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 陈家局势/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佘政带着手下驱车赶往了海边,白海海湾虽然不在帝京,不过也是邻近的省,佘政车速也快,三个半小时不到就到了海湾码头。

“佘队长。”最先接到报案出警的大队长此时快速的走了过来,不远处的停泊的正是陈悦英的游轮,“我是柯峰,佘队长,游轮就在这里,没有其他人过去,报案的是叫郭志林,他和游轮驾驶员何茂都在所里。”

“柯大队,你好,我是佘政,我们先去游轮上看看,然后再去问口供。”佘政感谢的看向一旁的柯大队长,失踪案件也好,凶杀案件也罢,第一现场最为重要,一旦线索被破坏了,会给案件的侦破增加不少难度。

好在郭志林这个小鲜肉报警的时候报出了陈悦英的身份,帝京陈家的女老总离奇失踪了,柯大队长知道这个案子非同一般,立刻就通知了帝京这边。

然后亲自带人将游轮保护好了,将两个涉案的郭志林和何茂也带回所里,一切都等帝京的人过来了再调查。

凤凰号是陈悦英的私人游轮,并不算天大,上下一共三层,不过装潢的极其奢侈,纯木的家族,真皮的床具,各种娱乐设施应有尽有,游轮就相当于一百平米左右的豪宅。

“嗬。”跟在佘政后面上船的柯大队长,当打开沙发边的一个柜子,看到里面的东西之后,老脸忍不住的一红,柜子里面都是用来OOXX的道具,关键都是高档货,从颜色到造型都太过于逼真,也难道大队长这个老司机都忍不住面红耳赤了。

佘政只是看一眼,并没有多在意,整个游轮说起来就是陈悦英和小男友们颠鸾倒凤的高档场所,不说道具,各种助兴的药物也是齐全。

衣橱里却是情趣的内衣,男人的和女人的,挂满了整个衣橱,尤其是那一排像是三根线的丁字裤,红的黑色的……,各种颜色都有,饶是佘政见过不少这样的场合,此时也有点的无语。

这个陈悦英年轻的时候就很风流,男人多的数不过来,没有想到如今四十五岁了,竟然还是本性难移,这游轮说白了就跟一个淫窟没什么不同,都是供陈悦英享受的。

“这里基本和郭志林说的相符。”大队长看着垃圾桶里用过的套套,再看着床头放着的那些道具,不同之前柜子里没用过的,这里明显都是使用过的,散发出一股子淫靡的味道,可以想象之前陈悦英和小男友郭志林的状况多么的激烈。

这样情况下,郭志林被榨干了,然后人陷入了沉睡之中,真的有人偷偷登船了,然后绑架走了陈悦英也不奇怪,毕竟看现场这惨烈的状况,郭志林一旦睡着了,除非打雷般的巨响声,否则还真惊不醒他。

“现场没有打斗的迹象,门锁也没有被破坏。”佘政已经大致将游轮的三层都看过了,一切看起来太正常。

“佘队,有可能绑匪早就盯上了陈悦英,摸清楚了她的情况,等到了晚上偷偷开船过来,将沉睡的陈悦英绑走了。”一旁柯队长推测的开口,他毕竟不是搞刑侦的,对破案只是有兴趣而已,完全比不上佘政这种专业人士,说完之后就有点尴尬了,在佘政面前推理案情好似班门弄斧。

“不会是普通绑匪的。”佘政看向错愕不解的柯队长,随即解释道:“你不了解帝京陈家的局势,陈悦英无儿无女,早些年因为铁血手段上位,牢牢掌握了陈家,但是这些年陈家下面的人早就蠢蠢欲动了,只可惜两股势力僵持住了,这个时候如果陈悦英被绑匪绑架走了,陈家是绝对不可能花钱赎人的。”

早些年陈悦英的确手段强硬,而且她私生活风流,在外面有不少姘头,这些姘头也算给陈悦英面子,帮她坐稳了陈家总裁的位置,毕竟那个时候陈悦英也算年轻,而且在床上放得开。

但是陈家终究要交到年轻一辈子的手里头,陈悦英不能生育,陈家就等于没有继承人了,所以陈家最强的两股势力斗的厉害,都想将自己的儿子推上继承人的位置。

陈悦英这几年对陈家的掌控也越来越弱了,毕竟大家都清楚陈悦英早晚要下台,总裁的位置肯定要交出来,底下的人包括陈家在外面的商业合作伙伴,更愿意交好陈家的下一代。

“那会不会是陈家人做的?”柯大队弱弱的开口,只感觉这些世家太可怕了,真和电影电视剧上演的一模一样,为了争夺家产都能害死自家人。

“倒是有可能,不过目前还不确定。”佘政也不清楚,毕竟游轮上什么线索都没有找到,陈家人最了解陈悦英的生活作风,这个时候弄死了陈悦英夺位也有可能,“柯大队,我们回去问问郭志林和何茂,看看他们了解什么情况。”

“好嘞,我去开车。”柯大队笑着点了点头,能参与到这种重大案件里来可不容易,而且他也听过佘政的威名,这可是刑侦界出了名神探,不管多大的案子、多难的案子,到了佘政手里头都会轻而易举的被侦破。

派出所里的两间审讯室里各坐了一个人,其中一个年纪很轻,看起来不过二十四五岁,个头很高,一张脸很白,五官立体,刘海微微遮住了额头,年轻男人此时坐在凳子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另一间审讯室里则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肤色有些黝黑偏粗糙,他个头不高,此时在不大的房间里来回走动着,不是搓动着双手,看起来有些的紧张和不安,目光时不时的朝着门口看了过去。

“右边就是郭志林,是个平面模特,不过经常混迹在夜店里,听说哄女人很有一套,不少有钱的阔太太都喜欢点他出台。”在柯大队看来这个小白脸一样的男人有什么好的,皮肤白的跟女人一样,身子骨还瘦,一点阳刚之气都没有,娘兮兮的,竟然还有女人会喜欢。

“佘队,左边这个就是游轮的驾驶员何茂,今年四十五岁,受雇于陈悦英,不过空闲的时候经常在海湾码头这边兼职,听说是个老实人,嘴巴很紧,开船的技术也不错。”柯大队大致的说完了两人的情况。

要说有嫌疑的话,这两个人嫌疑最大,不过他们也有可能是无辜的。

佘政翻看着两人的个人资料之后,随后向着郭志林的房间走了过去。

听到开门声,郭志林猛地抬起头,脸色果真是苍白的,眼下还有些灰黑色,眼睛里泛着血丝,看得出睡眠不是很好,整个人也有点的慌乱和不安。

“不用紧张,只是例行公事询问你一些情况而已,不要有任何的隐瞒即可。”佘政面容虽然看起来透露出一股凌厉和锐利,不过态度还算温和。

“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郭志林似乎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目光不经意的对上佘政的双眸,心里头咯噔了一下,随即敛了敛心神,这才将游轮上的事情给复述了一遍……

“行了,具体细节不用说,只说你和陈悦英之前和之后的事。”柯大队嘴角抽搐的阻止了郭志林,谁乐意听他这么详细的复述OOXX的经过,而且对象还是一个四五十岁的老女人。

郭志林又将开始和发现陈悦英失踪的事情给说了一遍,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他名义上是陈悦英的小男友,可是两人相差三十岁,基本就是被包养的关系。

陈悦英这几天因为谭果和秦豫倒霉,心情很高兴,再加上陈家之前一直有些不稳,这段时间倒是好了一点,陈悦英这才带着郭志林出海游玩去了。

“等我睡到第二天下午两点多醒来的时候,没有找到陈总,一开始我只当她有事离开了,也没有多在意,我吃了点东西之后就睡了。”郭志林头一天晚上被榨干了,所以第二天只能靠睡眠来补充体力。

这一睡又是整整一个下午加晚上的时间,等到第二天早上醒过来,还是找不到陈悦英,打电话也是关机状态,又没有人来接郭志林离开,在大海上漂着,郭志林越想越不安,这才打了报警电话。

佘政问了所有的问题之后,也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随后又去了隔壁房间审问游轮的驾驶员何茂。

“陈总让我将游轮开到海上之后,我就跟着快艇返回了,陈总是让我第三天中午来接她,不过如果时间要提前的话,陈总也会打我电话。”何茂知道的情况就更少了,他毕竟只是一个受雇的游轮驾驶员而已,再加上其貌不扬的,和陈悦英基本没什么接触。

茫茫大海根本找不到任何的线索,陈悦英失踪的案子也无从查起,远在帝京的谭果此刻一边走一边和秦豫通电话,“你听听大街上的嘈杂声,我现在就去外面去吃晚饭。”

“如果瘦了,你知道后果的!”秦豫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显得更加低沉,B国的事情有点棘手,秦豫不得不耐下性子来处理,不过虽然知道谭果在帝京是安全的,而且自己离开了,幕后人才会露出马脚,可是一想到谭果那让人无语的作息时间,秦豫不得不定时打电话过来督促谭果吃饭。

“秦豫,我告诉我我比以前胖两斤了,小肚子一摸都是软绵绵的肉!”谭果哼哼唧唧着,原本以为自己是吃不胖的体质,可是最近谭果发现有了秦豫一日三餐的喂食,她吃不胖的体质已经被打破了,竟然胖了两斤,关键是还有继续胖下去的趋势。

“真不回柳叶胡同?”秦豫还是想要说服谭果回到谭家大宅,这样一来,不管是安全还是日常饮食都有了保障。

“不行,最近有人盯的紧,而且对方还是帝京的大人物,我回柳叶胡同不好。”谭果看着不远处的餐厅,“我去吃饭了,你别急着回来,把事情处理了再说。”

远远的,看到走过来的谭果,身穿黑色西服的经理快步的迎了过来,“夫人,先生都已经安排好了。”

“嗯。”谭果点了点头,她都不知道秦豫竟然买下了这一家餐厅,除了早餐会让人送到家里之外,中餐和晚餐谭果必须来餐厅吃。

一来是确保她不会饿着,二来则是让谭果出来多走动走动,否则以谭果的尿性她绝对能宅家里不出来,没得吃就饿着,实在饿得不行了才会叫外卖。

这种私人会所的餐厅做的都是小众的生意,价格高昂,但是菜色口味好,最关键的还是健康,从蔬菜肉类的来源,到烹饪过程,都是有保障的,所以来这里消费的客人基本都是身价不菲,而且还都是会员制的,不对外接收普通客人。

谭果和经理刚进门,就听到了吧台前的吵闹声,几个年轻男女此刻站在吧台前,其中一个年轻男人更是将吧台拍的砰砰响,“你他妈的什么意思?我来吃饭,你说这里不接待普通客人,是会员制,行,老子不差钱,结果办会员卡,你竟然还说要其他客人的推荐才行,你他妈的以为这里是皇宫吗?”

也难怪年轻男人这么暴躁,以前家里管得严,爸妈都要求他低调低调,给的零花钱也少,现在好不容易翻身了,于是呼朋唤友出来吃饭,谁知道竟然被拒之门外,这让年轻男人感觉被抹了面子,火气蹭蹭的涌了上来。

“抱歉,这位客人,这是店里的规矩,所以新会员必须依靠老会员的推荐。”前台小姐神色平淡的开口,丝毫没有被吓到。

“陈少,我看他们是瞧不起我们,妈的,一家餐厅而已,这谱摆的可够大的!”另一个青年阴森森的开口,明显是在挑拨,眼睛里闪烁着算计的阴光,怎么看都不像是所谓陈少的朋友。

旁边几个女孩更是唧唧歪歪的嚷了起来,甚至还有人高喊着要将餐厅给砸了,“你知道这位是谁吗?这可是陈少,帝京陈家的小少爷,你们眼睛放亮一点,有些人可不是你们小餐厅能惹得起的!”

“不管谁来了规矩就是规矩,你们再闹事别怪我叫保安了。”前台小姐平静的开口,看到推门进来的两人,立刻笑了起来,“经理。”

陈少闻言转过身来,随后看向走进来的餐厅经理,“经理来了正好,哼,我倒要看看你们店里什么来头,敢这样不给我们陈家的面子!”

“你去处理吧。”谭果不介意的开口,陈家?难道这么巧,是陈悦英所在的陈家?

“我马上就处理好。”经理抱歉的看了一眼谭果,随后向着气焰嚣张的陈少等人走了过去,“几位客人……”

“妈的,老子没时间和你唧唧歪歪的,你就说吧,今天会员卡能不能办?不能办,哼,信不信我让你的餐厅分分钟就关门!”陈少一看就是个二世祖,此刻高昂着下巴,得意洋洋的放出了狠话,目光扫了一眼装饰典雅的大堂,似乎想着从什么地方打砸比较好。

“这位客人是帝京金虹区陈家的小少爷?”经理并没有生气,不动声色的套着话,在帝京开餐厅,就怕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

陈少得意一笑,“不错,看来你还算识相,快点准备好包厢,小爷今天高兴,不计较你们的失礼。”

经理不由回头看了一眼谭果,见她点了点头,随即笑了起来,“真是抱歉,没有想到是陈少,手下不懂事,几位少爷小姐这边请,今晚上的消费算我给大家的赔罪,会员卡马上送来。”

一听这话,陈少这才高兴起来,得意洋洋的点了点头,“行,算你识相,哥几个走吧,今晚上有人请客,大家不用客气,想吃什么就点什么,想喝什么就喝什么。”

一群男男女女在服务员的引领之下去了包厢,经理亲自带着谭果去了楼上的包厢,这才低声道:“夫人,请用餐。”

“你去查一下他们是不是陈家的人,然后顺便探一探那个陈少的口风,看看他对陈悦英失踪知道多少情况。”谭果交待了几句之后,经理这才离开了。

包厢里,陈少几人此时已经喝高了,陈少更是越说越兴奋,“你们放心,只要跟着我,日后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那是,我敬陈少一杯,这陈家以后就是陈少你的了!”坐在一旁的青年立刻奉承的开口,虽然眼中有着不屑之色,看不起私生子,可谁让这是陈家的私生子,陈少他爸说不定就要上位成为陈家的当家人,这个私生子的地位也跟着水涨船高。

几人喝的正高兴,谁也没有注意到原本摆放在角落里的一个落地青花瓷品,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挪到了桌子边,刚刚敬酒的男人站起身来的同时,将椅子往后一推,哐当一声,瓷瓶被打碎了。

青年男人一愣,不过也没多在意,“陈少,你看能给你敬一杯,我都激动起来了。”

“妈的,瞧你这没出息的熊样。”被捧着的陈少笑骂了一声,心情极好,“行了,你小子少喝一点,别到时候从椅子上滑下来,到时候就屁股开花了。”

“屁股开花才好啊。”另一个男人兴奋的拍着桌子,笑的愈加的猥琐而下流,“陈少你不是一直说女人尝多了没感觉了,说不定走个后门也不错啊。”

“滚你妈的,老子对男人没性趣。”陈少没好气的将酒杯砸了过去,包厢里众人齐声笑了起来,什么荤段子黄色笑话都接二连三的说了出来,旁边两个女孩子更是格格的笑着,一时之间气氛极好。

两个小时之后。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陈少喝的有点晕乎乎的,此刻只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

“这位客人,你们一共消费了三百万,请结账。”服务这个包厢的女服务员再次平静的重复了一句,看着要暴怒的陈少,很是平静的解释着,“经理说了这个包厢里的酒水和菜色都免费,但是客人你们打碎了包厢里的古董青瓷花瓶,价值三百多万,不过看在陈家的面子上,零头就抹去了,只收三百万整。”

旁边几个青年都已经被三百万的价格给吓醒了,他们平日里最多挥霍十来万而已,三百万那简直是要人命!这会看着地上的青花瓷碎片,几人面面相觑着,这竟然是古董!

“妈的,你少骗老子,谁家会把几百万的古董摆在餐厅的包厢里!”陈少这会也醒酒了,理智回来之后立刻叫嚷着骂了起来,他只是陈家的私生子,一直到如今才高调起来,别说三百万了,他卡里估计也就三十万。

“对,你们别想讹诈我们,就这个破瓶子,价值三百万,你们糊弄谁呢!”将花瓶给打碎的青年强撑着气势反驳着,三百万他家倒是能拿出来,可是他家老头子绝对会将他打的屁股开花。

“打碎了东西还不想赔?”女服务员冷笑一声,一拍手,哗啦一下,却见一排黑色劲装的大汉整齐划一的走了过来,魁梧的身躯,肃杀的脸庞,眼神里透露出血腥和杀气,就这么一站,刚刚还叫嚣的陈少等人立刻怂了。

打肯定是打不过了,陈少等人对望一眼,现在只能找救兵了,其他人家世都普通,最后众人的目光都定格在陈少身上,今晚上原本就是他请客,再者也就陈家势力最大。

“你们不要太嚣张,我立刻打电话给我爸,哼,到时候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陈少也被激出了火来,回到包厢之后立刻掏出了手机,却是不敢打给陈父,“妈,是我,别提了,我们被人讹诈了……”

陈悦英是陈家长女,下面还有两个弟弟,估计陈家最霸道的人就这个女儿,她的两个弟弟性子都有些的软绵,否则陈家最后也不会到了陈悦英手里头。

不过陈家两个弟弟不成器,但是他们的孩子却很优秀,这也导致两家人为了继承人的位置明争暗斗的厉害,陈百富妻子性格绵软,只给他生了一个儿子陈宇航,这个儿子身体虽然不好,但是脑子聪明,在陈家公司里也是干的有声有色,也是继承人之一。

陈百富不喜欢家里头的妻子,性子软绵绵的,整天哀怨着脸,一副哭像,好像有人欠了她多少钱一样,陈宇航这个儿子也是个病秧子不讨喜。

所以渐渐的,陈百富就被外面的女人给迷住,黄玲早些年也是娱乐圈的一姐,后来和陈百富在一起之后也就息影了,当起了贤妻良母。

比起性子绵软的正妻,黄玲这个被包养的情妇那绝对是小意温柔,将陈百富给迷的神魂颠倒,甚至给他生了两个儿子,长子只比陈宇航这个嫡子小一岁,同样具有商业头脑,而且身体健康。

次子就是这个陈少,小时候有算命的给陈百富算了一命,只说他中年之后财运亨通、事事如意,而陈少这个次子就是他的福星。

从此之后,陈百富将这个小儿子当成了命根子,陈少爷被养的有点纨绔,这也是黄玲的用意,她的大儿子如此的优秀,小儿子就不需要能力多强,只要能哄住陈百富这个父亲就可以了,等以后他大哥继承了陈家,肯定不会亏待这个弟弟的。

“小顺,你别和他们起冲突,妈马上就过来。”黄玲不放心的交待着电话另一头的陈少,唯恐他年轻气盛和餐厅的保安打起来,到时候会吃亏。(最近这段时间会很忙,每天一更)

挂了电话之后,黄玲向着楼上的书房走了过去,之前陈悦英失踪了,这就是陈百富掌权的大好机会,父子两人整天都在书房里讨论着陈家的局势。

------题外话------

亲们,最近有些忙,时间调不过来,每天只能一更了,等过段时间再恢复两更,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