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308章 情敌上门/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最开始的时候,武氏父子是真没有将秦豫放在眼里,这里可是帝京,秦豫一个外来户,无权无势没有根基背景,武氏要摁死秦豫就和弄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可事实却是武氏处处被秦豫压制着抬不起头来,最后武氏只好和杨家联手,毕竟杨老爷子是顾家元老级的人物,杨天浩的父亲如今是顾家的堂主,哪曾想双方联手的结果却是杨天浩被顾家秘密处死。

如今,好不容易看到秦豫倒霉了,武广感觉武氏的机会终于来了,连谭果都被抓了,但是武氏派出去的杀手却根本见不到被抓的谭果,看守所里戒备森严的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如今袁家和陈家都被秦豫给整垮了,也难怪武广会如此的害怕不安。

“冷静一点!”武光明怒斥了一声,只可惜他的心也是七上八下的不安,秦豫的报复来的太快太可怕,更重要的是上面突然成立的调查小组,能光明正大的弄垮袁家,同样也可以弄垮武氏。

好在武氏父子的担心是多余的,秦豫报复了袁家和陈家之后,并没有再出手,但是这反而让人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总感觉将会有大事件爆发出来。

秦豫一直没有去探望被抓的谭果,他担心一看到谭果之后,就忍不住想要将人救出来,可是目前还没有找到幕后人的下落,谭果留在看守所里其实最安全。

敲门声响起的时候,正是早上八点钟不到,秦豫早已经起来了,虽然他报复了陈家和袁家,不过新能源集团的实验室暂时还处于关闭状态,S省的新锐科技和风帆海运的问题也没有解决,秦豫明白幕后黑手还在暗中潜伏着。

“秦总裁,早上好。”站在门口的是一个女人,漂亮的女人,五官绝美倾城,一双眼眸清澈如同山泉。

她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双手拎着一个精致的食盒,明明该是空谷幽兰般的圣女,却似乎走入到了人间,气息依旧空灵高雅,可是笑容和眼神却显得温柔灵动。

“什么事?”秦豫站在门口并不打算让人进来,虽然他是第一次见这个女人,可是一模一样的音色让秦豫知道这个女人就是当初在H城,拿出刘琉拍摄照片的那个面纱女人。

面对秦豫的冷漠,而且察觉他的视线冷淡的扫过自己的脸,并没有丝毫的惊艳之感,冷漠的就好像面前站的是一个姿色普通的女人,甚至还透露出几分要驱逐来人的冷意,这让女人眼神有些的受伤。

“秦总裁,这是我亲手做的糕点和熬的肉粥,还请秦总裁尝一尝。”女人微微一笑,绝美的笑容足可以让任何男人动容,说话的同时将手里头的食盒递了过去,宜室宜家莫过如此。

秦豫冷眼看着献殷勤的女人,他甚至忍不住想如果谭果在家里,必定会来一句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然后那个丫头必定会扑到自己身上好一阵闹腾。

想到谭果,秦豫原本冰冷的峻脸也莫名的柔软下来,他的气势原本就既具有侵略性,超过一米八的身高,笔挺的黑色西装,气息肃杀而冷凝,此刻薄唇却勾着一抹浅笑,让冷硬的五官顿时柔软下来,铁汉柔情莫若如此。

而一直凝望着秦豫的女人此时那清润的目光里也不由自主的流露出几分爱恋之色,这个男人是如此的出色,让人舍不得移开目光。

“有病就去医院!”从思绪里回过神来,秦豫冷冷的丢出一句话来,身体后退两步,右手直接关门了。

“秦总裁……”一看到秦豫如此动作,女人着急起来,素白如同羊脂白玉般的手下意识的向着门框抓了过去,想要阻挡秦豫关门。

“啊!”一声痛苦的声音响起,十指连心,被木门夹住了手指。

女人痛得狠了,脸都变了,原本雪白的手背此刻被木门夹住之后,立刻变得红肿起来,手背上娇嫩的肌肤甚至被夹出了血。

若是一般男人,绝对不会粗暴的将一个倾国倾城的女人拒之门外,更不会如此粗暴冷血的将她的手差一点给夹断。

可是秦豫不是普通男人人,此时冷眼看着门框上多出来的一只手,眉头一挑,毫不客气的冷斥:“让开!”

“我?”女人痛的声音都有些变调,对上秦豫冷血的目光,她突然明白如果自己不把手抽回来,秦豫绝对还会再次关门,甚至不在乎会不会将她的手夹断。

一时之间,女人只感觉心堵的厉害,却还是将手抽了回来,等待她的是砰的一声关门声响起。

为什么?看着紧闭的门,女人低头看着自己已经红肿不堪的手背,泪水忍不住的掉落下来,将左手的食盒放在了门口,这才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

距离秦豫公寓不远处的一幢公寓里,女人刚走到门口,屋子里就跑出来一个年轻女孩,脸上洋溢着激动的笑容,“夫人,怎么样了?是不是成功了?”

女人笑了笑,神色倒依旧冷静,看得出秦豫的冷漠和拒绝,并没有让她太过于伤心和在意。

“夫人,你说啊。”小叶摇晃着女人的胳膊,还想要打听一点内幕,却听到女人突然痛苦的嘶了一声,不由错愕的一愣,低头一看,然后整个人愣住了。

“夫人,你的手怎么受伤了?”小叶惊恐的喊了起来,经过几分钟的时间,女人的手背已经完全红肿起来了,被门夹的最严重的地方已经是一片青紫色,还渗透着红色的血色,让她素白的手看起来更加的触目惊心。

屋子里听到喊声的眼镜男人快速的走了出来,看到被小叶捧着的右手,眉头也是一皱,“夫人,快进来,我去拿药箱。”

客厅里,蹲在一旁的眼镜男人看着纱布的手抖了一下,随即抬头看向神色安然,宛若天山圣女一般的女人,“夫人,还是去一趟医院吧,手骨可能受伤了。”

木头门用力的夹了一下,力度可想而知,骨裂还是轻的,严重的话都可能将手骨夹断。

“不用了,直接上药吧,骨头没事。”女人声音依旧温柔轻灵,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舒适感,让人不由自主的冷静下来。

眼镜男迟疑了一下,终究还是用纱布小心翼翼的擦去了血迹,然后又拿起了消肿化瘀的药膏慢慢的涂抹在女人的手背上,感觉到她因为痛,手本能的抖动着,眼镜男上药的动作更加的轻柔。

“他怎么能这样?怎么能这样?”小叶红着眼眶,压抑着暴怒之色,可是看着女人手上的伤,火气再次蹭一下涌了出来。

看到为自己打抱不平的小叶,女人柔和的一笑的安抚着,“不怪他,他在秦家这么多年,说起来都是孤独一个人,要怪就怪我不是第一个出现在他面前的人。”

女人笑容温柔,即使手背依旧疼痛难忍,但是看得出她丝毫不曾责怪过秦豫,甚至还在给他开脱,只可惜第一个走到他心里的女人不是自己,否则就不会出现今天这样的状况。

“谭果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小叶像是被点燃的炸药桶,提到谭果时,眼中迸发出骇然的寒光,“那个女人不过是个孤儿,而且还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女杀手,连饭都不会做,衣服也不会洗不会叠,一张脸也就那样,她有什么好的?”

说到最后,小叶几乎是尖声喊了起来,为面前这个温柔灵性的女人感觉到不值,在她看来谭果除了身手好一点之外,简直是一无是处,连家务都不会做,偏偏秦豫却将谭果放在心尖上。

帝京谁都知道谭果就是秦豫的逆鳞,得罪了秦豫最多是一死,得罪了谭果绝对是生不如死!这一次谭果被关押,秦豫更是疯狂不顾一切的报复了陈家和袁家。

“夫人小心一点,这两天手不能碰水。”给女人受伤的手背上好了药,眼镜男收起药箱,看着暴躁如同母狮子一般的小叶,淡淡的开口:“终究有一天秦总裁会悔悟的,谭果配不上他!”

小叶点了点头,只是依旧气愤难平,“要不我去杀了她!看守所那边防守再森严,也绝对拦不住我。”

“不要胡来,这些事我们不用出手。”女人坚定的拒绝了小叶的请求,看得出她并不怨恨谭果,也没有想过亲自出手对付谭果。

回到房间里之后,女人坐在窗户边,静静看着窗户外发呆,她不对谭果出手,不是怕,而是不想在秦豫的眼中留下杀人凶手的印象。

女人比任何人都要聪明,也更加明白男人的心思,即使日后秦豫会厌恶了谭果,甚至会忘记了她,但那终究是他曾经喜欢过的人。

自己如果真的杀了谭果,绝对会引起秦豫的愤怒和仇视,这等于是在两人之间划下一道鸿沟,所以她才不愿意出手,而且如今看帝京的局势,肯定会有人对谭果下杀手,何必坐收渔翁之利。

谭果这几天过的挺舒服,对一个死宅而言,即使被关押了,但是没有人来打扰,可是睡到自然醒,然后天天还可以点餐,大厨的手艺绝对是一流的,谭果感觉自己又回到了遇到秦豫之前那种吃了睡,睡了吃,混吃混喝等死的生活状态。

“咦,你说有人要见我?”谭果诧异的看向门口穿着制服的于磊。

自从谭果被关押进来之后,于磊不放心,直接改变了一下外表,然后换了一个假身份,光明正大的成了看守谭果的狱卒了,也算是贴身保护谭果。

“是,一个你想不到的人。”于磊点了点头,刚刚看到那个女人的时候,于磊也被惊艳到了,那真的是一个绝色倾城的女人,即使于磊受过专业训练,也不得不承认那一瞬间自己都被迷住了,好在只是短短瞬间而已。

谭果吃饱喝足之后,这才擦了擦嘴角,“走吧,我发现我被抓之后,来这里见我的人反而变多了。”

因为谭果的特殊身份,所以她是在会客单间去见来访者的,当看到坐在椅子上的女人时,谭果眼睛倏地瞪大,“竟然是你。”

“谭小姐,好久不见。”女人站起身来,声音依旧柔和悦耳,带着魔力一般,只是和之前在H城不同,今天的她脸上没有戴白色的面纱。

“坐。”饶是谭果时女人,也不得不惊叹面前之人的美貌,那种空灵圣洁的气息,完美的五官,再配上吹弹可破的白皙肌肤,更别提还有那一双莹润如水的眼眸,这个女人漂亮的像是从神话里走出来的九天玄女。

看到谭果震惊自己的面容,女人柔和的笑着,空灵悦耳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谭小姐,正式介绍一下我叫穆千雪。”

谭果点了点头,目光落在穆千雪受伤的右手上,目光流转着,片刻之后,谭果忽然笑了起来,“可以借手机打个电话吗?”

穆千雪一怔,但是想到自己手机里备注了秦豫的号码和名字,不由抱歉的摇摇头:“进来之前手机被没收了。”

“没事,我自己有手机。”谭果笑着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来,然后拨通了秦豫的电话,她说是被抓了,更确切的来说是被完美的保护起来了。

不到一分钟手机被接听之后,谭果脸上的笑容不自觉的加深,语调里都蕴含着自己不曾察觉到的娇软,“我说秦豫,你好狠的心那,我都快坐牢了,你竟然不来见我最后一面。”

“不许胡说!”电话另一头,秦豫低沉的斥责声响起,对谭果的口无遮拦也没有办法,秦豫并不是迷信的人,但是他就是不能听谭果拿自己的小命胡说八道。

“好吧,好吧,我不说了。”谭果无奈的一笑,看了一眼眉目如画的穆千雪,语调里家呆着兴奋之色,“你不来也没关系,我告诉你我今天看到一个大美女,啧啧,真的是我见过最漂亮的,脸上的皮肤又白又嫩,而且身材一级棒,胸口丰满的绝对一只手都握不过来。”

穆千雪脸上的笑容一顿,她的美貌会让任何男人失神,但是女人见到之后,更多的都是嫉妒,可是此刻的谭果一边打电话,一边却像是色狼一般盯着她,那眼神赤裸裸的就差没扑过来一逞兽欲了。

秦豫的老脸彻底的黑了,对一个占有欲强到变态的男人而言,谭果不管是看男人还是看女人,都会让秦豫不高兴,更别提谭果话语里那股子兴奋和激动。

“很好看?”语调阴森森的透露着凉气,秦豫绷着脸,眼神阴沉下来,谭果一开口,秦豫已经知道这个穆千雪是谁了。

她上门来搭讪,秦豫倒是不在意,可是一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敢跑去谭果那里,而且还勾得谭果如此激动,秦豫眼中已经凝聚起了杀气。

“那是绝对的,秦豫,我发现我都有拉拉的潜质了。”像是不知道秦豫的暴怒一般,谭果继续的撩拨,“五官绝色也就罢了,关键是那种空灵圣洁的气质,会让人忍不住的想看到她染上情欲时的模样,一边哭着一边软软的求饶,再加上那绝美的染上泪水的小脸……”

“谭果!”怒吼声猛地响起,秦豫倏地一下站起身来,明知道谭果是故意在挑衅,但是一想到她竟然会YY其他女人,秦豫只感觉压抑在内心深处的野兽已经狂躁的复活了,这个该死的丫头!

“好吧,比起女人我还是更喜欢男人,你看我这懒散的模样,也只有你不嫌弃我。”怕撩拨过头将秦豫气得失去理智,谭果见好就收。

谭果此时语调也正常起来,“不过秦总裁你也太不怜香惜玉了,这么漂亮的女人,你也下得了手,啧啧,看到她那惨不忍睹的小手,我都心疼了。”

“你就闹腾吧,等事情结束之后,看我怎么收拾你!”从牙缝里挤出话来,秦豫一字一字恶狠狠的开口,若不是担心谭果的安全,秦豫此刻绝对会将人丢在大床上,然后大战三百回合,让她再也不敢作妖。

“来就来,谁怕谁啊,网络段子说的好,只有累死的牛,没有犁坏的田。”谭果闷声一笑,在秦豫发火之前啪一声挂断了电话。

而此刻,谭果发现面前这个女人真的涵养极好,自己和秦豫打情骂俏,她依旧面带柔和的笑意,眼神温柔的像是可以包容一切,而且还不是那种虚伪做作的假表情,谭果用她的小人格保证,穆千雪是真的不嫉妒也没有仇视自己,她的气息一直是平和的。

“我给我们家秦总裁道歉,他一贯粗暴惯了。”谭果笑嘻嘻的开口,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穆千雪受伤的手背,这要是再严重一点,估计手骨都要断了,十指连心那,谭果想想都感觉到痛了。

穆千雪不在意的一笑,“原本就是我打扰了秦总裁,而且他就是这种性格,我都知道的,谭小姐不必道歉。”

“言归正传,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谭果笑着开口,道歉也不过是随口一说而已,对于想要抢秦豫的女人,不管是她是好女人还是坏女人,那都是谭果的情敌,她没动手将对方咔嚓一声宰了,已经是谭果的涵养极好。

“我可以救谭小姐出来,同样可以告诉你们刘琉的下落。”穆千雪也回归到了正题。

谭果诧异的睁大了眼睛,她知道目前局面是僵持住了,秦豫虽然报复了陈家和袁家,但是这两家不过是小喽啰而已,包括武氏也只是幕后黑手利用的工具,秦豫根本没有伤到对方的根本。

而幕后人也奈何不了谭果,虽然谭果是以杀人嫌疑犯的罪名被抓捕归案的,但是有了顾家的搀和,局势就这么僵持着,幕后人动不了谭果,当然,一时半会的谭果也恢复不了自由身。

对上穆千雪的目光,谭果不在意的一笑,“不用麻烦了,将我救出去那是秦豫的责任,不劳烦穆小姐你了,而且你也知道我家秦总裁的性子,那绝对是个神经病,我要是被别人救走了,他铁定要吃醋,为了家庭和谐,只能辜负穆小姐的好意了。”

穆千雪似乎也料到这种情况,此时站起身来,对着谭果温柔一笑,“我明白,不过还是希望谭小姐可以考虑一下,我的提议一直都有效。”

此刻,看守所不远处的车子里,看到穆千雪出来了,小叶连忙跑了过来,“夫人,怎么样了?她答应了吗?”

摇摇头,穆千雪笑着上了车,“不用生气,谭果会拒绝也在情理之中。”

只可惜她冷静,一旁的小叶却的再次嚷了起来,“不识抬举,哼,等她死了去找阎王爷后悔去吧!”

直到穆千雪离开之后,谭果立刻就炸毛了,“于队,你看到没有?秦豫竟然还在外面拈花惹草,我都被情敌找上门来了!”

从头到尾站在门外,但是通过联络器监听了全部对话的于磊无语的看着炸毛的谭果,“这个不算情敌,而且她的身份很可疑。”

“还不算?”谭果嚷了起来,气呼呼的开口:“于队,你没有听到她喊我什么吗?从头到尾都是谭小姐,谭小姐的,这说明她根本不承认我和秦豫的夫妻关系,而且穆千雪的手下都称呼她夫人,简直奇了怪了,她倒成了秦豫媳妇,我成了谭小姐!”

呃?没有注意到称呼这个细节的于磊表情一僵,谭果这么一说还真有这回事,就算是情敌的话,也不至于这么诡异吧?自称为夫人?于磊莫名的抖了一下,只感觉穆千雪脑子像是有问题。

秦豫一个没忍住还是来看守所看望谭果了,他过来时是下午三点半,于磊后退一步让秦豫走了进去。

单独的一间房,为了不亏待谭果,整个房间都是大变样,家具齐全,电器设备也都有,若不是地方小了一点,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酒店的房间。

而此刻,靠墙边的床上,谭果抱着被子呼呼大睡着,脸庞埋在枕头里,也不怕呼吸不顺畅,海藻般的长发凌乱的铺散开,明明没有任何的美艳,但是这一幕落在秦豫眼里却是无比的惊艳,让他冰冷的凤眸也柔软下来,蕴含着缱绻的温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