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 报复开始/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按理说以郑家的关系和人脉,郑家的大本营虽然在A省,但是在帝京也有相当的关系,更何况这一次还是郑致远这个郑家三代继承人亲自来帝京处理谭果的事情。

可惜郑致远却还是失败了,他原本打算将杀手安排到看守所里,这其中就牵扯到一些环节,不过有郑家的名头在,也不算是多困难的事情。

“前期的安排都已经好了,谁知道就在今天晚上杀手想要进入看、守所的时候发生了人事调动,之前郑家安排的人都被临时调走了,换来的是一批新人。”

中年男人说完之后沉默的站在一旁,他们还是小看了秦豫和谭果的本事,“谭果被保护的滴水不漏,想要在看守、所里动手,几乎是不可能。”

“这些人是什么来路?”老人眉头紧锁着,很是的烦躁,“难道是顾家的人?”

秦豫在帝京并没有什么基础,所以他绝对不可能和郑家对抗,那么唯一有可能的是顾家帮忙,牵扯到顾家了,老人此刻表情也很是难看,即使到了他这样的位置,他也不清楚顾家的真正实力和背景,这个黑色世界的家族太过于神秘也太过于强大。

“无法查出新调来的这些人是谁派过来的,按照目前的推断是顾家的可能性有八成。”中年男人小心翼翼的瞄了一眼坐在床上的老人,谁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在最后关口功亏一篑,“刚刚收到的消息,秦豫的飞机明天早上九点会抵达帝京机场。”

原本用龙虎豹的事情拖住秦豫,不让他回国,就是为了打一个时间战来对付谭果,谁知道这个时候出了岔子,秦豫也回帝京了,这样一来要对谭果出手就更难了。

“将这个消息透露给郑致远,让郑家以风帆海运走私的名头先将秦豫扣押起来。”沉思片刻之后,老人终于冷静下来,也下达了第一个命令,暂时不能让秦豫搅合进来。

“郑致远在暗杀计划失败之后,就被郑先国连夜叫回去了。”中年男人说道这里时,声音都弱了三分,郑家报复谭果不过是迁怒,毕竟郑小宝是被顾岸打死的,郑家不敢报复顾家,只能对谭果下手。

但是谭果这里却是个硬茬,一时半会的也拿不下谭果,而且秦豫也要回来了,郑先国自然不敢将郑致远这个三代继承人留在帝京,要是秦豫一怒之下对郑致远下杀手,郑家后悔就太迟了,所以计划失败之后,郑致远就连夜离开帝京回A省了。

“郑家果真都没种!”老人气的一拍床头柜,郑致远逃了,再对付谭果,只能自己这边出手了,想要将郑家当替死鬼也就行不通了,“武明光那边呢?”

中年男人表情显得更加的为难,“韩家突然对武氏集团发难,估计是打算趁着秦豫回来之后对付武氏,韩家趁机坐收渔翁之利,武明光这两天已经焦头烂额了。”

帝京商界的霸主:一个是韩氏,一个就是武氏。

韩氏背景更深,但是因为家族存在的年数更久远,内部人际关系复杂,勾心斗角、争权夺利的事情屡见不止,这也制约了韩氏的发展壮大。

武氏集团是武明光这个总裁的一言堂,虽然背景基础薄弱一些,但是这些年发展的很迅速,毕竟没有自家人拖后腿。

“韩氏打的好算盘,秦豫一旦回国,以秦豫行事的狠辣冷血,他宁可错杀也觉不放过,首先就会拿武氏集团开刀,韩家率先对武氏动手,不但交好了秦豫,而且可以趁机侵吞武氏的产业。”老人冷怒的开口。

若是平常,商界的争斗他根本不放在眼里,但是目前郑家退缩了,老人只能利用武氏这个替死鬼来做事,所以这个关键口上,老人绝对不准韩家动手来拖住武明光。

中年男人倒了一杯水过来,看着老人已经冷静下来了,悬着的心也不由的放了下来,只是对付谭果而已,就横生出这么多的波澜,而且目前想要让谭果意外死亡只怕不容易。

老人气归气,但是到了他这个年纪,到了他这样的身份,很快就冷静下来了,“既然如此,谭果这边暂时不要动手,安排人将案子移交到法院,让袁家和陈家把事情闹大,一旦这个案子成了全国皆知的大案,按照目前的证据,一旦开庭审判谭果必定是枪决。”

“是,我马上就去安排。”中年男人领下命令,服侍着老人睡下之后,这才关了灯悄然无声的退出了卧房。

既然来暗的不行,那只有动用阳谋了,好在这里是帝京,秦豫即使得到了顾家的帮忙,但是顾家毕竟是黑道势力,而真正能影响到法庭决策的还是睡下的这一位,谭果终究难逃一死!

秦豫的飞机在早上九点准时抵达了帝京机场,而随着谭果被抓,整个帝京和S省的地下局势是暗流涌动,有人要对付秦豫和谭果,也有人要保下两人,各方势力在地下做着明争暗斗,就看是谁能压倒谁。

“跟丢了?”车流之中,一辆黑色汽车里,男人阴沉着脸,有些烦躁的一巴掌排在方向盘上,再三确定已经跟丢了秦豫,只好硬着头皮打电话回去汇报情况,

几分钟之后,得到消息的武光明也没有多在意,他派人去盯着秦豫,就是担心秦豫因为谭果的事情会报复武氏集团,毕竟谭果会锒铛入狱,虽然是多方势力共同努力的结果,武明光也贡献了一份力量。

其他势力都隐藏在暗中,武明光却是明晃晃的箭靶子,他也担心秦豫会找自己算账,只好派人去盯梢秦豫,汇报他的情况,谁知道出了机场就将人给跟丢了。

而同一时间,另一辆车里里,司机同样跟丢了秦豫,只好打了电话回去,中年男人挂断电话之后,眉头皱了皱。

从暗杀谭果失败开始,中年男人就隐隐的有种不祥的感觉,但是想到老人的身份和地位,中年男人又感觉自己是想多了,秦豫终究是翻不出五指山的。

成功的甩掉后面的尾巴,秦豫的车子直接开到了柳叶胡同,早上十点钟,难道谭骥炎并没有去上班,关煦桡还有顾岸几个小辈也都在谭家大宅。

秦豫一进门,看了一眼关煦桡几人之后,恭敬的看向一旁的谭骥炎,“谭叔。”

“回来了,坐吧。”看着风尘仆仆的秦豫,尤其是看到他眼中的血丝,谭骥炎知道他这几天在国外肯定没有好好休息。

明知道谭果在帝京不可能出事,秦豫还是如此担心,这让谭骥炎这个当爹的第一次看秦豫这个拱掉自家漂亮女儿的臭小子比较顺眼。

“谭果那里怎么样了?”秦豫忍不住的开口,虽然知道有谭家的保护,谭果绝对不会出事,可是没有见到谭果的人,秦豫怎么都放心不下。

顾岸忍不住的笑了起来,揶揄的看了一眼秦豫,“放心吧,已经安排人过去了,谭果绝对是安全的,而且房间也是单人的,定时定点会让人将饭菜送过去,不会亏待了谭果。”

这件事顾家既然涉入其中了,顾岸就彻底高调了一把,谭果虽然被羁押了,可是住的是单间,全新的床单被套、桌椅板凳,饭菜都是专人定做送过去的,就算有人想要下毒都不可能,而且也让外面那些人知道,想要动谭果可不容易,早点死了这条心吧。

“二伯,到底是谁在背后布局的?”沐沐好奇的开口,他原本并没有多留意秦豫的事情。

毕竟以秦豫的本事,他在帝京要发展并不困难,谁知道竟然结下了这么大的一个仇敌,而且到现在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更不清楚幕后人为什么针对他,这就有些的奇怪了。

“谭叔这边不方便查。”顾岸抢先回了一句,将自己调查的情况说了出来,“之前我去见了谭果,韩子方是第一个探望谭果的人,而且他也在暗中出力保住谭果,二哥顺藤摸瓜倒是查到了几个潜伏的钉子。”

正因为谭果这边要取信韩子方和M国的情报组织,所以谭家就不能出手了,只能依靠顾家这边,好在顾家一贯低调又神秘,要保下谭果并不困难。

韩子方出手纯粹是为了保住谭果,帮助M国的谍报组织培养出一个间谍人员,而且还是身份非同一般的谍报人员,谭亦就顺着这条线查到了韩子方在帝京的一些人脉关系。

“秦家出手了吗?”秦豫忽然开口,眼神锐利的透露出杀机,他知道帝京这边对谭果下手是好几个方面的势力。

郑家只是虚幻一招,武明光是真动手了,袁家还有陈家也搀和了一脚,幕后人自然也动手了,秦家或许也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谭骥炎看了一眼面露杀机的秦豫,亲自倒了一杯茶递给了秦豫,“秦家会出手并不奇怪,估计是忌惮你和顾家的势力,所以秦家出手很隐晦。”

谁知道都是秦豫是个神经病,还是软硬不吃心狠手辣的那一种,谭果就是他的命根子,谁动了谭果,秦豫绝对会找谁拼命。

所以对付谭果的这些人,也不敢明着出手,好几方的势力联合起来一起出手的,而且都是比较隐晦的,也就武光明最倒霉,他是明晃晃的箭靶子。

也正是忌惮秦豫和顾家的势力,郑致远连夜离开帝京回A省了,并没有人感觉到奇怪,秦豫这么疯,一旦他查到郑致远对谭果出手了,天知道他会做出什么血腥凶残的事情来。

秦豫抓着茶杯的手微微的收紧了几分,眼中怒火翻腾,倏地抬起头看向谭骥炎,“谭叔,如果我出手,会不会对谭家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

既然幕后人隐藏的这么深,秦豫也不想继续不愠不火的和对方交手了,幕后人不是要弄死自己和谭果吗?那就看看谁更疯狂!

秦豫这表情好凶残!这简直是要发疯前的节奏!顾岸和关煦桡、沐沐惊悚万分的瞅了一眼秦豫,这绝对是要出人命了。

谭骥炎看着阴狠着眼神的秦豫,无奈的叹息一声,“行了,你要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用顾虑那么多,天塌下了,谭家给你顶着。”

“谢谢谭叔。”秦豫感激的开口,猛地攥紧了拳头,既然他们要玩,那就玩大一点!

秦豫从机场离开之后就消失了,所有想要盯梢秦豫的人,整齐划一的将目标放到了谭果这边,秦豫既然回到帝京来了,那么他肯定要来看守所看望谭果。

可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是,秦豫回来了,但是他并没有来探望谭果,而是彻底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这让不少人心里头咯噔了一下,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心来,秦豫的存在如同一把大刀一样悬在头顶上,似乎随时都能砍下来。

帝京袁家是第一个倒霉的,袁家这些年公司经营的不是很好,袁宝国虽然有些手段,但是经商的能力并不强,袁家一直靠着袁老爷子早些年的人脉关系在维持着。

袁衾这个儿子比起袁宝国强不到一点点,而且还年轻,身上也有世家子弟的习性,袁家的确是在走下坡路,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袁家再怎么弱,在帝京也算是个三四流的家族。

可是一夜之间,袁家所有的合作伙伴宁可毁约,赔偿违约金,也不愿意和袁家继续合作下去,而之前打点好的各个部门突然对袁家开始了例行检查,所有的账目都被封存,所有的项目都要接受检查。

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袁家之前资金周转不灵,是依靠袁老爷子的关系在银行里用最低的利息贷款来维持资金周转的。

谁知道银行这边突然单方面毁约了,袁家必须在三个月之内偿还所有的贷款,否则就要拍卖袁家的资产来抵债。

而雪上加霜的是,当年袁家想要攀上陈家,让袁傟来当冤大头和肚子里父不详的陈悦英结婚,谁知道袁傟逃了,而袁家一怒之下对袁傟的初恋女友动手,将人折磨的高烧重病,最后失足落水而亡。

当年这个案子被袁家出大力气压了下来,谁知道案子重新被翻了出来,袁宝国直接因为意外致人死亡的罪名被抓了起来。

“爸,宝国现在被抓了,而且还是以谋杀的罪名,爸,你要想点办法啊。”袁夫人此刻哭的眼睛都红了,袁楠楠的死已经让她大受打击。

好在还有袁衾这个儿子,谁知道悲痛还没有过去,袁家又出事了,资金链断了,合作商毁约,如今连袁宝国都被抓了。

“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我们还没有死呢,宝国也没有死,轮不到你来哭丧!”袁老爷子厉声怒斥着,整个人像是苍老了许多,暴躁的骂了袁夫人几句,这才拿起电话。

自己还没有死呢,秦豫那个杂种竟然敢对袁家出手,哼,真以为这里是国外吗?在帝京这一亩三分地上,还轮不到秦豫这个外来的小杂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老赵啊,是我,袁老头。”电话接通之后,袁老爷子一扫刚刚的怒容,陪着笑脸,态度放的很低,“老赵,你也知道我们家出事了,秦豫那个杂种,竟然敢用莫须有的罪名来害宝国……什么,你无能为力?”

袁老爷子表情一沉,声音也冷了下来,“老赵,当年你出事,我可是二话不说就把所有资金拿出来支援你,老赵你现在可不能忘恩负义!”

电话另一头的赵姓老者无奈的叹息一声,“不是我不帮你,宝国一被抓之后,我就让我大女婿打听了,抓宝国的是上面的调查小组,据说上面秘密成立了几支调查组,不但要查陈年旧案,还会抽查一些公司的纳税,包括环保这一块,甚至连工人的合同还有待遇都会调查。”

袁家出事之前,谁也不知道上面突然成立了专项调查小组,而且只在帝京抽查调查,不去地方,这让地方上的企业老总都松了一口气,但是帝京这些企业集团的老总愁的头发都掉了一大把,这算什么事啊!

“那就算了。”袁老爷子火气也大,但是也知道怪不到别人,咔嚓一声挂断了电话。

而此时,赵家,赵家的儿子女婿都齐聚一堂,众人不由的看向赵老爷子,赵家和袁家也算是世交,如今袁家出了事,赵家袖手旁观,传出去未免会让人感觉赵家薄凉寡情。

“哎,这件事我们赵家管不了。”赵老爷子长长的叹息一声,看向几个小辈,“说是上面突然成立的调查小组,可是第一个就拿袁家开刀,只怕是来者不善。”

“爸,或许只是巧合呢?秦豫没这个本事,顾家难道还能干预最上面的决策?”赵家大女婿低声问了一句,顾家只是黑道势力,顾家的能力再强也不可能让上面专门成立一个调查组,这也太可怕了,而且最上面的那几位也没有一个人是姓顾的。

赵老爷子满脸的愁虑之色,“如果是巧合就最好不过,但如果不是巧合,袁家就完了,这个时候谁敢对袁家伸出援手?”

赵家小辈们面面相觑的,如果秦豫和顾家都能让最上面成立调查组来帮忙对付袁家,那么谁和袁家走的近,绝对会被一起清查,谁也没有这么大的胆子,世交归世交,自家安稳才是最重要的。

袁老爷子又拨通了一个电话,“李老哥,我是袁……”

话还没有说完,电话里传来被挂断的嘟嘟声,气的袁老爷子将手里的电话直接砸了过去,怒吼的咆哮起来,“这些狼心狗肺的东西,一个一个都忘恩负义,当年我这么帮他们,如今袁家出了事,竟然连我的电话都不接!”

袁夫人和袁衾心沉到了谷底,袁家这些年靠的就是袁老爷子当年的人脉关系,如今这些人不是推三阻四,就是避而不见,这说明袁家没救了。

袁家出事之后,第二个出事的就是陈家!陈悦英已死,陈家俩兄弟立刻开始了争权夺利,今天是陈家例行的董事会议。

陈百富此刻精神奕奕的,穿着高级的手工订制西装,整个人像是年轻了好几岁,丝毫不在意陈悦英这个大姐的惨死。

“宇航,走,你跟我一起出席今天的董事会。”陈百富笑着拍了拍陈宇航的肩膀,这个儿子虽然体弱多病,好在脑子够用,又有外家的帮衬,日后绝对是陈家的掌权人。

“爸,我们走吧。”对于陈百富这个父亲,陈宇航没什么感情,谈不上恨或者不恨,他很早就知道陈百富包养了黄玲,而且还生了两个私生子,第一个私生子陈安平只比自己小一岁,而第二个私生子陈顺更是陈百富的心头肉。

但是陈宇航都不在乎这些,外公和大舅他们说的很对,自己要掌握的是陈家,这个父亲则是可有可无,至于那两个私生子,如果不是现在还有用处,陈宇航早就收拾他们了。

而另一边,陈千财父子两人神色则凝重了几分,他们和陈百富一脉的争斗一直都有,但是陈宇航脑子精明,而且很有经商天赋,外家又给力,尤其在去年陈宇航和欧阳家的小女儿订婚之后,陈家支持陈宇航的人就更多了。

此刻,会议室里,所有董事都已经入座了,只有陈家几人还没有来,此时众人都忧心忡忡着,陈悦英的突然死亡,陈家一下子就乱了起来。

“老黄,你怎么看?”一个董事低声询问者旁边的中年男人,他们都是公司的董事,公司的盈利直接关系到每个人的切身利益。

“哼,陈家几个人简直不知所谓,这个时候竟然还和秦豫闹起来,真是不知道死是怎么写的!”黄姓男人恼火的骂了一句。

谭果入狱之后,陈家利用在媒体界的力量将案子大肆宣扬,这样一来,即使报仇了,但是也会得罪秦豫,一想到秦豫的狠辣手段,在场的董事都是眉头紧锁,赚不到钱是小,丢了性命才麻烦。

“不过宇航倒是个人才,如果他能接手陈家,或许陈家还能更进一步。”也有董事早被陈宇航收买了,此时自然要帮着他说话。

时间到了八点五十,此刻,陈千财父子先到达了会议室,看到在场的董事们,陈千财笑容满面的打着招呼。

只可惜除了几个他这边的董事,其他人态度都很是冷淡,这让陈千财表情更加难看,今天的董事会只怕不会很顺利。

陈百富带着陈宇航过来时,不少董事都站起身来笑着相迎,看得出陈宇航收买了不少董事,陈百富满脸的笑容,“大家请坐,快请坐。”

陈千财绷着老脸,愤恨不甘的看着大受欢迎的陈百富父子,这些人都是忘恩负义的东西,自己当初可是送了不少好处,他们都笑纳了,如今却帮着陈百富,但是即使心里头再不甘心,陈千财也没有办法。

“有什么好说的,既然大家都到了,那就开会吧。”看到陈百富父子两人如鱼得水的和在座的董事寒暄,陈千财忿恨不平的催促了一句。

“二弟,距离九点还差五分钟,不要这么急嘛。”陈百富得瑟的看着阴沉着老脸的陈千财,一副稳坐钓鱼台的胜利姿态。

陈悦英这个大姐当家的时候,两兄弟虽然明争暗斗,不过关系还算过得去,可是陈悦英一死,双方算是彻底撕破脸了,都担心对方夺权之后,自己一脉的人就被扫地出门,可是陈悦英死的太突然,两兄弟其实都没有准备好,至少他们都还没有来得及收买陈悦英的那些手下。

所以陈百富还想趁着几分钟的空闲时间,和几个董事多交谈一下,看看能不能拉拢过来,给自己这边增加一些助力。

陈千财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显摆得瑟的陈百富,只能憋着火气,慢慢等五分钟的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