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 佘政抢婚/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来是大哥。”秦煌优雅一笑,神色里带着无比的坦然,如同优雅高贵的王子一般,径直向着秦豫走了过来。

而对比秦煌的风度翩翩,秦豫直接冷了老脸,眼神更是阴霾而无情,看着走过来的秦煌,秦豫冷嗤一声,“父母不祥的东西没资格叫我大哥!”

一句话直接将秦煌给贬到了尘埃里,在场的人都肯定秦煌是秦家的继承人,但是并不确定他的真正身份,因为他不可能是秦翰兆和秦立炜的儿子。

除非是秦老爷子除了这两个儿子还有私生子,秦煌就是这个私生子的儿子,这样一来秦豫骂一句父母不祥也准确。

当然,更有龌龊的人在猜测秦煌是不是秦老爷子的老来子,秦老爷子宝刀未老,在外面弄出了一个私生子,比起孙子,当然是自己的老来子更重要,所以秦煌才能继承秦家的家业。

如果是这种情况,秦豫骂他父母不详也不算错,毕竟不管怎么看秦煌的身份都是名不正言不顺的。

“看来大哥还是因为爷爷将秦家交给我继承而记恨我。”即使心里头怒到极点,可是秦煌依旧保持着风度,好像秦豫的无理取闹只是一场恶作剧,而真正的强者是不会在意一个失败者的冷嘲热讽。

秦煌此刻目光认真的看向一旁散发出火焰般气息的顾岸,即使没有和顾岸接触过,但是秦煌能感觉出顾岸的性格绝对是火爆型的,浓眉微挑,眼睛里散发出凌厉的挑衅气息,整个人如同圣斗士一般,随时随地都能战斗。

“顾少主,你好。”秦煌朗声一笑的和顾岸打着招呼,并没有伸出手,因为秦煌清楚的明白顾岸是秦豫的朋友,自己伸出手不过是自取屈辱而已。

啧啧两声,顾岸动作夸张的打量着秦煌,帅气的脸上随后露出嘲讽的笑容,“果真不知道从哪个旮旯里出来的土鳖,和人问好都不知道握手的礼节,啧啧,你这是看不起我顾家吗?”

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顾岸语调陡然狠戾起来,迸发出嗜血的凶光,看不起顾岸这个少主,就等于是挑衅顾家的威严。

顾岸此时完全冷了脸,面带杀机,毫不客气的出言威胁,“信不信我让你走不出帝京!”

谁也没有想到顾岸会突然发难,但是想到他和秦豫的关系,再想到秦豫那神经病一般的性格,估计这个顾家少主也不遑多让,否则这两人怎么能成为朋友。

“走不出帝京算什么,我直接让他走不出婚礼现场!”顾岸狂,秦豫更狂,此时他狰狞一笑,似乎在想着如何当场就弄死秦煌,让他血溅三尺。

尼玛,这两人也太生猛了!听到这话的人嘴角直抽搐,都说秦豫不好惹,连武氏集团都退避三舍了,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秦总裁这个变态狠起来根本不是人那。

听到秦豫的话,顾岸不由哈哈大笑起来,“得,还是豫哥你强,我甘拜下风。”

秦煌饶是城府再深,风度再好,此时脸色也有些的难看,面前两人一个一个喊打喊杀的要弄死自己,秦煌冷声一笑,态度极其傲慢,“对我下杀手?大哥,你在秦家这么多年都不知道秦家的真正实力,也难怪爷爷不会选你当继承人!”

言下之意不过是嘲讽秦豫在秦家根本就是个挡箭牌,自己才是正主,秦豫想弄死自己绝对是异想天开!

“还请两位给我们徐家一个面子,今天是婚礼现场,两位有什么冲突还请去外面解决。”徐家第三代的继承人徐一帆此时走了过来,说是打圆场,明显是在帮着秦煌,挤兑秦豫和顾岸,让他们离开徐家,这里不欢迎他们。

“你算什么东西,敢和我这样说话?”顾岸眉梢一挑,桀骜的脸上戾气横生,轻蔑的看着徐一帆,“就算是你爷爷也没有资格和我说这句话!”

顾岸代表的是顾家,以顾家在帝京的地位,再加上顾岸和谭果、关煦桡的关系,徐一帆这个徐家第三代继承人,在顾岸眼里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他敢赶人,顾岸今天就将敢徐家的婚礼现场给端了。

徐一帆表情难看的一变,他没有秦煌会隐忍,而且在帝京,徐一帆也算是圈子里领头的人物,虽然他知道顾家的强大,但是年轻人嘛,总是心高气傲,在徐一帆看来顾家再强也上不了台面,和徐家根本无法比。

他不过是给顾岸几分脸面,谁知道顾岸还蹬鼻子上脸,徐一帆此时也恼了,冷着脸直接赶人,“原来顾少主和秦总裁是来闹事的,很抱歉这里不是你们能撒野的地方,徐家不欢迎两位,还请两位自行离开吧,否则闹大了,两位脸上也不好看。”

顾岸金瓜跨马的直接往主席位上一座,挑衅的看着脸色阴冷的徐一帆,得瑟的笑着,“有种你今天将我弄出去,否则别他妈的唧唧歪歪的,豫哥,坐吧。”

徐一帆气的浑身直发抖,若不是一旁秦煌拉了他一下,估计徐一帆真的要冲上去和顾岸动手了,在帝京,他见过嚣张的,却没有见过敢在自己面前如此嚣张的。

徐老爷子这些老一辈并没有过问小辈之间的冲突,但是目前来看,秦豫和顾岸占据了上风,秦煌从始至终都保持着风度,倒有几分上位者的涵养和姿态,唯独徐一帆的表现最差。

在徐老爷子看来,如果一开始徐一帆就知道顾岸和秦豫不好惹,那就不要去招惹这两尊煞星,和秦煌一样,保持着风度和涵养,也能展露世家子弟的胸怀。

既然开口赶人了,徐一帆就该强硬到底,帝京可不是顾家的天下,徐家也丝毫不弱于顾家,偏偏徐一帆赶人失败,又不敢和顾岸正的撕破脸,这才沦为不堪的境地。

不过徐老爷子也不打算说什么,日后徐家是需要徐一帆来继承的,今天这事就纯当一个磨练。

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婚车来了,众人不由回头一看,在一阵喧闹声里,主婚车当头,后面是一排的豪车,就看这车队的阵容,足可以知道徐卫两家的排场有多大。

伴随着司仪的声音传出,婚礼也算是正式开始了,音乐声里,卫胜男皱着眉头挽着卫海峰这个父亲的胳膊,一步一步向着舞台走了过去。

而此时,舞台上,站在司仪身边的正是徐家的小傻子,虽然穿着笔挺的西装,但是看痴傻的笑容,和无神的眼睛都让人明白这是个傻得。

不过看到卫胜男的身材和长相,不少人也偷笑起来,卫胜男的长相遗传了她的母亲,四方脸、大骨架,皮肤也天生有些黝黑,即使化了妆,看起来依旧不算漂亮,甚至连普通女孩子都比不上。

秦豫和顾岸的出现,一直让徐老爷子留了心,担心这两个人是来捣乱的,不过仔细观察了一番,发现两个人并没有捣乱的意思,这让徐老爷子稍微放下悬着的心。

“我们美丽的新娘,在这时刻,你有什么想要对父母说的吗?”司仪这话一出口,徐卫两家的人表情都是一变。

这个司仪是怎么回事?之前徐家人特意交待了,今天的婚礼和其他的婚礼不一样,毕竟新浪是个傻得,新娘是被迫嫁人的,所以像是恋爱趣谈、求婚过程这些浪漫的环节都要省略,同样新娘新郎对父母的感恩环节也要省下,谁知道司仪竟然还是问出来了。

卫胜男此刻拿起话筒,冷冷一笑,看着坐在主位上的卫海峰和于燕盈,“爸妈,我已经嫁人了,俗话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以后我就不算是卫家人了,我回卫家也只是客人的身份。”

不少人都在担心卫胜男此刻会说什么疯话,让徐卫两家下不了台,这会一听,这话还算中肯,毕竟卫胜男是被逼迫的嫁给傻子,她肯定恨死了卫家,自然不愿意承认自己是卫家人。

“爸妈,我只想问你们当年爷爷去世之前,立下遗嘱,将卫家一些资产给我当嫁妆,爸妈你们是不是该还给我了?如果你们不记得有哪些资产,我可以让律师和你们详细说,列个清单出来。”卫胜男终于还是发难了。

老一辈们都知道当年卫老爷子还活着的时候,很是疼爱这个孙女,去世之前立下遗嘱给她备了嫁妆也在情理之中,只是他们没有想到卫海峰眼皮子这么浅,竟然连女儿的嫁妆都要吞。

徐家这边脸色也不好看,虽然丢的是卫海峰的脸,但是今天毕竟是卫徐两家的婚礼,卫胜男这样讨要嫁妆也等于落了徐家的脸。

“没有想到胜男你一嫁人就向着婆家了,你放心,属于你的东西一个都不会少,我和你父亲都给你准备好了。”于燕盈一把按住要发火的卫海峰,笑着扯了个谎,不管如何也要将卫家的脸面给找回来,否则传出去了,以后谁敢把女儿嫁给她的儿子卫奕鸣。

“既然如此,那就现在给姐姐吧。”一道清朗的声音冷笑的响了起来,卫威直接走到两人面前,将一份合约摊在卫海峰的面前,“这上面都是律师根据爷爷的遗嘱列下的清单,都是姐姐的嫁妆,只要两位签了字,协议立刻生效,这些资产都能转到姐姐的名下了。”

卫威还真是周到,不但准备了协议,连笔都给卫海峰和于燕盈准备好了,在这个节骨眼上,卫海峰和于燕盈如果不签字,那就坐实了他们吞并女儿嫁妆的坏名声,但是要签字的话,一想到那些房产的价值,这就跟割了两人的肉一般,怎么都不舍得。

徐老爷子见状不由咳了一声,卫海峰这才满脸怒火的拿起笔签了名字,而卫威更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多谢父亲了,这么多嫁妆,姐姐以后也是衣食无忧了,希望我以后结婚,父亲也能给出这么多的聘礼。”

卫海峰气的牙痒痒,还敢要聘礼,他明天就将这个逆子赶出去!断绝他和卫家的关系!

能不能拿到嫁妆,卫胜男并不在意,她就是想要看卫海峰和于燕盈那愤怒却又无可奈何的憋屈模样,这样她才能感觉到痛快一点。

被打算的婚礼仪式再次进行,好在卫胜男和卫威都没有再出什么幺蛾子了,这让徐老爷子也满意起来,等卫胜男成了徐家的媳妇,卫家和徐家就是姻亲了,到时候送几个后辈去西5军,一定能得到卫恩这个小叔的照顾和提携,到时候徐家人会一步一步蚕食卫恩在西5军的权利。

眼瞅着就要到婚礼最后一步了,只要新娘新郎交换了戒指,整个仪式也算是走完了,随着司仪话音的落下,一道声音突然在人群后响了起来。

“胜男,你不能嫁给别人,你是属于我的!”佘政的声音深情无比的响了起来。

一旁顾岸直接拍着桌子笑喷了,秦豫的薄唇也微微勾了起来,余光扫过不远处坐在角落里的一道身影,他知道那就是谭果,即使她做了伪装,完全看不出是谭果的模样和身形,可是秦豫就是有种感觉,那个人就是谭果。

徐家和卫家人都怒了,回头一看,却见西装革履的佘政一步一步向着舞台走了过来,如果说卫胜男嫁给一个小傻子,算是鲜花插在牛粪上了,此时佘政那么深情的看着穿着婚纱的卫胜男,何尝不是鲜花插牛粪,比起姿色普通的卫胜男,佘政绝对算是帅哥级别的了。

“你是谁?是不是卫威招来破坏今天婚礼的!”于燕盈的儿子卫奕鸣倏地站起身来开口质问着佘政,愤怒的目光可能了一眼旁边的卫威,肯定是他找人来捣乱的。

“哼,真当我们徐家没人了吗?”徐老爷子声音不大的响了起来,却是威严十足,看得出徐老爷子已经怒了。

毕竟破坏婚礼那就是打了徐家的脸,最关键是徐家还想要和卫恩攀上关系,婚礼必须得成功。

在座的小辈们都是三缄其口,一个一个伸长脖子看热闹,没有想到还有这么劲爆的一幕,但是只要眼睛不瞎的,都不会认为佘政是真的来抢新娘的,实在是卫胜男的姿色太普通,怎么看这都是卫威和卫胜男故意找人来闹场子的。

而老一辈们则是相视一笑,一个一个优哉游哉的端着茶杯喝着茶,静观事态的发展,徐老头打是什么如意算盘,大家都心知肚明,说实话他们并不希望徐家再进一步,如今有人来破坏就更好了。

“卫伯父、卫继母。”佘政这称呼一开口,现场不少人直接笑喷了,什么叫做卫继母?这分明就是来打脸的。

卫海峰和于燕盈两人更是气的面色铁青,他们没有想到拿卫威的性命当要挟,卫胜男竟然还敢闹出这么一出闹剧来,那之前她同意结婚,分明就是故意的,就等着今天来大闹一场,打脸徐卫两家。

“我不管你是谁,是什么人找来的,今天是我卫徐两家联姻的大日子,你如果现在出去,一切就当是一个误会,如果你不怀好意来这里闹事,不要怪我卫海峰不客气!”虽然怒到极点,不过毕竟是卫家的当家人,卫海峰还不至于当着这么多宾客的面喊打喊杀的。

“爸,这事交给我来处理。”卫奕鸣也跟着站起身来,能将卫胜男这个贱人嫁到徐家,一想到对方是个傻子,卫奕鸣就感觉无比的痛快,而且能攀上徐家,对自己日后的前途大有用处,这个关键点上,卫奕鸣绝对不准任何人来闹事。

卫海峰点了点头,不远处徐老爷子也默许了,毕竟这事让小辈出面最合适,即使闹过头了,也可以来一句小孩子不懂事,一时失了分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