断的往腰侧重击着,郑胖子第一次感觉到了死亡的接近。

三分钟之后,看着床上不在动弹的郑胖子,来人阴森一笑,眼中是嗜血的凶光,不屑的看着床上的郑胖子,果真是会投胎的肥猪,可惜了这一身肥肉,让他比起别人临死前多遭了一番罪。

等了几分钟,感觉到郑胖子的呼吸越来越弱了,站在床边的凶手将手放到了郑胖子的鼻翼下,果真已经没有了呼吸,也对,脾脏破裂很快就能致人死亡。

确定了郑胖子的死亡之后,来人转身离开了卧房,重新将门关上,片刻之后,脚步声远了,几分钟到之后,距离别墅几个街区外一辆黑色汽车驶入到了夜色之中。

汽车一直往西边开了过去,H城原本就是边境城市,经常会有一些人想要通过H城偷渡到E国去,对于丁坤而言,他的四海帮已经完了,他是越狱逃走的重犯,想要活命他只能离开H城,不过好在他杀了郑胖子,已经表明了自己投诚的决心,只等日后东山再起!

而此刻,房间里,在丁坤离开之后,黑暗之中竟然快速的出现了两道身影,从始至终他们都在卧房里,郑胖子不曾发现,而行凶杀人的丁坤同样不知道房间里竟然还藏着两个人。

“已经没有呼吸了,立刻给他注射药物。”于磊沉声开口,一旁手下将早已经准备好的针剂扎到了郑胖子的静脉处,然后将特定的药水注入到了他的身体里。

原本这种让人暂时失去呼吸的药物是他们军方特有的,只是为了迷惑凶手,他们才会事先给郑胖子喝的水里放了药,而在身体受到重创的时候,药性就激发出来,所以郑胖子才会失去呼吸,说白了就是通过药物进入到了假死的状态。

“于队,呼吸已经恢复了,不过血压在不断降低,脾脏可能破裂了。”一旁的手下在检查了郑胖子的症状之后不由开口,看得出凶手真的是要致郑胖子于死地,否则不会对着他的脾脏接连的出重拳。

“立刻送去手术室抢救,这边我来善后。”于磊内疚的看了一眼呼吸孱弱的郑胖子,这一次为了放长线钓大鱼,只能让郑胖子从鬼门关前走了一遭,即使没有生命危险,可是脾脏破裂,郑胖子即使抢救过来了,也要调养大半年才能完全恢复过来。

不管是杀人的丁坤也好,包括他背后指挥的凶手也罢,谁也没有想到郑胖子没有死,对丁坤这个四海帮的老大而言,他的手上沾过不少人命,他用最简单的手段杀死了郑胖子。

即使郑家人验尸,结果也只是郑胖子遭受了殴打,导致脾脏破裂,又因为没有及时发现,最后导致死亡了,而杀死郑胖子的凶手自然就是顾岸,秦豫和谭果也绝对是帮凶。

因为地下拍卖会是在凌晨开始的,所以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所有参加的宾客都在大床上呼呼大睡的补眠。

郑胖子的大哥郑致远是乘坐最早的航班飞到H城的,到达机场的时候也不过是早上九点钟不到,而徐允浩和吴大少两人此时灌了一杯浓咖啡,狠狠的抹了一把脸,两人倒是清醒过来了。

熬夜一晚倒是不累,关键是主持拍卖会让两人劳心劳累,死了不少脑细胞,但是郑家毕竟A城的老大,郑胖子这个纨绔在H城被打了,虽然说是郑胖子找事在先,但是郑家既然来人了,不管如何,身为东道主的吴大少总要出面来迎接。

“吴大少和徐少客气了,小宝的性格我知道,实在是太胡闹了,爷爷让我过来将他带回A省,省的小宝在这里胡闹给两位添麻烦。”郑致远已经三十六岁,都已经结婚生子,所以比起吴大少和徐允浩,郑致远也算是半个长辈,而且从身份地位上而言,郑致远丝毫不比吴大少差。

郑先国是A省的第一把交椅,而且在他的领导之下,A省这个中东部的城市经济有了飞跃的发展,尤其是郑先国主持的两个从南到北,和从东到西的高铁项目,将A省和邻近发达的省市连接起来,经济有了飞速的发展。

所以说这冲着这项功绩,只要郑先国不犯原则性的大错误,他的位置绝对是牢牢的,说不定还可以调到帝京去工作。

而郑致远就是郑家第三代的继承人,如今也在体制内工作,也正是因为郑致远身份的尊贵,吴大少和徐允浩才会睡了不到三个小时就亲自来机场接人,以示对郑致远的尊敬。

“是我招待不周,让郑少受委屈了。”吴大少寒暄之后连声道歉着,地下拍卖会是他主持的,郑胖子在拍卖会被打,不管原因是什么,吴大少抢先一步道歉也算是给足了郑家面子。

“小飞你不用客气,小宝是什么性子我这个当大哥的清楚。”郑致远温和一笑,看得出他的涵养极好,脾气也温和,并没有因为郑胖子的被打而生气。

三人出了机场之后,因为郑致远还是担心郑胖子的安全,所以早饭也没有吃,几辆汽车直奔郑胖子租住的别墅而去。

而此时,之前跟在郑胖子后面的几个纨绔犹豫的站在别墅门口,他们奉承着郑胖子,不过是因为他是郑家人,而且人又傻,三言两语就糊弄了。

但是骨子里,几个纨绔根本瞧不起没脑子的郑胖子,所以昨晚上他惹上秦豫,最后被顾岸拖出去修理了一顿时,几个纨绔根本没有出来救场,反而是躲在暗处看热闹。

平日里A省的人都顾虑郑家,没有人敢对郑胖子如何,让他变得愈加嚣张,以为自己就是天王老子,现在终于有人能收拾郑胖子了,几个纨绔暗自高兴,只感觉心理舒坦了许多。

不过在高兴之余,几个纨绔商议了一下,不能因为一时痛快,就失去了郑胖子这个大靠山,虽然他们也能投靠其他世家子弟,但是那些人都精明的很,不像郑胖子这么好糊弄。

在商量之后,众人一大早的就在郑胖子的别墅门口集合,只可惜郑胖子将门从里面反锁了,几个纨绔也没有钥匙,打了电话也没有人接听,喉咙喊破了也没有回答。

“我看郑胖子估计还在睡。”一个纨绔愤愤不甘的开口,他们昨晚上差不多是通宵,可是一大早不能回去补眠,却要为了一个傻了吧唧的郑胖子聚集在这里,纨绔越想越感觉不甘心,郑胖子凭什么啊?不就是投胎投的好!

“要不我们回去睡一觉再过来,到时候从酒店带些外卖过来,郑胖子估计也睡醒了,哥几个受累一下,多哄他几句。”另一个纨绔打着哈欠开口,他都叫了好几嗓子了,喉咙都快冒烟了,估计郑小宝是睡死了。

几个纨绔对望一眼只能这样了,不管如何,人肯定是要哄回来的,但是也没有必要在这个时间点上,“行了,大家回去,睡好之后,大家统一口径,就说我们昨晚上在大门口坐了一宿。”

“行,反正死胖子心软又没脑子,一哄一个准。”另一个纨绔笑着答应下来,几人刚打算转身离开,却见三辆黑色豪车一溜烟的开了过来。

随着车门的打开,当看到吴大少和徐允浩时,几个纨绔立刻站直了身体,如果是郑家是A省的一霸,那么眼前这两个年轻人就是H城年轻一辈的领头羊。

“吴大少,你和徐少怎么过来……郑大哥?”当看到后座最后走下来的郑致远时,刚刚想要巴结吴大少和徐允浩的纨绔表情一愣,心里头咯噔了一下,立刻恭敬的打招呼,“郑大哥,你好。”

其他几个纨绔也纷纷走过来,几人心里头有些的不安,没有想到郑家对郑胖子还真宠爱,不过是被揍了一顿而已,郑大哥竟然抛下工作从A省飞到了H城,一想到这里,几人心里头咯噔了一下,愈加的不安起来。

昨晚晚上他们可是很没有义气的抛弃了郑胖子,任由他被顾岸给揍了,到现在他们还没有见到郑胖子,自然没办法统一口径也没有将郑胖子哄回来。

如今郑致远来了,郑胖子要是嘴巴一快将昨晚上的事情说出来了,诚然顾岸这个打人凶手是逃不掉的,而他们这几个也难逃一劫,郑致远可不像郑胖子那么好忽悠,这个看起来温和儒雅的男人可是郑家第三代的继承人。

郑致远脾气温和,不代表他没有脾气,郑小宝身边的那些人都是什么样的货色,郑家人心里头都清楚。

一来是郑小宝高兴,所以家里头也懒得管,惯着郑小宝;二来是让这些没脑子的人跟着郑小宝玩,他们最多是利用一下郑小宝而已,不会干出什么大事来。

所以郑家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否则真是那些老谋深算的不怀好意的,郑家怎么可能任由郑小宝被人利用,到时候被牵扯到的就是整个郑家。

但是刚刚从机场来的路上,听到了吴飞飞关于昨晚上冲突的描述,郑致远此时笑容冰冷,这几人平日都以小宝马首是瞻,但是一出事了,他们竟然都丢下小宝,足可以看出几人的险恶用心,郑致远自然不会给他们好脸色。

糟了!一看郑致远那冰冷的表情,几个纨绔脸色煞白,额头上冷汗直冒,完了!他们此次图一时痛快,任由郑小宝被打,原本以为郑小宝好糊弄,在回A省之前肯定可以将他糊弄过来。

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谁也没有想到郑家人对郑小宝惯到这种程度,竟然让郑家第三代的继承人大清早的乘飞机过来了,一旦郑小宝将不该说的话都说了,几个纨绔要倒霉,只怕他们的家族也会跟着倒霉。

“小宝开门!”郑致远连续喊了几声,可惜别墅静悄悄的没有任何的回应,这让郑致远不由眉头一皱。

一个纨绔此时脸色苍白的开口:“郑少是住在二楼,估计昨晚上睡得迟,这会还没有醒,所以听不到。”

“我让人过来开锁。”吴大少知道郑致远担心被打的郑胖子,此时看了一眼身后的几个手下,“小王,你是不是会开锁?”

吴大少身边的司机也好,保镖也罢,都是退役的大兵,身手一流,开锁什么的还真难不倒他们,被点名的小王快速的打开了汽车后备箱,拿了两样工具之后就开始开锁了。

片刻之后,咔嚓一声,别墅反锁的门就开了,郑致远推门大步走了进去,吴大少和徐允浩也跟了上去,昨晚上他们也知道郑胖子挨揍了,不过顾岸身为顾家的少主,郑胖子也自保了家门,想来只是皮肉伤,顾少主不可能这么没分寸的。

门口几个纨绔对望一眼,一个一个脚步都有些颤巍巍的,不过还是硬着头皮跟了进去,只希望一会儿可以将功赎罪,博取郑小宝的同情。

郑致远直接上了二楼,听到身后纨绔说了郑小宝的主卧,于是径自走了过去,敲了敲门,依旧没回答,郑致远眉头一皱,身体往后退了两步,猛地一脚踹在了门上。

此刻看到这一幕的吴大少和徐允浩,包括几个纨绔都呆滞一愣,原来看起来温和儒雅的郑致远竟然也是个练家子,一脚就将实木的门给踹开了。

“小宝,起来了。”郑致远踹开房门之后第一个走了进去,直接掀开被子,当看到床上仰面躺着的郑小宝时,眉头不由的一皱,语调也冷凝了几分,“小宝?”

跟后面进来的吴大少和徐允浩等人也一愣,他们都知道郑小宝被打了,却没有想到被打的这么严重,脸上都是青青紫紫的痕迹,裸露在外的胳膊上也有不少淤青,郑小宝因为胖,所以就显得白,身上多了这一下瘀伤,乍一看真是触目惊心的。

“小宝?”郑致远又喊了一句,按理说郑小宝只是被打了,也不是喝醉的不省人事,不至于喊了这么多声都没有反应,而且刚刚踹门那么大的声音也没有反应。

渐渐的,站在卧房里的几人都感觉到了不对劲,郑小宝躺在床上,可是就跟死了一样,不管郑致远怎么喊怎么推,郑小宝都是一动不动。

而同样察觉到不对劲的郑致远脸上表情倏地一变,伸出去的手都有些的颤抖了,当郑致远将手放到郑小宝的鼻翼下时,一瞬间,郑致远身体猛地一僵,凄厉的嘶吼声带着不可置信的痛苦响起,“小宝!”

出事了!吴大少脸色遽变,脚步快速的一个上前,此刻走得近了,他才发现郑小宝的脸色不对劲,透露着一股尸体般的青白色,郑小宝死了!

“叫医生,快去叫医生!”郑致远猛地回头对着身后的吴大少怒吼起来,随即一把抓住郑小宝的身体,两百斤的郑小宝竟然被郑致远给背到了背上。

所有人都愣住了,吴大少的手都有点抖,还是一旁徐允浩先一步反应过来,“大少,你跟着去医院,我留在这里善后。”

半个小时的时间一转眼就过去了,在去医院的半路上,吴大少联系的医生就已经赶了过来,只可惜郑小宝早就没有了呼吸,身体都冰冷了。

但是郑致远根本不相信这个事实,直接动用了郑家的关系,调了一架专机,汽车也不去医院了,直接改去了机场。

一个小时之后,看着飞上湛蓝天空的飞机,吴大少整个人像是虚脱了一般,无力的靠在车门上,揉了揉眉心,这两个小时的时间,对吴大少而言简直像是一年那么漫长。

“大少,郑小宝真的死了?”一旁徐允浩低声的开口,怎么都不敢相信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明明只是一场打架斗殴而已,不对,连斗殴都算不上,不过是顾少主将找碴的郑小宝给揍了一顿,怎么人就死了。

吴大少叹息一声,满脸的疲惫之色,“先上车,问问黄医生到底什么个情况?”

而此时,一直在另一辆车子上的急救黄医生也换到了吴大少这辆车的副驾驶位置上,声音有些紧绷的问好,“吴大少,徐少。”

“行了,你直接说郑小宝是怎么回事?”吴大少打断了黄医生的问好,这个时候根本顾不上这些虚礼,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吴大少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实在是太突然太意外了。

黄医生也知道轻重缓急,刚刚在车子上他也一直在想怎么回答,此时吴大少一问,黄医生立刻开口:“虽然我刚刚只大致检查了一下死者……病人,不过病人身上没有明显的外伤,口鼻都没有出血的情况,嘴角也没有白色的唾沫和呕吐物,应该不是颅内出血。”

“而且病人嘴唇颜色正常,指甲也正常,应该没有心脏病,所以如果不是心脏病突发这种病人本身的疾病导致的猝死,那么很有可能是打斗过程中导致的内脏器官出血死亡的,我看了病人腰部有一大块的淤青,这里是脾脏的位置。”

黄医生说到这里,看了一眼吴大少和徐允浩,见他们表情正常,这才松了一口气继续解释:“病人身上虽然有些淤青,不过都是皮外伤,不会致命,所以死因很有可能是脾脏破裂导致的,鉴于病人的体重,有着厚厚的脂肪层,按理说这样程度的殴打不会导致脾脏破裂,当然,不排除故意杀害。”

“不会!这绝对是意外!”吴大少想也没有想的开口,虽然听黄医生说郑小宝腰侧有明显的瘀伤痕迹,但是吴大少不认为顾岸是故意要杀害郑小宝的,十有八九是意外导致的。

黄医生毕竟只检查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能掌握这么多情况,已经很难得了,所以吴大少和徐允浩也没什么可问,不过徐允浩还是表情严肃的叮嘱着,“今天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你和医院请个假去国外散散心,你什么都没有看到,知道了吗?”

“是,徐少,我知道该怎么做。”黄医生忙不迭的点头,感激的看了一眼吴大少和徐允浩,能到国外去度假避开这个是非,黄医生是求之不得,他留在H城,只怕不少人都会找到黄医生询问郑小宝的情况。

吴大少还是有些不放心,所以派了个保镖跟着黄医生一起离开了,不但将他的手机暂时没收了,还一路将人送上了去国外的飞机,而且保镖是全程陪同黄医生在国外度假,就是防止他不能守口如瓶。

汽车里,吴大少靠在后座上,他刚刚和徐允浩都打了电话回家,这件事目前只有他们两人清楚,跟着郑小宝来的几个纨绔都被郑致远直接押上飞机回A省了。

“大伯让我通知秦豫一声,郑家虽然不弱,但终究不是顾家的对手,而且这件事真的只是意外。”吴大少说出了他大伯的决定,远在帝京的吴大伯敏锐度比寻常人高了很多,而且正因为在帝京工作,所以吴大伯更加清楚顾家的强大和可怕。

徐允浩点了点头,“我父亲也是同样的看法,这件事是意外,而且牵扯到顾少主,郑家只能认了,我们通知顾少主,也算是和顾家结个善缘。”

吴大少这边虽然打算瞒着,但是他也清楚瞒是瞒不了的,毕竟郑小宝死了,这可是一桩人命案子,而且当时还有好几个A省的纨绔在,郑小宝的死因肯定瞒不住。

所以吴大少和徐允浩商量了一番之后,他们偷偷的将消息告知了来A城参加拍卖会的那些世家子弟,这些世家子弟在地位和背景单与吴大少不相上下,有些人甚至还高于吴大少,将消息告诉他们,也算是卖个好,同样也是让这些世家子弟自己选择,是不是继续和顾岸交好。

众人同样也将消息告知了家里,得到的答复几乎是如出一辙,郑家不是顾家的对手,所以他们没有必要顾虑郑家而疏远顾岸。

但是郑小宝毕竟死了,郑家暂时拿顾家没办法,可是这个仇肯定会报的,所以郑家绝对会迁怒到秦豫和谭果头上,这些世家子弟包括吴大少和徐允浩他们都收到家族的命令,疏远秦豫和谭果,他们或许会成为郑小宝死亡的牺牲品。

------题外话------

一会还有一更,么么哒,大家七夕节快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