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 合作抢婚/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幕后人出手的次数越多,留下的线索也就越多,查起来也就越容易,不过谭家不介入,关曜也不会出手,顾岸只能利用顾家的力量来帮忙,所以才会让局面僵持住了,否则幕后人早就被揪出来就地正法了。

谭果回到看守所之后,还在等于九处那边的消息,结果睡到大半夜有不速之客来访,着实让谭果楞了一下,但看到来人之后,谭果更加愣住了。

“谭小姐这里倒是不错。”拿着特勤科的证件,再加上于磊暗中放行了,卫威这才能见到谭果,打量着四周,卫威不得不承认这哪里像是来坐牢的,根本和住酒店没区别。

“卫专员大半夜的来访,不知道有什么事。”谭果打了个哈欠,她倒真不知道卫威来做什么,于磊也猜不到他的来意,这才放人进来的。

听见谭果直接喊出自己的名字,卫威眯着眼,眸中精光一闪而过,看来顾家和秦豫都不容小觑,自己白天才抓捕了关煦桡,而且还是秘密逮捕的,没有想到谭果早已经知晓了,这个速度可非同一般。

不过谭果这边能力越大,对卫威的帮助也就越大,此时卫威一脸痞样的拿过椅子坐了下来,斜着眼打量着睡眼惺忪的谭果,从她的身上看不出半点的焦躁和不安。

说实话袁楠楠和陈悦英被杀一案,只要有脑子的人都知道这其中有猫腻,尸体处理的像是完美的艺术品,可是第一凶案现场却是鲜血淋淋,内脏器官随意的丢弃,这说明根本不是一个人所为。

但是因为有大人物施压,谭果还是被羁押起来了,可是又有顾家在暗中出力,再加上两个案子的确疑点太多,所以局面也就僵持住了。

“谭小姐,我和你做个交易。”收回目光,卫威懒散的笑着,“我知道谭小姐你是被冤枉的,关煦桡也是被栽赃陷害的,但是你们要调查这些事并不容易,我是特勤科的专员,我查起来比你们容易多了。”

因为不知道谭果和关煦桡的真正身份,卫威这话说的并不没有错,顾家再强大也终究是黑道家族,要调查一些机密的事情,还是卫威这种身份更容易。

而且卷宗盗窃的案子是他接手处理的,利用这个方便,卫威更容易查出档案处的内鬼,这样一来,顺藤摸瓜说不定还真能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我需要做什么?”谭果好奇的开口,卫威此人看起来很有攻击性,这绝对是一个性子冷硬强势的男人,按理说他有事情都会自己处理,不可能寻求外援,除非卫威要说的这件事他无能为力,所以只好选择和谭果来交易。

“闹一场婚礼,将新娘劫走!”说道这里,卫威目光里迸发出骇人的凶光,很是疯狂,他们既然敢做初一,卫威就敢做十五,将事情闹大,捅破天了又如何?反正丢脸的不是自己!

谭果一听这话就知道卫威打算破坏卫徐两家的婚礼,不过想想也对,被迫嫁给小傻子的是卫威的姐姐,而且看卫威的性格就知道他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人,卫家利用他的姐姐来谋取徐家的帮忙,也难怪卫威会如此疯狂。

“我一个人做实力不够,但是我也不想连累其他人。”卫威语调里透露出嘲讽和冷意,他身手再好,但是卫徐两家都防着他,卫威一个人绝对不可能成功。

他倒是有些好友,但是卫徐两家那就是帝京的庞然大物,即使朋友愿意帮忙,卫威也不想将他们牵扯进来,闹了婚礼,丢脸的是卫徐两家,这两家必定不会善罢甘休。

卫威光棍一个,他倒是不怕,可那些朋友有前途有家族,不能为了自己而遭受两家的报复。

所以卫威在抓捕了关煦桡之后,他就想到了找谭果来帮忙,更确切的来说是找顾家和龙虎豹出手。

“抢新娘倒是可以,但是将人抢出来之后呢?”谭果看向卫威,以龙虎豹的本事,刀山火海都能闯一闯,抢个新娘并不在话下。

更别说谭果知道秦老爷子和秦煌这一次来帝京,就是参加徐家的婚礼,而秦老爷子和徐家老爷子听说关系密切。

卫威也没什么可隐瞒的,看谭果的态度似乎是愿意合作,卫威懒散的靠坐在椅子上,抓起桌子上的一个桔子剥了起来,边吃边开口:“我已经给我姐弄好了假身份,然后送她去国外生活。”

只要不被徐卫两家查到姐姐的下落,卫姐姐就可以在国外开始全新的生活,而卫威在特勤科干了好几年,这个假身份他五年前就弄好了,抹除了所有的痕迹,即使卫家和徐家能力再大,也不可能查到。

“这样一来你们见面的次数就少了,为什么不给你姐姐选个合适的人?”谭果目光一转,诡谲的笑了起来,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佘政的名字。

别人都以为佘政没有任何的背景,却不知道佘政的外家却是书香门第,抡起实力和权利那肯定比不上徐家和卫家,但是也不容小觑,影响力不小,想到佘政这一次调到帝京工作,一方面也是为了躲避家里头接二连三的相亲,谭果不由笑了起来。

“我这里有个合适的人选,或许可以帮个忙。”谭果说出了佘政的名字之后,卫威愣了一下,思考了片刻就开始打电话让手下查一下佘政的情况,而谭果这边也打了电话过去。

大晚上的佘政睡的正熟,他在刑侦队这边基本没什么事可做,只能等关煦桡代替陈启前之后,才能正常开展工作,听到手机铃声时,佘政一看是谭果的电话,立刻清醒过来,“出什么事了?”

“佘队,我给你介绍个女朋友!”谭果兴奋的开口,果真是这段时间闲的发霉了,一有点事可做,谭果立刻跟打了鸡血一般。

佘政看了一眼墙壁上挂钟的时间,凌晨十二点半?这个时间段给自己相亲?佘政感觉脑子有点不够用了,“你在哪里呢?”

“你听说,这事是这样的……”谭果噼里啪啦将卫威姐姐的情况给说了一遍,“佘队,反正你也要躲避家里头的相亲,这正好是个机会,而且还能顺便英雄救美一下。”

佘政的确被家里头给逼烦了,爸妈倒也罢了,关键是两边的老人,一个一个说起要给佘政介绍的相亲对象,人兴奋的像是返老还童一般,劲头十足,佘政这边一拒绝,四个老人顿时垮了脸,像是被抽走了精气神。

偏偏还强撑着笑容对佘政开口:“小政你不用有心理负担,等你遇到了合适的人再带回家,我们不急,不急着抱孙子。”

佘政也是被逼的没有办法了,这才听从了关煦桡的建议调到了帝京工作,这会听到谭果的话,佘政无语的揉了揉眉心,“你就不担心我被徐卫两家给砍了。”

公然在婚礼上去抢新娘,佘政想想都感觉头大,谭果她可是谭家的人,别说抢新娘了,她就算将天给捅破了,也没关系。

但是佘政就不同了,佘家只是普通家庭,好几代人都是警察,外公外婆这边倒是书香门第,桃李满天下,但是影响力也仅限于教育界和学术界,和徐卫两家一比,那差的还是太远了,一个算是清贵,一个却是权贵。

“你不是不想相亲了吗?这可是个好机会,要不你明天过来我们详细说。”谭果笑着回了一句,听到电话另一头佘政那有气无力的回答,更是乐了,身边的圈子里就谭果一个女孩子,唯一的嫂子还跟着谭宸随军去了,谭果也想找几个闺蜜啊。

卫威听到手下的关于佘政的调查情况,越听越是满意,工作家产什么的都不在意,他最在意的就是人品,而佘政的外公可是当世大儒,几个舅舅不是大学教授就是学术界的泰山北斗,家风清正,再没有这样好的人选了。

“多谢谭小姐的帮忙,我期待以后再合作。”解决了一大难题,卫威心情显得极好,他整天就是一副痞子光棍模样,对自己的前途都不甚在意,这辈子卫威只在乎这个姐姐。

之前他是打算利用被抓的关煦桡和谭果谈条件,将姐姐救出来之后就送到国外去,可是卫威也清楚一旦走到这一步了,短则五年,长则十年,他都不能出国去见姐姐,卫徐两家丢了这么大的脸,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但是按照谭果的建议,却是釜底抽薪彻底解决了这件事,不管如何姐姐可以光明正大的留在帝京,不过卫威也清楚想要让佘政来趟这一滩浑水并不容易,没有人愿意平白无故的得罪卫徐两家,被他们当成仇敌。

“无妨。”对于卫威的道谢谭果并不在意,此刻她好奇的开口:“这事你不该去找秦豫谈吗?怎么会找到我这里来?”

卫威脸上的表情一僵,他第一选择的就是秦豫,龙虎豹保全论起来还是秦豫在掌控,而且卫威也不喜欢和女人打交道,只可惜在秦豫那里直接碰了壁,听完他的话之后,秦豫冷着老脸回了三个字:没兴趣。

然后砰一声关上了门,从头到尾都没有合作的意向,这让卫威忍不住想关煦桡是不是秦豫的情敌,所以秦豫才会不管关煦桡的死活,任由他自生自灭。

毕竟关煦桡是被卫威抓走的,目前还关在特勤科的安全屋里,秦豫得罪了卫威,他真要对关煦桡下黑手,外人还真管不到,更何况关煦桡是被陷害的,卫威顺势而为的给关煦桡定了罪,说不定还能立一个功。

第二天中午佘政才来看守所探视谭果,他太了解谭果的性子,昨晚上大半夜不睡,估计早上肯定实在呼呼大睡的补眠,果真佘政过来后,谭果正在吃迟来的早饭。

已经吃过午饭的佘政自顾自的搬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你这是唱的哪里一出?我还想多活几年。”

按照谭果昨晚上的建议,佘政公然在卫徐两家的婚礼上出现,然后抢走新娘,这么一闹腾,佘政感觉自己小命都能留在婚礼现场,谭果真当卫徐两家人好欺负,敢抢婚,弄不死自己才怪。

“卫海峰没什么能力,但是如今位置也不低了,不就是因为当年卫家收养的养子如今在西5军里混的风生水起,否则帝京谁会理睬卫海峰。”谭果嫌弃的说了两句,明显也是看不上卫海峰。

可是架不住卫海峰有个好义弟,如今牢牢的掌握着西5军的中坚力量,当年卫恩是卫海峰的父亲在西部一次动乱里收养的弃婴。

动乱卫恩的父母都被杀了,卫海峰的父亲当年驻守在边疆这边,看这孩子可怜,也就顺势留在了自己这边,这一养就是十多年。

直到卫恩考取军校之后,这才离开了西5军的家属驻地,而刚好卫父戍边多年也调回了帝京,但是接任他位置的还是卫父的老部下,一般人根本接管不了这个位置。

西边那边的情势的确复杂,从外部而言是边境线,尼拉国虽然闭关锁国,但是还是有一片土地和印国接壤;从内部而言,西部这边宗教盛行,少数民族众多,所以管理起来也不容易。

卫恩从军校毕业之后,放弃了更好的地方,直接回到了西部,然后在卫父那些老部下的照顾之下,一步一步的成长起来,如今卫恩的声望和威严已经超过当年的卫父。

“所以呢?你这样做不是和卫家结仇?”佘政早上也了解了一下卫家的情况,不过他毕竟不是圈子里的人,知道的都是一些小道消息,更机密的东西佘政也查不到。

谭果咽下最后一口食物,这才正色的开口:“外界都说卫徐两家联姻是卫海峰卖女求荣,想要高攀徐家,但是他们也太小看徐家人的城府和算计了,卫威的姐姐卫胜男那可是个生猛的女人,这些年卫威能平安的长大,都是卫胜男的保护。”

从名字就可以看出卫胜男的性格,那绝对的强悍泼辣,卫海峰的第二人妻子是于家的女儿,典型的白莲花、心机婊,但是只要是世家贵妇都要一张脸,卫胜男就是抓住这一点,她泼辣起来是没脸没皮。

当初继母想要将卫威送到寄宿制学校读小学,这个学校一贯以严格著称,已经上初中的卫胜男明白,卫威一旦进了寄宿制学校,一学期回来一次,完全封闭的管理下,一旦继母找了人暗中使坏,卫威的人格绝对会被扭曲。

所以一大早的,卫胜男就带着一截绳子直接到了家属大院这边,冲天大礼花那么一炸,然后将绳子往树干上一系,就要吊死在于家的大门口。

当时家属院里的人都被巨大的炮竹声给惊到了,出来一看,嗬,胆小的差一点没被吓死,卫胜男不是来虚的,十四岁的她直接将脚下的凳子一踢,人就被吊住了。

最后卫胜男被放了下来,可是脖子上已经被麻绳勒出了一条血痕来,对着脸色难看的于家人,卫胜男直接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于爷爷于奶奶,你们给我和小威一条活路,否则小威被毁了,我烂命一条也不活了,小威的学费和生活费,家里不给,我卫胜男自己给他挣,不行我下海去坐台,小威是我的命,我妈已经死了,我这个当姐姐的就算死,也要将他培养成才!”

于家彻底闹了个没脸,从此之后,卫家和于家还真没有人敢再出手对付两孩子,卫胜男和卫威也平安的长大了,只可惜到最后,卫海峰还是无耻的利用卫威的前途来逼迫卫胜男出嫁。

当年卫胜男能大闹于家,差一点吊死在于家的大门口,但是如今却不同了,卫威在特勤科,这原本就是个危险的单位,一旦卫海峰和于家暗中出手,卫威很有可能会死在设计好的任务里,所以为了保护卫威的安全,卫胜男只能同意嫁给徐家的小傻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