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风水宝地/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刑侦大队。

袁楠楠被杀的案件经过了大量的调查和取证,只可惜目前警方掌握的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间接证据。

即使有了古青桐这个超强女法医的帮忙,但是验尸的结果依旧不容乐观,袁楠楠的尸体上并没有留下有用的线索,只能说凶手太谨慎,没有线索也就无法破案抓捕凶手。

“陈副,你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能将凶手缉拿归案。”点头哈腰的胡光民苦巴巴的开口,满脸的烦躁和郁闷,丝毫没有之前从佘政手里头将案子抢过来时的意气风发。

“给你时间?谁他妈的给我时间!”怒吼声响起,陈启前阴沉着老脸,将办公桌拍的砰砰响,火大的目光瞪着一副怂样的胡光民,难怪年纪一大把,都快要退休了,到现在都没有升到正职,果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被骂的胡光民也想要骂爹,袁楠楠被杀的案子根本就是一个大坑,一点线索都没有,虽然谭果和秦豫被胡光民定为了嫌疑犯,但是有罗非鱼这个律师在,胡光民最多就找两人问一点口供,一点实际意义都没有,更别说将人抓捕归案了。

“行了,不要再说了,我再给你三天的时间,要是案情还没有任何的突破,这个案子你就不用调查了。”发火之后,陈启前给胡光民下达了最后通牒,嫌恶的摆摆手将人赶了出去。

年纪一大把还被训了一顿,胡光民灰头土脸的离开了陈启前的办公室,可是一想到袁楠楠这个案子,胡光民瞬间一个头两个大。

他妈的早知道这个案子如此棘手,自己脑子进水了抢着接手,现在成了烫手山芋了,丢又丢不掉!

一脸烦躁的胡光民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将手下喊过来之后,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你们一个一个都是猪脑子吗?查了这么久,什么有用的线索都没有,老子养一条狗都比养你们有用!”

被训斥的几人都耷拉着头,心里头不服气,可谁让胡光民是他们的顶头上司,虽然是个没能力,整天只会拍马屁,然后媚上欺下的无耻小人,可是他们在胡光民的手底下,想要保住这份工作,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整整骂了将近二十分钟,将心里头的郁闷都发泄出去了,胡光民这才恢复了之前的得瑟,指着几人开口:“不要怪我对你们严厉,这是为了你们好。”

“队长,你刀子口豆腐心,我们都知道。”

“是啊,队长,也是我们没用,能力太差,到现在案子才没有什么进展,不过我们一定努力。”

“有了队长的英明领导,相信很快我们就能找到杀害袁楠楠的凶手!”

被几个手下一顿阿谀奉承,胡光民心情好了许多,此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胡光民接起电话,当听到电话另一头的人自报家门之后,胡光民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摆手让几个手下离开了,这才陪着笑脸接电话。

“武总,您太客气了,今天晚上东阁大酒店,我请客。”胡光民笑的嘴巴都快裂到耳边了,这可是武氏集团的老总,帝京商界的双霸之一,武总手里头漏一点出来,就够自己吃喝玩乐几辈子了。

入夜,东阁大酒店灯火辉煌,关煦桡在南川的交接工作已经完成了,今天回到了帝京,谭果几人刚好聚一聚,也顺便给佘政接风。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今天能订到这个包厢还真不错啊。”阳台的藤椅上,谭果得瑟的显摆着,这是东阁大酒店最南边的包厢,也是东阁大酒店地理位置最好的一个包厢。

从这里看过去,不远处就是帝京最出名的柳明湖,夜色之下灯火闪烁、水波粼粼,而近景则是东阁酒店的后花园,层峦叠嶂、奇花异草。

“你还迷信这个?”关煦桡笑着看向坐在窗户边喝茶的谭果,这个包厢说起来也算是东阁的一处趣谈。

传言早些年有风水大师意外来这里吃饭,当时就断言此处风水极佳,绝对的风水宝地,当时不过是一个笑谈,但是这间包厢的名头倒是传出去了。

后来有一个原本可以升迁的男人,却被顶头上司的侄子给抢了位置,男人一怒之下打算辞职不干了,请了一些同事和朋友来这里吃散伙饭。

结果饭吃到一半的时候,接到电话,顶头上司的侄子喝酒导致酒精中毒意外死亡了,男人的散伙饭就成了升迁饭。

又传言曾经有个贵妇,因为丈夫婚内出轨和小三打的火热,私生子都出来了,贵妇性子也是刚硬的,在离婚前一夜和丈夫在这里吃饭,也算是对这么多年婚姻的一个告别。

结果两人在回来的路上遭遇了车祸,危险的那一瞬间,丈夫一把扑住了副驾驶位置的妻子,在死亡来临的那一刻,丈夫突然明白过来,原来他真的爱这个女人,只是被外面的女人迷了眼。

后来关于这间包厢的风水被传的越来越玄乎,不少来东阁大酒店吃饭的客人都争着抢着要订这个包厢,甚至还发生了几次大打出手的流血事件。

最后东阁大酒店的老板干脆大手一挥制定了一个规则:既然这个包厢风水极佳,那么谁能订到这个包厢全凭运气,每个来东阁大酒店吃饭的客人都可以自由抽签,谁抽到这个包厢谁就能进去,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得靠手气抽签。

“之前不信,但是抽到这个包厢自然就信了,我这运气可是极好的。”抬起头的谭果笑着回了一句。

其实风水不风水的谭果并不在意,她更相信人定胜天,但是这个包厢风景绝对是最好的,谭果忍不住的笑道:“吃过饭我就去买彩票。”

关煦桡被谭果这话给逗乐了,后一步进门的佘政也跟着笑了起来,“那好,今晚上我们跟着你去买彩票,说不定就中个特等奖了。”

“先喝茶,小岸和均澈要迟点过来,顾家旁系一个长辈过生日,他们两个去拜寿了,估计也就走个过场。”谭果笑着给关煦桡和佘政倒了茶水,三人说着说着就谈到了袁楠楠被杀的案件。

而几乎同一时间,胡光民也开车来到了东阁大酒店直奔大堂而来,对着一旁的服务员趾高气扬的开口:“东华厢还在吗?今晚上我要请贵客吃饭。”

“抱歉,先生,东华厢已经被客人抽走了。”服务员抱歉的开口,这还真是个人手气问题,有时候连续几天都没有人能抽到东华厢,而今天来的那位女客人一抽就抽中了。

眉头一皱,胡光民不高兴的看着回话的服务员,“抽走了?谁抽走的,让他将东华厢让出来。”

胡光民别看没什么能力,只会阿谀拍马,但是也有几分小聪明,他虽然不清楚武总今天找他有什么事,但是肯定是有求于自己,胡光民嘴上说自己请客,其实他的工资都不够今天这顿晚饭的。

而且到最后也不可能让他付钱结账,所以胡光民一脸豪迈的说自己请客,其实他知道最后肯定是武总给钱,但是面子要做到位,所以胡光民提前过来了,也想订下风水最好的东华厢,给自己转转运气,说不定吃完饭之后杀害袁楠楠的凶手就找到了。

“先生,真的很抱歉,这个我们酒店无能为力。”服务员耐着性子解释着,不少客人来东阁酒店吃饭就是冲着风水最好的东华厢而来,别的客人既然抽到了,肯定不可能将包厢让出来。

胡光民眉头一皱,火大的看着油盐不进的服务员,趾高气扬的嚷了起来,“你知道我是谁吗?知道我今天晚上邀请谁来吃饭吗?武氏集团的老总,你们酒店能得罪得起?”

服务员面露难色,他自然知道武氏集团的威名,在帝京甚至放眼整个华国,谁不知道武氏集团的名号,但是东阁大酒店的规矩是老板定下来的,这些年都没有更改过,服务员也是无能为力。

“妈的,一点用处都没有,把你们经理叫出来!”胡光民嫌恶的摆摆手,一脸颐指气使的高傲姿态。

经理来的很快,尤其知道今天晚上来吃饭的将是武氏集团的老总,经理也是一个头两个大,但是规矩是绝对不能破的,否则东阁大酒店就没办法在帝京立足了。

“胡先生,要不你自行和东华厢的客人商量,我相信对方一定会给胡先生和武总这个面子的。”经理陪着笑脸,一边将一张贵宾可递了过去,“胡先生,这是我们酒店的七折卡,一共可以使用五次,就当时我们给胡先生您的赔罪。”

“哼,算了,还是我自己过去吧。”胡光民接过七折卡收了起来,这可是东阁酒店的卡,消费一次至少能省下一两千,更别说这是身份的象征。

服务员领着胡光明径自去了楼上,然后敲响了包厢的门,谭果此刻和关煦桡正在说话,佘政站起身来,“我去看看。”

一打开包厢的门,佘政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胡光民。

“怎么是你?”胡光民也愣了一下,眉头一皱的看着冤家路窄的佘政,论年纪胡光民大了佘政二十多岁,论资历胡光民更是老资格,佘政是新调过来的。

可是从职位上而言,佘政是正队长,而胡光民是副队,就冲着这一点,胡光民就将佘政给恨上了,后来从佘政手里头抢到袁楠楠被杀的案子,胡光民很是得瑟了一段时间,一看到佘政就是冷嘲热讽的。

谁知道这个案子走到了死胡同,一点有用的线索都查不到,胡光民当初抢到案子多得瑟,现在就多狼狈,不少刑侦队的同时也暗中嘀咕起来,有人甚至说如果是佘政继续调查案子,说不定早就破案了。

此刻,胡光民真没想到东华厢竟然被佘政给抽走了,回过神来之后,胡光民一副高傲的老资格,“原来是小佘你啊,这就好办了,小佘你看我今天要请几个朋友吃饭,之前就点名要这个包厢,没想到被小佘你鸠占鹊巢了,哈哈,小佘,你就带着朋友换个包厢,这个包厢我要了。”

自说自话之后,胡光民直接看向身侧的服务员,“你还傻楞着做什么,赶紧给他们换个包厢,然后把东华厢收拾一下,送一壶好茶上来。”

佘政抬手挡下要进门收拾的服务员,“这个包厢我们已经订了,不会换了,胡副队来迟了,还是去其他包厢吧。”

胡光民眉头一皱,不悦的看着佘政,冷了表情,“怎么?小佘这点面子都不给我这个长辈吗?在帝京这地方,小佘你还是要懂点规矩,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只怕连工作都保不住了!”

“抱歉。”佘政依旧是拒绝,不过倒也猜到了胡光民今晚上请吃饭的人只怕来头不小,否则他不敢这样狐假虎威。

“好,很好,佘政你果真是好样的,连我的面子都敢不给!”胡光民怒到极点,随后阴冷一笑的威胁,“实话告诉你爸,我今晚上和武氏集团的老总一起吃饭,这个包厢就是武总要的,佘政,你最好把罩子放亮一点,别被人整死了!”

武氏集团在帝京商界是霸主的地位,佘政真的和武氏集团对上,绝对是鸡蛋碰石头。

“抱歉,不管是谁都不行,武氏集团的老总也不行,他如果敢违法乱纪,也难逃法律的制裁。”佘政冷冷一笑,他发现之前自己不和胡光民计较,反而被他看扁了,处处踩着自己一头,真当自己是软柿子。

胡光民双眼冒着火,还想要开口训斥佘政,只可惜佘政却已经转身进了门,砰的一声将包厢的门关上了,胡光民幸好退得快,否则鼻子都要被撞扁了。

“无法无天,简直无法无天了!”看着紧闭的木门,胡光民气的连声怒骂,“等武总来了,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收场!”

没有抢到东华厢,胡光民只好去了隔壁的另一个包厢,越想越是恼火,越想越不甘心,一个刚调到帝京工作的毛头小子都敢在自己头上拉屎,简直没有王法了!

今晚上的饭局虽然是武总提出来的,但是说实话胡光民还真没资格和他同桌吃饭,就算是陈启前都不够资格。

不过想到要对付谭果,还需要利用胡光民这个蠢货,武明光这个老总也只能屈尊降贵,但是为了避嫌,武明光还叫了一些人过来当陪客,其中就有当红的天王女巨星欧阳梅雪。

豪华的汽车内,经纪人看了一眼后座上妆容艳丽的欧阳梅雪,再次叮嘱的开口:“虽然东阁酒店的安保很严,狗仔应该进不来,但是梅雪你才拿了这一次金马奖,圈子里眼红的人多了去了,一言一行你都要自己注意。”

“行了行了,就属你最啰嗦,我可是和武总一起吃饭,我倒要看看谁敢乱报道!”欧阳梅雪不过三十岁左右,长相艳丽、体态丰腴。

她虽然不受那些年纪小的女粉丝喜欢,但是绝对是男人眼中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在床上风情万种的女王型明星,妖媚、艳丽、高傲,带着几分富态。

“我们下车吧,别让武总等。”欧阳梅雪高傲的说了一句,昂着下吧,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妆容,百分百的完美!

欧阳梅雪一直想要勾搭武明光这个商界的霸主,只可惜到了武明光这个年纪,武广这个儿子都能出来找女人了,武明光年轻的时候也风流过一段时间,但是年纪大了,更注重养生了。

虽然武明光也喜欢年轻漂亮的女人,但的确不像那些毛头小子会沉迷OOXX,欧阳梅雪是武氏集团的广告代言人,勾搭过武明光好几次,却都失败了,今天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在保镖、经纪人的拥护之下,欧阳梅雪如同高傲的女王一般径自向着酒店大门口走了过去,而接到消息的酒店服务员快速的迎了过来,将欧阳梅雪等人送去胡民光的包厢。

走着走着,欧阳梅雪眉梢微微一挑,随后一股得意的喜色从眼底流露出来,不愧是武总,订的竟然是东华厢这个风水宝地,一般人可没有这个能耐。

“咦?”当从东华厢的门口走过去了,欧阳梅雪不由停下了脚步,满脸的不悦之色,“怎么?武总订的不是东华厢吗?”

服务员抱歉的开口:“抱歉欧阳小姐,武总的包厢在隔壁,东华厢今天被一位女客人抽走了。”

“你们怎么做生意的?明知道武总要过来,竟然不将东华厢留给武总,即使被人抽走了,也可以出面交涉一下。”欧阳梅雪颐指气使的开口,“你去告诉东华厢的人,这个包厢我欧阳梅雪要了,作为补偿,他们今天晚上的消费都记我账上。”

服务员都感觉头痛了,之前胡光民就是想要换包厢,直接被拒绝了,没有想到欧阳小姐也是这个打算,但是服务员记得这个包厢里的是年轻的客人,而且看起来不差钱,既然抽到了东华厢,肯定是不愿意让出来的。

“你耳朵聋了吗?”见服务员半晌没反应,欧阳梅雪眉头一挑,不满的看着傻愣愣的服务员,高傲的昂着下巴,“傻站着做什么,还不去将包厢换过来!”

“抱歉,欧阳小姐,之前已经有客人提起过了,不过被拒绝了。”服务员解释的话刚说出来,一旁欧阳梅雪的表情彻底冷了,毫不客气的一巴掌甩了过去,“不会说话就滚开。”

女服务员被打的愣住了,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欧阳梅雪粗暴的推到了一旁。

“梅雪,我来处理。”经纪人连忙拉住了欧阳梅雪,这个姑奶奶一点都不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好在只是一个服务员而已,即使说出去了,估计粉丝也不会相信,只当服务员是想要出名想疯了,才会制造假新闻。

经纪人直接敲响了包厢的门,屋子里谭果眉头一皱,对上关煦桡和佘政调侃的目光,尴尬的哼了哼,“这说明这个包厢风水好,所以才有人接二连三的过来,想要换我们的包厢。”

“你还不如订个普通包厢,至少没有人打扰我们。”关煦桡笑着看向起身的谭果,这都是今晚上的第四次了,都是冲着这块风水宝地来的,不就是一顿饭嘛,关煦桡真不知道现在的人迷信成这样。

谭果打开门,看到门外黑压压的一片人,着实愣了一下,目光扫了一圈,在戴着墨镜的欧阳雪梅身上停顿了几秒钟,感觉有点熟悉,但是谭果也想不起来是谁。

“这位小姐,不知道能否和你换个包厢,作为补偿,小姐今晚上的消费算我们的。”经纪人笑着开口,比起欧阳梅雪高傲的态度的确和善了许多。

“赶快换,站在走廊里算怎么回事。”欧阳梅雪目光高傲的看了一眼谭果,一看就是个普通人,“再加上我亲笔签名的海报一起给她,抓紧时间,我可不想引起混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