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 煦桡被抓/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于队,我们先出去和煦桡汇合。”经过之前的暗杀之后,谭果决定主动出击了,于是安排了人代替自己留在这里,自己伪装成了另一个人之后跟着于磊离开了。

于磊将油门一踩,汽车飞快的远离了看守所,F区防守原本就森严,而且谭果很少出来透气,大多数时间都是留在屋子里,即使换了人也不会暴露出来。

办公室里,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懒洋洋的姿态,一双脚直接架在办公桌上,完全没有一点办事的态度,看了一眼关煦桡递过来的证件之后,直接丢在了桌子上,“先生,很抱歉,你的身份还需要核实,所以你目前不能进去。”

“核实需要多久?”关煦桡眉头微微一皱,眼前这个人根本就是消极怠工,说要核实身份,却连一个电话都不打出去。

男人嗤笑一声,轻飘飘的看了一眼关煦桡,“这么和你说吧,上面几个大领导因为一件特殊任务都出去了,归期不定,所以你这个身份一时半会的核实不了,不过你可以放心,等有消息了我会通知你。”

“不行,我需要立刻进入档案室调阅卷宗。”关煦桡态度坚决,谭果那边一出事,关煦桡就知道调查方向是对的,幕后人应该是着急不安了,所以才会急着对谭果下手。

但是关煦桡没有想到刚来档案管理处这边就被人刁难了,幕后人的手伸的果真够长的,只可惜已经到了穷途末路了,负隅顽抗也是枉然。

“那就没办法了,大领导不在家,我没有这个资格让你进去。”中年男人冷笑一声,和自己来硬的,他刘福来还真没怕过谁。

这里可是特殊档案封存处,别看是个清水衙门,可是封存的都是机密资料,所以刘福来他们的权限都很高,这就好比古代的亲王一样,虽然没有封地没有实权,但是身份摆在那里了。

看着得意的中年男人,关煦桡忽然从公事包里拿出一份调查资料丢在办公室上,“2013年7月15日,特勤科派人过来查阅资料,是你核实身份签字放行的;同年11月,王家王崇没有调阅卷宗的权限,你用自己的权限将王崇需要的卷宗调了出来,借给他翻阅;2014年二月,环保局这边来人,依旧是你核实的身份……”

“不可能!”中年男人脸色遽变,再没有了刚刚的得瑟和嚣张,快速的坐正了身体,翻看着关煦桡丢过来的调查资料。

上面详细的记录了他工作的四年多时间里所有的情况,有些是符合规定的,但是也有好几次根本不符合规定,都是中年男人自己钻了漏洞放行的。

但是这些资料绝对属于机密,中年男人抬起头,有些惊恐的看着关煦桡,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年纪轻轻的男人手段这么狠辣,竟然抓到了自己的把柄。

在档案处这边工作,那是一点的油水都没有,不过偶尔也会有人过来调阅一些资料,中年男人就抓住这个机会和来人结交,毕竟能来这里调阅资料的都不是普通身份。

关煦桡冷眼看着神色惊慌的中年男人,“这份资料递上去的后果你知道。”

轻则被开除,成了普通人,重则会被追究刑事责任,因为在这里工作的特殊性,甚至可能是秘密审判最后被秘密处决。

“有话好好说,好好说,刚刚是我糊涂了。”中年男人此时站起身来,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陪着笑脸,对着关煦桡谄媚的鞠躬,“您大人不计小人,我马上核实身份给您开放权限。”

关煦桡也懒得和这样的人计较,点了点头后就站在一旁。

五分钟不到的时间,中年男人将进入档案室的代码给了关煦桡,亲自将他送到了门口。

先输入了自己的信息之后,门口的电脑屏跳出了代码页面,关煦桡再次输入了代码,钛合金的大门这才自动打开了。

看着关煦桡走了进去,一旁的中年男人脸色阴沉的一变,哼,敢威胁自己!男人眼中翻滚着要报复的狠辣,想到半个月前丢失的那一份卷宗,男人忽然诡谲的冷笑起来。

自己之前刁难他不过是要点好处而已,可惜年轻人傲气十足,竟然还敢威胁自己,那就别怪自己不客气了!

关煦桡快速的在电脑上输入着需要检索的关键词:凶杀案、内脏器官被移除、白色衣袍……

这边按了确定键,系统立刻跳出了一份卷宗的编号SI65。

关煦桡于是按照编号开始在偌大的档案处开始寻找起来,找到了!再次输入了自己的身份信息和代码之后,电脑屏幕控制的门锁自动打开,关煦桡将里面的一大叠的卷宗拿了出来。

可是翻开之后,不由错愕一愣,他甚至以为自己是找错了,可是比对了编号正是这份资料,但是卷宗里记载的根本不是他要找的凶杀案,封存的是一份灵异事件的调查卷宗。

“难道被幕后人事先拿走了相关卷宗?”关煦桡眉头不由的一皱,他没有想到幕后人行动这么快、这么谨慎。

从档案处离开之后,关煦桡刚好接到谭果的电话,两人就去了最近的咖啡厅碰面,关煦桡到来时谭果正坐在桌子边大吃特吃着,一口下去,巧克力蛋糕立刻缺了一大块。

“这么能吃都没看你长肉。”关煦桡拉开椅子坐了下来,笑着看着食欲极好的谭果。

“长胖了,肚子上都有一圈软肉了。”谭果含混不清的回了一句,消灭完了一块蛋糕之后,这才端着果汁喝了起来,“怎么样?找到了?”

关煦桡放下咖啡杯,“没有,卷宗被人事先拿走了,如果是陈年旧案,又牵扯到邪教这一块,估计一开始就当成秘密案件处理的,只有负责案件的人才知道。”

“国内负责这些案件的也就几个部门,特调局这边我已经让史前排查了,不是我们接手的,剩下的也就两三个部门。”谭果倒不在意,既然有了调查方向,那么查到幕后黑手也只是时间问题。

这个案子被闹的沸沸扬扬的,却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这说明当年这个案子就是幕后黑手经手调查的,外界知道的人很少。

“煦桡,你去查查九处那边,看看佟、牛、古三家有没有在这里任职过。”谭果还是认为利用郑小宝的死亡来挑唆秦豫和郑家结仇,幕后黑手肯定是郑家的仇人,想的是借刀杀人、一举两得!

这边谭果话音刚落下,联络器里传来于磊的声音,“赶快离开,有人过来了。”

眉梢一挑,谭果瞄了一眼外面,却见五六个便衣正快速的走了过来,关煦桡也警觉到了不对劲,而目前最棘手的是谭果,按理说她应该还被羁押在看守所里,现在如果谭果被抓了个现形,那就麻烦了。

“我先撤了。”谭果快速的说了一句,临走的一瞬间还是抓起桌子上剩下的一块蛋糕,对着关煦桡眨了眨眼,清瘦的身影快速的向着咖啡厅的后厨方向走了过去。

这边谭果刚逃走,五六个便衣已经过来了,带队的男人看了一眼桌子上的双份糕点和饮料,对着一旁手下命令,“你们两个去后面,务必将同伙给抓到。”

“几位有什么事吗?”关煦桡慢条斯理的搅拌着咖啡,温和俊逸的脸上没有一点的慌乱和不安。

“关先生。”带队男人卫威一笑,在关煦桡对面坐了下来,将自己的工作证递了过去,痞子般的表情陡然严肃下来,“关煦桡,你涉嫌盗取机密档案,和我们走一趟配合调查,还有刚刚坐在这里和你接头的同伙是谁?”

关煦桡目光一转就知道自己被人算计了!幕后黑手果真是好算无遗策,SI65号档案明明是幕后黑手抢先一步盗走了,可是如今这个黑锅却要自己来背。

麻烦的是关煦桡即使说他去调阅档案的时候,这份卷宗已经没有了,估计说出来也没有人会相信,只会认为是关煦桡在推脱。

“头,人没有找到。”刚刚去后厨这边追谭果的两个手下已经回来了,他们的行动很快,可惜敌人太敏锐,咖啡厅后门外面是一条巷子,出了巷子就是大街,人来人往的,根本找不到人。

汽车里,谭果坐在后座上,看着关煦桡被卫威几人带上了车,驾驶位的于磊回头道:“带队的人我认识,特勤科的卫威。”

“卫家人?”谭果愣了一下,脑海里浮现出卫家的资料,“我如果记得不错,秦家这一次来参加的就是卫家和徐家的婚礼。”

“是,卫威和他姐姐是卫海峰的原配妻子所生,卫海峰为了攀上徐家将卫威的姐姐和徐家那小傻子联姻了。”于磊说到这里也有些的感慨。

想当年,他和卫威关系还不错,他们在部队里接受了最严格的训练,目的就是想要进谭宸所领导的无番号小队。

可是卫海峰为了讨好第二人妻子,也是为了打压卫威这个儿子,竟然用手段将卫威给囚禁在了家里,以至于卫威错过了考核,之后于磊和卫威几乎没有什么接触了。

但是即使被卫家如此打压,卫威最后还是依靠自己的本事进了特勤科,但是因为卫海峰和他第二任妻子娘家的联手打压,卫威在特勤科基本就是坐冷板凳,负责调查的也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任务。

后来于磊进入了特调一局工作,更是影卫一队的人,巧合知道了卫威的遭遇之后,于磊也不能明着出面,不过倒是给特勤科那边递了话,卫威后来的处境才算好一点了,但是也就这样了,想要往上升是完全不可能了,卫家这边打压的太厉害。

“我先告诉关叔一声。”目送关煦桡被抓之后,谭果略显心虚的摸了摸鼻子,煦桡是帮自己查卷宗的,谁曾想会被牵扯进去。

关曜工作的时候私人电话响的很少,而此刻他正在参加安全会议,这种高规格的会议一共也只有八个人出席。

但是每一个人的身份拿出去,那都是跺跺脚,帝京都要抖三抖的大人物,而且还是那种掌握着实权的大人物。

“我们从尼拉国那边传来的消息,最近尼拉的局势有些不稳,长期以来尼拉国最大的两个政党中,都是尼拉和平党占据上风。”

“可是根据这些年我们暗中的调查,其实尼拉国的盛光党势力早已经密布到了尼拉国上下,也完全有取代和平党的能力,只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一直没有动手。”

听到这里,在场的几人也都陷入到了沉思,别看尼拉国只是一个边境小国,而且迄今为止一直都是闭关锁国的状态,宗教意味浓郁,但是因为特殊的地理位置关系,尼拉国的稳定对华国而言具有相当重要的战略意义。

位于华国最西部的尼拉国处于华国和印国的之间,印国早些年就投靠到了M国那边,一直将华国当成了最大的竞争对手,只可惜不管是科技还是军事、经济都落后太多。

这几年印国改变的方向,不再明着和华国争锋了,转为煽动西部这边的少数民族里里的邪教组织,对他们给予资金和人脉支持,想要利用愚昧封建落后的邪教思想来制造混乱局面。

好在两国之间还隔着一个尼拉国,这等于是一道天然屏障,印国那边也曾经多次想要直接吞并了尼拉国,但是因为华国这边的威势,一直没有成功。

而且尼拉国的宗教意味太浓,下到五六岁的孩子,上到连国王都是最虔诚的教徒,其他国家想要吞并这样一个落后封建又保守的小国家却非常困难。

就在几人讨论起局势时,关曜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激烈讨论的几人微微一愣,却见关曜那原本温和俊雅的脸上露出可以感知的浅笑,这让几人又是一怔。

他们都知道关曜这个上司看起来性格温和,很好相处,但是大家也都明白这只是表象而已,温和的背后是凌厉果决的手段。

甚至有人私下里认为关曜那就是典型的笑面虎,看起来是个温文尔雅的中年男人,其实行事作风比起一般小年轻还要狠辣,看起来温和,却是说一不二,而且还是让人在和煦般的笑容里弃械投降的。

“关叔,我检讨,我把煦桡也给弄进去了。”谭果心虚的开口,将关煦桡被卫威抓走的事情说了一遍。

“这点小事都处理不好,煦桡或许要再去地方上锻炼几年了。”关曜温和一笑,清朗的声音里流露出对谭果这个小辈的喜爱,明显是不管关煦桡的死活,却舍不得谭果内疚自责。

关曜连声安抚了谭果好几句,又殷切的叮嘱着,“你自己也注意安全,煦桡那里不用管,让他自己处理,卫威倒不担心,自己安全罪重要。”

“是,谢谢关叔,我知道了,我一定不会让煦桡出事的。”谭果笑着又说了几句,这才挂断了关曜的电话。

而此刻,会议室外,和谭果结束了短暂的通话,关煦桡推开门再次回到了会议室,目光扫过全场,看向坐在最后面的卫海峰,他的大儿子竟然将自己的儿子给抓起来,这事闹的。

对上关曜那探究的目光,卫海峰心里头咯噔了一下,他虽然能进入这里开会,但是实际资格却是不够的,之前是靠着妻子娘家的支持,勉勉强强才升上来的。

而且迄今为止卫海峰在单位也就是个摆设,处理都是些例行公事的事情,自己并没有掌握多少权利。

也因为是靠妻子的娘家,卫海峰也被说成吃软饭的,他恼火又不甘心,所以他才会将大女儿嫁给徐家那个小傻子。

虽然名声是难听了一点,说是卖女求荣都不为过,可是卫海峰知道自己能爬上来才是最重要的,反正那个女儿也整天和自己作对,都三十四岁了,还不结婚,既然如此还不如让她发挥最后一点余热,成为自己升迁路上的垫脚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